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木友枝文書

本文發表於 2010 年 05 月 06 日 14:40

takaki00006.JPG

20080217給板寺一太郎樣的書信,已經收到您1月8日及1月22日寄的印刷品的資料,謝謝。信中的內容我會找出來編入《高木友枝文書》。正式宣告高木友枝文書數位化工作開始進行。

hts.jpg

高木友枝文書數位化是即將退休前,為自己找的讓自己天天可以工作業務。又拜在台灣史料數位化工作進行很快,讓我可以坐在圖書館工作,只有極少數需要進行scan工作。「高木友枝博士在台灣日日新報」、「高木友枝在日治時期圖書全文影像」、「從德意志收集到的資料」、「日治時期期刊全文影像系統檢索總督府研究所中央研究所」..幾乎把所有想到的關鍵字都可以輸入檢索一番。

把「高木友枝文書在台灣」收藏情形做一番整理之後,自認已經完成80%,然後就想到「高木友枝文書在日本」是不可忽視的部分。相信日本外交史料館應該也收藏不少才對,而「国立公文書館(http://www.archives.go.jp/)」、「宮内庁書陵部(http://www.kunaicho.go.jp/)」、「防衛省防衛研究所(http://www.nids.go.jp/)」等所收藏資料,數位化之後公開在「アジア歴史資料センター(http://www.jacar.go.jp/)」,只要坐在電腦前面就可以翻閱「高木友枝」,對於想做研究者,非常方便。

yamaguchi010.JPG

有關高木友枝醫生在柏林,陳秀真博士後選人(在本blog發表時,可能已經通過論文口試),她幫我收集高木友枝的足跡,目前能看到的有:

yomiuri001.JPG

N.N. 1898, Wassermann 1898a, Wassermann 1898b, Wassermann/ Takaki 1898 Takaki/ Werner 1898

N.N.: Bericht über Takaki Tomoye.in: Ost-Asien: Monatsschrift für Handel, Industrie, Politik, Wissenschaft, Kunst. Die erste Monatsschrift eines Japaners in Europe, 29-30, April 1898.

Takaki, Tomoye, und H. Werner. Causuistischer Beitrag zur Lokalisation der posttyphösen Eiterung.in:  Zeitschrift für Hygiene und Infektionskrankheit 27 (1): 31-35, 1898.

Wassermann, August. Ueber eine neue Art von künstlicher Immunität.in:  Berliner Klinische Wochenschrift 35 (1): 4-5, 1898a.

Wassermann, August. Weitere Mittheilungen über “Seitenketten-Immunität”.in:  Berliner Klinische Wochenschrift 35 (10): 209-211, 1898b.

Wassermann, August, und T. Takaki. Ueber tetanusantitoxische Eigenschaften des normalen Centralnervensystems.in:  Berliner Klinische Wochenschrift 35 (1): 5-6, 1898.

高木在柏林傳染病研究所(Robert Koch Institut)的註冊:

姓名 在柏林住址 進入傳研 財源 在本國做什麼? 離開傳研 返回
高木友枝醫生 Philippstr. 23(ii) 21.09.1897 為自己個人教育 在東京北里柴三郎研究所 15.01.1900 東京

1897年8月19~26日,高木參加的在莫斯科舉行第12次國際醫學會議。

1900年8月2~9日,高木參加在巴黎舉行的國際醫學會議。

在柏林傳染病研究所,訪問學者登記第一名是北里柴三郎,第二名是高木友枝。

他與許多日本醫生,無論從日本或其他在德語地區,代表參加大會。然後,他來到柏林,與日本其他醫學生共同生活,像前東京大學教授岡田和一郎。Philippstrasse(Philippstreet)23號,是一個可愛的公寓,有許多日本留學生曾住過。岡田後來成為該俱樂部「和獨會」主席(1888年創建於柏林)。 一個俱樂部以日本、德意志兩個國家加強人民之間的關係。因此,高木也參加這個俱樂部。

