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eng Kung University – Architectural Department, Class 67

本文發表於 2008 年 01 月 19 日 10:19

cku003.JPG

我們這一屆,CKU Architectural Department Class 67,到2007已畢業40年,收到同學的e-mail才知道要在LA/San Diego的豪華客輪上舉辦Dec/28/07 ~ Jan/01/08聚會。

因2006/01/06 ~ 03/27在醫院開刀4次,2次病危通知,所以就沒想參加。收到三大建築師事務所寄來的光碟,看了好幾天,決定要寫『我們這一屆』,藉以回憶過去的時光。

我們這一屆,主要以南北兩大群與來自於海外的僑生所組成,像我從台中來的似乎只有3人。北部同學活躍,南部同學生澀。自然物以類聚,我歸入南部集團。但來自雄中的陳勇男,卻異常活躍。他常唱『懷念』這首歌,「青紗外 月隱隱 青紗內 冷清清 琴聲揚 破寂岑 聲聲打動了我的心 想起了他 勾引起了情 還深深留著他的唇印 到到如今 人兒呀 天涯何處去找尋 忘了吧」(希望大嫂不要逼問他為何成為棄婦,請大家哈哈大笑),40年後,還能寫出來,可見印象深刻。曾與他同組做物理實驗,他很快就幫我們做好。是我們這一屆的才子。

要描述那個時代,要舉一首歌「藍色的憂鬱」來說明,「藍色的天,藍色的海,藍色是憂鬱,藍色的沙,藍色的浪,藍色的憂鬱,難以拋棄…」。「藍色」壓抑住我們年輕學子的心靈,有人在作文寫下「世風日下」,就被記大過(那時台北正在鬧『大學雜誌』)。是「有耳無嘴」的時代,也就是說白色恐怖與戒嚴時代。

cku002.JPG

收到光碟,非常訝異,出國的同學中有人,屬北部集團的她走出「藍色的憂鬱」,熱愛綠色的自由與成長。她在2007/5/27前往日內瓦參加「UN for Taiwan」的遊行,手上拿著綠色台灣旗子。

1980年去美國時,在紐約Chinatown孔子(我常用台語唸khong-kia悾囝,呆子也)塑像前與猶太人教授討論《禮運大同篇》的內容,遠遠望見她的身影,太遠而無法打招呼。她的UN for Taiwan寫真,是我最推崇的,所以做為本文的一張相片。

台北101大樓結構設計是我們這一屆同學莊憲正的公司永峻工程顧問股份有限公司‧長輝結構技師事務所所承攬,公司的官方網頁如是說:

台北101團隊贏得這個超大型BOT案的開發權,並開始進行本案的規劃、設計及施工,至2004年底辦公大樓開幕為止,共花了7年半的時間,期間除了因為樓高受限於飛航安全的問題稍受延宕之外,工地也在331地震之後被要求停工一段時間,並受到921地震、911恐怖攻擊等事件的衝擊,業主及設計、施工團隊總能發揮堅毅不拔的精神及睿智,一一化解了每一次的困境,終於完成這項艱鉅的工程,大樓工程獲得美國Popular Science雜誌2004年年度工程首獎,2004年5月美國探索頻道(Discovery Channel)製播了一個名為『世界7大工程奇觀』的電視節目,節目中將本工程評為7大工程奇觀之首,不但達到為這棟大樓宣傳的目的,同時也將台灣送上世界的舞台。身為設計及監造結構工程師,得以盡點棉薄之力,我們深覺與有榮焉。

cku006.JPG

已經往生的同學中,吳文智與林草英與我是同屬南部集團,也同在結構組。草英留學回台在技術學院任教職,曾經有CASE做台灣電力的飛灰混凝土,所以算同行,只是他是學院派,我是學院外野人。2006/11/07他不幸英年早逝,令人扼腕。cku001.JPG

曾經回去學校,新系館是非常陌生的存在,所以選了老系館的正面做為思念的對象。

在同學中,我是孤鳥一族,在同學錄中除學士照外沒有其他寫真可供剪輯,製作光碟的朋友很厲害的選了去年主要活動,做為我近年來努力的剪影,感謝他的用心。特地選擇騎腳踏車那集體寫真,記得也曾經與大夥前往虎頭埤風景區,只是那次的相片未入選成同學錄之一部分。我也很喜歡單獨騎腳踏車到處跑,海岸線是最喜歡去地方,看漁民撈魚真是一樂也。

