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斯科東方大學及其學習活動

本文發表於 2009 年 06 月 08 日 19:35

001.jpg

有人寫台共時「東方大學」(The Communist university for the toilers of the East named after Stalin)常與「孫逸仙大學」相混,東方大學之露西亞文(kOMMUNISTI~ESKIJ UNIWERSITET TRUDQ)IHSQ wOSTOKA IMENI sTALINA, further: KUTV),直譯是『史達林命名的東方勞動者共產主義大學』。露西亞革命之後,為訓練中堅幹部使其在理論和實務能符合革命運動的需求,蘇維埃政府在1921設立了KUTV,東方大學之史料非常稀少,難以書寫。列寧是偉大的戰略家,招收亞洲被殖民國家的學生,開啟解放之路,為蘇聯贏取戰後50年東西冷戰的共產帝國龍頭。

瞿秋白、劉少奇、任弼時、羅亦農、彭述之等是首批前往東方大學學習的,林木順與謝雪紅是先進孫大再轉東方大學日語班。1925年孫逸仙死後,東方大學China部改名為孫逸仙大學(The University for the toilers of China in memory of Sun Yat-sen)(uNIWERSITET TRUDQ)IHSQ kITAQ IMENI sUNX qT-SENA, further: KUTK)。時值第一次國共合作,由KMT中央政治委員會選送一批人去孫大(此時共產黨員大部分加入KMT)。張聞天、葉劍英、王稼祥、羅亦農、楊尚昆、伍修權、烏蘭夫、廖承志、劉伯堅、蔣經國、谷正綱等都在孫逸仙大學或東方大學呆過。1923年以後,朱德、鄧小平、王若飛、聶榮臻、李富春等也從西歐轉到東大。1927年孫大在校生達到800人。

在川島真老師(目前人在東京大學)的指引下,找到St. Petersburg 大學東方研究所的Isolda Tsiperovich在網路有一篇文章”Rare Chinese Editions published in the 1920s in Moskow: The Collection in the Library of the St. Petersburg Branch of the Institute of Oriental Studies”文章寫到KUTV 與KUTK。也提到盛岳教授著《Sun Yat-sen University in Moscow and the Chinese Revolution》,靜宜大學有原文,台大有譯本。文章中的28個布爾什維克、鬥爭托洛次基,讓我們大開眼界。依譯本寫此文,也有英文版copy供疑問時使用。

這2所大學有特殊任務,是秘密的學校。東大營運期間1921~1938,孫大1925~1930。就Tsiperovich所知,前者沒有人作研究或有報告留下來,後者則有Sheng Yueh(盛岳)的傳記《Sun Yat-sen University in Moscow and the Chinese Revolution》(1971)。筆者知有風間丈吉的《モスコー共産大学の思ひ出》(1950),以及楊子列的《張國焘夫人回憶錄(往事如烟)》簡稱《往事》、謝雪紅的《我的半生記》,及零星的小文。

《往事》第11章東方大學,描述她的攜子求學生活。P152「知識份子一班,不識字的工農學生另設一班。不過開會,聽講都在一起。講課用翻譯。課程有聯共黨史、唯物史觀、俄文、社會主義、政治經濟學和婦女運動史。各科都有油印讀本,學生自記筆記。」p163「雖然上課時的油印講義,…自信能夠及格而不比旁人差,但共產黨當年又不著重考試..」p155「日本學生在東方大學不過十數人,謝雪紅由上海到海參威轉莫斯科的,她是台灣人,瘦長的個子,嘴裏鑲了一隻金牙,另外還有一個男子跟她一道說是她的表弟,她對表弟是很嚴厲的,動輒咬牙切齒用台語斥罵。..看 不慣她那嬌橫樣兒,言語之間,對她不免有些諷刺。她個性倔強,仍罵如故。大家不懂台語,見她橫眉怒目,聲調高亢,知道她又發了雌威。大家都討厭她,奇怪的 是她那位臉黃身瘦的表弟始終一聲不響,異常馴服。他們會說國語,日本話講得更好,到了莫斯科她就入日本班上課,日本班沒有女生,她是非常受歡迎的。之後, 她和日本青年打得火熱,早就把她那位表弟給拋棄了。」

依照《我的半生記》談上海大學,p175「黨正是要培養像妳這樣窮苦人出身、文化很低的黨員..妳只要上考場亮相,讓同學看到妳,交白卷也不要緊;以後上課,黨會佈置幾個人經常幫助妳。」p176「投考上海大學當初,我的志願只是想考社會科的旁聽生,但報紙上發表錄取名單時,竟然謝飛英三個大字堂堂上榜了。(旁聽生報紙上不發表錄取名單)」。原來這是黨的意志,及黨的暗中從旁助成。

讀《我的半生記》,只要抓住幾個字詞「寫字」「語言學習」「文化低」,來檢討她語言學習成果的程度到底如何,列表如下:有關「寫字」部分

敘述
44 15 我是連一天的小學(公學校)也未曾進過的。
100 1~3 柴枝等在地上學寫幾個字—–大都是寫日本文字和幾個簡單的漢字。18歲以前,我是沒有機會拿筆寫字的,直到19歲以後,我才開始在紙上學寫字,學的還是”上大人,孔乙己,化三千,七十士”等而已。
137 20~22 買幾本像”上大人,孔乙己,化三千,七十士”的東西來用毛筆學寫字,不過時間太短,此後幾乎再也沒有機會用毛筆寫字了。
141 16 就是他教我做詩的。
169 14 我叫林木順或陳其昌用謝飛英的名義給浙江日報寫一封簡單的信去..
170 16 由安存真、宣中宣兩人介紹我、林木順、陳其昌等加入共產主義青年團,記得是林木順代我填表。
175 19 可是不會寫,只寫一點就交卷了。
175 23 就在試卷上寫’’我不懂英文,只會一點點日語” 就交卷了。
201 12 我不會做筆記,也懶得做
18 使我寫作和認字的能力都不能進步
214 25 東方大學因不舉行筆試
215 3 在校學生要寫壁報時,我大都叫林木順替我寫
235 3 不會寫字的人。
235 7 抄寫工作都是林木順替我做的。
236 24 工運、農運及婦運是我起草了提綱,然後由林木順去寫
237 11 綱領都是用日文寫的
謝雪紅口述  楊克煌筆錄

有關「語文學習」部分

敘述
146 22 林木順等因不懂China話,需要解決這個迫切問題才能上學..去那兒學習。
163 19 我還不懂中文,工作忙,沒有機會學習這些。
190 25 我學了2、3個月俄語,開始時就學一句..其他就沒有認真學了。
201 5 Erosenko幾乎擔任所有科目老師講課的翻譯。
221 11 進東大時就聲明不學俄語

難道北京話可以不學而會嗎?

有關「文化低」部分

敘述
100 5 文化低要受人們的歧視。
150 19 我曾把自己沒有文化的事告訴林木順.. 沒有文化是我一輩子最痛苦的事。
167 8 文化水平很低,不能擔負重大工作的責任。
175 12 我沒有半點文化怎能進大學。
175 15 黨正是要培養像妳這樣窮苦人出身、文化很低的黨員。
214 25 東方大學因不舉行筆試..我文化低的事實不曾暴露出來..同學們都不知道我是沒有文化的人,卻認為我是個知識份子。
235 2 人們都以為我是個知識份子,卻不知道我是個文化水平很低、不會寫字的人。..自己的低文化和高職位不相稱
235 9 一些受過教育的知識份子,每因知道我文化低的事實,就開始歧視我、蔑視我、不服我、排斥我..

