渡邊秀幸所長與劉江性醫師—東勢工業學校之誕生

本文發表於 2007 年 10 月 30 日 09:35

111.jpg年輕朋友對開南商工之前身台灣商工與台北工業學校有興趣,而台電社友正好有我認識的賴慶璋課長畢業於台灣商工,賴課長的記憶非常好,除了談他自己在台電的活動外,也談與台電相關的人物,其中談起渡邊秀幸所長與劉江性醫師創立東勢工業學校,讓我印象深刻,請東勢工業畢業的同事找校史。

第二任校長毛琦寫的簡史:「本校前身為私立東勢工業技術講習班,乃東勢地方熱心教育人士劉江性先生所倡議創建於1946/4,迄1948/11始由政府接辦,改為台中縣立東勢初級中學附設工業職業科。1953/9正式獨立設校,改稱為台中縣立東勢初級工業職業學校。1956/8因配合大甲溪綜合開發計畫,乃增設高級土木科,改稱為台中縣立東勢工業職業學校。」

毛琦寫的「笑史」把渡邊秀幸所長除名,並將東勢名醫劉江性醫師剝奪醫師名號。在東勢的朋友幫我影印1980/10/27的『山城週刊』,內容比上述「笑史」精彩多了。標題是「東勢名醫劉江性」,說出「熱心教育人士劉江性先生」是醫師。朋友後又送來劉家資料,內有劉江性醫師自己寫的「行醫50年紀念文」,下面引用「行醫50年紀念文」的內容如下:

「本人..生於1902/5/31,..父親以務農耕田為生。11歲每天走路一個多小時到東勢角公學校,課後幫忙牧牛、插秧、除草等工作,有次水牛大發脾氣,被頂上牛角動彈不得,父親及時救下,立下宏願,願為良醫救人。公學校畢業後,考總督府醫學校本科2次,名落孫山,前往埔里北山坑大石股舊式糖廍做書記,2年後發奮苦讀,於19歲考入台北醫學校五年制本科,畢業後在台北醫專附設醫院—紅十字醫院服務3年,返鄉開設江性醫院,到80歲左右才退休,前後行醫50餘年。」

「劉醫師救人最著名的事例,當數治癒東勢建設所所長渡邊秀幸的獨生子..;1941年前後,渡邊的獨生子染患肺結核,長期發燒不退,在日本求醫,無效果,渡邊問劉醫師:聽說你醫術高明,是否有把握醫好我兒子?如果有自信,將兒子帶來台灣請你醫治。當時是戰爭期間,砲火連天,日台交通非常危險,渡邊獲得劉醫師許諾後,請親人冒險搭飛機送獨生子來台,經劉醫師醫治一個月後退燒病癒。後來畢業於台北帝國大學土木科」(『山城週刊』)

「渡邊所長非常感謝劉醫師治癒獨生子,戰後鑑於缺乏工業技術人才,與劉醫師共同發起成立工業技術講習所,經一番奔波,順利招收40餘名學生,分甲乙丙3班,聘電力公司土木工程師及留日學生講授電氣、土木課程,為台灣培育人才。」(『山城週刊』)

