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共產主義運動與共產國際(1924-1932)研究·檔案》譯本出版

本文發表於 2010 年 08 月 13 日 11:18

554_001.jpg

昨天晚上,鄭麗榕小姐打電話來,告訴我《台灣共產主義運動與共產國際(1924-1932)研究·檔案》終於拿到手,她要送到師大來。這是令人雀躍的消息。

554_002.jpg

原書出現的照片只有第二排最後2人!!

這是郭杰博士(Dr. Konstantin M. Tertitski)與白安娜(Anna Belogurova)2005年出版的書《Тайваньское коммунистическое движение и Коминтерн(1924-1932гг.)》,本書使用俄羅斯國家社會政治歷史檔案館РГАСПИ (РОССИЙСКИЙ ГОСУДАРСТВЕННЫЙ АРХИВ СОЦИАЛЬНО-ПОЛИТИЧЕСКОЙ ИСТОРИИ ) 撰成,已經由研究院台灣史研究所出版。

本書許雪姬所長動員台灣史研究鍾副所長、編審王麗蕉、余敏玲研究員等多人進行譯稿之整理。以下是網路之官方消息

主編:郭杰、白安娜(原著),李隨安、陳進盛(譯),許雪姬、鍾淑敏(主編)出版者:中央研究院臺灣史研究所ISBN:978-986-02-3825-9內容簡介:共產國際成立於1919年3月,從1920年代到1930年代曾訓練來自世界各國的共產黨員,對東方世界造成極大的影響,臺灣共產黨就在其影響下,於1928年成立。本書分成兩部分,前半部為作者研究臺灣共產黨之成果,後半部為收藏於俄羅斯國立社會政治史檔案館內之相關文件。咸信此書的出版,對日治時期臺灣左翼運動史提供了新的視野。2010/08/10 12:31

李隨安:1962年出生,研究員,碩士研究生學歷,畢業於黑龍江省社會科學院研究生部,研究方向是中俄文化關係;黑龍江地域文化。

陳進盛請詳書內介紹。

554_003.jpg

恭喜許雪姬所長終於突破重重困難而將這本書獻給台灣人(版主是少數幾人知道出版努力過程 , 因雙眼一直盯著這本書)。她是台灣史學界最努力的學者, 是大家敬佩的台灣史學者。

版主要花很長時間去啃這本542頁的巨著,最近太忙,請讓我慢慢讀完再寫報告吧。

引申閱讀:ЛинЬ Мушунь 台灣獨立

117 回應 針對 “《台灣共產主義運動與共產國際(1924-1932)研究·檔案》譯本出版”

  1. 訪客 寫道:

    公共電視出版《台灣百年人物誌23 踩不死的野花 謝雪紅》,一開始就表明這是謝雪紅故事的另一版本,影片中有1925年謝雪紅在莫斯科所寫《謝雪紅自傳》片斷影像,表示在台灣有這樣的copy,如果與我手頭上有的『註冊表』上的簡歷比較,一定非常有趣。可惜還無緣閱讀,但『註冊表』就已經夠有趣了。

    《台灣共產主義運動與共產國際(1924-1932)研究▓檔案》沒有把1925年謝雪紅在莫斯科所寫《謝雪紅自傳》列為撰寫的資料之一, 真奇怪!!!

  2. 訪客 寫道:

    請問林木順與謝雪紅有沒有俄文名字?

  3. 林炳炎 寫道:

    《Тайваньское коммунистическое движение и Коминтерн(1924-1932гг.)》這本書是有趣的,根據“《台灣共產主義運動與共產國際(1924-1932)研究▓檔案》譯本上,郭杰博士說,此書是為露西亞人寫的(版主比較喜歡使用這本書1924-1932年代在台灣的用語露西亞)。如果說花18年寫的《紅毛土技術史在台灣》是為荷蘭人而寫,相信沒有人會相信,版主倒是有送到荷蘭與日本圖書館、日本學者好幾個都有收到。郭著在2005年時是非賣品,贈送台灣學界20本,我查過連日本、美國學界都沒有,似乎郭的說法有些道理。

    我們都知道,許多國家的國立大學都是「國策大學」,像東京帝國大學、莫斯科大學、台灣大學。作者所處的莫斯科大學當然會付予她/他們「國策大學」的使命,是閱讀此書所必須謹記在心。

    《俄羅斯研究》1995年第3期黃繼蓮的『俄羅斯漢學界與台灣』,她就提出新詞『台灣學”(Тайвановедение)』http://jds.cass.cn/Article/20070825211927.asp 由於李登輝總統對露西亞採取積極的態度,1992年,台灣宣佈已與俄羅斯就互設代表處問題達成協議。

    在這樣的脈絡之下,2005年出版這本書是合乎露西亞的國家利益的。露國的歷史研究傳統是要合乎露國家利益。

    我們知道把80年前的史料拿來編輯成書,那是需要花些工夫去把這些史料背後的脈絡介紹一下。這本書露文版在這方面是有欠缺的,比如第三國際、東方大學的沿革以及為何如此神秘,都沒有交代。換句話說,露文版在脫脈絡化是相當成功的。舉例來說,露文版沒有把林木順與謝雪紅在莫斯科所有資料列入,目前版主已知1925年林謝在莫斯科所寫《自傳》、或依照入鄉隨俗觀念,兩人都有露文名字等。

    露文版雖然有使用創造出版社翻譯的《警察沿革誌》,但日文版是被謝雪紅欺騙的版本,應該使用諜報檔才是。這些都有待讀者去注意。

    一件史料被10人使用,可能會有5種以上的寫法,因此,被丟棄的部分也可能會是重要的。

    這幾天約略翻此書的初步想法, 算是給想讀的朋友一些建議罷, 版主有壞習慣, 一定要拿檔案或來源與著作交叉比對, 就像自己在寫此書的樣子讀, 期望能看到作者所想讓我們知道的部分, 以及作者所不想或認為不重要的部分!!!

  4. 訪客 寫道:

    造反顛覆革命的事自然是絕對機密

  5. 林炳炎 寫道:

    為了讀這本書,又把2000年香港牛津大學出版社出的《語言與翻譯的政治》拿出來,把以前用色筆mark之處,再看一遍,建議讀者要讀史碧瓦克(G. C. Spivak)的『翻譯的政治』這章。

    她在『翻譯的政治』這章提出:「我翻譯時,讓自己貼服於(surrender to)文本。」哈哈,此處的文本不是作者所想讓讀者知道的部分,也包括作者所不想或認為不重要的部分。也就是說,檔案本身有其歷史與文化脈絡,被抽出來的文件通常會「脫脈絡」。然後由全知的作者予以塑造作者所認定的,這就成為一本「作者所想讓讀者知道的」書。

    由於版主讀書的壞習慣,一定要拿檔案或來源與著作交叉比對,常常發現,兩者有歧異存在。全知的作者,是一種霸權的代表,因為,學術上,歷史研究傳統是要合乎國家利益。全知的作者可以將其立場與認知,透過書呈現出來。

    問題是每個人對「合乎國家利益」,有其不同的認知。再加上現代的歷史書寫,有「男性的」、「女性的」、「統治者的」、「被統治者的」、「弱勢者的」、「白種人的」、「有色人種人的」、「原住民的」…等等的立場與類別。由印地安人寫的美國史,絕對與目前主流美國史不同。那一定有人會問,印地安人寫的美國史與主流美國史,那一本才是美國史?

    史碧瓦克又說:「翻譯就是閱讀。」,閱讀的本身也有順民式的閱讀與批判性的閱讀。

    引申閱讀:

    一座演化中的島嶼:〔碩〕當代社會學理論- Gayatri Spivak – 樂多日誌
    2006年2月18日 … 史碧瓦克(Spivak)是一個很容易引起兩極化好惡的理論家,並且出了名的難懂。她同時也是一個難以歸類的思想家,受文學比較研究的訓練,跨足「女性 …
    blog.roodo.com/mei_island/archives/1138871.html –

  6. 林炳炎 寫道:

    此書這2天在台中中興大學有日記與台灣史研討會
    6折哦
    趕緊去搶購!!

    我拜託會與會的友人利用此機會購買《台灣共產主義運動與共產國際(1924-1932)研究▓檔案》譯本
    送給林家後代去看

  7. scl 寫道:

    日記也是自己掌握解釋權
    名人日記可預知會發表
    需要驗證

  8. 北投埔 寫道:

    讀 Dr. Anna Belogurova的碩士論文

    論文題目:「The Taiwanese Communist Party and the Comintern (1928-1931)」,研究生:「Anna Belogurova(白安娜)」。研究生是莫斯科大學畢業。論文在2003/6/25通過口試,2003/8/7論文資訊上網。依照紙本的論文,她同意論文全文上網公開,但實際上只有論文摘要與參考文獻等上網(後來才全部上網)。

    白安娜論文,「林木順與謝雪紅的學習並不平順,他們被逐出(expelled)學校。依照B. Shumyastkiy 給片山潛的信,她因健康理由,林木順由於學習不良而被逐出學校,他替謝雪紅說項(TCPF, 532/1/36/109)。依照東方勞動大學CUTE的檔案(按東方勞動大學的簡寫是KUTE不是CUTE 。),她被逐出的記錄是1927/5/30(TCPF, 532/1/46/11),林木順被逐出是記錄在第一學年學生記錄表上是1927/5/6(TCPF, 532/1/45/23)。』請注意,白安娜說「他(片山潛)替謝雪紅說項」,但譯本刊出片山潛這封信。請自己詳譯本注三四,頁62~63。譯本打白安娜耳光。

    俄羅斯國立社會政治史檔案館РГАСПИ=Russian State Archive for Social and Political History in Moscow (RGASPI) 使用 Φ.Οп. Д.Л.這4符號來建立1件檔案。根本沒有TCPF這回事。譯本把РГАСПИ翻譯成俄檔,這是混淆視聽,存放第三國際共產主義運動的檔案除了俄羅斯國立社會政治史檔案館外,我知道還有一個,兩者名稱不同。Φ.Οп. Д.Л.翻譯成全宗、目錄、案卷、頁,雖是對此符號之共識,但不翻才是符合符號之精神。

    白安娜逐出(expelled)學校,在譯本卻變成「除名」。為何露西亞國家的學校如此痛恨她的學生? 譯本「除名」約有12個。我貼出此頁全文,讓大家去品味「除名」之後接著是「派遣」(有3個)。版主就不必打字。由於譯本所揭露的內容,是需要原檔來核對,在此之前,是無法下評斷的。

    所以,白安娜的碩士論文是故意誤導讀者,也欺騙了她的指導教授與論文口試委員諸老師。

    002.jpg

  9. 北投埔 寫道:

    《台魂淚(一)》就是《我的半生記》也就是謝雪紅的回憶錄
    是楊克煌楊筆錄
    但他們兩人早就意識到後來的人要如何詮釋她們
    要依賴這本書

    而《台灣共產主義運動與共產國際(1924-1932)研究▓檔案》
    也確實依照她們的想法進行
    雙方配合得很好

    批判性的閱讀是閱讀此書重要的觀念。

  10. 北投埔 寫道:

    譯本48頁有一行字「在林木順發往莫斯科的報告(1928),他把這件事描寫成另一個樣子。」文章表示是來自РГАСПИ Φ.514Οп.1 Д.461Л.,但查閱譯本後面檔案文件彙編並沒有把此件列入。換句話說,做為台共黨主席的林木順向第三共產國際之報告,其所寫的內容,無法符合2005此書的要求,也不符合第三國際共產主義運動的精神。

    為何是「另一個樣子」,作者已有自己想定「樣子」,與這「樣子」違背者,一律expel 以免麻煩。

    對版主而言,РГАСПИ Φ.514Οп.1 Д.461Л. 林木順發往莫斯科的報告(1928),其重要性,不會比他所填寫的註冊登記表或留下《自傳》低,而這3者卻是作者所不想讓讀者知道的部分或認為不重要的部分。也就是被作者expel的部分。

  11. 北投埔 寫道:

    存放第三國際共產主義運動的檔案除了「露西亞國立社會政治史料館」(РГАСПИ)外,還有「露西亞國立現代史料館」(ΡГАНИ)。

  12. 北投埔 寫道:

    九十八年度美洲地區獎助名單http://www.cckf.org.tw/Crecipients2009A.htm
    J. 加拿大亞洲研究協會博士論文獎學金類

    1. Anna Belogurova
    英屬哥倫比亞大學
    University of British Columbia
    “Minzuguoji: Nationalist Internationalism among Chinese Revolutions in Malaya (1927-1942)”
    補助金額:US$9,740
    執行期限:1年

  13. 訪客 寫道:

    翻翻這本書,可以發現它是為翁澤生而寫, 凡是與翁澤生意見不一致的內容, 是列入作者所不想或認為不重要的部分.因此合乎露西亞的國家利益, 也合乎中國的國家利益!!