在這裡可以看到一個事實,謝雪紅終其一生沒有寫過較長的文章,除了《我的半生記》影像3上簽名與手跡。她依賴林木順與楊克煌來寫。事實上,寫字、認字、讀書與學習語言通常是費時的,短期內無法學會。以日語來說,「連一天也未曾進過公學校」(p44),所以沒有日語的環境讓她耳濡目染。「接著由我和林木順作籌備建黨經過情形的報告,報告是用閩南語講的.. 林木順要替彭榮和呂運亨口譯」(p251),建黨與會8人中,除她之外,都進過公學校,會採用台語是她對此語言最熟悉,1928年時對她而言,日語與北京話是難以討論「建黨」這樣的大事。上述的推論,>風間丈吉的《モスコー共産大学の思ひ出》p134有「謝女史は日本語を聞くのには不自由でなかつたが、自分の意見を述べる段になると中華語を用い、それを林が通譯した。」,此處「中華語」指台語。

1985年蘇聯共產黨主席戈巴契夫上台,「開始改革與蘇共中央委員會公文書館、KGB文書庫等長期深藏的秘密史料等公開的政策」。露西亞國立社會政治史料館(РГАСПИ)、露西亞國立現代史料館(ΡГАНИ)之公開,刷新研究的領域與結果的正確度。

根據栗原浩英的研究,莫斯科東方勞動者共產主義大學(KUTV,簡稱東大)是1921由露西亞共產黨中央委員會決議而設立民族人民委員會內的東方課程組織,置於Comintern系統下。原本主要為蘇聯東方共產黨幹部養成為目的而設置,系統中蘇成員擔任KUTV要職、講師等職位,學生參加東方書記局的日常業務。

正確的說KUTV是與西方少數民族共產主義大學(КУНΜЭ)、國際列寧學校(ΜЛШ)同是為養成各國共產黨幹部為目的之共產主義大學(КОМВУЗ),為貢獻世界革命為主要使命。KUTV創立十周年,校長И.Л.Ρайтер強調說「殖民地革命的各種問題,要依賴能遂行列寧主義的活動家之列寧主義者共產黨員。」為實現向東方推進的政治使命,1925在KUTV內成立東方諸國史研究社群,1927改變為 KUTV學術研究協會,1929改組為民族殖民地問題研究協會。

創立之初,1922年有以母語為單位的「sector」及多民族編成的「國際班」,前者有チュルク、アゼルバイシャン、ペルシア、Chinese、朝鮮等8國。23年春有7個語言sector—土耳其、法語、英語、Chinese、朝鮮語、日語、露西亞語。但22年11月時,Chinese sector的學生有Chinese、印度人、猶太人,法語sector有克里米亞人、タタ-ル人、土耳其人、埃及人,露西亞語sector有ブリヤト-人、露西亞人、ペルシア人、朝鮮人、Chinese、土耳其人。

外國人通常以「特別sector」、「特別社群」來區分,「特別sector」內部再分「section」或「class」,在本書通稱為「班」。26~27年間有Chinese、日本、朝鮮、外蒙古、內蒙古、阿拉伯、ペルシア、土耳其、印度支那、新疆、馬來西亞、ギリシア、印度、美國、タンス=トゥ-ヴァ等14班。30年有阿拉伯、ペルシア、土耳其、內蒙古、朝鮮、印度、菲律賓(美國)、印度支那、外蒙古、トゥ-ヴァ、日本、拉丁美洲、アフガン、ウイダル=ドゥンガン等14班。34年有二グロ、Chinese、敘利亞、バレスチナ、アルジェリア、菲律賓、印度支那、日本、土耳其、馬來西亞、內蒙古、ペルシア、印度、朝鮮、(不明)、(不明)、クルド、新疆等18班。

班是學習、宿舍生活、莫斯科市內近郊工廠勞動實習、各種參觀活動(工廠、博物館、教育機關)以及研修旅行等集團生活之單位。東大內有國際班的編制,29年國際第4班的成員有阿爾巴尼亞人1名、朝鮮人3名、ウイダル人1名、ペルシア人3名、土耳其人1名、阿拉伯人4名、蒙古人7名、印度人1名、トゥ-ヴァ人1名、印度支那人3名共25名。國際第7班的成員有日本2、美國1、菲律賓5、印度2。

東大的學生分正規課程與短期課程班2種,前者修業期間1~1年半,後者修業期間3~4年。學年通常9月1日開始,6月1日結束,35週。冬季休息3週,春季休息1週,夏季休息整個8月。夏季有軍事訓練、及2個月實習期間。學年授業科目時間數,外國語(250小時)、經濟學(40小時)、革命運動及共產國際的歷史(40小時)、全聯邦共產黨的歷史(140小時)、蘇維埃建設(經濟、政治、文化)(50小時)、列寧主義(120小時)、黨建設(100小時)、勞動組合建設(75小時)、青年運動(30小時)、自己國家的各種問題(190小時)、現代政治(40小時)、軍事問題(40小時)、特別課程(40小時)、講義(40小時)。

Sheng Yueh(盛岳)的傳記《Sun Yat-sen University in Moscow and the Chinese Revolution》有關孫大之教學情形:

依據譯本第5章,孫逸仙大學有依語言而分班,如英文班、俄文班、半俄文班;也有依語言能力而分班,如理論班、特別班、預備班。以下摘錄精彩片段:理論班除了語言能力的考慮外,黨齡長短也是因素之一。有的黨齡長,有革命經驗,或是教授,很多人已經很有名,如鄧小平。特別班成立於1928,成員都有卓越的經歷、受過高深教育、經驗豐富的革命戰士,已年過半百,記憶力大為減退,他們當中大多是有學問的學者、領導人,因此重點要放在領導方法的訓練上,葉劍英是此班份子。 預備班是為文化程度低的工人開的特別班。1922/11共產國際四大時,陳獨秀受到拉狄克的申斥,他要陳放棄他那孔夫子的象牙塔,開展工人運動。共產國際對過份的學者風度極為不滿,以為它沒有充分的無產階級化,從此更多工人被培養為無產階級幹部。 1928/6中 共的六大,來自漢口的船夫向忠發,按照共產國際的意思被選為中共的黨書記,產生「無產階級時代」,從向忠發當選之日起,一直到他被捕和被殺,他始終不過是 一個傀儡而已。絕大多數無產者同志都是文盲。他們的培訓遇到特別的困難,於是他們就進了特別的預備班,這個班的主要目的是掃盲和給一些一般知識。課程有中 文、歷史、地理、算術、政治常識與俄文。我教過這班的政治常識課,這使我很困擾…從理論上知道他們將成為未來革命領袖。很多學生完全沒有文化,教他們很困難。如果考慮到他們毫無文化基礎,對他們的期待就不能太多。

盛岳原名盛忠亮,1923~1926是共產黨北京黨部宣傳部秘書,1926被派往孫大學習,1928成為28個布爾什維克成員之一,1934回國,被KMT逮捕後成為中統特務,1949KMT政權敗逃,他選擇拋棄KMT與共產黨逃亡美國成為教授。他的身份轉折,告訴我們參加兩黨集團,同樣危險而無法終老。在書中186頁如此描繪「國共兩黨都不是那種常規類型的政黨,它們各有自己的黨軍。常規政黨用口頭批評相互攻擊;而這兩個政黨除唇槍舌劍之外還用槍炮來當作批判的武器。盛岳還寫了不少兩黨對付不同政見的對手之手段:打入對手集團、拉出打擊、抹黑、暗殺,如此對手就輕而易舉的被清除了。

在此要提醒讀者一定要讀盛岳p178~186,「1929/5/1真理報刊登清黨運動的決議,全黨為之惶恐不安。..學校裡的托派尤感膽戰心驚。…學校每個黨員要面對其他黨員可能的指責,學校支部局挑選認為可靠的黨員,我是其中之一。..對於被審查的每個人,這可稱為喪魂落魄的經驗。..那怕極小缺點都可能受到盤問。..這種殘酷的訓問方法,在眾口交織指控下,許多脆弱的人一下子就垮台。」

p180「孫大的托派份子開始分崩離析,一個地下組織的高級份子到支部局作全面交待。..湖南人在安排盤問前4天,突然來看我…托派同夥暗示他敢開遛就要他的命..我陪他去見支部局秘書..當這位告密人講完後..他情緒低沈..唯一出路只好自殺..次日,地上有1尺厚積雪,他還在冒汗,要我去教堂花園聊聊,說他打算結束一生..他在房裡上吊死了。」

p181「他的悲劇性死亡使學校蒙上恐怖氣氛。..負責秘密組織工作的學生,突然在大會上當眾坦白並交出8~90人的托派名單,孫大的托派組織徹底瓦解。仍有不少人鬥爭到底..格別烏伸出它的爪子,逮捕所有被嫌疑的反對派而未作交待的人,關進了監獄。他們的命運就再也不人知了。」

p182「在這場孫大托派的殘酷鬥爭中,我自始至終被深深的捲了進去。.. 格別烏總部要求支部局派人協助審訊,支部局把這令人厭惡的差使派給我,我向秘書異議,他說這是命令。..一晚上,格別烏官員來學校把我接到總部..到地下室黑牢去接犯人,他是孫大同班同學,我們很自然的伸出手來握手。但官員有力的手把手打開,並高喊你是反革命份子,沒有權利同這位同志握手。.. 審訊開始,我當翻譯。官員命令犯人用雙肩雙腳緊貼著牆,站得筆直,目視正前方,一動也不得動。..過了好幾小時,到了半夜,我感到精疲力盡。但官員卻毫無倦容。犯人像殭屍照舊貼牆挺著..基於對同學的關心,我請求官員另找時間審訊,他斷然拒絕這主意。他說:這種連續審訊方法,不讓犯人休息,是格別烏的規矩。沒有人能無限期忍下去,最後他渴望休息一下,會說出你想要真相。他要我確信,我們到審訊的重要關卡,才有希望讓他講真話。要我打起精神.. 犯人終於投降。..這種勾當所給我的折磨一點也不比犯人輕。」除了托派,還有第二條路線派和其他反黨份子,流放到西伯利亞與阿爾泰金礦等勞動營進行勞動改造,有些死在營中,有些還是歷盡千辛萬苦活下來回國。

