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總督府台北師範學校長太田秀穗

本文發表於 2008 年 11 月 29 日 08:33

daida02.JPG1993年春天,第一次去日本觀光,去八王子拜訪在共立女子大學的張良澤教授,在他書籍目錄中發現「火山灰」3字,讓我陷入台灣史非常誘惑人的outcrop,讓我沉迷。因認識張良澤教授,使我打開一扇窗,看到原本看不到的史料。而《太田秀穗氏還曆記念文集》這本書,就是向他要的影印本,讓我可以寫林木順在學的校長。根據《太田秀穗氏還曆記念文集》這本書,我們可以窺探太田秀穗的人生與其思想。(按本書在台大圖書館有)

太田生於1875年1月26日茨城縣西茨城郡農民太田茂兵衛氏四男,片庭小學校開校就學。11歲時,西茨城郡內全小學校競爭試驗第一名、受郡長賞。轉學笠間町小學校、修習英語。訓導安藤及夫人、對教育兒童很親切。1887年9月入水戶中學校,對學校現狀不滿轉學東京英語學校。1890年9月、入學第一高等學校,耽迷宗教等書,後入哲學科,曾與下村海南等同居。1895年9月、入東京帝國大學文學部哲學科、哲學難誌編輯員,25歲大學哲學科卒業。友人數名共同譯シジワヰツク的《倫理學說批判》。

cca-1-20001-pc-tw-002417984-n.jpg

26歲在澤柳普通學務局長推薦,任新潟第二師範學校(後高田師範學校)教頭、任山梨縣師範學校長(27歲)、日本赤十字社山梨支部講師囑託(29歲)。32歲轉任新潟縣高田師範學校長、下賜高等官。第十三師團司令部英語、獨逸語講師囑託。38歲轉任長野縣師範學校長。39歲任朝鮮總瞥府視學官高等官、40歲總督府內雇員教師之囑託。41歲轉任朝鮮女子高等普通學校長兼總督府視學官、京城私立幼稚園長、東洋專門學校講師矚託。44歲轉任佐賀縣師範學校長。45歲佐賀步兵聯隊內獨逸語講師矚託。

aea-a1.JPG

46歲任臺灣總督府國語學校教授兼臺灣總督府視學官、臺灣總督府台北師範學校長兼視學官、高等官、臺灣總督府講習會講師、臺灣神職講習會講師。1922年2月、東京仙台地方出張中、臺灣總督府師範學校內台灣人生徒與警察官有衝突之電報接到、至急歸任、處理方法を講じたる後辭任に決意す(49歲)。6月、依願免本官及兼官。 1922年10月、司法省不良少年改善有關之調查囑託。50歲任多摩少年院長、高等官三等三級俸下賜、奉召參加觀櫻御宴。60歲少年院創立滿10年記念式、提出退官願。愛國婦人會本部員囑託、少年保護司囑託、八王子中學校長事務囑託。

