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517~20120520台灣河蟹事件簿

本文發表於 2012 年 05 月 19 日 13:55

1205171910202498.jpg

大支那文化圈是一種兩頭蛇文化,一個頭是河蟹,一個頭是草泥馬。大部分人對這兩頭蛇,常誤以為只有一個頭,其實是另一個頭是看不見。

 □□□□□!□□□□□!□□□□□!□□□□□!□□□□□!□□□□□!□□□□□!□□□□□!□□□□□!

據《紐約時報》報導,法國總統當選人荷蘭德(François Hollande宣誓就職,隨後將首度以法國總統身份訪問柏林荷蘭德就職馬上兌現選舉支票讓內閣男女比例11,所有閣員減薪30% 

希臘看守政府17日宣誓就職,總理、最高行政法院院長皮克拉默諾斯在首次臨時內閣會議上表示,由於每名閣員都正領取所屬單位薪酬,所以他不認為要額外再領取薪津。他的提議獲得閣員一致支持。皮克拉默諾斯補充說,他期待下屬過簡單的生活,又說:我不希望你們開豪車、到處旅遊等。

   這是最近在國際新聞的焦點。版主站在Cultural studies的角度來讓朋友看什麼是鏡子。台灣還是盤古時代,連衣服都不必穿,赤裸裸的真好看,還敢稱是民主國家。

 盤古時代的頭子,應該是最落後的典型,牠什麼都要型式化,非得花巨額人民的納稅錢不爽,無視於全世界的眼光,這只有兩頭蛇文化才幹得出來。我們要怎麼辦?砍下那兩頭。

 今天,作為公民記者,如何去表現面對這樣的景象?□□□□□!

  台灣教授協會發起『台灣的命運在您手上』。版主從今年初就整個癱軟無力,實際身體狀況也一直在警告。但從血壓來看其實很正常,從外觀看更覺得健康。我以前有一個同事蒙主恩召那天,他的健康檢查報告才寄到,他已經到達天國,他的健康檢查報告是正常。

5 回應 針對 “20120517~20120520台灣河蟹事件簿”

  1. Southwind 寫道:

    轉貼哲學家網站的討論
    http://tw.myblog.yahoo.com/jkt921/article?mid=14894&sc=1#14920

    憤怒,引發抗爭與革命,打擊不公不義! 憤怒,使我們聚集在這裡,知道自己不孤獨。

    憤怒不能缺席,也總是在歷史的轉捩點上引爆驚人的力量。

    但是,看看中國文化大革命的憤怒! 破壞性的憤怒,暴虐的憤怒,而且,是槍口朝內的憤怒。文化大革命所造成的破壞,不只是表面的動盪,也使人性轉向無情貧瘠,使人與人之間失去基本的互信互諒。這種徹底的對內的破壞,足以毀家滅國,足以使人類回到原始的蠻荒。

    不管你怎麼憤怒,槍口不能朝內,否則你只會更孤獨更憤怒。不管你怎麼憤怒,絕不可攻擊默默奉獻的台灣人,嘲弄他們的「溫和」。有人嘶吼,有人運籌帷幄,有人扛運補給品,有人遞水遞糧食…

    當我們自認為唯有自己這一套方法才能夠建國成功的時候,建國工程就已經潰敗了。

    這不是英雄的時代,這是團隊合作的時代。每個人都該各自發揮自己的力量,並允許不同力量的匯集與包容。我們每個人都該有洪流中的小水滴的謙卑。

    憤怒很簡單,嘶吼也很簡單,但是,現在掌控台灣社會的高外人,都是操弄情緒的高手,想想,我們有必要拿肉包子打狗嗎?

  2. Fumio 寫道:

    轉貼哲學家網站的討論

    要怎麼區別「內」與「外」呢?如果說同一個政體下就是槍口朝內,華盛頓、林肯都是槍口朝內,多數的革命與反殖民運動也是。敝人以為不是槍口朝哪的問題,是用槍背後的目的。渥大的想法只是要讓人民體驗,很多事情體驗之後比千言萬語有效,尤其是對於受中華殖民教育欠缺想像力的人。既然要讓他們體驗,就不該打擾,這樣才能讓他們自己悟到。畢竟比灌輸,在沒有殖民政體工具的協助下不會贏,現在只能讓他們來醒悟了。當然,這對已經悟到的人不公平,不過生在這個殖民地,跟其他正常國家的國民比,本來就不公平了…….

    .

  3. 渥洛爾德 寫道:

    轉貼哲學家網站的討論

    如果覺得我前面說的太過血腥 好吧 那我就講個歷史故事好了 這樣看起來比較不血腥一點…..

    哥白尼 在教會勢力強大的時代 大膽地提出了 “日心說” (僅只以太陽系而言 它是正確的…) 這個基本上是正確的答案 …….

    然而 人們卻無法接受這個答案 因為人們早已從 基本思維能力 到 對於宇宙的知識論 都已經完全被宗教所規訓了……..

    他不斷地向人們鼓吹著這個正確的答案…..可是卻反而被人們當成是異端邪說 最後燒死在火刑柱上…..

    我講這個各位都知道的故事的目的……. 只是想提醒各位 真正的”啟蒙” 不是丟答案出來就好了 尤其當你所要宣揚的對象 是一群連基本的感知能力都被操縱在別人手上的時候…..

    如果要達成這個目的 那麼就必須先恢復大家自行思考的能力…..而這麼做最好的方法 就是讓大家自己去體會……

    事實上 真正”啟蒙”了那個時代人們的……不是伏爾泰 不是馬丁路德 而是 贖罪卷 跟腐敗的教會…….

