雀巢咖啡伴侶奶精是「雀巢奶驚」嗎?

本文發表於 2008 年 10 月 03 日 08:35

nestle01.JPG自由時報今日的頭版雀巢克寧奶粉下架:〔記者王昶閔、編譯羅彥傑/綜合報導〕衛生署昨日公布,台灣雀巢公司進口China生產的六種雀巢與克寧奶粉,日前被藥檢局驗出 ○.○六ppm(濃度百萬分之一)到○.八五四ppm的微量三聚氰胺,二十款原本已取得合格證明的China製雀巢奶粉,因產地相同,衛署要求全部下架。

台灣雀巢公司在China黑龍江生產的「克寧即溶奶粉」、「克寧成長奶粉」、「克寧銀養奶粉」、「克寧保鈣配方奶粉」、「雀巢成長奶粉」、「雀巢特優NESLAC成長奶粉」被驗出微量三聚氰胺。

nestle02.JPG但好笑的是,頭版新聞的底下是半版的雀巢克寧奶粉公司廣告,宣稱「雀巢克寧奶粉」會很快「回到我們身邊」。問題是有毒奶粉回到我們身邊,它的意思是「吃到我們身體內」。商譽是信用的保證,一個失去商譽的公司就是失去信用。很多公司急於進入China,問題在於沒有品質文化的國度,以欺騙立國的共產黨政權,它所塑造的國民只是一群善於欺騙沒有良知的人(能稱為人嗎?),以向錢看做為至高準則。

今天我貼的「雀巢奶精」,應該改名「雀巢奶驚」,它說「有效日期如袋上所示」,但袋子上沒有任何日期標示。條碼471代表製造國是台灣,但進口商是台灣雀巢股份有限公司,兩者互相抵觸。這樣,消費者只好退貨。

以上如有誤解,請台灣雀巢股份有限公司來澄清說明。

18 回應 針對 “雀巢咖啡伴侶奶精是「雀巢奶驚」嗎?”

  1. 訪客 寫道:

    在台灣廣告就差不多等於謊言,舉例來說,有那一間的房屋與樣品屋一樣,我看是沒有.所以說謊文化在台灣是被縱容的,也就是說謊言越大生意越好.

    消費者要利用這次民氣匯聚採取保護消費者權益的行動,唾棄那些沒有信用說謊不要商譽的公司!!讓它們從市場消失!!再回來我們也不要!!

  2. 允晨文化 寫道:

    綠色和平電台FM97.3「綠色論壇」李南衡

    專訪 允晨文化發行人廖志峰 談《中國大陸食品污染》

    播出時間:2008年10月03日(五) 晚間 6:00~7:00

    ~歡 迎 收 聽~

     
         
      《中國大陸食品污染》成保命手冊 月餅摻化肥…周勍出書揭黑心食品

    —————————————————————-

    【林欣誼/台北報導】
      中國大陸的毒奶粉事件讓台灣社會人心惶惶,所有人都在擔心,吃入口的食物到底有沒有毒?隨著中國乳業含毒事件席捲全球,大陸作家周勍以《中國大陸食品污染》揭開中國黑心食品內幕,旋風式地引起國際注意,也成了惶恐消費者必備的「保命手冊」。
      這本書中詳盡介紹大陸有毒產品的種類和歷史,剖析瘦肉精、農藥殘留、劣質奶粉、海鮮青黴素等中國食品安全真相,從中國食文化談到食品出口貿易,深入省思黑心食品的核心問題。
      四十三歲的周勍出身陝西,是位民俗研究與口述史學者,他在接受大陸《南方周末》專訪時表示,寫書的動機全來自自己飲食的經驗:「有一次我吃早點,要一籠包子,一共十個,只賣一塊半。為什麼這麼便宜呢?我去打聽調查後發現,用來作餡的是豬脖子肉,豬的淋巴就在這裡,人吃了這部分的肉很容易得病。」
      他花了三年多時間研讀完兩千萬字的食品安全相關資料,為了追查線索甚至不惜「深入險境」。例如有一次他透過線人聯絡到專賣瘦肉精的老闆,他佯裝需要瘦肉精作為藥引,買賣完成後對方起疑,撂人追打,最後驚險從刀棍下脫身。
      周勍曾因六四天安門事件被關了近三年,如今又因這本書議題敏感觸犯當局,丟了工作。《民以何食為天─中國食品安全調查》在二○ ○六年底於大陸出版,去年十二月台灣引進後更名《中國大陸食品污染》。台灣版書後還附錄「台灣人至大陸必備的食品鑑別認知」,列出五五種有毒食品,包括「摻加化肥的月餅」、「千人涮過的紅油老湯」、「廁所旁邊灌出來的果汁」等,更附上北京市公布的一○八個放心食品品牌、識別安全食品五招及不合格奶粉廠牌等等。
      這本書出版後入圍二○○六年國際尤里西斯報導文學獎,在大陸銷量平平,國外的反應卻相當好,已有英、日、德、義大利文等版本,在日本銷量更突破五萬冊,今年八月獲日本《產經生活新聞》讀者票選的「期待暢銷書」銀獎。
      周勍感慨地說,他曾聽聞日本有一對賣大米的夫婦,因為被查出產品有問題,夫妻倆沒有顏面在社區內生活,隨後就自殺了。而中國法治不夠健全,老百姓也沒有鑑別食品安全的專業知識,他認為對食品工業適當地開放傳媒監督,是扭轉食品安全現狀的有效方式。

