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中國社會科學院台灣史研究中心2011年出版杜継東的有關美國對台灣的援助研究』一書

本文發表於 2013 年 02 月 07 日 09:48

f001.jpg

一個國家是什麼東東,最好的鏡像是該國的學術,有13億人口,號稱有5000年文化,如今搞出這樣精彩的「學術」,真是笑破天下肚皮。歡迎大家來此頁批判版主,條件是言之有依據。

f002.jpg

朋友讓我翻閱中國社會科學院台灣史研究中心201110月出版杜継東的一本有關美國對台灣的援助研究,發現作者使用台灣人民的納稅錢,來台灣玩2個月,寫出一本剽竊拙作竄改拙作文章裡面造假,已經發多封email給中國社會科學院台灣史研究中心,她們都沒有回應。同時也發給作者杜継東,但當我繼續發問後,杜継東就不再回應。 作為納稅人,能不嚴詞批判嗎?

下面就逐一寫下杜継東博士此書的的問題:

(一)、031頁「朝鮮戰爭與美國援台」

有關這點版主已經寫太多次,再寫沒有意思。「朝鮮戰爭與美國援台」這標題若能成立,其背後就是美蘇兩強國,設計好朝鮮戰爭,讓美國大兵死於韓戰。

(二)、036頁「一 、以贈與援助為主的階段(1951~1956)」是出自何處、042頁「二、贈與和開發貸款援助並行的階段(1957~1960)」、044頁「以開發貸款援助為主的階段(1961~1965)」。這些分期方式是「獨特創見」,老朽找不到出自何處,也看不出來這樣的分期有何理論依據。不知道1951~1956期間的台塑PVC廠(福懋塑膠公司)、烏來水力發電所擴充工程(1954竣工)、北部火力擴充及南部火力新建工程這些工程,美國贈與援助多少美金?先請教此問題,第2個創見下次吧」發email去請教,他很快就答覆:

杜繼東:「關於對美援分期的觀點,趙既昌的《美援的運用》一書(可參見《美援的運用》第35頁。台塑PVC廠(福懋塑膠公司),..美元673,000元,台幣21,000元。烏來水力發電所擴充工程於1954年完成,共耗費美元457,000元,台幣1,200,000元。北部火力擴充,共耗費美元305,000元,台幣42,036,000元。南部火力新建工程第一部機美元:7,168,000元,台幣44,238,000元。第二部機美元5,150,000元,台幣18,272,000元。」

但杜的答覆沒有回答我的問題。再發email去請教:

1.  關於對美援分期的觀點,趙既昌的《美援的運用》一書(可參見《美援的運用》第35頁。但,你應該也讀了此書36的表罷。看了那表,「一 、以贈與援助為主的階段(1951~1956)」、042頁「二、贈與和開發貸款援助並行的階段(1957~1960)」、044頁「以開發貸款援助為主的階段(1961~1965)」。這樣你的說法就崩潰啦。到底是35頁對還是36頁的表對?

2. 台塑PVC廠(福懋塑膠公司),..美元673,000元,台幣21,000元。烏來水力發電所擴充工程於1954年完成,共耗費美元457,000元,台幣1,200,000元。北部火力擴充,共耗費美元305,000元,台幣42,036,000元。南部火力新建工程第一部機美元:7,168,000元,台幣44,238,000元。第二部機美元5,150,000元,台幣18,272,000元。

問題是這些美元與新台幣贈與援助嗎(台幣1949615日就死亡)?你肯定是贈與援助嗎?你所提國史館的內容,並沒有「贈與援助4字。這樣的答覆,完全無法證明你的對美援分期的觀點。

這封email發出去就石沈大海,因此只好發給跟杜有關人士:dujd [email protected](杜継東), [email protected], [email protected](張海鵬), [email protected](中國社會科學院台灣史研究中心), [email protected](北京大學牛可),[email protected](南京大學歷史系崔之清)但從此沒有回聲,不管怎麼寫,龜縮。(張海鵬、陶文釗、崔之清3人是此書評審委員)

