片山潛與台灣共產黨

本文發表於 2011 年 01 月 17 日 15:17

katayamasen023.JPG

片山潜(かたやま せん  katayama sen、1859年12月26日~1933年11月5日) -日本労働運動家・社会主義者・マルクス馬克思主義者・思想家・社会事業家。日本、美作国久米南条郡(岡山県)岡山師範学校(中退),岡山県久米南町有片山潜記念館。

watanabe005.jpg

美作国久米南条郡羽出木村庄屋藪木家的次男。幼名は菅太郎(すがたろう)。1877年10月、神目村(現久米南町神目中)成為親戚・片山幾太郎的養子。。1880年岡山師範学校(現・岡山大学教育学部)入学、1881年退学上東京。在攻玉社書塾勤務、1884年、依友人岩崎清七的勧告前往アメリカ美利堅合衆国、當洗皿工苦学中学校是加州Oakland的 Hopkins Academy、然後田納西州Maryville College、Iowa州的Grinnell大学 學院 1892年文学士93年に文学碩士、Andover神学校與Yale University大学神学部、1895年得Yale大学神学士学位。1896年、帰国。

katayama1898.jpg

帰国後當牧師、伝道師を志望したが叶わず、イギリスを源流とするアメリカのセツルメント運動に共感。宣教師ダニエル・クロスビー・グリーンの支援を受け、友人である高野房太郎とともに神田区三崎町の自宅を改良し、キリスト教社会事業の拠点として1897年、日本人最初の隣保館である「キングスレー館」を設立した。

watanabe006.jpg

キングスレー館の運営の傍らで片山は労働運動に力を尽くし、明治30年12月『労働世界』を創刊し主筆を務め、日本で最初の労働組合である職工義友会(労働組合期成会)の設立に大きな役割を果たした。1901年、日本で最初の社会主義政党である社会民主党の結成に幸徳秋水らとともに加わった。

1903年12月再度渡米、1904年、出席第二インターナショナル(第二國際)在アムステルダム阿姆斯特丹開万国社会党第六回大会。當時日露戦争の最中にあって、ロシア代表のプレハーノフとともに労働者の反戦を訴えた。

1906年、参加日本社会党結党。但、片山與幸徳秋水対立決裂。1911年、指導東京市電ストライキ罷工被逮捕投獄。1912年9月、天皇即位大赦出獄。1914年前往アメリカ米國亡命、1917年ロシア革命成功、對マルクス馬克思主義傾倒。尽力於アメリカ美國共産党、メキシコ墨西哥共産党結党,從事北米共産主義活動。

1921年、前往ソビエト蘇維埃連邦、擔任コミンテルン共產國際常任執行委員会幹部。對日本共産党結党給予指導、也指導国際反帝同盟及従事反戦運動。

watanabe002.jpg

1933年11月5日在モスクワ莫斯科死去。9日舉行葬儀有15万人的ソビエト蘇維埃市民或コミンテルン共產國際指導者聚集一起送出山。抬棺材者有14大頭:カリーニン、ヨシフ・スターリン(史達林)、ヴィルヘルム・ピーク、ベーラ・クン、野坂参三等。

watanabe00301.jpg

遺骨與死去同志們一起埋在クレムリン宮殿(克里姆林宮)牆壁上有他的名字。第二次世界大戰下 ,友人以極密方式在東京青山墓園建立片山潛之墓。

watanabe001.jpg

感謝三田裕次樣送我好幾本『匪情研究專門』書籍,《わが回想〈上〉〈下〉》封面與寫真就scan貼在blog上。

  • 山内昭人「片山潜、在米日本人社会主義団と初期コミンテルン」、同「片山潜、在露日本人共産主義者と初期コミンテルン」、いずれも「初期コミンテルンと東アジア」研究会 編著《初期コミンテルンと東アジア》不二出版、2007年、ISBN:978-4-8350-5755-2所収。

出版品

《片山潜 歩いてきた道   人間の記録》 片山潜/著 日本図書センター

《わたしの歩んだ道 父片山潜の思い出とともに》   片山やす/〔ほか〕著 エリザヴェータ・ジワニードワ/編小山内道子/編訳 成文社 2009年11月発行

《片山潜   近代日本の思想家》 隅谷三喜男/著 東京大学出版会

《〈労働世界〉と片山潜》  日本初の労働運動機関紙[復刻版]抄   隅谷 三喜男 監 日本機関紙出版センター

《リュトヘルスとインタナショナル史研究 片山潜・ボリシェヴィキ・アメリカレフトウィングMINERVA西洋史ライブラリー》 山内昭人/著 ミネルヴァ書房 1996年4月発行

《初期コミンテルンと在外日本人社会主義者 越境するネットワーク   MINERVA西洋史ライブラリー》山内昭人/著 ミネルヴァ書房 2009年11月発行

《片山潜の思想と大逆事件》   大原慧/著 論創社 1995年11月発行

《片山潜自伝》 (1949年) 片山 潜 (- – 1949)