    ——本報導刊登於中國時報A14版20080927
     
      毒奶粉醜聞:中國的媒體必須發揮中心作用

    ——————————————————

    由三鹿奶粉引起的中國牛奶行業醜聞很有可能是今年最大的食品安全事件。從現在的情況來看,受到污染的不僅僅只限於嬰兒奶粉。在這種背景下,德國記者Janis Vougioukas就中國的食品安全問題採訪了作家《民以何食為天》的作者周勍。在他看來,此次爆發的奶粉醜聞不過是中國食品安全問題的冰山一角。

    一夜之間,全世界都在為中國的毒牛奶而擔驚受怕。對這件醜聞您感到吃驚嗎?

    一點也不!在我的書裡我就做出過預言,我們的食品在將來還會越來越不安全。

    您的書中也涉及了嬰兒食品嗎?

    實際上在之前就發生過奶粉醜聞。2004年安徽阜陽的嬰兒就是因為喝了完全沒有任何營養成分的奶粉而患病。許多嬰兒得了腦水腫,有些嬰兒甚至因此餓死。

    當時的事件主要涉及的只是一個省份,而這次關係到全國……。

    從本質上來說,兩件醜聞都有同一個原因。整個體系出了問題。這次的事件牽涉的不再單單是安徽的貧苦農民,而是22家企業,可以說它們在全國的每一個城市售賣自己的產品。

    到底是哪里出了問題?

    所有的部門都推卸責任,這就意味著,只要某一點出了問題,那麼整個系統就都會受到牽連。此外,許多奶粉廠家從政府那裡獲得了品質證書,讓他們免於接受其他的衛生檢查。這樣的證書根本沒有意義,許多企業完全是花錢買來的。政府應當行使自己的職能,這才是納稅人繳稅的原因。

    現在連嬰兒食品都被污染,對中國消費者而言,還有沒有值得信賴的食品?

    我總是建議消費者們越簡單的東西越好。既不要買太過便宜的商品,也不要買太貴的東西。

    為什麼購買價格高昂的商品時也要小心?

    因為那些商品存在很大的利潤空間。如果可以通過在食物中添加化學品的方式賺更多的錢,那就有人會去這麼做的。在中國,人們還需要注意,不要在過於大型的超市中購買商品。企業影響力越大,就越有機會操縱消費者。還有一條金科玉律:最好的產品是那些經過最少加工的產品。

    中國的消費者有何反應?人們變得更小心了嗎?還是大家已經對這樣的壞消息感到麻木了?

    普通民眾現在有很多煩惱。許多人在股市中損失了大量的金錢。房價也在下跌-食品安全不過是這其中的一個問題而已。有時候政府只是利用這樣的食品醜聞轉移公眾對其他問題的注意力。

    這次也是?

    首先逮捕了19名奶農,這只是想保護那些真正應當承擔責任的人。然後關閉了12家奶站,而這還不夠。接著一名副市長辭職,然後是市長,最後才牽涉到中國的大型奶企。整個醜聞的發展就是個不斷文過飾非的過程。我們從中看到了什麼?企業的權勢如此之大,它們能夠從地方政府那裡買到保護傘。在西方,這是不可想像的。

    面對這種情況,中國的消費者可以做些什麼?

    首先,他們必須清楚要學會保護自己,這真的只能由他們自己來完成。在中國,這個過程會很漫長。然後,政府必須放權。在這個過程中,中國的媒體必須發揮中心的作用-它們是我們與企業作鬥爭的唯一武器。

    在今天的中國到底還有沒有安全的食品?

