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火燒島寄來的手繪彩色明信片

本文發表於 2008 年 01 月 10 日 11:15

screen-capture-1.jpg

在咖啡廳內,似乎要用咖啡的熱氣溶化僵固的空氣,眼前坐著是初見面的Yさん。元月中旬去神戶參加東亞四國科技史研討會,順道去探望因憂鬱症困擾恢復正常的Mさん,他介紹過鹽水15年的Yさん,他們僅在網路認識。

迫不及待的請問他,在火燒島難友中誰是明信片上工筆繪彩色鳥的畫家?人太多了,沒遇到。為什麼家慈要寄陳年老菜脯給在火燒島進修的農夫父親?講到菜脯,他說這是慘絕人寰的事,指揮官把他們當有油水可榨的人,將伙食費扣下,只買菜脯煮水當副食。有五、六人抗爭被槍殺,最後指揮官換人,爭得伙食自主。Yさん常任伙委採買,用心計較為伙食,體重減輕。 小學時,同學罵「政治犯」成為這標籤的年輕成員。有人問對新店的印象如何?小學一年級,母親與兄弟們從草屯搭乘台糖小火車換縱貫鐵路到萬華過夜,第二天搭萬華新店線,台北春天常是有雨日子,過碧潭吊橋時風雨交加,有如過奈何橋,過橋後再走一段路才到軍人監獄,要去面會農夫政治犯。 國立大學畢業選鄉下私立工商想當個與世無爭的教師,唱著吾愛吾師的主題曲「To Sir with Love」,前往海線學校報到,教了工科3年,學生的學校活動比賽都是第一,但我卻沒有拿到續聘書。後來發現,不是單一例子,小說「大佛無戀」正是描述相同情節。

轉到目前的工作,考取交通大學管理研究所,並在自己本業努力。 隨著台灣要求民主的呼聲及層出不窮的社會運動,在語言與歷史文化運動,挖掘台灣史的outcrop。漸漸的了解,精緻手繪彩色鳥明信片,象徵渴望自由,想飛出籠子外。

md0000001838001000.jpg最近在Google輸入父親的名字搜尋,竟然發現在「台灣人出賣台灣人的假匪諜案」有人寫到他。台灣白色恐怖檔案是由邱國禎在1998年花費一年時間蒐集資料所寫成,即將由前衛出版社出版(右圖)

邱國禎在文章中如此描述:

「國民黨蔣政權從陳誠時代開始實施檢肅匪諜運動,頭兩年為了創造業績,特務機關逼著各地警察機關簽報了很多可疑人士名單,這些名單到了特務手中都成了炮製假案、冤案的絕佳素材。…當時各地的派出所轄內都有人被捕,而土城派出所的轄內尚沒有人被捕,所以為了職務上說不過去,隨便報上去,對上面敷衍了事。..帶來了一隊特務、憲兵,特務把他押上俗稱『黑色幽靈車』抓人用的中型貨車,載往台中憲兵隊。途中,車子在草屯警察分局稍停片刻,又載了三位西裝筆挺的青年、一位中年農人,一位二十歲左右的女人,他本來以為這六個人是特務的『抓耙仔』,後來才知道他們也是被胡亂栽贓而遭逮捕的,成了與他同案的被害人。.. 他們還是在1951年第一批被送往火燒島監禁的受害人。」

從很小就知道二叔失蹤的消息。1989年隨著台灣的228平反運動,在有關228的書籍中看到他的名字(左圖),也知道他讀台北師範,因故退學。學生運動的出版品,包括台灣日日新報成為搜尋的對象,在日報頭版廣告「火山灰混凝土」讓我陷入台灣史的outcrop中無法自拔,為了完成混凝土技術史,陷入更深的檔案之海中。日本朋友告訴我研究院檔案室有1件資料,也許我有興趣。發現戰後,霧社壩混凝土由美國墾務局當顧問,此單位是美國政府機關,相關的研究報告要送給民營的懷特公司,這完全違反常理,吸引我的興趣,掉入戰後美援史。透過朋友的協助,找到懷特公司在台經理狄卜賽,並去密西根底特律拜訪他,取回他所收藏資料,稱之為「狄卜賽文書」

