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木順與台灣共產黨的創立》書之出版

本文發表於 2013 年 03 月 15 日 15:30

2013021901.jpg

經過 23 年的學習、挖掘、等待及最後撰寫,終於把書排版完成,目前正等待印刷廠完成最後動作。

2013021902.jpg

今年是台灣共產黨的創立 85 年紀念,能由創黨者後代完成此書,也算是喜事。

版主專攻台灣技術史,面對台灣政治史問題,確實力有不足,但是林木順的個人史,還能自稱權威。

也許,1988年決定要追尋「失蹤的二叔」是錯誤。在生命的過程中,一直被「失蹤的二叔」之迷牽引,逐步陷入迷霧中,到書已經成形後,反而有些後悔這追尋。因為,必須戳破很多人美麗的歷史印象。越努力追尋,結果看到越多痛苦的真相。但是,痛苦的真相不寫出來,似乎也不符合林家的個性。

做為作者,已經努力過了。書的內容好壞,那是讀者的批評指教。

『追尋林木順的革命足跡』   張炎憲

林炳炎先生對台灣史不僅懷抱熱誠,更是費盡心力,搜尋史料,撰寫成書。至今已出版三本著作《台灣經驗的開端—台灣電力株式會社發展史》、《保衛大台灣的美援(1949-1957)》和《紅毛土技術史在台灣》。為了找尋資料,他甚至自掏腰包到日本、美國訪察。這種追根究底的精神,支持他走過數十年的歲月,寫出許多突破性的著作。

這種持續不斷追究真相的性格,再次展現在他對二叔林木順生平事蹟的追尋。1959年,因為祖父林德裕撿骨,他無意中看到父親攤在桌上的族譜,林木順的名字赫然映入眼簾,但當時對林木順頗感生疏,還不知是何許人物。這種對家人的生疏感,肇因於父親曾被國民黨政府逮捕入獄五年多,在恐怖的氣氛下,林炳炎從小沒聽過家人提起二叔的名字,只知道他失蹤了,卻不知原因。及至1987年,二二八平反運動展開之後,台灣歷史禁忌逐一被突破。林木順與台灣共產黨的名字再次浮現歷史舞台,才促成林炳炎追尋二叔生平足跡的心願。

林炳炎不只查遍了台灣所藏的史料,如:台灣總督府公文類纂、台灣日日新報、台灣共產黨法院審判檔;也到日本查閱台灣共產黨關係資料,如:外務省外交史料館、國立公文書館以及日本人的個人資料和作品;更蒐集俄羅斯國家社會政治歷史檔案館、第三國際期刊上所載有關台灣共產黨的英、俄文資料。並訪問三叔林松水,三叔曾到中國上海參加台共的讀書會,對二叔較瞭解,後被日警逮捕判緩刑之後,解送回台灣,從此不論是在日本統治或國民黨統治時代,三叔都受到長期監視,甚至於「重要節慶」時還會被「請」入大牢「吃免錢飯」。經過22年的努力,林炳炎蒐集到不少資料,並將之彙集整編,寫成這本著作。這不僅是他的心血結晶,更是多年來心願的達成,替林木順和台灣共產黨留下珍貴的紀錄,其中更有許多突破性的發現。

首先,林炳炎根據林家族譜和檔案資料,說明林木順的生平事蹟,指出林木順在1924年3月,被臺北師範退學之後,與李肇基、鄭泰聰、謝雪紅與張樹敏同赴中國上海,就讀杭州一中、上海大學社會系,至1925年遠赴莫斯科就讀東方勞動者共產主義大學,都用林木森的名字。1928年台灣共產黨創黨之後,改以林民威之名前往東京,與日本共產黨聯絡,並以林民威撰寫〈台灣共產黨組織的經過與現狀〉,但在《マルクス主義》雜誌上,則以林先烈發表文章〈台灣的勞動組合統一戰線運動與左翼的當前任務〉和〈關於台灣勞動組合統一問題之修訂與補充〉。林木順是台共建黨時的中央常務委員兼書記長,是首任領導者。他的事蹟和作品牽涉到台共創黨時的組織運作和路線策略。林炳炎在眾多史料中,耙梳分辨而有上述的發現,確實是一大功勞。