    最大的問題是監管。我相信,真實的情況比我們現在就奶粉行業所知的情況要嚴重得多。畢竟嬰兒食品是全世界監管最為嚴厲的行業。

    在今年年初就已經出現第一例死亡的嬰兒了。為什麼在食品監督實際上已經失控的情況下,

    醫院當時還是沒有給出警報?

    整個的三鹿醜聞能夠公之於眾完全是個偶然。我不認為媒體報導了所有的真實情況。第一例死亡嬰兒來自甘肅。如果這件醜聞是在一個舉辦奧運的城市發生的,我向您保證我們根本就不會知道有這回事。

    在中國的食品加工業和監管體系中難道沒有道德標準嗎?

    道德什麼都不是,在每一個國家都是這樣,道德幫不上什麼忙。唯一的解決辦法就是嚴厲的法律。

    在過去的一個星期,幾乎每天都會出現新的關於奶粉醜聞的壞消息。現在還會發生什麼?

    這次危機甚至有可能導致騷亂和抗議有可能是新的革命的開始。

    這會不會有些誇張?

    吃飯是每個人的基本需求。十月革命的原因之一也是因為人們突然買不起麵包了。

    採訪記者:Janis Vougioukas
     
      「本想打動頭腦,最後打到胃上」

    —————————————————-

    南方週末:你的書裡描寫了食品安全的現狀,本土的調查多,國外的食品安全你關注嗎?

    周勍:當然。食品安全問題全球都有,食品安全的歷史也是跟人類進程差不多,從吃不飽到吃飽,到吃好,到吃安全,是這樣一個過程。吃不飽的時候是什麼都吃,安全問題是不用講的,這是人類從農業文明到工業文明進程中的必經之路,一個好的制度會讓這個道路越來越短,成本越來越少。1906年,在美國小說《屠場》出來以前,美國的食品安全狀況一定比現在中國糟糕得多,美國扒糞運動就是從《屠場》開始,促進了美國的新聞法和食品安全法的出台,改變了美國的食品現狀。

    再比如日本,上世紀50年代左右食品安全狀況非常差。有一個教授叫田中克巖,他給我講那時候美軍駐日本,小孩子頭上出虱子,就用六六粉直接噴到頭上,蔬菜也是這樣噴。隨著社會越來越發展,其他國家發展的經驗,比如說像食品安全方面的經驗,要有一個良性的制度,像海綿一樣吸收這些好經驗,過濾掉廢物或者渣滓。

    南方週末:以你長久的觀察,食品安全最核心的問題是什麼?

    周勍:是制度和成本問題,資本以利益最大化為目標,所以食品商也好、相關企業也好,通過造假,為食品施加添加劑也好,都是為了獲得最大的利潤。如果一個國家法治健全的話,一般的商人不敢冒這個險,一旦犯法,他就有可能傾家蕩產,甚至永遠不能從事這個行業。

    食品安全管理在歐美是非常嚴格的。我舉個很簡單的例子,2006年在德國,出現過一個土耳其烤肉事件,過去在冷戰期間東德有很大一部分人是土耳其過來的勞工,慢慢地土耳其人就待下來了,和東、西德開始做生意,他們和在海外的中國人一樣,謀生的手段一般是做餐飲業,土耳其烤肉有點像中國的肉夾饃,滿街都做這個。有個司機發現了土耳其烤肉裡面有過期的肉,他開車從一個城市到另一個城市運肉,發現肉有味,就馬上報告了警察,查出來這個肉有問題。然后土耳其這個肉店老闆自殺,在很長一段時間土耳其烤肉店的生意蕭條。今年8月,我在德國看到土耳其的烤肉還沒緩過來,很少人去。更重要的是,揭露這件事的司機成為當地的英雄,民眾很尊敬他。

    南方週末:中國的食品安全管理和西方的有什麼差別?有哪些經驗是可以借鑒的?

    周勍:西方有個標準是「我用手中的鈔票為我的食品安全投票」,就是促進食品安全非常重要的方式。當然,它們食品安全的管理極其嚴格,特別是北歐和美國。1999年我去美國住的時候,有時候去買菜,四棵小白菜,想想應該很便宜,結果花了我幾美金,我平時一美金買一堆,後來才知道這真是有機的,沒有化肥沒有農藥的,這就是說西方的食品安全管理已經很成熟。在俄羅斯賣西瓜是不能把西瓜打開的,我在俄羅斯買西瓜說要把西瓜打開小口看生熟,賣瓜的人說不允許,俄羅斯賣西瓜沒有一個帶刀的,刀上如果有污染呢?這是法律規定的,幾十年了。俄羅斯按說生活水準跟咱們差不多,但是這方面有非常嚴格的法律規則。

    我個人認為,對食品工業適當地開放傳媒監督,是扭轉食品安全現狀的惟一有效方式。由於法律成本過高,加之老百姓沒有鑒別食品安全與否的專業知識,因此,在食品的消費過程中,一旦發生糾紛,消費者是弱勢個體,無法抗衡食品加工企業。只有政府出面調解,才能負起這個責任。添加劑生產絕大部分被挪至中國

    南方週末:有什麼事情是你認為重要的又沒寫到書裡的?

