懷念馬漢茂博士(Dr. Helmut Martin)

本文發表於 2008 年 06 月 05 日 14:42

pict0277.JPG

我們的朋友馬漢茂博士(Dr. Helmut Martin)的追思會,訂於1999年7月3日下午7點至9點在台北德國文化中心(辛亥路一段24號11樓,即耕莘文教院11樓),這是由詩人李敏勇先生與東吳大學謝至偉教授發起的追思會,漢茂博士選擇一種令人不忍的方式離開,期盼關心台灣研究的朋友一起來送我們尊敬的漢茂博士。這是當時我在e-mail通知認識的朋友。牽手在追思會以台語吟她自寫的七字仔調,以追悼同年的高徒往生:

馬氏教授人英俊

漢學高深勿輸分

千里迢迢習台文

茂盛光耀寶島魂

蔡雪幸于1999.7.3追思會吟

mar06.JPG

馬漢茂博士任教於波鴻魯爾大學東亞系(Ruhr University Bochum Dept. of East Asia Studies),他在台灣讀過碩士,娶台灣太太,與台灣相戀達35年,當漢學系主任時,將台語列為選修科,最近他研究的專題是台灣文學,因此與葉石濤、李昂、李敏勇等台灣作家有深厚的交情,編過德文台灣文學史,對於將台灣文學與政經發展介紹到歐洲,功不可沒。

他送我2篇文章,我讀完「The History of Taiwanese Literature: Towards Cultural-Political Identity」,探討陳少廷、葉石濤、彭瑞金所寫台灣文學史,以及討論葉石濤、李喬、鄭清文、彭瑞金、劉春城等5本本土文學評論集,積極探索「台灣很快有它自己的新的社會認同」。個人對從文學探索認同問題有相當的興趣,發現外國學者像費德廉博士也從文學史下手去追尋台灣認同問題。

mar07-1.jpg第一次在台大校友會館,由台灣筆會主辦的演講,聽他演講是東西德統一後之情況,談及東德的告密檔案公布時,東德人民的狼狽相,人民之間沒有信任感,更可怖的是告密者是最親近的親朋好友,甚至於夫妻、父子互相告密,各式各樣的誣告,真是慘不忍睹。暴露共產極權政權破壞人性施行嚴密控制的殘酷面相。

1999年元月22日他應漢學研究中心邀請在國家圖書館作類似題材的演講:「統一後的東西德學術文化:德國漢學史的地域性、歐洲性及全球性」,由彭小妍教授主持。牽手有幸被邀請與會,詳邀請函。此項演講的錄音帶TNT電台曾播出,錄音帶現存TNT電台。有人問到台灣是否也有類似東德的情治系統的控制統治?作為外國學者的馬教授當然不會碰觸如此敏感的問題,笑而不答。當場女聽眾說,蔣經國是留學莫斯科孫逸仙大學,各國共產黨的祖師爺是莫斯科,而青又出於藍。他的這場演講在台灣之聲電台引起迴響,馬博士種下之樹苗開始發芽。

作為關心台灣的學者,他翻譯台灣與鄰國的當代文學,由於他秉持學者的良心來從事研究,文詞中對極權統治批判,因此惹惱鄰國China當局而限制他入境。在台灣我所見過學者少有這樣堅持學術良心。去年底他為了澈底了解在演講中,為何台灣話的出現會惹起滿堂烘笑聲,因此在TLI學習台語,成為牽手的台語學生,原約定5月來台時繼續學習,但5月已過去,他並未參加葉石濤的研討會,我們正在想是否該寫封信給他時,朋友傳來他不幸去世消息。

Dr. Bernhard Fuehrer(傅熊博士)寫了一篇悼念文章,原本是英文的,登在德國的學報 Oriens Extremus 41/42 (1998/99), 1-6 頁Bernhard Fuehrer: “In Memoriam Helmut Martin” [1-6], 中央研究院 [中國文哲研究通訊] 10.1 (2000), 195-201 頁,有出中文翻譯 [追思漢學家馬漢茂] 一篇(scan1scan2scan3scan4)。在2007年傅熊博士成為牽手的台語學生,他對台語的聲韻之學習非常滿意,是牽手的知音。

一直思考他為何選擇「自殺」?到底有什麼壓力讓他「患有嚴重憂鬱症」?相信聽過他講話的人一定對他樂觀充滿自信有印象,這是讓我不能釋懷的地方。他有女兒在北京讀大學,去年他被拒絕入境鄰國China,而他與鄰國的研究員合作出版鄰國的文學研究。不知道他為何寫不出他的好友葉石濤的論文?到底他看到什麼讓他寫不下去?

