濁水水力發電所

本文發表於 2007 年 10 月 11 日 15:59

本發電所係為公共埤圳嘉南大圳工程施工用動力而設置,於1922年11月30日竣工,12月7日出力500KW,1926年5月14日出力1500KW。水車、發電機、勵磁機、變壓器等重要設備均為京都奧村電機商會製品。嘉南大圳完工後,即不用此發電所,而台電又極須發電所,因此由嘉南大圳組合讓渡台電,1929年4月25日買賣契約成立,4月30日以代金60萬元讓渡,代金以13981股來支付。

在《嘉南大圳新設事業概要》一書中,發現為了嘉南大圳工程施工用電而設置二發電所,1929年4月30日讓渡台電,但在台電找不到660KW的山上發電所,原來由總督府移交台南市役所之台南水道。山上火力發電所1921年元月完成工事,1921年2月發電;1925年出力660KW。山上火力發電所交台南水道使用。

有關嘉南大圳的一些歷史,透過網路連結,讓大家去欣賞。八田與一技師(1886-1942)與嘉南大圳(自行在Google搜尋)《嘉南大圳新設事業概要》 (日本土木學會)八田與一技師(1886-1942)

八田壩(Hatta Dam)還沒找到美國土木協會相關報導

八田與一塑像

八田與一関連資料の公開について

第一次去濁水發電所是1991年去,當時很有自信的攜帶行李在濁水站下車,發現濁水沒有濁水發電所,所以又搭車前往林內火車站,下車請騎摩托車的路人載我一程,才拍攝到寫真。

在1922/02/27發現『火山灰』3字,讓我瘋狂尋找台灣電力工程施工報告書,想從中尋找『火山灰』3字,但是失敗,而陷入台灣史的漩渦內。詳影像檔。

濁水發電所,設有法蘭西斯式橫軸水輪機3 部,每部容量為500瓩,自1923年竣工運轉迄今已近84年。為配合「集集共同引水計畫」,南幹渠水源豐富,2005/9開始更新計畫,新裝機組乙部並提高容量為3,670瓩,是Kaplan式。

昨天(2007/10/10)前往濁水水力發電所,為今年的工程品質金質獎評審而假日出勤。做為台電的工程品質的負責人,這是我的年度大戲,也是每年必須達成的年度目標量。台電每年的工程發包量是公共工程委員會的大戶,而經常也是工程品質金質獎得獎的重要單位。有機會在現場拍攝寫真,當然要在此秀。站在中間的是成大學長即將於這月底退休的副總經理,除站在兩旁外,都是紅牌高階長官。

要感謝明潭電廠濁水分廠陳悶甫課長在廠房內幫我們拍攝寫真,也要感謝他提供1991以後的寫真。

明石秀夫是改姓名時期莊天齡的日文名字。

43 回應 針對 “濁水水力發電所”

  1. 陳凱劭 寫道:

    八田技師的工程不只是烏山頭水庫而已,嘉南大圳是最北到濁水溪,南到台南市的超大型灌溉系統,涵蓋整個台南州(今雲嘉南五縣市),烏山頭水庫只是源頭心臟。

    研究日本時代漢人廟宇建築者會發現,嘉南平原很多廟宇在1930年代有大翻修或擴建記錄,原因就是嘉南大圳完成後,原本貧窮的農村收入大量增加,農民就先把錢拿去整修廟宇。

    八田壩(Hatta Dam)被米國土木水利學會介紹一事,很多關於八田与一技師的文章著作都有提及,可是沒有一個準確地提出是哪一年哪一期的期刊(或學報)曾刊載過,也沒有寫到準確的期刊名字。

    不過,這件事應該是確有其事的。八田与一技師在1922年烏山頭工事剛開始時,曾去美國考察三個月,並與米國土木學會成員討論過他烏山頭的設計圖;1924年,台灣總督府請來當年米國水利工程專家,半水成式工法壩體權威 J. D. Justin 來台灣考察烏山頭工事(八田技師當然很不爽,感覺是上級長官不信任他),Justin 曾為了工事設計與八田与一技師在總督府與烏山頭工地激烈辯論。Justin認為八田与一技師太年輕,過於自信大膽,可能也隱含西方人對東方人的輕視在內;Justin 認為八田技師的設計如果可行,當年水利工程的某些基本理論就要改寫。

    總督府最後裁定依八田技師的方案執行,Justin 就說,為了驗證完工後成果,請八田技師在完工後把監測報告寄到美國土木學會參考。總督府與八技師都答應了。應該就是如此,所以八田壩的設計資料在美國土木學會的刊物上被介紹,而且因為完工多年後並沒有滲水及位移,所以給他公正的評價。