維基百科是如此說:「從1951年到1965年,每年自華府得到大約一億美元的貸款..20041月全部清償完畢。」1957年以前的台電工程,北部火力擴充及南部火力新建工程的竣工報告,也都寫明是貸款,不是贈與。以「美援貸款」查聯合報,共搜尋到 1139 筆,從1951年始,其中烏來水力發電所擴充工程(1954竣工)亦在內。民營的台塑公司(福懋塑膠公司)美援貸款67萬美元也在此期間內發生的事,證明杜継東的學術著作草率,連查一下維基百科也沒有。

美援物質贈與,是把美國生產過剩的農產品贈與台灣,在台灣市場 出售,問題是出售後所得的款項,這些款項之流向與處理。

在法律上有「附負擔的贈與」、「負擔以公益為目的的贈與」,這中間有 對價關係 ,不是 無償贈與 。所以,美援的物質贈與這件事學院內學者要努力啦。真正的無償贈與只有教會的奶粉、奶油、黃豆粉、麵粉、舊衣服等才是無償贈與。

杜継東的書p.147 3. 505節貸款 19545556年度,505節貸款每年自該項物資的售價收入中,將等值美金2000萬元以貸款方式貸給台灣當局480號公法物質售價收入半數,可供美援計畫之用,美援會設特別帳戶處理。」這句話就告訴我們,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這是美國「402節物質援助」,其物質售出之貨款變成「505貸款」。學者們,要花工夫去研究在「美國生產過剩的農產品贈與台灣,在台灣市場 出售後,之會計帳及流向。」其實還要查美方之美援會計帳,兩相對照,然後提出「」在那裡?搞不好全是愚蠢的台灣人在支付美國人來台灣旅遊的帳款呢!

(三)、剽竊拙作的內容

1.  p083頁的16行杜継東如此寫「狄卜賽1915213日生于聖彼得堡軍人家庭,1934~1938哈佛大學學習,畢業後..」對不起,狄卜賽如果讀哈佛大學,他就無法認識他愛人康妮。 我書上寫的學校與他寫的兩地距離326 英里,開車要5 小時 51 分鐘。竄改得太離譜。這份資料是我獨家的。杜継東應該說出他在那裡看到,或提出影像檔,證明不是剽竊我的學術研究成果。從這裡可以知道,杜継東的英語能力很差,隨便剽竊,讓我忿怒。拙作「他讀賓州Lower Merion高中,1934-1938Haverford college學院化工學士畢業。」這是依據狄卜賽文書內自傳所寫。

2. 083頁「二、懷特公司開展的軍協援助」,084頁有「電力是美國對台軍協援助的一個環節,懷特公司對台灣電力改造計畫共分三項第一擴充改善計畫.. 第二擴充計畫(定案).. 第三擴充計畫(計畫)..1)南勢水電(2)竹坑火力會計制度….卻始終不能擺脫其局限性。19627月懷特公司」他有注明表示轉引自《保衛大台灣的美援(1949~1957)》三民書局。

以上短短一段文字,錯誤一大堆,明明是四年經濟計畫的內容,怎麼變成美國對台軍協援助的一個環節?台電的主管機關是經濟部,不是國防部。這麼差的內容那些審核員是白痴?

「改造計畫共分三項」,放在此處是沒必要,與118頁重覆。竹坑在何處也不知道,如何擴充?

會計制度」是我在美援那本書的獨創見解,只有我才寫得出來。請問杜継東,有誰寫過「會計制度」?你在國史館呆幾天?那位館員協助你調檔案?說得出來才怪。因為我在台電辦公室櫃子內發現此書,如果連工程單位都需要知道「會計制度」的改變,才讓我發現「會計制度」改變。

19627月懷特公司」拙作對此交代非常清楚,杜継東寫的是什麼謊言?

