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從上海市長到台灣省主席 (1946-1953年)– 吳國楨口述回憶 》與原稿《Reminiscences of Dr. Wu Kuo-Cheng》之差異

本文發表於 2008 年 03 月 04 日 13:05

1101500807_400.jpg關西大學北波道子博士(目前任教於關西大學經濟學部)丟給我一串「芝麻開門」密碼,讓我進入戰後美援的神秘領域,發現懷特公司與其在台灣經理狄卜賽(V.S. de Beausset)對台灣美援有很大貢獻,透過美國朋友Dr. Adam Schneider而與狄卜賽取得連絡。

在底特律時,拜訪1949~1957懷特公司在台灣經理狄卜賽,他說了好幾次K.C. Wu吳國楨(國民黨黨員會稱呼吳逆,應該不至於用吳匪),沒有正面回應,期望他多說,但他並沒有談到細節。在舊金山時,史丹佛大學圖書館的服務非常好,讓我比預期的提早完工,還有時間就跑到東亞研究中心去看有沒有吳國楨的資料,因資料太老舊無法影印,只能筆抄,抄得很高興。回到台北,找到自由時報出版的《吳國楨傳》與師範大學歷史所歐世華的《吳國楨與台灣政局(1949-1954)》碩士論文。《吳國楨傳》對因為他任省主席,才答應繼續給予美援的「四年經濟計畫」只有一行字,實在可惜。

由於狄卜賽對吳國楨的關心,勢必要寫一章『吳國楨與美援』,很認真尋找有關吳國楨的出版品。在政大圖書館找到上海人民出版社的《從上海市長到”台灣省主席”(1946-1953年) 吳國楨口述回憶 》(《Reminiscences of Dr. Wu Kuo-Cheng》)簡稱《吳國楨口述回憶》,讀著讀著,越來越覺得奇怪,與所看到的史料不一樣,只能懷疑是翻譯有問題。目前留下《吳國楨傳》與1960年由美國哥倫比亞大學斐斐、韋慕庭所作口述的《Reminiscences of Dr. Wu Kuo-Cheng》,在攻擊兩蔣的內容,確實精彩。讀此口述回憶,發現有吳的存在,兩蔣的神話就煙消雲散,江南之被殺似乎成為必然。

其英文原文本身也有錯誤與問題,對於大的錯誤與問題,如下4節:

(1)P154底下4行有「蔣介石告訴我們,從1月份起,他每月要4200萬新台幣發餉給他的軍隊,而不是以前向陳誠要的1500萬。他說得很好聽,”我將給你全權當台灣省主席,不干預你省政府的任何事務,但我們撤到台灣的軍隊60萬人,每月得有4200萬元的餉,是我唯一要你做的事,是唯一的命令。”」

(2)P171談「1950年7月的財政危機」,依據印第安那大學歷史教授Nick Cullather的『“Fuel for the Good Dragon”: The United States and Industrial Policy in Taiwan, 1950-1965.』發表在1996 Winter《Diplomatic History》。內談到1951年3月台灣銀行將所僅存的黃金以飛機運至紐約出售,似乎吳的記憶有誤。Nick還提到美國聯邦準備局派Chester Morrill前往台灣協助穩定金融。有一群美國專家撐著吳國楨,而皆未在他的口述中出現,耐人尋味,讓吳能神氣活現地說他是神。

(3)P303底下6行有「最初,在美援湧入前,我們必須從日本買肥料。到1951年,美肥料開始大量湧入,我們透過農會分配,認為分配是公平的,使農民受益。無需貸款買肥料,他們需要時我們就供應,收獲後再以產品償還。最初,大部分的美肥來自美國,或由經濟合作總署從日本買來。到1952年,我同我的財政廳長提出一個四年工業計畫,用美援款項在台灣建設肥料工廠。」這段話與史料有嚴重的不缺憾,在美援沒有進來時,根本沒有外匯購買日本肥料,當時很長一段時期是以貨易貨。有關美援肥料進口台灣情形,在1949年就有,請詳『戰後肥料與電化工業』章。至於「提出一個四年工業計畫」也與史料不符,他的屬下只有批評、扯後腿,檔案沒有他或他屬下的原稿。而四年工業計畫不只建設肥料工廠。這種與史料不符,表示吳國楨介入美援事務不深。但更合理的解釋是,美援工作有懷特公司的團隊負責,他無法介入。

