參加陳榮成教授翻譯的《被出賣的台灣》座談會

本文發表於 2007 年 11 月 27 日 15:34

somo-1.jpg

9點未到就來到在圓山站,等待圓山大飯店的交通車時,還有一對比我們更資深的公民要前往,他自謙台語講的不好,原來1925出生於上海,除了北京話還會上海話、日語、英語,簡直有語言天才。他說到一個地方就要學當地語言,是外獨會的前輩,他此次回國要等到選舉完畢才回美國,是令人敬佩的長者。

somo_4157.jpg

主講人:陳榮成教授地 點:圓山大飯店10樓-松柏廳(台北市中山北路四段一號)

日 期:2007年11月4日(週日)

早上10:00~12:00

引言人:黃崑虎先致詞

與談人:侯榮邦(台獨聯盟主委財務長)

陳儀深(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副研究員)

蔡同榮

陳立宏(資深媒體人)

蘇瑤崇(靜宜大學)

最初在舞台上的有侯榮邦、陳儀深、蔡同榮、陳榮成、陳立宏與蘇瑤崇等人。發言的人除上述者外有:謝聰敏(前國策顧問)、陳榮成的老師,黃崑虎、葉博文、葛超智的學生;還有張炎憲館長、吳阿明董事長,黃天麟等人出席,熱情民眾擠滿松柏廳。

陳榮成教授有紹介一位現場貴賓,是他樸仔腳(嘉義朴子)小學時的老師蔡德本老師。見陳凱劭所寫的紹介:

蔡德本老師是台南一中退休英文老師。他是戰前去日本內地唸中學,回台後,在家鄉樸仔腳小學任教,於是教到陳榮成博士。1947年,省立師範學院(今國立台灣師範大學)在原「台北高等學校」校址成立,於是蔡德本考取師範學院英文系繼續深造,但蔡德本唸書時遇上台大師大的「四六事件」,於是蔡德本變成白色恐怖的受害者。蔡德本跟新英文法作者柯旗化是師大英文系同班同學,但兩人案件各不相干。著有自傳小說《蕃薯仔哀歌》。

somo-2.jpg

George Kerr(柯喬治)是一般人常使用稱呼,但他在自己名片用的名字卻是「葛超智」,基於當事人主義,請大家改用「葛超智」。「葛超智」名字請詳台北228紀念館有3個檔案。

聯合國善後救濟總署在臺活動資料集 (Collected documents of the United Nations relief and rehabilitation administration in Taiwan,2006/ 蘇瑤崇)。戰後聯合國善後救濟總署在台之紐西蘭籍工程師謝克頓(Allen Shackleton)所寫的「福爾摩沙的呼喚」(Formosa Calling):談到的內容有:1.在台灣的三次反美運動;2.戰後聯合國善後救濟總署在台之活動與記錄;3. 1957/5/24事件;4. 1970/4/24事件;5. 關仔嶺會議

特務羅織失敗的關仔嶺事件

劉家順是由台中一中直接保送台大法學院政治系就讀的,他以優異的成績畢業。劉家順在警總遭受到嚴刑逼供,被迫寫下自白書,軍法處就以那份自白書,判處他十年的有期徒刑。

我對「關仔嶺會議」只有劉家順被判處十年有期徒刑,一直無法了解。似乎對此事的一手資料是蔡同榮的《我要回去》,但單方面的說法要查證。此書充滿神奇,更讓人存疑。現場有人嗆蔡同榮,沒有起波浪。

對於幸免於難,有一個很好的例子是『五面間諜–野坂参三』,請閱 戦後天皇制をめぐる毛沢東、野坂参三、蒋介石。希望要讀充滿神話的台灣政治人物史,這是基本必備的知識。

《保衛大台灣的美援(1949-1957)》內『1949~1957的重要政治事件與時代背景剪影』:朋友不殺人殺人償命:

1957/5/25《China Post》寫真上有「朋友不殺人殺人償命美國不能學俄帝」「殺人者無罪?!我控訴我抗議」。「524劉自然事件」起因於美國軍事法庭宣判殺害劉自然的美軍上士Robert G. Reynolds無罪,Reynolds宣稱劉偷窺他太太洗澡,他查看時發現劉手上握有武器,只好開槍自衛;另有一說法,兩人串通盜賣美軍物質,因分贓不均而槍殺劉。5/24劉的遺孀到美國大使館抗議,導致暴動。相關分析請查閱1998/3《歐美研究》期刊,張淑雅的『藍欽大使與1950年代的美國對台政策』。問題在暴動最初10小時內,台北市是無政府狀態,參與暴動的集團有革命實踐研究院(劉工作單位)、青年救國團也曾動員學生參加示威。很多美國記者均猜測蔣經國主導此暴動,中情局長杜勒斯指出,情報顯示整個暴動是有計畫的行動,沒有足夠情報指出誰是幕後的黑手,他個人不相信蔣經國策劃了整個事件。杜勒斯外交詞令非常有趣,暗示在台灣還有比蔣經國更神秘與更有power的人存在,這樣沒有常識的話語,只是表示,他為「台灣的戰略重要性」而不得不心口不一。