《保衛大台灣的美援(1949~1957)》不是三民書局出版,它只是經銷而已。

3.  083頁「一、懷特公司援台始末」,民營的懷特公司,吃得太飽,它有什麼能力能「援台」?連北京話都沒學好,也敢研究?

4. 0849~15行等7行文字,抄自拙作,但抄錯了,懷特要求「MCC-MAAG要校核上述內容,在核對之後,要求JCIRR委託懷特完成名單上計畫的正常合約服務。」換句話說,這是合約外的工作。

7行字,杜継東標示是直接從國史館檔案來的,我得請教杜継東博士,你何時學台語?與誰學習?你上當了,地名我是用台語書寫,北京話不是這樣的。

5.杜継東的書118~122「第四節 ..改造 」只提出「資產重估」與「電價調整」,其實看不出為何須「改造」。對不起,請閱《保衛大台灣的美援(1949~1957)》。

6. p118~122「第四節  個案分析:美援對台灣電力的改造」,拙著『改造台灣電力』這章是作者獨特的創見,書裡面謝寫很多讓中國人臉紅的事實,由於這些事實,美國人才須要努力去「改造台灣電力」。

一段段比對,才發現杜継東很嚴重的剽竊《保衛大台灣的美援(1949~1957)》。

(四)、胡亂竄改的內容

1.  杜継東的書118頁「1894年,台北附近龜山發電所建成投產,此為台灣水力發電之始。」杜継東沒有提出根據那本書說出這麼驚人的創見。這段文字是暗示,1894年龜山發電所,在偉大的中國人之手中發電了。事實是,1905817日台北三巿街(城內、大稻埕、艋舺)開始試送電911日漸增加點燈,迄1015日三巿街大放光明,有相片為證,這是台北巿電燈營業的嚆矢。」原來杜継東批評版主「學術價值大打折扣」,是拙著《保衛大台灣的美援(1949~1957)》沒有說謊造假,曾在網路上說,如果有任何史料寫這「龜山發電所」在清帝國時代就施工的話,提出這樣的史料的人,中國一定頒諾貝爾獎給他。說謊造假是「學術價值」的話,只有中國人才幹得出來。

2. 118頁「陸續建成粗坑、燈門、后里、軟橋、土隴、濁水水電..」這裡幾個地名寫錯。

3. 11823行「..電力發展四年計畫,以便與四年一期經濟建設計畫同步。」這句話是錯誤的,台電實施「五年計畫」,請詳《台灣電力公司電力開發五年計畫》此出版品。哈哈,隨便亂寫是不行的。

4. 118頁最底下一行「擴充火力計畫」,一共寫9項,天冷、烏來、立霧、銅門、霧社都是水力,下「擴充火力計畫」標題,明顯錯誤。連水力火力都沒搞清楚,玩個屁。

(五)、他對版主的評價

http://pylin.kaishao.idv.tw/wp-content/uploads/2012/08/425_n.jpg

鳳凰出版社 201110月出版杜継東的一本有關美國對台灣的援助研究,頁007提到版主的《保衛大台灣的美援(1949~1957)》,其中描述有些錯誤,借此澄清。

1.「沒有受過基本的史學訓練」,版主從1989年開始,廣泛參加吳三連史料基金會的歷史研究活動;前往台大歷史系接受曹永和教授等的指導(也是開放我們讀書會活躍成員);前往新竹參加清華大學歷史系的讀書會活動,後來此讀書會活動遷來台北,最後演變成台灣STS 虛擬社群 stsweb.ym.edu.tw/ –版主曾是創群的活躍一員。版主沒有歷史系正式學歷沒錯,但從1989年到此書出版2004年的史學訓練,應該強過正式的訓練。

2.「致使該書羅列和堆砌史料的現象非常嚴重」杜継東沒有提出任何證據,這是污衊。

3.「既鮮見清晰的史實重建」,非常遺憾的,版主痛恨那些「重建」派的歷史寫作,「重建」才能在中間加入作者的意識形態,扭曲歷史。

4.「又缺乏嚴密的邏輯論證」杜継東根本沒有好好讀拙作,書上那一點需要「嚴密的邏輯論證」?用史料來呈現歷史經過不可以?歷史經過史料本身就是強有力而「嚴密的邏輯論證」,何勞作者廢話。