(4)P305底下2行有「我想美援的無效率來自人事制度。你知道,所有人員由ECA選派的,想必會想到一期只服務2年(合約一期2年),一期後換班,在這種制度下,不能期望會有第一流的人材到海外長期工作。..所以在美援計畫中,我只發現一個真正的第一流的人材,其餘的我只能抱以遺憾。」此處,作者只能很遺憾的指出,身為菁英份子的吳博士,以為只有菁英才是人的心態,值得讀者去深思與批判。而他所講這段批評美援的言詞(只服務2年),很遺憾的與史料不符,根據他自己所出版的《Directory of Taiwan》1952、1955年版比較MSA/FOA,書上1952有14人到1955只有9人,仍然有5人還沒更換:Robert Y. Grant、George St. Louis、George Gurow、 William J. Baker、Roland D. Smith。比較1951、1952年則沒有一個是相同,但考慮當時的時空背景,在「保衛大台灣」或「包圍打台灣」(前者的音轉,造成此歌被禁)時代,台灣隨時有被解放之危險,他如何能奢望美國人留下來。用台語「癩膏無惜本份」(thai-ko-bo5-sioh-pun2-hun7)來描述這樣的現象。

1950/8/7《Time》的封面就是吳國楨(同年12月毛澤東才上封面),請自行上網查Time官方網,吳國楨像旁是綠色台灣與張開血盆大口的紅色火龍,下有一行字「The next bite?」,內文標題是「在亞洲的戰爭」(韓戰),其中有3頁談台灣,「吳揮起改革之帚,沒有巨大借款及徵稅而達成台灣預算平衡;大刀闊斧調整部門及減少不必要員額,任命台灣人為官員,舉辦地方選舉,對抗保守KMT人員的看法。KMT以秘密警察及情治人員監控之下,吳成為夾心餅,美觀察員憂慮,吳以他的能力達成的成就,恐招致老官員妒嫉。」有4張寫真,一群軍人寫真「想像共產黨已經入侵」,一張是台北街頭,一張是吳夫人黃卓群展示「牡丹春鬧」墨水畫,最後一張是著軍裝的孫立人。這期《Time》是種下吳被逼離台灣,孫被軟禁的主因。

1950/8/15香港的《工商日報》標題如下:「英一記者報導稱:台灣政客腐敗情形無異於大陸失陷前, 獨對吳國楨氏備加推崇」,簡直是雪上加霜。難道吳國楨真的沒有介入美援事務?那倒不是。

依據近史所檔案室現存殘缺的電子檔資料,還可以看到一些:

(a).1951/1/3開始的「非正式討論會議」前10次未出席委員名單統計如下:

委員名 1 2 3 4 5 6 7 8 9 10 出席統計
吳國楨 N 9
任顯群 10
嚴家淦 10
尹仲容 10
James T. Ivy N N N N N N N 3
Hugh B. Killough 10
Owen L. Dawson N 9
John B. Nason N 9
Val de Beausset N N N N N N N N 2
James E. Auburn N N N N N N N N N 1
Raymond T. Moyer N N N N N N N 3

這是列為機密的會議,每次會議記錄共印20份,前10次議題是:「台灣的收支平衡狀況」、「軍援計畫」、「清算物質局」、「食米運日本朝鮮」、「軍援」、「市場問題」、「經濟問題」、「進出口估計」、「政府支出與稅收」、「美援工業計畫」。除第9次會由Dr. Hugh B. Killough當主席外(網路上查到,他是常春藤盟校Brown University 經濟系教授,指導過的碩士1938、1939、1940、1949、1954、1959各一位,1938博士一位,他的著作在網路也查到一篇。)皆由吳國楨當主席。表上擁有博士學位還有吳與穆懿爾(Raymond T. Moyer),Dr. Killough是ECA聘請的經濟顧問,他對台灣的貢獻留待年輕學者去研究。1959 John B. Nason得到Dartmouth Alumni Awards

(b).1951/3/15開始之第一次「行政院財政經濟小組委員會」開會通知由執行秘書王崇植署名發出,出席名單:嚴部長家淦、鄭部長道儒、俞總裁鴻鈞、吳國楨(會議主席)、王秘書長崇植、任廳長顯群、尹副主任委員仲容、徐董事長柏園、沈委員宗瀚、周總長至柔、郭部長寄嶠。1952/6/26此委員會改為經濟安定委員會。財政經濟小組委員會的英文名稱是Economic Stabilization Board(簡寫ESB),而Economic Stabilization Board之翻譯就是經濟安定委員會(簡稱經安會)。Nick對ESB的成立之說法有待研究。台灣還藏有75次ESB會議記錄(缺第8次)。