    周勍:書上沒怎麼寫的,比如最大的食品安全危害是工業添加劑的問題。比如咱們吃麵包,裡面的膨化劑,種小麥的化肥,豬肉裡的瘦肉精,海鮮裡的黃黴素什麼的,食品本身可能沒有問題,有問題都是因為工業添加劑。為什麼呢?這就說到根本問題,工業添加劑的來源,農民是造不了的。全世界80%-90%的添加劑都在中國生產,一是生產化工品的利潤不高,二是污染嚴重,西方無法承受,所以都遷廠到中國。大概是去年9月、10月,中國查中小企業生產添加劑和維生素的狀況,這些企業主要集中在江浙一帶和大連,日本的在大連,歐盟的在江浙。查江浙一帶的時候,關了一些小廠,一個禮拜內倫敦的維生素價格就漲了28%。歐洲奶好喝嗎?不好喝,而且歐洲奶在開封第二天一定壞,中國奶很香,而且能放三十天。歐洲的奶沒有添加劑,沒有糖精、甜蜜素,糖精、甜蜜素一旦過量,對人構成傷害,這是很多人都忽視的。

    南方週末:你說國外用的好多添加劑都是在中國生產的麼?

    周勍:他們也需要添加劑,但很注意量的控制。比如,甜蜜素加多少剛好,加多少會中毒等等,咱們小時候就有個傳說,說煮雞蛋放糖精放多了會毒死人的。在中國生產的添加劑,最好的是賣到歐盟和北美,二等品賣到日韓,三等品賣到港台,四等品給北京上海等大城市,最差的就給農村。為什麼歐美的安全問題少,一是用添加劑限量很嚴格,你想我們一袋奶放三十天,裡面得放多少防腐劑?

    南方週末:添加劑與所有食品安全問題有關嗎?

    周勍:對。舉不出來跟它沒有關係的例子。北京市場的白菜最大的供應地是河北保定,我一路上跟著他們走過。消費者貪圖漂亮,不要蟲眼,菜農就得跟上,倒大量的水,往裡面倒藥,我說你們這有比例嗎,他們說哪有什麼比例。我是找熟人跟著看的,因為一顆菜上有蟲咬,不噴藥的話,一整車菜就都是蟲了。所以他們就潑藥,半路上走到廊坊再噴一次,關鍵問題是,拿臉盆潑藥沒有劑量,沒有人教農民多少是殺蟲,多少會是傷害,沒有人給他們普及啊,就靠他們自己的想法。蟲子肯定只吃營養最好的部分,好的菜蟲才吃,過去就說有蟲的桃是最甜的。人慢慢地為了貪圖表面的東西忘了常識,這是非常可怕的。還有大米,稻子剝開,過去都是很暗淡的,不會像現在這麼亮,因為機器打磨得稻殼和稻米之間的最有營養的東西都掉了,一是好看二是好保存,因為最有營養的部分都打掉了蟲都不吃了,人吃下去那一堆蛋白質都是沒營養的,這方面蟲比人更敏感。咱們有很大的誤區,人口多、肉食攝入量大,說不加添加劑、不給豬喂有添加劑的飼料,中國人的肉食就不夠,這完全是偽問題,人吃食物是為了營養不是為了吃多,吃多了沒營養,不如吃少但是有營養,這要有一個適當的控制。

    南方週末:你的書裡描寫了食品安全的現狀,本土的調查多,國外的食品安全你關注嗎?