這事件導致狄卜賽家庭在8月離開台灣,藍欽在1958/1/3離台轉任南斯拉夫大使。如果與1970/4/24在紐約對蔣開槍事件放在一起看,杜勒斯的「有計畫的行動」確有道理。因在1957台灣經濟已經上軌道,危害統治正當性的因素除極少數台灣人外,還有美國佬動不動就鬼叫什麼「民主」,才真討厭。「教訓老美」是清除接班障礙的動作,不然不可能暴動初10小時內,台北市是無政府狀態。沒有資料顯示,424紐約開槍事件是CIA教訓蔣經國。但整個事件卻破綻百出,參加的人物目前還是高高在上,暴露出美國CIA都是豆腐,筆者實在無法相信CIA都是豆腐的說詞。蔣回台灣以後開始推動「吹台青」(與名女歌星崔苔菁同音),起用台籍人士,但那迷漫在1970年代「吹台青」背後的酸勁,值得讀者去品嚐錯綜複雜人事脈絡,以及另一個神即將出現,是布袋戲開演前之扮仙(讀者要具備看台灣戲劇的背景知識),請與『隱密帝國的誕生』章一起看。

書出版後,才聽到許曹德說524那天,他是爬上旗桿將美國國旗扯下來的「愛國青年」(《China Post》有寫真,狄卜賽文書內有2張剪報,一張送許,一張存在狄卜賽文書內),後來這「愛國青年」為台灣獨立而坐牢15年。

George Kerr 在《被出賣的台灣》有「滿載書本的牛車在我家門口故障,請他把有關台灣的書賣給我。工廠每個禮拜都收到幾噸的書和統計表。這些大部份來自學校圖書館和政府辦公室。…這些China人看不出那些日文書籍的用處,所以把它們從後門偷偷地賣出去,把賺得的錢往自己的口袋送。」

img_4252.jpg

作者在鏡頭底下而牽手的頭完完整出現。

本文的寫真取自下列網址,作者並非該網的註冊讀者,透過註冊讀者的協助才取得,要感謝他們的現場拍攝與協助:

引自: http://www.socialforce.tw/phpBB/viewtopic.php?t=18605

出處: http://www.socialforce.tw/

感謝他們慷慨同意我在此引用寫真!!

PS:在現場我有付100元購買座談會錄影帶,但等了3禮拜沒有收到!見證台灣的政客們沒有信用,做事馬虎,現場由簡余晏市議員宣佈此事。

8 回應 針對 “參加陳榮成教授翻譯的《被出賣的台灣》座談會”

  1. 陳凱劭 寫道:

    資深媒體人蔡漢勳(溫紳),訪問陳榮成博士(時間:19分17秒):

    http://kaishao.idv.tw/PICS/2007/11/28/20071111.mp3

    2007.11.10上午九點,台北綠色和平文化廣播電台播出。

  2. 林炳炎 寫道:

    簡余晏小姐的DVD在12/4下午收到,感謝她的服務.

  3. 劉思澎 寫道:

    關仔嶺事件的真象~~

    http://tw.knowledge.yahoo.com/question/article?qid=1708020101656

  4. 三田裕次 寫道:

    1.我的<一口コメント>如下。
    ジョージ・H・カー著『裏切られた台湾』

    戦後初期の台湾にかなりの興味のある人には必読の書。日本では「戦後初期の台湾」に関してこれだけ詳しい本は出ていない。著者の経歴等からして、信憑性はかなり高いと了解して良い。但し、台湾に対する「思い入れ、愛情、愛着」が極めて深かった人なので、その点は留意すること。翻訳はかなりこなれており、読み易い。若干のミス(組織名称の間違いなど)はあるが、いずれも致命傷ではない。

    http://7andy.yahoo.co.jp/books/detail?accd=31733147

    ■ジョージ・H・カー
    ■翻訳/蕭成美 監修/川平朝清
    ■同時代社
    ■4,200円(税込)

    (2006 09 01)