其次,林木順與謝雪紅結伴到俄國進入東方勞動者共產主義大學研讀。這段歷史至今仍然模糊不清,真相不明。林炳炎利用俄國檔案以及日本共產黨員德田球一、鍋山貞親、片山潛、左野學等資料,以及風間丈吉《モスコー共産大学の思ひ出》等書,發現林木順就讀的班級學號和學校對他的評語。更與謝雪紅《我的半生記》比較,指出謝雪紅雖然與林木順是情人兼戰友,但戰後她逃亡中國之後,在中國共產黨高壓統治下,被迫害勞改,沒有言論自由,因此在書中,她不敢說出與林木順相處的種種情形,反而經由林炳炎的努力,林木順的事蹟才得以大白。

第三,林炳炎利用俄國檔案資料,說明孫逸仙大學與東方勞動者共產主義大學的差異性、列寧死後第三國際的運作、以及無產階級世界革命的策略。並指出台共在第三國際的指導下,附屬於日本共產黨而成立,並受到渡邊政之輔的幫忙。這些敘述釐清許多史實,使得台灣共產黨的早期活動以及創黨背景更加清晰明瞭。

1920年代是台灣政治社會運動蓬勃發展的年代,台灣人受到世界思潮的影響,推動文化啟蒙、提倡民主自由、追求議會民主,更接受俄國共產主義革命的刺激,於1928年組成台灣共產黨,提出「台灣民族」與「台灣獨立」的主張。台共的主張在當時台灣人抵抗日本的運動路線中,是激進的,明確表達出台灣人欲脫離殖民統治,獨立建國的意願。在當時共產主義浪潮下,知識青年如果不學習左派理論,不從事左派運動,會被視為落伍、保守。台灣青年在這方面的表現絕不落伍,也不缺席。因此1920年代之後台灣人的反日運動真是波瀾萬丈、包羅萬象,有右派、亦有左派,充分顯露台灣人追求理想的熱情和不惜犧牲的精神,彷彿想將生命的熱血灑在台灣美麗的大地上。

林木順就是這樣熱血澎湃的青年,遠赴俄國,在大雪紛飛中學習馬克斯主義和俄國革命的經驗,想回台灣實現抱負、改造台灣。雖然無法達成心願而年輕殞落,但那股燃燒生命、想替台灣謀求出路的熱忱,仍然緊扣人心,留給當今生活在富裕中的台灣人民無窮的啟示。富裕並不代表幸福,有理想而敢去追求才是生命的至上價值。

台灣教授協會會長、台北教育大學 台灣文化研究所教授、前國史館館長。

pyl0106001.JPG

這是2009年的留言,版主意識到陷入莫斯科泥淖中,難以脫離困境,一直到2011年才算拿到鑰匙,email購買在莫斯科的檔案,讓工作可以進展。

欲購本書《林木順與台灣共產黨的創立》,請洽

33 回應 針對 “《林木順與台灣共產黨的創立》書之出版”

  1. 林炳炎 寫道:

    封面俄文「НЕЗАВИСИМОСТИ ТАЙВАНЬ」是「台灣獨立」,也就是共產國際要求台灣共產黨的首要目標「台灣獨立」,消滅帝國主義的殖民地。

    封面及封底之符號取自《世界勞工運動》期刊之封面符號元素,俄文「МЕЖДУНАРОДНОЕ РАбОЧЕЕ ДВИЖЕНИЕ」就是「世界勞工運動」。

    本書使用俄羅斯國家社會政治歷史檔案館РГАСПИ 撰成,網羅目前所有林木順史料,透過在莫斯科白嗣宏教授的協助搜索及俄文解讀、РГАСПИ檔案館的協助搜索、加上台灣兩位傑出專業俄文翻譯者許啟洽、杜凱文的努力,作出正確的史料判讀。並參照日文與俄文史料,建立「台灣觀點」的台灣共產黨史,推翻2005年出版立場偏頗的「俄羅斯觀點」。

  2. AKAILIAO 寫道:

    林先生您好
    請問想要這幾天就買到書 應該要用什麼途徑跟您購買呢?