    周勍:當然。食品安全問題全球都有,食品安全的歷史也是跟人類進程差不多,從吃不飽到吃飽,到吃好,到吃安全,是這樣一個過程。吃不飽的時候是什麼都吃,安全問題是不用講的,這是人類從農業文明到工業文明進程中的必經之路,一個好的制度會讓這個道路越來越短,成本越來越少。1906年,在美國小說《屠場》出來以前,美國的食品安全狀況一定比現在中國糟糕得多,美國扒糞運動就是從《屠場》開始,促進了美國的新聞法和食品安全法的出台,改變了美國的食品現狀。

    再比如日本,上世紀50年代左右食品安全狀況非常差。有一個教授叫田中克巖,他給我講那時候美軍駐日本,小孩子頭上出虱子,就用六六粉直接噴到頭上,蔬菜也是這樣噴。隨著社會越來越發展,其他國家發展的經驗,比如說像食品安全方面的經驗,要有一個良性的制度,像海綿一樣吸收這些好經驗,過濾掉廢物或者渣滓。

    南方週末:以你長久的觀察,食品安全最核心的問題是什麼?

    周勍:是制度和成本問題,資本以利益最大化為目標,所以食品商也好、相關企業也好,通過造假,為食品施加添加劑也好,都是為了獲得最大的利潤。如果一個國家法治健全的話,一般的商人不敢冒這個險,一旦犯法,他就有可能傾家蕩產,甚至永遠不能從事這個行業。

    食品安全管理在歐美是非常嚴格的。我舉個很簡單的例子,2006年在德國,出現過一個土耳其烤肉事件,過去在冷戰期間東德有很大一部分人是土耳其過來的勞工,慢慢地土耳其人就待下來了,和東、西德開始做生意,他們和在海外的中國人一樣,謀生的手段一般是做餐飲業,土耳其烤肉有點像中國的肉夾饃,滿街都做這個。有個司機發現了土耳其烤肉裡面有過期的肉,他開車從一個城市到另一個城市運肉,發現肉有味,就馬上報告了警察,查出來這個肉有問題。然后土耳其這個肉店老闆自殺,在很長一段時間土耳其烤肉店的生意蕭條。今年8月,我在德國看到土耳其的烤肉還沒緩過來,很少人去。更重要的是,揭露這件事的司機成為當地的英雄,民眾很尊敬他。

    南方週末:中國的食品安全管理和西方的有什麼差別?有哪些經驗是可以借鑒的?

    周勍:西方有個標準是「我用手中的鈔票為我的食品安全投票」,就是促進食品安全非常重要的方式。當然,它們食品安全的管理極其嚴格,特別是北歐和美國。1999年我去美國住的時候,有時候去買菜,四棵小白菜,想想應該很便宜,結果花了我幾美金,我平時一美金買一堆,後來才知道這真是有機的,沒有化肥沒有農藥的,這就是說西方的食品安全管理已經很成熟。在俄羅斯賣西瓜是不能把西瓜打開的,我在俄羅斯買西瓜說要把西瓜打開小口看生熟,賣瓜的人說不允許,俄羅斯賣西瓜沒有一個帶刀的,刀上如果有污染呢?這是法律規定的,幾十年了。俄羅斯按說生活水準跟咱們差不多,但是這方面有非常嚴格的法律規則。

    我個人認為,對食品工業適當地開放傳媒監督,是扭轉食品安全現狀的惟一有效方式。由於法律成本過高,加之老百姓沒有鑒別食品安全與否的專業知識,因此,在食品的消費過程中,一旦發生糾紛,消費者是弱勢個體,無法抗衡食品加工企業。只有政府出面調解,才能負起這個責任。添加劑生產絕大部分被挪至中國

    南方週末:有什麼事情是你認為重要的又沒寫到書裡的?

    周勍:書上沒怎麼寫的,比如最大的食品安全危害是工業添加劑的問題。比如咱們吃麵包,裡面的膨化劑,種小麥的化肥,豬肉裡的瘦肉精,海鮮裡的黃黴素什麼的,食品本身可能沒有問題,有問題都是因為工業添加劑。為什麼呢?這就說到根本問題,工業添加劑的來源,農民是造不了的。全世界80%-90%的添加劑都在中國生產,一是生產化工品的利潤不高,二是污染嚴重,西方無法承受,所以都遷廠到中國。大概是去年9月、10月,中國查中小企業生產添加劑和維生素的狀況,這些企業主要集中在江浙一帶和大連,日本的在大連,歐盟的在江浙。查江浙一帶的時候,關了一些小廠,一個禮拜內倫敦的維生素價格就漲了28%。歐洲奶好喝嗎?不好喝,而且歐洲奶在開封第二天一定壞,中國奶很香,而且能放三十天。歐洲的奶沒有添加劑,沒有糖精、甜蜜素,糖精、甜蜜素一旦過量,對人構成傷害,這是很多人都忽視的。

    南方週末:你說國外用的好多添加劑都是在中國生產的麼?

