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電力の神社(2)――玉島社

本文發表於 2007 年 11 月 29 日 14:54

godgod2.JPG

日月潭湖中玉島に建立せる玉島社にして水力電氣工事中の守護神して奉祀せるものである。(日月潭水力電氣工事誌內の文字)

godgod1.JPG

台湾日日新報の新聞

1931年11月07日

日月潭水社辨天堂玉島社月前著手新築,6日午前10時招待同地官民舉行上棟式。

1931年11月26日

玉島社舉鎮座式 木下長官參列

「既報日月潭玉島社鎮座式去24日下午五時半。舉式。適來水社木下長官亦一同參列。先是自嚴島神社。移奉御靈代市杵島姬命。下午三時抵水社。安置于假奉安所。午後四時,在玉島神殿。舉清祓式。下午五時半。御靈代降假奉安所。神職及木下長官以下。嚴肅隨行分乘四隻小艇。向玉島。六時奉安于神殿。至六時四十分式告終。是日參列者。即木下長官。太田知事。三宅遞信部長。宇賀電力理事。新井建設部長其他地方重要官民。約百餘名云。」

1931年11月26日

日月潭玉島社の莊嚴な鎮座式 木下長官も參列

「【魚池桑原特派原日發】日月潭玉島社の鎮座式は電報の如く24日午後五時三十分より執行されたが折良く水社に來合はせた木下長官一行も列席した、これより先御靈代は嚴島神社より市杵島姬命を移し奉り午後三時水社、一先電力會社の見張り詰所假奉安所に安置し、午後四時には玉島の神殿に

清祓式   を行ひ、午後五時三十分御靈代は假奉安所を發し夕闇漸くれこめんとする中を松明の光、笙、笛の音も莊嚴神職木下長官以下これに從ひ、行列肅肅と進みラチ四隻に分靈嚴島に向つた、折柄十五の滿月皎皎と日月潭の水面照らし、金波銀波うるわしく、六時神殿に奉安、木下長官、太田知事、三宅遞信部長、宇賀電力理事、新井建設部長他地方官民約百名參列、四方にたかれる

篝火の 輝きは天空の銀月と共に玉島社の朱繪りの鳥居、銅造りの神殿屋根に照りはえ莊嚴云はん方なく、台中神社小野社司以下六名の神官により六時四十分めでたく式を終た。」

1933年12月11日

日月潭の隧道貫通祝ひ--玉島神社の例祭と共に 來る二十五日舉行「台湾電力の日月潭工事中武界取入口より門牌潭に至る延長五里に近い導水路の約九割までは隧道である、此の隧道が本月二十日頃まで全面貫通するので豫て延期れゐる玉島神社例祭(例年十一月二十五日)をかね隧道貫通祝を本月二十五日に行ふ由。」

1934年07月16日

日月潭水電工事竣功奉告祭を行ふ  湖水中玉島社の全景

jadegod2.JPG

1934年07月20日

日月潭水電の盛大な通水式 慰靈祭も無事終る

「日月潭水電の通水式は十八日午前10時湖上の玉島社で執行、關係者多數出席、台電本社からは松木社長、宇理事列席したが、折柄降雨も小歇みとなり無事式を終り引降き11時より犧牲者に對する慰靈祭を行ひ、折惡しく雨降り出したがりなく正午迄に之終り。夜は魚池で能高新高兩郡下の官民を招待し內宴を催した、尚19日夜は松木社長が台中州の工事關係官をとし約70名を富貴亭に招待、謝意を表することになってゐる。」

非常感謝葉雪淳前輩多次上網指正,讓文章能修正得更正確。

日月潭旁水社有台電賓館,戰後臭頭仔(來自浙江的殘酷獨裁者)很喜歡此,把它據為行館之一。常從此搭小艇遊湖去湖中島Lalu(珠嶼、珠仔嶼、珠仔山、玉島),玉島神社礙他的眼,慘遭毒手。從此,被毀的神社與玉島祠碑就石沉湖中,一直到台電興建明潭抽蓄水力電廠時,因工事需要,降低湖面水位才露出玉島祠碑及神社殘跡。