  14. 北投埔 寫道:

    有關檔案內容介紹此書23頁有:
    俄羅斯國立社會政治史檔案館裡的「台灣」資料,基本上保存在「台灣共產黨」目錄內。從1924到1932年止:РГАСПИ Φ.495.Οп. 128

    其中,最為重要的是,台灣共產主義者為共產國際準備的關於台灣狀況和台灣共產主義運動的報告部分:РГАСПИ Φ.495.Οп. 128 .Д.9 Л. 1~45. ;Д.6. Л. 39~88 ;Д.11. Л. 1~3。

    1931年1至5月台灣共產黨的積極份子與共產國際執行委員會遠東局的通信,:РГАСПИ Φ.495.Οп. 128. Д.10 Л. 2~228 。

    共產國際執行委員會遠東局和共產國際執行委員會東方祕書處給台灣共產主義者的信件(1930、1932): РГАСПИ Φ.495.Οп. 128 .Д.1 Л. 1~13 、128~144 。

    台灣共產黨中央委員會秘書(長)林木順(1928)關於台灣共產黨成立、以及後來發生的事件的報告,被納入名為「中國共產黨」的文件彙編:РГАСПИ Φ. 514.Οп. 1. Д.461 。

    有關台灣共產主義者1924至1932年間在莫斯科學習的材料,保存在東方大學的檔案裡:РГАСПИ Φ. 532.Οп. 1 Д. 36、39、45、46、73、96、104、169、462 。

    某些台灣共產主義者的案卷保存在個人的檔案中:РГАСПИ Φ.495.Οп. 225. Д.639、821 ;РГАСПИ Φ.495.Οп. 280. Д.230、231 。
    ————————————————————————————–

    基本上保存在「台灣共產黨」目錄內,這句話是錯誤。因在РГАСПИ是不可能有「台灣共產黨」目錄,理由是РГАСПИ Φ.495Οп. 128的Д.不是全部由「台灣共產黨」所佔有。版主做過郭杰2005書之檔案編號整理Д. 只有9、6、11、10、1這5個數字。這是欺瞞讀者的行為,要讓腦殘的台灣人爽的動作。

    聽說台史所有取回РГАСПИ Φ.495Οп. 128 ,但我還沒去了解。

    郭杰博士(Dr. Konstantin M. Tertitski)與白安娜(Anna Belogurova)是非常精通我現在使用的語言,期望她們兩人能看到。

    版主版主要以赤腳的作事人挑戰穿皮鞋的學院內博士郭杰與白安娜。

  15. 北投埔 寫道:

    資料群名(日本語仮訳) コミンテルン文書―日本共産党ファイル

    http://www.ndl.go.jp/jp/data/kensei_shiryo/senryo/YF_A22.html

    這裡的內容可以看到コミンテルン文書的狀況!!

  16. 北投埔 寫道:

    法政大学大原社会問題研究所
    オイサー・オルグ
    OISR.ORG 総合案内
    可以看到
    片山潜,在米日本人社会主義団と初期コミンテルン(山内昭人)
    山内昭人是片山潜コミンテルン文書之專家

    文章內說片山潜

    1918年4月末に離米し,日本に3カ月滞在した後,シベリアを横断し,モスクワに到着したリュトヘルスが,1919年3月のコミンテルン創立大会で日本社会主義者による1918年の決議書簡「ロシアの同志へ」および1917年のメイ・デー決議を代読した。

    所以片山潜是コミンテルン裡的大神!

  17. 訪客 寫道:

    ssr002.JPG

    在李雅麗小姐送我《踩不死的野花》DVD,有精彩的影像,那當然也是「台灣共產黨」史料,1925年謝雪紅在莫斯科所寫《謝雪紅自傳》的影像,只能秀一些,核心部分那是技術(know-how),當然是限制級啦。

    ssr007.JPG

    基於對稱原理,她有林木順也一定友。版主也收集到謝雪紅的註冊表,《謝雪紅自傳》與註冊表都是手寫,可以來一下筆跡鑑定。

    ssr009.JPG

  18. 北投埔 寫道:

    2009 年7月張澤宇出版了 《留學與革命-20世紀20年代留學蘇聯熱潮研究》
    摘取部分目錄如下:
    第一編 理論闡述和歷史背景
     第二章 20世紀20年代留學蘇聯熱潮興起的歷史背景
     第三章 留蘇學員所在院校介紹
    第一節 莫斯科東方大學概況
    第二節 莫斯科中山大學概況
    第三節 其他留蘇院校
    第二編 1921-1927年:留學蘇聯熱潮的趨同期
     第四章 趨同期留蘇學員的選派
    第一節 趨同期莫斯科東方大學中國留學生的選派
      一、莫斯科東方大學首批中國留學生的選派和留學生活
      二、1922-1926年東方大學中國留學生的選派
    第二節 趨同期莫斯科中山大學留學生的選派
      一、1925年莫斯科中山大學留學生的選派
      二、中國留學生出發的批次以及路線

    russia000.JPG
    ………………………………………………………… 

    此書177頁有2個人名,一個是令台灣人聞之色變的家伙,一個是吳先清。此書敘述1925年從上海出發去莫斯科的3梯次,19251028從上海出發,同貨船的有日本人與朝鮮人,海路11月10日到海參崴,再搭鐵路11月23日到莫斯科。

    1925年去莫斯科的名單在此書175~177有,共有268人,但沒有林木順與謝雪紅2人。版主終於了解「除名」的意義,這2人主張「建立台灣共和國」、「台灣獨立」與「台灣民族」,因為違背China的「國家利益」,所以就這樣被「除名」了。

    此書轉引用的檔案是「俄羅斯現代歷史文獻保管與研究中心檔案」,不知道是否為「露西亞國立現代史料館」(ΡГАНИ)。它出現的全宗只有17、495、514、530等幾個號碼。由於此書是轉引用檔案,作者沒有看到原檔長什麼樣子,所以閱讀要小心!人通常都會患「無意的」或「故意的」錯誤,轉引用越多其不正確就越多,特別是讀文的學者,這種毛病很普遍。

  19. 林炳炎 寫道:

    加藤哲郎《モスクワで粛清された日本人—30年代共産党と国崎定洞・山本懸蔵の悲劇》1994年。

    p42『日本共産党の「二七年テ-ゼ」や「三二年テ-ゼ」も、基本的にはこうしたメカニズムをくぐつて、主要にはソ連共産党員たちの手で、作成されたものである。』

    看了這段,再去回味《我的半生記》也就是謝雪紅的回憶錄,以及《謝雪紅自傳》的影像,真是冷暖自知。謝雪紅寫了「台共テ-ゼ」!テ-ゼ=黨綱。ソ連共産党員たちの手で=蘇聯共産党員們的手。如果日共1927年黨綱與1932年黨綱都要依賴蘇聯共産党員們的手。那台共呢??

    如果謝雪紅寫了「台共テ-ゼ」,那為何需要跑到東京去,在上海寫就可以啦。

  20. 林炳炎 寫道:

    版主對於俄文版有幾個觀察,雖然看不懂,用讀密碼的態度看的,也貼在這頁。

    A.本書引用謝雪紅口述楊克煌筆錄《我的半生記》,一頁出現「謝雪紅」高達12次,共有2頁,還有11次/2頁、10次/2頁、9次/3頁、8次/1頁、7.. 次。簡直是在呼喚「謝雪紅」。

    B. 此書披露一個未曾聽聞的台灣共產主義者──趙清雲──的自傳,印出他的相片(本書出現2張相片,另外一張是136頁的女性)

    C. 本書的文字使用露西亞文,但檔案內容是使用露西亞文與英文。如此,抹掉Belogurova在她的碩士論文用英文的expelled、expulsion之用詞。

    D. 本書未引用日文資料或日本人研究,特別是若林正丈。它喜歡引用逃離台灣的台灣人所寫文章,也沒有給陳芳明太多機會(陳芳明只出現33、34、36、37、248頁共5次)。

  21. 北投埔 寫道:

    東京外國語大學栗原浩英教授2008年送的禮物,《初期コミンテルンと東アジア》 不二出版  「初期コミンテルンと東アジア」研究會編著 336頁 2007年出版 。

    其中
    第2章…片山潜、在米日本人社会主義団と初期コミンテルン (山内昭人)

    p86 有РГАСПИ Φ. 495.Οп. 108(墨西哥共產黨)、РГАСПИ Φ. 495.Οп. 127 (日本共產黨)、РГАСПИ Φ. 495.Οп. 154(共產國際執行委員會東方書記局)、 РГАСПИ Φ. 521(片山潛文書)

    所以,РГАСПИ Φ.495.Οп. 128絕非「台灣共產黨」專卷。看到沒,墨西哥共產黨、日本共產黨分別是108、127,如果我的記憶沒有錯的話,128就是China共產黨啦,如果翁澤生奪權失敗,由謝雪紅主導,那「台灣共產黨」會存放在РГАСПИ Φ. 495.Οп. 127 (日本共產黨)專卷。

  22. 北投埔 寫道:

    一橋大學加藤哲郎教授著《モスクワで粛清された日本人–30年代共産党と国崎定洞・山本懸蔵の悲劇》

    エピローグ――地獄への道は、無数の善意で敷き詰められていた 「邁向地獄之道,是由無数的善意所敷設而成的」

    加藤教授在網路上有非常多文章與主題有關,說「在1920年代,邁向莫斯科對於工農階級來說是前往天堂的道路」,現在我的解讀是「前往天堂的道路,是由無数的謊言所敷設而成的」。

    這是讀這本書要先讀《モスクワで粛清された日本人–30年代共産党と国崎定洞・山本懸蔵の悲劇》

  23. 林炳炎 寫道:

    譯本34頁補充說明四,是原書的註。

    『四 很遺憾,謝雪紅的回憶錄對發生的事件的講述只到1929年。她的回憶充滿了獨一無二的第一手資料,可是與此同時,她像許多回憶者一樣,既能陳述鮮明的細節、坦率表白,又吞吞吐吐、隨口杜撰。例如,她不只一次說自己文化水準低下,但是無論在哪裡也不提及自己因病被東方大學除名一事;她把很多筆墨用於介紹她與日本共產主義者的往來,但是卻不願談及接受日本共產黨的指示。在她的回憶錄中不止一處有意沈損害她的政治對手的聲譽。』

    郭杰博士與白安娜這兩個學院內的精英,這樣的話語,基本上在打擊死者,因為謝雪紅無法反駁。

    Sheng Yueh(盛岳)的傳記《Sun Yat-sen University in Moscow and the Chinese Revolution》(1971),在1971年出版以前,所謂的莫斯科孫逸仙或東方大學是禁忌,也就是絕對機密。沒有人研究這兩個學校,其學生的活動也是迷。

    原作者以今天大家普遍認為的學校去看待85年前的特殊學校,這是基本上的錯誤。東方大學會把因病被除名一事告訴謝雪紅嗎?郭與白兩博士應該從文獻舉證學校這樣做了,而不是「隨口杜撰」。謝雪紅的回憶錄內有「派遣」這事,作者以文獻證實這件事。而「除名」與「派遣」又是互相矛盾,難道85年前的露西亞共產黨人特別愚蠢嗎?

    「但是卻不願談及接受日本共產黨的指示」謝雪紅的回憶錄有提到片山潛有跟他們說,要他們回來組織台灣共產黨這件事,這難道不算日共的指示嗎?

    「回憶錄中不止一處有意沈損害她的政治對手的聲譽。」難道要她依照郭與白兩博士的意向說贊美「政治對手」?

    這段「補充說明」是郭與白兩博士有意要誤導讀者的話語。她們兩人不努力去重建「東方大學」學習生活,也不使用史料去打擊她們所不想讓讀者知道的部分,卻使用「隨口杜撰」的烏賊戰法。

  24. 北投埔 寫道:

    郭杰給台灣版的序有一段有意思的話:

    「我們僅僅消除了一些存在的錯誤,作了一些不大的更正和增補,還更換了幾個段落。本書的<後記>也增加了續篇,其中主要增補的相關資訊…」

    235頁的「補充說明」有的話:
    「潘佐夫的主要批評意見,讓我們感到些許驚訝。我們沒有考慮這個狀況,….(為了促銷,請自行看譯本)…我們還要感謝潘佐夫,因為他在我們我們的著作中找出一些差錯和印刷錯誤。鑑於這位評論家關注這個問題,我們很想指出:錯訛之處在研究著作中是難以避免的災難。只要指出這一點就足夠了:潘佐夫在自己.. (為了促銷,請自行看譯本)。然而這一失誤並不影響潘佐夫的著作的整体價值。」

    其實譯本是看不到「一些不大的更正和增補,還更換了幾個段落」也看不到潘佐夫的批評意見。那我們如何認定郭與白這兩個學院內的精英所犯的錯誤不影響著作的整体價值? 這是豬母牽去牛墟,烏賊戰術啦。潘佐夫的失誤,確不影響著作的整体價值。

    有關潘佐夫的批評:
    原文出處:《中國季刊(The China Quarterly)》第189 期,2007年3 月。第218~219 頁。《台灣共產主義運動與共產國際(1924~1932):研究與檔案》 版主在ЛинЬ Мушунь 台灣獨立 http://pylin.kaishao.idv.tw/?p=180 2009-08-10, 2:39 下午 的回應上有。

    同頁也有《台灣共產主義運動與共產國際(1924~1932):研究與檔案》書評 〈卡林-依蓮 愛亞曼〉,這是德國小姐的外交辭令啦,令郭杰爽的書評。『書評』出處: Chinese History and Society/ Berliner China-Hefte 30/2006 144~145。 Karin Irene Eiermann (Humboldt University, Berlin, Germany)