自19世紀之90年代,柏林是日本學生的殖民地。自1898年4月,是月刊東亞(Ost-Asien),用德語言發表了日本人民的活動。在這本雜誌你可以找到一些日本醫生在德語區的活動。這份報告對他們的研究是從柏林Lokal ecexrpt – Anzeiger報稱(後來:柏林Lokalanzeiger),我不會試圖找到這份報紙了。這是完全與朝日新聞(或讀賣新聞)相同的報告。Ost-Asien寫真請詳下。

dsc01744.JPG

從Wassermann這三個文件一個想法,高木的工作已做了這項研究。在其他出版物Wassermann 1900年以後找不到任何關於這項研究。

另一條資料是 1908年出版,是高木謙二,另一位日本醫生。他提到在本刊物有關的破傷風免疫由Wassermann和高木友枝。沒有有趣的信息在此文件,足以釐清更多關於你的討論。【以上為陳秀真博士後選人從德國報導,此外,她在0316南港研究院史語所報告時說,幾乎每一個日本留學生都有德意志情婦,後來高木在原配去世後,娶了德意志女人陸路。她還說很多自費生,都是向妻子娘家舉債留學。】

1907-10-09takaki.JPG

 在台灣日日新報之檢索結果,1902-11-29刊登『高木友枝氏令夫人』,高木原配去世新聞。1904-01-28『高木友枝氏新婚披露』,新聞非常簡單。1907-10-09『一昨日歸臺の高木友枝氏及夫人』,寫真如上。《台湾関係人名簿》20頁看到『板寺とも』經歷: 台北一高女みどり会長、高木友枝女。學歷:北一女。顯然是高木友枝女兒已經嫁板寺家,她女兒也讀北一女。

19161114.JPG

在台灣日日新報之檢索『高木友枝』『鶯蛙會』結果85條。1916-11-14『鶯蛙會例會』弘法寺;高木友枝;福留喜之助;桃園;武藤針五郎;山內小藤二;宜蘭神社;新元鹿之助,如影像檔。

19160422-123.JPG

目前還沒有從事的部分是高木的書信,與長官或友人或學生,這是困難的焦點之一。

「甲午戰爭後,成立臨時陸軍檢疫所陸軍次長是兒玉源太郎陸軍少將,事務官長是後藤,軍用船發生霍亂患者,聘高木任似島檢疫所事務官,製造霍亂血清,並用以治療霍亂患者,是世上首次用霍亂血清治療霍亂之實例。」這段迷語不是那麼容易。橫濱國立大學的市川智生曾整理過一份似島檢疫所史料彙編,但還沒有到手。

在從事「高木友枝文書」工作時,發現我以前寫的『重塑台灣醫校長高木友枝博士的雕像』有不少錯誤,利用這機會予以更正。

第一項錯誤:依據長木大三的書《北里柴三郎とその一門》說是以1911年萬國衛生博覽會的德文著作《台灣的衛生事情》做為博士論文提出申請。但可是依照1913年 {臺灣醫學會雜誌} 刊載,高木校長送審醫博通過的論文從日文題目『正常中樞神經系統ノ破傷風抗毒素性ニ就テ』底下貼台灣日日新報1913-12-11影像。

19131211news.JPG

第二項錯誤:高木在醫學的成就是:1898年出張德意志成為Wassermann的助手,共同提出Wassermann, A. and T. Takaki. Ueber tetanusantitoxische Eigenschaften des normalen Centralnervensystems. Berliner klinische Wochenschrift 35 (1898).(關於正常中樞神經系統的破傷風抗毒素特性)論文而被稱為Wassermann-Takaki Phenomenon。其實根據讀賣新聞的刊載,「高木與 Wassermann 二位,在 Ehrlich 教授指導下研究,終於設定了一個新學說,即,新奇物質的本源起因於健体的脊髓,亦即存在於脊髓細胞的成分中。此說公正明確,不可動搖。」換言之,兩人都是Ehrlich 教授的助手。

(読売新聞 1898年2月19日 朝刊3面『高木血清藥院長的一大發明』)

(在朝日新聞所查到1898 / 02 / 19『高木血清藥院長の發明』)

感謝台南陳秀真博士後選人幫忙取得在德國之高木友枝資料。

17 回應 針對 “高木友枝文書”

  1. 楊燁 寫道:

    明治三十八年十一月台灣婦人慈善會顧問長谷川謹、荒井泰治及同會議員高木友枝、藤原銀次郎、平岡寅之助介組織浴場改良會,是北投溫泉浴場進步化的一團體。

  2. hiauhong 寫道:

    >> 台灣婦人慈善會顧問 長谷川謹

    should be 長谷川謹介 ?

