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ast-West Tie Line & The next bite?

本文發表於 2007 年 11 月 09 日 14:57

east-west-lin.JPG

台灣電力的供應原分成好幾個電力島,但日月潭完工後,這些西部電力島變成販賣台灣電力的電之會社,最後就被台灣電力兼併。東台灣亦大致如此而形成東台灣電力。1944年花蓮的日本鋁廠未被炸毀而立霧銅門末被淹沒前,東部最大負載曾達31760KW,依日人開發計畫,在東部原計畫之各發電所興建完成後,除供應東部外,有大量剩餘電力可補助西部之不足。1944年已開始興建154KV東西聯絡輸電線,預定2年內完成。因迫於人工材料缺乏,在終戰前,完成線路測量、巡視路之開闢及木塔基礎之建築。此線路全長44KM,始於萬大發電所,終於銅門發電所,經過中央山脈海拔2820M,天長斷崖,工程相當艱鉅。

依據《保衛大台灣的美援(1949~1957)》127頁Industrial Program FY1951(1951年度工業計畫)中有「電力:a.既有輸配電線路更新與改善 40萬美元。b.增加北部火力發電所2部粉煤機20萬美元。c.修復立霧發電所及完成東西輸電線路 40萬美元。d.在台北變電所增加4萬KVA容量變壓器 30萬美元。e.完成天冷發電所未完成部分工程(此計畫尚未被ECA批准)」。其內容如下:

單位:千元

編號 計畫名稱 計畫項目 美金 新台幣
CEA52-852-61 東西橫貫聯絡線計畫 設置一66KV橫貫輸電線,長44KM,此計畫可輸送更多電力   2930

東西橫貫聯絡線路設備概要

線名 東西聯絡輸電線路 碍子 10M懸垂式每串6~8只
起點 銅門開閉所 保線電話 線路長60.47KM
終點 萬大發電所 調度電話 電力線載波電話一路
全長 43.4KM 保線所 霧社、廬山、雲海、天池、檜林、磐石、水簾、銅門等8所、奇萊分所1所

目前東西橫貫聯絡線路的資料已經殘缺不全,1953/8《台電工程月刊》林樵月寫的『東西輸電線路設備概要』是對此工程有所描述。台灣電力後來所出的《台灣電力發展史》《台灣電源開發史—口述史篇》都沒有超越林樵月的『東西輸電線路設備概要』,口述史訪問當時的東西線工程處主任蔡瑞唐,也沒有林的詳細。

主要原因是林在供電系統,蔡在輸變電工程系統,林的文章是他在1952年台灣電機工程師學會會宣讀論文。 蔡瑞唐在第一期《台電月刊》上有一篇『八年的回憶與願望』,他提到1950年成立東西聯絡工程處,成立新竹變電所工程處,1951年5月成立天峰線工程處(天輪~霧峰154KV線路),1953年8月東西線第二回路竣工,並更換成鐵塔線,完成二回線供電。東西聯絡工程竣工後,接續成立線路工程處,1954年將線路工程處改組為輸配電工程處,他說在這8年之成果如下:1.完成二次變電所339所,每年平均增加容量為75000KVA、2.完成二次(66KVA、33KVA)輸電線路1500公里、3. 完成一次(154KVA)輸電線路290公里、4.完成通訊線路900公里,新設載波、微波及超短波移動台固定台等共111處。

東西聯絡線竣工典禮寫真 竣工典禮動員了當時行政院長陳誠,這是台電史上第二件工程動員如此大官員參加竣工典禮。第一件是日月潭水力發電工程竣工,平塚總務長官參加,這是亞洲最大水力發電工程竣工,當然要有相當身份的大官與會。東西輸電線路算不上是大工程,且是繼續日本人未完成計畫,行政院長會去,是展現此工程的象徵性意義—保衛大台灣。 東西聯絡線竣工典禮目前已無法再現,透過狄卜賽文書內所藏2本寫真帖,以及台電核火工處李PE高雄所藏東西聯絡線竣工典禮大寫真,可以看到與會人員及活動情形。