  25. 北投埔 寫道:

    譯本23頁

    第二章關於台灣共產主義運動的史料和研究沒有哪本書出版後上面沒有異文。繕寫者暗暗發誓要進行脫漏、摻假、歪曲。也採用赤裸裸的矇騙。霍爾赫˙路易士˙保爾赫斯《在巴比倫抽彩》(綠色表示原文)
    在本文之前有上面這樣沒頭沒腦的啞謎。潘佐夫的批評說「此外,他們還為各章加上了古怪的題詞,取材於無關的、時而滑稽的小說,這些都傷害了研究的嚴肅性。」就是指上面這樣的話。
    根據心理學的第一定理:每一行為的背後都有其動機。
    書名中《在巴比倫抽彩》「抽彩」兩字意義不清楚。文中「異文」應該是錯誤(差錯和印刷錯誤)。既然是出版後的書,那「繕寫者」就是作者(們)。「脫漏」應該是正面的除錯吧。最精彩的是「摻假、歪曲。也採用赤裸裸的矇騙。」原來在露西亞文化之下,著作者是要「摻假、歪曲、赤裸裸的矇騙」。
    潘佐夫指出那麼多的錯誤是少見多怪,也許在美國住太久,被美國資本主義人性文化同化而脫露西亞化。
    讀這本書的朋友要小心了,她們埋下很多煙霧、摻假、歪曲、赤裸裸的矇騙與詭雷,隨時想讓讀者陣亡。讀者要在一堆設計好的辯證之網中,尋求出路。

  26. 北投埔 寫道:

    譯本59頁18行有「留在日本班1年級。」РГАСПИ Φ. 495.Οп.225.Д.821

    上述有2個錯誤,「日本班」應該是「日語班」,證據是日本人東京大學醫學部畢業的国崎定洞醫師是加入德語班;朝鮮人加入朝鮮語或露西亞語sector,所以分班是以使用語言來分。而檔案來源是錯誤的,案卷Д821來相對這簡單的敘述,頂多是1~2頁Л吧,不可能是整個案卷Д821。

    「日語班」的內容如何?譯本42頁14行有「不過可以這樣推測,謝雪紅和林木順掌握了所學的基本知識。東方大學的一些課程在講授時翻譯成日語。翻譯者由作家V. Va.葉羅申科擔任,他在此之前有教學經驗。加上東方大學於制訂教學大綱、開設講座的時候,校方和教員是不能期盼學生具有很多知識的儲備的。」

    哇,既然「謝雪紅和林木順掌握了所學的基本知識」、「不能期盼學生具有很多知識的儲備的。」那幹嘛「除名」?請詳莫斯科東方大學及其學習活動

    作家V. Va.葉羅申科是天才盲詩人,需另外介紹。

  27. 訪客 寫道:

    http://tw.myblog.yahoo.com/k0933475481/article?mid=5253

    這是豪哥在介紹『衆友會事件』!!

  28. 北投埔 寫道:

    有關『衆友會事件』台灣日日新報的報導共13條
    1. 『祕密結社衆友會事件の全貌 武力革命に訴へ 中國復歸を企む 非常時局を狙つて』台中;大甲郡;高雄;蔡淑悔1936-10-19

    2. 『衆友會事件 首魁略歷』西勢;澎湖;馬公;菜園;田町;黃合臨;台南;新化1936-10-20

    3. 『高等課關係 衆友會事件を 收賄の材料に 資金供與嫌疑者に 寬大な取計を爲し』鹽埕町;林迦;葉鴻猷;駱榮金;福貞又一;曾金水;陳裁紅;江崎;岡山郡;左營庄;埤子頭1936-12-30

    4. 『衆友會事件 及收賄徑路』吉谷勇;高雄;江崎榮市;林迦;陳啟清;左營庄;曾金水;鹽埕;葉鴻猷;曾金水1936-12-31

    5. 『衆友會事件 廿日に公判 當日は傍聽券發行』大甲郡蔡淑悔;台中地方法院;二反田裁判長1937-01-13

    6. 『素直に非を認め 不明を後悔す 首魁の蔡淑悔が法廷で 衆友會事件第二囘公判』台中法院第三訟廷;二反田裁判長;山岡;阿部;判官;柳澤檢察官;台灣;田中弁護人;許再茂1937-01-23

    7. 『暴動の準備に— 銃器、火藥等を製造 許乃翁率直に自白 衆友會事件公判』台中法院第三法廷;二反田裁判長係;山岡;阿部;判官;柳澤檢察官;許乃翁;大甲郡四塊厝公學校;台灣文化協會;台灣民眾黨1937-01-26

    8. 『迷夢から醒む 曾等犯行事實をすらすら自白 衆友會事件(第四囘)公判』台中地方法院第三法廷;二反田裁判長;山岡;阿部;判官;柳澤檢察官;會宜;清水觀音町;蔡淑悔;台灣総督統治;沙鹿庄三角公園;南屯;西屯;派出所;主木;吳進;何號1937-01-28

    9. 『衆友會事件 事實審理は きのふ終る 來月一日に求刑』台中法院第三法廷;二反田裁判長係;山岡;阿部;判官;柳澤檢察官;主文;曾宜;曾丁;清水街;台灣統治;大甲郡沙鹿庄鹿寮;曾旺;陳大埔;林文和1937-01-30

    10. 『寫眞畫報 (4)台中法院に於ける衆友會事件の公判』 1937-02-02

    11. 『衆友會事件の一味 きのふ夫夫懲役を求刑』台中法院第三法庭;二反田裁判長係;山岡;阿部;判官;柳澤檢察官;坂倉;籠部;護士1937-02-02

    12. 『衆友會事件諸被吿 裁判長判決皆有罪 被吿十五名皆服罪』台中法院第三法廷;二反田裁判長;山岡;安部;判官;柳澤檢察官;陳發森;陳宗魁;蔡淑悔;許乃翁;李倍;蘇泗海;曾宜;王木;吳進;何號;王文;陳大埔;許再茂;曾丁;林文和1937-02-16

    13. 『衆友會事件被吿に 同情ある判決下る 何れも懲役刑全部服罪す』台灣総督政治;台中法院第三法廷;二反田裁判長係;山岡;安部;判官;柳澤檢察官1937-02-16

    1936-10-20台語版的新聞報導請敲擊進入閱讀!!!

  29. 北投埔 寫道:

    エロセンコ露西亞的盲詩人(Vasilij Erosenko),4歳因生病而失明,9歳在莫斯科盲学校求學。與革命前夜的帝政露西亞社會矛盾,對他人格形成有大的影響。17歳盲学校畢業後,知道国際語的存在而前往英國學習。1914年,來日本推展エスペランチスト。日本語非常精通,是「中村屋サロン」的一員,與童話作家秋田雨雀、女性解放活動家神近市子、画家中村彝、鶴田吾郎有親交。第1次世界大戦後社會主義運動高漲。1921年,在YMCA講演,受到再三拘束,日本政府命令離開日本。前往China,魯迅盡力邀請至北京大学教授「世界語」。在革命後1923年回到蘇聯,教盲学校,在東方大學作日語班的通譯,1952年,故郷南露西亞死亡。

    由於本書盡量不讓日本2字出現,版主只好唱反調。有關エロセンコ也請參考譯本。魯迅是用愛羅先珂,本書譯者為何不從俗呢?

  30. 北投埔 寫道:

    謝雪紅口述楊克煌筆錄《我的半生記》,p150頁(初版)有

    「林木順、李肇基與鄭泰聰3人在台北師範模仿劉關張三結義,成了結拜兄弟,林木順是劉,李肇基是關,鄭泰聰是張」謝雪紅還說很像,台北師範是我加的,因為祖父曾經去和尚州(蘆洲)拜訪李肇基的父親。所以推論是在台北師範。

    他們的退學,目前的資料還不清楚。世新王曉波寫的內容,豬母牽去牛墟(牛頭不對馬嘴)。我在林木順在台北師範http://pylin.kaishao.idv.tw/?p=2243 有說明。

    鄭泰聰曾去上海看林木順謝雪紅2人。

  31. 北投埔 寫道:

    謝雪紅口述楊克煌筆錄《我的半生記》,p201頁(初版)有
    「エロセンコ(愛羅先珂)幾乎擔任所有科目老師講課的翻譯。」

    「日語班」在1926~7年是否有日本人當老師,不是很清楚,最少片山潛就是一個非常好的老師,他在1925年經上海再度去莫斯科以後,就沒有離開露西亞。後來有些課是由日本人當老師講課。

  32. 林炳炎 寫道:

    在此書翻譯過程中,就從鄭、林兩位小姐聽到,「林木順發往莫斯科的報告」在書中,作為林木順的兒子,當然就會關心這件事,把譯文一個字一個字敲,然後貼上網,這動作本身,是閱讀與討論的開端。以下綠色代表原文,紅色為錯誤,文中有2種數字,阿拉伯數字表示譯本出版的註釋或出處,另一種是原書的註釋。但在blog上無法上標。

    在林木順發往莫斯科的報告(1928)中,他把這件事件描述成另一個樣子。據他說,在台灣共產黨成立之前,「川崎」(鍋山貞親的假名字)說:日本共產黨沒有可能從事這項工作,將要做這件事的是中國共產黨和共產國際的代表「S同志」55—-,推測是「Seki 同志」。( K . E .楊松五十的假名字) p48 出處 55РГАСПИ Φ.514. Οп.1. Д.461. Л.3.

    台灣共產黨建立以後,林木順寫道:他和謝雪紅在莫斯科的時候,曾「向第三國際遞交了報告,提出了關於建立台灣黨的問題。」53在保存下來的檔案中,未能找到這個報告。不只是共產國際的檔案沒提到這個報告,謝雪紅的回憶錄也未曾提及。也許這個文件在建黨的決議通過後,已沒有多大意義;或者,它根本沒有引起共產國際工作人員的才主意。但也不排除這個可能性,即根本沒有這個報告。p62 出處 53РГАСПИ Φ.514. Οп.1. Д.461. Л.2.

    林木順在致共產國際的報告(估計寫於1928 11 月)中也寫道,「在成立大會席上除了台灣代表以外,還有中國中央派了任 △ △ 同志領導我們的大會」(林木順用三角符號代替了中共中央代表的名字)。林木順還說:台共第一次代表人會之後發生了逮捕事件,在這樣的局勢下,他同任弼時、佐野學商討了自己的下一步行動。95 p69出處 95РГАСПИ Φ.514. Οп.1. Д.461. Л.12.

    根據林木順報告中的資料可知,確實研究了派遣大會的某個代表返回台灣的可能性。例如,決定大會的所有參加者都返回台灣,除了不能在島上露面的翁澤生和謝雪紅。但是,這對中央委員會的選舉有何影響?對此,林木順沒有引用任何資料。107 p71出處 107РГАСПИ Φ.514. Οп.1. Д.461. Л.12.

    夏天,林木順從上海來到東京。就像他後來在報告中所寫那樣,在3個台灣共產主義者十一離開上海,以及發生數次逮捕之後,只有他一個人留守在上海。在與任弼時、佐野學商談之後,他於7月初前往日本。21 p78 出處21РГАСПИ Φ.514. Οп.1. Д.461. Л.12.

    據林木順的報告,「台灣中央」的代表(林日高)在9月初抵達日本,呈交了關於台灣共產主義者工作的報告。接著,據林木順的報告,「我們在東京把這個報告提出在日本中央討論,結果決定台灣中央以後的工作方針如下:(1)台灣中央設一個秘書局,以領導黨的平常活動;重要的政治問題,由東京的中央代表和日本中央解決,聽從東京的命令。」9月中旬,「台灣中央」的代表前往台灣。23 p78 出處 23РГАСПИ Φ.514. Οп.1. Д.461. Л.12~13.

    3 個版本:台共中央委員會的代表 9 月初到達日本,「於是9月中旬代表回台灣去了,有報告來云: l中央常委逃走一個,中央委員逃走一個,兩個人都是犯了敗北、不勇敢的機會主義,捨了黨逃走。」而後,林木順「寫了一封信給台灣中央,提出警告那兩個無故逃走者的行動,停止他們的中委職務。」20 p94出處:РГАСПИ Φ.514. Οп.1. Д.461. Л.12~13. 【註】比對俄文版與翻譯,兩者長度差很多,譯文顯然添加很多文字。l.在此處非常突兀

    過了一段時問,林木順致函共產國際,提到新的逮捕( 1928 10 月初)之後,他與日本共產黨失去了聯繫,於是離開日本。前面已經說過,林木順在這時候寫 了一封信給台灣中央,在此信中他提出:「警告」蔡孝乾和洪朝宗「無故逃走的行動,停止他們的中委職務。」可能,由於這些事件,他「命令改組中央和秘書局」。30 p96 出處 30РГАСПИ Φ.514. Οп.1. Д.461. Л.12~14.

    林木順還通報說:他於 11 l 0日收到一份來自台灣的報告,內稱「中央秘書局已改組,一個歸常務委會秘書長負責;另兩個,一個是郵務工人,他是中央、 同時是秘書局委員;另一個是婦女同志。目前由這個秘書局負責領導黨的經常工作。」 1928 11月,他寫了一份報告,這個報告是寫給駐上海的共產國際代表的。該報告請求共產國際提供幫助收尾。31 p96 出處31РГАСПИ Φ.514. Οп.1. Д.461. Л.12~14.