蔣經國陪狄卜賽夫婦搭乘水上飛機去火燒島,狄卜賽告訴我,蔣經國跟他說,在火燒島那些人是日本戰犯,狄卜賽拍攝有電影帶,影帶目前在台灣是「狄卜賽文書」之一。 最後,終於知道失蹤的二叔之下落。在1925年有一大批人前往莫斯科,他先進入孫逸仙大學就讀,後來發現他使用日語就轉入共產主義東方勞工大學(KUTV)日文班,1928年在上海創立台灣共產黨,二叔最後的訊息是在1934長征時失去蹤影。

蔣經國也是在同年進入莫斯科孫逸仙大學就讀,基於特別照顧同學的家庭,除了將家父送火燒島研究所進修外,有事沒事就將三叔弄到警備總部去短期進修。 Yさん是台灣大學早坂一郎的得意門生,精通有孔蟲與古生物。他在地質系館的131教室做研究,被警察抓走,所幸他活了下來,然而,監獄一呆就是15年,本來是個大有可為的青年,就此無法貢獻其才華。熱愛音樂,精通電腦與電子音樂。

dscn0449.JPG

在網路上看到「那一夜」小提琴製作情節:小提琴上下的響板,採自在綠島解體的沈船,以整片楓木雕刻成型;側部取自被颱風擊倒的營舍,檜木材質,以沸水煮軟,入模具中成型;琴頸和琴弓,以硬木鋤頭柄製成,其它指板等件,都由營區木工部同難者提供。E弦和A弦從電纜線當中抽取,D弦和G弦還需以自製的器具纏繞銅線;琴弦則是林杸根部的纖維。琴盒以馬糞紙在泥模上層層糊出,並襯以囚衣的布料。製琴者陳孟和先生(見上圖,2007年8月攝,後方火燒島鳥瞰圖為陳孟和先生近年所繪),於1959年費時一整年製成,寄給尚未謀面的小外甥女。綠島新生訓導處關押菁英無數,實為人文薈萃之地。一代新生曾克難自製小提琴十數把,吉他在兩百支以上。 在網路上「人的脈絡和尺度」讀到:『台灣的轉型,不,興亡,在於全面回歸人的脈絡和尺度。在於按照同一脈絡與尺度,重建個人、公民社會和國家。』

附錄一:Yさんの1950年代火燒島

附錄二:獄中獄外的人生 徵文活動 得獎作品揭曉

ap_20070323031341812.jpg首 獎(一名):

鄭季弦 一甲子的眼淚

評審獎(二名):

鍾逸人 盜囚糧做福利 台北監獄的「發福症」
鄭新民 白色牢籠拴我卅五載

佳 作(三名):

王文清 獄中獄外的人生(上)
林粵生 黃榮燦與台大自由畫社的政治受難者
林擎天 寫給義光教會弟兄姊妹的信

入 選(十名):

歐陽劍華 黑獄冤魂
楊從伯 我被關進澎湖卅九師「新生隊」
許貴標 回憶
楊鴻儒 軍法審判記
楊德宗 那年夏天胡子丹 牢裡牢外
梁中良 台灣戒嚴時期白色恐怖一個倖存者的自述──獄中獄外的真人真事
黃華浥 悔恨啊 新婚妻子被奪 悼念兒時玩伴丁桂昌
歐文港 力扛翠綠十字架、不屈不撓、通往直前
林炳炎 從火燒島寄來的手繪彩色明信片

8 回應 針對 “從火燒島寄來的手繪彩色明信片”

  1. 陳凱劭 寫道:

    幫學長補充了一下
    文中提到的邱國禎先生及其著作近代台灣慘史檔案之紹介(我是邱先生網站專欄作者之一);
    及Yさん的火燒島歌曲影片直接嵌入文章中(直接點就可以看);
    還有就是補了一張以學長阿叔林木順先生為名的書「台灣二月革命」的封面照片。
    以及2007年有幸與陳孟和前輩共遊火燒島所拍的照片。

  2. 林炳炎 寫道:

    凱劭非常感謝你的增加寫真,沒有你的補充與協助,這網頁沒辦法有這麼樣漂亮與大方的展現(一個朋友看後的心得).

    與陳孟和前輩喝咖啡時,他對新生訓導處在看了狄卜賽影片後,有些修改,彌補記憶上的不足,很高興這影片有人觀看與使用,能讓1950年代的火燒島呈現在世人之前. Yさんの1950年代火燒島,對於沒去過火燒島的人不容易了解各處地名及沿革.