    又,1930年烏山頭工事完工後,八田与一技師曾以總督府土木課水利股長身份,投入「大甲溪電力開發計劃」(1932-1935)。計劃是做了,但當時找不到財源,所以只能先放著,不過我沒看到八技師初步計劃的內容。1935年後,八田与一技師非常忙碌,在亞洲各地奔走,他去過支那福建省(省主席陳儀請他去做該省水資源調查及計劃),八田技師還去海南島、菲律賓、朝鮮、南洋、滿洲國等等,一直到1942坐船被美軍擊沈而過世。大甲溪的電力開發後續應該是交給他人繼續修改計劃及執行。

    前衛出版社出版的《嘉南大圳之父:八田與一傳》(詳右上照片)裡有許多技術上細節記錄,翻譯者是台北工業學校建築科卒業的陳榮周建築師(1917- )。我一年前曾與陳老前輩通過幾次電話,他記憶都還不錯,因為他是我研究對象千々岩助太郎博士(1897-1991),在台灣的學生中,戰後仍有往來且還在世的少數幾位。

  2. 林炳炎 寫道:

    美國土木協會相關報導還沒有找到!!!但日本土木學會有八田ダム

    為何用火山灰混凝土?

    1870~1900年期間,全世界重要港口都在努力築新港,普遍面對混凝土塊龜裂的困擾。日本也不例外,橫濱港等也一樣。有關尋找治療此病的特效藥,請詳拙作。

    真島健三郎在接受訪談時說,日本為了這混凝土塊龜裂的困擾由天皇發出敕令,通令全國,「與海水接觸工事及水道工事所使用セメント可以採用隨意契約」。經查1913年的《台灣總督府法規提要》p266有此敕令437號,在1899年11月公布,至於隨意契約在同書p263亦有規定,亦即可指定廠牌,不必公開競標。敕令437號如下:「海水觸接工事及水道工事用「セメント」購入ニ関スル制」明治32年敕令第437號:『朕政府ニ於テ施行スル海水ニ觸接スル工事及水道工事ニ要スル「セメント」購入ハ隨意契約ニ依ルコトヲ得ルノ件ヲ裁可シ茲ニ之ヲ公布セシム』,可以知道至1899年,日本還沒有能夠解決混凝土塊龜裂的問題。這敕令437號應與台灣水道工事使用火山灰有關。

    1899年11月公布敕令437號,『海水ニ觸接スル工事及水道工事ニ要スル「セメント」購入ハ隨意契約』,工程師可以指定廠牌,而不必遵守公平契約原則,這「隨意契約」是台灣水道與水力發電所使用火山灰混凝土的法令依據。

    個人的努力與運氣,讓我能向東京大學藤森照信教授請教問題:「為何在明治與大正時期,火山灰混凝土在台灣土木工程中使用?」他很驚訝的從圖書館拿回《明治工業史》,向我這個門外漢說:「有」。但沒有回答「為何」!經過史料的追索函館築港、橫濱築港、大阪築港、小樽築港等之工事報告之後,最少在廣井勇這一系列的傳承方面有很清楚的結果,一方面由於他在小樽築港開工2年後轉往東京帝國大學教授,有許多徒子徒孫,一方面他很努力寫下他的不少研究報告。其他這方面專家如真島健三郎、石橋絢彥、高山甚太郎、古市公威、中澤岩太、山崎鉒四郎及石黑五十二等廣井勇的前輩或同輩專家,我所能找到他們留下來的東西不多,無法支撐他們的業績,終究只有名字而沒有扎實史料來證明他們的努力。
    在1900年以前,混凝土塊龜裂在築港工事中是困擾工程師的問題,敕令的宣布,正是告訴我們,日本專家們束手無策的窘態,所以才會有「海水ニ觸接スル工事及水道工事ニ要スル「セメント」購入ハ隨意契約」,工程師可以指定廠牌,而不必遵守公平契約原則,這「隨意契約」還包括使用火山灰,這是台灣水道與水力發電所使用火山灰混凝土的法令依據,台灣水道或某些台電工程施工時,已經明確知道火山灰是解決築港混凝土塊龜裂問題的特效藥,所以雖非海水工事,亦依照敕令辦理。

  3. 葉雪淳 寫道:

      
        
       林炳炎先生 好

       這些事都太專,我沒有什麼可寫。
       只是,文中的 「セメント」購入ノハ隨意契約
       應該是    「セメント」購入ノ隨意契約

       亦即,不要「ハ」字。
      
      

  4. 林炳炎 寫道:

    我的同事張承鎧股長,是日本土木書籍的博士,他有一本藤岡信勝(東京大學教授)寫的書《教科書が教えない歷史》162頁有如此敘述『1930年、工事は完成し、嘉南平野は不毛の大地から綠の大地に生まれかわりました。アメリカの土木学会はこれを「八田ダム」と命名し世界に紹介しました。』(《台湾と日本•交流秘話》)所以這句話要查「アメリカの土木学会」或《台湾と日本•交流秘話》。