列寧死後,史達林與托洛次基之鬥爭,讓剛成立的孫大與東大就成為「石磨心」,左右為難。1928/8孫大有一批學生在經過討論與實證(史達林論點在China失敗)後,秘密組織托派。KUTV 與KUTK的學生之命運成為興趣的焦點,找到王凡西寫的《双山回憶錄》,他是1921首批前往東方大學。自序中「1949/11我被迫離開香港,.. 1952/12我在國內的朋友全部被中共拘禁以後,任何積極的政治活動都停止了。」茲摘錄部分精彩的本文,p61「十月革命十周年紀念..是蘇聯墮落史上一個顯明的里程碑。..用盡一切方法來掩蓋破產。」p64「孫大被開除的學生區芳等十餘人被遣送回國。東大..被捕失蹤。」p65「名外交家越飛自殺(托洛茨基於1927年被逐出蘇聯共產黨後,11月16日在莫斯科的醫院內自殺。)..中央將托派放進監獄..或流放邊遠地方。」(1921/11/23孫逸仙與共產國際特使馬林在桂林見面,認為是共產國際革命之最佳同盟者。1923孫逸仙與越飛Адольф Абрамович Иоффе發表共同聲明,孫逸仙與蘇俄的聯盟即告成立。)

再來看《彭述之選集》中他太太陳碧蘭的『回顧我和彭述之的歲月(代序)』,他在1921去東大學習。1925~1927/12與陳獨秀、瞿秋白、蔡和森和張國焘是中共中常委。與陳獨秀、王凡西、劉家良等成為初期托派,後來因理念紛歧,王凡西被彭述之抨擊為有極左派主義危險性,陳獨秀被彭述之抨擊為右傾機會主義思想,以保衛托洛次基對二次大戰的基本立場。1948年底到香港,但港府嚴厲搜尋托派份子,1950/1流亡到越南,但劉家良命喪越南,彭述之逃亡歐洲。他批評毛澤東取得政權,說是「病態的革命」。 東大與孫大的留學生之命運,大致可分為烈士、逃亡國外(含隨蔣介石逃亡)與被鬥臭的黨員、享受榮華富貴的黨員三組人馬。在Google上搜尋東大與孫大,就會有強烈的感觸,特別是烈士部分。被鬥臭的黨員中最有名是劉少奇不肯悔改的走資派鄧小平

本頁是敘述莫斯科型AIDS病毒的原型,它仍然在肆虐可憐的台灣人民,AIDS病毒是世紀之病,人類還發展不出解救之藥。親愛的網友們能開發出解藥嗎?

41 回應 針對 “莫斯科東方大學及其學習活動”

  1. 林炳炎 寫道:

    大家千萬別用現在的眼光去看東大或孫大,也千萬別用「寫字」、「語言學習」、「文化水準」去評價謝雪紅,65歲老人是有那種韓非子「世異備變」(《韓非子‧五蠱》。)素養,而不會以她讀過什麼學校或她學會什麼語言來評價一個人。

    評價一個人要以她/他的行動成果來看。拋棄別的不說,若單以「共產主義運動」這項目來評價她,相信呆過東大或孫大的學生中,沒有人能比謝雪紅更優秀的。

    所貼寫真似乎不是東大。

  2. 李雅麗 寫道:

    林前輩確實博學
    貴文稍候再回
    不過引用的網路照片不對囉
    這是莫斯科中山大學隔壁的俄國國家科學院校園的舊圖片
    東大舊址與莫斯科中山大學的舊址許多人常搞錯
    下一帖貼上莫斯科孫大的現照

  3. 李雅麗 寫道:

    前輩幾年前曾見過盛岳
    有關東方勞動者大學的舊址
    他最清楚囉

    不知是否可以聯絡到他???

  4. 林炳炎 寫道:

    我只在書本上與他相見, 還沒想到要與真人約會!!

  5. 李雅麗 寫道:

    盛岳前幾年還活著接受蔣經國專輯影片的採訪
    林前輩比晚輩認真多了
    我以為您神通廣大啦~~~

  6. 林炳炎 寫道:

    lin001001.JPG

    李雅麗小姐贈送我一本1928年莫斯科東方大的課本,書本封面頁上標示紅色那行長條就是校名,真正的全文是『史達林命名的東方勞動者共產主義大學』,通常簡稱『莫斯科東方大學』。

    lin002001.JPG

    書本的內容是有關戰術:「戰術共含有二個要素,即人與武器…」寫真談的是游擊戰。謝謝李雅麗小姐讓本頁有一件寫真與『莫斯科東方大學』有關。

    lin003001.JPG

  7. 霍也花 寫道:

    炳炎先生,謝雪紅曾於1954年一月,為楊克煌向當時中共中央組織部部長饒漱石提出過一份辯護書。這份文稿頗長,我手邊的謝氏手稿影本是楊翠華女士相贈的,目前陳芳明先生在新版的《謝雪紅評傳》(2009 麥田出版社)中附錄了這篇曾於1997.2.28-3.5台灣日報副刊連載的長文。該文不僅顯示謝雪紅的文思流暢,書寫能力完全無礙,連字跡也是整齊悅目的。他們那一代的台灣人,真是發自內心的謙虛。謝雪紅在自傳中一再遺憾自己未受過教育,文化水平低等等,我相信這確實是她一生中與諸多知識份子出身的革命同志共事時最自卑的一點,但若我們回頭再次翻閱她在台共被破獲後,於日警預審廷上發表的那篇對組織與運動的分析與看法(參《警察沿革誌》〈共產主義運動〉),實會由衷佩服其論點之清晰有力,恐怕已超出同時代的男性黨人甚多。

    另有關謝雪紅與林木順是先入孫大再轉東大的資料,不知出處為何?有關這部分史實的記載,似以一手史料當事人謝的自傳參考為佳。他們當時是先入東大的中國班,後才被中國支部書記劉伯堅(謝在自傳中忘其姓名,代稱之麻子,但可參楊子烈回憶錄頁151查悉)告知轉到日本班(《我的半生記》初版頁199-200)。

  8. 林炳炎 寫道:

    在此要提醒讀者一定要讀盛岳書p70「孫大的野心,就是要從最最基本的方法論和世界觀著手,改造學生的思想。其最終目的,是使他們能夠在任何情況下能抓住精神實質,通過現成的思想方法,作出現成的答案。」

    盛岳書第六章是『孫大的膳宿和娛樂』p90~98,茲摘錄精彩段落:
    「我們所受不尋常的待遇..從1922第一次勞動者代表大會起累積的經驗..在廣大農村地區的大批人民正在死于饑寒交迫。..1925年每天開5次飯..請求學校取消點心和宵夜」

    「三餐的質量和數量都相當高。例如:早餐就有雞蛋、麵包、奶油、牛奶、香腸、紅茶,偶而還有魚子醬。..一入學就發給一套西裝、一件外套、一雙皮鞋、毛巾、浴衣、手帕、襯衫、梳子、鞋油、肥皂、牙刷及日常生活必需品。..唯一需自買的是帽子與領帶。」p91

    「著名的歌劇在莫斯科劇院時,發給我們票去看演出…我在露6年期間,到各地休養所度暑假。從黑海之濱豪華避暑勝地到太平洋沿岸休養所,食物都是精美的。一日四餐..午餐後要強迫睡一小時,任何人違反這規定3次就被趕出休養所。醫生會逐房檢查誰不在床上。」p93~94

    「我們在孫大享受豪華的待遇,與此同時,我們不能不看到俄國人排著長到令人沮喪的長隊,希望(常常是不能實現)到早上能夠買到一小塊肉。我也不能熟視無賭,那位莫斯科大學學生用大部分時間來給孫大用馬車拉給我們取暧的木柴。在零下幾十度的嚴寒中,他只穿一件破爛的棉夾克。..他自己家裡也許就沒有生火。每當我們吃著精美的飯菜,我們的教授做夢都別想吃得這麼好。」p97

  9. 訪客 寫道:

    莫斯科型AIDS病毒的原型,它仍然在肆虐可憐的台灣人民

    主旨: 是誰開啟了暴力的潘朵拉盒子?
    6/16 BillyPan的部落格
    今天發生的兩則事件,讓人越來越擔心,台灣的九流政府,是否正試圖使用檯面上和檯面下的暴力手段,再造白色恐怖以來另一波台灣人的心理創傷??