《片山潜著作集〈第1~3巻〉》(1959年) 片山 潜 (- – 1959)

20 回應 針對 “片山潛與台灣共產黨”

  1. 林炳炎 寫道:

    片山潜在1925年前往上海觀察上海紡織工人之鬥爭,然後經南京、浦口、天津、北京, 3月7日在北京寫了〈支那旅行雜感〉後就經外蒙古前往莫斯科,一直到1933去世為止都住在莫斯科。《在露三年》基本上是描述露西亞,在1925~1928年間,他所目睹的革命後現況。

    片山潜的文章內容,除了露西亞革命首領9人的印象外,沒有談到日共在莫斯科活動的記錄,更沒有後來創建台共的林木順與謝雪紅。從風間丈吉與謝雪紅的文章可見到,片山潜與這些日本語族的互動相當頻繁。為何他對日共同志或殖民地準同志在莫斯科活動沒有描述?那是因為這些同志的活動,基本上是極機密的,東方大學(クートベ大学,東洋勤労者共産主義大学)的各項活動也是極機密的。風間丈吉描述他進入海參威就感受到防スパイ的壓力。此外,片山潜是擁護史達林(スターリン)者,他沒有用帶有批判性第三者眼光在觀察露西亞。

    秘密のソビエト文書是研究片山潜在露活動的基礎。這是山内昭人教授的守備範圍。

  2. 北投埔 寫道:

    《台灣共產主義運動與共產國際(1924-1932)研究•檔案》譯本上有關片山潛與台灣共產黨之段落如下:
    p42「謝雪紅在莫斯科期間與片山潛建立良好關係。」二五 二五是片山潛的CV。
    p43在B.Z.舒米亞茨基致片山潛的信中(請參考下文)說:他倆在3月份就被除名了。33
    而33 是 РГАСПИ Φ. 532. Οп.1. Д.36. Л. 109.

    p45 要求謝雪紅與林木順遵照逗留於莫斯科的日本代表團的決定前往台灣的直接指示,保存在片山潛致舒米亞茨基的信中,該信標誌的日期是1927年9月20日。片山潛在信中要求把東方大學的謝雪紅與林木順和將要回國的日本學生安置在一起。 三四 39 РГАСПИ Φ. 532. Οп.1. Д.36. Л. 105.

  3. 林炳炎 寫道:

    《台灣共產主義運動與共產國際(1924-1932)研究•檔案》譯本上有關片山潛與台灣共產黨之段落如下:

    p57 十八 此外,不排除這一可能:在後來的事件中,許乃昌與著名的日本共產黨活動家片山潛的會晤,發生了作用。片山潛從1921年起居住於俄羅斯。15 半生記

    p59 二五是片山潛的CV。

    p62 三四 現在將該信全文援引如下:
    致舒米亞茨基同志 親愛的同志! 兩個台灣同志── 謝飛英、林木順,和日本學生一同學習,他倆認為自己與日本同學在任何方面都沒有區別。日本代表團在莫斯科期間做出決定,派遣他倆害和其他回國的日本同學一同上路,先回到東京,然後去台灣。既然日本同學按照謀某項協議將待在大學裏,我請求您讓這兩個台灣學生也享受這項協議的效力。
    致以共產主義的敬禮
    片山潛 1927年9月20日。 РГАСПИ Φ. 532. Οп.1. Д.36. Л. 105.

  4. 北投埔 寫道:

    《台灣共產主義運動與共產國際(1924-1932)研究•檔案》譯本上有關片山潛與台灣共產黨之段落如下:

    p97 二一如下

    二一
    正文標注為「31. Vl.1928」,原文如此,此處不予更動。這個文本預定在雜誌《共產國際》上發表。片山潛就這件事向A . S馬丁諾夫寫了信(信件上標誌的日期為1929年4月20日),在信中談到這一點:

    『 親愛的同志!『日本帝國主義枷鎖下的台灣』這篇文章主要引用了來自這塊土地被日本攫取之後的歷史資料,而且引用得非常詳細,原因是這篇文章應該成為關於台灣的提綱,並且還將得到出席第六次代表大會的日本代表團的贊同和通過。所以,這篇文章不會陳舊過時,至少,就它被撰寫的那個時期來說,是這樣的。毫無疑問,自從這篇文章寫成以後,台灣的局勢發生了變化,這一變化涉及到工業資本的資本化和集中化,而社會運動、政治運動、工人運動已經在文章指 出的方向上發展,只是速度比任何時候都要快。我與田中同志(他是共產國際的代表)商量過了,他的意見與我的相符。和我一樣,他認為:如果您能在《共產國際》上刊登這篇文章,那將是很好的事情。」36

  5. 北投埔 寫道:

    《台灣共產主義運動與共產國際(1924-1932)研究•檔案》譯本上有關片山潛與台灣共產黨之段落如下:

    p82~85
    我們批評(我們有充分的根據這樣做)西歐的各個共產主義政黨,因為他們對殖民地的運動所給于的關注絕對不夠。但是如果我們看看我們多年來在大多數殖民地為組織共產主義運動所做的工作,那麼就有充分的依據提出這樣的要求:從今以後,共產國際執行委員會的殖民地工作,應該加以改善。在許多重要的殖民地,我們應該這樣重新開始我們的工作:認真地研究這些殖民地的各種條件,各種問題,以便給于這些國家的共產主義運動必要的幫助。36

    庫西寧還表示反對宗主國的共產黨直接領導殖民地的共產黨:
    英國共產黨自己同樣難以在印度建立共產黨,就像在愛爾蘭一樣。英國同志在英國殖民地的任務與法國同志在法國殖民地的任務一樣,對那裡的共產主義運動給予幫助,提供建議,但是不當這一運動的領導者。他們的任務是:培訓來自殖民地「共產主義」運動的同志,使之成為自己的運動的獨立領導人。37

    庫西寧的報告表述了一個非常重要的論題,即宗主國依賴殖民地。「我們來談談殖民地的依賴性。但是在某種程度上,可以說:實際上,帝國主義國家依賴殖民地。」38庫西寧還預言了殖民地革命運動新高潮的開始:『我們至今只是殖民地革命運動第一次浪潮的見證人… 這一運動已被打退。但是,新的第二次浪潮已經湧動。通過工農群眾新的、更大的戰鬥,殖民地民族的自由解放將化為現實。」39

    出席大會的片山潛也表達了類似的觀點。在討論庫西寧關於殖民地半殖民地國家的上作報告時,片山潛表達了下列意見:
    我完全支援庫西寧同志的報告和提網。… 攻擊帝國主義的薄弱點,這是與資本主義鬥爭的最佳戰略,而殖民地半殖民地國家正是資本主義的薄弱之處。… 為了抵制帝國主義國家準備即將到來的戰爭,為了在戰爭時期摧毀資本主義國家的力量,必須動員殖民地半殖民地的無產階級和農民反抗它們。… 關於共產主義運動的主要和直接的任務,我希望特別重視下面這一點,即必須在殖民地半殖民地國家建立共產主義政黨:提綱的第五部分已經對此作了很好的表述。沒有無產階級政黨,革命運動就不能進步,真正的共產主義運動就不能產生。我們的努力應該集中於這一工作,在每一個殖民地半殖民地國家建立共產主義政黨。40

    幾天前,在討論布哈林的報告時,片山潛還發言談了關於殖民地共產黨與宗主國共產黨的關係:「宗主國共產黨與殖民地共產黨的關係遠不能讓人滿意。列寧同志曾積極地強調:各個宗主國的共產黨必須全面地幫助與該宗主國相應的殖民地國家的革命運動。」41,接著,片山潛談了英國共產黨對愛爾蘭、印度的「有罪的疏忽」,以及荷蘭共產黨、美國共產黨對印尼、菲律賓的此類「疏忽」。 片山潛認為:「宗主國的共產黨應該停止袖手旁觀,消除自身的惰性,對上面提及的各個殖民地國家的革命運動,提供全方位的協助。』 42

    日本共產黨的另一個代表大村(真名為高橋貞樹)詳細談論了這個問題。他說:『宗主國共產黨與殖民地共產黨之間的思想關係、組織關係是必不可少的:還必須從宗主國向殖民地派遣同志,以幫助處於起步階段的共產主義運動。宗主國的共產主義政黨不可對之加以干涉,但是應該提供積極的支援和幫助。」43

    根據庫西寧的報告,通過了〈論殖民地半殖民地國家的革命運動〉這一提綱。這個提綱宣布:要遵循列寧在〈關於民族問題、殖民地問題的提綱>(共產國際第二次大會上通過)中闡述的思想;還表示:『共產國際第二次大會以後,殖民地半殖民地迫切的現實作用(作為世界帝國主義體系危機的因素)得到進一步增長。」44

    按照上述提綱,「共產國際最重要、第一要務之一,乃是在殖民地半殖民地國家建立和發展共產黨,消除客觀的革命環境和主觀因素蒼白無力之間的極不協調。」45,該提綱還一一列舉了在這些國家阻礙共產黨發展的因素,得出這一結論:「由於存在這些客觀困難,共產國際更要承擔對在殖民地半殖民地國家建立共產黨的任務,給以非同尋常的關注。特別重大的責任落在帝國主義國家的共產上義政黨的身上。」46與此同時,宗主國的共產黨應該在以下方而提供幫助:制定政治路線、教育幹部,分析殖民地半殖民地國家的經濟問題和社會問題。「編寫及翻譯最基本的馬克思列寧觀義文獻」成殖民地的語言47