  3. 葉雪淳 寫道:

      

         我要「特別」強調
         de Beausset’s Film 是
         經林炳炎先生一人之努力
         而得來之物

         火燒島
         只是其中的一部份

         另外
         一直走在蔣經國前面的那個人
         是誰?
      
      

  4. 陳孟和 寫道:

    一行人的水上飛機降落於南寮海岸

  5. 葉雪淳 寫道:

      
      
         「伙委是拼命的」

         伙食委員,每個月選出四名。
         採買、燒菜、燒飯、倉庫各一名。

         寫真係「採買」在南寮海邊買魚之光景。
         起初,鮪一公斤五毛,幾年後才一元。

         這種黃鰭鮪,小的一條二公斤,大的十公斤。
         採買買到魚後,跑步三~五公里,推車回去,趕供膳食。
         採買當一個月,一定瘦幾公斤。

         但,不幸,我常常連任,一年最少當八個月「採買」。
         買魚之外,還要買毛豬來殺,賣豬肉賺錢,以提高伙食品質。

         看過許多市面『白色恐怖口述歷史』
         都沒有人提到「伙食問題」
         當然了,既沒有當過伙食委員,要說也無材料可說吧。

         當伙食委員,處處都在做犯法的事,藉以改善難友的伙食。
         例如,偷運黃豆出去,和村民換來花生,當早餐稀飯的菜。
         偷運豬肉出去,賣給村民賺錢,以提高伙食品質。
         偷偷在村中,收購雞蛋,給有病的難友。
         還有很多很多...都是犯法的。

         朋友,這些事,沒有事是有福氣。
         但是,不幸行倒霉運而被起訴時,
         按當時的行情,逃不過「馬場町」喔!
      
      
         伙食委員採買 在海邊買魚
         

  6. 葉雪淳 寫道:

      
      

         == 伙委是不要命的差事 ==

         在火燒島,受刑人只要步出「新生訓導處」,都要由官兵帶領。
         起初幾年,帶領的官兵,還腰帶手槍。
         伙食委員「採買」到村中,當然也不例外,都要由官兵帶領,
         不能自由出出入入。

         伙食委員「採買」,除了採購之外,最重要的是計畫「全盤伙食」。

         採購「魚」和「南北貨」,只靠体力,無需要什麼技巧。
         但,到村中找毛豬、看毛豬瘦肥程度,預測殺後的成本,這就需要一點功力了。
         殺出來的頭、腳、排骨、內臟不算,所得淨肉重量如達毛豬重量之六成,則大賺。
         反之,如五成以下,則賠錢。

         我當「採買」殺過的毛豬,數不清,應該有200頭以上。
         其中,只殺過1頭7成3,大賺特賺——
         還記得,那正是一個農曆年,我殺豬大賺,提供難友「每桌12盤大餐」過年。
         也有幾次,應該5次以下,賠過錢。
         其他,都是5成到6成之間,成績屬甲等。也因此,使我伙食辦不完。

         我被抓去之前,不是「殺豬度日子」的小伙子喔。

         
      
      

  7. 林炳炎 寫道:

    感謝葉雪淳先生的自述, 希望他多在此處寫,雖然家父有火燒島經驗,但他沒有說,就沒有辦法在此報告.更多人在此寫,就可以彰顯那時代多麼黑暗.

    此外我用集中營這詞而沒有觸及集中營到底關什麼樣人物,外界的印象是思想犯(政治犯或良心犯),那是不正確的,很多是冤枉犯,家父只是他1934年已死亡的弟弟曾與共產黨有關,如此而已,思想犯(政治犯)那是太抬舉他,他在火燒島的工作是教同仁打草繩.關他只是為了製造白色恐怖之需要而已!!

  8. 林炳炎 寫道:

    兩位前輩的藝術創作, 請大家欣賞!!
    原出處:『ああ、三つ岩の夜』(管弦楽)
    作詞:陳孟和
    作曲:葉雪淳


    ああ、三つ岩の夜The most popular videos are a click away

留下回應

留言內含太多URL、廣告常見字,可能被系統視為廣告而扣住不顯示,請待版主解除。或寫私信給板主

本Blog其他隨機文章(五篇)

  • 桜の最前線--台中めいじの桜花
  • 文書中の神社ととりい
  • 妳/你就是重要的台灣語言文化大使!
  • 川上浩二郎(1873.6.8-1933.3.29)と基隆港築港
  • 懷念曹永和老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