(c).台灣美援聯合會(Taiwan Joint Committee on United States Aid)在吳國楨主持省政時,改由吳當會議主席,一改由財政廳長嚴家淦主持慣例。在美援會檔案,可以看到他作為主管所發公文,未發現有何特異功能。包括任顯群的愛國獎券之發行,吳的口述中並未說明,顯然他忙於應付層出不窮的蔣、彭的掣肘。因此,當他面對斐斐的問題時,美援在台灣的成就及將自被援助國畢業,在自尊心作祟以及愛恨情仇交織下,變成凡夫,只能顧左右而言它,將他被以美援要在吳主持省政之條件才給的歷史交易,一口勾銷,真是無常。

自從陷入台灣美援史,我的指導教授,一個新竹高商畢業的朋友,他透過自修日英文都能聽空中電台廣播,對吳國楨有很強烈的興趣,指定很多書要讀。本文是我的指導教授操刀,他讀原文與翻譯文,比較差異,我負責打字。這是很繁難的工作,對已經從商場退休,眼睛的負擔龐大。打字者最近非常痛恨電腦銀幕,所以寫這篇報告是件痛苦差事。

《吳國楨口述回憶》這本書有2種錯誤或問題,以下談譯本《從上海市長到”台灣省主席”(1946-1953年) 吳國楨口述回憶 》與原稿《Reminiscences of Dr. Wu Kuo-Cheng》之間的翻譯問題。 一、出版相關資料 英文稿:1960年由美國哥倫比亞大學斐斐、韋慕庭所作口述的《Reminiscences of Dr. Wu Kuo-Cheng》稿(未出版),原文藏哥倫比亞大學,但韋慕庭有捐贈copy版給近史所。

近史所的記錄如下:

作者 Wu, Kuo-Cheng, 1903-
書名 Reminiscences of Dr. Wu Kuo-cheng for the years, 1946-1953 : as told to Prof. Nathaniel Peffer, November 1960
出版項 [New York: Columbia University, 1963]
館藏地 索書號 OPACMSG 條碼
近史所郭廷以圖書館 920.71 W959 pt.1 在架上 MHE0016364
近史所郭廷以圖書館 920.71 W959 pt.2 在架上 MHE0016365
版本項 Revision
稽核項 391 p. : ill. ; 30 cm
附註 “This manuscript has been deposited in Special Collections of Columbia University with the approval of the author, Dr. Wu Kuo-cheng. Its use is subject to the control of the Librarian of Special Collections, in accordance with a letter of transmittal from Dr. Wu.”

上海人民出版社的譯本《從上海市長到”台灣省主席”(1946-1953年) 吳國楨口述回憶》上海人民出版 新華經銷 出版年:1999。282頁。譯者:吳修垣。吳修垣是吳國楨族姪,大連艦艇學院資深教授。他在譯者後記有「才找到正確渠道,疏通必要關係,在1996年8月購得全文微縮膠卷…. 為了儘量符合學術規範,確保譯文的準確性,增加知識性和可讀性,書稿隨後又經高雲鵬譯審和馬軍校注…哥倫比亞大學巴特勒圖書館及口述歷史研究部提供出版授權書…吳國楨夫人黃卓群女士來函支持本書出版。」

二、譯評作者

采田(2人筆名,采:新竹高商畢業,1941年生。田:1944年生)

三、翻譯書裡的漏譯 A. P258行9底下還有一一大段(原文p360~361有23行英文字)刪除不譯,內容暴露周恩來涉及謀殺背叛共產黨投向國民黨的Ku Hsuen-chang(顧順章)之作案,連2歲小孩都不放過。吳修垣應該照譯,然後舉證吳國楨之非,而不是刪除,刪除就證明確有其事。

……..That’s the last dinner I had with Chou En-lai. There is another instance I must mention in connection with Chou En-lai. I was still Mayor of Hankow at that time, and the Generalissimo’s headquarters were there in Hankow. One day I got the information that one of the topmost Communists had defected to the Kuomintang and had been brought to Hankow. His name was, I think, Ku Hsuen-chang. It was said that he had disclosed the innermost organization of the Chinese Communist Party in the Shanghai area. It was also said that measures had to be taken at once to protect Ku’s family, who were still in Shanghai. A few days later I got the news that all Ku’s family were murdered, including a baby not more than two years old. I was told then that it was Chou En-lai who did the job himself. When I became Minister of Information, the secret files on Communists were open to me. I found that at the time when the murder of Ku’s family took place, Chou did serve as a head of the East China Bureau of the Chinese Communist Party and concurrently as the head of the so-called Discipline Squad of that Bureau. When I became Mayor of Shanghai I tried to look for the files of the International Settlement police about that murder. The file was lost, but I did question some of the old police personnel. They told me verbally they had every suspicion that Chou committed that murder himself.