    在這些發言的語境裡,台灣可以被視為這樣一個殖民地:在宗主國的共產主義政檔幫助下,建立起當地的共產黨,展開革命工作,從而對日本帝國整體予以打擊。然而,大會台灣隻字不提。

    但是已經知道的是,就在這個時期,起草了 < 日本帝國主義枷鎖下的台灣>。48這份材料作為<關於台灣的提綱> (可能類似於 〈 關於日本的提綱 〉 ),應該在共產國際第六次大會上得到日本代表團的贊同和通過。二一<日本帝國帝國主義枷鎖下的台灣〉 援引了關於台灣經濟狀況、政治狀況方面的資訊,評估台灣革命的前景和性質,指出了關於台灣共產主義運動的幾項任務。49

    l. 台灣殖民地的地位決定了行將到來的革命之特點,決定了民族解放運動中工人運動的作用。這場革命應該是反對帝國主義的革命和土地革命。革命的推動力量應該是無產階級、農民和小資產階級。在無情的鎮壓之下(甚至「台灣議會設置請願運動」都遭受這樣的鎮壓),大部分資產階級能夠參加這場運動並在實際上這麼做。在反對日本帝國主義的鬥爭中,應該形成強有力的民族統一戰線,同時由年輕的無產階級掌握其領導權。在工人運動中,左翼分子的任務是鞏固自己的隊伍;一些優秀的無產階級分子受民族資產階級領導人的影響,追隨於其鞍前馬後,應該使這些無產階級分子擺脫這樣的領導人。

    2. 從中國、日本歸來的年輕共產主義者已經在工作,但是他們還沒有自己的組織。 為了獲得成功,絕對必須迅速地成立共產主義政黨。

    3. 保衛中國革命、與中國革命團結合作,這一思想應該在台灣加以特別的強調和宣傳,以在台灣當地人的心中喚起深深的反響。並且,與中國共產黨結成更緊密的同盟。

    4. 與民族偏見作鬥爭,宣傳所有被壓迫者、被剝削者必須團結的思想。在台灣,日本工人充當罷工破壤者的角色。時常從日本派來這樣的破壞者。他們充滿了沙文主義的民族偏見,與台灣工人作對。日本帝國主義甚至嘗試收買原住民,以便「利用」他們反對台灣人。同時,1928年3月廈門進行反日罷工之時,也從台灣派遣工人前往,作為罷工破壤者。無產階級團結合作的思想應該加以積極的宣傳。

    5. 日本無產階級,首先是日本共產黨,應該幫助和促進民族解放運動;他們應該與當地的工人運動緊密合作。日本共產黨被託付了一個重大任務,從理論上宣傳關於民族自決的思想,在駐防部隊、日本工人中開展工作,並且推動台灣共產黨的成立。

    可見,共產國際在 1928年認為,台灣行將到來的革命是反帝革命和土地革命。在革命運動中,推動力量應該是無產階級、農民和小資產階級,但是台灣民族資產階級能夠參加這場運動。在這些條件下,必須保證無產階級的領導權。文件作者認為:台灣已經有從中國、日本歸來的年輕共產主義者在工作,但是還沒有共產主義政黨,成立這樣的黨被視為重要的任務。由此可見,台灣共產黨成立的消息或者沒有傳到他們那裡(考慮到佐野學出席了大會,這不大可信);或者他們覺得,由於最近的逮捕,建黨工作暫時不可能成功。

    大會沒有討論台灣革命運動的活動和前景的原因不清楚,可能與對台灣事態的資訊掌握得不夠,及台灣共產黨的地位未被確定等因素有關。

  6. 北投埔 寫道:

    《台灣共產主義運動與共產國際(1924-1932)研究•檔案》譯本上有關片山潛與台灣共產黨之段落如下:

    p220 趙清雲與趙從錫有一封佐野學寫給當時在莫斯科的片山潛與田中(山懸)的推薦信,表示台共仍然接受日共的援助與指導。

    片山潛是共產主義運動非常重要的人物, 美國,墨西哥,日本, 台灣, 朝鮮等共產黨之結黨有重要的指導!!
    這樣才能看到他的重要性!!!