首先,從台北到台中的火車,這Emperor Car(真正名稱是一等展望車,英文僅在表示豪華)所展現的珍稀性,根據鐵道迷黃智偉兄的說法:這是日本時代留下來最高級3輛客車之一,前2輛是日本皇太子與蔣介石乘坐過,鐵路局一直把它保存著。此輛是次高級,沒有冷氣,窗上有通風口,全部電燈,戰後是省主席用車,1991年解體拆掉,鐵道迷還聚集去送別。

在狄卜賽文書內所藏寫真帖中,共23禎,出現人物有經濟顧問Sumner博士與女兒、經合會駐台預算顧問Sponsler夫婦、經合會駐台工業組長Powell夫婦、美援會顧問J.G. White公司經理狄卜賽夫婦、陳誠夫婦、美援會洪坤、葉小姐、台電董事長朱謙(因案被黜)、台電總經理黃煇、孫運璿、東西線工程處主任蔡瑞唐。 此外有10人身穿白色衣服上有台電兩字,頭綁白色頭巾上有台電兩字,一看就知道是日本樣式,這樣的衣服樣式似乎是修養團(在台灣似乎還沒有人研究)的殘跡,將戰前服飾搬到這場所來,應該是日本大學電氣科1933年畢業的蔡瑞唐主任之創意吧。他們從事一件薛斯佛斯行為(薛斯佛斯在白天把石頭推到山上,晚上石頭又滾回原地,如此繼續此永無休止的工作),這群手拿火炬與標語身穿白色衣服,頭綁白色的原住民,從萬大發電所跑到銅門發電所,全程43.4KM,中間要跨越海拔2850M高的中央山脈,沿途沒有街道、沒有觀眾,只有原始森林,真是錦衣夜行。

讀者一定要問,為何在那民不聊生之際(家慈是草屯國校老師,要接受天主教會的麵粉、奶油與舊衣的救濟,拿從美國來的援助),要耗費在這沒有意義的活動上。很簡單,討好美國人的歡心。

寫真1 東西聯絡線竣工典禮大寫真。(主要演員是正中央3人:陳誠、經合會駐台工業組長Powell與站在後方的蔡瑞唐主任)如上。

powelsumner.jpg

寫真2 火車內部Powell夫人、Sumner小姐、洪坤。

shinchu.jpg

寫真3 在新竹火車站留影者有Sumner博士、朱謙、Powell夫人、Sumner小姐、Sponsler夫人、葉小姐、Powell與洪坤。

flagsung.jpg

寫真4 在美國國旗下的朱謙與孫運璿。

runner3.jpg

寫真5總經理點火炬。

runner2.jpg

寫真6陳誠將火炬傳給跑者。

runner.jpg

寫真7 帶火炬的跑者。

ve.jpg

寫真8美援會顧問J.G. White公司經理狄卜賽夫婦。

powellsponsler.jpg

寫真9 K米殖民体制下美國經濟合作總署駐台分署工業組長。

who.JPG

寫真10 誰是主人?

台灣為何沒有被紅色火龍吞噬? The next bite?

bite.jpg1949年 5/17九江、5/21西安、5/23南京、5/25上海相繼淪入共產黨的魔掌。1949年12月7日,国民党宣布逃亡台湾。1949年12月24夜,中共部隊約二萬餘人,進犯金門。經日軍顧問白團之反擊,嚇阻敵軍進犯。全世界政治觀察家都在替台灣算命,何時會淪陷?

1950/8/7《Time》的封面,吳國楨、綠色台灣與張血盆大口的紅色火龍,有一行字「The next bite?」,正是說明這樣的想法。嚇破膽的蔣介石,要全國都唱「保衛大台灣」(戴紅帽子的唱「包圍打台灣」、台灣人唱「豆花車倒擔」,後來成為禁歌)「反攻反攻反攻大陸去」「打倒俄寇,反共 產,反共 產,消滅朱毛,殺漢 奸,殺漢 奸」。