  3. yy 寫道:

    今日劃撥•台灣郵政劃撥:10310514;戶名:蔡雪幸;定價:400元
    何時可拿到書?

  4. 北投埔 寫道:

    書正常的話10天內會出版, 然後郵寄書!!

  5. cy 寫道:

    請問版主,日前已經劃撥,不知何時可以拿到書?謝謝

  6. 林炳炎 寫道:

    出版後,此頁會在blog上宣告,如是台北會在出版後,3天內收到書。

  7. 林炳炎 寫道:

    13日印好, 14日送出
    15日三民書局收到書, 其他地方要也在今天寄出
    台北附近明天會送達

  8. 三民書局已上架 寫道:

    http://www.sanmin.com.tw/page-product.asp?pid=125025&pf_id=99E155q7K107i63F109p65L113g122jHXqQLc1126SxV

    三民書局已上架

  9. 訪客 寫道:

    已收到!謝謝!連夜拜讀!
    期待見到不同意見者提出驗證

  10. 北投埔 寫道:

    lin_003.jpg

    第一個拿到書的讀者,指出16~17頁有說要把戶籍謄本貼出來,結果忘記。那就貼在blog上,請注意,3月19日學校退學,但宿舍在6月8日才退去。連這種小事,都登錄。

    如果有火燒新起町派出所的話,不在戶籍表上登錄才怪。其中有一欄位是登記犯罪欄,空白是表示沒有犯罪。

  11. cy 寫道:

    珍貴材料,也說明當時戶口登記之確實

  12. 辜顯容建議的保甲制度 寫道:

    所以珍珠港事件之後,住在台灣的英國美國人在1942年被遣返之後,OSS與ONI無法滲透台灣是可以理解的

  13. 林炳炎《林木順與台灣共產黨的創立 》(林炳炎) - 台灣研究平台 寫道:

    […] 作者部落格 書籍 none […]

  14. 辜顯容建議的保甲制度 寫道:

    林桑,
    有沒有考慮出俄文版與日文版?

  15. 北投埔 寫道:

    俄文版與日文版那很困難
    有人建議英文版
    如果日本人願意翻譯出版, 可能讀者會多

  16. Nehc TM 寫道:

    從商業考量,如果找得到中日文學養均佳的翻譯的話,日本是個獲利機率比較高的地方

  17. AKAILIAO 寫道:

    已購得書籍~ 謝謝林先生~

  18. 北投埔 寫道:

    0326劃撥的朋友, 郵局通知單沒有住址姓名無法寄出, 請電02-2363-4986

  19. PYL 寫道:

    版主4月5日下午6.30要在我們的讀書會報告此書
    讀書會是會員制, 想參加的人請與版主報名
    地點:新生南路人性空間, 參加者要付茶水費100

  20. 書封面的符碼 寫道:

    tai-rus-2-2.jpg

    有朋友問封面的符碼中的俄文是什麼意思??
    ПРОФИНТЕРН = PROFINTERN =赤色労働組合。

  21. 燒一本書給阿公 寫道:

    昨天與堂弟回去掃墓,先去快官的阿公的墓,帶著一本《林木順與台灣共產黨的創立》書,放在墓碑前,在燒冥紙時,同時燒,讓阿公自己去讀這有俄羅斯文字的書。
    由於堂弟偏愛舊路,就從貓羅溪南岸的彰投公路走,可以經過縣庄溪頭阿姑家門口、碧山巖,然後過崩坎,那是南投廳草尾嶺庄6番地,1918年才轉居草屯庄月眉厝363番地。換句話說,阿公5兄弟們一起把家遷到對岸,表示經濟景況較佳。那是台中盆地最邊緣地方。