5.「學術價值大打折扣」。誰規定出版品要有「學術價值」?本書是自費出版,唯一目的是杜継東說的「打破李國鼎神話」,其副產品是「傷害13億中國人的感情」。現在全世界都知道「傷害13億中國人的感情」是中國人最痛恨的大罪,將這11字輸入網路,什麼笑死人的事都會出現,中國人真可憐,什麼事都會傷害13億中國人的感情。

由於版主的blog北投埔林炳炎,從2008年開始就受到China的封鎖,杜継東除非翻牆,否則看不到精彩的美援研究討論,好好伸出頭,看看外國人如何從事學術活動,不要給「沒有受過基本的史學訓練」的人笑死。

中國社會科學院台灣史研究中心真無恥。

延伸閱讀 北投埔林炳炎» 評北京大學牛可博士的『美援与战后台湾的经济改造』
pylin.kaishao.idv.tw/?p=631

牛可這篇文章共分3段,個人僅對1957年以前有興趣。發現有19處錯誤(以網路版為準),舉2例來說,


1. Nick1948年底有5個懷特公司工程師抵達台北,我查過文獻,1948113V.S. de Beausset與其經理塔爾林抵達上海機場,我擁有他們在機場之寫真。因此,此5人不可能同時去台灣,並且在1122日提出報告。Nick所引用資料 (OIR Report No.4807)與1948有關我亦擁有copy。牛可嫌引用Nick資料稍微弱些,因此將葛超智(Kerr)的《Formosa Betrayedp136~137做為史料,殊不知此舉造成「悲情的北京人」,很不幸,我剛好收集有葛超智所說的消息:4份懷特公司期中報告 (1946/1/111946/2/91946/5/281946/8/15)及期末報告(1946/12/10),我就用這些寫『懷特與台灣電力 初遇』章。用台語說,牛可此舉真是「Ti-bo2-khan-khi3--hi」(豬母牽去牛墟)鬼扯蛋!!!

2.19491月,牛可說「公開宣佈放棄台 灣」,而Nick說「suggested Taiwan as an ideal site for a pilot program..」不知誰是誰非,其餘錯誤,博士應能自己找出,不再逐一指出。按杜魯門19500105「公開宣佈放棄ROC」,他那能放棄台灣,美國大兵的血不能白流。(還沒簽舊金山合約,台灣地位未定)北京大學歷史系的水準是如此差。

5 回應 針對 “評『中國社會科學院台灣史研究中心2011年出版杜継東的有關美國對台灣的援助研究』一書”

  1. 杜继东 寫道:

    接到先生的邮件,我就感觉到先生是在生我的气,但尚未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

    认真检索拙著中关于您及大作的研判及引用,发现自己的确犯了十分严重的错误。

    第一,在相关研究述评中对您及大作说了一些非常不恭敬的话。我真是昏了头了,当时怎么能写出如此不负责任的言论。回头再看这些话,对您及您大作的伤害是巨大的,造成的损失是难以挽回的。在此着重地向您道歉,并愿意按照您的指示进行补救。以后拙作如有再版机会,定当删除那些不负责任的言论,并对先生的学术成就重新进行评价。

    第二,真正缺乏史学训练的是我。在此我要老老实实地向先生承认,我书中第82-85页第五节“怀特工程公司”,主要参考了先生的《保卫大台湾的美援(1949-1957)》,其中台湾国史馆藏档案,未注明转引自先生大作。

    白纸黑字,铁证如山。大错已经铸成,任何辩解在先生面前都是苍白无力的。昨天晚上我彻夜难眠,对自己的所作所为痛悔不已。我想最好的办法是真诚地承认错误,并承担相应的责任。

    在此我谨向先生说明两点:

    第一,我的第一封邮件,确实没有避重就轻的意思,而是当时还没有系统核查相关章节,没有意识到我犯的错误之大之严重。

    第二,对所犯错误,我愿意承担一切后果。先生采取任何方式对我进行处理,我都诚心诚意地接受。

    再次诚恳地向先生表示道歉。

    究竟如何处置,静候先生卓裁。

    祝秋安!