馬漢茂博士是台灣文學界在歐洲的一位重要的友人與研究者,他的突然過世,令人深表婉惜,願他在天之靈安息。

pict0045.JPG

感謝莊紫蓉老師慷慨送我寫真,讓我的去世九週年懷念文得以寫成。請大家去閱讀網路上莊紫蓉老師的文章,台灣文學家訪談錄_訪馬漢茂_1

ps:我將1999年在電腦所寫文字彙總成為本文,也將牽手在馬漢茂博士(Dr. Helmut Martin)的追思會所用台語吟唱的七字仔寫出來,讓我們大家一起來追思這樣以生命熱愛台灣的學者。為了重寫此文,特別租2007年奧斯卡最佳外語片《竊聽風暴》(The Lives of the Others)回來看,男主角信心滿滿的自認為他沒有受到監聽或監視,他到前東德「國家情報局」(Stasi)檔案管理單位申請查閱「本人」檔案,當服務人員用車子送出他龐大的抓耙子記錄。推荐網友務必去租《竊聽風暴》。完稿於馬教授逝世9周年(19990608) 之前,願他在天之靈安息。

6 回應 針對 “懷念馬漢茂博士(Dr. Helmut Martin)”

  1. 林炳炎 寫道:

    臨時接case, 約11天無法服務網友, 請自行活動!!

  2. 林炳炎 寫道:

    商業周刊1040期 140頁有『為求生計,特務轉行』

    「不過特務轉行最成功的應是俄羅斯總統普欽(Vladimir Putin),KGB出身的他曾派駐德國做商業間諜,儘管2000年當上總統後,不斷傳出他整肅異己,鎮壓反對派等負面消息,其民望仍高居不下。普欽曾說當初想進KGB是『一個情報員可以決定上千人的命運,一個人就可創造比大軍出動還精彩的結果。』如今這位情報員已轉行當起一國之尊,其「結果」想必會更加精彩。」

    普欽他還說出「把貪污者的手砍斷」,問題是這些貪污屬下是他的左右手,是共犯結構的一部分,他會把自己的手砍斷?

    前東德「國家情報局」(Stasi)如何讓反抗的藝術家沒有生路,在《竊聽風暴》(The Lives of the Others)有很精彩的演出,德國人是讓沒有生路的藝術家自殺,但在台灣這8大情治系統如何操作?

    陳文成博士殉難26週年--新書發表會7/2

    又,七月二日在「玫瑰古蹟」的《人權への道 レポート・戰後台灣の人權》新書發表會,邱萬興先生做了完整的攝影記錄。敬請點閱他的部落格〈綠色年代 影像館〉裡的兩篇報導: 不屈的靈魂的相遇 以及 傀儡上陣 ─林世煜誌

    傳遞.承接.再創造-《人權之路》2008新版‧新書發表會暨陳文成博士殉難27年紀念

  3. 林炳炎 寫道:

    最近對台灣情勢發展非常憂心,也看到莫斯科型AIDS症狀(AIDS是後天免疫缺乏症候群,在此引申為後天反省缺乏症候群)發作的新聞報導。什麼是莫斯科型AIDS症狀呢?這是以情治系統操弄的社會現象,有朋友問我「x似乎是抓耙仔出身?」,這樣的說詞會冒犯「誹謗罪」!我的問法不同,「那一個名人是不是抓耙仔出身?」,這當然要他自己去說「是」或「不是」,還需要自己證明。比如說「x名人是調查局諮詢委員」,他是否為「調查局的抓耙仔或線民?」,不知道。因為,調查局不會承認或否認。承認就暴露身份,危及布線;否認,就會被一直問下去。

    東德「國家情報局」(Stasi)的檔案是被完整的保存。聽說,有一份非常敏感資料被送進碎紙機,被德國人發現,阻止被保存下來,然後以現代技術將其復原。網友們應該問一個非常敏感的問題,那台灣的八大情治系統的秘密檔案如何處理?全部燒掉。為何如此?那檔案是見不得人的,它會讓人傷心欲絕。

    馬漢茂博士有很多台大同學們在台灣的舞台活躍,他對從事台灣文學的研究頗具信心,也對台灣的民主化贊賞,認為他的同學們有很大功勞。有一天,他拿著請帖去參加盛會,主人當然是李總統,那天下雨,他看到他放在雨傘架的雨傘被情治人員翻查。對他的同學的女性主義運動頗認同。漸漸的,他發現真正的台灣與他被告知的台灣有很大的歧異。他忽略了柏楊的「偉大的醬缸」之作用,批判「偉大的醬缸」最力的柏楊,在臨終前幾年,終於倒向他批判最力的「偉大的醬缸」,將他的資料捐給北大,投向霸權的懷抱。「偉大的醬缸」萬歲!萬萬歲!!