    沿途介紹各歷史景觀,也特地去看祖廟,讓讀完小學3年級就搬遷去宜蘭大同鄉四季的堂弟回憶,也順便讓姪子學習林家歷史。

    我一直以為屘叔是自囚於大同鄉四季的,堂弟認為不是。理由是屘叔在大同鄉公所的姓名,不是原來的,而是改成林湘水,台語發音類似。林松水就與林木順一樣從地球上消失。

    小時後,在草屯溪州走動時,就有親族說他叫林湘水這是。看來這也是蔣經國手下的安排吧。堂弟是在屘叔退休後,有一次辦理補足退休俸時,才發現。

  22. 林小姐 寫道:

    林先生
    您好!我也是草屯溪洲的人,目前在X行上班。小時候住在平林橋附近的草溪路XX號。以前常聽祖母說起您二叔的故事,對這些歷史很感興趣。最近因聯絡上高中同班同學林滿紅教授〈中研院近代史研究所〉,問她有沒有此方面的資料?她建議我到網路搜尋,終於找到您寶貴資料。我這邊還有一些小時候祖母說的故事,是您的部落格未提及的。

    【版主註】堂妹,感謝妳要追尋林家歷史,我是花了23年以上工夫,才在很多朋友的協助,完成此書。

    有翻一下手投上的族譜,約略知道。書上有譜系關係,但不能全部貼,最少阿公以下的族人,不會來告我。約略知道沒有多少人會知道這本書的出版。可以在首頁看到給版主的私密信,敲一下就會跳出E-mail。

  23. 林木順會是林彪嗎? 寫道:

    昨天與林小姐喝咖啡,兩林家同樣住草溪路,也同樣從貓羅溪南岸轉居貓羅溪北岸,我家是從「南投廳草尾嶺庄6番地」轉居「台中州南投郡草屯庄月眉厝363番地」,她家應該是「南投廳草尾嶺庄x番地」轉居「台中州南投郡草屯庄月眉厝36y番地」,我家在平林橋草溪路西邊,她家在東邊。經一番談話,可以確定是非常近的親族。

    她最後忽然想到要追查林木順的歷史,透過google找到版主。就約一起喝咖啡。昨天的談話非常愉快,她家可能是草屯溪州平林橋周圍5公里內最傑出的家庭。她們家非常關心林木順的歷史,也對「林木順是林彪」的傳言非常清楚,甚至於還買《林彪傳》來讀,看了書中照片,相信「林木順就是林彪」,由於看到林木順的人很少,大家只能從林木順的兄弟去比對。

    阿公5兄弟以下的親戚數百人間,大概只有我是持「林木順不是林彪」,其餘多多少少是相信這「林木順是林彪」的傳言。

    她給我驚人的訊息,《林彪傳》的作者曾來台找林家親戚收集林木順資料。而且台灣文獻館有人要去訪問大哥。這樣的訊息逼迫版主不能不面對問題,正視此問題。

  24. 訪客 寫道:

    陳凱劭的BLOG » 越南國父胡志明是台灣人胡集璋? blog.kaishao.idv.tw/?p=2798
    – 頁庫存檔類似內容
    您公開 +1 了這個項目。 復原
    2009/4/24 – 台灣人對越南國父胡志明有某種熟悉(透過美帝好萊塢所拍越戰電影);但其實台灣人對胡志明是陌生的,胡志明一直到1969年死前,他的影像事跡絕 …

    【版主註】昨天明明有貼這樣的連結,竟然消失。版主不會刪這樣的文章。書是要求比較嚴格,網路可以寬鬆,討論是受歡迎的。

    吳濁流的小說《無花果》其男主角胡志明,吳老都是憑藉真人實事予以書寫,他寫的北師同學,版主甚至於可以還原到其真名。而吳老與胡集璋是同鄉。從很多跡象顯示,「胡志明是台灣人胡集璋」這命題接近真,但是他讀台大歷史的晚輩,竟然沒有能力去證明。莫斯科檔案現在已經很容易採購,俄文在台灣還有不少人能翻譯。