    事件一在今天下午,卡神楊蕙如和市議員顏聖冠,莫名其妙地在台北市最繁華的館前路新光三越前,遭受突然而來的暴力攻擊:
    楊蕙如並不是第一次在街上遭受攻擊,去年11月4日,陳雲林來台期間,她在街上穿著身上有中華民國國旗的女童軍裝,分發中華民國國旗時,被警方驅離踩過身上而受傷。(見我去年寫的文章: 台灣的民主,正陷入20年來最大的危機中

    她們倆位都是噗友,在新聞還沒有出來前,已經在噗浪上告訴眾台派網友被攻擊的經過:
    http://www.plurk.com/slow

  10. 訪客 寫道:

    這兩事情,讓我想到去年的CoffeeShop的那篇震憾人心的部落格文章:

    ㊣暴力,我嚐到了--來自中華民國的警察!裏面她拍到了一張照片:
    右邊是黑道,左邊是警察,秋毫無犯。

    我們不得不Worry,在台灣社會努力提昇向上的時候,仍然有一群少數人,妄想著利用合法和非法的暴力造成人民心中的恐懼,好讓檯面上那群穿西裝打領帶的,把我們的社會往二十年前的專制狀態推去。

    這些事情,台灣許多被政府或財團控制的媒體不會認真報導,但現在有網路,當事人或身邊的人,會在第一時間把消息放到網路上,讓我們了解到真相。

    我和許多愛台灣的人談過,他們深愛和平,大部份的人都了解目前台灣執政當局親中媚共,台灣主權人權倒退的狀態。他們不是冷漠不願意站出來,而是因為過去的心理創傷讓他們害怕。

    那是台灣超過90%以上公民的想法。他們只是需要勇氣。開啟了暴力的潘朵拉盒子的人,最後終將自食惡果,人民會認清他們,唾棄他們。他們,只是塞繆爾.杭廷頓說的第三波民主化中的一個逆流。

    最後我要推這一篇文章:517警車撞人事件,作者是律師Vincet Lin:

    http://www.wretch.cc/blog/stvicente/30775279
    資料來源:6/16BillyPan的部落格6/
    http://www.wretch.cc/blog/billypan101/14486240

  11. 訪客 寫道:

    6/16公投護台灣聯盟前往地方法院聲援阿扁總統,晚間約八點左右阿扁總統結束偵訊,公投盟原本預計在阿扁總統離開時要播放歌曲給阿扁總統加油打氣,警方卻臨時改變離開的路線,由另一頭將阿扁總統送回看守所,公投盟也因此被迫結束在地院前一整天的聲援活動。

    就在隊伍準備離開地院返回立法院靜坐現場時,途經凱道時已經有警察部署在凱道前阻擋,隊伍原本是一直線往前走,並未有任何衝撞挑釁的意圖,警方卻在此時以盾牌推擠將隊伍硬是要逼到對面車道,民眾見狀憤而抗議警方惡意的動作,不料警方卻更蠻橫的將蔡丁貴教授以盾牌推倒在地,並用盾牌向倒地的蔡丁貴教授及現場民眾攻擊。

    混亂中蔡丁貴教授及多位民眾都因此受傷緊急送醫,現場並疑似有噴灑催淚瓦斯導致數位民眾猛烈咳嗽、嘔吐。原本只是單純平和的要聲援阿扁總統遭到司法不公政治迫害,卻因為警方的大動作強硬阻擋,演變成警民衝突民眾被打受傷,馬英九政府霸權領導下的人民保母是這樣對待人民,更彰顯台灣的民主自由加速的消失了。

    [資料來源:獨立媒體 獨家採訪報導/ http://taiwanimi.blogspot.com/%5D

  12. 林炳炎 寫道:

    霍也花小姐的質疑似乎有道理, 我會再找資料小心核對!!

    對我而言, 當事人謝的自傳與《警察沿革誌》不是一手史料!!!
    要以檔案所留再綜合判斷為宜.

  13. 林炳炎 寫道:

    盛岳是1926年進孫大的,與林木順有在莫斯科生活重疊的時間,再回頭去讀片山潛的《在露三年》,片山是1925年經上海去莫斯科,比林木順早4~5個月到,讓我沒有心思去讀《在露三年》(此手稿影本會與我的資料捐出,目前放在衛生史計畫辦公室內),當然也要同情片山潛在屋簷下的苦衷,他不是選擇不寫,而是選擇寫。

    版主特別將《在露三年》的目次整理,並寫下感想:
    片山潜在1925年前往上海觀察上海紡織工人之鬥爭,然後經南京、浦口、天津、北京, 3月7日在北京寫了〈支那旅行雜感〉後就經外蒙古前往莫斯科,一直到1933去世為止都住在莫斯科。《在露三年》基本上是描述露西亞,在1925~1928年間,他所目睹的革命後現況。

    片山潜的文章內容,除了露西亞革命首領9人的印象外,沒有談到日共在莫斯科活動的記錄,更沒有後來創建台共的林木順與謝雪紅。從風間丈吉與謝雪紅的文章可見到,片山潜與這些日本語族的互動相當頻繁。為何他對日共同志或殖民地準同志在莫斯科活動沒有描述?那是因為這些同志的活動,基本上是極機密的,東方大學(クートベ大学,東洋勤労者共産主義大学)的各項活動也是極機密的。風間丈吉描述他進入海參威就感受到防スパイ的壓力。此外,片山潜是擁護史達林(スターリン)者,他沒有用帶有批判性第三者眼光在觀察露西亞。秘密のソビエト文書是研究片山潜在露活動的基礎(在莫斯科檔案內有片山潜文章)。

  14. 寫道:

    林樣:

    拜讀之後的想法,是關於學習,思想與讀,說,寫的關係,這些關係可能密切,但也可能不一定必要,尤其革命者不一定是可以拿筆的人.而不同的時間可能也要考量,亦即一九二0年代,三0,四0,五0等,不同的時空中,識字,書寫的能力可能會有變化.這些當然都需要由確實的資料來證明.

    你維持了你具有原創看法的風格,作為讀者,感謝.

  15. 霍也花 寫道:

    炳炎先生,就史料定義而言,以研究台共史或東方大學為例,謝雪紅的口述自傳屬於一手史料。他與林木順在莫斯科的入學表也是一手史料。經後人詮釋這些一手史料的研究,則是二手史料了。謝的自傳確需仔細研讀判斷,但我相信編者或有可能刪減或微幅更動原稿,但逕行大幅介入修改應不至於,其可信度依然值得參考。

  16. scl 寫道:

    史料定義是學術性的
    自傳確需仔細研讀判斷
    既然"或有可能刪減或微幅更動原稿",何以"但逕行大幅介入修改應不至於,其可信度依然值得參考"
    參考是參考
    判斷引用是研究者功力之所在
    有時也要一些靈感和創意!

  17. 林炳炎 寫道:

    我最近看了妳與3~4人獨立陳述妳們的謝雪紅的電視影片, 其中有出現她的自傳
    似乎所有共產黨員都要留下自傳
    妳看過嗎??

    >>>在莫斯科的入學表也是一手史料。
    但如果這一手史料與事實不符, 那還算是史料嗎??