  7. 林炳炎 寫道:

    在露三年(1925~1928)
    片山潜
    目 次
    緒言 01~07
    三年間の變化 p1
    (一)市中一般の狀況 p5
    (二)新經濟政策預定の發展 p13
    (三)モスコウに一番多い店 p20
    (四)モスコウ市の特色 p23
    (五)モスコウ市民の食事 p29
    (六)モスコウ市民の家屋問題 p38
    教育實況 p46
    (一)大學及び專門學校 p47
    (二)大學、專門學校の大掃除 p50
    (三)小學校と生徒との關係 p56
    (四)無教科書、無宿題  p59
    (五)文盲退治運動…p68
    (六)工場と教育及其社會關係 p71
    (七)孤兒院と貧兒院 p89
    モスコウの新聞業 p95
    勞動者通信ヒギース p112
    モスコウの藝術 p118
    モスコウ劇壇の特色 p135
    プロレット・カルト  p147
    活動寫真事業 p152
    チエクブウ共和国 p163
    經濟的生活の進步 p171
    (一)不換紙幣の運命 p172
    (二)チエルボンツイの出現 p188
    (三)勞農政府預算の成功進步 p192
    勞農露西亞の勞動組合 p200
    露西亞の婦人勞動者 p220
    露西亞婦人の地位 p229
    (一)家庭に於ける婦人 p229
    (二)婦人の對社會關係 p233
    (三)女子国有の虛報 p235
    勞農露西亞の子供 p240
    勞農露西亞の責任 p251
    農村經濟の發展 p259
    トラクトルの農業革命 p267
    クズバス(Kuzbass炭礦)の其後 p281
    勞農露西亞の鐵道旅行 p290
    (一)汽車及び旅客の進步 p294
    (二)汽車旅行の狀態 p298
    (三)鐵道旅行中の觀察 p305
    避暑地と礦泉地 p308
    (一)ナルザン礦泉と其環境 p323
    高加索の壯觀 p329
    チフリス(Tiflis)の經驗 p348
    勞農露西亞の對外政策 p356
    (一)政治的方面—外交 p360
    (二)經濟的方面—通商 p363
    (三)勞農露西亞の貿易 p364
    (四)貿易と國內產業の調和 p367
    (五)利權問題 p374
    結論 p377
    附錄 在露三年 p383
    露西亞革命首領の印象 p383
    (一)チチエリン  p383
    (二)ブハーリン  p385
    (三)ラデック  p391
    (四)ヂノヴィエフ  p395
    (五)トロツキー p397
    (六)カアメネフ  p400
    (七)スターリン  p402
    (八)ロゾウスキ-  p403
    (九)ルナチヤルスキー p404
    (十)其他重要人物 p405

    缺p388,對於摘取資料以描述1925~1928之露西亞已經足夠。
    本目次由林炳炎作,宮崎聖子博士校。2007/4/21

  8. 代貼FY的更正謝謝 寫道:

    有網友指正:

    提到

    >Iowa州的Grinnell大学(現Iowa大学): 應該是Grinnell 學院, 美國頗有學術盛名的私立學院, 尤其是社會學方面。

    http://en.wikipedia.org/wiki/Grinnell_College

    【版主注】從日文要追蹤到現代常會有這樣錯誤!!版主對美國大學知名欠缺!!!謝謝!!!

  9. 林炳炎 寫道:

    Fund 521 – Katayama Sen (1859-1933)片山潛
    這是有名的在莫斯科的片山潛文書, 如果莫斯科大學的兩位博士撰寫的台灣共產黨, 沒有使用她們2人看得懂的俄文檔案片山潛文書的話(也就是書上沒有521這號碼), 那意味著年輕的朋友在這領域還是有可能做出典範轉移的革命性成果, 讓兩位莫斯科大學的神從神桌上跌下!!版主年紀大, 可能無法完成, 但這學院外的農夫有著永不服輸的精神, 妄想用赤腳戰勝穿皮球的學者!!最近FY網友又給我一串芝麻開門的密碼, 就像保衛大台灣的美援一樣, 等門打開後再公開軍極密芝麻開門的密碼. 暫時保密!!!因為露西亞是我見過最難搞的民族, 她們確信學術=軍事!!!

  10. 林炳炎 寫道:

    在世界公共衛生史內 特別在1920年代  砂眼是一種需以隔離病院方式處理的傳染病嗎?

    謝雪紅口述楊克煌筆錄《我的半生記》,194頁有
    「到校約一兩天,通知我們去醫院做全身檢查,蘇聯在衛生方面是很嚴格,林木順因患有砂眼,被強制留在醫院治療了3個月,不許他和別人共同生活,只允許出去參加開會等活動。」

    這段幫我們留下一個問題,砂眼在1920年代是等同於霍亂、鼠疫需要以隔離病院方式處理的嚴重傳染病嗎?

    由於《我的半生記》記錄很多珍貴史事,特別是對我祖父的記錄。但有不少她信誓旦旦的話語,卻通不過我的查證。

    這個問題在地球表面跑,有一個住在波士頓的眼科醫生,他也是神靖丸版主 http://shinseimaru.blogspot.com/
    他回答了這問題:

    這是有趣的問題: “砂眼在1920年代是等同於霍亂、鼠疫需要以隔離病院方式處理的嚴重傳染病嗎?”