寫真中,仔細的看了數次感覺是,除少數駐顏有術的同學外,無情的歲月與病魔,都在我們年輕的臉龐刻劃出深刻的痕跡。在這BLOG中,呼籲大家要笑顏常開,白居易的「不開口笑是癡人」,可供大參考。

cku00711.JPG

cku008.JPG

2007年最得意的是在神戶大學報告技術史,那張報告的寫真被選入DVD。其次,是參加國科會的『台灣科技史特展』,基礎工業的電力項由我負責,選擇黃土水塑的台灣電力社長高木友枝博士雕像,能與此寫真拍攝相片,莫大欣慰。因是第一個發現此雕像並且公之於世。

14 回應 針對 “Cheng Kung University – Architectural Department, Class 67”

  1. 林炳炎 寫道:

    製作DVD的人非常努力,配樂中有2首,一是『望春風』、『綠島小夜曲』,這對我而言,意義重要,因為家父在1951~1956正是在綠島唱『綠島小夜曲』或唱『望春風』,相信有不少同學的親屬有類似境遇。在台灣,唱『綠島小夜曲』有2層意義,一是單純的歌曲,一是另有意義。而『望春風』也一樣,代表在台灣亞熱帶氣候下被嚴冬酷雪下,『望春風』是何等重要。

    此外,在網路也看到我們敬愛的師長有不少是情治系統的線民,也就是爪耙子,上網要找找不到,希望我能補充那些黑暗面,讓同學們了解。至於同學有無情治系統的線民,我不知道。在成功嶺時,有一次,被召去考英文,我有些火大,隨便應付。有一認識的同學(不同系),後來很得意的告訴我,他已經被錄取當職業學生。

  2. Lee, Der Way 寫道:

    Hi,Old classmate LIN,I move to LA at the year of 1990. This 40 year reunion, we inteneded to join. But my granddaughter was born on 12-09-07 at Florida. My wife and I have to fly to take care of our daughter and granddaughter,that’s why we miss this reunion.

    We really appreciate your effort for Taiwan’s democracy, freedom, and independence.

    September I might have a chance to visit Mother-Taiwan, try to get in touch with you. If you think it’s OK. give me your phone #, so I can reach you when I’m in Taipei.

  3. 林炳炎 寫道:

    Hi,Der Way.It’s so great to meet on the web. Thanks a lot. When I watched the DVD and found the wonderful picture of your family. I enjoy the happiness of your family and very special clothes of your son. Welcome to visit Taiwan. My office tel. no. is 02-2366-6934(+886-2-2366-6934). I am going to write you an e-mail.

  4. Lin, Ne Le Pin 寫道:

    Hi, Bin-Yen:

    Happy New Year!

    It’s really nice to receive your email.

    I remember the last time we met was when we attended a ceremony held in your Taiwan Power’s auditorium, sponsored by Chinese Engineering Association in 2001. Chao-Ying was awarded as an Outstanding Engineer w/high achievement in Education that day. Chao-Ying was indeed an honorable man w/integrity. I had the priviledge to share his life for the past forty three years. He’ll be missed by all of us.

    It was a great success of our first 40th year reunion! Thanks to all the effort that our fellow classmates/spouses put into it. I’ve enjoyed every minute, if not second, of the six days we were together. Even though I’ve broken down several time during the reunon because I missed Chao-Ying so much, everyone was so caring and supportive. I am very thankful to all of them.

    Hope you’ll join us for the next reunion in Taiwan, hopefully in 2009.

    Take care.
    Le-Pin

  5. 林炳炎 寫道:

    >>>我們敬愛的師長有不少是情治系統的線民,也就是爪耙子,
    請同學們安心, 那是台灣各單位普遍現象, 沒有爪耙子的單位是不存在的, 我稱這種現象為莫斯科型AIDS病症.

  6. 陳凱劭 寫道:

    (各位1967年畢業的學長學姐,自我紹介一下,我是昭和43年生,1991年畢業的學弟,我平時無聊會鑽研「成大建築系史(1944-2008)」這個古怪的題目快二十年啦,所以你們學長學姐講的某些事情,我是聽得懂的喔。)

    有位師長在回憶錄裡自承是流亡學生(他也因此身份被「安排」來本系就讀),初來台時義父(監護人)是位情治系統高官。

    有位師長常檢舉其他師長「可能有問題」,逼得某師長以出國進修為由遠離台灣,隔年全家接走,再也沒回台灣。這是1950年代末的事,炳炎學長你們這屆距此事件已有三、四年,所以不認識那位「逃」到美國的師長,那位師長是全系最受學生歡迎,最受學生懷念的師長,那年代的學生回憶大學時代,都會提到這位,以及嚴厲凶悍如鱸鰻的郭柏川