  18. scl 寫道:

    國家無格,學術失格
    http://www.libertytimes.com.tw/2009/new/jul/4/today-f2.htm

  19. scl 寫道:

    自白書還要確認是否出於自願!

  20. 李雅麗 寫道:

    林前輩

    謝在莫斯科的入學履歷表及自傳我有
    只是要找到才能提供給您看

    謝雪紅在入學履歷表及東大自傳中造假偽稱其出身及教育程度是事實

    但是出自東大的記錄及自傳確為一手史料

    一手史料並不保證一定內容正確
    所以還要後人的考證分析囉~

    所以根據敝人的研究
    謝雪紅在俄國撒謊的事實不容否認

    但偽稱出身及教育程度並不影響其往後自俄回中回台的革命事業

  21. 李雅麗 寫道:

    林前輩

    當時凡是就讀東大及中山大學的學生都必須寫自傳交給校方參考

    不一定是共產黨員才必須寫自傳哦~~

    自傳是寫了~但是當事人不一定保證自傳中寫的皆為事實

    謝雪紅就是個例子

    事隔多年~
    做為一個女性研究者而言看謝雪紅因出身及知識貧乏的痛苦而說謊
    是可以理解的內心掙扎下的必要之惡

    人沒有完美~謝也一樣

  22. 林炳炎 寫道:

    在霍也花與李雅麗兩位學院訓練的研究者之前,我還是堅持能經得起考驗的資料才是史料。如果,妳/你面對一堆妳/你都是虛假偽造的文件或出版品,妳/你要逐一去批判是非,陷入泥淖中,甚至於根本無法辨認真假,那妳/你還要抱住那一堆「史料」嗎?對不起,戰後的美援史就是這樣。從出版品來說,涉及1949~1958之敘述都含混而寫,妳/你要認定那是「史料」嗎?

    目前殘存美援文件,通常會議記錄有2種版本,英文版3~40頁,漢字版2~3頁,請問還有需要使用漢字版嗎?我看到學院訓練出來的研究生只使用漢字版,就知道這研究生偷懶,或英文程度差只圖方便。

    《保衛大台灣的美援(1949~1957)》當然只使用英文版美援文件,也只有這才是史料。

    朋友寫日月潭劭族史,免不了要談Lalu島上書院,那是從日本時代就抄寫下來,其中有關書院的尺寸,我認為不可能,學過鋼筋混凝土的人都不敢說他能建築那麼大的書院(有那種需求嗎?小島擺得下那龐然大物?),但因審核委員認為不能改寫他祖師爺留下來的文書,妳/你說是繼續錯下去還是知錯就改?

  23. 北投埔 寫道:

    >>當時凡是就讀東大的學生都必須寫自傳交給校方參考
    絕非參考!!那會是生命交關的文字!!如認為參考 , 那是太不了解露西亞.

  24. 李雅麗 寫道:

    林前輩ㄚ

    史料一手歸一手~能不能全用?那就要看它的真實性與否~如全屬實當然可用

    如部份屬實~當然就只能用部份真實部份

    史料考據在歷史學方法論裏是個重點注意的項目

    一手史料只是來自與當事者直接關係所產生的文字影聲文書或器具檔案資料

    但是否能用?是否可信?都必須經過史家以多次多種不同或同緣來源資料的相互比對
    查核分析求證才可使用啦

    所以有些出自當事者的一手史料錯誤連篇~謊言一堆
    其史料的使用度及可信度就下降了
    但還是可以部份參考的

  25. 李雅麗 寫道:

    東大及中山大學的親共或共產黨國民黨學生們寫交校方的自傳有些頗多出入

    掩飾自己不想讓別人知道的部份是人的天性

    我在檔案館中就發現多起這種情形

    當然欺騙共產國際教育機構的東大及中山大學校方未必有好處

    只是有無被抓包處罰的必要罷了~

    一般而言除了像中山大學內部發生的托派事件及江浙同鄉會

    這種因史托兩派意識及權力鬥爭的衝突事件~必須搞得你死我活之外

    像謝雪紅隱瞞其真實出身及家世情形顯然就沒有遭到校方的事後追究

    政治意識形態屬不屬共?才是校方真正關心的重點

  26. 李雅麗 寫道:

    林前輩

    國史館已於星期四更換蔣經國百年誕辰展的展覽物

    有余敏玲學姐提供的中山大學學生所用的聯共黨史課本影本

    及敝人提供的相關中大及東大課本

    有空可以前往參觀

  27. 李雅麗 寫道:

    這次國史館更換展覽品~有幾樣值得注意!

    除了余敏玲學姐所提供的聯共黨史課本之外

    (聯共黨史一書是史達林路線下審核黨員思想忠誠的主要依據課本~
    史達林派曾依此大量鏟除不認同其中思想的托派軍官幹部黨員及中大東大學生
    ~是本殺人無數的歷史教科書)

    此外~俄國檔案館方面提供了幾件蔣介石寫給蔣經國原信的影像檔

    及蔣經國於烏拉爾馬許工廠期間申請加入蘇聯共產黨的履歷表

    這份履歷表由俄國遠東所學者亞歷山大拉林自俄國國家安全部檔案館內抄出後
    現已由余敏玲學姐翻成中文

    如同亞洲週刊郭杰教授根據蘇聯檔案大解密後

    所揭露的蔣經國曾在蘇聯情報學校國際列寧學校受訓一年的記錄外

    更有趣的還透露一件事實

    即當年蔣經國於烏拉馬許鋼鐵廠內所擔任的職務並不是外界所熟知的副廠長一職

    而僅僅是第一車間部主任助手而已

    蔣之擔任副廠長一說顯然非事實!

    至於蔣經國於集體農廠朱可夫村擔任集體農場主席及烏拉爾重工業報副總編輯的事

    在其履歷表中得到相當的確認~確為事實!!

    而有趣的事蔣經國於蘇聯情報學校國際列寧學校中的身份是"研究生"

    以其在中大讀完後~再到湯瑪契夫中央軍事學院讀兩年書提交論文的資歷

    及在列寧學校的研究身份

    顯然蔣經國在俄國的最高學歷係已得碩士學位的資格

    但其返國後卻未曾大大提起

    這可真有意思囉

  28. 林炳炎 寫道:

    艾攸, 妳報的這麼多獨家新聞, 1990年以前是不要命的事!!!相信很多網友們有福啦, 那起碼要花5年以上在莫斯科蹲的工夫(還要大把大把美金!!誰說共產天堂不需要資本主義的美金????), 網友不知道露西亞是全世界最好命的國家, 一年只要工作半年, 其餘時間在渡假, 我真想歸化成露西亞人, 但第一天就會被驅逐出境!!

    最近會把郭杰教授與白安娜博士出那本露西亞文天書之英文與德文書評, 翻譯貼在本blog上!!哈哈法文書評就期待霍也花小姐表現表現啦!!!

    稱為史料是經過檢證過的文件, 否則都不是!!外行人是非常堅持這點的!!

  29. scl 寫道:

    第一車間部主任助手而已

    蔣之擔任副廠長一說顯然非事實!

    至於蔣經國於集體農廠朱可夫村擔任集體農場主席及烏拉爾重工業報副總編輯的事

    在其履歷表中得到相當的確認~確為事實!!
    以上說法如何認定?

  30. 過客 寫道:

    碰巧看到.卻越看越喜歡.歷史研究當以客觀真實,留給後代子孫.我四年級生已年過50(余敏玲女士亦同,不知李雅麗女士是信義,成功,女中,政大,紐大)當年教育是反共抗俄,殺朱拔毛,消滅萬惡共匪解救大陸同胞……..蔣總统萬歲萬歲萬萬歲.偏頗神化式的教育,一直到約20年來接觸了中國,日本,歐洲各國,我才……近幾年來常陪家父(已年逾80)聊天,家父談及228事件,在台中他的同學朋友台中師範學生如何無辜被捉被槍殺失蹤.談到謝雪紅是台共不是中共,是有著台灣意識的,更談到謝雪紅是一可憐的養女飽受虐待,而後成了人家的姨太太…家父說先祖母(1991年以百齡高壽逝世)約長謝雪紅10歲,對謝雪紅更是熟識.或許今天在台中仍會有耆老還熟識謝雪紅,歷史研究者是否當努力探尋請教這些應己90高齡之耆老,了解他們所認識的謝雪紅,和偉大蔣總统的國民政府筆下有何不同.留給在台灣的後代子孫正確的史實吧!

