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は台灣人の台灣ならざるべからず(台灣非台灣人的台灣不可)

本文發表於 2008 年 02 月 16 日 08:52

997.jpg

寫真是228手護台灣運動時,筆者與朋友站在濟南教會前參與牽手鏡頭。

1920年代,台灣人前往日本求學的人數已超過2000人,總督府在茗荷谷建高砂學寮(日本人古代稱台灣為高砂,學寮是學生宿舍)以容納學生住宿,這些學生普遍受到大正民主熱潮的影響,也受到一次大戰後之民族自覺薰陶。當時在東京的青年學生,林呈祿(新竹,明治大學政治經濟科)、蔡培火(台南,高等師範)、王敏川(台中,早稻田大學政治經濟科)、鄭松筠(台中,明治大學法科)、吳三連(台南,商科大學今一橋大學)等人。他們擁戴夙有台灣人知識份子先驅者的林獻堂(台中霧峰)、蔡惠如(台中清水)為領袖,結成團體開啟了實踐運動的途徑。

1919年在林獻堂、蔡惠如領導下,他們說服東京青年學生,糾合百餘名,以「啟發會」名稱成立團體,不久改名為「新民會」,此會的揭示綱領是「專門研討台灣所有的應革新事項以圖提升其文化」為目的。但實踐則依據民族自決主義立場,進行台灣人啟蒙運動,以合法的謀求民權的伸張為主要工作。新民會的章程、會員及活動。 新民會會員大部份是學生,另行組成台灣青年會,揭示「涵養愛鄉心情,發揮自覺精神,促進台灣文化之開展」,將新民會放在指導性地位。新民會與台灣青年會的機關誌《台灣青年》,於1920/7創刊。1922/5改名《台灣》,後來成為《台灣民報》。

1924年,台北師範學生為畢業旅行問題,台日籍學生意見不同,演變成騷動,36人遭到退學處分,大部分前往東京就讀,並於次年組織「文運革新會」。台南師範學生在東京之學生組織「南盟會」,這些冒出來的組織,經幾年的活動,學生的思想傾向一變而主張「台湾は台湾人の台湾であるべきです」(台灣非台灣人的台灣不可)。這成為反抗外來殖民統治最有力之利器。

戰後,在外來政權白色恐怖統治之下,台灣人忘掉歷史上「台湾は台湾人の台湾ならざる可からず」的教訓,競相成為外來政權共犯。以至於在民主與法治這方面進展緩慢,被一些甜言蜜語所迷惑。

1992/08/31《自立早報》『歐吉桑訴願』欄刊一篇「台灣縣縣長」署名:蕃薯葉

近日來,南朝鮮欲佮(kah)中國建交,台灣只好先佮南朝鮮斷交,鬧熱滾滾兮新聞,吵佮歸辦公室未安寧。在台北兮大官虎講啥咪:統一着無外交問題,加速三通,直飛…。若親像南朝鮮佮中國建交日就是統一兮日子共款。

拜六早起,大家那看新聞那討論,歸辦公室誶訐譙(chhoh-kàn-kiāu)兮聲音。

真少講話兮葉科長,若親像發見新大陸彼款,大聲笑出來:「哈哈,李登輝欲閣回鍋轉去做台灣省主席!」

坐在邊邊仔在泡老人茶,研究台灣史兮張博士,慢慢捧起面前小茶杯,若親像欲吞落新店溪水彼款飲落去,講「免眠夢,1683/06/14施琅攻澎湖,8/02位鹿耳門登陸,無戰就來佔領台灣。過年兮4月設台灣府,府是省下腳兮單位,比縣較大一屑仔。我看,伊會當做台灣縣縣長着未醜(be-bái)」