『新建玉島祠碑』之作者 久保得二先生傳 【張寶三撰述】

stone11.jpg

久保得二先生,號天隨。1934年6月1日因腦溢血,在臺北住所逝世,享年60歲。 任臺北帝國大學東洋文學講座教授五年,臺籍學生受教者有田大熊、吳守禮、黃得時等人。吳、黃二先生於戰後任教臺灣大學中國文學系,承先生學問之餘緒。在臺期間,曾籌組「南雅詩社」,詩社同人多為日本旅臺官僚及學者,臺籍詩人僅魏清德一人而已,今有《南雅集》存世。 歿後,所藏圖書由臺北帝國大學購入,名「久保文庫」,其中多有關中國文學之古籍,尤多戲曲善本,今為臺灣大學圖書館珍藏圖書之一。

張寶三教授在撰寫久保得二教授的傳記,正好在台大圖書館五樓特藏室,談到我的老師田大熊,請圖書館影印田大熊老師的大學畢業論文《唐宋以前ノ評論界》2本,1本存特藏室供人參考,1本送給我的同學台大數學系田光復教授,田教授是田老師的兒子,田教授也是田老師的學生。田老師教我們英語,在初中三年級時,他他在課堂上以台語吟朱熹的詩:

少年易老學難成

一寸光陰不可輕

未覺池塘春草夢

階前梧葉已秋聲

36 回應 針對 “台湾電力の神社(2)――玉島社”

  1. 燁子 寫道:

    林前輩您好,
    小弟對玉島神社很有興趣,
    因此收集到幾張圖片:

    請您多多指教。

  2. 葉雪淳 寫道:

    午後五時三十分御靈代は假奉安所を發し夕闇漸くにれこめんとする中を
    午後五時三十分御靈代は假奉安所を發し夕闇漸く「わ」れこめんとする中を

    折柄十五位の滿月皎皎と日月潭の水面へ照らし、金波銀波うるけしく
    折柄十五「夜」の滿月皎皎と日月潭の水面「を」照らし、金波銀波うる「わ」しく

    銅造りの神殿屋根に顯りけえ莊嚴云はん方なく
    銅造りの神殿屋根に顯りけ「て」莊嚴云はん方なく

    折惡しく雨降り出したが□りなく正午迄に之□終り
    折惡しく雨降り出したが「関」りなく正午迄に之「を」終り

  3. 葉雪淳 寫道:

    午後五時三十分御靈代は假奉安所を發し夕闇漸くにれこめんとする中を
    午後五時三十分御靈代は假奉安所を發し夕闇漸く「わ」れこめんとする中を

    改成這樣也是怪怪的...

  4. 葉雪淳 寫道:

    『バナナ娘』 昭和12年

    古関裕而先生の珍曲『バナナ娘』(編曲 / 制作 葉雪淳)です
    http://www.youtube.com/watch?v=CWQQEpEsz9c

    資料は塚越亨さまが提供して下さいました。

        『バナナ娘』 昭和12年 (音丸唱)

                   作詞 高橋掬太郎
                   作曲 古関裕而

          1 香りうれしや
                南の風はよ
            バナナ畑の
                愛を吹くよ
            さあさ よいよい
                  愛を吹く

          2 風に吹かれて
                夜露にぬれてよ
            バナナ娘は
                島育ちよ
            さあさ よいよい
                  島育ち

          3 好きじゃ言わねど
                目でもの言うてよ
            誰を待つやら
                あおささげよ
            さあさ よいよい
                あおささげ

          4 熟れじゃ売られて
                都へのぼるよ
            わたしゃ初旅
                かごの中よ
            さあさ よいよい
                  かごの中

    昭和12年=1937年
    バナナ娘=香蕉姑娘

    日本沒有香蕉園,所以指的應該是台湾。

  5. 葉雪淳 寫道:

    午後五時三十分御靈代は假奉安所を發し夕闇漸くにれこめんとする中を
    午後五時三十分御靈代は假奉安所を發し夕闇漸く「た」れこめんとする中を

    只好改為「た」

  6. 林炳炎 寫道:

    感謝葉前輩與燁子的貼文.燁子的寫真非常精彩,真正的專家!!

    從電子版《台湾日日新報》影印下來的文字確實無法確認,貼出之前,有請朋友看過,他對70年前的老日文也認為很頭痛,有空再找《台湾日日新報》縮印本看能否補正!!我沒有想改成現代版日文!!

    此外,請大家儘量稱呼湖中島為Lalu島(珠嶼、珠仔嶼、珠仔山、玉島),尊重邵族的意見!!打死我也不會使用光X島!!大家要使用自己的自主權,也尊重別人的自主權!!!