    在台大圖書館查到《台湾と日本•交流秘話》178頁有:『世界の土木界もこの完成に注目し、特にアメリカの土木学会は「八田ダム」と命名し、学会誌上世界に紹介するほどだった』、『世界の土木界から「台灣に八田あり」と認められるころ、不毛の大地であった嘉南平野は絨毯を敷きつめたようた綠の大地に変わっていった。』

    等查「1930アメリカの土木学会誌」後再說。

  5. 葉雪淳 寫道:

      
      

    改兩個——

        178頁有:『世界の土木界もこの完成し、
    改為  178頁有:『世界の土木界もこの完成を、
                        「し」改為「を」

        『世界の土木界からと
    改為  『世界の土木界からも
                「と」改為「も」
      
      
    (已遵囑修改)pylin

  6. 葉雪淳 寫道:

      
      
         看了上面的廣告,
         知道「益進」是台灣的經銷商,
         但是「日本火山灰株式會社」,不知在何處。

         從文中椎測,可能是日本本土。
         「・・・弊社販売の火山灰は内地で最も信用あり・・・」
      
      

  7. 葉雪淳 寫道:

      
         經林炳炎先生對過原文  
         上面投稿的修改——

         文中的   「セメント」購入ノハ隨意契約
         原文是   「セメント」購入ハ隨意契約

          亦即,不要「ノ」字。
          這樣讀起來才通順。
      
      (已遵囑修改)pylin

  8. 三田裕次 寫道:

    1.関於「八田技師」、呉三連基金会収蔵両三本「専書」(包括漫画)。林桑e16日メッセージ的書也呉三連基金会収蔵、但一般的には「極右」と見られており、安易に引用しない方が賢明。

    2.矢内原先生の『帝国主義下の台湾』にある本プロジェクトに対する個所も(一応の常識として)認識しておくのが良いでしょう。私は敢えてコメントしませんが。

  9. 林炳炎 寫道:

    日本火山灰株式會社日本本土似乎在關西(我記憶中)。

    三田裕次樣的關心是正確的,所以才要查「1930アメリカの土木学会誌」。

  10. 林炳炎 寫道:

    在追查1870~1900年火山灰混凝土中,發現一非常有趣的事,並非1870~1900年混凝土都發生龜裂問題,法國與荷蘭的顧問所監造工程沒有發生龜裂問題,法國監造兩件工程,第一件使用原羅馬時代的石灰加火山灰法、第二件使用水泥加火山灰法。

    在台灣使用水泥加火山灰之火山灰混凝土,在《台灣水道誌》有記載,此外,在《嘉南大圳新設事業概要》中沒有「火山灰混凝土」字樣出現,只有廣告。火山灰混凝土在台灣的使用年代是1900~1955。

  11. 三田裕次 寫道:

    >火山灰混凝土

    ご承知の通り私は門外漢ですが、こんな記事がありました。ご参考まで。
    http://www.dokokyo.or.jp/ce/kikanshi0009/cover.htm

  12. 林炳炎 寫道:

    感謝三田裕次樣的伊東 孝教授文章的連結,在紅毛土技術史在台灣 109~110我如下簡要摘錄:

    1927年出版的《日本水道史》,在第四章『材料及器具機械』,談到1.セメント、2. セメント混合劑:石膏、石灰、黏土煉瓦粉石粉、火山灰、硅藻土。此處黏土、火山灰、硅藻土應該算同類。橫須賀造船所用靜岡縣稻取村產火山灰。1894年肥前唐津發現火山灰而用於佐世保軍港。p622有長崎水道有「セメント1、砂0.8、火山灰0.2、砂2.5、砂利4.5」之混凝土配比。p627佐世保水道有「セメント1、砂2、、砂利4」火山灰入之混凝土配比。

  13. 林炳炎 寫道:

    葉前輩的指正,有關178頁有打字錯誤,更正如下:

    178頁有:『世界の土木界もこの完成し、
    改為『世界の土木界もこの完成に注目し、…

    『世界の土木界からと
    改為『世界の土木界から「台灣に八田あり」と…

  14. 林炳炎 寫道:

    土木学会附属土木図書館回答有關「八田ダム」如下:

    林炳炎 様

    お世話になっております。
    土木学会図書館よりご質問について回答いたします。

    戰前土木関連の絵葉書3,600点の八田ダム14~29、No.20~29は
    日月潭ということで、情報ありがとうございます。
    確認のうえ訂正させていただきます。

    また、アメリカの土木学会誌で紹介された件につきましては、
    以前にもお調べしたことがあります。
    こちらでIndex等で探してみたのですが見つからなかった為、アメリカの
    Library of Cogress にも問い合わせをし、時間をかけて調べて
    いただいたのですが、結局当該文献を見つけることができませんでした。