    杜继东 敬复

    2012年9月1日

  2. 俄羅斯的台灣學(Тайвановедение) 寫道:

    俄羅斯的台灣學(Тайвановедение)
    今年是俄文Тайвановедение(Taiwan Study)這新字出現20周年,Тобер, Ф.( Fannie Toder)在1993年刊登在Far Eastern affairs(《遠東問題》Проблемы Дальнего Востока)期刊上,有一篇與台灣有關的文章,Taiwan studies in Russia(『俄羅斯的台灣研究史』История язучения Тайваия вРоссии)是有2種版本,英文版與俄文版,英文版p. 6-23(18頁),俄文版p.45-56(12頁)。Toder回顧『俄羅斯的台灣研究史』,正好是為俄羅斯「台灣學」立下一定義。

    1991年12月蘇聯解體後,李登輝總統立即「迅速調整策略,改以各共和國為發展政經關係。」12月27日台灣已將俄羅斯、白俄羅斯、烏克蘭和哈薩克作為「發展貿易關係的首要目標」。1992年9月2日,根據俄羅斯總統的命令,建立了莫斯科──台北經濟文化協調委員會(簡稱МТК)。在台北對應的是台北──莫斯科經濟文化合作協調委員會(後演變成「台俄協會」 )。9月8日,台灣宣佈已與俄羅斯就互設代表處問題達成協議。在外國報刊紛紛發表了有關新聞報導後的9月15日,俄羅斯總統葉爾欽簽署了一項「對台關係法令」。俄通社─塔斯社還援引總統府發言人的話說:「同台灣的關係一直由個人、非政府組織和私人公司維持在非官方的水平上。」與此同時,在台北,官員們說,一個由俄聯邦總統專家委員會主席率領的俄羅斯高級代表團將於9月16日抵達台灣。

    緊接著1993年5月近史所陳三井所長,帶領余敏玲、黃福慶、石克強、陳永發等人前往去遠東研究所參觀,並簽訂學術合作協定。有寫真為證,詳《近代中國史通訊》1993年9月16期。

    俄羅斯共和國都不能忽視台灣獨立存在的事實,因而開創台俄關係,甚至於在學術上開闢Тайвановедение(Taiwan Study「台灣學」)。雖然俄羅斯共和國的「台灣學」還不成熟,如果連我這樣學院外的人都體認到,顯然俄羅斯人在台灣的活動很強。

    中國的「台灣學」比起俄羅斯,差太遠,中國只想併吞台灣,為達此目的,謊言也可以成為歷史。這種沒有札實的學術之「台灣學」,就像海市蜃樓空中樓閣一樣,隨時會倒塌消失。

  3. 風太大了,上海13層住宅全倒_建築史上的神話! 寫道:

    風太大了,上海13層住宅全倒_建築史上的神話!

    http://tw.myblog.yahoo.com/jw!Gc.tqIPESEekgqwpz_Y-/article?mid=43232

    2張寫真取自上述網, 請大家進入觀賞。

  4. 風太大了 寫道:

    已經發EMAIL給國務院及共產黨

  5. 訪客 寫道:

    台湾的过去和现在

    作者:武原编著
    出版日期:1954年12月第1版
    出版社:通俗读物出版社

留下回應

留言內含太多URL、廣告常見字,可能被系統視為廣告而扣住不顯示,請待版主解除。或寫私信給板主

本Blog其他隨機文章(五篇)

  • 文書中の神社ととりい
  • 台北黑鮪祭—蘇嘉全網聚
  • 莫斯科東方大學及其學習活動
  • 台湾電力の神社(2)――玉島社
  • 平埔運動是最有力的台灣獨立運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