    周勍:他們也需要添加劑,但很注意量的控制。比如,甜蜜素加多少剛好,加多少會中毒等等,咱們小時候就有個傳說,說煮雞蛋放糖精放多了會毒死人的。在中國生產的添加劑,最好的是賣到歐盟和北美,二等品賣到日韓,三等品賣到港台,四等品給北京上海等大城市,最差的就給農村。為什麼歐美的安全問題少,一是用添加劑限量很嚴格,你想我們一袋奶放三十天,裡面得放多少防腐劑?

    南方週末:添加劑與所有食品安全問題有關嗎?

    周勍:對。舉不出來跟它沒有關係的例子。北京市場的白菜最大的供應地是河北保定,我一路上跟著他們走過。消費者貪圖漂亮,不要蟲眼,菜農就得跟上,倒大量的水,往裡面倒藥,我說你們這有比例嗎,他們說哪有什麼比例。我是找熟人跟著看的,因為一顆菜上有蟲咬,不噴藥的話,一整車菜就都是蟲了。所以他們就潑藥,半路上走到廊坊再噴一次,關鍵問題是,拿臉盆潑藥沒有劑量,沒有人教農民多少是殺蟲,多少會是傷害,沒有人給他們普及啊,就靠他們自己的想法。蟲子肯定只吃營養最好的部分,好的菜蟲才吃,過去就說有蟲的桃是最甜的。人慢慢地為了貪圖表面的東西忘了常識,這是非常可怕的。還有大米,稻子剝開,過去都是很暗淡的,不會像現在這麼亮,因為機器打磨得稻殼和稻米之間的最有營養的東西都掉了,一是好看二是好保存,因為最有營養的部分都打掉了蟲都不吃了,人吃下去那一堆蛋白質都是沒營養的,這方面蟲比人更敏感。咱們有很大的誤區,人口多、肉食攝入量大,說不加添加劑、不給豬喂有添加劑的飼料,中國人的肉食就不夠,這完全是偽問題,人吃食物是為了營養不是為了吃多,吃多了沒營養,不如吃少但是有營養,這要有一個適當的控制。

    美國加州牛奶中毒事件

    ●2004年6月23日美聯社報道,美國的環境保護組織發表報告說,加州出產的牛奶含有高劑量的有毒物質,對兒童和孕婦危害很大。這些有毒的化學物質學名叫高氯酸鹽,該毒素對人的甲狀腺有破壞作用。這種化學物質已在美國加州等20個州的飲用水裡被發現,這些州的水源大都受國防軍事工業和航空工業的污染。該環境保護組織委託得克薩斯管理工學院對他們在洛杉磯和橘縣的零售店取到的樣品做了化驗,結果發現在32份樣品中,有31份中含有有毒物質。美國農業部的另一次化驗發現,南加州幾個市縣的牛奶受污染更嚴重。他們沒有說高氯酸鹽是怎樣進入牛奶的,但是被該物質污染的水的確被當地的農場和田地使用。美國參議院營養與健康特別委員會主席麥戈文說:千百萬美國人塞進肚子裡的東西,很可能使他們患肥胖病、高血壓、心臟病、糖尿病、癌症。

    採訪記者:夏榆實習生吳瑤發自北京

  3. 林炳炎 寫道:

    我已經完成退貨手續,收回75元(台電公司內售價)!!!

    同時也打電話0800000338給台灣雀巢股份有限公司來澄清說明,打了2次都佔線中。

  4. 鉑鎂鑼 寫道:

    製造商是USA?
    真的是說謊!

  5. 林炳炎 寫道:

    今天收到email, 標題::含有禁藥的鮮奶…是否含禁藥:磺氨藥
    檢測結果:(有4家公司列名,由於我無法查證!!) 寫email的人似乎服務於國家衛生研究院 環境與職業病研究 如果屬實, 真是食品危機!! 有一句話在此引用:::

    吃東西還是天然的最好, 吃之前看清楚它的成分吧! 自從拒絕罐裝食品,加工製造食品,等現代化商品後, 胃腸毛病不藥而癒.

    天然的最好是我信奉很久的信條,出差時喝自己燒的溫開水!!!

  6. 陳凱劭 寫道:

    網路線上收聽(約50分鐘):

    2008.10.03 綠色和平電台FM97.3「綠色論壇」李南衡專訪
    允晨文化發行人廖志峰 談《中國大陸食品污染》

    感謝 Taiwan Radio 網站熱情支援!