1948年11月當China內戰,共產黨明顯佔優勢時,美國開始擔憂台灣有可能被共產黨攻佔。代理國務卿Robert A. Lovett要求美國參謀首長聯席會議將台灣被佔領後,對美國造成的影響進行評估。24日幕僚長William D. Leahy上將將說帖給國防部長轉國家安全會議,內謂China情勢日惡,台灣關係到日本與馬來西亞間之航道,亦控制菲律賓與琉球群島間之交通,如果落在不友好國家之手,將使美國國家安全陷入非常不利,美國在遠東戰略地位將受損害,故美國無論如何宜用一切外交及經濟手段,使其長屬於對美友好之政權。 NSC37~ NSC37/9、NSC48/1是一系列以討論福爾摩莎的戰略重要性為主題之重要文獻,請詳《保衛大台灣的美援》

usa-aid2.JPG dscf0001-1.jpg

在美日兩國聯手下,台灣擺脫被吞噬的命運,成為非共世界的櫥窗。台灣有一群勤勞的人民加上日本時代的現代化基礎建設,在亞洲的識字率僅次於日本。各式各樣的顧問在台灣各領域內奔波效勞,懷特公司經理狄卜賽是其中之一。

K米的殖民體制就這樣完成!!

18 回應 針對 “East-West Tie Line & The next bite?”

  1. 曾健洲(kensyu) 寫道:

    學長
    我前一陣子剛好看到一篇由住在台灣的日本人所寫的台電雲海保線所
    其中有一段是
    早くは日本時代、日本人は東西送電線建設工事に着工しようとしていたが、第二次世界大戦で中断、民国39年(1950年)に到り、『台湾電力は東部地区の電力を西側に供給する為に』、能高越嶺道沿いに歩道を建設、東西高圧線の敷設を進めた。

    我那個單純的腦袋一直無法理解在當時的台灣為什麼會是東電西送呢?西部電力的開發不是比東部早嗎?
    今天看到學長的文章後,原來如此。

    感謝學長的解惑。

  2. 陳凱劭 寫道:

    蔣幫國民黨從小教育我們,汪精衛是「漢奸」。

    從以上照片來看,蔣幫台北政府與美帝的親密關係,跟汪精衛南京政府與日寇的親密關係一比,兩個都是漢奸。毛澤東與蘇聯合作,大概也離漢奸不遠。

    不過,「漢奸」的定義是他們中國人的事,跟我們台灣人沒關係,不必去學他們隨意指控別人與外國合作就是漢奸的文化。

    台灣人要做世界公民。

  3. 陳凱劭 寫道:

    西螺大橋:唬爛的中美合作

  4. hungchihwen 寫道:

    FOB2001的編號法時代,這張照片真是經典表現!這輛車在皇太子行啟時也是車隊中之一員。原文詳見:

    http://www.libertytimes.com.tw/2004/new/jul/13/life/article-1.htm

    節錄如下:

    這輛展望車造於明治三十七年(一九○四年),與特別車第一號(SA4102號花車)同年落成,但是毀於一九九五年台鐵的台北機廠車輛大屠殺事件中。它在台灣鐵路歷史上身世最曲折,從三等客車變身為豪華貴顯用車輛,後又落入支線普通車運用,而最後竟慘遭台鐵毒手拆毀的車輛。

    這輛車在日本裕仁皇太子一九二三年台灣之行中,也是車隊裡的一員。她在皇太子來訪前的一九二二年十二月,正好入台北工場修繕,因此在準備皇太子專用列車之際,便順道把它也給整修出廠,於隔年三月十一日竣工。這次的修繕,為了皇太子車隊的外觀統一,外部改塗成與特別車一樣的「宮廷列車色」,也就是類似深紅色的塗裝,與大英帝國皇室專用車的顏色一樣。