    快速的回答是「非」,即使在1920年代對沙眼病原體的了解是有限的,我會說這是不相同的管理方式,因為它與霍亂和鼠疫會導致死亡之流行病不同。它可以導致失明,但非常緩慢。

    至於: “林木順因患有砂眼,被強制留在醫院治療了3個月,不許他和別人共同生活,只允許出去參加開會等活動。”

    沙眼是一種熱帶疾病和具有在童年階段傳染的疾病。在成人中,由於更好的個人衛生,人際傳播通常是有限的。在1920年代,它無法用四環素(口服)和/或紅黴素(眼)來治療,所以我不知道「治療了3個月」是什麼意思。最有可能是用生理鹽水沖洗眼睛,直至症狀(從結膜發炎)平息。

    我不知道俄羅斯人,一個在寒冷氣候生活的人,會知道很多關於熱帶醫學,包括管理沙眼在內。

    另一種可能性是,林先生沒有沙眼,而是流行性角結膜炎案例,常見的病毒性眼睛疾病(通常是在公眾泳池游泳引起),看上去像急性沙眼那樣糟糕,具有很強的傳染性,但往往在幾天/週解決。這樣,孤立林木順才會有意義。

    版主也利用網路考察了, 『沙眼的台灣戰前史』 約略如下:

    トラホーム又稱「顆粒性結膜炎」,是臺灣社會長期普遍存在的疾病,由於生活環境及衛生條件不佳,常有因砂眼而造成失明的情況。1915年至1917年間,日人尾崎宰分別在北、中、南及澎湖等地從事調查,指出受檢總人數66,484人中,患者多達25,738人,罹患率超過三分之一,導致失明者有1,962人。

    日本國內於1919年公布「砂眼預防法」,宣導患者與健康者日用品不可共用、洗臉台應設置流出裝置等預防原則;1935年公布「寄生蟲病預防法」,但兩者皆未於臺灣實施。砂眼與寄生蟲的驅除治療,主要由街、庄、保甲或砂眼治療會等負責。

    臺南州警務部,《トラホーム豫防指針》,1927只是其中之一

    台灣日日新報內的トラホーム共110件,從1900年開始就有報導,如1912「用心せよトラホーム 傳染猛烈の時期來れり生徒も家庭も注意せよ」、1927「トラホームの菌發見 野口英世博士米國醫學協會に發表」、「トラホームを撲滅 新たに無料治療班配置」、「虎眼患者撲滅のため 治療組、聯會を組織 豫防の完璧を期す」等標題, 可以見到大概!!

    トラ在日語是虎。

  11. 北投埔 寫道:

    謝雪紅口述楊克煌筆錄《我的半生記》,174頁有「1925.8月,黃中美到閘北我的住處,向我宣佈我已被批准加入中國共產黨,介紹人就是他。」

    這句話是謝雪紅的烏賊戲法。理由是莫斯科東方大學檔案上,只有共青團員,並沒有說她是中國共產黨員。

    這一條的目的只是為了證明,她一開始就被派遣去莫斯科東方大學求學。但這不符合實際情況,莫斯科孫逸仙大學那年招310名學生,日本派去東方大學也只是15人。1925年東方大學招收中國共產黨員只有13人,連吳先清這樣有很好背景的人,都無法擠進東方大學窄門,其他人可能嗎?何況孫逸仙大學的待遇比東方大學好太多,有誰想讀東方大學?

    此外,為了成為莫斯科孫逸仙大學的學生,林謝兩人都有加入國民黨。

  12. 北投埔 寫道:

    謝雪紅口述楊克煌筆錄《我的半生記》,249頁有「連絡員帶我和林木順到預定做為成立大會會址的地方,去見一個中共的領導人。連絡員介紹他時,這是彭榮同志,中共中央派來的,..」

    謝雪紅的說法謊言,暴露出台灣共產黨成立這件事,她不是核心參與者。後面為了圓謊,她還說彭榮就是彭湃。彭湃從來未曾當過「中共中央的領導人」。

    謝雪紅口述時,她已經知道林木順已經死亡。說此謊言是為了達成建構她自己是建黨的主要人物,而不是林木順。謝雪紅是美麗、聰明且會說話的女人,楊克煌是聰明而敏感的男子,兩人的記憶都非常好,而記憶好或聰明的人,通常都比較長壽。

    她本來是可以不必說謊,因為1930年之後,她在台灣的活動就是一部很重要的歷史,但遇到「歷史地位」4字,她只好維持她一慣的自卑而不實作風。去讀別人代筆她的自傳,就會恍然大悟。她絲毫不知道,一步一腳印的道理,也沒想到竟然檔案會留下那麼多(包括台灣日日新報、日本外交史料館的諜報檔,俄羅斯РГАСПИ的資料),讓人驚訝不解的資料。

  13. 北投埔 寫道:

    拜現代科技的進步,特別是最近5年,可以坐在電腦前面,不必前往莫斯科或東京long stay ,就能查證,《我的半生記》是通不過逐筆比對的。但有的正確的部分,卻也需要提出,記錄我祖父的部分,大致沒有太多意見。