  31. 李雅麗 寫道:

    好一陣子都沒持續研究了
    剛看到scl 的提問~

    2009-07-19, 2:09 下午
    第一車間部主任助手而已
    蔣之擔任副廠長一說顯然非事實!
    至於蔣經國於集體農廠朱可夫村擔任集體農場主席及烏拉爾重工業報副總編輯的事
    在其履歷表中得到相當的確認~確為事實!!
    以上說法如何認定?

    對上述說法認定,主要是依據第一手史料的蔣經國入黨申請書,與研究蔣經國著作及民間說法比對而確定。

    共產黨是個以血統出身及思想論定的政黨,為了保持其隊伍的純正性,採少數精英制,是連祖宗三代都查得清清楚楚的
    紅色法西斯黨。

    極度強調忠誠、要求向黨無限上綱坦白交心的共產黨而言。一個意圖參加的預備黨員,對黨組織說謊絕對是大忌!

    出身中國反動領導人蔣介石兒子的蔣經國。在紅色天國蘇聯多年,深受蘇共思想薰陶影響,在入黨申請書上敢動手腳出言不實,除非他真是外行或白目,像這樣的文件簽署是沒有人膽敢欺瞞的,更何況他是蘇聯最大鄰國領導人之子,在俄言行處處受矚目,活在顯微鏡觀察下,又怎麼能騙過蘇共當局呢?

    這份入黨申請書,在俄國遠東所一生研究蔣經國的專家拉林審對後發表,其正確性得到學術肯定,事實確切。

  32. 訪客 寫道:

    集體農場主席及烏拉爾重工業報副總編輯
    集體農場主席>或屬於勞工組織互推之有任期領導
    烏拉爾重工業報副總編輯>此一職位顯示其忠於俄共及重要性

  33. 李雅麗 寫道:

    中國鳳凰衛視於9月20日到24日晚,連續播出「紅色浪潮─莫斯科中山大學往事」,內容精采、影音資料、圖片引用豐富,對相關當事人及研究人員訪談尤其詳盡,堪稱是史無前例,詳盡介紹中國留蘇學生、莫斯科中山大學史與旅俄中國托派始末的重要專輯,影片共分五個部份,以下列出鳳凰台的相關標題及網路頁面聯結。

    目錄專頁
    http://big5.ifeng.com/gate/big5/v.ifeng.com/q/show/fenghuangdsy/list_292.shtml
    http://big5.ifeng.com/gate/big5/v.ifeng.com/q/show/fenghuangdsy/list_293.shtml

    第一部
    1蔣經國屢次惹事 蔣介石送其赴蘇一舉兩得
    2國民黨北伐前缺政工幹部 中山大學在蘇成立
    3張聞天遊歷日美後文名日盛 入黨不久即赴蘇
    4王明赴蘇留學受阻 哭求辦理留學事務人員
    5首批赴蘇留學生興奮不已 在海上高唱國際歌
    6赴蘇留學生在上海集合出發 保密措施嚴密
    7留學生不適應海上風浪 嚴寒中通過西伯利亞
    8蘇聯物資奇缺 留學生檢木柴為火車提供燃料

    1蔣經國屢次惹事 蔣介石送其赴蘇一舉兩得
    http://big5.ifeng.com/gate/big5/v.ifeng.com/his/201009/78e2007a-51f0-4e37-9a5f-bc16fe3ec74a.shtml

    2國民黨北伐前缺政工幹部 中山大學在蘇成立
    http://big5.ifeng.com/gate/big5/v.ifeng.com/his/201009/dc9203a1-9786-41b2-9005-1dfa810f1f40.shtml

    3張聞天遊歷日美後文名日盛 入黨不久即赴蘇
    http://big5.ifeng.com/gate/big5/v.ifeng.com/his/201009/21251c8e-cc1d-4335-a76f-df92da56900d.shtml

    4王明赴蘇留學受阻 哭求辦理留學事務人員
    http://big5.ifeng.com/gate/big5/v.ifeng.com/his/201009/51d7d88f-cb82-4bfa-99ac-3f6dd9a0d857.shtml

    5首批赴蘇留學生興奮不已 在海上高唱國際歌
    http://big5.ifeng.com/gate/big5/v.ifeng.com/his/201009/a26c24f7-726a-4f92-8c12-e0550b6fb112.shtml

    6赴蘇留學生在上海集合出發 保密措施嚴密
    http://big5.ifeng.com/gate/big5/v.ifeng.com/his/201009/99d76e8d-ec4e-4b18-bdb8-62cdb18a274f.shtml

    7留學生不適應海上風浪 嚴寒中通過西伯利亞
    http://big5.ifeng.com/gate/big5/v.ifeng.com/his/201009/87700639-876d-4a74-8ab2-8b611da45ed0.shtml

    8蘇聯物資奇缺 留學生檢木柴為火車提供燃料
    http://big5.ifeng.com/gate/big5/v.ifeng.com/his/201009/0f45eef4-254a-490e-8f72-59f61d95174f.shtml

    第二部
    1蔣經國赴蘇留學時僅16歲 對寒冷記憶深刻
    2中山大學一日五餐 過度優待讓中國學生不解
    3中國留學生基礎不同 刻苦學習過俄語關
    4中國學生分班接受教育 蔣經國鄧小平成同桌
    5張聞天等人迅速掌握俄語 後成中共理論專家
    6張澤宇:王明很快掌握俄語有助日後迅速崛起
    7中共旅莫支部成立 負責人任卓宣輕視學理論
    8張澤宇:中共旅莫支部鼓勵成員互相監視

    1蔣經國赴蘇留學時僅16歲 對寒冷記憶深刻
    http://big5.ifeng.com/gate/big5/v.ifeng.com/his/201009/b3e048cb-558c-4898-b324-41c6cb125313.shtml

    2中山大學一日五餐 過度優待讓中國學生不解
    http://big5.ifeng.com/gate/big5/v.ifeng.com/his/201009/453b1912-d7a2-4896-b10b-206cff6326f4.shtml

    3中國留學生基礎不同 刻苦學習過俄語關
    http://big5.ifeng.com/gate/big5/v.ifeng.com/his/201009/1fec81da-c009-4ce1-9737-b9f6ed085171.shtml

    4中國學生分班接受教育 蔣經國鄧小平成同桌
    http://big5.ifeng.com/gate/big5/v.ifeng.com/his/201009/e71c795a-7f72-469e-941b-3b43c352a06d.shtml

    5張聞天等人迅速掌握俄語 後成中共理論專家
    http://big5.ifeng.com/gate/big5/v.ifeng.com/his/201009/ac4e2027-c966-4e60-a754-d0387a2d7fc2.shtml

    6張澤宇:王明很快掌握俄語有助日後迅速崛起
    http://big5.ifeng.com/gate/big5/v.ifeng.com/his/201009/9deb1b6c-02e0-4544-b7f2-92a3cc87ef28.shtml

    7中共旅莫支部成立 負責人任卓宣輕視學理論
    http://big5.ifeng.com/gate/big5/v.ifeng.com/his/201009/f8028ef4-254d-4a12-8959-cf7ad5a5eed5.shtml

    8張澤宇:中共旅莫支部鼓勵成員互相監視
    http://big5.ifeng.com/gate/big5/v.ifeng.com/his/201009/4c828d49-bb84-4697-8ad9-590c0b56140c.shtml

    第三部
    1中山大學學生在紅場閱兵中打出反史達林標語
    217歲蔣經國追隨托洛茨基 與父親公開決裂
    3蔣經國尊拉狄克為精神導師 成活躍托派分子
    4史達林赴中山大學演講 給中國學生印象深刻
    5史達林發動清黨運動 中國學生逐個接受審查
    6蔣經國為進入軍政大學學習公開退出托派組織
    7盛岳協助審中國學生 王明派系借機清除異己

    1中山大學學生在紅場閱兵中打出反史達林標語
    http://big5.ifeng.com/gate/big5/v.ifeng.com/q/show/fenghuangdsy/list_292.shtml

    217歲蔣經國追隨托洛茨基 與父親公開決裂
    http://big5.ifeng.com/gate/big5/v.ifeng.com/his/201009/f385ce97-f7b7-4bad-922e-4e0531eb6a48.shtml