     展望車雖非台灣總督或日本皇族搭乘用的「特別車」,但它卻一直屬於貴顯乘用的特殊車輛,並沒有頻繁地在一般的旅客列車中使用。日治時代的鐵道部宣傳照,似乎喜歡拿這輛車配上摩登小姐,展現台灣鐵道的迷人風味。像是一張坐著三位大家閨秀,身著洋服、配戴珠寶項鍊、腳踩高跟鞋高雅地坐在展望室內的照片,便是藉由女性不同姿態的沉思凝望入鏡,訴說了它與特別車老是與總督或日本皇族所代表的男性陽剛有所不同。根據台北機廠老員工的回憶(可信度存疑),蔣夫人也很喜歡這輛車,因此跟老蔣總統一起出巡時,也都喜歡加掛這輛車。

     戰後,這輛車編號改為20FOB2000型的20FOB2001號,仍為貴賓用的特殊車輛。她最有名的一次出動,大概是東勢線通車的那一次,甚至有影片紀錄存世。若拿當時留下來、有省主席周至柔的車內照片與日本時代大家閨秀拍的留影互相比對,可以看出其內部的變化在戰前戰後似乎不大:茶几與套著椅套的沙發都仍為原樣,木窗與雙重車頂上的線條裝飾,也都完整保留著。戰後的彩色照片提供了它內部的塗裝顏色線索,是種略帶紫紅色但略偏棕色的宮廷車色系。這輛車在戰後一直以豪華的特殊車輛身分留存,直到民國六十九年時被撤除所有高貴內裝設備,貶為三等客車掛在淡水線列車中殘度餘年。

     在她行走於淡水線上的時代,年幼的我非常喜歡這輛墜入凡塵的高雅車輛,至今依然清楚記得當年搭乘的種種情形。在記憶中,為了安全的顧慮,展望車有瞭望台的一端,通常會倒掛著與其他車廂連接,而產生空有瞭望台卻無法瞭望車尾風光的憾事。我也記得有次附掛這輛車的淡水線列車,是必須跑新北投直發台北的車次。於是,她由柴電機車倒退推著走入新北投支線,通常被當尾車的她,竟以「車頭」之姿倒駛入新北投月台,車端還有台鐵工作人員瞭望指揮呢!接著從新北投回台北的路程,她是由柴電機車正著拉回台北。此行中,我除了在車裡觀察那些美麗展望車時代的殘跡外,多待在瞭望台看著沿線的美麗風光。被漆成藍色的銅質欄杆,隨著歲月的侵蝕而露出了原本的金屬原色殘跡;而室內原本大家閨秀優雅乘坐的沙發,也變成殘破老舊的長條椅……

  5. 曾健洲 寫道:

    上週看了一個日本的節目叫做世界不思議発見,那一集在介紹ORIENT EXPRESS(東方特快車),那輛列車是從義大利的威尼斯開往英國倫敦(1泊2日)。車廂是黑色拷漆還鍍金字,內裝非常的高貴豪華。看了真想坐坐看,不過車票貴的驚人,一趟約要3,300歐元(約台幣156,000元)。
    當時日本皇太子到台灣時所坐的專屬列車我想其豪華的程度應該是有過之而無不及吧。

  6. 林炳炎 寫道:

    感謝曾健洲せんせい、洪致文老師與凱劭老師的回應,讓本網增加可讀性與文化性.

    台中林照相館是我台中一中同班同學的父親開的攝影老店,我沒想到會在古蹟的寫真中遇到他.在一中時,草屯同窗會要拍攝寫真,只要跟同學說一聲就可!希望住台中的朋友能介紹它.

  7. 陳凱劭 寫道:

    1950年的TIME雜誌,以「吳國楨」當做台灣的代表封面人物,其實我覺得很有趣。

    過去幾十年,常有不了解台灣政情的外國人或外國媒體,會把「台灣省主席(省長)」當做是台灣的領導人。

    蔣介石逃亡來台灣,重新掌握全部權力以後,省主席的確不再是台灣領導人,但,1950年這一年,中央政府與台灣省政府的關係依然曖昧不清。

    炳炎學長有句話很有意思,「1949年12月7日,国民党宣布逃亡台湾。」

    我個人一直認為,中國國民黨的確有逃亡來台灣,但「中華民國政府」並沒有,在中國就直接被消滅了。很簡單的邏輯,「中華民國政府的代表人李宗仁總統」並沒有來台灣(去美國做寓公),反而是「中國國民黨總裁蔣介石」來了台灣。