  3. 林炳炎 寫道:

    今天下雨,中午回家被雨淋,所以就不想出來。但看燁兄用那麼誘惑的詞句,冒雨去圖書館,用「浴場改良會」檢索台灣日日新報得到5件新聞,但很遺憾一個人名也沒有。燁兄,你挑戰成功。這件是「高木友枝文書」之一,只是不在我所知道之領域,請送我影像檔,謝謝。(用人名檢索就沒有浴場)

    1. 1906-07-18『北投の新浴場』浴場改良會

    2. 1906-07-19 『北投温泉の成分』浴場改良會

    3. 1906-08-31 『北投新設浴塲の落成』北投浴場改良會

    4. 1906-09-21『北投浴場改良會の寄付』台灣婦人慈善會

    5. 1907-05-05『北投浴場改良會の轉換』台灣婦人慈善會

  4. 楊燁 寫道:

    長谷川謹….平岡寅之助〝介〞跑到這來了,哈哈!失誤!

  5. hiauhong 寫道:

    Phillipstrasse 以西區域就是柏林大學的醫學中心 Charite.

  6. 市川智生來信 寫道:

    林先生:

    您好。我很晚的回復,不好意思。對您所問的事項,如下答復。

    關於廣島的檢疫資料,可能東京的防衛省資料室保存。现在用アジア歴史資料センター的網站可以看资料。(可能,詳细的资料很多。)
    http://www.jacar.go.jp/

    出版物的相關資料之中,有如下的記錄。日本的國會圖書館電子圖書館提供電子版。
    http://kindai.ndl.go.jp/index.html
    《明治二十七八年役陸軍衛生事蹟》
    《明治二十七八年役陸軍衛生事蹟摘要》

    另外,《後藤新平關係文書》之中,有《R21 六 臨時陸軍検疫所時代》的項目。
    肯定包含比較豐富的資訊。這個《後藤新平關係文書》的原版是日本的後藤新平紀念館保管的,不過膠捲版已經出版的,所以我覺得可能在臺灣也可以調查。

    關於霍亂血清治療,下面的雜誌論文也有的。 北里陳述在東京廣尾病院實踐霍亂血清療法。但是我沒見過高木友枝寫的相關論文。

    《細菌學雑誌》,第一號(1895年12月),北里柴三郎,〈実扶垤里亞及虎列刺病治療成績報告〉

    《大日本私立衛生學雑誌》,第百五十號(1895年11月),北里柴三郎,〈虎列刺病血清療法に就て〉

    如果這次的信息可以帮助您的活動,殊感荣幸!

    市川智生

    【版主註】非常感謝在上海交通大學當老師的市川智生博士,百忙中回答我的問題。看來小田俊郎的《台灣醫學五十年》可能是把北里當高木吧?這要進一步查證。

  7. 北投埔 寫道:

    >>>看來小田俊郎的《台灣醫學五十年》可能是把北里當高木吧?這要進一步查證。

    那麼樣的說法是有問題的!!
    因高木任似島檢疫所事務官!!是無可置疑的!!而他的師兄北里
    有1895年11月,北里柴三郎,〈虎列刺病血清療法に就て〉
    所以在似島使用血清療法, 也是可能的!!似島檢疫所的報告
    有高木的名字!我想知道的是這件事有沒有人做詳細研究??
    它的歷史意義是什麼???結果又如何??

  8. hiauhong 寫道:

    文見
    http://yutaka901.web.infoseek.co.jp/page5bua.html

    日清戰爭結束後, 陸軍當局於1895年6月 在似島(Ninoshima)東部的 長谷 設立臨時檢疫所
    (日露戰爭時增建第二檢疫所– 現為「似島臨海公園」–, 改名為第一檢疫所),
    二戰後為「似島學園」用地.