    251頁有「大會開始首先由彭榮同志講話,接著我和林木順作籌備建黨經過情形報告,報告是用閩南語講的,因此,林木順要替彭榮同志和呂運亨同志翻譯。」首先說正確的:「報告是用閩南語講的」這句話基本上是對的,與會者除了她不會日語與北京話外,都能講北京話。

    其次,她沒有說她是大會主席。根據諜報檔,大會主席姓吳,而那時她冒用一個無法查證的「吳碧玉」之名(251頁);那段非常簡短的報告,正反映她對組黨工作不熟悉。至於「我和林木順作籌備建黨經過情形報告」,諜報檔上她除了當大會主席之外,就沒有其他報告。

  14. 北投埔 寫道:

    吳先清,1904年生於浙江臨海。宣中華愛人。1924年入黨。曾任中共上海區委婦女委員會委員、共產國際遠東情報局諜報組組長。1938年在蘇聯“肅反”擴大化中不幸遇難。

  15. 林炳炎 寫道:

    片山潜1921年、前往ソビエト蘇維埃連邦、擔任コミンテルン共產國際常任執行委員会幹部。
    從1922年起他就是共產國際執行委員会成員, 也是共產國際執行委員會主席團成員之一。
    一直到1933年11月5日在モスクワ莫斯科死去。

  16. 北投埔 寫道:

    竹内 理樺『謝雪紅と台湾民主自治同盟 : 中台関係と評価の変遷』之comment
    387~414
    言語文化 = Doshisha Studies in Language and Culture 第13巻 第4号 p.387
    同志社大学言語文化学会 第13巻 第4号387~414

    谢雪红与台湾民主自治同盟 : 两岸关系与评价变迁

    作者竹内 理樺是 同志社大学的講師,只要把文章標題丟進GOOGLE去檢索,就會看到他藏的另一標題『谢雪红与台湾民主自治同盟 : 两岸关系与评价变迁』,「中台関係」變成「两岸关系」,再查這人的プロフィール,原來他是假日本人。100年來不想進步的chinese。
    以下來探討這chinese的學術觀吧。

    1. 390頁談谢雪红與文化協會關係,《我的半生記》有122~125與143頁 2段「一有機會我就去聽文化協會的講演會,在那裡看到一些社會運動的前輩。」「1922年間,台灣議會期成同盟會的台灣議會期成同盟會的蔡惠如、林幼春被判入獄。他們到達台中,當時文化協會群眾到火車站去歡迎他們,群眾跟著蔡林兩人遊行到台中州廳時,我騎自轉車趕去,由人群中衝進和蔡握手,對他說…當時的心情很激動,感到能和這種人握手是光榮的。…這件事以後,一有機會我就去聽文化協會的講演會,在那裡看到一些社會運動的前輩。」但竹内沒有詳細比對時間,就直接使用,非常危險。蔡惠如入獄是發生在1925-02-23『治警違反者收監』的新聞「蔡惠如受台中檢察局召喚…收監於台中刑務所。」而謝已經要離開台灣了。

    2. 390頁1923年離開台灣去上海…這1923是錯誤的,林瓊華的文章已經考證過。

    3. 390頁同年10月,派遣往莫斯科,「謝雪紅東方大學」「林木順孫逸仙大學」這樣的寫法錯得太離譜,竹内怎麼可以不看風間丈吉的《モスコー共産大学の思ひ出》(1949)這本書。

    4. 391頁「東方大學卒業」竹内不查看俄羅斯國家社會政治歷史檔案館РГАСПИ (РОССИЙСКИЙ ГОСУДАРСТВЕННЫЙ АРХИВ СОЦИАЛЬНО-ПОЛИТИЧЕСКОЙ ИСТОРИИ ),白安娜在政治大學外交研究說得到學位,她使用РГАСПИ檔案資料寫成「逐出(expelled)學校」,看來這假冒的日本人,連一點什麼教學術都不懂。以為寫成文字就對了,他要害死真正的日本人。

    其餘統戰文字,對於版主這樣的人,不想再花精神去抄文字逐一批判。

    一個號稱日本學院內有名的同志社大学的教員,寫出如此不負責任的文章,被學院外的農夫如此批評,請問還有學術嗎?

  17. Kenji Morita 寫道:

    1山内 昭人新書 ,初期コミンテルンと在外日本人社会主義者-越境するネットワーク-,ミネルヴァ書房,344頁,2009.11.2.