    こちらでは情報がこれ以上なく、お役にたてずに申し訳ありません。
    よろしくお願いいたします。

    .。o ○.。o ○.。o ○.。o ○.。o ○.。o ○ 。o ○。o ○
    (社)土木学会附属土木図書館   堀 茂都子
    郵便番号 160-0004
    東京都新宿区四谷1丁目(外濠公園内)

  15. 林炳炎 寫道:

    查ASCE/Proceedings 1922, 1930, 1932—-20071021
    ASCE= American Society of Civil Engineers是台北帝大所定購,最早有1872年版,
    共和國雜誌13期
    02 八田與一 嘉南平原水利之父
    報導
    03 台日學者聚首 追思嘉南大圳之父功蹟
    報導
    04 八田技師所遺留的
    古川勝三
    05 八田與一對台灣土地改良之看法
    吳文星
    06 嘉南大圳農業水利開發技術之特徵

    丸山利輔的『嘉南大圳農業水利開發技術之特徵』有「在美國,以土壩水庫權威聞名的賈斯丁,提出五處水庫做為研究事例,並在土木學會雜誌上發表(一九二二年二月號)。」「這點在美國也大獲肯定,美國的土木學會雜誌以“在烏山頭的半水壓土壩工法”為題,在一九三二年發表其技術論文。」這2點以及「『1930年、工事は完成し、嘉南平野は不毛の大地から綠の大地に生まれかわりました。アメリカの土木学会はこれを「八田ダム」と命名し世界に紹介しました。』」是我10/20~21在台大圖書館查ASCE/Proceedings 1922, 1930, 1932的重點。

    ASCE/Proceedings在每年12月份會將此作者及標題做索引,只要查作者及標題就可以,標題還有分類如Dam,雖然如此還是2次才完成,第一天先查別的,太累就在圖書館睡著了。結果如下:

    1922年賈斯丁(Joel D. Justin)在ASCE/Proceedings的文章只有一篇:p479~480 “Regulation As Influenced By Costs”沒有楊鴻儒的譯文所說的。
    1930年賈斯丁(Joel D. Justin)在ASCE/Proceedings的文章有二篇,沒有烏山頭。
    1932年賈斯丁在ASCE/Proceedings的文章有二篇”Hydro-Electric Studies”與”Discussion of Public Supervision of Dams”。1932年在ASCE/Proceedings內論文標題沒有 Semi-Hydraulic-Filled Dam的字眼。

    「八田ダム」的說法為何如此吸引我,如果在1930ASCE/Proceedings出現,要向米帝學者致敬。

    會有這樣的差異,很可能是我的錯誤。其次,楊鴻儒的譯文可能將原文的註腳略掉。當然也可能是原文就沒有註腳。丸山利輔教授目前是石川県農業短期大学長(校長)、藤岡 信勝(ふじおか のぶかつ、1943年10月21日 – )は教育学者、評論家。目前是拓殖大学教授。總之,我不想繼續查下去,接受日前土木學會的說法。

  16. 林炳炎 寫道:

    查《台灣日日新報》「八田與一」出現次數8,似乎沒有我們想像那麼多。至於Joel D. Justin 在網路上找到他在1924年得到J. James R. Croes Medal,設在1912年,J. James R. Croes 是ASCE前主席。

  17. 林炳炎 寫道:

    瑞芳高級工業職業學校創校史

    本校創始於1934年2月,由八田與一及西村仁三郎共同創立,主要由八田提議,西村出資,八田是西村的部屬。借用大稻埕樺山町三十番地日式東本願寺偏殿作為辦公及上課的場所(善導寺),校名財團法人土木測量技術員養成所,資格為公學校高等科畢業生(國中),修業期限為兩年。

    1936年9月遷移至成淵中學借用教室上課(當時成淵中學僅設夜間部)。太平洋戰爭爆發,需測量人才甚殷。於三重埔購地建校舍。1944年完工遷入使用。9月更名為私立土木測量學院。

    1945年12月校長西村回日前,將學校交曹賜寤管理,之後師資雖未發生問題,但財政上卻無法維持,無法繼續,乃有獻校之議。遂於1946年5月由台北縣參議員林宗賢先生在縣參議會提案,將私立土木測量學院改制台北縣立三重初級工業職業學校,設土木一科,校長曹賜寤。

    未及半載,1948年5月遷校瑞芳原日人小學校校址,改名為台北縣立瑞芳初級工業職業學校,除土木科外,並增設礦冶科,由曹賜寤續任校長。(以上有部分參考瑞芳工業網頁,參考謝新發的書及彭漢清段長的口述)

    手頭上有2本八田與一的書,一本是古川勝三的1989版《台湾を愛した日本人》p261~262,一本是謝新發的1987版《忘れられない人》p211~214,這2本書都有談到土木測量技術員養成所。