但「行醫50年紀念文」略有不同,對創校如是說:「渡邊先生父子為感謝我救命之恩,自願留在台灣,協助我建設東勢工業技術班,任教電氣技術及土木技術課程,直到申請留台期限屆滿,還放置5000元台灣銀行儲金簿及印鑑做為建設學校之基金,使我深受感動,誓將把工業技術班充實設備,擴充校地以成為東勢工業學校,遂放下賴以為生的醫師業務,專心籌備,經獨力奮鬥,慘澹經營,終於從簡陋的工業技術班改設立成為工業學校,後來因吾經費短絀,加上有人居心叵測從中講閒話,製造謠言,使得設立之初,遭受重重困難,甚至差一點被迫撤銷立案,幸賴東勢鎮前後任鎮長賴文彬、廖添進以及縣議員宋林傳賢等人大力支持及協助,改由台中縣政府接辦,遂改為台中縣立東勢初級工業學校。…前後任校長姜吉甫、毛琦為感念吾創校的艱難,曾代表師生及家長分別致贈吾『興學育才』、『創校遺勳』之匾額,以為永久紀念。…幾年前,渡邊秀幸先生(年高83歲)率子渡邊繁來台觀光及訪問工業學校,並在學校全體師生集會發表演講,感謝蔣介石以德報怨之宏大恩德,及吾挽救渡邊繁之生命表示謝意,並對今日頗具規模的東勢高級工業學校甚表欣喜讚佩。地方人士、鎮長等分別贈送7面錦旗給渡邊父子,以表創校時夙夜匪懈、勞苦功高之謝枕,渡邊先生父子滿懷高興而返。」(行醫50年紀念文前後矛盾)

後升格為省立東勢高級工業職業學校。台灣廢除省制後,改為國立東勢高級工業職業學校,921大地震後,部分校區在原大雪山林場建新校舍。

透過在東京大學的朋友北波道子樣的協助,她幫我打電話給渡邊繁樣,告訴他我想要寫一篇有關東工的創辦史,他寄來1.父母小生等送別寫真、2.紀念錦旗寫真、3.劉江性醫生與父親寫真4.台中縣立東勢初級中學『附設工業職業科』校史 許漢章作、5. 校史1954/7。共計6張寫真、3張校史影印,2張信紙。

先看3張校史影印內有2篇文章「校史」、「台中縣立東勢初級中學『附設工業職業科』校史」。台中縣立東勢初級中學『附設工業職業科』校史,由許漢章所作。其內容如下: 東勢初中位於台中縣東勢鎮中心,與本鎮豐中汽車站比鄰,交通利便,校舍原為日治時代公學校,戰後旋以地方人士注重教育,於此籌設初級中學,嗣經層峰核准,東勢初中於1946/4/27誕生。…1948年春,因感10月間復奉令附設工業職業科,同月17日開學,計二年級插班生一班,學生數26人,即前東勢工業講習所二年級學生,經縣府派員甄別考試錄取編入者,也復補招一年級新生50人,共76人,因之全校班數共計8班,學生數亦增至353人,教員亦由11人增為15人。

1954/7之「校史」內容為:「本校創始於1946年春,原為地方人士籌辦之東勢工業技術講習班,於同年3/7奉台中縣政府核准設立,計有學生3班,一切經費概由地方負擔。後於1948/11奉教育廳令併入東勢初級中學成立附設工業職業科。」

以上皆為北京話語版,渡邊繁樣的信紙2頁,略過問候語,來看渡邊秀幸所長的83歲兒子渡邊繁樣的回憶本校創立經緯: 1945年8月終戰,日本人要全員遣送回日本。台北帝國大學學生的我,一般是緊快歸國。父是台灣電力大甲溪開發東勢建設所所長,接收事務關係繼續在東勢居住數月。

當時,東勢劉醫師開業中,我們一家人受到非常好的照顧。有一天,父親與尊敬的劉醫師談到心中話語:「大甲溪開發事業要中途歸國,讓我想到斷腸。此事業是台灣要獨立,在電力方面必須確保的事業。日本人技術者歸國之後,一定要由台灣青年來繼續工作。因此,最急的事是在東勢創立工業學校,以育成技術者。」父親的話語,劉醫師贊同,說服東勢鎮有力者,在農會倉庫舉辦第一回講習會。

經過幾年後,日本從敗戰中再建又上軌道,我們一家住在大阪府吹田市過著安定的生活。大概在1952年,讀賣新聞來訪問父親,在社會版登載此學校設立記事,很遺憾找不到當時的剪報。

講習所現在是漂亮的國立工業學校,父親是創立的提案者是確確實實的。父親引揚後(遣返),劉江性先生與當初的有志者們非常努力才能讓學校留下來(他因是親日派被抓進監獄)。