    在這裡我們看到作者內心。檔案歸檔本身,從來不會是為80年後的作者而設想,而露西亞人又具有相當強的邏輯概念,否則它們的太空船飛不出去。本書可看到РГАСПИ Φ.514. Οп.1. Д.461,這檔案歸檔是有一定邏輯,Φ.514代表什麼?是台灣讀者要努力去解讀的。РГАСПИ Φ.495.Οп. 128是China共產黨,РГАСПИ Φ. 495.Οп. 127 (日本共產黨),РГАСПИ Φ.514.表示不是日本共產黨,也不是China共產黨。讀者腦中一定要隨時想到,第三國際的規定「一黨一國」。

  33. 林炳炎 寫道:

    >>>30 p96 出處 30:РГАСПИ Φ.514. Οп.1. Д.461. Л.12~14.
    Л.12~14.是錯誤, 應該是Л.15.

  34. 林炳炎 寫道:

    林木順的報告引用了 「台灣中央」代表的言辭,聲稱共產黨在島內有5個支部:兩個街頭支部、兩個工廠支部、一個農村支部。49 p99出處49:РГАСПИ Φ.514. Οп.1. Д.461. Л.13.

    少掉這個就不完全!!

  35. 訪客 寫道:

    交大成立簡吉與台灣農運研究室

    〔中央社〕國立交通大學今天成立「簡吉與台灣農民運動研究室」,希望深入研究日據時期的農民運動,讓這段幾乎被遺忘的歷史,能有機會呈現更完整的面貌。

    交大表示,這個研究室由交大人文與社會科學研究中心與大眾教育基金會合作,下午舉行揭牌儀式;「簡吉與台灣農民運動」於日據時代由台灣本土知識分子發動,最後因為轉為左翼運動,而在1950年代的白色恐怖中以悲劇收場,而運動主要領導者簡吉即為大眾集團董事長簡明仁的父親。

    交大人文與社會科學研究中心主任蔡石山指出,這段涉及左翼思潮的農民運動,在政權轉移後依然是敏感的政治禁忌,以致這段歷史始終不為正史所記載,而在台灣解嚴、政治民主化後,由於多名歷史學者的研究與努力,遠在日據時代的農民運動,面貌才愈來愈鮮明。

    他說,年輕時的簡吉原是小學教師,親眼目睹農村的困頓,因而放棄教職投入農民運動;在簡吉的領導下,台灣農民向日本執政當局提出各種要求,但也常因違反治安等名目而遭拘捕。

    他表示,由於關懷弱勢與社會主義思想的謀合,簡吉因此成為左翼的農民運動者,並正式加入共產黨;簡吉使得台灣的農民運動與共產運動產生結合,但也因此增加這場運動的不確定性。   大眾教育基金會表示,一群關心台灣早期農民運動的文史學者曾於2004年到教育部請願,要求教育部將這段屬於台灣人的歷史放進教科書中。為了更加擴大研究的深度,大眾教育基金會決定與交通大學人社中心合作,共同成立研究室,以表示重視這段歷史的信念。

  36. 林炳炎 寫道:

    《台灣日日新報》檢索趙清雲只出現1件

    1937-08-21『赤化を企てた一味の公判 傍聽禁止さる』台灣共產黨;趙清雲;褚阮進;張作仁;孫古平;治安維持法

    新聞內容
    【台南電話】昭和10年7月台灣共產黨再建を企圖し中國共產黨と密接なる連絡の下に台灣赤化工作中を廈門領事館警察に探知され各地に潛伏中を一網打盡に檢舉された台中州大甲郡大肚庄大肚442製米工廠傭員趙清雲(29)高雄州鳳山郡鳳山街鳳山字□口183煉瓦工廠傭員褚阮進(30)台南州斗六郡莿桐庄553無職張作仁(29)高雄市苓雅寮368洋服裁縫店孫古平(31)の4被告に對する「外國の政治結社加入に關する件違反」「治安維持法違反」被告事件は本年3月末豫審終結を見第一回公判は20日午前9時半台南地方法院第一號訟廷に於て波多野裁判長、柳澤檢察官(台中地方法院檢察官)係、西尾、中濱兩判官陪席、今井書記、有水弁護人立會の下に開廷、先つ裁判長より形の如く住所氏名職業の訊問あつて直ちに旁聽を禁止非公開のまま被告趙清雲の審理に入り正午閉廷した引續いて23、25の兩日も續開される

    怪不得警察沿革誌沒有他的名字,一來是發生在1935年,一來日本已經開始進行新聞封鎖手段,沒有後續報導,而且判決2~3年也不重,故沒有謝雪紅那次大陣丈。

    在查此時,發現親戚告訴我的『通州事變』,一直不知道發生於何時,也不知道是什麼事,顯然台灣一般農民在那時就關心國際局勢,不然他不會那麼準確的告訴我,三叔從滿州國要進入上海,因此事而無法進入。真是一大收穫。

  37. 林炳炎 寫道:

    9月17日開放的台灣史讀書會開學,真是收穫豐碩。李承機老師的報告常是令人驚奇的。報告他0825出席韓國國際學術會議,令人動容。他的報告隱藏重要的訊息,『法務部司法官訓練所圖書館所藏台中地方法院刑事類檔案』已被使用,版主關心的是,台灣共產黨審判文書就在其中。希望有年輕朋友在做『台灣共產黨審判之新聞報導與文書記錄』之研究。

    殖民地體制與《群眾》一日治時期台灣人《群眾》的歷史社會學考察一(會議初搞,請匆引用)20100825 於「再考察日本對韓國強制併合」國際學術會議
    成功大學台灣文學系李承機

    23法務部司法官訓練所圖書館所藏台中地方法院刑事類檔案(含檢察局文書)雖為已公開史料,乃筆者於 2004 年 8 月至 2005 年 l 月間從事台灣大學法律學院博士後研究時,參與王泰升教授「日治時期法院檔案整理計畫」而得到閱覽之便,僅誌於此以對該計畫所有成員致上謝意。

    24 台中地方法院刑事類檔案〈昭和三年判決原本第十一冊〉、台中地方法院刑事合議部「判決」(昭和三年記錄號一七八九、昭和三年八月七日)、第 197~ 203 丁。另,以下事件相關內容之記述皆出自同處。

    25台中地方法院刑事類檔案《昭和四年判決原本第四冊 》、台中地方法院刑事單獨部「判決」(昭和二年記錄號四四 0 九、昭和三年一月二十七日),台中地方法院刑事合議部「判決」(同記錄號、昭和三年七月十七日)、高等法院上告部「判決」(昭和三年上刑第六 0 號、昭和三年十月十六日),第 6 ~ 9 、11~16、18~22丁。另,以下事件相關內容之記述皆出自同處。

  38. 林炳炎 寫道:

    1935年7月,趙清雲、褚阮進、張作任、孫古平與中國共產黨建立了聯繫, 開始重建共產黨的活動,但是被日本駐廈門的領事館逮捕。1937年 9月8日,他們被判刑:趙清雲、褚阮進,每人被剝奪自由3年6個月;張作任,剝奪自由2年6個月;孫古平,監禁1年。

  39. 北投埔 寫道:

    閱讀檔案有的重要視野:「平等」或「輸人不輸陣」,也就是別人有的,我的女主角一定要有。在第七章本書作者們為讀者非常詳細的介紹2個東方大學台灣人學生──來自大肚的趙清雲與趙從錫,他們兩人從入學介紹人、入學資格審查(特別部的考查)及審查內容、入學班級(短期班)、俄羅斯名字(沃洛達爾斯、邁斯基)、簡歷譯文、自傳、學校給他們的評價或評語、短期班畢業後去向、甚至於1937年趙清雲被判刑3年6個月都有。

    本書作者們對林木順與謝雪紅(不,是謝飛英)這對,就不是這樣。難道趙清雲對台灣共產黨的貢獻更大嗎?在台灣的出版品中,台灣共產黨是看不到趙清雲這3字。作者們在告訴我們什麼?

    從了解台灣共產黨的角度,我們應該挖掘林木順與謝飛英之自傳、兩人與日共片山潛、佐野學、渡邊政之輔在莫斯科互動而留在РГАСПИ內的全部檔案內容。目前已知有謝飛英自傳、入學註冊表、似乎還有他們兩人的其他文件留下來。

  40. 訪客 寫道:

    東方大學台灣人學生──來自大肚的趙清雲與趙從錫:
    莫非這二人是投順中國共產黨,在國共對戰時完全消失。反而謝雪紅逃亡中國受迫害會上報宣揚。
    如今,國共同流,掌握歷史解釋權就配合國策了!

  41. 李雅麗 寫道:

    此書能在台出版,實乃台灣史研究上又一盛事,可以預期將揭開一波台共研究熱潮,中研院台史所師長們,余敏玲學姐及林前輩等人的努力功不可沒,非常值得高興。

    看到前輩以業餘史家身份,對台共史及史料有如此深厚的研究功力,晚輩實感汗顏!
    此篇諸多附帖,有許多精彩內容可茲討論,容稍候再談。
    謝謝分享此一新書出版之大消息。

  42. 林炳炎 寫道:

    譯本70頁,補充說明五二有
    「1928年5月佐野學與彭榮在上海會面。結果形成這樣的結果:日共應該建立自己的台灣支部(引用簡炯仁的書)…但事情轉入實踐的層面時,日共就不聞不問了。後來只是獲悉了台共成立的消息而已。」

    後半沒有說明出處,全知的作者們,表示她們已看過全部有關台共的檔案,但就是不告訴讀者資料從何而來。檔案全部約5億頁,台共部分只有400頁左右。版主在前面已經證明她們未看過全部有關台共的檔案,遺漏不少。

    現在我們來證明後半是信口開河。

    1928年10月,中央委員渡邊政之輔帶著資金與指令,祕密抵達基隆港,準備與台共取得聯繫,卻在碼頭引起日警注意及盤查,渡邊政之輔企圖逃跑,射殺了一名警察,因無法突圍,最後舉槍自盡。

    渡邊政之輔在《台灣日日新報》之檢索
    1. 『渡邊政之輔の遺骸 基隆市の手で火葬に附し 東京の實母の許へ送る』基隆市役所;日本共產會員渡邊政之輔;台北地方法院檢察官1929-11-10

    2. 『台灣共黨檢擧 受佐野學之指導 在上海擧發會式(上)』謝氏阿女;林日高;潘欽信;張茂良;佐野學;渡邊政之輔;王萬得;潘欽信;蘇新;台北州新莊郡觀音山1933-07-25

    3. 『共和國建設を夢み 台灣共産黨を結成 佐野學指導の下に上海で發會 活動の第二期に入つて一齊檢舉 二十四日記事解禁さろ』佐野學;渡邊政之輔;謝氏阿女;潘欽信;林日高;彭榮;呂運亨1933-07-25

  43. 北投埔 寫道:

    呂運亨與台灣共產黨在譯本的內容

    p39「呂運亨後來參加台灣共產黨的成立大會。」
    p46~47「到上海後,謝雪紅會勿晤了在中國活動的共產國際機構的工作人員,是朝鮮共產主義者呂運亨領她去見這個人,此人是美國人,在國際赤色救援會工作。她向他做了報告,由呂運亨翻譯;呂運亨與這個人用英語交談。此時,國際赤色救援會在上海的活動由美國人James Dolson領導。四一,與謝雪紅會面可能是此人。45以後,謝雪紅與呂運亨保持聯繫,呂運亨成為台灣共產主義者與共產國際間的連絡人。呂運亨是中國共產主義者介紹給她認識的。」數字表示原書補充說明或出處。45《我的半生記》

    p51「關於朝鮮共產主義者呂運亨參與(台共)成立大會工作情況,謝雪紅在回憶中說:大會會場是呂運亨他們朝鮮人替我們找的,六二,一個朝鮮人負責成立大會代表們得的連絡和飲食,幾個朝鮮人在外面保護大會的安全。」45六三。p55呂運亨的簡歷。p72是六二與六三的原書補充說明。

    【版主的補充說明】由於原著依賴《我的半生記》與《警察沿革誌》。《警察沿革誌》是警察審訊後的看法,他們在《諜報檔》(附本有送台灣總督府)與審訊之間,加入了主觀看法,警察在機密活動中是無法看到全貌。所以會發生,《我的半生記》與《警察沿革誌》打架的現象。六二《警察沿革誌》說:「大會會場是彭榮選定的。」
    六三有一句非常重要的話語,如下:

    謝雪紅在自己的回憶中談到中共給予的幫助,僅僅提到:她與中共進行了聯繫,但是得到的只是一份非法的文獻。113

    113指向《我的半生記》230頁,此書的2種版本,版主都有。其中一本只有cup主義,另一本也沒有。這樣的錯誤,有很多種可能,其中之一是原作者們的錯誤。但譯者也有可能錯誤,「文獻」怎麼會是「非法」?而謝怎麼可能知道她們的機密活動會全部變成「文獻」?活動中的「文件」在傳遞中可能會遺失會被消毀,不可能全部變成「文獻」。

