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oice of the Past

本文發表於 2007 年 10 月 31 日 15:34

voice.jpg

寫真是台中市的『台灣香蕉新樂園Taiwan Banana New Paradise』之海報,它有電影文物館、會議室、如意廳、吉祥廳、富貴廳、吉利商店、計程車招呼站、厚生齒科、長生醫院、樂舞台大戲院、新樂園電影文物館、春露商店、金大方理髮店、天送寫真館等。

2007/10/27南下台中參加姨媽的告別式(送山頭),現代人都只能在這樣的場合見面,平常工作散居各地,很難聚會。對喪家而言,我們都屬於客人,不必送到火葬場,有3個多小時的時間等待散筵,散筵餐廳選在双十路育仁小學對面,去台灣香蕉新樂園喝咖啡,這家咖啡廳是以懷舊(to yearn for the past)或充滿鄉愁(nostalgia郷愁)取勝或賣點,讓客人回到60年前的時光隧道,在充滿鄉愁的空間喝非常現代的拿鐵或卡布契諾。

Voice of the Past是酒井直樹教授在芝加哥大學得博士學位論文標題,已經翻譯成日文,酒井的出版品在台大圖書館有:1.增補<世界史>の解体 翻訳.主体.歴史、2.日本思想という問題 翻訳と主体、3.死産される日本語.日本人 「日本」の歴史-地政的配置、4.過去の声 一八世紀日本の言說における言語の地位、5.ナショナリティの脫構築、6.ナショナル.ヒストリ-を学び捨てる。英語有1. Cultural studies and Japan、Translation and subjectivity : on Japan and cultural nationalism、2. Translation, biopolitics, colonial difference、3. Voices of the past : the status of language in eighteenth-century Japanese discourse。是有名的文化研究(Cultural studies)學者,他說台灣是「非國之國」,第一次聽他在清華大學台北辦事處的演講,講題是:『後殖民的焦慮』,聽講後,我把台灣電力書稿之內文,我國唯一敵國名稱,一夜之間改成china(秦仔,台語書寫法)。

酒井是東京大學哲學系畢業,但本文Voice of the Past,不是要談哲學問題,純粹談「過去の声」。

2007/10/19第五回「開放的台灣史讀書會」陳培豐教授(中央研究院台灣史研究所助理研究員)報告題目:『重組「類似」凸顯「差異」再創自己──東亞重層殖民下臺灣的三種演歌』(有興趣者在回應欄留下e-mail與姓名,就將掃瞄檔寄出),陳教授(東京大學歷史系畢業)是我非常推崇的學者,已經寄給幾人看(最好找到錄音同時聽看),他用酒井的「翻訳と主体」,說透過翻訳日本演歌,臺灣的演歌有了主体性,兩者受歡迎的歌曲有其差異。

在《紅毛土技術史在台灣》中,我如此談「昭和歌謠」:

有一衡量台灣文化現象的指標是台灣庶民之カラオケ活動。想從幾個我接觸的例子說明:有一次在高雄國光號汽車上聽到車上收音機放送聽眾在カラオケ節目唱戰爭期日本軍歌。台南有一同事,為了愉悅父親,將昭和歌謠カラオケ節目轉成DVD,歌詞重打、漢字並注平假名,送好友回家高歌。台北有幾個講台語的放送台(廣播電台)常常放送昭和歌謠,甚至於作為台聲(代表放送台之聲音)。經常騎自轉車在新店溪淡水河之自行車道運動,靠台北側經常有6~8處カラオケ站,這些庶民把カラオケ機器、發電機、汽車、椅子等組合成カラオケ站,高興的話,你也可以加入歡唱一曲。他們唱的歌大部分是台語歌謠與昭和歌謠,當然也會有北京語歌謠。曾經多次前往日本觀光,發現台灣人唱的日語歌,現在的日本人根本不唱。戰後已經60年了,這樣的台日文化現象代表什麼意義?日本不但進入戰後同時也已經進入「後昭和時代」;台灣人卻強硬的死抱著「戰前」不肯放,更不要說「脫昭和時代」。這樣行為的背後,其社會心理學之解釋顯示台灣人潛意識裡想要用日本去抵抗在台灣的殖民統治。這是值得大家去研究及深思的課題。

拜錄音技術的保存,上述是還聽得到的「過去の声」。無法成為商品,但過去是普遍存在的,如今已經漸漸消失或不存在的「過去の声」,才是大家更要深切去研究或思考的部分。

與喪事有關的「過去の声」是女聲的極度哀慟的哭號表達,兒童時期最怕聽到,但漸漸消失到已經不容易聽到。它的起頭「吾娘娌娘娌ㄛ(ga-niu-re niu-re o)」通常類似歌仔戲哭調,歌詞會有押韻,也要符合往生者身份,而且沒有人教,靠耳濡目染。