    大部份的文本皆如上所述,大同小異。這個設在台北市的學校為何會流浪到瑞芳?原來在三重埔的私立土木測量學院,被KMT土匪政權奪為憲兵學校,測量學院沒有校舍就無法經營下去。李建興說正好我們沒有工業學校,就遷往瑞芳。

    訪問第8屆畢業生台電前輩彭漢清段長,土木測量技術員養成所第一屆只讀1年,認為不足延長為兩年,但兩年讀的內容是四年份量的書,沒有寒暑假,每年4、10月招生2次,畢業也是分2次,彭段長是10月畢業。老師皆為內務局退休技師。曹賜寤在學校教英語與數學,士林人。日本老師或長官重實務,帶頭領導,對於請益,沒有留步,傾囊相授。彭段長畢業後考上海軍特務部,派往海南島,服務1年,長官要調新加坡,他的父親反對去新加坡,所以就沒有去。

    他在1944年入台電,第二天派往大甲溪明治工地。一直到1990年滿65歲才從台電退休,中間在大甲溪、木瓜溪及總公司等服務。

    感謝台電前輩彭漢清段長的指教。

  18. 陳凱劭 寫道:

    1944年美軍情報單位畫的三重埔私立土木測量學院,長方形黑色塊應就是校舍建築物。從空中來看,長條型校舍是最醒目的地上物。

    原地圖大圖(台北-松山-三重埔)詳見:
    http://www.lib.utexas.edu/maps/ams/formosa_city_plans/txu-oclc-6565483.jpg
    此校位置在三重埔,淡水河畔西岸(台北大橋西南側,下縮圖紅色圓圈處)

    此校址,現在為三重市光興國小。根據光興國小校史記載:該校為1970由三光國小負責籌劃,在憲兵學校舊址正式上課。

    憲兵學校,由此址,1970再遷往五股現在地址。

  19. 林炳炎 寫道:

    謝謝凱劭放這精彩的美軍情報單位畫的三重埔私立土木測量學院。昨夜,與莊天齡前輩請教,他有土木測量學院的畢業證書,她的女兒(也在台電服務)很驚訝的問,為什麼會有日本人的畢業證書?

  20. 林炳炎 寫道:

    貼了上述文字以後,心裡不安,因為與兩個著名大學教授的文章相異。星期日又到台大圖書館查ASCE/Proceedings,這次從1920查到1936,在1923年5月份,P856~916,有Joel D. Justin的論文共61頁,論文題目 ”The Design of Earth Dams”,內有「Criterion 1~ Criterion 5」,如果是我翻譯,會譯成「準則1~準則5」,不會是「例1~例5」(丸山利輔◎石川縣農業短期大校長 楊鴻儒◎譯「在美國,以土壩水庫權威聞名的賈斯丁,提出五處水庫做為研究事例,並在土木學會雜誌上發表(一九二二年二月號)。」)。在墾務局(U.S. Bureau of Reclamation總部在丹佛)出版的《Design of Small Dam 1987年版還有Joel D. Justin名字。此外,1933 p387~389有Joel D. Justin的文章,”Tests For Hydraulic-Fill Dam”,算是與八田與一的Semi-Hydraulic-Filled Dam接近的概念,但沒有提到與八田有關。

  21. 林炳炎轉貼 寫道:

    hatta0405_5.jpg

    八田與一技師胸像70年ぶりの里帰り

    2004年5月29日、台湾の実業家である許文龍 氏から金沢市に寄贈さ れた八田與一技師の胸像除幕式が、ふるさと偉人館<金沢市>において行われました。

    金沢市出身の八田與一氏は1910年に台湾へ渡り、土木技師として当時アジア随 一と言われた烏山頭ダムや1万6000キロにも及ぶ灌漑用水路の建設に携わりました。

    このため台湾では農業の基礎を作った人物として慕われ、毎年 5/8の命日には烏山頭ダムに隣接してつくられた銅像、墓前で感謝祭が地元の方たち によって行われています。

    式典は、山出金沢市長、嘉南農田水利会徐金錫会長、奇美実業日本支店代表の許瑤華氏、八田技師のご長男である八田晃夫ご夫妻、八田技師の母校である花 園小学校の児童、金沢市関係者、一般参加者等約 200名のもと盛大に行われま した。

    ふるさと偉人館では、記念展として嘉南農田水利会から提供された資料や八田技師が携わったダムや水路の図面のほか写真などによる特別展示も行われてい ます。

    八田技師の常設展としては金沢市立玉川図書館近世史料館 があります。

    機会があれば訪れてはいかがでしょうか。

  22. 陳凱劭 寫道:

  23. 陳凱劭 寫道:
    林內發電所 寫真

    1922 嘉南大圳工事寫真帖,台灣總督府圖書館 藏書(點圖可再放大)

  24. 北投埔 寫道:

    林內發電所是第一次看到這名稱!!但看寫真使用這名字, 台電文獻似乎還沒使用過林內發電所, 至於《嘉南大圳新設事業概要》內如何說, 去南港時再查閱. 為什麼會改名, 還不清楚!!林內發電所比較符合實際, 用濁水的地理誤差是35公里!!