  7. 葉雪淳 寫道:

    銅造りの神殿屋根に顯りけえ莊嚴云はん方なく
    銅造りの神殿屋根に「照」り「は」え莊嚴云はん方なく

  8. 林炳炎 寫道:

    感謝葉前輩的更正,為了讓讀者不必上下對照看,今天會上網修正!!

  9. 林炳炎 寫道:

    Kensyuさん在他的合成行工務店網貼出嚴島神社, 忍不住要邀請讀者們前往朝拜, 真是美!!!

  10. 賴俊雄 寫道:

    玉島祠碑 雖然被浙江人推入潭中六十年而重現 字跡看起來還很清晰 久保教授的文章 也是珍貴的台灣文獻
    希望知道全部 碑文 此碑既已重現 應以讓國人知道這段 史實 又此碑現存何處 希望能親自去拜謁

  11. 林炳炎 寫道:

    我已經請朋友去設法!! 去年, Lalu 島曾經整修, 如果賴兄有機會去玩, 看看有沒有辦法拍下清晰寫真, 讓大家可以讀 久保得二教授的文章.

  12. 賴俊雄 寫道:

    謝謝林兄的提示 玉島祠碑 如果確定在 lalu島 我一定安排行程去拍攝 讓大家分享這段 珍貴的台灣文獻

  13. 林炳炎 寫道:

    賴兄要寄 lalu島去年整修後寫真給你, 但網路不通!! 

  14. 林炳炎 寫道:

    >>>玉島祠碑 如果確定在 lalu島

    玉島祠碑 確定不不不在 lalu島, 在水裡倉庫!!!

  15. 田光復 寫道:

    林炳炎你好!

  16. 林炳炎 寫道:

    田光復教授你好, 不可以只單純露臉而已, 我們在談我們的老師, 你的父親以及你的父親的老師, 所以拜託多說些, 讓我們能了解你的父親那時代!!謝謝!

    我們總算在網路見面, 在網路開同學會, 是有趣的事!!

  17. 賴俊雄 寫道:

    林兄 玉島祠碑 不在lalu島 在水裡倉庫 也沒關係 如果可以拍攝 請安排接洽人員 地址 電話 謝謝啦 每次拜讀這篇網路精輯 都很感動 您們都是真正愛台灣的人 

  18. 林炳炎 寫道:

    我已經在日月潭國家風景區管理處討論區

    http://www.sunmoonlake.gov.tw/TW/02001084.aspx

    貼文, 請大家踴躍上網討論!!

    台北帝國大學教授久保得二先生寫的玉島祠碑 林炳炎 0 2008-06-04

  19. 林炳炎 寫道:

    From: 吳建昌
    To: ‘林炳炎’
    Sent: Friday, July 04, 2008 8:26 AM
    Subject: RE: 意見信箱:台北帝國大學教授久保得二先生寫的玉島祠碑

    您好

    相關事項歡迎來電接洽

    049-2855437

    049-2855668-360

    施宗泓課長

    謝謝您

    >>>我在6/4在日月潭風景區網路管理處討論區貼文, 一個月來沒有人理我, 所以昨天就送請大處長, 結果 回信如上, 對於沒有權勢的人, 遇到官僚体係, 就是上網公告周知. 賴俊雄兄, 最少幫你把電話人名搞到!!我會把此頁贈送給吳建昌大處長. 如果你有精彩的自拍, 拜託送我電子copy, 這是慣例—抽豬母稅!!!!!

  20. 林炳炎 寫道:

    林 莊生著《懷樹又懷人 : 我的父親莊垂勝、他的朋友及那個時代》137頁

    最後提一件事做為本文之結束。1978年年底,岸田先生送我一本線裝書當新年禮物。書名是 《陳維英先生太古巢聯集》。編者是田大熊、陳鐵厚;發行人是何茂松。發行日期是1937年10月13日。此書第一頁有三行字,略道此書之遍歷:第一行是「點人先生哂存,茂松謹呈」,第二行是「岸田先生惠存,朱石峯拜贈」,第三行是「林莊先生惠存,秋八十二老」。這本由台灣到日本,再由日本到加拿大,流浪半世紀的海外孤本,就是當年岸田與朱石峯兩先生探尋台北近郊寺廟楹聯的參考資料。該書開頭有一篇神田喜一郎博士的序文,頗富文獻價值,特附錄之。