  7. 陳凱劭 寫道:

    企業不是慈善事業,目標是賺錢,手段是降低成本;這無可厚非。但賺錢不能違反基本良心。

    一家本來在台灣設廠的企業,跑到落後人工土地便宜、環保標準低,人民勞工不知要抗爭的中國設廠,這也無可厚非,他要開拓更大市場。

    但是企業去中國的同時,同時把台灣的工廠收了,棄台灣的員工於不顧,這種企業就是沒有社會良心!

    一個沒有社會良心的企業,別妄想他們產品製造的過程裡也會有良心!

    拒絕中國原生的黑心貨!

    更要拒絕原本在台灣生產製造,現整個搬到中國生產的產品!

  8. 陳凱劭 寫道:

    雀巢是歐洲的公司,總部在瑞士。

    三花奶精原本是美國的知名奶精品牌,1984年被瑞士雀巢所收購。

    但三花coffeemate部門歸雀巢美國分公司管,這是包裝頂面寫Nestle USA的原因。

    雖然是寫Nestle USA,誰曉得真正製造產地在哪裡咧?

    (按:奶精是純植物性,並非由動物奶品提煉,但黑心製造商為了達到食品檢驗中的高蛋白度,一樣有可能加三聚氫胺這種東西進去)

  9. 陳凱劭 寫道:

    中央社:雀巢克寧奶粉下架 業者籲檢測標準國際接軌

    雀巢抱怨「2.5ppm」的標準是國際標準,他們這次在台灣被檢出的產品值是低於此值的。

    雀巢沒有告訴我們的是:歐盟完全禁止中國的奶品食物原料!!!全世界文明國家全面禁止中國奶品甚至食品原料。

    如果要跟國際接軌,是完全不要用中國的食品原料!!!而不是數字問題!

    這次的事件,並不是雀巢品管的問題,而是你雀巢在中國設廠所致。是中國這個地理因素。

    這種毐物本來就不該出現在食品內,所以過去沒有人頭殼壞去,在食品內檢查這個項目;就像沒有人檢驗肉粽裡面有沒有含屎這個成份。

    三聚氫胺根本不該在食品中出現,就像雀巢台灣分公司經理早上吃的肉粽不該有0.0001ppm的屎的成份一樣!

    不該出現的東西,就應該是零。2.5ppm本來就是不合理了,還拿來做理由。

    雀巢台灣分公司經理,請你每天開記者會,當場喝一杯經檢驗是2.49ppm三聚氫胺的奶品給大家看。

  10. 訪客 寫道:

    林芳郁是位人品為我所敬重的師長,不過沒想到他三兩下就被手底下人給出的什麼”容器溶出”這種不
    入流的理由所唬住,還要推銷給全國民眾相信。這回,他對於台大醫學院的門面所造成的傷害,在我
    看來,並不小於趙健銘。他下台時還不清楚自己問題出在哪裡,苦心呼籲民眾,要成為一個偉大的國
    家,不是蓋多少101大樓,或者船堅砲利,而是民眾具有多少知識和品格,應相信學者專家。問題
    是,專家也不是活在真空裡頭。其實像這回”容器溶出”這種不入流的理由,就是某些專家給掰出來
    的。還好,現在有了網路和google,人人可以自由得到不同專家的意見,而不必被某一群專家瞎
    呼攏,我覺得這樣的國家也許會比盲信專家的國家可以更加偉大。

  11. OMAR 寫道:

    學長

    我太太有朋友在澳門內政部當公務員的,我們八月初見面的那一天,太太那時候去澳門。

    她和朋友聊天,其中有一個對談如下。

    太太:澳門怎麼還這麼多大陸人,他們應該來過一次都不會想來了吧?

    朋友:才不呢。來澳門的,都是一些有錢人。他們來澳門都買一些日用品回去,尤其是奶粉。澳門的奶粉都是進口的,大陸人不敢喝大陸的奶粉,都來澳門帶一大堆奶粉回去。

    我想這個資訊,說明了一切。

    所以毒奶粉爆發的時候,我太太對我說,台灣怎麼那麼笨,這些奶粉,大陸人都不敢吃,台灣還進口大陸的奶粉。

    我回答:沒辦法呀,台灣人不會喝大陸奶粉,但是商人會拿來當奶製品,誰知道自己有沒有吃到大陸奶粉。

  12. 林炳炎 寫道:

    看來我們要努力把台大醫學院或台大搞臭, 這個學校的畢業生如此不自愛, 連帶損害全國人民, 全說一些謊言, 這樣造孽的知識份子, 我們還要他們???幹嘛!!幹嘛!!幹嘛!!