1967/5/7父親與我訪問貴國。感激賴慶璋課長的協助,在東勢工業學校受到熱烈的歡迎,我與父親的訪問貴國成為我的孝心表示。 父親為何創立學校,在前面已經說過。父親是名古屋高等工業學校(現在名古屋工業大學)教師的經歷,才有上述的想法。

寫真說明:

1. 1946/3/11攝影「東勢工業技術講習所渡邊先生送別記念」,中間3人穿西裝者,由右至左是劉江性(光頭)、渡邊秀幸(西裝)、渡邊繁(西裝)、渡邊繁妻、渡邊秀幸妻,教職員及受歡送者共11人,學生共75人。

111.jpg

2. 1967/5/7「歡迎恩師渡邊秀幸翁蒞台簽名留念」,由劉江性帶頭共有23人簽名,下「東勢工業技術講習班同學會」。

3. 渡邊秀幸與校長(打蝴蝶結者)合照。

22.jpg

4. 渡邊秀幸與劉江性合照。

14.jpg

5. 渡邊秀幸與創校垂勳等錦旗、作育英才、匾。

131.jpg

6. 東勢鎮民代表會「造福寶島」錦旗。

tause61.jpg

八田與一所創立的測量學校(測量學院詳本網的濁水發電所)與渡邊秀幸所創立的東勢工業,在戰後初期對台灣工業有相當貢獻,觀其在台電的人事金字塔可知.

8 回應 針對 “渡邊秀幸所長與劉江性醫師—東勢工業學校之誕生”

  1. 林炳炎 寫道:

    因為文章已經太長,所以把賴慶璋課長的口述略過,主要原因是本來要等有機會訪問渡邊繁樣,再補足。其實最精彩部分是最初如何上課?台電的技師、渡邊繁、渡邊繁姐姐等為教師,老師陣營不輸一般工業學校,似乎渡邊繁姐姐教英語,與日本學校相同。

  2. 陳凱劭 寫道:

    東勢高工戰後的發展,與1950年代美援的「大雪山製材廠」又有密切關係。此工廠為美援,直接委由西雅圖公司設計規劃,是台灣少有美國系統的工廠類型;台鐵東勢支線也為此重建,做運送木材用。

    東勢高工在該廠完成後,設有伐木科、家具木工科、建築木工科,師生都直接在製材廠內教學實習。但這是東勢高工另一個故事了。

  3. 陳凱劭 寫道:

    根據:東勢高工薪火相傳一文及照片及年代推估,本文第三張照片「渡邊秀幸與校長(打蝴蝶結者)合照」中的校長,就是毛琦。

    這位毛校長既然與渡邊秀幸先生合照並出席歡迎會,起碼該對渡邊先生對東勢高工貢獻有所認識才是;但這位毛校長寫的「笑史」對渡邊先生隻字不提。

    就算「笑史」是在1967年渡邊先生回台灣台中東勢以前所寫,之後也該趕快補上才是。渡邊先生可謂東勢高工之父,劉江性先生是東勢高工之母。腦筋正常的人寫自傳,攏嘛係第一行以內就交待自己父母姓名了。

  4. 陳凱劭 寫道:

    學長:如果您有機會與渡邊繁先生見面或通信的話,

    也可以問問渡邊繁先生是否記得大倉三郎(Okura Saburo, 1900-1983)先生。

    大倉三郎先生是戰前總督府營繕課長(全島最高建築工程官員,1940-1945),大倉先生極可能就是台北帝大工學部土木學科(1943)、成大建築系(1944)、成大土木系(1944)三個科系的幕後催生者。

    當時是大東亞戰爭時期,要創辦新學校、新科系,簡直是不可能的任務;除非要能證明設系,對大東亞戰爭有直接、立即的幫助,除了要說服總督,恐怕還要說服台灣軍司令部!