  25. 北投埔 寫道:

    img_52291.JPG

    昨天scl學長創下一義舉,在福華國際文教會館101室舉辦了「八田與一kap阮ê故事」新冊發表會,來賓包括鄭自財學長、《金蕉歲月》舞台劇監製:黃馨嬋老師、徐明松老師等,過程如下:

    「八田與一kap阮ê故事」新冊發表會日期是7月初6早時10點佇福華國際文教會館101室(台北市新生南路三段30號),歡迎關心台日歷史ê朋友參加!!
    主持人:師大美術系施並錫教授(曾任高雄縣文化局長)
    作者:苗栗縣苑裡鎮山腳國小何念庭、嚴郁茹、賴憲澤、嚴萬霖四ê小朋友,Koeh Iàn-lîm(台灣教師聯盟秘書長)
    時間:2010.7.6.上午十時~十一時
    地點:福華國際文教會館101室(台北市新生南路三段30號)八田與一和我們ê故事新冊發表會流程

    img_5227.JPG

    10:00~10:10開場白/主持人施並錫教授(師大美術系)
    10:10~10:20水色嘉南行動劇/何念庭、嚴郁茹、賴憲澤、嚴萬霖(苗栗山腳國小)
    10:20~10:50台日歷史教學談~以八田與一繪本創作為例/Koeh Iàn-lîm(台灣教師聯盟)
    10:50~11:00來賓發問&綜合座談/主持人施並錫教授

    詳細新聞報導請詳:
    『八田與一 kap 阮 ê 故事』新冊發表會http://www.twimi.net/2010/07/kap-e.html

    小朋友的短劇上演八田與一技師大戰永揚及南盛隆掩埋場,請大家要給八田與一技師加油。

    img_7792.JPG

    本寫真取自獨立媒體陳小姐所拍攝!!謝謝她努力報導!!!

  26. 林炳炎 寫道:

    台灣日日新報為我們解決疑問,以『林內發電所』檢索有3件,以『濁水發電所』檢索有6件,顯然使用『濁水發電所』名稱有其一致性。

    1. 『台南州三郡の 水道電燈新設計畫』北港;斗六;虎尾;嘉南大圳林內發電所;電力信用組合;虎尾商工會;督府;嘉義電燈1924-06-02夕刊 版次 n01

    2. 『三郡籌設水道電燈』台南州;北港;斗六;虎尾;電力利用組合;嘉南大圳林內發電所;虎尾商工會;督府1924-06-03夕刊 版次 n04

    3. 『總督一行北上』台北水害;內田總督;烏山頭;林內發電所;常吉知事;園部市理事官;坂本;松岡;彰化驛;大甲驛;豬股警務部長1924-08-08 夕刊 版次 n01

    以『濁水發電所』檢索有6件

    1. 『濁水發電所吿成』台南大圳;烏山頭1922-12-31版次 03

    2. 『嘉南大圳組合へ電力供給を交涉 料金問題で行惱中』嘉義電燈會社;濁水溪;伊東專務;眞木街長;枝管理者;新竹電燈;濁水發電所1923-05-18日刊 版次 07

    3. 『嘉南大圳の電力事業 台灣電力會社に讓渡』嘉南大圳組合;濁水發電所1929-05-03日刊 版次 02

    4. 『台灣電力に買收された 嘉南大圳の濁水發電所 買收價格六十萬圓 從業員は全部電力に移る』台灣電力會社;山中理事1929-05-04日刊 版次 0

    5. 『嘉南大圳電力事業 讓與台灣電力』嘉南大圳組合;濁水發電所1929-05-04夕刊 版次 n04

    6. 『嘉南圳濁水發電所 以六十萬圓賣於電力會社 南部電力藉以補足』台灣電力會社;台南水源地1929-05-05夕刊 版次 n04

  27. scl 寫道:

    忘記通知東京新聞中日新聞
    獨立媒體成為獨家新聞報導
    謝謝施並錫教授
    謝謝大家冒高溫全程參與
    來自苗栗苑裡山腳國小師生留下深刻記憶
    歡迎上網搜尋”山腳國小”瀏覽百年國校
    有機會前往實地感受本土教學

  28. TM CHEN陳天明經理 寫道:

    p1030924.JPG

    濁水新廠已於2010.7.6.16:00完成96hrTaking Over Test(委屈的舊廠)
    額定出力3670KW 超額出力 4200KW 約舊廠280%(舊廠1500KW)
    水輪機 KBL 印度(日本笠原株式會社設計)
    發電機 GANZ 匈牙利
    監造 台電綜合施工處濁水工作隊

    dsc_0274.JPG

    可以看到沒戴安全帽的陳天明經理之爽到極點

    p1030940.JPG

    巨大的新廠

    版主注:2007-10-11 at 3:59 是最早貼出!!當時土木已經快完工了!!
    機器安裝快3年
    真是
    創業維艱 守成不易 更新更難

    陳天明經理一上任就一件一件完成96hrTaking Over Test
    早日當營建處長!!
    (感謝陳天明經理惠賜寫真及說明)