    去年我去神戶大學參加東亞STS研討會, 神戶大學的主持人在9月底來台, 由於颱風的關係打亂行程, 但他排除萬難去台大醫學院院史室要參觀那兩尊雕像, 台大醫學院當局說可以到6點, 但5點就趕人, 這是什麼待客之道???難道台大醫學院沒有ISO 9000的顧客滿意度之觀念, 不必顧及台大醫學院的門面????

    未だ馴致されない芸術品

  13. 慶離 寫道:

    哪天要買一支電話.跑遍台南..好不容易看到471條碼…結果製造商是x德..我知道他已經在台灣無生產線了..可見條碼也可以造假??哈哈..不..他們是進口進來再分裝或重裝..所以條碼遍台灣了….欺騙消費者

  14. scl 寫道:

    雖然”無商不奸”是一竿子打落一船人,
    “企業不是慈善事業,目標是賺錢,手段是降低成本;這無可厚非。但賺錢不能違反基本良心。”
    我們不能期望良心,良心何價?
    以台灣的消費能力,拒買原料來源可疑的價廉黑心產品,或為自保之一。

  15. 林炳炎 寫道:

    毒奶風暴外一章(這個發作的快….)

    之前為了準備「風險管理與溝通」的教材,收集各國政治人物面對食品健康風險時吃牛排(狂牛)、啃雞排(禽流感)、嚼茼蒿(農藥)、啖蚵仔煎(毒牡蠣)…的照片,面對毒奶風暴,前一陣子台灣的政治人物也是忙著到處喝牛奶、吃麵包。

    前幾天接到旅歐朋友的信,看到英國新上任的商務部長的新聞,還真好笑!

    9/28
    温家宝:在凤凰电视上看到曼德尔森喝中国牛奶很感动(2008年09月28日 09:01北方网)

    結果十天後
    英商务大臣曼德尔森上任当天 肾结石发作接受手术(2008年10月08日 16:44中国网)

    英國的報導,倒是沒說曼德爾森喝了中國牛奶:)

    恭喜曼德爾森po霸權的lp得到報應 , 而報應也來得真快 , 哈哈, 看曼德爾森還敢鐵齒??

  16. 訪客 寫道:

    接到旅歐朋友的後續報導,哈,英國的媒體也開始報導曼德爾森喝中國牛奶的事了:

    Did Mandelson’s dodgy Chinese milk stunt give him kidney stones?

    http://www.dailymail.co.uk/news/article-1076683/Did-Mandelsons-dodgy-Chinese-milk-stunt-kidney-stones.html

  17. 林炳炎 寫道:

    <メラミン>中国産の乾燥卵から検出…三井物産発表

    三井物産は16日、中国から輸入した粉末状の乾燥卵から化学物質「メラミン」が最大4.6ppm検出されたと発表した。納入先の卵加工会社から製パン会社が購入し、菓子パンの材料に使用。消費者に販売された。ニワトリのエサにメラミンが混入したことが原因とみられる。エサを食べたニワトリの卵からのメラミン検出は初めて。

     三井物産によると、今年9月に約20トンの乾燥卵を輸入し、卵加工会社のキユーピータマゴ(東京都調布市)に納入。うち400キロを製パン会社に販売し、10月上旬、菓子パンの材料に使われた。菓子パンの大半はスーパーなどで販売されたとみられる。菓子パン4種類を検査したところメラミンは検出されなかったという。残る19.6トンは三井物産が回収し、返品または廃棄する。

     鶏卵を乾かして粉状に加工した乾燥卵は、パンや菓子、ホットケーキ粉などの原材料に使われる。07年度に3368トンが輸入され、このうち約8%に当たる約265トンが中国製。三井物産は「メラミン問題は認識していたが、エサへの混入までは想定しておらず、リスク管理が甘かった」と釈明している。【森禎行】

  18. Encolpius 寫道:

    我就覺得奇怪
    我從小喝到大的,幾乎可以說是””臺灣國民奶粉””:克林奶粉為何也有?
    原來都是雀巢集團所屬公司
    最近克林奶粉強調它的奶源來自紐西蘭及澳大利亞
    仍不敢太相信
    您看
    一個人的名譽多重要!

留下回應

留言內含太多URL、廣告常見字,可能被系統視為廣告而扣住不顯示,請待版主解除。或寫私信給板主

本Blog其他隨機文章(五篇)

  • 戒嚴時期白色恐怖與轉型正義研討會
  • 張清郎教授追思告別音樂會
  • はるのTokyo—-四月肖さくら
  • 四國松山空港到台灣松山機場的一場正式訪問
  • 推荐《空襲福爾摩沙:二戰盟軍飛機攻擊台灣紀實》新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