daida01.JPG

「北師台灣人生徒與警察官衝突」日日新報漢文版摘錄19220223 北師學生暴行巔末

2月3日下午3時。大稻埕稻新街派出所。有北師學生本島人2名。自北向南而來。因行右側故。為勤務中和田巡佐注意。不獨不聽。其後1人。且罵以馬鹿。和田巡佐即將2名帶往派出所加以說諭。其中1人更將所攜之英語書籍突示巡佐之前。言此書若能讀耶。其態度頗為傲慢。因生小格鬥。其時更有數名同校生來會。向警官陳謝其生徒之不遜。因得放還。迨至5日下午5時30分。同校生徒。往觀野球比試。歸途有杜榮輝外數十人或三三五五。向東門街派出所前通過。由通行右側。更受勤務中之栗生巡佐注意。彼等因行下水側。沿牆外而進。言如是則無妨耶。以輕蔑不遜之言動歸校。栗生山巡佐亦忍之。至其日下午6時。利用休憩時間。到學校宿直室前。遇第一學寮生徒監堀川安市助教授。得其案導。至第二學寮生徒監室。唔生徒監瀧田和三郎助教授。告以巔末。託以訓戒學生之將來。其時適生徒自食堂出數有300名。形勢有愈不穩。同巡查一時入室直室內。會值堀川瀧田兩生徒監。亦來頻制止生徒。然而生徒等不獨不肯之聽。且自情窗外投石於同巡查。或施以辱罵讒謗等。其情狀極為險惡。事有一消防夫。通過門外。目擊此種光景。急馳報於東門街派出所。由勤務中之高橋巡查。急報於南警察署。同時南報德田記者。亦通過現場。目擊其事。亦以測候所之電話。好意的報告南署。同署當值姉齒警部補。一接急報。即帶同豐島邢事乘自轉車馳往學校。顧校門已鎖。門外生徒無數。及見攜警察提灯之姉齒警部補之姿更嘩言再一隻來也。宜懲之。又連罵馬鹿。眾口交呼。遮斷進路。不能入內。加以投石如霰。提灯彼其撲滅。身體亦受礪石所中。艱難排群眾。進至玄關之前。由粟生山巡查及瀧田生徒監。聽取巔末。更百方欲使生徒解散。力不能及。乃使豐島邢事馳報於岡野南署長。豐島邢事。因著私服。故不被其注目。得以出門外。乘自轉車。疾指而前。及到。則已氣喘不能發聲。岡野署長聞報大驚。躬自出馬。料此行必受相當危害。即帶同在旁特務3名。於混亂渦中。馳往現場。排開多數生徒之中。進入門內。彼等一見。又狂呼再一隻來也。宜懲之。即拾取小石拋擲。署長揮提燈。告以余為南署長。欲穩健制止。彼等更狂燥遮斷進路。更猛烈投石。署長至是大喝一聲。同時將指揮刀拔取。試以威嚇。漸得奏效。撥開進路。即將指揮刀。交與同行之特務巡查。持歸派出所。更大聲告以若不從本職說諭。此騷擾繼續時。當全部送往監獄。生徒等竟交口答云無妨。其時生駒學務課長亦到。極力說諭。始得鎮靜。次第退散。是蓋本事件所發生之巔末也。太田校長出差內地及事件發生後歸來。語往訪記者曰。事件發生之後。始倉皇而來。深為憂慮。謂平時學校雖有種種訓育。然為風俗人情及感情。或民族性。略有差異之故歟。多陷於誤解。或偏僻根性。此次之事件。全由於誤解而然。非出於群眾心理。余當調查真相。報告上司余已集彼於一堂。戒告其不謹慎。暫時為禁足處置。生徒早己了解警察權之宜尊重今竟為此。實為可傷。云云。昨事件發表。校長語往記者曰。事件雖云發表。然只警察一邊。學校一邊之意見。俟機會到來。即為發表。亦未可知。此時惟仍守沈默與使謹慎耳。