福岡小姐是牽手的台語學生,她的父親是台灣人,有一次回福岡,與父親、阿媽參加父親的結拜兄弟告別式(送山頭),她說:「阿媽在式場唱歌,讓我很不好意思。」牽手說:「那不是唱歌,她在哀痛她的兒子往生。」

現代人接受現代化的規訓(discipline),沒有反省就接受現代化的規訓,或不知不覺的接受現代化的規訓。現代化的規訓是鋪天蓋地的到來,凡夫俗子通常無法迴避的,也沒有勇氣敢於違背那樣的規訓。福岡小姐的阿媽,順著情感的流動而自然的表達,合乎老莊的說法。

7 回應 針對 “Voice of the Past”

  1. 陳凱劭 寫道:

    台中香蕉新樂園的創辦人(據說是個三十來歲軍眷村長大的年輕人),兩年前被金主們邀請到台北駅對面的大亞百貨(這房子是環亞集團建的,現叫啥名不確定了)地下室也開了一間台灣故事館,這個地點其實就是1945被盟軍炸毀的台北鐵道ホテル

    不過台灣故事館在去年被失明德的紅狗蟻之亂害到,生意一落千丈,又因大樓部份產權一直在司法程序被債權人拍賣,傳出經營危機。消息有上報,但也因此新金主有興趣加入。從網頁上來看,這個館應該恢復營業及活動了。

  2. Ingre 寫道:

    林先生您好:
    我是在日本唸書的台灣留學生.
    大學裡有一位教授有事想請教您,不知是否可以透露您的e-mail add,
    還請多多指教!
    謝謝!

  3. 陳凱劭 寫道:

    Ingre您好!我是網站管理員。

    如果要提的問題不涉及隱私,且又與本Blog主題相關,不妨可以公開。本Blog有很多前輩高人出入,您或您教授的問題,也許可以集思廣益,互相討論。

  4. 林炳炎 寫道:

    康乃爾大學文化研究者酒井直樹教授論文:「理論」とその「日本的」制約
    共有5頁,倒是想對批判能強化其能力的學者可以一讀
    「理論」とその「日本的」制約 p1
    「理論」とその「日本的」制約 p2
    「理論」とその「日本的」制約 p3
    「理論」とその「日本的」制約 p4
    「理論」とその「日本的」制約 p5

    請進入20100430下午訪問陳榮周建築師 http://pylin.kaishao.idv.tw/?p=2733可以讀到全文

    昨天與年輕的研究生喝咖啡,發現我們之間的鴻溝非常大,嚴重到無法理解對方的說法。版主一向很喜歡協助年輕的研究生做台灣研究。

    但是,遇到強調「理論」的重要,對於酒井直樹這篇刊於《思想》的文章,認為應該去讀為什麼酒井這麼厭惡「理論」的霸道,這樣的態度才能從「理論」的霸道解脫。現代的研究生基本上是非常功利主義,只想走捷徑,拿到文憑,而忽視知識的本性。

  5. YSF 寫道:

    版主雖然很有研究熱情,但總以別人都不對,自己才是真理,這點我相當不能認同!!其實知識是開放性的,是交流的!!歷史與理論或思想史是可以對話的!!

  6. 北投埔 寫道:

    YSFさん

    1977 年我在交大修老碩士時, 對做學生有深刻體會, 也在那時迷上禪宗
    那時台灣還沒瘋佛教, 禪宗是不同於當今用錢購買的台灣佛教
    禪宗是要求道者自己去體會飲水的滋味

    星期一你用那麼昂貴的咖啡招待我, 心想慘了, 我如何在90分鐘內讓你頓悟???
    而你似乎也沒有體會到昂貴的咖啡與昂貴的時間, 要如何挖掘讓它值得付出昂貴的咖啡與昂貴的時間
    禪宗是用棒喝來讓人頓悟的, 現場沒有棒, 只有喝

    我受的訓練是理工實事求是, 不能馬虎,
    這樣代溝就嚴重, 希望你知道:求道者是自己的事, 神無法幫助你
    先見佛殺佛, 見祖殺祖
    殺出你自己的生路

  7. 高雄縣西拉雅族大武壟群 牽戲 六龜頂荖濃 Tavulo搭母勒 潘文桂唱 寫道: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Iu842kay3RQ
    高雄縣西拉雅族大武壟群 牽戲 六龜頂荖濃 Tavulo搭母勒 潘文桂唱

留下回應

留言內含太多URL、廣告常見字,可能被系統視為廣告而扣住不顯示,請待版主解除。或寫私信給板主

本Blog其他隨機文章(五篇)

  • 三太80 邁向國際
  • 堅持台灣建國 開展國際空間──海內外國是會議Ⅲ
  • Boycott Beijing 2008 Olympics
  • 夏娃的確說個不停
  • 二二八大屠殺(及白色恐怖)與國民黨統治暴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