    看到真相的馬漢茂博士,澈底的粉碎他的夢—協助醬缸民主化,而成為自殺的教授。

    馬漢茂博士最少有2次公開在台灣演講:「統一後的東西德學術文化:德國漢學史的地域性、歐洲性及全球性」(另外一次在台灣筆會),題目都是學術文化或文學,但其實講的是東德「國家情報局」(Stasi)的檔案內容,台灣人似乎沒有人理會他的報告。這是粉碎他的夢的導火線,再加上被China 說 No.使他無法再愛他以生命熱愛台灣或東方。

  4. 林炳炎 寫道:

    根據Dr. Bernhard Fuehrer(傅熊博士)的來信指正說

    馬老師當時在台大不是讀碩士,而當是博士後 (post doc).

    特別感謝Dr. Bernhard Fuehrer(傅熊博士)的指正, 對於只是他的聽眾
    沒有好好研究馬漢茂博士(Dr. Helmut Martin), 錯誤難免, 如果有錯誤歡迎指正

  5. 蔡秋桐以生命書寫台灣文學 寫道:

    蔡秋桐以生命書寫台灣文學
    最近才有人書寫蔡秋桐的台灣文學,但研究者對蔡秋桐的歷史經歷,沒有把握住。

    《臺灣日日新報》內的蔡秋桐
    1. 標題 北港/研究發會
    關鍵詞 元長庄;李義;蔡秋桐;蔡文忠 日期 1928-05-24

    2.
    標題 北港/開夜學會
    關鍵詞 藤黑北港郡守;蔡秋桐;李總務委員;高岡校長 日期 1928-06-02

    3.
    標題 今時珍らしい篤行の人 地方民に信望を博す 北港郡下の兩保正
    關鍵詞 北港郡元長庄五塊寮保正蔡秋桐;同郡水林庄水林保正許助;嘉義;彰化;臺中;新竹;臺北;基隆;許水淺 日期 1930-06-30

    4.
    標題 北港/議員中選
    關鍵詞 嘉南大圳;北港;蔡裕斛;蔡壽郎;元長庄;蔡秋桐;吳仁義;四湖庄;吳哄;林訓;口湖庄;曾二;林四川;水林庄;蔡明;洪建章 日期 1932-10-07

    可以看到他的名字及活動。

    問題是蔡秋桐是否死於1945年?

    戰後,蔡秋桐當元長鄉長,在一次青年團校閱的公開談話中,他說蔣委員長會是鄭成功第二。意思是死在台灣。這句話被爪耙子密報,他被判死刑。同鄉好友蔡培火去見他說:「時辰已到,想活命要想辦法」。蔡秋桐聽懂蔡培火的話,開始變成心神喪失的瘋子,因而停止執行死刑。

    在林金生競選雲林縣長時,特務逼他替林金生站台,他哭著說:「連不講話的自由都沒有。」

    禮拜六去拜訪台中一中大前輩,拜託他解讀佐野學預審訊問調書的內容,喝咖啡時,再度提到蔡秋桐書寫台灣文學之研究。沒有留下文字是不可以的。

  6. CheapTaiwanese 寫道:

    Why are you so cheap?
    You use Chinese language and Chinese character, but you denigrate your ancestor’s culture and identification.
    What kind of cheap behavior!

    I never see any person like your so-called Taiwanese, you are so cheap!

留下回應

留言內含太多URL、廣告常見字,可能被系統視為廣告而扣住不顯示,請待版主解除。或寫私信給板主

本Blog其他隨機文章(五篇)

  • 慶生會、簽書會與慶功會
  • 台灣拓殖株式會社像蒸汽般消失
  • 高石組與台灣電力株式會社
  • 三角埔發電所記事
  • 松木幹一郎台灣電力社長重塑胸像安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