    2.>若干のミス(組織名称の間違いなど)はあるが・・・・
    超特急でチェックした「正誤表」の如きメモは(不完全ではあるが)日本側関係者(川平朝清先生等等)に提供するとともに、呉三連基金会に送った本のに入れてあるはず。台湾側の蘇瑤崇君(靜宜大學)に送ったかどうかは覚えていない。

  5. 林炳炎 寫道:

    有關這件事:>>我對「關仔嶺會議」只有劉家順被判處十年有期徒刑,一直無法了解。似乎對此事的一手資料是蔡同榮的《我要回去》,但單方面的說法要查證。此書充滿神奇,更讓人存疑。現場有人嗆蔡同榮,沒有起波浪。

    在台北是由台灣之聲廣播電台放送, 因為有提到劉不願與蔡見面這件事, 所以劉思澎先生應該向台灣之聲廣播電台許先生澄清(02-2553-7199 103台北市大同區承德路2段193號8樓), 並在電台公開說出, 接受聽眾的call in, 如此才能部分澄清事實的真相. 為何是「 部分澄清事實的真相」???歷史的真相往往不是一二人說了就算, 它要結算參與人物事後誰得到最大利益, 誰損失慘重, 其損益之原因如何, 為何會如此, 用這種態度去對待歷史才能看到『裏切られた台湾』, 誰是裏切者. (順便提出, 裏切者的派遣單位往往以極機密處理, 派遣單位不會出來澄清或否認, 要有這樣觀念才有資格談這問題)

    感謝劉思澎先生上網!!

    有關『裏切られた台湾』, 三田裕次樣與的若干のミス請親往呉三連基金会查閱, 基金會在保存資料方面, 經我測試結果是一流的!!!

  6. 林炳炎 寫道:

    >>> 所以劉思澎先生應該向台灣之聲廣播電台許先生澄清(02-2553-7199 103台北市大同區承德路2段193號8樓), 並在電台公開說出, 接受聽眾的call in,

    這句話「劉思澎先生」應該改為「劉家順先生」才對, 任何人都是第三者, 沒有資格澄清本案. 也希望劉家順先生澄清本案後之結果能在本網頁通知大家, 當然我會打電話給灣之聲廣播電台許先生來查證, 負起報導的責任.

  7. 林炳炎 寫道:

    加藤哲郎著1994/6青木書店出版《モスクワ粛清でされた日本人》頁51。有下列文字,藉以讓看得日文的朋友閱讀,加藤教授是解剖モスクワAIDS病毒原型的專家。

    このような「歷史の真实」の意味転換のもとで、「正統と異端」が指導者の教義により決定され、「正統」からの逸脫が「修正主義」「日和見主義」とされ、そこからの離脫が、個個ケースの事情や性格を顧慮することなく、「転向」とか「変節」とか「裏切り」とよばれて軽蔑・犯罪視されてきた共產主義運動の歷史も、無論、「粛正」されなければならない。

  8. 吳國安 第一條高速公路 寫道:

    第一條高速公路 (中山高) 的地基已經填好,瀝青路面尚未鋪好那年,豐原新萬仁製藥廠董事長林新發先生從日本標回一尊中國明代建窯白瓷觀音,問我要不要去看看。

    到了新萬仁博物館,林董事長揣給我一杯色、香、味都絕等的烏龍茶。我問他是不是今年的冠軍茶?林董事長講:「比冠軍茶還冠軍的呢!這一泡六千萬咧呢」。他說:「前幾天蔣院長來「早餐會報」時,送給我這包茶,說國家的錢都快用完了,要我幫他出點力。那跟隨的就遞出一本簿仔,叫我參考別人,簽個數字就行了」。

    「起初我簽了600萬,聽到蔣院長 “zap” 了一聲,嚇了一跳,心慌了就在零後面再加了一個零。

    「那,你有六千萬便便好給他嗎?」

    「哪有!三天後,銀行打電話來說:我的六千萬貸款辦好轉出去了,叫我去簽個章就OK。」

    有一天在張永欣先生家裡聊天,有個說是「中日經濟研究所」的日本人kura-san說:十大建設完成之後,台灣人想要出頭天就如登天之難了。

    十大建設誰出的錢?不是重點,透過十大建設把國家的錢移轉給特定族群才是重點!

留下回應

留言內含太多URL、廣告常見字,可能被系統視為廣告而扣住不顯示,請待版主解除。或寫私信給板主

本Blog其他隨機文章(五篇)

  • 永不屈服的戰士—台灣革命家史明前輩
  • 涵碧樓之歷史留真帖
  • 讀《台灣慰安婦報告》
  • 花蓮港木瓜溪與清水溪的天然美景
  • 竹筋コンクリ-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