    由於,呂運亨與台灣共產黨有很密切的關係,目前得的呂運亨研究是有缺憾的。滋賀県立大学名誉教授姜德相有《呂運亨 評伝1 朝鮮三・一独立運動 》與《呂運亨 評伝2 上海臨時政府》其目次是「上海居留民団の長として、ロシア革命、中国革命のはざまで、アメリカ議員団を迎えて、社会主義への模索、独立戦争、植民地防衛戦争、臨時政府分裂の諸様相、極東民族大会へ、国民代表大会」,看來是沒有「呂運亨與台灣共產黨」。

    版主透過韓國人的協助取得:高麗大學校亞細亞問題研究所出版的《韓國共產主義運動史<資料篇I>》838頁,1979年12月出版。內有『呂運亨調書(一)』、『呂運亨調書(二)』、『呂運亨調書(三)』,這是1929年7月呂運亨在上海被補後的審訊記錄。此外,當然還有一些版主要努力的課題。呂運亨資料沒有1件取自РГАСПИ ,只能遺憾的說,原作者們沒有體認到呂運亨在台灣共產黨成立這件事的重要性。日裔韓國年輕朋友,在此書發現她所不知道的歷史。

  44. 台史所新聞 寫道:

    【 2010-10-13 】展覽活動:「向左–轉!臺灣農民組合與臺灣共產運動檔案特展」

    為呈現近年來本所在國內外檔案史料的徵集成果,特以「向左—轉!臺灣農民組合與臺灣共產運動檔案」展示本所典藏的臺灣左翼運動相關史料。本次展覽,除小部分向大眾教育基金會借展外,主要展品係精選自本所典藏史料。包含被稱為「臺灣議會」之父的林獻堂所留下的日記;臺灣地方自治聯盟的領導人楊肇嘉所留下的照片;臺灣民眾黨要角黃旺成、臺灣農民組合核心人物簡吉兩人所留下的日記與照片,以及1948年加入中國共產黨,1950年在馬場町遭難的醫師葉盛吉所遺留下的照片、日記與信件。
    另外本所於2008年購藏的「二二八事件及白色恐怖相關史料」,以及同年遠赴俄羅斯進行臺灣文史資源海外徵集與國際合作計畫,於俄羅斯國家社會政治史檔案館(RGASPI)採集的臺灣共產黨史料,亦同時展出,呈現日治時期到戰後初期,臺灣政治運動轉向的歷程。
    系列活動
    「向左-轉!臺灣農民組合與臺灣共產運動檔案特展」
    時間:99年10月23日(六)至11月10日(三),9:00~17:00
    地點:中央研究院人文社會科學館北棟二樓梯廳
    《臺灣共產主義運動與共產國際(1924-1932)研究˙檔案》新書發表暨座談會
    • 時間:99年10月23日(六)14:00~16:00
    • 地點:中央研究院臺灣史研究所8樓802室
    • 主持人:許雪姬(中央研究院臺灣史研究所研究員兼所長)
    • 與談人:
    o 學者:
     余敏玲(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副研究員)
     陳芳明(國立政治大學臺灣文學研究所教授兼所長)
     鍾淑敏(中央研究院臺灣史研究所副研究員兼副所長)
    o 家屬:
     林炳炎(林木順 侄)、許世楷(許乃昌 侄)
    楊翠華(楊克煌 女)、簡明仁(簡吉 子)
    《臺灣共產主義運動與共產國際(1924-1932)研究˙檔案》於10月23日特價展售

  45. 李雅麗 寫道:

    好棒的消息!屆時一定到~

  46. 北投埔 寫道:

    《我的半生記》p264有如此記載「5月18日,《台灣日日新報》消息,說:在對岸逮捕一個摩登女郎,被押回台灣」…

    查讀書會《台灣日日新報》1928/04/27日刊07版有『共產籍民上海で逮捕 上海特電二十五日發』
    《台灣日日新報》1928/05/18共有228則文章,沒有1則與謝的回憶相符。
    《台灣日日新報》1928-07-15『男と擬がう モガ二人 ……科料』
    1928-07-16『時新兩女 詐名被徵..科料』高雄市鹽埕町;張樹敏;謝氏阿女;朱氏順勤,「科料」是記者名字。此2則與摩登女郎有關,是登載謝與李順勤兩人之事。

    讀書會3次逮捕是1928年3月12日、3月31日、4月25日。謝阿女因證據不充分而被順便送回台灣。

    楊克煌與謝雪紅雖然記憶力驚人,但難免有些失誤。『上海台灣學生讀書會事件』是1928年大事,她不是以關係人被送回台灣,審訊名單上根本沒有她。

  47. 林炳炎 寫道:

    譯本58頁「補充說明」21有:
    1925年12月進入КУТВ的中國學生之中,中國共產黨成員佔了68%,而其他學生為國民黨成員。在「統一戰線」的政策環境中,這些精挑細選出的學生基本上是由國民黨中的高階份子來管理,而高階成員中包括譚延闓、古應芬、汪精衛。而蘇維埃方面在這個程序則是由BORODIN鮑羅廷來指導與管理的。選拔委員會據點分別設置於上海、北京以及天津,而總部則設於廣州。在上海,選拔事務的工作是由楊明齋及周達文負責。參加選拔的競爭者必須通過三級的考試。310名從應屆畢業生中選出,遴選出的КУТВ學員,在廣州招募180名成員,自上海、北京及天津募集100名成員;另有30名成員則由於本身家族與國民黨高階管理者的關係,不需經過考試,直接選出。

    КУТВ是什麼?
    郭與白兩博士在寫這本書,對外國人來說,她們代表神在這做研究。沒有人能挑戰她們的論點,КУТВ是被翻譯成「莫斯科東方勞動者共產主義大學」(簡稱東方大學)。

    問題是為什麼有莫斯科孫逸仙大學在1925年創立,也在此年招生。如果東方大學招中國學生310名,那莫斯科孫逸仙大學起碼要招1500人了。第三國際有沒有發瘋?當然沒有。問題出在那裡?

    КУТВ與КУТК分別代表東方大學與孫逸仙大學。而КУТВ與КУТК僅一字之差。我查過,1925年東方大學招收中國共產黨員只有13人,連吳先清這樣有很好背景的人,都無法擠進東方大學窄門,其他人可能嗎?何況孫逸仙大學的待遇比東方大學好太多,有誰想讀東方大學?

  48. 李雅麗 寫道:

    東方大學成立較早~成立各國班別主要招收亞非諸國的共產黨員。

    對中國招生部份的規模,也就只有一個專招中共黨員的中國班,學生人數少,影響當然有限。

    比起為了聯國連共以紀念孫中山為名的莫斯科中山大學的對中統戰意義,東方大學統戰代表性,顯然不夠。

    在蘇聯政府表示對國民黨蔣介石政權的善意上,全新打造,專為中國學生量身訂做的孫大顯然更有號召性與魅力。
    當然優渥的生活與學習條件,中國革命專校的孫大,當然更能吸引國共兩黨學生的就讀意願,所以東方大學中國班
    學生日少,在國民黨清黨後,更被併入孫大,這是東大中國班最後的命運。

  49. scl 寫道:

    展出資料有林木順手寫報告宜全文掃瞄上網供史料研究者解讀。

  50. 北投埔 寫道:

    dscf1213.JPG

    禮拜二晚上打電話給發哥,禮拜三下午給自己放假,去郊遊啦。10月23日去看「向左轉」,印象深刻。當時因為人多,心情無法安定下來思考,所以再度前往「向左轉」展場,上次沒有拍寫真,這次發現有「面白い」(おもしろい)的所在,就引起強烈的興趣,給它拍下去。

    上次以為「乎伊死」這檔案是由日文翻譯出來,這次發現,原來展場上的「乎伊死」是本尊的分身,本尊當然要放在莫斯科檔案館供人膜拜,雖然是翻譯,版主也努力膜拜一番,如今發現是貨真價實的分身,怎能不用攝魂機把靈魂獵取下來,讓大家可以膜拜呢?

    dscf121501.JPG

    上到8樓檔案室,看到發哥也在,真是發哥讓我發啦。說明想看「乎伊死」(有點像美味しい=おいしい),館員拿出來,問能否copy?她說不能,也不能用攝魂機把靈魂獵取下來,能否抄寫?她說可以,就坐下來努力抄,奈何眼睛不聽話,受不了我的折磨,只好放棄回家。

    「乎伊死」分身共有16頁,封面只有「乎伊死」的文字。原文太長,版主用鉛筆抄錄,只抄2頁,看來要花1禮拜才能抄完。

  51. 林炳炎 寫道:

    dscf1226.JPG

    最近非常crazy, 跟青春期的孩子一樣!!特別喜愛top S!!
    禮拜三以為搜證完整, 沒想到不全!!昨天再去小姐說不能再使用攝魂機把靈魂獵取下來
    我說看板應該沒有關係吧,靈魂獵取下來, 特別用紅色標示更改的地方!!

    py_001.jpg

    但小冊子已經出版, 就無法更改的!!網友應該知道我在說什麼吧!!!

  52. jh 寫道:

    明明日文手稿
    改稱中文手稿
    堂堂最高學術研究院
    似乎欠妥!

  53. 訪客 寫道:

    展出號稱手稿若非本人所譯手寫
    而是他人翻譯故意手寫仿製
    形同仿冒
    是嚴重錯誤

  54. 北投埔 寫道:

    檔案確實是林木順手稿, 原以為還有日文呢?
    查看分身的結果, 出乎意料之外, 他的台語式北京話, 不懂台語的人確實有些困擾!!
    在文中他還賣弄俄文!!
    它讓人爽快到極點!
    是天上掉下來的禮物!!

  55. kt 寫道:

    КУТВ是被翻譯成「莫斯科東方勞動者共產主義大學」(簡稱東方大學)。

    東方vs西方
    勞動者:針對工農弱勢
    共產主義vs反共
    大學:高階學校
    綜合看來應是灌輸培訓共產特務(特別事務業務)的訓練機構
    所謂:”到「莫斯科東方勞動者共產主義大學」念書>不能想像成現在的上大學念書
    而可能是經過嚴密吸收考驗之後選出的共產人才,投入龐大資源金錢,秘密遠送這些二十來歲的男女青年去莫斯科接受特工(特別工作)訓練。

  56. 北投埔 寫道:

    kt兄真正讀懂這本書!!

    而不再想像是一般大學!!如果讀Sheng Yueh(盛岳)的傳記《Sun Yat-sen University in Moscow and the Chinese Revolution》(1971),這本書, КУТВ與КУТК分別代表東方大學與孫逸仙大學這2個大學, 當時露西亞的經濟狀況非常淒慘!!給這些外國人的待遇又那麼好!!免費又有零用金, 這是流血輸出的樣板, 這那僅僅是世界革命那空洞口號!!它奠立1920~1991蘇聯的世界霸權!!

  57. 北投埔 寫道:

    1993moscow00101.jpg

    昨天(20101111),與唯一長官(兼衛兵司令與財政大臣)前往南港去郊遊,主要目標是拜訪陳三井大哥(前近史所所長)與完成おいしい之15頁校對,他是牽手姐姐的同班同學,他們那時期的同班同學,感情都很好,畢業之後還很常來往。託姐姐的福,就蒙受很多照顧。

    1988年3月5日車禍重傷,在家無法上班,兩顆眼睛只能看天花板。那時的台灣社會運動非常蓬勃,簡直就像快爆炸一樣,幾乎每禮拜都有社會動員運動──抗爭。其中最引人注意的是228事件的平反運動、老賊退休國會改選、農民運動…從報紙看到的新聞無法滿足好手心,就買會被禁的書刊來讀。其中228事件的書籍像雨後春筍的冒出來,一本一本買回來看。我當老碩士時,指導教授陳英亮老師說,一篇論文看不懂沒關係,把它引用資料全部找出來看,再把其引用資料之引用資料看,如此下去,就會看到一棵漂亮的知識樹。就是用他的辦法,在Fibonacci Number 、飛灰混凝土、台灣史領域寫出文章。

    228事件的書籍有些引用資料想找出來看,就打電話去南港大哥家,他就影印寄給我讀。雖然沒有在228事件上有什麼成果,但發現失蹤的二叔林木順的名字,開啟我去挖掘林木順的資料,從台北師範到莫斯科東方大學,像海棉般吸收所有相關資料。

    頂禮拜,他收到《台灣共產主義運動與共產國際(1924-1932)研究•檔案》譯本,打電話來,牽手收到電話,談了一陣子。我們發現太久沒有去拜訪他。每次幾乎都是有事去拜託他幫忙。唯一一次,他主持研討會,經濟所的論文發表人邀請我當她的論文評論人,他才發現我竟然跑進歷史圈。

    昨天,看到他非常高興,身體健康情形相當良好,我們從他辦公室走到他家,再走去火鍋店,他們夫婦兩人健步如飛,反而是今年痛腳年的版主,一直落後。除了接受大哥大嫂的午餐招待外,他還送我們幾本大書。

    在他辦公室,他談到1993年5月余敏玲小姐在莫斯科(博士生),他們幾人前往去遠東研究所參觀,並簽訂學術合作。這是莫斯科台灣學的開端,請注意本blog有介紹台灣學(Тайвановедение)http://jds.cass.cn/Article/20070825211927.asp 。他有將經過寫成文章發表,我看到寫真就問有沒有原稿?他翻出《近代中國史通訊》1993年9月16期。昨天晚上,在師大圖書館就把它scan下來。