該事件突發以來。州保安課起為活動。今井保安課長倉持警部以下刑事部員總出查究自8日起。就關係生徒。三人或五人。每日拘留於留置場。計留置學生45人。徹宵訊問。後以公務執行妨害之罪名。全部送往檢察局。收容於未決監。地方法院檢察局之金子上瀧兩檢察官擔當。嚴重查辦。去21日午後。乃決該被告45名。為起訴猶豫一時釋放。松井檢察官長於午後零時半。集代表者父兄及被告等。在法院第一訟廷。松井官長起云。諸君(不言被告。竟言諸君。蓋特別厚之也)。將來將為國民之師範。負有重大任務。如此次之多數犯罪。洵為可悲。諸君之行為。非為卓純者。實為公務妨害或騷擾。皆宜照刑法而處置者。若其為普通之人。則不可不為嚴懲。然諸君他日將為國民之師表者。若思想有誤。則為臺灣可悲之事更宜嚴罰。已吩咐擔當檢察官。嚴重處置。此事件之起。諸君之父兄。極為痛心。寢食俱廢。叩請釋放。諸君之先輩。亦慮及將來欲使為純良國民。提出嘆願書。諸君其真改悛與否。固不可知。然若諸君將來決不為錯事。不忘本分。則暫為不起訴。苟再為錯事其時必嚴重處分。不稍寬假。諸君之心。今宜捨此後不再為非。總督長官以次各方面之人。極為憂慮,今日為欲觀諸君之將來,暫不起訴。欲出汝等於獄。以後宜不可再為不謹慎。懇戒其將來。辜顯榮氏對此。向官長陳謝。兼對生徒諭其不注意。父兄代表張銘三對官長陳謝。同代表沈賜記亦戒告生徒於是退廷。如此浴特別之恩典。生徒及父兄等皆為感泣。生徒更歸監獄。經應辦手續。出獄以前。志豆機典獄諭示。四時出獄歸校云。 相賀警務局長曰。余為局長。此時緘口為妙。然開學生一邊。暨他外觀風評。不知真相。多有誤傳。不得不求一般諒解。當局辦理此事最公明正大。當為各方而所共認。又對父兄。真是可憐。然事至此。亦不得己也。唯此機會。深願注意將來。期以變禍為福也云云。 高田臺北州知事曰。林熊徵氏。暨學校有力者。同校出身先輩10名。同情父兄。共來謁余囑為寬大處置。並呈連署嘆願書。目下來北父兄代表名。亦來謝其教督不嚴之過。竝誓將來盡力不使再有此事。要之。此番事件。突發而來。但念支那學生風潮。如或感染台灣學生。是一大事。願學生自身。學校方面。互相注意。莫使學之為之也云云。

19220225對於總督寬大處理 李延禧感想談 19220301師範生鬧事之學校處分 太田校長之揮淚誨告

去2月5日夜所發生之台北師範學校生對於警官鬧事之件。被送往檢察局之40生徒。於計去21日。沐當道之恩典。寬大處置。全部放出。其後歸校繼續在作法室。十分謹慎。學校處分問題。夙由學校當局參照檢察局調書。與學務當局慎重審議。仰在京中之總督指揮。昨28日。傳集各關係父兄。得當地有力者辜顯榮、林熊徵、李延禧、吳昌才4人。及卒業生謝汝銓、楊潤波、張清港、許丙、魏清得諸氏立會於上午中發表。被處以退校之生徒。計12名。整列於校長室。首由太田校長。與以最有溫情之誨告。太田校長對於被退校之生徒。先自責其不德及教養旨趣之不徹底。然後揮淚懇懇說明此回事件發生之遺憾及學校處分為萬不得已者。竝深囑其以後。宜各謹慎奮勉為國家有用之人。不宜自暴自棄。被處分之學生莫不泣下。…其次更由太田校長招集全校生徒於講堂。與以懇切誨告。深自引責。囑以慎重將來。

辜顯榮由太田校長介紹。滔滔言國法之宜守。公務執行之警官。切不可有所抵抗。次論思想問題。宜益穩健。因指講堂中所懸之明石總督「克忠克孝」之題額。詳為說明一番。終台灣此後之進步。繫於先覺者諸君之雙肩。其責任至重且大云云。…事畢父兄總代各率其子,為生徒總代,由許丙導往向知事及各方面陳謝。

19220305停學及在宅謹慎生之歸校 7日歸台北師範 太田師範校長談

台北師範生鬧事問題。去27日。學校處分。發表退學生12名。停學35名。歸宅謹慎15名。已如所報。發表後一般人士。頗有懸念於停學及歸宅謹慎生之本學年試驗問題者。茲據太田校長談云。受停學及歸宅謹慎之生徒50名。全部著於來7日。以應本學期試驗。受處以停學之生徒。歸校後當更令暫時謹慎。而一般在校謹慎即608名之生徒。至昨4日解除謹慎。為是一般生徒之父兄。當愁眉為之一舒也。