    1950年3月,蔣介石在台北自行宣誓復職,奇怪的是,我翻遍了他們所最信奉的「中華民國憲法」所有條文及臨時條款,都找不到「卸職一年多的前總統可以回任」的規定。

    就在這本時代雜誌出刊前的兩個月,「國立」台灣大學校長傅斯年,在台北的「省參議會」被郭國基郭大砲質詢時,激動地當場腦溢血昏迷,數月後不治。

    上面這段史實很矛盾。堂堂「國立大學」的校長,不是不能被質詢,應該去「國會」被質詢才對。怎麼會是「省參議會」這種奇怪的地方議會。

    台大校長去省參議會被質詢恐怕也不是第一次,可能是戰後一段期間都是如此。這樣看來,台大始終是台灣人納稅在養的,「中國的中央政府」沒養過台大。

    1950年的台灣是很混亂的,台灣省政府是1947年228屠殺事件後才成立的,首任省主席是魏道明。(陳儀從不是省主席,他叫「陳行政長官」),從1947-1950這三年,省政府的組織與運作是有上軌道的。但就在1949-1950之間,台灣突然插進來一個自稱是「中央政府」的組織。

    這時的行政院、行政院各部會、國會(立法院、國大、監察院)恐怕都還在盤整重建當中。

    簡單說,1950年的「中央政府」是「台灣省政府」在養的;「台灣省政府」則是台灣人民納稅,及日本治台五十年留下的農工業基礎在養的。

    而「中央政府」只比「台灣省政府」多金門、馬祖、舟山群島、大陳島幾個小島而已。

    「中央政府」與「台灣省政府」明確分工及預算資源分配,可能在稍後幾年後才慢慢分清楚。

  8. 林炳炎 寫道:

    保衛大台灣的美援(1949-1957) 內吳國楨與美援章,我寫

    目前留下《吳國楨傳》與1960年由美國哥倫比亞大學斐斐、韋慕庭所作口述的《Reminiscences of Dr. Wu Kuo-Cheng》,兩者在攻擊兩蔣的內容,確實精彩。讀此口述回憶,發現有吳的存在,兩蔣的神話就煙消雲散,江南之被殺似乎成為必然。本文想談《Reminiscences of Dr. Wu Kuo-Cheng》如下4節:

    (1)P154底下4行有「蔣介石告訴我們,從1月份起,他每月要4200萬新台幣發餉給他的軍隊,而不是以前向陳誠要的1500萬。他說得很好聽,”我將給你全權當台灣省主席,不干預你省政府的任何事務,但我們撤到台灣的軍隊60萬人,每月得有4200萬元的餉,是我唯一要你做的事,是唯一的命令。”」

  9. 張麗純 寫道:

    任何工程都很艱鉅 歷史的架構.保存.還原 更是艱難 需有用心.有心人士努力完成 希望真相永不消滅 給後代子孫了解上代人的辛勤.貢獻 林柄炎先生也是一個很用心臺灣史實的有心人
    很感謝他

  10. 林炳炎 寫道:

    洪致文老師所超連結的網頁所呈現的戰前展望車的內部與漂亮美眉寫真,與戰後這張也有漂亮美眉寫真真是很有趣的比較!不知道洪老師有沒有收藏到普通人搭乘的寫真?
    最近因前一台NoteBook眼盲,所以只好將心臟拿出來,當作倉庫使用,昨天在整理寫真檔時,發現電腦倉庫有一張完全與洪老師一樣的影像,如果將這些搭乘展望車的寫真放在一起展示,那可以衍生出更多的研究!我猜想洪老師會有這樣的想法,做戰前展望車與戰後展望車的比較研究是有趣的事.
    此外,日本時代搭乘展望車的票價如何?何種人才能搭乘展望車?