讀政治兮人事管理師講「李登輝若做台灣縣縣長,伊兮從政經驗就真完整,毋閣,敢會彼悲哀?」

62歲兮蔡桑講:「我看,閣較慘,咱兮1萬美金兮國民所得隨時會縮水變做500美金,咱碼有12億散赤閣落伍兮包袱,228屠殺彼款血洗台灣佇等咱。」

不時參加街頭運動,加入KMT已經18年兮陳博士講:「時代無共款啦,1895年以前全世界無民族自決、人民主權兮觀念時,台灣著成立亞洲第一個民主國。今碼,大家免驚,向前行。在地球村內,傷惡質(太惡劣)兮村民會受著某意拧(boycott聯合抵制),共產專制帝國若想欲用武力統一台灣,世界各國碼未當接受,台灣人民會比1895年抵抗日本帝國閣較強烈來反抗。中國為著欲發展伊兮經濟,需要外匯投入建設,動武會破壞經濟發展兮美夢。受过現代化民主觀念訓練兮台灣人,會當用公民投票方式來決定咱家自兮命運。」

PS:這篇文章刊登時的時代背景是kmt政權通過國統會綱領。

蕃薯葉象徵蕃薯抵抗地心引力,向上發展的一種力量。1988/03生日前一天,在綠燈下被初學者撞進駕駛座,嚴重骨折。隨著台灣民主化像雪溶般的發展,養病中,陸續在《自立晚報》、《自立早報》開闢母語頻道,認真用台語寫作,還惹來陌生人來家切磋台語,沒有死成的人面對陌生人,臉色難看,後來就沒再來騷擾。

最近,看到台灣社會現象,非常迷惑,到底我們在選台灣總統或是選「台灣縣縣長」???

推荐下列網站Judie35所寫:逆風前進的台灣青年

葉前輩所做:『台湾向前走』です

25 回應 針對 “台灣は台灣人の台灣ならざるべからず(台灣非台灣人的台灣不可)”

  1. 林炳炎 寫道:

    葉前輩所做:『台湾向前走』です
    已經更改超連結之網址,請大家進入欣賞。

    「台湾は台湾人の台湾ならざる可からず」這樣的題目似乎有點敏感。但在這文章中,版主把「台湾人」的定義開放,讓讀者去定義。此外,選「台灣縣縣長」與否也要由候選人去定義,讀者去認定。我基本上是從歷史的角度去看這問題,讓台灣人從歷史的角度去看大選!

    台灣人要從被選舉人的過去歷史去選擇要投給誰!

  2. 訪客 寫道:

      

         『台湾向前走』
         更改超連結網址後
         現在聽起來很順暢
         不會再塞車
      
      

  3. 葉雪淳 寫道:

      
      

         台灣不可不成為台灣人之台灣
         =>古体日文將此讀「台湾は台湾人の台湾ならざる可からず」
      
      

  4. 葉雪淳 寫道:

              228時,有兩派——

              第一派  要求「台灣省」高度自治
              第二派  中國是「中國」,台灣是「台灣」
      
      

  5. 葉雪淳 寫道:

      

    日本語でいいですか。

    当時の文化協会は「支那事情」を伝統的に鵜呑みにしていた。
    だから、そんな始末になったと思われます。

    「知彼」、つまり相手の事情を徹底的に了解する。
    これほど大切なことはないでしょう。
      
      
      

  6. 松田清 寫道:

      

     古早 台湾抗日也是二派

     第一派  以台湾抗日
     第二派  靠支那抗日
      
      

  7. judie35 寫道:

    前輩們說得好。

    番薯葉的精神,值得大大推廣。

  8. 林炳炎 寫道:

    已經照葉雪淳前輩的建議修正成現代日語的表現法!!希望不要造成網友的誤解!!

  9. 林炳炎 寫道:

    歡迎松田清さん上網留言!!

    由於在本版曾經發言「China的現代史如果將抗日2字刪除, 將是一片空白」,所以我的台灣史的的觀念是, 戰前的這類政治活動是社會運動, 沒有「抗日」, 包括台灣共產黨也是, 如果是「抗日」應該會有人被槍斃!!!