P265底下2行後面尚有一大段(原文p371有9行英文字)刪除不譯,內容描述人民對共產黨本質的無知及共產黨如何煽動人民之情節。

Their Understanding of Communism, however, is mostly nil. The Communist propaganda was always advocating more freedoms for the people, freedom of the press, freedom of opinion, freedom of worship, all those things—freedom to strike and demonstrate. They never knew that once Communism came into control all such freedoms would be wiped out totally — even worse than the Kuomintang. But in their dissatisfaction with the then existing regime, they lost any penetrating insight into the true nature of Communism.

四、其他零碎翻譯問題 翻譯問題分2次整理如下: 第一次整理內容(-2行表示從底下往上算)

譯文 原文
頁15 行2 他有許多好品質,但卻有一種支配他全部性格的品質,那就是他的保權欲。(譯文一、4.共有3處品質,皆應譯成人格特質 頁18 行14 He has many good qualities, but he has one quality which dominates his whole character, that is his desire to retain power.
16 2 早年他在國民黨內為最高權力而奮鬥時,他有2個對手,一個是胡漢民,另一個是汪精衛。(奮鬥是鬥爭,對手應譯成書記)。 20 1 During the early years, when he struggled for supremacy in the Kuomintang, he had two writers, ..
54 1 7.金圓券的可恥下場 應是:7.金圓券的慘敗 71 1 The Gold Yuan Fiasco
105 5 日本人從未在台灣發展紡織工業,只能靠自己的家庭產業來滿足。…「家庭產業」應是「母國產業」。應譯成:「日本人從未在台灣發展紡織工業,因為那樣反而會與母國的紡織業產生競爭」 138 13 Japanese never developed a textile industry in Formosa, which would have competed with her own home industry. *1
105 -2 被一個名叫蔣渭川的人率領暴民包圍了。 暴民*2應譯群眾 139 15 was besieged by a mob led by a certain Chiang Wei-chuan.
106 -7 叛亂雖然平息.. 叛亂應譯反叛 140 -6 The rebellion was quelled, ..
110 -7 「阿海」,台語無此詞。吳國楨誤解台語阿山、半山的意思 146 8 “A-hai”
112 3 行「在平等條件交談」應是「在平等的立場上來交談」。 148 talked with them on equal terms
112 10 120次 149 3 102 uprisings
135 9 2小時的滑竿.. 吳的口述錯誤,應是「輕便車」或「輕鐵」才對。1923年東宮行啟曾使用此輕鐵。 182 10 take two hours’ sedan-chair ride
162 1 18.向台灣人灌輸民主的努力 灌輸是「訓練 221 17 Efforts to Train Formosans in Democracy
202 -3 在「分會」上問的,我說有政見分歧。…應是「在小組委員會上,我說有政見分歧 282 -7 In the subcommittee. I said there were political differences.
208 7 他要把’中國’(指台灣)變成他自家的私有財產」…原文無(指台灣)。 289 -3 he wants to make China the private property of his own family
210 211 -8 1 應由委員長為我正名 7.我試圖為自己正名 正名應譯「洗刷罪名 293 -8 7 Generalissimo to clear my name. I Try to Clear My Good Name
213 8 我們應當有更為完善的民主化政府。完善的民主化政府應是充分民主的政府 297 -6 we should have a fuller democratization of the government
241 -3 將在物質上削弱南京政權…應是實質上削弱南京政權 339 1 that would weaken the Nanking regime materially.
242 3 因為國民經濟承受不了內戰。 國民經濟應是「國家的經濟 339 10 because the national economy could not stand a Civil War.
277 7 對民國制度,實質上有沒有廣泛而真正的支持?」 民國制度應是「共和國」。 386 13 Essentially was there any widespread genuine support for the institution of a Republic?