    自予承乏台北帝國大學。主東洋文學講席。本島子弟從予而游者數人。其稱首為田君大熊。深思好學。尤留意本文 獻。畢業彼奉職台灣總警府圖書館。其僚友有陳君鐓厚。亦以風雅相尚。並為俊逸之才矣。頃者二君蒐輯陳迂谷所撰楹聯。得數百對。乃編為一卷。名曰太古巢聯集。太古巢者。蓋迂谷晚年讀書之處也。予嘗讀迂谷詩。託興遙深。庀材宏富。而宮商繁會。尤有琴笙逸響。非俊浸淫於三李二杜者不能。意在東寧詩人中。當首屈一指矣。今獲其聯集而讀之。名言雋語。絡繹不盡。至其對仗之工。愈出愈奇。猶進銀台金闕。珠玉雜陳。使人目眩。不能正視。益歎迂谷天才亮特。超然有出塵之概。宜乎田陳二君謀其流傳也。顧迂谷詩未見刊本。若與楹聯併而刻之。嘉惠藝林。其功更鉅。不知田陳二君倘有意乎。實予跂而望之。 神田喜一郎昭和丁丑年十月

    台灣日日新報 田大熊『圖書館とは何そや』
    田大熊『圖書館と三國志』
    田大熊『國姓爺の讀み方』
    台灣時報(月報) 田大熊『華僑.唐山人.客人』1942/02

  21. 林炳炎 寫道:

    image001001.JPG

    三田裕次樣家鄉的嚴島神社, 台電建築組12等視察陳啟仲拍攝, 感謝他拍如此漂亮寫真並慷慨讓我使用!!

  22. 陳啟仲 寫道:

    前輩
    視察屬總經理派任
    營建處視察
    非建築組視察

  23. 林炳炎 寫道:

    すりません!!!大変失礼します!!

    失禮之至!失禮之至!失禮之至!

    我只知道視察職銜, 不知道這分別!!失禮之至!謝謝光臨!!!

  24. 陳啟仲 寫道:

    前輩
    不要客氣
    很多人搞不清楚

    因為被派任
    收到派令我才知曉
    您老為台灣的心
    今日我才知

  25. 夜神月 寫道:

    版主前輩您好 我是您中學同學的孩子 鑑於今日台灣已被支那匪徒蹂躪的不成人樣 眼看美麗的寶島就要被推入支那人所造之火坑 我一個年輕人卻無能為力 實感悲哀與無奈…KMT從連戰敗選便向中共搖尾乞憐 扁政府卻軟腳不敢辦他那刻起
    這些人便有恃無恐地前往中國 踐踏台灣尊嚴!晚輩知您恨蔣介石入骨 但現在這票妖魔鬼怪殘害台灣更甚
    近日支那土壩周錫瑋更以{台灣省 台北縣長}的落款公然參加上海抗戰週年紀念活動 大搖大擺 愚弄臺灣人啊?!
    跟他們說:台灣就算不獨立從前也是大日本帝國之領土!這些支那狗 乞丐趕廟公啊?
    聽家父說前輩您見識超群 才略過人 不知您對於台灣現今之處境有何良策?
    晚輩洗耳恭聽

  26. 林炳炎 寫道:

    其實我只抱持「十年有成」的想法,一路從混凝土、Fibonacci(http://home.educities.edu.tw/mario123/problems/fibonacci.htm)玩過來,而且都在這2領域有成績,後者還在Fibonacci Quarterly登出作品,在1990年就決定放棄這些,改到台灣史這領域玩,玩就要玩得有成績,讓學院內教授說「他搶我們的飯碗」。業餘者要依照學院規矩玩,但就是不能與學院一樣。

    見識超群 才略過人是沒有的事,每一個人都可以做到。我其實是與大家一樣被洗腦的呆呆族,「十年有成」與「輸人不輸陣」精神,透過自我洗腦,用讀台灣史與台灣史寫作來改變自我,當然不是每一本作品能符合要求,但讀者要去挑出不對之處,Fibonacci我也是用這態度去讀,數學刊出的文章,當然不會有不對之處,我看到這問題能否普遍化,所以在這樣想法,就讓我登出4篇文章。

    我是從我女兒的書『科學革命的結構』這本書,發現台灣史也可以用這本書的概念去革命ㄚ,然後去實踐。

    每個人要發揮你的影響力去影響周遭朋友,這是網路讓我努力的地方。大家一起來實踐革命,革命就會向前走。

  27. 夜神月 寫道:

    嗯!確實是晚輩我有欠成熟
    似乎有些失當 還壞了台灣人的格調…
    但我想請教 既然您的本業是建築 怎麼會投入數學研究
    雖然我也覺得高中數學 物理…等若擺脫考試框架好好研究都去位無窮!
    只是興趣好像未必可當飯吃…
    我現正處於{沒上醫科或牙醫就難有搞頭}的迷惘當中
    不知您是如何能做到不論唸哪行都能有些成就的境地

  28. 林炳炎 寫道:

    我一向對數學有興趣,1980我在台電已經站穩,也通過碩士。所以沒有想要世俗的賺錢(其實是自己不是那塊料),就放手去玩。興趣好像未必可當飯吃,但是可以玩出成績,讓自己有信心。

    >>>沒上醫科或牙醫就難有搞頭
    這確實是實況。但要衡量自己的優點,選擇自己可以走的路。別人的只能看,但不能copy,要在夾縫中找到自己的出路。

    如果用賺錢來衡量一個人,那大部分人會吐血。誰最有價值?黑道兄弟!我們讀書讀的要死,我認識的一個人,他價值3000萬,我才值700萬還沒有人要。

  29. 北投埔 寫道:

    井手薰的內地神社視察談(上篇)

    3–3.嚴島神社

  30. 陳凱劭 寫道:

    井手薰(1979-1944) 是1920-1944台灣建築工程官界學界領導人。他是在1940年退休但繼續住在台北,1944年日本投降前夕病逝,初葬在台北。

    今年有留日學者去探訪井手薰的後人。

    http://www.wretch.cc/blog/spoonbill228/26715543
    http://www.wretch.cc/blog/spoonbill228/26804798

    井手薰的獨子是收養而來,日本投降時還在就讀台北高等學校。戰後引揚歸國,應該把井手薰的遺骨也帶回日本。井手薰之子可能因為是李登輝在台北高等學校學弟之故,在日本擔任李登輝友の会幹部,去年過逝。

    前年有一期大陸時報周刊寫到,井手薰在台北的住宅(在中山北路某條通內官舍)地底下有埋黃金,且戰後井手薰之子多次來台云云。埋黃金一事純屬唬爛;到目前為止日本埋黃金的傳說沒有一項是真的。不過井手薰因為長期擔任台灣美術會的幹事,有收藏極多字畫(包括當時在台日人,及台灣最早期本土畫家)及古董,但這些東西在引揚前夕就送人或散掉,沒帶回日本。

  31. 陳凱劭 寫道:
    玉島神社寫真彩色版

    (跟本文第一張是一樣的,是日本時代黑白寫真洗好後再手工著色,再印成明信片)

  32. scl 寫道:

    沒帶回日本>>沒辦法帶回日本
    有寄放而成佔有

  33. 林炳炎 寫道:

    9230026.jpg

    景山郁子さま寄來的寫真,有日月潭與玉島社寫真,幾乎可以說,日月潭=日月潭水力發電=松木幹一郎社長。這是『松木幹一郎文書』之一部份,如有引用,除讓版主知道外,請註明『松木幹一郎文書』。

  34. 玉島社之神社 寫道:

    sml01.jpg

    玉島社之神社

  35. 張永楨 寫道:

    我目前正幫南投縣政府纂修,目前已收集林木順和田大熊兩位前輩資料,但不完整,缺林木順先生照片及田大熊先生詳細資料。希望能與林炳炎先生和田光復教授聯絡。另外玉島祠碑及神社之手洗,下落在哪。希望能將他提報為南投縣<古物。我是南投縣文化局文資委員之一。南開科技大學文創系張永楨上

  36. 林炳炎 寫道:

    張永楨教授
    我會直接以EMAIL回復,謝謝你的留言。

留下回應

留言內含太多URL、廣告常見字,可能被系統視為廣告而扣住不顯示,請待版主解除。或寫私信給板主

本Blog其他隨機文章(五篇)

  • 《台灣共產主義運動與共產國際(1924-1932)研究·檔案》譯本出版
  • 20090321紅瓦屋文化美食餐廳之旅
  • 川上浩二郎(1873.6.8-1933.3.29)と基隆港築港
  • 基隆港要塞的2顆大眼睛:社寮電燈所與木山電燈所
  • 馬武督、南河、赤柯山公告禁止開採鑛業區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