    有位師長原本是在福州擔任市級單位主官,1949年大逃亡時慢了一步離開,後來到了馬祖,在馬祖那裡接受了半年的調查隔離,才獲准來到本島。

    有位師長的岳父是五院院長級大官;另有位師長岳父曾是內閣閣員,國策顧問,某花瓶在野黨領導人,其岳父在1970年代末投共。

    有位師長請一位住在台南的雕塑家來本系任教,一開頭就說「你們要注意喔,作雕塑時千萬不要用紅色的」;這位師長後來高昇到某藝術類學校作主官,開學第一天也是這樣昭告藝術學校的師生們。

    有位師長原是空軍的軍官(但在中國時有大學學歷),轉到本校任教,剛來校任教時,還穿空軍軍官的軍服呢。

    有位師長早期曾在本系任教,後來去台電(也是做課長喔),他太太是婦聯會重要幹部,是宋美齡直接指揮的人。

    除了師長以外,系裡的職員也常有以「保防」為由進駐的,這全台灣各公家單位幾乎都有,這種是明的,不算抓耙仔。

  7. 訪客 寫道:

    金鼠長昌獨佔鰲頭

    祝福您及您的家人身體健康!吉祥如意!心想事成!永遠快快樂樂!

    好運常伴著您!心有所屬!

  8. 林炳炎 寫道:

    linutsu.JPG

    漂亮寶貝與陳水扁總統的寫真

    昨夜興奮的回到家,畢業40年後首度參加成大建築系同學會,除了一位年輕帥哥實在認不出來外,其他15人一進房門,就認出來。大部分同學維持原來相貌,在公共運輸工具上還不是被讓座的對象,多年前我就是被讓座的對象。

    3/10牽手打電話來說,三大建築師事務所的許建築師來電,說「漂亮寶貝從美國聖地牙哥回來,3/12夜在仁愛路一餐廳有聚會,問我要不要參加。」回電給三大的秘書說要參加。
    在餐會中,很多人都訝異同樣住台北市,但沒有碰頭的機會。也告訴大家,平素不喜歡參加聚會,所以40年來未曾與同學相聚,特別說明是因為漂亮寶貝從美國聖地牙哥回來,大家都很訝異她的魅力如此大?不必問就知道此時回來的目的是與美國助選團同時回來,寫真顯示我們漂亮寶貝與陳水扁總統的熱切互動。

    她為UN for Taiwan去日內瓦數次,這是自發性自費的活動,其目的是要大聲說出台灣人的心聲,讓台灣人覺醒。還問去今年有沒有UN for Taiwan之申請?查外交部的網站有2007年的申請書:
    第六十二屆會議 2007/09/11
    請求在第六十二屆會議議程內列入一個補充項目,
    敦促安全理事會依據安全理事會暫行議事規則第59 和第60 條及
    《聯合國憲章》第四條,處理臺灣申請加入聯合國問題。

    此次總統大選及UN for Taiwan公民投票是台灣民主化重要的一步,讓台灣人可以用投票表示自己對未來前途掌握機會。

    今年的大選對台灣民主化進程非常重要,希望大家能依照李登輝前總統所說,如果讓國民黨當選,民主化會倒退20年。國民黨落選,舊勢力會瓦解。台灣才有機會往新的政治結構發展。

    大家一起來打拼!

  9. 林炳炎 寫道:

    台灣電力太子賓館—金瓜石的新古蹟新景點 (回應提及成大大榕樹與昭和太子歷史)

    介紹:陳凱劭的BLOG,昭和43年次,文章260多篇。
    BLOG分類標籤:
    成功大學(十餘篇)
    成大建築(四十餘篇)

