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文章: ‘紅毛土’

堀見末子技師長

2017-08-11

在「電力會社」的歷史裡,「技師長」只用在堀見末子身上一次,使用這樣的標題,不會造成誤解。 (繼續閱讀…)

木屐囒水路橋施工中

2016-01-04

20160104001

今天楊燁兄在Facebook上貼一張,「木屐囒水路橋施工中」繪葉書,莊永明兄收藏。 (繼續閱讀…)

門牌潭發電所施工中的寫真

2015-12-08

0_n

由於最近又想去門牌潭發電所,把80多年前寫真挖出來,竟然還有不知是在那裡拍的,不知,得找朋友請教。另外在這特輯裡這些写真還是分開在不同章節、不同人所提供。 (繼續閱讀…)

小樽港百年耐久性試驗

2015-11-15

IMG_8607

作為台灣人讀技報堂出版的《コンクリ-トの長期耐久性—小樽港百年耐久性試驗に學ぷ》,其最平常的反應是說幾句讚佩的話語,然後沒有意見的闔上書。但一個コンクリ-ト素人遊戲者,除了發現此書有錯誤外,還發現參與撰寫者有意識形態問題,只想遷就自己的知識而沒有意識到歷史脈絡。 (繼續閱讀…)

竹筋コンクリ-ト

2015-07-27

726005

在美軍轟炸台灣70年的日子裡,看杏主演的《ごちそうさん》,特別能感受戰爭的可怕。2013 NHK晨間連續劇《ごちそうさん》(《謝謝招待》),此劇透過「吃」這件事,嚴厲的批判戰爭沒有人性。 (繼續閱讀…)

霧社壩施工時的名言:「怎麼把築壩變成造橋。」

2015-02-14

3316_n

霧社壩施工時的名言:「怎麼把築壩變成造橋。」之解釋。首先,從這寫真開始。這是霧社壩的現代化廚房,其目的在生產衛生合格的混凝土,讓霧社壩能健康。

(繼續閱讀…)

20150126~27霧社櫻、霧社事件與台灣電力、奧萬大、姉妹橋

2015-01-28

696_n20150126萬大發電所要錄影我談『萬大發電所與霧社壩』,從台北搭高鐵,再換台灣電力車子到達霧社,這是很多年前來過的地方。最近像老病人,穿很多。

(繼續閱讀…)

80年前的日月潭水電工事之技術—以鹿島組為例

2014-11-10

DSCI4279

7月29日那天,天氣炎熱,因答應要充當模特兒供拍寫真,就不敢亂跑,其實也沒氣力亂跑,當來到最後的大合照寫真,看到鹿島建設副社長田代民治夫婦時,心想這次寫真高手來了,只要等她們的就好,就沒拍。回來一問,慘了,出草團員竟然沒人拍,真是失職的公民記者。

(繼續閱讀…)

懷念曹永和老師

2014-10-05

318中研院院士曹永和曹永和老師2014-09-14辭世,他對荷西據台時期研究貢獻卓著,圖為他2002年獲荷蘭女王畢翠斯頒授皇家勳章。

1989年開始自修台灣史,約在1996年左右開始去台大旁聽曹永和老師的論文研討課,印象最深刻的是,研究生在報告有關「茶」的論文,曹老師問下面的學生,「台語飲茶..」最後是「台語飲茶只是喝開水」。我記得小時,家裡沒有買「茶葉」,但「台語飲茶..」是日常用語。

1996年台大舉辦國際研討會,我對「大甲溪電源開發」有興趣也有問題,小林英夫教授報告『臨時台灣經濟審議會』有關題目,就在研討會問了蠢問題,問小林英夫教授有關問題及史料何處尋。當時正在讀原藏農經教室「大甲溪電源開發問題資料」這軍極秘史料,曹老師補充回答「臨時台灣經濟審議會」的史料在台灣分館有,分館的號碼是「XXX」。嚇死我了。

(繼續閱讀…)

川上浩二郎基隆築港所長と松本虎太台電社長

2014-02-11

kawa01

基隆港築港不是我的守備範圍,但基隆港築港使用火山灰之試驗,卻是吸引人的技術史課題,在追火山灰混凝土時,看到基隆港築港局所長川上浩二郎與松本虎太,2月16日這兩人的孫子川上昌名さま,要來台灣追尋他阿公的足跡。

 

(繼續閱讀…)

川上浩二郎(1873.6.8-1933.3.29)と基隆港築港

2010-07-29

kawakami0031.jpg川上浩二郎1873.6.8生於新瀉縣古志郡東谷村。1895.7第一高等學校卒業,1898.7東京帝國大學工科大學土木工學科卒業,同月任農商務技手,1899.7任台灣總督府技師,1900.8臨時台灣基隆築港局技師,兼台灣總督府技師。

1901-12-26築港局技師川上浩二郎英領印度蘭領爪哇及歐米各國ヘ派遣、遊學,1903.12歸國。

1908.7臨時台灣總督府工事部技師,兼總督府技師。

1909.10臨時台灣總督府工事部基隆出張所長專任。1912得工學博士。

依據東京大學留存資料,博士學位論文題目《基隆港の岸壁を論ず》,共分5篇。

(繼續閱讀…)

魚籐坪橋(1907~1935)

2010-06-15

concrete.jpg魚籐坪橋縱貫鐵路山線盛興與泰安之間,完成於1907年,橋長約200m,高約50m ,1935年屯仔腳大地震受傷,當年大地震損壞橋樑大部分原地再建,因此不留痕跡,只剩下魚籐坪橋。1935年橋面補強後,作為新橋施工用運輸鐵路,新橋完成後,再把它敲成現狀;象徵「Tension philosophy之典範」之式微。目前由於舊山線復駛蒸汽機關車,成為觀光的熱點。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