  10. 松田清 寫道:

      

    焦吧哖事件 西來庵事件 霧社事件 北埔事件 苗栗事件 …

  11. 林炳炎 寫道:

    顯然我的頭腦在2006年開刀之後, 其思考有問題!!すりません!!

  12. 松田清 寫道:

      

    台湾是否要徹底調査了解如下疑問

    日本語で書きます――

     *中華民国は台湾を接収し「省」とした理由?
      (所謂「特別行政区」的なものとしてではなく)。

     *大陸の其の他の省と統治方法の違いは何か。

     *何時頃からこのような接収方式の準備を開始したのか。

     *米国は南京の大使館の下に台北の領事館を置いたようであるが、
      中華民国の台湾領有権を事実上承認したと看做すべきか。
      

  13. 訪客 寫道:

    「愛台灣的大家站出來!」
    「好,站出來了,下一步呢」
    「...」(還沒有想)

  14. 林炳炎 寫道:

    松田清さん你所提的:*中華民国は台湾を接収し「省」とした理由?;*米国は南京の大使館の下に台北の領事館を置いたようであるが..這些是雲程的雙魚鏡的研究領域, 明天看到他會跟他提!!他是台灣國際關係的研究專家!!

  15. 松田清 寫道:

      

      香港発ロイター(21日)は次のニュースを伝えている。
      年内上場を予定していたデベロッパー十数社が、
      上海での新規株式公開(IPO)を延期し、
      ライバル企業への身売りを考えたり、
      あの手この手での生き残り作戦に入っている。
      
      

  16. 松田清 寫道:

      

       在米評論家のアンディ・チャンが言う。
       「プラセボとは『偽薬』のこと、つまり薬名があって薬効の成分を含んでいないニセモノである。
       台湾は民主国家としての人民、領土、国家制度がありながらその効力が認められない。
       台湾がプラセボ民主国家である理由は何処にあるか?

       理由は中国人にある。
       毛系中国人と蒋系中国人の妨害で台湾は今でも独立国家として認められない。
       中国の台湾領土占有宣言で台湾が独立できないからである。
       次にアメリカや日本などの諸外国が中国に反対を表明しないからである。
       中でもアメリカが62年も台湾の国際的地位を故意に曖昧にして、
       台湾政府の独立に向けた努力を妨害するからである」

                              (AC通信、1月10日号)
      
      

  17. 林炳炎 寫道:

    二二八事件與人權正義--大國霸權or小國人權國際學術研討會2008/02/23~24

    2008/02/23在國家圖書館參加由二二八事件紀念基金會主辦國際學術研討會,在此做會議情形報告:

    2008/02/23第一場由張炎憲館長主持,政大林元輝教授報告「二二八事件期間台灣官民營媒體報導之比較──以報導事件起因為例」;涂醒哲報告「二二八事件期間台灣與中國衛生之落差」。第二場由黃秀政教授主持,陳慈玉教授報告「連續與斷裂-戰後初期台灣工礦業,1945-1947」,何義麟教授報告「二二八事件前後之自治論爭--從「台灣勿特殊化」問題談起」;下午有陳師孟教授主持的一場在421室,因室小人滿,參加國際會議廳的李銀珠教授報告「濟州4.3:屠殺、真相調查與正名」韓國濟州慘案;楊聰榮教授報告「亞洲侵害人權實例:東帝汶個案研究」東帝汶獨立與人權問題;第四場由林明德教授主持,蘇瑤崇教授報告「外國人見證的二二八事件」,王景弘資深記者報告「美國報紙處理〔二二八事件〕新聞之分析──以〔紐約時報〕為例」,金貞合教授報告「韓國人看二二八事件與台灣意識」。