    文章隨選:
    謝爾昌教授(1928-2008):一位熱心推動日本時代台南高工與戰後成大交流的機械系教授
    郭柏川「北京故宮」香港蘇富比2008春拍現身:ㄅㄨㄣˋ蛋!你們都不知道我的畫可以賣到一億
    成大之父:若槻道隆(Wakatsuki Michitaka) :成大師生校友都不知爸爸是誰
    1950年成大建築助教黃祖權白色恐怖案:一段少人知的歷史
    1956.01.23普渡大學與成大合作典禮及陳誠校閱學生部隊:黨政軍在校園生根,台美合作的鐵證
    刺蔣案37週年:鄭自才學長的故事
    大倉三郎(Okura Saburou, 1900-1983):成大建築第一位兼任教授,總督府末任營繕課長
    李灼明建築師的五個圓圈圈簽名:1970畢,現在系館設計人
    葉樹源教授(1915-1997):葉老….
    黃寶瑜教授(1918-2000):把中國建築史帶來台灣,台電課長,中原建築系創系主任
    郭柏川教授(1901-1974):台灣野獸派教父,南台灣畫壇巨擘
    顏水龍(1903-1997):台灣國寶級畫家,創系首位美術教授,台灣首位大學美術教授,台灣第一廣告人,台灣工藝先驅
    王昭藩建築師(1931-2006)過世
    葉樹源:原台灣銀行台中市分行:葉老親自示範標準平面
    九年國教台灣省國民中學標準教室考:王濟昌的傑作
    郭柏川宅:台南現代美術發源地
    千々岩助太郎(Chijiiwa Suketarou, 1897-1991):成大建築之父,除了高煥庚、徐哲琳,大家都不知爸爸是誰
    還很多篇,族繁不及備載………

  10. 林炳炎 寫道:

    0186.JPG

    這幾天才知道同學陳森藤(陳柏森)從工程會副主任委員退下來, 他在當工程會副主任委員時, 沒有想去打擾他, 所以沒有來往, 如今下台送他一朵自家蘭花, 寫真沒有真花漂亮!!

    他在學校時, 打排球是最佳靈魂人物, 開球就讓對方摸不著方向, 真精彩!!

  11. 林炳炎 寫道:

    981014-03.JPG

    20091014中午前往台北市東門扶輪社報告『日月潭歷史與觀光』,這是應東門扶輪社陳勇男前社長邀請。

    981014-04.JPG

    大一時與勇男同班,印象中,化學實驗與他同組,在我還沒把英文說明看懂,他已經動手作,包括實驗報告都是他幫大家寫好,我們幾乎只負責簽名。勇男是三大建築師事務所的創所枱柱,現在只要事務所正常營運,他就可以放手出遊。

    981014-05.JPG

    謝謝台北市東門扶輪社社長張日炎的邀請與主持。將他的名字輸入google,就可以看到精彩事跡:
    「勤業眾信的新任總裁張日炎,以元老之姿,承接總裁大任。出生於雲林大埤鄉的張日炎,小時家裡困苦,每天放學後最重要的工作就是幫忙家裡趕鴨子,每天的盤點..」、

    981014-06.JPG

    「他曾兩度參加泳度日月潭的活動。第一次他是好奇,想說游泳也游了好幾十年,想要挑戰看看游日月潭的感覺;第二次,則是有了第一次經驗,覺得應該可以再「勇」度一次。

    結果,張日炎說,第一次游的時候,反而不知道怕,第二次,他反而會怕了,覺得應該要做好安全措施,所以,第二次游的時候,身上綁了浮標,以備無患。

    怕的感覺,為什麼不是第一次?張日炎也說不上來,或許是因為第一次,什麼都不知道,就是一股作氣的游。第二次,游完後,只有一個感覺,就是累。後來才發現,原來一個小妹妹趴在浮標上。(網路沒有這段,是他在會場口述)」

    感謝台北市東門扶輪社許小姐做好一切連絡拍寫真等後勤工作,並email寫真給我。

  12. 陳凱劭 寫道:

    三大建築師事務所是由黃照國、許文傑、陳勇男三位學長創立,陳茂雄後來加入;我學生時代,陳茂雄學長回來學校評圖過。

    三大建築師事務所在商業建築比較出名,例如大型豪宅、百貨公司、商業辦公大樓。

  13. 林炳炎 寫道:

    img_2318.JPG

    學長夫人最近拍了台南運河ホウオウボクのはな, 實在太美麗!!貼2張在此!!

    img_2307.JPG

  14. scl 寫道:

    鳳凰花是成大校花,就是台南市花。

留下回應

留言內含太多URL、廣告常見字,可能被系統視為廣告而扣住不顯示,請待版主解除。或寫私信給板主

本Blog其他隨機文章(五篇)

  • 日本における台灣史研究の100年――「学知」と台灣社会の「相互作用」の観点から史的概観一
  • 大戈壁的草泥馬–共匪陳雲林入侵
  • 美國人在台灣的足跡巡迴展@ 台中市市役所(9/7~10/18)
  • 龜山水力發電所—台灣第一
  • 談「美援建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