    3蔣經國尊拉狄克為精神導師 成活躍托派分子
    http://big5.ifeng.com/gate/big5/v.ifeng.com/his/201009/dd286eda-e408-4dfe-967e-a6606a230d0c.shtml

    4史達林赴中山大學演講 給中國學生印象深刻
    http://big5.ifeng.com/gate/big5/v.ifeng.com/his/201009/e9f97b26-fbd8-4a4f-9c20-55469adf3eff.shtml

    5史達林發動清黨運動 中國學生逐個接受審查
    http://big5.ifeng.com/gate/big5/v.ifeng.com/his/201009/b4094f9d-f8f8-41a5-af6a-54ac162b8c4b.shtml

    6蔣經國為進入軍政大學學習公開退出托派組織
    http://big5.ifeng.com/gate/big5/v.ifeng.com/his/201009/d2415557-3575-44fa-b70f-1361fe992bbd.shtml

    7盛岳協助審中國學生 王明派系借機清除異己
    http://big5.ifeng.com/gate/big5/v.ifeng.com/his/201009/08077aa3-b52d-480c-828f-a9fb5bb8e7d5.shtml

    第四部
    1蘇聯檔案解密中國學生告密信 充斥惡毒語言
    2陳鐵建:向忠發借查江浙同鄉會向史達林表態
    3張澤宇:王明排除異己 借查江浙同鄉會崛起
    4江浙同鄉會由學生玩笑被定罪為反革命組織
    5被誣陷為江浙同鄉會的學生向史達林寫信申冤
    6向忠發成中共最高領袖後首先徹查江浙同鄉會
    7中國赴蘇留學生因江浙同鄉會事件陷入分裂

    1蘇聯檔案解密中國學生告密信 充斥惡毒語言
    http://big5.ifeng.com/gate/big5/v.ifeng.com/his/201009/c006cc75-a6ee-42ab-839d-d9a4ffe474df.shtml

    2陳鐵建:向忠發借查江浙同鄉會向史達林表態
    http://big5.ifeng.com/gate/big5/v.ifeng.com/his/201009/d31e0154-622c-4d6a-baa6-094d86d0b417.shtml

    3張澤宇:王明排除異己 借查江浙同鄉會崛起
    http://big5.ifeng.com/gate/big5/v.ifeng.com/his/201009/91908eae-aaf9-4f82-8036-5d535755aa47.shtml

    4江浙同鄉會由學生玩笑被定罪為反革命組織
    http://big5.ifeng.com/gate/big5/v.ifeng.com/his/201009/009e2ad2-cb7f-48f0-aeb7-160fb9545510.shtml

    5被誣陷為江浙同鄉會的學生向史達林寫信申冤
    http://big5.ifeng.com/gate/big5/v.ifeng.com/his/201009/ae40db2d-8469-4955-8c62-705cdab58a61.shtml

    6向忠發成中共最高領袖後首先徹查江浙同鄉會
    http://big5.ifeng.com/gate/big5/v.ifeng.com/his/201009/58d79560-69bb-4bfe-8841-dc151e815851.shtml

    7中國赴蘇留學生因江浙同鄉會事件陷入分裂
    http://big5.ifeng.com/gate/big5/v.ifeng.com/his/201009/4c6aee3e-6b4b-4992-af0b-fa744d4452c7.shtml

    第五部
    1四一二政變後蔣經國撰文稱蔣介石為反革命
    2部分國民黨留蘇學生怕回國後被扣“紅帽子”
    3國民黨留蘇學生分批被遣返 部分人被誤殺
    4戴茂林:工人學生吳福海在開會時拳打博古
    5王明宗派借蘇聯清黨運動對反對派打擊報復
    6馬員生在蘇勞改二十多年 回國時妻子已老去

    1四一二政變後蔣經國撰文稱蔣介石為反革命
    http://big5.ifeng.com/gate/big5/v.ifeng.com/his/201009/38a66239-c12e-409a-884a-1ab769f4fa50.shtml

    2部分國民黨留蘇學生怕回國後被扣“紅帽子”
    http://big5.ifeng.com/gate/big5/v.ifeng.com/his/201009/593632bf-3d1e-4968-8a10-80839e645954.shtml

    3國民黨留蘇學生分批被遣返 部分人被誤殺
    http://big5.ifeng.com/gate/big5/v.ifeng.com/his/201009/17dddfbb-2083-42b1-8c4a-253d627572b8.shtml

    4戴茂林:工人學生吳福海在開會時拳打博古
    http://big5.ifeng.com/gate/big5/v.ifeng.com/his/201009/068e71a5-ac71-4f68-9adb-85262b953790.shtml

    5王明宗派借蘇聯清黨運動對反對派打擊報復
    http://big5.ifeng.com/gate/big5/v.ifeng.com/his/201009/d594df9e-e927-4f70-b833-92e934e9333a.shtml

    6馬員生在蘇勞改二十多年 回國時妻子已老去
    http://big5.ifeng.com/gate/big5/v.ifeng.com/his/201009/a3f9cad7-1c12-4086-9dfe-3d036ff598ed.shtml

  34. 李雅麗 寫道:

    應該建議國內電視台也來專題介紹台灣留蘇學生及莫斯科東方勞動者大學的故事,一定精彩。

  35. 北投埔 寫道:

    這記錄片基本上以盛岳的傳記為藍本 《Sun Yat-sen University in Moscow and the Chinese Revolution》而拍攝的

    其中有出面張澤宇2009 年7月出版了 《留學與革命-20世紀20年代留學蘇聯熱潮研究》, 很可笑, 這本書依二手資料寫成, 連1925年到底有多少人留俄, 都沒搞清楚!!他把林木順與謝雪紅除名!!

  36. 李雅麗 寫道:

    “莫斯科中山大學往事"一片偏重國共兩黨學生及史派托派的矛盾鬥爭,對留俄學生的校內外私人生活,及所學課程著墨不多,頗為可惜。一手史料用得不多,主要是江浙同鄉會事件的告密信檔案的首次公開。

    另外,片中透露俄方至今尚未公開諸多留俄中國托派份子的下落及結局,事隔多年,猶留給研究托派史學者們一個可能挖寶的空間,有關托派學生遭格別烏刑求、下放、勞改、槍決的檔案,現藏於俄國情報局內部的檔案館,研究的中國學者們無法進入,除非經由俄國學者間接取得,或俄方日後將檔案轉交檔案館對外公開,否則,難窺其貌。

    這片子讓我這兩天心情頗差,同是留俄人,中山大學學生們所經歷的冰天雪地煎熬,學習的困難,牽腸掛肚的思鄉,都是昔日切身苦痛。

    回想曾在盧比安卡站外,從兒童世界百貨公司,望向對面的俄羅斯情報局總部,廣場上肅殺之氣猶在,無人敢任意走近。在那棟大樓地牢裏,許多滿懷革命熱情的中國青年,在殘酷政治鬥爭中,斷送了歸鄉的希望,紛紛喪命於阿爾泰山的礦坑無止盡的勞動、撲倒在西伯利亞的冰原上,成為被草草埋葬的一具具怨恨不平屍體。

    在紅色天堂夢下,面臨鬥爭手段的殘酷,浪漫熱情的破滅,葬身遙遠俄羅斯大地永不能歸鄉年少英靈們的慘痛遭遇,實令人不勝欷噓!

  37. 北投埔 寫道:

    >>>片中透露俄方至今尚未公開諸多留俄中國托派份子的下落及結局,事隔多年,猶留給研究托派史學者們一個可能挖寶的空間,有關托派學生遭格別烏刑求、下放、勞改、槍決的檔案,

    這方面的工作日本人與歐洲人做得比較徹底!!看日文出版品, 一橋大學加藤哲郎教授著《モスクワで粛清された日本人–30年代共産党と国崎定洞・山本懸蔵の悲劇》令人毛骨悚然!!!另一本《闇の男–野坂參三の百年》同樣是這樣!!很多日本人與歐洲人遭格別烏刑求、下放、勞改、槍決!!!