    1993moscow00201.jpg

    這張寫真是莫斯科孫逸仙大學的近照,現為農化公司。1925年林木順在這學校讀一禮拜。

    昨天是豐收的一天。

  58. 林炳炎 寫道:

    年輕網友Ms. Ginger把2008寫的願景「從莫斯科泥淖脫出」,她在今年回給我,這樣讓我思考,不能因為檔案拿不到做為藉口,一直拖延下去。原本想只有400頁,花10萬新台幣買回來,應該是簡單的事,但在莫斯科共產黨文化下,這變成不可能想像的超級難題。

    自從看完 おいしい 之後,看到譯本後,動搖「花10萬新台幣買回來」的決心,也許買回的是一堆垃圾。也想到,留一些給年輕朋友做。這樣就心廣体胖起來,加上退休之後與整個經濟景況,讓我遲疑「花10萬新台幣買回來」是否有意義?決定省下這筆錢之後,終於「從莫斯科泥淖脫出」,可以向前走。

    譯本p49之16~20行5行字,版主認為應該刪除,理由是:錯誤。因為引用《我的半生記》。

    譯本p49補充說明五五,「一共應該是18個」,這補充說明也是錯誤。
    潘索夫說的沒有錯,原著錯誤太多。

    而且發現《我的半生記》有些也是泥淖,避開為妙。

  59. 林炳炎 寫道:

    昨天與今天2工,跑到南港來過「神仙般的」假日。今天又把現代人的武器,Notebook帶來,雖然下雨,不方便。但是,打開電腦,望著窗外的綠色農園,看到辛勤的農民雨中工作,而在8樓喝咖啡,看屋外不停的下雨,把唐人街所有污濁混亂拋在腦後。

    用納稅人的稅金所築起的現代化空間,讓屋外綠色可以隨便闖進來,眼睛不看是不行的。時時,目光就從銀幕溜出,到綠園去尋找春色。

    2個LKK,為著おいしい,已經來了好幾天,打完字自己也校對過。但長官兼財務長,一行一行抓,還是有不少錯誤,她說:「如果不是在檔案室,要哈哈大笑」。顯然退休後,對品質的苛求沒有了。

  60. 林炳炎 寫道:

    村田陽一編訳著《資料集 初期日本共産党とコミンテルン》p194有

    資料36「日本についてのテーゼ(原案)」(1927年7月15日コミンテルン執行委員會幹部會で承認)
    資料37「前項テーゼ原案についての訂正意見」(1927年7月21日以前ジョンソン Johnson or Yanson)
    資料38「前項テーゼ原案についての訂正意見」(1927年7月21日以前片山潛)
    資料39「日本についてのテーゼ(決定稿)」(1927年12月14日)

    可以看到「二七年テーゼ」,引用1927年7月15日、コミンテルン日本問題委員会「日本問題に関する決議」。

    而日本共産党中央是台灣共産党的領導單位,如果不去看「二七年テーゼ」或引用「二七年テーゼ」,那是不可能產生台灣共産党的。

    今2位露西亞大博士教授的書竟然沒有提到日本共産党「二七年テーゼ」或其內容,她們想要告訴台灣讀者什麼呢?這是用600新台幣買此書的讀者要好好去思考,否則600新台幣是浪費啦。

    【版主偷笑】這是推翻《台灣共產主義運動與共產國際(1924-1932)研究•檔案》這本書內容的秘密武器。

    順便告訴年輕的朋友,以前吳濁流前輩在演講時在黑板上寫「台灣文學不是□□□」,x=□,那3字「拍馬屁」。吳濁流時代不能明講,只能暗示。這幾年來,在台灣史的領域內遊戲20多年,體認到台灣史是以台灣這國家當做所有學者的戰鬥場域,每個人都要把「戰鬥」放在心內,時時刻刻要從事戰鬥。這是版主的台灣史哲學思考「戰鬥」,就是要完成台灣獨立的最終目標。

  61. hyh 寫道:

    確實,莫斯科檔案其實只是研究台共歷史的史料之一,若無法以「盡信書,不如無書」的態度去看待,比照其他資料加以客觀審慎地於當疑處疑之,恐怕就會失真地過度強調其作用了;更有甚者,也許有被誤導的危險,這是研究者必須自我提醒的。

    版主上文引吳濁流的那句話,在這冊檔案的序文裏也找得到痕跡。
    從事研究工作,跨出自己領域,若不保持「不知為不知」的謙虛,多寫就像多喝了,會有自曝其短的危險的。

  62. 北投埔 寫道:

    日本問題に関する決議(27年テーゼ)
    最後に共産党は、国際的革命主義の組織として今日における最高の義務を全力をあげて果たさねばならぬ。すなわちそれは、支那における日本の干渉と,ソビエト連邦に対する日本の準備せる戦争に対して闘争せねばならぬ。
    以上の基礎の上に,日本共産党は次の如き行動要領を提出し,次の如きスローガンを発しなければならぬ。

    1. 帝国主義戦争の危機に対する闘争。
    2. 支那革命から手を引け!
    3. ソビエト連邦の擁護。
    4. 植民地の完全なる独立。
    5. 議会の解散。
    6. 君主制の廃止。
    7. 十八歳以上の男女に普通参政権を与えよ。
    8. 集会結社団結等言論出版の自由。
    9. 八時間労働制。
    10. 失業保険。
    11. 労働者抑圧法の廃止。
    12. 皇室,社寺及び大地主の土地の没収。
    13. 累進的所得税。

    これら部分的要求やスローガンは,労働者農民の政府のスローガン並びにプロレタリア独裁のスローガンと結びつかねばならぬ。これらの組織的な宣伝によってのみ労働者大衆の政治的啓蒙,労働者と農民のブロックの形成,及び真実の革命的大衆闘争の準備は進展するであろう。

    これらの要求に対する闘争こそは,プロレタリアの独裁への道である。しかしながらこの闘争は、そこに思想的に鍛えられた洗練されたレーニン主義的な,確乎たる信念を持った,中央集権的な大衆共産党が存在し、かつ世界の共産党と共に闘争し,全コミュニスト・インターナショナルと歩調を共にするときのみ成功するのであろう。

    日本の代表者がその誤謬を承認し,コミンテルンの全ての指令及び決議を採用せる事は、日本共産党が,その中に存在している迷路を捨て,その活動において正しき政治的組織的進路につきうるに至るべき事,又歴史によって提起されたる偉大なる任務をよく成就し得べき事等を理解したうる事の保証として役立つものである。

  63. 北投埔 寫道:

    昭和二年七月一五日、コミンテルン日本問題委員会で「日本問題に関する決議(二七年テーゼ)」が採択された。テーゼは日本の情勢を、民主主義革命の客観的諸前提も、それの社会主義革命への強行的転化の客観的諸前提も備っているととらえ、それゆえまず封建的専制勢力を打破して民主主義革命を実現し、ついで社会主義革命へ転化させねばならないという戦略を規定した。しかも日本の革命の遂行にあたっては、革命の主体的勢力が情勢にたちおくれていることを指摘し、共産党の質的量的発展と大衆活動の展開を強調し、山川イズム、福本イズムをきびしく批判した。

    労農党においても評議会においても実践のなかで次第に福本イズムを克服しつつあったが、「二七年テーゼ」の方針が具体化されるのはコミンテルン派遣団(徳田球一、渡辺政之輔、鍋山貞親、中尾勝男、河合悦三、福本和夫、佐野文夫)が一一月帰国し、一二月初旬に共産党拡大中央委員会を開いてからである。「二七年テーゼ」は山川イズムに対して「共産党を労働組合の左翼フラクションもしくは広範な労働者農民政党によっていくぶんでも代用させうるという考えは、根本的に誤謬であり、日和見主義である」と非難するとともに、福本イズムに対しては、「同志クロキ〈福本〉が提唱した『分離結合』の理論は」「プロレタリアートの大衆諸組織から党の孤立をまねくような方針」であり、「レーニン主義とは決定的にまた根本的に矛盾している」と非難した。

    日和見主義=機會主義

  64. 林炳炎 寫道:

    譯本93補充說明十三提到山本懸藏有關事項:「1936~1937日共在共產國際代表,1937被內務人民委員會逮捕,1939被槍殺。」山本懸藏在戰後經蘇聯政權平反,但已經冤死20年。

    這樣的敘述對山本懸藏非常不公平,也故意掩藏蘇聯共產黨在史達林時期非常殘酷胡搞的真相。史達林為了鞏固權力及製造「赤色恐怖」,以莫名其妙罪名屠殺同志。在蘇聯的外國共產黨員也難以倖免,其中「山本懸藏」案是蘇聯AIDS病毒的原型。

    野坂参三是慶應大學畢業,也同樣與山本懸藏在莫斯科,他們都是日共高層領導人。野坂參三告發他的好友山本懸藏,在一封給Georgi Dimitrv的英文信,1939/2/22,他指出山本的9名職業共產黨黨員有嫌疑。山本當時已經在獄中,在3/19被依「日本間諜」射殺。野坂參三當時是日共在莫斯科的代表及共產國際執行委員,戰後他成為日共黨主席。在1992年底時,已經100歲是日共的榮譽主席,突然被日共逐出。野坂從「光榮黨史的樣板」被打成「背叛吾黨的敵人」,次年孤獨的死去。

    野坂的典範是台灣AB檔案的原型,留下一AB檔案做為宣誓效忠,終生效忠,也終生榮譽。有誰能料到蘇聯會崩解?AB檔案會外洩?

    戦後天皇制をめぐる毛沢東、野坂参三、蒋介石(インターネット版)http://homepage3.nifty.com/katote/maonosaka.html

    小林峻一、加藤昭《闇の男 野坂參三の百年》

  65. 訪客 寫道:

    呂運亨退出了韓國臨時政府,於1920年參加了參加以韓人社會黨為基礎組建的高麗共產團體,作為翻譯部負責人,翻譯了朝鮮語的《共產黨宣言》。1928年,呂運亨秘密加入了中國共產黨。1929年,呂運亨在參加一次組織活動時被上海租界的英國巡警逮捕,引渡到日本審判,並押回朝鮮,判處3年徒刑,直到1933年出獄。

  66. 林炳炎 寫道:

    一直在思考如何更強有力的回應《台灣共產主義運動與共產國際(1924-1932)研究•檔案》譯本這本書,版主當然知道,學術上講求的學術規格,版主一點也沒有。對譯本使用向山寬夫《日本統治下的台灣民族運動史》作為研究的概要,而以不懂日語而忽略若林正丈著作《台湾抗日運動史硏究》,深為不滿。

    若林正丈著作在圖書館可查獲如下資訊:1.《台湾抗日運動史硏究》若林正丈著,東京都,硏文出版,1983 初版。 2.《台湾抗日運動史硏究》若林正丈著,東京都, 硏文 2001 增補版。3.《台灣抗日運動史硏究》若林正丈著,台灣史日文史料典籍硏讀會譯,台北市 播種者出版 2007 初版。

    朋友們,1880年代,日本學者到德意志留學,發現學術=軍事,所以從事學術相當於作戰,不認真會陣亡。

    郭杰、白安娜兩人都是莫斯科大學的畢業生,而這所學校就是國策大學,當然是露西亞一流的大學。而能與他兩相當的學者,找來找去就是若林正丈才能旗鼓相當,都是國策大學的產物。若林的《台湾抗日運動史硏究》有一章是『「台灣革命」與第三國際--以台灣共產黨的形成與重建為中心』,從這一章我們就可以知道郭杰、白安娜兩人的《台灣共產主義運動與共產國際(1924-1932)研究•檔案》譯本這本書有多荒謬。只要看「緣起」這段就夠了:

    佐野學是著名戰前日本共產黨最高指導者之一,在1933年戲劇性轉向前的1930 年1月,其在與預審法官間的一問一答過程中,被問及有關台灣共產黨之事。他首先便回答,正式「存在」的是「日本共產黨台灣民族支部」,以下為其回答大要:1927年11月,渡邊政之輔以日本共產黨代表團一員身分與國際共產指導部結束協議後,從莫斯科返國,佐野在東京與其取得聯絡,渡邊向佐野報告「決定暫時把台灣共產主義者組織作為附屬於日本共產黨的民族支部」。不久後,從上海來的「台灣同志」到達東京,渡邊與佐野從該同志中聽取各種台灣情況,而後由兩人一起起草「政治大綱」,渡邊又一人起草「組織大綱」,後由渡邊交給「台灣同志」,指示先組織「團體」。

    如後所述,這兩個「大綱」成為上海成立大會中議決案之草案,另根據其他資料,這兩個大綱也是經由當時日本共產黨中央常任委員會議決的。 另根據其他幾項官方資料,在此所提到的「台灣同志」即是KYTB(東方共產主義勞動大學)日本人班出身之台灣人謝雪紅與林木順。 這兩個人和結束與第三國際協議之德田球一等日本共產黨指導者在同一時間離開莫斯科後,先回到上海。 根據謝雪紅本人所述,直接和渡邊見面拿上述兩個「大綱」草案的人就是她。 當時她還接到渡邊的指示,謂日本共產黨因普選緣故,在第1回選舉競爭中會非常忙碌,不能再給予更多援助,故組黨一事請接受中國共產黨的援助。