  9. 富田哲(Tomita Akira) 寫道:

    徳富猪一郎『台湾遊記』民友社、1929年、36-37頁。

    愛を割いて大学[台北帝大のこと。冨田注]を辞し、専売所に至り樟脳精製の現状を一覧し、帰宿間もなく高木友枝翁の邸に、晩餐の馳走に赴いた。
    *     *     *     *
    来賓十余、何れも台北に於ける官民の一粒撰りの方々であった。主人翁は、予に向て、若し台湾に関して、御研究もあれば、余りに難題ならざる限りは、此の座中の面々にて御返答に差支へる心配はありませぬから、御遠慮なく質問あれとの言であったが、予は諸先生のお顔を拝見しては、最早胸が一杯になりて、とても質問などいたす勇気がないと挨拶した。
    *     *     *     *
    されど談笑の間に、台湾の昔から今に至るまでの逸事珍話など、それとはなしに承り、腹にも頭にも十二分の御馳走であった。特に高木令夫人が、吾妻の為めに、最新式独逸製の料理器具などを示し、実物教育を恵まれたるは、望外の仕合であった。
    昭和四年二月十三日午前六時半 台北鉄道ホテルにて。

    林炳炎先生

    非常感謝上個禮拜五的報告。

    ‧附加檔案是在讀書會時所說《台灣遊記》上的記述,其中「高木令夫人」也出現。
    ‧高木申請「恩給」時交的戶籍謄本(公文類纂3011-27)顯示,他與後妻登記結婚的為1904年11月10日。

  10. 林炳炎 寫道:

    上個禮拜五我們的讀書會輪到版主報告,題目是『高木友枝文書』。大家比較有興趣的是高木在德意志柏林留學2年期間的感情生活,也就是說「情婦」問題。

    淡江大學日本語文學系的冨田哲老師提到徳富蘇峰的『台湾遊記』有高木,我有翻此書,但沒讀完沒印象。冨田哲老師幫大家解決問題。

    高木友枝翁の邸是台電社長宿舍,請詳 http://pylin.kaishao.idv.tw/?p=1659 那頁已經成為研究台電社長宿舍最重要的影像blog 。

  11. 林炳炎 寫道:

    明治参拾七年拾壱月拾日(1904年11月10日)独逸国普魯西州伯林市ルイゼンプラッツ八番地平民フリートリヒバルレルステット弐女婚姻届出仝日受付入籍
    父 フリートリヒバルレルステット
    母 リヒー

    二女 ミナ(Mina)

    出生 安政六年参月拾日(1859年3月10日)

    請懂德日文的朋友幫忙將上述日文寫回德文

  12. 北投埔 寫道:

    陳秀真博士後選人已通過博士考試,在此恭賀她學術生涯完成艱鉅的一步,邁向新的里程。

    她幫我們解決問題如下:

    她在圖書館查柏林市的資料。高木夫人名字「Minna Ballerstedt」,1904年曾住在「Luisenplatz 8, NW6, Berlin」(NW 是北西,這是柏林市當時的分區,依照地理位置分區),她的父親「Friedrich Ballerstedt」、母親「Leni Ballerstedt」。

    依照柏林市的住址辭典,「Minna Ballerstedt」是Pensioninhalberin 這個民宿管理的人,也就是說,在1904 時,Luisenplatz 8,是一民宿Pension的住址。

    依照陳博士個人研究,日本人學生通常與民宿Pension主人的年輕女兒有經常來往。但高木博士再婚時,夫人45歲,所以兩人認識時,她已經38歲。

    陳博士也查她父親Friedrich Ballerstedt戶籍登記名字,當時也寫做 Friedrich Ballerstädt, 他的職業身分是「Handwerker」 (工匠、技工), 主要專精鐵器方面,德文這個職業叫「Schlosser」。

  13. Hiauhong 寫道:

    版主好:

    10.27-11.2 去久違的日本開會, 順便在松山和東京旅遊.
    長木大介的書說高木大國手葬在多磨靈園, 日文網路上也查到在哪一區(21-1-5),
    所以前天特意前往參拜, 可是遍尋不著, 大概是遷走了.
    也許得問板寺先生高木夫婦的墓地現在在何處了. 敬請
    秋安

    Hiauhong 敬上

    p.s. 兒玉源太郎,西鄉從道,東鄉平八郎,山本五十六,田健治郎, 新渡戶稻造,矢內原忠雄,大島金太郎 (台北帝大理農學部首任部長),素木得一, 新明正道 (陳紹馨在東北帝大的老師) 都葬在該墓園.