    大倉先生在戰前以總督府課長身分在台大土木系兼課(非常勤教授,開的科目是「工場設計」),應該有教過渡邊繁先生。我還查到大倉先生也是我們成大建築系第一位兼任教授(非常勤教授)咧!他開的課是「建築計劃」,史料上確有他名字,但實際上有沒有從台北到台南上課(坐火車就要10小時),是個謎。以當年的情境,他有可能來台南巡視1944赤崁樓古蹟修復工程時,順便來成大上過幾次。

    大倉先生在戰後被留用,成為台大土木系專任教授至1948,還設計了今台大土木系館(臨走前未開工)。

    渡邊繁先生應該戰後就沒回台大。就我所知,這類日本人子弟學生在戰後學校復學時就沒回去報到了,從照片來看,日本投降後,渡邊繁先生應該回到東勢,跟父親在一起半年多,再全家引揚回國。渡邊繁先生當時雖只是帝大肄業生,應該也有協助部份教學工作吧,教照片中那群十來歲的台灣少年,綽綽有餘了。

    「山城週刊」寫渡邊繁先生「畢業」於台北帝大土木科,應是筆誤,此系應無「日本人子弟身份」的畢業生,第一回生裡,順利完成學業的卒業生中,應只剩台灣本島人。

  5. 林炳炎 寫道:

    凱劭的補充太精彩,問題也送請目前人在關西大學經濟學部當教授的北波道子博士協助我們請教渡邊繁樣。

    在文建會「原大雪山製材廠」條有:
    東勢鎮因地理位置接近八仙山林場而成為林業發展轉運地, 1959年八七水災將大甲溪鐵橋沖毀,影響木材運輸動線,於是林務局另闢大雪山林場,改為公路運輸,大雪山林場原分屬台中、新竹二山管理所及八仙山林場,為了促進台灣林業發展,劃定大雪山林場作為企業化經營,並於1959年正式成立台灣大雪山林業公司。

    這段敘述透露出原來有「八仙山林場」,去八仙山爬山的朋友都會看到林場棄置的森林鐵道,所以日本時代的營林所(戰後林務局)有其林業經營(伐木、造林),以我在「電力」所見,公廳用發電所屬營林所有鳩澤、太平山、嘉義、阿里山、巒大山、望鄉。那八仙山林場與大雪山製材廠關係如何?戰後有明顯的「歷史接枝」問題,常常故意忽視日本時代的部分,我還是沒有時間去釐清「大雪山製材廠」、「八仙山林場」、戰前的「製材廠」之間的關係是否如網路上所說?

    省議會公報可以看到幾件事,1. 大雪山林業公司是省營事業,..讓民營廠商倒閉。2.質詢當時四大公司民營正進行。3.有美援。4.中信局招標時,參加投標有各國商人,價格高低不一,有94萬、112萬、124萬美金。..多數低標廠都不合格…只有最高價符合規格。

  6. 陳凱劭 寫道:

    學長寫了好幾篇談日本時代「基礎工業教育催生者」的文章,讓晚輩我大開眼界。

    所以我才手癢順便提到了日本時代「高等土木建築教育」的催生者大倉三郎先生,大倉三郎先生的功勞似乎在戰後很少被提及;剛好大倉先生又可能是本文主角渡邊繁先生在戰爭末期台北帝大土木學科的老師之一。

    大倉先生任職的時間短,又是戰爭期間,史料及作品留下來很少(戰時出版品的數量大量減少;戰時官方文書檔案可能被視為機密而早就被日本植民政府銷毀),使得研究台灣日本時代土木建築研究者,過去很少注意到這位大倉先生。

    最近又重讀一篇大倉先生1944年具名發表的文章:在本島的造形文化運動-臺灣生活文化振興會的興起,雖然他文章不敢直接反對「皇民化運動」,但文章的內容,骨子裡卻是反對皇民化的,他認為台灣特有的本土造形文化應保存發揚。有這種視野及氣魄的日本植民官員,是值得我們台灣人尊敬的。