    初期コミンテルンと在外日本人社会主義者 越境するネットワークの詳細
    目次
    :序章 在外日本人社会主義者とインタナショナル
    第1章 初期コミンテルンとアムステルダム・ニューヨーク・メキシコシティ
    第2章 片山潜・在米日本人社会主義団と初期コミンテルン
    第3章 初期コミンテルンとシベリア・極東
    第4章 片山潜・在露日本人共産主義者と初期コミンテルン
    結びにかえてー国際共産主義運動「創設期」の中の日本
    補論 日本共産党創立前夜のボリシェヴィキ文献

    【版主註】其中
    第2章片山潜・在米日本人社会主義団と初期コミンテルン
    第4章 片山潜・在露日本人共産主義者と初期コミンテルン
    曾經刊在《初期コミンテルンと東アジア》不二出版
    換句話說說是一魚多吃, 這兩篇文章曾經刊登在大原社會科學研究所的期刊!!

  18. 北投埔 寫道:

    [PDF] 片山潜,在米日本人社会主義団と 初期コミンテルン
    – [ 翻譯這個網頁 ]
    檔案類型: PDF/Adobe Acrobat – 快速檢視
    由 山内昭人 著作
    日本国内での運動の困難な情況下で,初期コミンテルンとその下部組織の側からの日本 …
    oohara.mt.tama.hosei.ac.jp/oz/544/544-03.pdf

    [PDF] 片山潜,在露日本人共産主義者と 初期コミンテルン – [ 翻譯這個網頁 ]檔案類型: PDF/Adobe Acrobat – 快速檢視
    由 山内昭人 著作
    する覚書」を『初期コミンテルンと東アジアに関する歴史文献学的研究』(平成14-16年度科学研究 …… 「日本および朝鮮における共産党[両]. 創立大会は終わった。 …
    oohara.mt.tama.hosei.ac.jp/oz/566/566-03.pdf – 類似內容

  19. Kenji Morita 寫道:

    2011年 05月 20日
    博士論文公開審査
    各位 下記の通りに博士論文公開審査が行われますのでお知らせいたします。

    論文提出者: 大田英昭
    論文題目:「明治日本における社会民主主義の形成――片山潜とその時代」
    日時: 平成23年6月18日(土)11:00-13:00
    場所: 14号館705号室

    審査委員
    黒住真(地域文化研究専攻・主査)
    村田雄二郎(地域文化研究専攻)
    酒井哲哉(国際社会科学専攻)
    森 政稔(同上)
    荻野富士夫(小樽商科大学歴史学)

    地域文化研究専攻
    村田雄二郎研究室
    http://jdzg.exblog.jp/

  20. 北投埔 寫道:

    c101.JPG

    2011/8/8下午前往政治大學社會科學資料中心,還沒到1點,辦公室只有一服務員,他幫我查出覆刻本在3樓,找到那不受人喜愛的書架,沾滿灰塵的書,向我微笑。從1926~1930,逐一翻閱,1928還翻2次,沒有Formosa under the yoke of Japanese imperialism.這文章。這是共產國際機關報,以報導共產國際為主,各會員國很少出現,日本似乎也只出現1次,出現Formosa幾乎不可能。

    原來我太相信片山潛在共產國際委員會的地位!!

    РГАСПИ Φ.521 Οп1 Д 65 Л131片山潛向馬丁諾夫寫了信Formosa under the yoke of Japanese imperialism. 『日本帝國主義枷鎖下的台灣』這個文本預定在雜誌《共產國際》上發表。片山潛就這件事項向A.S. 馬丁諾夫寫了信(信上標注日期是1929年4月20日),在信中談到這一點:

    「親愛的同志!Formosa under the yoke of Japanese imperialism. 『日本帝國主義枷鎖下的台灣』這篇文章主要引用了自這塊土地被日本攫取之後的歷史資料,而且引用得非常詳細。原因是這篇文章應該成為關於台灣的提綱,並且還得到出席第六次代表大會的日本代表團的贊同和通過。所以,這篇文章不會陳舊過時。至少,就它被撰寫的那個時期來說,是這樣的。毫無疑問,自從這篇文章寫成以後,台灣的局勢發生了變化,這一變化涉及到工業資本的資本話和集中化,兒社會運動、政治運動、工人運動已經在文章指出的方向上發展,只是速度比任何時候都要快。我與田中同志(他是共產國際的代表)商量過了,他的意見與我相同。和我一樣,他認為:如果您能在《共產國際》上刊登這篇文章,那是很好的事情。」

    c201.JPG

    共產國際10周年紀念集

    而Formosa under the yoke of Japanese imperialism. 我確定是林木順寫的!!他先以日文書寫然後東方局把它譯成英文!!
    我目前只有片段РГАСПИ Φ.495. Οп.128. Д.14. Л.100.~104

留下回應

留言內含太多URL、廣告常見字,可能被系統視為廣告而扣住不顯示,請待版主解除。或寫私信給板主

本Blog其他隨機文章(五篇)

  • 台灣師範大學樂群堂之往生
  • 山川均自傳(1880~1958)
  • 台灣的風力發電發展史
  • 三角埔發電所記事
  • 919嗆馬遊行號召公民反無能、反官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