  11. 陳凱劭 寫道:

    台灣當代寫真名家教育家,張照堂先生的Blog
    最近幾天,介紹了台中林照相館第二代,林權助 (1922-1977)先生,在戰後初期的作品

    http://www.wretch.cc/blog/chaotang&article_id=16654105

    這位林權助先生,應該是炳炎學長高中同學的父親吧。看林權助先生那批1950年代台灣農村寫真(彩色),還承襲日本時代台灣第一代攝影家那種構圖的人文關懷與光影。而那批相片剛好是從黑白過渡到彩色之年代,又多了色彩的難度;林權助先生還拿捏得不錯,半世紀後來看,仍然非常過癮。

    可惜林權助先生五十多歲就死於台中水災意外,據說死時右手還抓著卡麥啦。

  12. 逸峰 寫道:

    前輩:
    我一直把美援當做是『東方的馬歇爾計畫』+『肯南的圍堵理論』雙結構的實驗,這樣講通嗎?
    逸峰

  13. 林炳炎 寫道:

    看了那些寫真真感動, 他抓住了那時代的純樸, 現在才能讓我們懷舊. 我同學的眼光特別鋒利, 大概是遺傳訓練吧, 人名忘了, 他的眼神還深刻留在腦海中.

    逸峰 的回應『東方的馬歇爾計畫』+『肯南的圍堵理論』雙結構, 看法正確!!
    這是1949年以後很長一段時間的美國外交政策, 在眾多國家利用美援方面, 原本打好現代化基礎的國家才有機會吸收(欣賞)美國文化與物質!!!很重要一點, 要有現代化文化才能吸收現代化科技!!所以在紅毛土那本書, 談技術語言與文化, 雖然沒有談得很好, 那是因這方面還少有人談(吃力不討好).

  14. 陳凱劭 寫道:

    又查到一批林權助先生1950年代拍的アタヤル高砂族(泰雅族)影像。
    http://www.wretch.cc/blog/chaotang&article_id=10207854

    林權助先生1950年代拍的ヤミ高砂族(雅美族,今稱達悟族)影像。
    http://www.wretch.cc/blog/chaotang&article_id=7126952

    依張照堂先生整理的林權助先生事略,他是林寫真館創辦人林草的四公子(第二代),從小就在父親身邊幫忙;在1952年林權助先生正式接任林照相館老板,並擔任媒體寫真記者。

    本文這張1951年底萬大發電所的寫真,兼又有重大新聞的性質,推算起來,有可能就是林權助本人拍的。

  15. lin 寫道:

    台電朱謙董事長最後的下場如何?
    是否被槍斃,理由?那一年?

  16. 林炳炎 寫道:

    你的問題超級難!!
    台電董事長
    第5任 朱一成 39.05 44.01
    第4任 朱 謙 38.10 39.05
    第3任 孫越琦 37.09 38.10
    第2任 翁文灝 36.10 37.09
    第1任 陳宗熙 35.05 36.10

    以前的規矩是幹過台電董事長才有機會到經濟部去混, 現在相反,
    經濟部長幹不下去, 去當台電董事長!!已經安排好要讓尹去幹台電董事長
    似乎台電是垃圾場!!
    朱離開台電是當資委會主任委員, 平步高昇, 後來倒紡織公司董事長
    沒有被槍斃啦
    你問的應該是朱一成吧

  17. lin 寫道:

    感謝炳炎前輩更正,我找到資料了
    劉晉鈺(1898~1950.7.17)董事兼總經理1950.7.17被槍斃,當時中央日報(39.7.18)版次二,
    當時報紙標題「附匪叛徒劉晉鈺嚴惠先昨晨伏法」及「槍斃叛徒」
    資料在戒嚴時期台灣政治事件檔案上冊找到,
    祝福炳炎前輩身體健康。

  18. 陳凱劭 寫道:

    台中市三民路,林寫真

留下回應

留言內含太多URL、廣告常見字,可能被系統視為廣告而扣住不顯示,請待版主解除。或寫私信給板主

本Blog其他隨機文章(五篇)

  • 解構孫逸仙
  • 20140801台灣電力株式會社創立95周年慶
  • They live on the Volcano
  • 從醫界看早期台灣與歐美的交流(一)
  • 郭柏川教授的作品(1901-19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