19220316公開欄之太田秀穗

卒業當時先生の御話した『親友を作れ』とか、『誠實に仕事をしなさい』とか、…對太田校長辭職感到「台灣滅亡之兆」。

林木順1922年4月入學台北師範學校,校長就是太田秀穗。依《北師四十年》p445~446,林木順在草屯公學校時的老師是北師1920年3月畢業,而太田是1919年3月任北師校長。版主國民學校二年級導師洪啟明老師是北師1921年3月畢業的。很荒謬的,《北師四十年》並不是這幾人所任職或求學的單位,這是戰後胡搞的結果。本文的北師是指在總督府旁的學校,《北師四十年》是位在和平東路上的學校。 ps:對所貼寫真不滿意。想進入此校之網頁,無法。在現代網路世界,沒有這樣對納稅人兼想求知者作如此限制。比俄羅斯與China更嚴苛,這是號稱自由的國度。此校現在已經沒有日本時代的建築,因此校有過反抗活動。與台中一連在一起看就知道啦。

12 回應 針對 “台灣總督府台北師範學校長太田秀穗”

  1. 林炳炎 寫道:

    《台灣への架け橋》p257~62有一篇文章『義務教育制実施の調查』

    台湾の義務教育制度実現

    「こうして昭和18年4月1日、台湾国民学校六年は義務教育制度となったのである。

    この年の4月1日入学適齡者から、その父兄は国民學校に就学させる義務を負うことになったのであろ。

    それと同時に、市·街·庄は適齡児童を入学させるよう保護者に通知し、児童を收容するのに必要な施設を建設する義務を負うことになったこの義務教育制度は、歐米の植民地統治においても前例のない、画期的なものではかったと思う。」

  2. 葉雪淳 寫道:

       
       
       
    iPodの音楽を管理するソフト「iTunes」
       
    そこに「パーティーシャッフル」という機能があるのですが、
    曲をランダムに再生してくれる機能なんですよね。
       
    でもこの名称、
    「シャッフル」だけでよさそうですか。
    なんで「パーティー」までつけて。
       
    上流社会の人たちのパーティーで、
    「音楽いいですわね! ただ決まった順番だとつまらないから、
    色々とランダムだとステキですわね!」
           
    というようなときに使われる機能でしょうか。
    だから、パーティーシャッフル。
            
    こういう想像をして以来、
    この機能を使うのが、ものすごくためらわれます。
    僕は一人でパーティーしてるのか、と。
        
    「あらあの方、お一人で家にこもってパーティーシャッフルですって!」
    「まぁ、お気の毒!」
       
       
    何を見ても切ない自分を感じつつ、
    こうして2008年も暮れていきます。
       
       
       

  3. Encolpius 寫道:

    林前輩
    (一)公園路旁的””台北市立教育大學””,與和平東路上的”國立台北教育大學”
    在日本時代確實是有關聯的分別是第一師範/第二師範
    詳維基百科:””台灣日治時期師範教育機構””條目

    (二)我1990年參加聯考的時代
    公園路師院叫”市北師”(台北市/直轄市) 和平西路的叫”省北師”(台灣省)
    (而且錄取分數市北師還比較高嘞!大概是直轄市管理的學校有關!)
    我也很訝異一個號稱百年大學的台北市立教育大學竟然連一棟古蹟建築也沒有?
    連國立台北教育大學的紅樓本館也是戰後才拆除的(還好還有一座古蹟禮堂!)

    (三)””北師40年””(看來是指國北師)一定是把日本時代的校史扣除的算法,其實歷史並不是喜歡不喜歡的問題!