  29. TM Chen 寫道:

    1 控制室完工已非工作區 邱前輩由turbine room工作區回來速與合照故安全帽未脫 台端檢驗出身安全帽為核心任務應可理解
    2 更新後幾達三倍容量(280%)三年絕對值得等待
    3其它寫真不知是否已傳到
    4本人已年屆62 應同閣下當年之企圖心

  30. 北投埔 寫道:

    dsc_0261.JPG

    TM CHEN陳天明經理在本網是大大有人氣的長官!!他的職位名稱是計畫經理!!專門是規劃設計!!

    所以他說 :「更新後幾達三倍容量(280%)三年絕對值得等待」,原來「三年等待」也是規劃設計之中,今天又驚又喜學到新知,謝謝指教。如果,規劃「十年等待」,可能更更「絕對值得等待」。因為,等待越久,喜悅更大,效益更高。

    dsc_0255.JPG

    我們TM CHEN陳天明計畫經理是天縱英明,曾經有一封號「台灣電力最後的處女」,不,「台灣電力最後的良心」,版主在台電這麼多年,就只有欣賞TM CHEN陳天明計畫經理「知無不言,言無不盡」,特別在會議上,對「台灣電力最後的良心」非常佩服。

    長官的寫真是有收到,但是,不知道「三年等待」是否能貼,如今長官已經明示,當然就貼囉。

    dsc_0279.JPG

    謝謝陳天明計畫經理惠賜寫真,讓網友們喜悅與得到更高效益。

  31. TM Chen 寫道:

    發電容量的客觀條件與流體的密度(d)重力加速度(g)有效水頭(H)可靠流量(Q)機組效率(e)有關 適時的施工是時間的主觀條件(以現在的氛圍日月潭一百年也無法完成) ” 等待越久,喜悅更大,效益更高 “應屬數哲學家如柏拉圖 蘇格拉底的期待

  32. 北投埔 寫道:

    致最敬愛的陳天明計畫經理
    我們沒辦法了解的是, 更新的意思應該是維持水頭不變,
    只改變水車與發電機
    那你如何達成更新後280%容量???

    如果這水車 KBL 印度(日本笠原株式會社設計)
    與發電機 GANZ 匈牙利
    是典範!!

    那麼前不久修復的谷關發電所(水車:日立與發電機:三菱)就要把
    負責人全部砍頭(不是殺人是免職啦) 顯然日本機組太遜!!

    最敬愛的陳天明計畫經理, 這技術魔術是如何變的???那一個童乩弄的!!
    我專門學習技術與巫術!!真是干拜下風!!!

  33. TM Chen 寫道:

    集集欄河堰完工後濁水電廠進水量已大為增加可至30CMS Q增加 更新當應考量新發電條件

  34. 北投埔 寫道:

    前後流量差多少?

  35. TM Chen 寫道:

    當然照比例增加 但因e值關係 發電量應可較優
    有關水理計算歡迎前來研議

  36. 北投埔 寫道:

    如果是集集欄河堰完工後濁水電廠進水量已大為增加
    那樣是條件已經改變啦
    這樣的280%就失去比較的公平基礎啦
    長官當官之後就成為傳聲筒
    不像之前那麼尖銳, 官字有2個口, 上面一套!下面一套!!

  37. 陳天明 寫道:

    有關流量增加乙節 於本篇起始文第19行”為配合「集集共同引水計畫」,南幹渠水源豐富,2005/9開始更新計畫,新裝機組乙部並提高容量為3,670瓩,”已由閣下”傳聲筒”描述 不另贅述

  38. Sarah Wu 寫道:

    您好:

    我是新北市眷村文化協會的成員,目前正在作位於三重空軍三重一村內日治時期砲陣地的文史採集。空軍三重一村就位在八田與一策劃推動的三重埔土木測量學院的旁邊。這個砲陣地目前是登錄為歷史建築,可是相關資料非常的少。今天在您的網站上發現兩者的地理關係。如果各方有任何1945左右有關當地的資料,請不吝指教。感謝您。

  39. 北投埔 寫道:

    Wu兄除了本頁有美軍的測繪地圖外還有美軍的空照地圖

    如何使用, 我是不會, 但網路上有人會, 或者明天下午2點在師大地理系洪老師的課
    有人會!!!地點在師大文學院歷史系圖書室樓上

  40. 「八田ダム」と「Kannan Dam 嘉南壩」 寫道:

    長いあいだ連れくしていなくて、すみません。かなりばたばたしています。

    さて、少しずつJustinのことを検討しています。Full nameはたぶんJoel D. (De Witt) Justinと思います。大学の先生ではなくて、Philadelphia周辺のコンスルタントでした。Justin, Joel D. “The Design of Earth Dams.” American Society of Civil Engineers — Proceedings 49, no. 5 (1923): 856-916の論文で、アースダム作成原則をしてきして、この論文は、幅広い影響があったそうです。その後、Earth dam projects / by Joel D. Justin, (Justin, Joel De Witt), 1881-??, New York : J. Wiley & Sons, Inc. ; London : Chapman & Hall, Limited, 1932を書きました。その中、”Kannan Dam”がリストアップされているが、詳細な説明、または評価が書いていませんでした。リストアップされている”成功している”アースダムをみると、ジャスチンが個人的に知っているケースのリストだと思います。嘉南をしっているアメリカ人は少ないと思って、この人は、日本語の史料で載っている人と思います。

    その考えをべースとして、American Society of Civil Engineersのフィラデルフィア地域部会の記録をこれから探して見ます。部会で嘉南大圳に関する報告を発表したかと思っています。いままで、American Society of Civil Engineersの全国大会報告書で、このような報告は見つかれませんでした。
    新しい情報が手に入る次第、また連絡します。
    ブラウン

    kannan.jpg

    【版主註】去年7月大考日,南港台史所劉士永博士帶俄亥俄州立大學Philip C. Brown教授來,Brown教授對嘉南大圳與八田与一技師有濃厚興建,他的牽手是日本人,我們4人分享一個炎熱下午,我把上面2007-10-22, 11:14 上午的回應告訴他。

    今年,他去日本挖掘,找到清水さん及她的老師,給她們上述的內容,拜法力無邊的GOOGLE大神,看到210~220間有討論「Kannan Dam 嘉南壩」,此書在台北有1本,已經透過關係去借。

    看來「Kannan Dam 嘉南壩」被日本人變成「八田ダム」。八田神話是否該回歸到科學理性的道路上。

  41. Philip C. Brown教授的email 寫道:

    Attached are PDF files of articles in which Justin was an author, co-author, or discussant. I’m afraid that none of them mention “Kannan,” “Hatta dam” or “Taiwan/Formosa.” However, these will give you some sense for the breadth of his activities. He continued to be active after the early 1930s, especially in hydro-electric power generation. I have not done a complete search, but by the early 1930s he had authored or co-authored at least two books, including one on building earth dams in which the “Kannan” dam is noted (as a successful semi-hydraulic fill dam). This book was copyrighted 1932, so he probably was writing it and composing the table by 1931 at the latest.

    它們沒有提到“嘉南”,“八田壩”或“Taiwan/Formosa”然而,這些都會給你一些他的活動的廣度感。他在20世紀30年代初,尤其是在水力發電領域很活躍。我沒有做過一個完整的搜索,但他曾撰寫或合作撰寫了至少兩本書,其中包括指出“嘉南壩”(作為一個成功的半液壓堆石壩建設土壩),這本書是1932年註冊版權,所以他大概使用1931年的最新資料所寫成。

  42. Earth dam projects / by Joel D. Justin 寫道:

    Earth dam projects / by Joel D. Justin

    此書表14, 請看福爾摩莎 嘉南壩
    怎會把嘉南壩轉成八田壩???

    earth-dam-table14.jpg

  43. 「Kannan Dam 嘉南壩」如何變成「八田ダム」 寫道:

    昨天與清水博士晚餐,談到如何從「嘉南壩」變成「八田壩」的可能人物。

    Earth dam projects / by Joel D. Justin由於這本書台北帝國大學圖書館有,猜測嘉南大圳組合(今嘉南水利會)、八田家也會有一本。戰後,八田家已不可能把書帶回去。

    古川勝三透過口述,訪問嘉南水利會的人,他們知道「Earth dam projects」這本書有「Kannan Dam」,但說成「八田壩」。古川對多次發生隧道開挖遇到瓦斯爆炸死亡事件寫成一次,古川將聽到的沒有進行查證,就以文學手法寫出。譯者陳榮周雖然日文很厲害(等同日本人),古川文學手法略微誇大,但翻譯成他不是精通的北京話,就把它變成誇大。這是沒有查證與翻譯造成的八田神話。

    看過日本土木學会出版土木200人,八田兒子寫八田與一簡傳,也沒有寫「八田壩」這樣詞句。

留下回應

留言內含太多URL、廣告常見字,可能被系統視為廣告而扣住不顯示,請待版主解除。或寫私信給板主

本Blog其他隨機文章(五篇)

  • 2008/07/04綠色和平電台李南衡訪問
  • 東台灣電力之歷史建築見學的路上
  • 大甲溪電源開發計畫
  • 堅持言論自由與思想自由的殷海光
  • 東部3水力發電所—殘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