    陳慈玉教授報告「戰後台灣工礦業1945~1947」,她的論文簡報有些缺陷:1.有意的把戰前台灣工業簡化,忽視在資本主義自由競爭的日本時代,總督府只有誘引工業發展無法以「國家計畫經濟」國營體制來進行,如果基礎建設沒弄好,總督府再怎麼勸誘也沒有用。她還故意簡化戰前台灣工業狀況為之製鹽、鋁與煤,明顯與她後面所附「1947各生產單位概況調查表」衝突;製造戰後之奇蹟。2.簡化之製鹽就扼殺了電土、氯之出現,王永慶的台塑更是奇蹟之奇蹟。3.我指出戰後支那如何劫收台灣,把這些劫收台灣之工廠當做「日本賠償物質」處理,如台電高雄火力1000KW、花蓮壽糖廠、苗栗糖廠之遷往廣州、汕頭、四川就是。失職的與談人卓遵宏編修,浪費台灣人的納稅錢,在講台上唬嚨,說很多拍陳的馬屁,又說什麼戰前的日月潭、烏來發電所發電…,我只好說「戰前的烏來發電所沒發電」。

    當然了解,很多報告人不是針對此國際學術研討會而專門研究後寫的文章,他/她們常會在寫此種報告時,將以前寫過文章剪過來使用,對於文章的脈絡沒有好好思考;文學院所教出來的歷史學者也往往對工業或科技史的了解隔層皮,所以缺失免不了。但陳慈玉教授的簡報背後所存在的問題是,未意識到時代轉變,還保存著kmt的書寫方式,這惹起怒火,所以充當刺客給予她一點刺激,有抱著台灣納稅人的一份子,對於不負責任的官僚當然也給他刺激,上台的代價就是要迎接這樣的待遇。

    蘇瑤崇教授報告「外國人見證的二二八事件」,王景弘資深記者報告「美國報紙處理〔二二八事件〕新聞之分析──以〔紐約時報〕為例」。這報告有一特色是使用美國史料來研究,最重要的是,2報告都提到「聯合國托管」,但詳細內情還不清楚,如誰提出議題、簽署者等還有待挖掘。

    蘇瑤崇教授年輕的新銳,他將戰後的聯合國善後救濟總署在臺活動資料集 (Collected documents of the United Nations relief and rehabilitation administration in Taiwan,2006/ 蘇瑤崇)出版,是以外文檔案做研究的學者,聽他2次報告(參加陳榮成教授翻譯的《被出賣的台灣》座談會)。很敬佩他追檔案的用心。與談人黃富三教授是老幹,他認為陳儀是開明派….,本人對老幹的言詞很不以為然,不管陳儀是聖人與否,整個台灣已經被愚蠢陳儀給爆炸掉了,管理學第一條鐵律:長官負一切成敗責任。再怎麼開脫都沒辦法!!

    2008/02/24第五場討論會:葛祥林教授報告「由東京審判看二二八」;陳顯武教授報告「國際刑法國內法化之規範取向分析-以德國模式為例」。第六場討論會:蔣為文教授報告「1979年中越邊界戰爭對台灣ê啟示」;許文堂教授報告「從外交檔案看二次大戰後盟軍接收法屬印度支那」。第七場討論會:黃秀政、蕭明治教授報告「二二八事件的善後與賠償-以「延平學院復校」為例」;陳儀深教授報告「秋後算帳-二二八事件中的「綏靖」與「清鄉」」;謝聰敏報告「在白色恐怖中算帳—劉明」;又吉盛清教授「台灣二二八事件與沖繩-由沖繩來的報告」。

    「從外交檔案看二次大戰後盟軍接收法屬印度支那」與談人是雲程,他是民間學者(謝聰敏也是),用自己的時間與金錢做國際關係研究,這是令人敬佩的地方,其他學院內學者使用國家資源(時間與金錢)做研究,接受觀眾的批評是應該的。聽雲程的與談,他思路清晰,知道觀眾的需要,受益良多。