  4. 林炳炎 寫道:

    >>>我也很訝異一個號稱百年大學的台北市立教育大學竟然連一棟古蹟建築也沒有?
    因為此校傳統是反殖民者, 戰後新殖民者當然無法容忍這樣的歷史學校存在, 台中一中也是在此背景下被毀掉古蹟, 一中比較沒有反抗那麼激烈, 所以還留有現校史館!!

  5. 陳凱劭 寫道:
    1926台北師範學校,校長志保田鉎吉

    這張寫真拍攝角度,故意把總督府攝入,象徵此校與總督府的位置關係及從屬關係。點選可放大。

  6. 紅豆湯圓 寫道:

    1922年2月3日台北師範學生與警官衝突案,被退學的有12名學生。其中包括台灣前輩畫家陳植棋(1906-1930),他後來1925年前往投考東京美術學校。

    1928年廖繼春以「芭蕉の庭」入選第九回帝展,陳植棋的「台灣風景」也同時入選。

  7. 林炳炎 寫道:

    校長志保田鉎吉的影像很難找!!最近就想貼出1922年入學, 1924年退學之台北師範!!

  8. POTA 寫道:

    According to Hsieh Hsueh-Hung, she and her husband went to JAPAN in late spring of 1923 (Note: should read 1924). When the ship started to move in Keelung harbor she approached THREE young men on board with curiosity. She found out that those three young men were Lin Muh-Sun, Li Chao-Chi and Cheng Tai-Tsung. (See “Wuo de pan-sheng chi”, ISBN 957-97236-8-0, 1997, p. 145.)

    If Hsieh’s memory was correct, then, Cheng Tai-Tsung did NOT stay in Taiwan after he was expelled from Taipei Normal School in 1924.

  9. Pin-yen Lin 寫道:

    Thank you very much. I have this book. 這本書是我的半生記.

  10. 林炳炎 寫道:

    sensei00101.JPG

    「北師台灣人生徒與警察官衝突」事件的結局不僅止於此,岡野署長及太田校長引咎辭職。岡野因在校園拔武士刀威嚇學生,侮辱學校尊嚴,引咎辭職可以理解。但,太田何咎之有?雖然自責「不德及教養旨趣不澈底」,但大家都知道,他是一個偉大的教育家。據1922年入學的林萬振說:北師宿舍是二樓木造,住在樓上學生看到校長在走廊下,故意在洗臉時濺起許多水花,讓在下面的校長混身沾滿水珠,太田將衣服提起把水珠震落,若無其事的走開。太田校長不修邊幅,有褲子未扣扣子之美談。有同學對他「蓬頭垢衣」之描述,可印證。太田生性寬厚,曾在朝鮮5年,被公認是愛護學生、人格高潔,深得學生敬愛的校長。其辭職消息傳出,北師校友深感惋惜和惆悵。3月16日有2人投稿《台灣日日新報》公開欄,上欄有「校長果真辭職,確是台灣滅亡之兆」下欄為副感。上欄是吳濁流同學章君(鐘壬壽)所寫,下欄為吳濁流所寫。

  11. tsaibee 寫道:

    您好!目前因承辦高中美術數位教材專案,需要用到您文章中的圖片之一,
    請問您文章中的第二張圖片(日據時代的師範學院)是否可以使用在數位教材中呢?
    或者您可否提供圖片的來源??感謝您!

  12. 北投埔 寫道:

    第二張圖片(日治時代的台北師範學校)當教材原則上同意!!
    但請註明出處!!

留下回應

留言內含太多URL、廣告常見字,可能被系統視為廣告而扣住不顯示,請待版主解除。或寫私信給板主

本Blog其他隨機文章(五篇)

  • 高石組與台灣電力株式會社
  • 飛出籠子外—日本篇
  • 美國陸軍戰場手冊 Field Manual
  • 霧社事件80年回顧
  • 2008台灣電力歷史建築參訪──武界電車路姊妹橋之現場印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