  25. 《吳坤煌詩文集》 寫道:

    img_6543.JPG

    收到陳淑容博士的《吳坤煌詩文集》,發現吳坤煌與屘叔林松水(1909~1991)都是1909年生,也都讀南投公學校,戰後,屘叔執教於草屯初中,吳坤煌也是。

    屘叔與南投的文人像龍英宗《植有木瓜樹的小鎮》人物相熟識。

    他們的世代是一群面目模糊的人。聽堂弟說,他有寫日記的習慣,堂弟擁有日記,但版主沒有機會看。

  26. yy 寫道:

    高齡九十一歲的李登輝昨重返綠島與陳孟和等四位老政治犯一起參訪曾監禁政治犯的新生訓導處與綠洲山莊,隨後參訪綠島人權紀念園區的垂淚碑時哽咽地說,落下的巨大水聲正是母親的眼淚,代表母親被撞擊、心痛的聲音。

  27. yy 寫道:

    如何購買作者簽名書

  28. yy 寫道:

    做為歷史學者,由史料明知而隱匿史實,豈非鄉愿,只能稱為作者!非作家非學者。

  29. 北投埔 寫道:

    >>>如何購買作者簽名書

    •台灣郵政劃撥:10310514;戶名:蔡雪幸
    劃撥單上註明”作者簽名”

  30. 北投埔 寫道:

    「中共別忘了你們以前是贊成台獨的」這是蘋果日報21050506的文章:

    「當時的中共不但沒有反對,還派代表彭榮參加台共的成立大會。」彭榮是錯誤的,根據РГАСПИ Φ.514. Οп.1. Д.461. Л.2~16『台灣共產黨組織的經過和現狀』「中國中央派了任△△同志(按即任弼時)領導我們的大會。」任弼時簽名彭榮,讓謝雪紅的回譯錄整個穿幇。

    1828年4月黨的領導人赴莫斯科參加第六次代表大會,中共中央的工作由李維漢、鄧小平及任弼時主持。換句話說:只有這3人有資格列席指導。

    歷史是講究精確的社會科學!!! 我使用РГАСПИ檔案, 完成我叔父在莫斯科東方大學的活動。

    台灣學者如果相信共產黨會尊種歷史的話, 那就沒救了!!! 歷史只是共產黨的工具, 隨時可以改寫!!!

  31. 北投埔 寫道:

    「此君 與李友邦」去檢索, 會有:「18歲那一年,也正是就讀台北師範二年級的第三個學期,李友邦夥同北師的同學林木順(後來台共的創始人之一)、林添進等人襲擊台北新起町(今長沙街)日本人的派出所,因而遭學校勒令退學,日警將他逮捕,他於當夜翻牆潛逃到高雄,與林木順等人會合後,潛離台灣,奔往上海,又轉廈門,再赴廣州,最後考入黃埔軍校(第二期),」

    這段話也是假的!!!如果是真的, 以日本警察之效率, 不會讓林添進在11月退學, 直接送法院審理 !!!那是叛國罪, 刑法管轄下, 誰逃得了??? 沒有日本時代法治史的人, 研究台灣史, 不死才奇怪

  32. 北投埔 寫道:

    在台灣研究社會科學的人,其邏輯概念之差,令人噴飯。社會科學不須符合邏輯?

  33. 訪客 寫道:

    zz

留下回應

留言內含太多URL、廣告常見字,可能被系統視為廣告而扣住不顯示,請待版主解除。或寫私信給板主

本Blog其他隨機文章(五篇)

  • 三田文庫在政大台湾史研究所
  • 台湾電力株式会社の鉄道事業
  • 芝麻開門:保衛大台灣的美援(1949~1957)再版感言
  • 20100430下午訪問陳榮周建築師
  • 飛灰.矽灰.高爐爐石用在混凝土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