  38. 李雅麗 寫道:

    真有夠慘!前輩日文造詣頗高,故能參考日人研究著作。

    我在莫斯科檔案館中,就常遇到日本學者,及其他來自歐美諸國及中國大陸的學者及研究員,大家公認蘇聯解體後,許多不為人知的政治外交秘密文件檔案的解密,是學術界挖寶揭謎的大好機會。也就顧不得冬天窗外零下十幾二十度,檔案館內只有五~六度、七~八度的低溫(葉爾欽時代,檔案館經費不足,龐大的檔案館暖氣不夠),各國學者們咬牙忍凍穿著厚重的大衣,還是成天苦撐坐看檔案。

    比起少數幾百個中國托派學生的悲慘遭遇,列寧史達林時期,內戰屠殺清算鬥爭饑荒死難的數百萬俄國人,那就變得微不足道了!真慘!活在那種時代真是苦難!

    對莫斯科中山大學的研究,中共尤其重視,系出名門的留俄派鄧小平、劉少奇等人影響掌握中共政權重要職位,更不用說早期的國際派路線的王明,險些鬥倒毛澤東取得黨內大位。成立不過五年的中大,實提供了日後紅色權貴們鍍金的革命機會,也不愧史達林以重金處處禮遇,用俄國百姓省吃儉用,榨省出來的俄國麵包、奶油優待餵飽他們日後取得政權的苦心。

    中國大陸學者對托派的研究,以唐寶林的《中國托派史》為權威著作,留俄托派做為蘇共內部的反對派,中國托派做為中共內部的反對派,都是反革命!誰敢研究反革命組織,又替他們的悲慘命運伸冤呢?唐寶林的作品在毛澤東及四人幫時期是決不可能出版!

    在目前中共依然主政的情形下,對紅色祖國蘇聯的過度指責批評,無疑是自打巴掌。這部“莫斯科中山大學往事”影片的言論尺度已經是前所未有的開放,也很容易讓大陸的觀眾們聯想到,原來中共多年內鬥殘酷的本質,早在蘇聯中山大學的搖藍裏,就已經種下罪根,秘密及公開出賣背叛自己的同志朋友,更是革命傳統的家常便飯。

    好個紅色天堂夢!

  39. 李雅麗 寫道:

    對於一手史料,除了官方文件檔案外,參與者及當事人的敘述及文字資料、回憶錄等,亦是。

    因此“莫斯科中山大學往事”引用蔣經國、盛岳及伍修權等留俄學生的回憶錄,引的還是算一手史料。但影片本身是二手史料。(錄影錄音資料也有一手二手之分)

    像《留學與革命-20世紀20年代留學蘇聯熱潮研究》一書,確是引用一手寫二手,但二手史料中也有可能提供新的一手史料的發表與研究,像這種在定義上就比較不清楚了。

  40. 呂運亨 寫道:

    呂運亨,朝鮮民族獨立運動政治家,左翼民主派領導人。1886年出生於朝鮮京畿道,在學生時代多次參加反日遊行示威,被日本殖民當局通緝。後來以留學為名赴中國避難,1914年畢業于南京金陵大學英文系。1918年在上海發起組織新韓青年党,為該党首領,並派遣金奎植作為該黨代表向巴黎和會呈遞朝鮮獨立請願書。新韓青年党成立不久,就被上海租界工部局強行解散,呂運亨加入了在上海的朝鮮流亡抗日組織大韓民國臨時政府,擔任外交次長。   

    呂運亨加入“大韓民國臨時政府”還不足一年,就鬧出了一件大事,就是韓國歷史上轟動一時的“呂運亨渡日事件”。   

    事情的經過是這樣的:在上海的“大韓民國臨時政府”,採用爆炸、投毒等恐怖手段,多次在日本、朝鮮及上海租界區製造針對日本人的暗殺行動,日本政府對此類防不勝防的行動感到很頭疼。雖然也多次以武力鎮壓打擊,可是沒有什麼效果,抓了一批人還有一批人。於是,日本的拓植長官古賀廉造想改變一下對策,採用“收買懷柔”的辦法,通過中間人放出口風,要求與“韓國臨時政府”談判。“韓國臨時政府”的主要成員,大多數對此不屑一顧,認為不需要理會日本人的談判,應繼續以暗殺行動與日本人對抗。可是呂運亨卻認為有必要談判,如果談判可以取得有利的條件,就應該去談。於是呂運亨不顧臨時政府多數人的反對,在張德秀等人陪同下去了日本。呂運亨在東京會見了古賀等人,就朝鮮問題交換了意見,但未能達成任何協定。他此行的主要成果,大概要算是獲得了這樣的一個機會:11月27日,在東京的帝國飯店向各國記者團的五十多位元記者發表了演說。在演說中,他正氣凜然地痛斥日本的侵略行徑,主張實現朝鮮的獨立。這一事件經各國記者們報導出去後,日本政府十分難堪,只好把呂運亨等送回上海,而日本議會認為這一事件丟了大日本帝國的臉面,甚至對當時的內閣提出了彈劾議案。   

    呂運亨回到上海後,臨時政府內部有兩派意見,一派認為呂運亨這次赴日本大長了朝鮮人的志氣,應該表彰。但另一派認為呂運亨在大多數臨時政府成員反對的情況下,一意孤行去與日本人談判,是目無紀律,甚至是“一種背叛行為”。這後一派的人與呂運亨鬧的很激烈,雙方相互敵視。韓國臨時政府最後的結論:譴責呂運亨的渡日是一種背叛組織的行為,但是在另一方面,則對其發表演說的外交效果加以肯定,並認為呂運亨的行動並不違反朝鮮獨立運動的基本精神。

    經過了這一事件後,呂運亨對韓國臨時政府頗為不滿,再加上他本人的政治理念屬於左派,而臨時政府的成員以右派占多數,平時總有“話不投機半句多”的感覺。於是呂運亨又退出了韓國臨時政府,並於1920年參加了參加以朝鮮人社會黨為基礎組建的高麗共產團體,作為翻譯部負責人,他曾經成功翻譯了朝鮮語的《共產黨宣言》。   
    1928年,呂運亨秘密加入了中國共產黨。
      
    1929年,呂運亨在參加一次組織活動時被上海租界的英國巡警逮捕,引渡到日本審判,並押回朝鮮,判處3年徒刑,直到1933年出獄。出獄後的呂運享繼續在朝鮮從事抗日宣傳活動,直到日本投降。並曾擔任外交次長。   

    1946年7月,遵循金日成的意志在南朝鮮進行鬥爭活動的呂運亨自知不妙,把呂燕九和呂鴛九兩個女兒送到了朝鮮,他的兩個兩個女兒從此成了金日成的養女。   

    因其思想左傾,並追隨金日成。1947年7月,南朝鮮左翼民主派領袖呂運亨被美國指使的南朝鮮李承晚極右集團暗殺。   

    以盧武鉉為代表的南朝鮮進步勢力上臺後,曾決定追授呂運亨“獨立有功者”勳章,但仍遭到呂運亨後人的拒絕。呂運亨先生的女兒、時任朝鮮祖國統一民主主義戰線中央委員會議長的呂鴛九於2005年7月7日表示拒不接受南朝鮮政府授予呂運亨的“建國勳章總統獎”。   

    她當天接受朝鮮《統一新報》的採訪時表示:“南朝鮮當局目前仍然把過去的獨立運動家分成所謂的共產主義系列、親北系列進行意識形態爭論,與過去的軍事獨裁時期沒有根本性的區別。他們肆意評價我父親授予勳章是毫無道理的行為。”她還指出:“如果南朝鮮當局真正要評價我父親,應該首先弄清暗殺罪犯美國的罪行,並作出讓美軍撤出南朝鮮的決定。”

  41. JC回答:何時到俄國? 寫道:

    小蔣,何時到俄國

    有答案了,就是10月25日

    1945年10月25日,蔣經國在「五百零四小時」裡面說,10月25日這天,是「余去國赴俄求學之二十周年紀念日,而能在長春與當時同行之天僇、世杰二兄共聚一處,更多感念。回憶往日之生活與事業,東奔西走,迄無一成,尤覺慨然。儻再不專心致力於救國大業,後悔必無及矣。」

留下回應

留言內含太多URL、廣告常見字,可能被系統視為廣告而扣住不顯示,請待版主解除。或寫私信給板主

本Blog其他隨機文章(五篇)

  • 鵝鑾鼻燈塔(南岬燈塔)
  • タッキリ水力発電所2009年3月の見学
  • 姊妹橋—2004年印象
  • 台灣海峽與南海和平50年之策
  • 保衛大台灣的美援(1949-19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