  14. 林炳炎 寫道:

    用「多磨霊園 高木友枝」在www.yahoo.co.jp 檢索結果得到如下, 但遺憾的是
    內容錯誤!!

    錯誤:依據長木大三的書《北里柴三郎とその一門》說是以1911年萬國衛生博覽會的德文著作《台灣的衛生事情》做為博士論文提出申請。但可是依照1913年 {臺灣醫學會雜誌} 刊載,高木校長送審醫博通過的論文從日文題目『正常中樞神經系統ノ破傷風抗毒素性ニ就テ』底下貼台灣日日新報1913-12-11影像。

    19131211news.JPG

    高木友枝
    たかぎ ともえ
    1858.8.2(安政5)~ 1943.12.23(昭和18)
    明治・大正・昭和期の医学者、官僚
    埋葬場所: 21区 1種 5側
     福島県出身。1885(M18)東京大学医学部卒業。福井県立病院長、鹿児島病院長をへて、1893(M26)北里柴三郎博士が創設した伝染病研究所に勤務。 1896血清薬院長となり、万国医事会議等に出席、引続き欧州各国の衛生制度を調査し、帰国後内務省衛生局防衛課長となり阪神地区のペスト撲滅に尽力した。 1902台湾総督府医院長兼台湾総督府医学校長となり、ついで台北病院長、民政都臨時防疫課長としてペスト防疫、マラリア防遏に尽力。1913(T2)著書『台湾の衛生状態』により医学博士の学位を受けた。 ’15台湾総督府研究所長、’19初代台湾電力社長となり、電源開発に尽力。1929(S4)同社長を辞任。正三位勲二等。

    <日本人名大事典 現代>
    <五輪塔様より情報提供>

  15. Hiauhong 告知 寫道:

    素掘り隧道http://s.webry.info/sp/katintokei.at.webry.info/201103/article_8.html

    それによると碑文を書いた人が「高木友枝( たかぎともえ)医学博士」と云いググッたらヒットしました。

     1858-1943明治-昭和時代前期の医学者。安政5年8月2日生まれ。福井県立病院長,鹿児島病院長をへて明治26年から伝染病研究所に勤務。35年台湾総督府医院長兼台湾総督府医学校長となり,ペストとマラリアの防疫に尽力。その後台湾総督府研究所長,台湾電力社長を歴任。昭和18年12月23日死去。86歳。陸奥(むつ)菊多郡(福島県)出身。東京大学卒。著作に「台湾の衛生状態」。

    そして碑文の内容は
    「明治19年に高木直枝翁。(高木友枝の身内と思われる)が自費で開鑿、その後有志が10数尺掘り下げたがそれでも交通に支障をきたすので、農林省の助成金116?円、工費4000円奉仕人夫500余人で拡張した」ようなことが書いてあり、昭和14年7月竣功とある。

    この石碑を曲がらず左に直進すると突然現れる近代建築?なんだあれは!ゴルフ場でした。

  16. hiauhong 寫道:

    根據長木大介的書(p236), 高木直枝是友枝的大哥, 出錢讓二弟去東京上學念醫科.

  17. 北投埔 寫道:

    『高木友枝醫學博士的學術生涯』已經刊登在台北文獻

留下回應

留言內含太多URL、廣告常見字,可能被系統視為廣告而扣住不顯示,請待版主解除。或寫私信給板主

本Blog其他隨機文章(五篇)

  • 台湾電力の神社(1)――竹子門水力発電所
  • 鄭梓新書《[光復元年] 戰後台灣的歷史傳播圖像》
  • 台灣電力株式會社社友會
  • 為了台灣的國家安全,請您慎重考慮這提議。
  • 堀見末子技師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