*1依據《保衛大台灣的美援(1949~1958)》『戰前台灣工業概況』章,「查《日產處理委員會結束總報告》共有台灣紡織株式會社、台南製麻株式會社、帝國纖維株式會社、台灣織布株式會社、新竹紡織株式會社、台灣纖維工業株式會社、南方纖維工業株式會社等7社被併入工礦公司。而出售的有蓬萊紡織株式會社、台灣織物株式會社、高砂紡毛株式會社、竹腰生產株式會社、南洋紡織株式會社等5社。根據《戰前台灣之工業化》1941年紡紗業1廠、紡織業1廠、絞線業10廠、織物業19廠、編物組物業24廠、棉品製造業12廠、其他紡織工業2廠,共110廠,以上未包括南方纖維工業、蓬萊紡織2公司。」

*2為何譯暴民是錯誤?因p106有「抓住他(陳儀)並殺了他,是輕而易舉的。但他們並沒這麼幹。」可以證明。

第二次整理內容

譯文 原文
頁4 行 15 當然日本人在那里也有些大的車間和工廠。 當然日本人在那裡有大的工廠和商社吧 頁5 行14 And of course the Japanese had big plants there and factories?
8 16 我想幾乎每個人都這樣幹,真是給我們自己丟人。 我想大部分每個人都同樣幹,真是我族的羞恥 10 5 I think most everybody just did the same, to the shame of my own race.
15 3 他最大的缺點不是在廉潔方面,而是在嗜權方面? 他最大的缺點不是在誠實方面,而是在嗜權方面 18 17 would you say that his great lack was not in honesty, his great lack was in hunger for power?
29 4 人的品質 品質應是個性 36 14 man’s character
40 -2 用知識武裝自己 用知識充實自己(吳國楨對學生的鼓勵語) 52 4 equip yourself with knowledge.
60 5 9.蔣經國的背景(原文無此標題)
63 9 10.蔣經國專斷的事例(原文無此標題)
65 6 11.李銘案(原文無此標題)
82 2 1.台灣對蔣介石的歡迎靠不住 (直譯似乎沒錯,但不通,觀下文應是) 陳誠對蔣介石的歡迎靠不住 109 3 Chiang Kai-shek’s Uncertain Welcome in Formosa
86 16 它使我們失去了人民的最後一點信任 信任應是信心 113 -1 last bit of confidence
103 11 民眾的情緒降到最低點 情緒應是信心 136 4 The morale of the population was at its lowest ebb,
105 -6 2月28日 139 13 February 26th
137 -3 蔣的品質 品質應是性格 186 6 character
140 14 《工商報》應是《工商日報》台灣圖書館有 189 12 Kung Shan Pao
198 2 《每日新聞》應是《公論報 277 17 Daily News
206 -2 4.同蔣經國及其特務的又一次爭鬥 爭鬥應是爭執 287 -5 Another Tiff with Chiang Ching-kuo and his spies
219 5 有沒有很大回落? 回落應是倒退 305 7 Has there been very much backsliding?
220 7 我只發現一個真正的尖子 尖子應是頂尖人物 306 -9 I only found one man over there who was really tops in the American aid program.
278 8 中國人品質 品質應是個性 388 5 Chinese character

從以上列表可以看法吳修垣教授對台灣史及台灣不熟悉,其翻譯用詞也沒有考慮到讀者是否能懂的問題,在台灣通常以附原文來解決翻譯上難以翻譯的問題。由於他花很大工夫才取得原稿,沒想到在美國之外還會有原稿,才會有2大段沒有翻譯。他所沒有翻譯的2大段,是吳國楨面對歷史的重要證詞,也許也因為這2大段,使吳國楨拒絕接受邀請回祖國觀光探親。

萬萬想不到在台灣會有2個外行人會花時間去閱讀,並且與原稿比對指出錯誤。由於是外行人,僅能做粗的比對,細膩的比對留待行家去作。

PS:采是竹北人,錢正宗。田是版主。采田是番的拆開。我們都是戰中派。1989年我們在台語研習班碰面而認識,對台語的熱心無人能比。一起在萬佛會土城的聚會所參加李鎮源院士與陳思孟教授所發起「100行動聯盟」,被電視拍攝到,當晚回家,他家妻、子痛哭流涕,與他被槍決一樣。從此,版主是罪魁禍首,永遠的拒絕往來戶。2006年開刀時,他來探視,我說「此次過不了關」,回基隆,問他認識的醫生後,回來告訴我「大丈夫」(死不了)。