    在此之前的1927年7月,第三國際執行委員會幹部會對山川主讓與福本主義之「有關日本問題的決議」(即所謂「二七大綱」)採取強烈批判,其中對於日本殖民地問題,還提起較歷來更深入之任務。 此即在第三國際第4回大會(1922年)中所完成的「日本共產黨綱領案」,原做為日本共產黨「國際關係領域要求之一,只提出「從朝鮮、中國、台灣與樺太轍退軍隊」,但在「二七大綱」中卻規定,日本共產黨應提出之行動綱領之一是完成「殖民地的完全獨立」、「日本共產黨與日本殖民地的解放運動要保持密切聯絡,給予一切思想的、組織的支持」。 自列寧提出「有關民族、殖民地問題的綱領草案」以來,殖民地本國(乃至先進國)的共產黨(或者是無產階級)主張國際主義 的實踐應是援助殖民地革命運動,故日本共產黨也應該被清楚地交代如此做。就兩位出身於東方共產主義勞動大學的台灣人,帶著具體任務同到極東此一事實觀之,前述渡邊告訴佐野的話語,所謂「決定暫時把台灣共產主義者組織作為附屬於日本共產黨的民族支部」,可以解釋為:是按照「二七年大綱」的規定,在莫斯科的第三國際指導部與日本共產黨指導者間的某種協議之下所做成的決定。佐野學在預審調查書中提到,他以日本共產黨代表身分,赴莫斯科參加共產國際第6回大會(1928年7月),「關於此事,在『共產黨』日本共產黨相關文件中並沒有任何資料」。 這句話說明了這個「決定」是非正式的,或者說,是在做日本共產黨相關決定時附帶決定的。但無論是非正式或附帶的,重要的是這個決定是先設想好的,以及問題在於這個決定包含著,或者說,成為殖民地台灣解放戰略的輪廓。

  67. 北投埔 寫道:

    讀《我的半生記》p233有無產者新聞社就在這棟有13層高的大暇之第4或第5樓
    她與楊克煌在口述時1970, 台灣已經有幾部電腦!!成大就有了. 但那時的人類作夢都不會想到, 如今一個lkk差不多同樣年齡的老人, 坐在電腦前面, 敲敲打打能核對《我的半生記》內容那些失真!!!

    版主發email給認識專家(雖然自己也有些了解)說:
    1923年關東大地震大火, 想知道1930年以前東京有沒有可能有10層以上大樓?
    1907年台灣第一棟鋼筋混凝土建築是日本第一!!
    戰前在台灣才只有5層樓而已!!

    他回答:
    日本では、1921以来建物の高さは商業地域は31m,住居では20m以下と定めていた。
    1963.7基準法は改正され、高さの制限は撤廃された。
    例として
    東大安田記念講堂  1925 地上7 階
    銀座和光ビル 1932 7 階
    東京中央郵便局 1933 5 階
    大手町ビル 1958 9 階
    日比谷電電ビル 1960 9 階
    霞ヶ関ビル 1968 36 階
    ですから1930年前、東京の建築の高さはそういう状態でした。

    《我的半生記》對版主祖父的記載倒是沒錯, 但為什麼林木順的部份就太少???

  68. 北投埔 寫道:

    《我的半生記》p253有「謝雪紅註:解放後,我即聽到說彭榮就是彭湃,李立三告訴我說彭榮就是彭湃,李當時在上海,知道彭被派去領導台灣共產黨的成立大會。…看到彭湃的相片,認出來他就是當年的彭榮。…在1928年4月在上海出版《海陸丰蘇維埃》」

    看了這段當事者的回憶,一口氣說了3個證據,憑良心說,任何再嚴苛的人是不能再有異議才對。這幾乎要用3點決定一平面定理來堵住版主的嘴。但先前還是有很多研究者提出否證。
    林木順的1928年報告卻證明上面都:謝雪紅註為非。為何用「彭榮」?那是為欺敵用的。

    彭湃的書是《海丰農民運動》,不是《海陸丰蘇維埃》,他建立了「海陸丰蘇維埃」。

    《我的半生記》p264「虛虛實實編了我的出身給敵人。」人是最老實的動物,在意識層會作出欺騙的動作,但在潛意識卻會反映出來。根據她留在檔案內的資料,特別是東方大學,她竟然是「虛虛實實編了我的出身給敵人。」而東方大學竟然成為她的敵人。

    1970年在作口述時,兩個70歲的老人都知道,她們的一生是要依賴此書來活在台灣人的心中,這是人之常情,無可厚非。但很不幸的是,謝不知道「凡走過必留下痕跡」,別人也會留下痕跡。

    在這裡我們看到「作者」與「讀者」竟然成為「辨證」關係或「敵我關係」。「作者」想讓「讀者」陣亡或「讀者」應該讓「作者」陣亡?

  69. 林炳炎 寫道:

    《日本統治下的台灣民族運動史》 向山寬夫原著 ; 楊鴻儒, 陳蒼杰, 沈永嘉譯.
    台北市 : 福祿壽, 1999 2册(12, 1864, 131面)
    英文題名 : A history of the national movement in Taiwan (Formosa) under the Japanese rule.

    下冊有『第5章 無產階級民族運動的抬頭與發展』837~1292
    第1節 在東京和中國各地台灣人留學生的左翼化 873~903
    第2節 農民運動的抬頭與台灣農民組合的發展 904~960
    第3節 勞動運動的抬頭與台灣工友總聯盟的發展 961~1007
    第4節 台灣共產黨的組成與活動 1008~1089
    第5節 台灣共產黨領導下的台灣農民組合、台灣文化協會、赤色勞動組合 1090~1167
    第6節 東京、上海、廈門、廣東的共產主義運動 1168~1220
    第7節 台灣的無政府共產主義運動 1221~1249
    第8節 霧社高山族的抗日蜂起 1250~1292

  70. 北投埔 寫道:

    向山寬夫:
    就在1919年(大正八年)3 月29日、四歲七個月大時,我和二姊與大哥隨父母自栃木県栃木木町遷居台北。

    父親向山斧太郎赴任專收台灣女性的台北女子高等普通學校,擔任國語(日語)教師,該校後改稱台北州立台北第三高等女學校(現台北市立中山女子高級中學)。

    繼父親退休後,二姊向山節子(現姓土屋)也於1928年在該校擔任國語教師直到終戰,父女倆在該校的任職期間正好是日本統治台灣五○年的一半。

    此期間我們的家在台北,我在台北唸完小、中學後,於1931年10月26日隻身返回內地(日本)。

    在中學生時代,我曾有過包括東台灣在內的環台一周旅行,也到過霧社,因此少年時代在台北度過的我,可謂對台灣十分熟悉,對我來說,台灣就是故鄉。

    基於對故鄉的思念,在終戰後不久即展開耗費十多年的研究,為申請學位,將所進行的研究成果加以彙整,而在取得舊製法學博士之後,於1987年發行的便是這本原著。

    這次承蒙東京帝大前輩,衷心尊敬的舊友東方出版社董事長林益謙先生的特別關照與抬愛,克服大冊書籍等種種困難,以完整的形態譯成中文並在台灣發行,使我能再次與台灣連繫在一起,真是由衷感到滿足。

    以上轉貼自《日本統治下的台灣民族運動史》這本書有關向山寬夫及出書沿革。因為他為他的好朋友(堀見末子的兒子)整理出版《堀見末子物語》,因而寫信跟向山寬夫教授連絡,他贈送我《日本統治下的台灣民族運動史》這本書的日文版以及台北一中校友會出版品,對台灣非常關心。他與他的好朋友(堀見末子的兒子)基本是日本共產黨員。後來《日本統治下的台灣民族運動史》這本書譯本也蒙吳三連基金會贈送。

  71. 北投埔 寫道:

    讀《日本統治下的台灣民族運動史》第5章第4節 台灣共產黨的組成與活動 1008~1089頁之備忘錄。

    p1013 有關台灣革命性格的規定,顛覆日本帝國主義,但並非是「台灣回復中國的民族革命」

    p1023
    日本共產黨在非法的黨機關報《赤旗》,偶而報導朝鮮和台灣的抗日民族運動。台灣共產黨東京特別支部林添進、蘇新、蕭來福等,以要求發行黨合法機關報《無產者新聞》在台北設置台北支局為契機,於1928年底,在《無產者新聞》上設置台灣攔。

    p1029「為了逃避3.15事件的鎮壓.. 和鍋山貞親一起渡航上海的日本共產黨中央執行委員委員長渡邊政之輔,在歸國之時1928年12月6日,被基隆警察懷疑,要求至警局時..在碼頭射殺警察後自殺。(40)」…但事實上,渡邊政之輔為達成共產國際東方局的指令,重建日本共產黨組織和必需接受疾病治療而急著回東京。面臨11月10日天皇即位大典,故意避開警戒嚴密的下關和門司,選擇從上海、基隆,然後在長崎下船的航線。鍋山貞親並未言及渡邊政之輔滯留台灣的預定計畫。
    【版主註】身為日本共產黨中央執行委員委員長渡邊政之輔,他是負有對台灣共產黨輔導之責任,特別在台灣共產黨還沒有從「日本共產黨台灣民族支部」獨立出去,成為真正在共產國際下的台灣共產黨時,日本共產黨中央委員會是無法脫下它的責任的。

    p1038「1931年5月28日召開日本共產黨中央委員會上,為了朝鮮和台灣的獨立,決定設置領導朝鮮人和台灣人民族鬥爭的民族部,同時支持反帝國主義民族獨立同盟日本支部,也在同年10月設置同旨趣的殖民地調查部。可是,日本共產黨的民族部,僅在7月左右設置籌備會而已。」

    p1039「毛澤東於1931年11月7日在江西瑞金,舉行勞農兵蘇維埃第一屆代表大會,決定以瑞金為首都,建立蘇維埃共和國。…因維埃共和國建國,國共內戰爆發,在上海法國租界的黨本部,自1932年秋至翌年初,相繼遷移到瑞金。」
    【版主註】在這樣的景況下,日共與中共都沒有精力去支持台灣共產黨。而日本特高又非常有效率的消滅活動中的黨員,把她/他們掃進監獄。

  72. 林炳炎 寫道:

    第 2 號文件<日本帝國主義枷鎖下的台灣> ( 1928年6月)提綱片段 出處:РГАСПИ Φ. 954. Οп.128. Д.14. Л.100~104. 英文打字稿。 日本帝國主義枷鎖下的台灣 … 同一時間,一部分知識分子變得越來越左傾。運動的中心在東京、上海與廣東。1924 年,一個叫「曉鐘會」的共產主義小組在東京活動。1923年11月,一批中國人、韓國人與台灣人成立了一個叫「平社」的組織,並發行了一份叫《平平》的機關刊物。在平社活動陷於停滯之後,一個立場更為接近共產主義的組織「赤華黨」在上海成立。這個組織與台灣的小組保持著聯繫,並在知識青年間進行相關的宣傳工作。 1925 - 1926年間,這些資產階級激進分子與小資產階級知識分子的活動遭到政府的全面鎮壓,只剩下文化協會得以持續合法存立。而台中的「竹林事件」與二林的蔗農抗爭事件,則預示新社會動力與民族解放運動的新中心所在。 中國大革命的進展對台灣的民族解放運動有重大的影響,這不僅僅是因為許多台灣人的祖先為中國人而激發出台灣人的民族情緒之故,也不僅僅是許多台灣人參與中國革命並在中國共產黨的隊伍之故,而是因為台灣島內本身的運動在1927 - 1928年間快速成長,文化協會是這段期間的運動核心所在。1927年間,民族解放運動者之間有過一場持續性的長期理論爭議。右派宣稱,他們的目標是民族革命,左派則說勞動群眾的解放只能透過社會革命來達成,民族解放不應該成為我們的最終目標等等。左派從中國革命的重大進展,得到了在民族革命與爭取無產階級領導革命上很有價值的實務教訓。如今,左派在台灣的相關運動中已遠較以往活躍。演講或演說集會受到警察限制、解散或是陷入脫序情況已成為經常之事(例如像是新竹事件)。最近各種事件接踵發生,例如像是由在南京的台灣學生所發起的Roto獨立計畫,嘉義的范本梁事件,這是牽涉到為鼓吹獨立而發行(新台灣)雜誌的事件,在 Roto與竹崎的「叛逆」事件,竹崎事件是一個因農民抗爭引發的脫序事件;以及最後的是廣東台灣民族主義人士組織「台灣革命青年團」事件(稱為廣東事件)。這些事件的接連發生,顯示出這股運動的篷勃發展… 。 (12)一些解決問題的方法 (a) . 台灣殖民地的地位決定了行將到來的革命之特點,決定了民族解放運動中工人運動的作用。這場革命應該是反對帝國主義的革命和土地革命。革命的推動力量應該是無產階級、農民和小資產階級。在無情的鎮壓之下(甚至「台灣議會設 置請願運動」都遭受這樣的鎮壓),大部分資產階級能夠參加這場運動並在實際上這麼做。在反對日本帝國主義的鬥爭中,應該形成強有力的民族統一戰線,同時由年輕的無產階級掌握其領導權,在工人運動中,左翼分子的任務是鞏固自己的隊伍;一些優秀的無產階級分子受民族資產階級領導人的影響,追隨於其鞍前馬後,應該使這些無產階級分子擺脫這樣的領導人。 (b) .從中國、日本歸來的年輕共產主義者已經在工作,但是他們還沒有自己的組織。為了獲得成功,絕對必須迅速地成立共產主義政黨。 (c) .保衛中國革命、與中國革命團結合作,這一思想應該在台灣加以特別的強調和宣傳,以在台灣當地人的心中喚起深深的反響。並且,與中國共產黨結成更緊密的同盟。 (d) .與民族偏見作鬥爭,宣傳所有被壓迫者、被剝削者必須團結的思想。在台灣,日本工人充當罷工破壤者的角色,時常從日本派來這樣的破壤者。他們充滿了沙文主義的民族偏見,與台灣工人作對。日本帝國主義甚至嘗試收買原住民,以便「利用」他們反對台灣人。同時,1928年3月廈門進行反日罷工之時,也從台灣派遣工人前往,作為罷工破壞者。無產階級團結合作的思想應該加以積極的宣傳。 (e) .日本無產階級,首先是日本共產黨,應該幫助和促進民族解放運動;他們應該與當地的工人運動緊密合作。日本共產黨被託付了一個重大任務,從理論上宣傳關於民族自決的思想,在駐防部隊、日本工人中開展工作,並且推動台灣共產黨的成立。 31. VI. 1928。 目錄第一頁的左上角,有標注: “K/754710 5.7.1928”。 正文第一頁的左上角也有標注: “M-coping/7547/ 10. 3. 7. 1928”。 【版主註】這「第 2 號文件」是譯本上檔案資料,根據上面的時間,這會是林木順寫的報告,經東方局的人員譯成英語,送到莫斯科。理應在台史所抄全部英文稿,然後在文書處理。但收到『實際上檔案仍需花費許多時間與人力整理,故現階段依舊無法提供予您閱覽,十分抱歉,望請諒解。』這樣的釘子,決定放棄。換句話說,史料收集工作算告一段落。 【版主註2】20111104收購莫斯科檔案寄來27頁文字, 待檔案讀完會全文放進書裡, 請期待!!!