  7. 阿部 寫道:

    有關要問渡邊繫先生的問題,因為渡邊先生將信寄到我學校的信箱,
    我最近才發現他已經有回信給我。他寫信的日期是6/15。這麼久沒發現
    真的不好意思。

    他先說,對你的著作< 台灣電力株式會社發展史>以及你對臺灣史研究的
    鑽研,心感佩服及道謝。

    有關大倉三郎先生,他屬在台北帝大的期間(1943秋-1945秋),第一年是因為他得了肺結核二休學,第二年則是因為轟炸激烈,幾乎停課,實際上他上學的僅有3個月而已。因此渡邊先生對台北帝大的老師名字沒有印象。他還問他當時的同學,但那位同學也沒有印象在土木科有這位老師。

    於是在他想說沒辦法回答這件事情的時候,他忽然想起在台北帝大工學部の會編輯的學生回憶文集< 鍾韻>(1993)裡有工學部教師以及教員的名單。渡邊先生在「台灣大學教授、助教授」的名單上、找到大倉先生的名字.因此他如下回答我們的問題:

    1.大倉三郎先生不是台北帝大工學部土木工學科的教授、而是台灣大學工學部建築工學科的教授(在台北帝大、工學部1943年以機械、電氣、應用化學、土木的四科創立.而在戰後被台灣大學接收之後、才建立建築工學科.)

    2.大倉先生、戰後返回日本之後、擔任西日本工大學長(校長)、京都工藝纖維大學學長的要職.如果你還需要渡邊先生的資料以及遺屬的現況、可以正式的問京都工藝纖維大學.大學的地址和電話號碼如下
    606-8585
    京都市左京區松個崎橋上町
    Tel075-734-7014
    —————————————————

    我想我要回信給他道謝.
    如果你還需要問他問題或有話要告訴他、請你告訴我.

    阿部

  8. 陳凱劭 寫道:

    阿部先生您好:

    1.首先感謝您的居間聯繫翻譯。

    2.大倉三郎先生(1900-1983)的略歷,我們其實已有相當掌握(包括他戰後在日本的重要職位);因為林炳炎課長介紹到渡邊繁先生曾在戰前讀過台北帝大土木學科,所以才試探式的問一下渡邊繁先生有沒有認識到大倉三郎先生。

    3.一直到1945年8月15日,大倉三郎先生是總督府的營繕課長(全島最高營建工程官員),所以大倉三郎當然不會是1945年8月以前台北帝大土木學科的正職教授,我是推測他有在台北帝大兼任(非常勤),但可惜渡邊繁先生完全沒有印象(沒遇到)。戰後大倉三郎先生被陳儀接管當局留用,留用不能在接管當局(行政長官公署)任職主官,只能擔任非主管職,或依專長到學術單位,技術單位;大倉三郎在戰後改名的台灣大學任教,三年後1948年引揚歸國。

    4.渡邊先生提到的戰後台灣大學曾成立建築工學科,這是我第一次看到有這件事。大倉三郎先生確實是屬建築工學而非土木工學沒錯。但戰後至今台灣大學科系單位,並沒有「建築工程系」。推論可能是大倉三郎先生有意在戰後初期的台灣大學創立建築工程系,但後來又被戰後來接收的中國人為主的校方否決取消,這個「建築工程系」可能只存在於計劃中,或者只存在極短的期間。戰後留用的日本技術人員、學者,是可以繼續貢獻專長,但已沒有決策權了。

留下回應

留言內含太多URL、廣告常見字,可能被系統視為廣告而扣住不顯示,請待版主解除。或寫私信給板主

本Blog其他隨機文章(五篇)

  • 送給葉伯的小禮物–早坂一郎犀牛紀念品
  • 施設部與台灣海軍燃料廠之關係
  • 高木友枝文書
  • 王永慶帝國的誕生
  • 美國在台協會的「描繪美國文化歷史圖像展」@師大圖書館展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