2007年他在霧社到梨山的路上,從自轉車上摔下來,嚴重受傷,雖然他的牽手不歡迎我,我與女兒或我與牽手去探視他,給他鼓勵。3/2週日他的同學告別式,他來台北,仍然充滿悲觀,所以把這篇他的傑作貼出來,鼓勵他,讓他弟弟、兒子也許有機會看到此文,知道他是值得很多人尊敬的人。(牛津大學博士班學生在做有關竹北錢家的論文)

20 回應 針對 “談《從上海市長到台灣省主席 (1946-1953年)– 吳國楨口述回憶 》與原稿《Reminiscences of Dr. Wu Kuo-Cheng》之差異”

  1. 鉑鎂鑼 寫道:

    すばらしい
    感心いたします

  2. 陳凱劭 寫道:

    時代雜誌(Time Magazine),August 7, 1950對吳國楨與台灣的專輯:

    封面放大
    http://www.time.com/time/covers/0,16641,19500807,00.html

    封面故事:Man On The Dike
    http://www.time.com/time/magazine/article/0,9171,812967,00.html

  3. 葉雪淳 寫道:

    按此看 sedan chair

  4. 林炳炎 寫道:

    Last January, the President of the U.S. announced: “The United States Government will not provide military aid or advice to Chinese forces on Formosa . . . The resources on Formosa are adequate to enable them to obtain the items which they might consider necessary for the defense of the island.”

    美國國務卿艾奇遜在上台沒多久,1949/2/24提出「靜待塵埃落定」之說,主張撤離對China的軍經援助。1950/1/1關於援台消息美官方未否認,大批坦克運抵台灣。1950/1/5杜魯門宣佈放棄KMT政權(同一天台北美方有密電給華盛頓,本來有那號碼及內容,但找不到)。在這脈絡下,台灣似乎不在放棄之列。其中最值得讀者細思的是,在韓戰之前宣佈西螺大橋援助案,顯然美國援助台灣這事一直沒有想要中斷。而文獻顯示西螺大橋援助案是軍協。上述的announced都是基於美方台北與華盛頓密電往來的結果。

    2小時的滑竿..(sedan-chair ride),為什麼會譯成輕便車?簡阿牛經營的運輸是桃園到大溪的輕鉄。戰前,輕鉄或輕便車是大眾運輸工具,連狄卜賽及家人都坐過,我看最””正””的輕便車是跨越七十年的邂逅(此文提及台北帝大富田芳郎教授及早坂一郎教授)。大家可能不知道,鼎鼎大名的林同棪工程顧問公司(T.Y. Lin International | Civil and Structural Engineering Firm),戰後來台灣接收輕鉄。

    感謝葉前輩對軽便車又名「台車(だいしゃ)」提供他與早坂一郎教授去作田野調查的經驗!!跨越七十年的邂逅台北帝大教授在車上的姿勢, 請大家給予掌聲!!

  5. 陳凱劭 寫道:

    林同棪(T. Y. Lin)應該是以「土木技術官員」身份,在戰後初期來台灣擔任台糖鐵道部門接收官員(他的「公司」尚未成立),所以他接收輕鐵。

    來台灣沒多久,1946年他母校美國加大柏克萊分校就邀請他回去教書了,之後就一直待在美國,成為世界級的紅毛土專家;台灣的林同棪工程顧問公司是1971年才創立,承包設計許多台灣橋梁、高速公路、高架道路等土木交通工程。

  6. 松田 清 寫道:

      
      
     新書介紹——

         高山正之『スーチー女史は善人か』(新潮社)

         ミャンマーのスーチー女史は欺瞞の見本。人権とヒューマニズムをはき違えた
         彼女をヒロイン視する欧米の計算と思惑は植民地時代の自分たちがやった悪行
         の数々を隠蔽する情報操作の一環でもある。

         http://www.7andy.jp/books/detail?accd=32028770

         スーチー女史=>翁山蘇姬
      
      

  7. 松田 清 寫道:

      

       中国は全人代の最中。
       台湾選挙への強烈な干渉を避け、
       食品の安全とインフレ対策で大童。

         
      

  8. 林炳炎 寫道:

    今天錢先生打電話給我, 他的兒子已經影印給他看, 發現有不少人在看. 看的本身以及看後的感受, 是很重要的. 錢先生的日文很好, 他對在日本的鉑鎂鑼さん,松田 清さん的貼文一定印象深刻, 如果他知道鉑鎂鑼さん的真正身份, 相信會更有趣. 感謝大家的貼文, 除了是給我的鼓勵外, 對錢先生的復原更是重要!!

