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裡坑、螺溪石與朋友陳課長

本文發表於 2015 年 12 月 22 日 12:47

IMG_0240

20151210~11 日月潭水電計畫歷史建築見學團,受到台電廠長、副廠長、經理及課長的協助,在此致謝。本頁要談石藝。

IMG_1689

朋友陳課長原本在抽蓄工程處服務,在明湖、明潭2計畫施工時,就認識的朋友。他住水裡坑,出差到水裡坑,5點下班,就去他家看他收藏的石頭與洪水漂流木,最後認識了「螺溪石」。最近打聽,他從工程處「掉到水裡坑」。「掉到水裡坑」在台電是名言,其實是「調到水裡坑」。

IMG_1694

這10幾年竟然玩起螺溪石,是比重較重,日文是稀元素(獨居石),在1943~1945在台灣各溪流收集,由於這是機密,很難做。1943~1945年在西螺溪畫650萬坪作為礦區,但詳細情形不知。

IMG_1699

陳課長多才多藝,可以把很重的石頭運回家,令人驚佩萬分。他活動範圍是水沙連地區,在新武界引水計畫,他帶我去看已動工的「栗栖溪引水計畫」,這是日本人未完成的計畫之一。戰後,孫海的武界林道,就利用「栗栖溪引水計畫」的道路,向前開闢。

IMG_1700

先說他父親吧。他父親是嘉農畢業,然後自己繪圖,建造「昭和ラムネ」汽水工廠,自己調整設備進行生產,陳兄家還保存繪圖。作為台灣技術史喜好者,這段歷史值得好好書寫。希望陳兄能寫出來,那是很重要的一段技術史。我一直認為,每人要負起書寫前代人的歷史,是責無旁貸。

歷史不是由會殺人的人所創下,往往是由不會殺人的人所創造。技術史與文化史是由眾多這類不會殺人的人所創造。地球上,每個人都是小螺絲釘,這些小螺絲釘,才會發揮起重要的進步力量。

那天2月10日,在他家門口遇到他從紐約回來的大女兒藝術家,只是單純見面,她竟然在家裡畫石頭上的貓。她已經在國際有些名氣,作品廣受歡迎。

陳兄的夫人在20年前,有燒陶瓷的愛好,其作品如下,是朱熹《偶成》。讀草屯初中時,英文老師是台北帝大文政學部畢業的田大熊老師,他還兼導師。在英文課上,以台語吟唱《偶成》:

少年易老學難成,
一寸光陰不可輕。
未覺池塘春草夢,
階前梧葉已秋聲。

2 回應 針對 “水裡坑、螺溪石與朋友陳課長”

  1. 小樟樹放生概念團 寫道:

    001_n.jpg

    小樟樹放生概念團

    002_n.jpg

    小鳥每年都會在盆栽內種下樟樹,而且一盆常是10多棵小樟樹,在長官努力澆水、施自然肥及換盆下,小樟樹已有5~60棵以上,而且每棵都長得亭亭玉立,再這樣下去,會被小樟樹包圍,無法自然。最近與長官商量,應該進行小樟樹野放。

    003_n.jpg

    利用去日月潭山上,就想進行小樟樹野放。但行程排得非常緊,我只好當「魔鬼班長」,一直催促野放團成員。最後,發現,無法進行野放儀式,也無法確保野放小樟樹的生存,這些嬌生慣養、亭亭玉立的小樟樹無法進行殘酷的自然競爭。

    004_n.jpg

    小樟樹野放概念團是藏在日月潭水電計畫歷史建築見學團內的軍極秘,只有2人知道,沒有洩秘的管道。朋友多,有很多很多好處。朋友竟然在水里山上進行種樹綠化運動。嘿嘿,問題竟然就這樣解決。把嬌滴滴的小樟樹,託付給他是萬無一失。

    005_n.jpg

    以前,歷史建築見學都是我提出問題,自己回答。這次進行「歷史問題」野放概念,學者有想要知道答案,但那是我的想法,不是歷史答案,而且也給了Hint。

    006_n.jpg

  2. 寫真7~14 寫道:

    007_n.jpg

    寫真7

    008_n.jpg

    寫真8

    009_n.jpg

    寫真9

    010_n.jpg

    寫真10

    011_n.jpg

    寫真11

    012_n.jpg

    寫真12

    013_n.jpg

    寫真13

    014_n.jpg

    寫真14

留下回應

留言內含太多URL、廣告常見字,可能被系統視為廣告而扣住不顯示,請待版主解除。或寫私信給板主

本Blog其他隨機文章(五篇)

  • 2008台灣電力歷史建築參訪──武界電車路姊妹橋之現場印象
  • 1934年日月潭工事地圖上之「轎道」
  • 有關『台灣的戰略地位』之論述
  • 傀儡上陣──記「白色恐怖時期受難藝術家研討會」
  • 鄭梓新書《[光復元年] 戰後台灣的歷史傳播圖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