    只有當人們體會到對於現世權威的質疑時 才會去思考真正合理的方向 而在那個時代 剛好古希臘的東西能夠重新被汲取….才湊巧地提供了人們一個這樣的啟蒙基礎罷了……

  4. 渥洛爾德 寫道:

    如果 今天台灣人的盲目跟懦弱 影響到的只是台灣人自身的話 那也就罷了 可是 事實是這樣嗎?

    這件事牽扯到整個東北亞(北蒙古利亞人種)跟東南亞(卡傣越語族 南島語族…..)甚至兩大洋的命運 台灣人醒得越慢 事情就越棘手…..可是偏偏 民進黨今天說的越多 卻都只讓台灣人更加無法看清自己的處境 反而只是自己惹的一身腥罷了……讓輿論的導向全部把問題歸咎在民進黨人頭上…..因為連去提供臺灣人基礎去質疑現有政治權威的基本思維都沒有…..這是問題的關鍵 你們懂嗎?

    然而現在事態的發展 已經對其他國家的人造成危害了….. 所以我才不得不說……

    說實話 本來我大可以不要理你們的…..畢竟 我早就跟你們說過 某方面來說 我自己也是個既得利益者….. 我要站在你們這一邊 遠比在座任何一位 都更需要勇氣跟決心……..

    如果你們要問我為什麼 我只能這麼回答你們 我做的這一切 都是為了南島民族……我也不想再多做解釋……

  5. 〈李筱峰專欄〉波海旅思 寫道:

    2012.9.9.自由時報〈李筱峰專欄〉波海旅思

    上月中隨團去波羅的海三國及俄羅斯旅遊。見聞良多,擇一二分享國人。

    我迫不及待要先說,我們從莫斯科轉機要進立陶宛時,登機前驗證人員要看我們立陶宛的簽證。我們回答,台灣來的不用簽證。該員說:「你們護照印的是China!」原來他看到一位團員的護照是舊本,封面還未加印Taiwan字樣。經由其他團員出示印有Taiwan的新護照,並經該員請示上級確定我們是台灣團,立刻放行。我們果然體驗到名副其實的「台灣」絕對勝於假「中國」之名。

    在俄羅斯機場的洗手間,我遇到兩個看似幼稚園大班的男孩。我問他們哪裡來?他們答中國浙江,同時反問我也是中國人嗎?(大概他們聽到我講著他們也能聽懂的話)我回答「我不是中國人,我是台灣人」。但見小孩子皺著眉頭問:「台灣也是中國嗎?」我說:「台灣不是中國,不過,台灣和中國要和好相處,好不好?」兩個小孩頻頻點頭微笑說「好,好!」幾句簡短對話,我感觸良深。兩個還未深受政治意識形態洗腦的小孩,聽到要和好相處,直覺叫好。相信他們進了學校接受那套「中華民族大一統」政治神話之後,可能就會對我咆哮「台灣是我中國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我忽然想起教育學家裴斯塔洛齊的一句話「小孩是大人的導師」,沒有受過污染、沒有太多包袱的孩童的言行,絕對值得那些充滿包袱、充滿偏見的大人們反省。

    在立陶宛的舊都考納斯逛商店,我們團員黃淑純原本挑好準備購買的東西,因發現是中國貨,就對店員說,「這個made in China,我不想買。」很意外地,那位店員會心一笑:「我瞭解,你們不喜歡中國,就像我們不喜歡俄羅斯一樣!」立陶宛過去屢受俄國宰制,與受中國威脅的台灣處境相似。也誠如愛沙尼亞當地導遊對我們說的,「愛沙尼亞的處境,和你們台灣很像,都位於海上航道的要衝,常受外來政權的宰制」。其實我們不是不喜歡中國,如果中國願意平等對待台灣,視如兄弟之邦,就像上述那兩個純潔的小孩那樣喜愛「和好相處」,我們不會不喜歡中國。

    在立陶宛首都維爾紐斯,我問當地導遊,蘇聯統治時代如何對待立陶宛的歷史?他回答,蘇聯統治時,只能讀俄國史,教材中很少有立陶宛歷史,獨立之後,才能讀立陶宛的歷史。果然外來政權的教育皆然,兩蔣時代台灣人不知台灣史,直到本土政權出現才有些改變。但現在隨著親中勢力的復辟,台灣本土文史的教育又將面臨威脅。

    波羅的海三國在一九九○年牽手護祖國,爭取獨立而成功;台灣效法之,也於二○○四年牽手護台灣,拒絕中國飛彈,引起世界注目。可惜覺醒不徹底,又讓中國勢力復辟。走訪波海三國,反省自己,想著台灣有五十四%(六八九萬)選民支持「聯共制台」的政黨,那是波海三國不可能發生的。有沒有志氣,就差在這裡!

    (作者李筱峰現任國立台北教育大學台灣文化研究所教http://www.jimlee.org.tw)

留下回應

留言內含太多URL、廣告常見字,可能被系統視為廣告而扣住不顯示,請待版主解除。或寫私信給板主

本Blog其他隨機文章(五篇)

  • 台北帝國大學創校80年
  • 2008台灣電力歷史建築參訪──日月潭之現場印象
  • 阿!妹瀨橋是埔里鎮名勝
  • 「破冬」之後,台灣安全的戰略思考
  • 藝術家如何看被毀掉的歷史建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