  9. 陳凱劭 寫道:

    找到2006年,基隆錢正宗前輩,騎自轉車的英姿照片;有運動又有基隆歷史巡禮,又有基隆小吃,真是羨慕:

    http://tw.myblog.yahoo.com/jack-bikeschool/article?mid=1&prev=338&l=f&fid=5

    ap_20060814040850540.jpg

  10. 林炳炎 寫道:

    我看9張寫真中, 第一張穿涼鞋者就是他, 第4張穿涼鞋者也是他, 第9張資深公民就是他.希望沒有認錯, 如果有錯請他的兒子上網說一下!!當然, 自從他兒子知道網路上有人在討論他父親, 不管人家如何說, 對他兒子而言是很有誘惑力的.如果認為寫得不符事實之處也請斧正, 錢先生的兒子們都受過很好的教育.

  11. 葉雪淳 寫道:

      
    呉三連基金会への納本リスト(08-1)
    追加しました

    http://home.sailormoon.com/ymita/nohon.html

    青春風土記-旧制高校物語④/週刊朝日編/朝日新聞社
    おせっかい先生の診療室/王瑞雲/星雲社
    中国映画-百年を描く、百年を読む/藤井省三/岩波書店
    裸女と白狼と大地と/沢徳次郎/リム出版新社
    旧台湾同胞によせる慰霊と感謝の集い/門脇朝秀/あけぼの会
    台湾ってどんな“国”?/酒井亨/日中出版

    ・・・・など
    読みたい本がいっぱい。。。

        ======

    三田裕次さんのコメント――

    *青春風土記
     終戦直後の竹内昭太郎氏の武勇伝あり。

    *おせっかい先生
     日本育ちの台湾人なるも中華人民共和国派。親は台中清水出身(記憶)。

    *中国映画-百年を描く、百年を読む
     若干のミスはあるが、読み易い文章(少なくとも私にとっては)。

    *裸女と白狼と大地と
     これはかなりの眉唾。題名と異なりエロ度も低い(残念でした)。

    *旧台湾同胞によせる慰霊と感謝の集い
     押しも押されぬ「お右さん」なるも、この本の中に、旧帝国陸軍軍人の証言(複数)あり、
     史料価値が高い。例えば、ニューギニア方面の「高砂義勇隊」は実際の戦闘訓練に際して、
     現地で「特別」の冠をつけた(一般の軍属とは一寸違うぞ・・・と言う趣旨)。

    *台湾ってどんな“国”?
     著者の別名は「むじな」。喋るのとことなり、文章の場合は違和感無く読める
     (全てに同意と言う訳ではないが)。
      
      

  12. 林炳炎 寫道:

    >>日本育ちの台湾人なるも中華人民共和国派。親は台中清水出身(記憶)。
    畜老鼠 咬布袋!!!

    >>>台湾ってどんな“国”?
    題名應該改稱ROCってどんな“国”?

    台湾は台湾人の台湾共和国です。

  13. blisa 寫道:

      

    台湾共和国?

    林さん、それまだでしょう。
    なぜって、たとえば
    「建国記念日は何月何日ですか?」
    と聞かれたら、どう答えます・・・(笑)

    それに国の名前も
    「台湾」にするとは、未だに決まっていないじゃない・・・

  14. 林炳炎 寫道:

    人民心理要先有台湾共和国的存在, 並朝這方向去努力, 台湾共和国的建國不是一朝一日的事. 而且我在給外國人的信函, 堅持的寫下自己的國名, 如寄美國, 英文住址之收件國名是U. S. A.對應的寄件者國名是TAIWAN. 如果能有50%以上的國民有這樣的認識與堅持, 那就是達到獨立建國的目標.

    在1945年日本人放棄所有殖民地時, 除了台灣之外都獨立了, 所以日本人在這方面是有責任的, 由於日本軍人(頭殼壞掉)不同意讓台灣獨立, 造成事後228事件, 台灣人日本兵(特別是海南島)問題, 白色恐怖, 都是日本人在主權移轉沒有處理好的後遺症, 日本政府應負完全的責任. 日本政府不能拍拍屁股走人了事!!

    此外, 日本政府對228事件在台灣冤死的沖繩人(30多人, 請閱讀又吉盛清教授的研究, 如果您想讀他的論文請在回應攔email上留下email), 採取不聞不問的態度是「非政府」的, 如果日本政府不願處理此事, 就應該讓沖繩獨立!!