    吉盛清教授幾年前曾經問我「台灣二二八事件中沖繩人死亡者多少?」我說「屍體不會有名字,很難分辨」,答應幫他找相關資料。昨天他已經有死亡者姓名與死亡地點等報告,雖然距離展現全貌還有一段路要走,顯然沖繩人比台灣研究者厲害,他的這樣成果,雲程說「讓台灣向國際刑警有一線機會提出國家損害人權追究」(台灣與沖繩合作透過日本政府提出)。

  18. 葉雪淳 寫道:

      

    >第七場討論會:黃秀政、蕭明治教授報告「二二八事件的善後與賠償-以「延平學院復校」為例...

           我有一位朋友
           說「228前幾天,去延平學院繳註冊費(有一班難攷的先修班插班錄取50名),
             後來延平學院228被封閉,沒有上過課」。
           他想知道「這些註冊費,是否可以要回來,向什麼單位要」。
           
           他又說「問過林水旺先生(在延平學院教過書)」
           回答是「不知道」...

  19. 林炳炎 寫道:

    這類賠償問題還沒有開始!!有待我們大家繼續努力, 包括向國際組織控訴kmt政權等都是!!!

  20. 松田 清 寫道:

      
           ま、早くくたばってほしいと思っても、
           しぶとい奴っているもんだ、
           日本にもゴロゴロいるわな。
      
      

  21. 林炳炎 寫道:

    松田さん
    たぶん分かります。

  22. 林炳炎 寫道:

    各位朋友

    原訂今年在白色恐怖澎湖案發生地點建立國家紀念碑一事,由於澎湖縣政府以及國民黨的阻擾杯葛(理由是馬英九已經為白色恐怖道歉過三次了),目前處於擱置中的狀態。

    以下是戰後臺灣白色恐怖案件中,澎湖案的受難者之一張敏之校長夫人王培五老師百歲生日家屬以及朋友們製作的致敬網頁。婦幼節將至,請撥空向這位經歷苦難的堅毅女性致敬吧。

    王培五女士百歲生日:
    http://www.713memorial.tw/

    敬請大家上網獻花!!

    台灣的白色恐怖第一大案:澎湖案(管仁健/著):
    http://mypaper.pchome.com.tw/news/kuan0416/3/1300097531/20071211223320/

    祝好

    偉智

    PS方便的話,也請轉寄給關心臺灣白色恐怖以及轉型正義的朋友們

  23. 訪客 寫道:

    中国网友支持台湾!

  24. 逄夢麟 寫道:

    看吧,還在大森林徘徊…
    因為看到”山東流亡中學案”,
    俺老爹是山東人,青島時期險險去讀流亡中學…
    阮阿母是澎湖姑娘…
    請台灣人認真對待”認真對待台灣的人”.
    學長,謝謝你無等差對待”認真對待台灣的人”!!
    我真的要回頭吃飯;洗澡;睡覺了…

    「台湾は台湾人の台湾ならざる可からず」

  25. 北投埔 寫道:

    「台灣は台灣人の台灣ならざるべからず」(「台灣非台灣人的台灣不可」)
    版主決定依照原文日文之版本!!!

    植民地期朝鮮・台湾民族運動の相互連帯に関する一試論–その起源と初期変容過程を中心に
    小野 容照
    史林 94(2), 269-302, 2011-03

    這是最近讀論文所得!!

留下回應

留言內含太多URL、廣告常見字,可能被系統視為廣告而扣住不顯示,請待版主解除。或寫私信給板主

本Blog其他隨機文章(五篇)

  • 看見十九世紀台灣:十四位西方旅行者的福爾摩沙故事
  • 《保衛大台灣的美援(1949~1957)》書的寫真大贈送
  • 鈴木商店と天送埤水力發電所の關係
  • 施設部與台灣海軍燃料廠之關係
  • 基隆顏家與臺灣電力株式會社之創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