    非常感謝日本人對台灣議題的關心, 也請給予支持.再次感謝!!

  15. 松田 清 寫道:

      
      

    新書——

    宗像隆幸『台湾建国 台湾人と共に歩いた47年』(まどか出版)

    孫文の革命に人生をかけてまでも熱狂的になったのは、むしろ日本人だった。
    宮崎滔天、頭山満、内田良平、中村天風などなど。

    そして47年前、宗像の下宿の隣人となった許世楷がいまの駐日大使
    (台北駐日経済文化代表処代表)である。
    半世紀の歳月、しかし台湾独立は実現せず、戦いは今日も続く。
    本書は台湾問題を理解する上での第一級史料たりうる。
      
      

  16. 葉雪淳 寫道:

      

       三田裕次先生如此説——

           >宗像隆幸『台湾建国 台湾人と共に歩いた47年』(まどか出版)

           宗像氏は話すのは苦手ですが、文章はかなりしっかりしています。
           例えば、「見通しが甘かった」とかの自己分析も出来ています。
           資料管理も抜群(狭いビルで良くやっていると感心)。

           なお、以前も飛び込みで行ってみたら、私が送ったメモ
           (彼の前の本の不正確な表現や用語の不統一を指摘したもの)
           に丹念に目を通していました。

           以下は最近彼に送ったメールの一部です。

           QOT
           『台湾建国』、半分徹夜で拝見しました。追って呉三連台湾史料基金会に納本します。
            http://home.sailormoon.com/ymita/

           (戦後は私の守備範囲外ですが)以前の著作と同様、貴重な証言がかなり含まれており、
           その観点からの史料価値も高いと判断しています。

           但し、『台湾独立運動私記』に関しても「史料」としての価値が分からない人達が大半でしょう。
           台湾人に限らずですが、高学歴の連中でも「お勉強もせず、しゃべくりまくる」のが流行ですから。

           なお、私の「得意分野」でのチェック結果は、不正確な表現や用語の不統一などは僅少、
           しかも所謂「学術書」ではないので、気にする必要は無し。

           (以下略)
      
      
      

  17. masako 寫道:

    日本當然有責任,美國更是世界首席trouble-maker!
    22日的選舉很快會幫全台灣人都能申請綠卡,成為美第51州。
    爾後,脫離美來搞建國!或許是上帝賜給台灣的意外禮物?!
    這樣來建國可能比較快吧?!

  18. 林炳炎 寫道:

    《保衛大台灣的美援(1949~1957)》中「瓜分世界的大謀略」與「有關『台灣的戰略地位』之論述史」2章是個人認為用力最多也最值得推薦給讀者的。雲程的雙魚鏡:有流亡與綠卡一文值得推薦給大家看,這與「有關『台灣的戰略地位』之論述史」中討論「台灣地位未定論」有關,版主在這章最後用

    《台灣關係法》是美國國內法。

    作為結論,換句話說,版主也是51俱樂部成員之一。

  19. 林炳炎 寫道:

    以前除了是51俱樂部成員之一外, 也是47縣俱樂部成員之一。 我的頭腦比較奇怪, 同時嚮往為成荷蘭的神聖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也可以是西班牙, 法國, 英國, 只要是進步的國家都在考慮之內.

    由於有人要終極統一, 但如果要選集權國家, 我們當然要選祖師爺Russia露西亞, Russia露西亞是我最近摸露西亞資料的強烈建議. 那有一好處Russia露西亞擁有台灣這神聖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之後, 它馬上會成為真正的霸主!!

    奉勸大家好好思考「有關『台灣的戰略地位』之論述史」中, 可以有多少玩法!!!

  20. 林炳炎 寫道:

    ap_20060814040850540.jpg

    今天把基隆港與錢正宗前輩貼出!!
    這張寫真可以看到協和電廠與基隆港
    錢正宗前輩一看就知道是他

留下回應

留言內含太多URL、廣告常見字,可能被系統視為廣告而扣住不顯示,請待版主解除。或寫私信給板主

本Blog其他隨機文章(五篇)

  • 水裡坑、螺溪石與朋友陳課長
  • 戒嚴時期白色恐怖與轉型正義研討會
  • 2015年私的記事
  • 食銅食鐵兮神秘帝國之誕生
  • Dr. Gordon G. Chang say:Taiwan Will Never Become China’s 34th Provin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