  73. 林炳炎 寫道:

    謝雪紅與文化協會的最初關係

    謝雪紅口述楊克煌筆錄《我的半生記》,寫她與文化協會的最初關係如下:
    「1922年間,台灣議會期成同盟會的台灣議會期成同盟會的蔡惠如、林幼春被判入獄。他們到達台中,當時文化協會群眾到火車站去歡迎他們,群眾跟著蔡林兩人遊行到台中州廳時,我騎自轉車趕去,由人群中衝進和蔡握手,對他說…當時的心情很激動,感到能和這種人握手是光榮的。…這件事以後,一有機會我就去聽文化協會的講演會,在那裡看到一些社會運動的前輩。」

    但她的記憶有些失誤。在《台灣日日新報》檢索之後,發現能和這段吻合的是:
    1925-02-23『治警違反者收監』的新聞「蔡惠如受台中檢察局召喚。21日午前10時46分。由多數見送。自清水驛發車。12時3分至台中。又有同治集團約百名。至驛迎之。同赴檢察局。途中盛鳴爆竹。高唱萬歲。為示威的行為。警察立命解散。然彼等不遵。對台中署之河合警部。出反抗態度。台中柳川町魏朝昌。大為西村署長怒責。令寫始末書。乃令之去。又蔡惠如由鄭辯護士介添。同至檢察局。由古河檢察官長發令狀。午後1時半。收監於台中刑務所。」

    所以,「一有機會我就去聽文化協會的講演會,在那裡看到一些社會運動的前輩。」應該比1925-02-23更早才對。新聞有記錄的,1922-10-19文化協會在台中開一周年大會、1923-06-26、1923-06-29、1923-07-30、1923-07-31、講演會,1923-08-07 、1923-08-08公益會趣旨宣傳會,這些才會影響她。

    由於她的回憶有些是故意不寫的。

  74. 北投埔 寫道:

    譯本97頁,補充說明二一在11行有提到山本懸藏(化名田中,通常略稱山懸)與片山 潜關係:

    田中是共產國際代表,連真名都不給,故意造成兩人在共產國際地位之模糊,造成認知問題。為什麼不是山懸寫給共產國際?而是片山寫?當然是誰地位較高的問題。要求共產國際雜誌發表『日本帝國主義枷鎖下的台灣』這篇文章,作者們應該要告訴我們共產國際雜誌發表是否發表這篇文章,而不是採用打壓手法,說三道四,否定『日本帝國主義枷鎖下的台灣』這篇文章。在第2號檔案,故意只截取一小節(如上)。

    原稿是以英文寫成嗎?

    我們只要看片山人生最後一段,就知道他在共產國際的地位。
    片山 潜1933年11月5日にモスクワで死去。9日に行われた葬儀には15万人のソビエト市民やコミンテルン指導者らが集まった。棺に付き添った14人には、カリーニン、ヨシフ・スターリン(史達林)、ヴィルヘルム・ピーク、ベーラ・クン、野坂参三たちがいた。遺骨はクレムリン宮殿(克里姆林宮)の壁に他の倒れた同志たちと共に埋葬されている。

  75. 北投埔 寫道:

    譯本在提到「渡辺 政之輔」與「台灣基隆」時,給讀者一堆天書,是引自露文書名: VKP(b), Komintern i Yaponiya. 1917-1941. 出版地: Moscow. ROSSPEN. 2001. 英文是: (Russian Communist Party, the Comintern, and Japan). 480~482頁。透過在美國朋友FY的協助,取得Adobe檔,最近拜託小舅子的協助,全文譯成英文,是今天收到2封最high的email,讓莫斯科泥淖又向前進,真是會跳起來唱男高音。太精彩的內容,是極機密,當然不便全部在此披露。

    天書Док. Nо 344 ПИСЬМО KABACAKИ (C.HAБЭЯМАHMA) И CИMAДА B CEKPETAPИAT ИККИ
    翻譯文:
    Report # 344
    Letter of Kawasaki(S. Nabeyama) and Simada to Ikki secretariat.
    這Док. Nо 344另外有一檔案編號:
    РГАСПИ Φ. 495. Οп.127. Д.235. Л.75~80.

    內容有一些人名關鍵字:
    鍋山貞親(なべやま さだちか)羅馬拼音nabeyama sadachika
    露文: НабэЯМа СаЛаТНКа 或 лсеВЛ КаВасаКИ

    渡辺 政之輔(わたなべ まさのすけ)羅馬拼音watanabe  masanosuke
    露文: ВатаНабэ МасаНосКа

    島田(しまた)羅馬拼音shimata
    露文:СНоНЛа К.

  76. 林炳炎 寫道:

    Fund 495 – The Executive Committee of the Comintern (ECCI) (1919-1943)
    44 – The Chinese Commission (1927 – 1931)
    45 – The Korean Committee (1921 – 1924, 1926 – 1928, 1930)
    59 – Japanese Commission (1927 – 1928)
    66 – The Communist Party of the Philippines (1923 -1938)
    127 – The Communist Party of Japan (1916 – 1941)
    128 – The Communist Party of Formosa (1923 – 1932)
    135, 136 – Communist Party of Korea (1919 – 1946)
    152 – The Mongolian People’s Revolutionary Party (1918 – 1936)

    Fund 521 – Katayama Sen (1859-1933)片山潛
    這是有名的片山潛文書, 如果莫斯科大學的兩位博士撰寫的台灣共產黨, 沒有使用她們2人看得懂的俄文檔案片山潛文書的話, 那意味著年輕的朋友在這領域還是有可能做出典範轉移的革命性成果, 讓兩位莫斯科大學的神從神桌上跌下!!版主年紀大, 可能無法完成, 但這學院外的農夫有著永不服輸的精神, 妄想用赤腳戰勝穿皮球的學者!!最近FY網友又給我一串芝麻開門的密碼, 就像保衛大台灣的美援一樣, 等門打開後再公開軍極密芝麻開門的密碼. 暫時保密!!!因為露西亞是我見過最難搞的民族, 她們確信學術=軍事!!!

    Fund 530 – Communist University of the Chinese workers (Kutka) (1925-1930)孫逸仙大學
    Fund 532 – Communist University of Toilers of the East (TAS) (1921-1938)東方大學, Research Institute for National and Colonial Problems (SRI NPC) (1936-1939)

    官網的訊息更正前面之錯誤

  77. Vkp p480-482 寫道:

    報告344 川崎(鍋山貞親之化名)與島田給IKKI秘書處的信
    上海 1928年10月24日 極機密

    (極機密略)
    向共產主義的致意和決心繼續奮鬥。
    日本共產黨中央委員會
    鍋山貞親
    島田

    РГАСПИ Φ. 495. Οп.127. Д.235. Л.75~80.

    今天完成這篇文章的翻譯!!但
    莫斯科大學教授依此認定渡邊的死亡之行沒有台灣共產黨的因素
    雖然向山寬夫《日本統治下的台灣民族運動史》 也有相同說詞
    但問題是:
    1.共產黨運動是機密的, 他會把所有想法都交代清楚嗎???
    2.從現在所留下文件, 都沒有提到死亡之行與台灣共產黨無關.
    3.文件中沒有台灣共產黨5字, 難道就能證明與台灣共產黨無關嗎?
    4.包括基隆海關警察留下的證詞, 也無法證明與台灣共產黨無關.
    5.日本共產黨中央委員會是台灣共產黨的指導單位兼老闆,而渡辺政之輔是此時
    日本共產黨中央委員會總書記(黨主席), 他與林木順關係密切,渡辺離日之前, 他與林木順
    在東京見面, 林跟他報告台灣共產黨的現況…

    幾乎所有與此死亡之行有關的資料, 我都有.
    但無法證明與台灣共產黨無關或有關!!

  78. FY 寫道:

    與此同時,日本共產黨的領導在遭受了嚴重打擊。9月中旬,應Janson(Seki同志)要求,渡邊和鍋山前往上海。他們聽取了有關共產國際第六次代表大會初步報告(周恩來編寫的),收到Janson給的資金,並出席了泛太平洋工會聯盟秘書處會議,它成立於1927年5月中國, Earl Browder當為主席。渡邊接著偽裝成乾貨商人,以協助台灣共產黨的重建。10月6日在基隆,他遇到了困難。警察攔住他,由於他的旅行文件是不符合規定,他們要對他作進一步調查。渡邊開了槍,射殺警察,然後企圖逃跑。走投無路時,他轉身對自己開槍。鍋山留在上海,收到來自台灣非常震驚的消息。他被Janson邀請前往莫斯科避難,但他拒絕,寧願返回日本。

    黨損失了渡邊加劇了其他困難。警方加緊努力剷除共產黨人,逮捕了40多名黨員,包括共產主義青年團主要領導人,在此期間,從8月至10月。渡邊和鍋山所留下黨務,由Kokuryo負責接任,10月3日被捕入獄。11月3日是昭和天皇即位紀念日,這特別提醒了警察,警察對可能性涉嫌人採取嚴厲的措施。

    以上取自Beckmann, George M., and Genji Ōkubo. 1969《The Japanese Communist Party, 1922-1945.》(《1922-1945的日本共產黨》)p.171。Stanford, Calif.: Stanford University Press. 史丹佛大學的出版品,應該夠權威的。

    【版主註】由於我對渡辺政之輔死亡與台灣共產黨的關係相當執迷,在美國的FYさん協助我,問了日本同仁有關 Watanabe, 她是說很有可能的,而將Beckmann與大久保的書171頁送給我,我把它翻譯如上,還建議2本日文書。非常感謝FYさん的協助。

  79. 林炳炎 寫道:

    吳先清,1904年生於浙江臨海。宣中華愛人。1924年入黨。曾任中共上海區委婦女委員會委員、共產國際遠東情報局諜報組組長。1938年在蘇聯“肅反”擴大化中不幸遇難。

    1920年夏末,吳先清考入杭州私立美術學校習畫。有一天,她在西子湖畔寫生,遇見了宣中華。此後倆人交往甚密,她經常跟著宣中華參加各種社團活動。在宣中華的啟發教育下,1924年吳先清加入了中國共產黨。不久,倆人結為伉儷。

    倆人結婚不久,吳先清就轉入上海楊樹浦一帶從事工人運動,在眉州路永安紗廠後面創辦了“工人進德會”,以提高工人福利為口號,在滬東紗廠工人中進行宣傳鼓動。

    上海女界國民會議促成會於1924年12月21日成立,吳先清以“工人領袖”參加該會的籌備工作,被選為促成會委員,負責庶務股。她利用這一公開組織,更廣泛地組織婦女投入“一方解決國事,一方解放婦女”的國民會議運動。1925年8月28日,中共上海區委指定吳先清等五人為區委婦女委員會委員。

    1925年7月5日,吳先清跟隨宣中華趕到蕭山參加中國國民黨臨時浙江省執行委員會全體會議(即衙前會議),團結國民黨左派與沈定一、戴季陶、馬敘倫等作堅決的鬥爭,抵制和否定了“戴季陶主義”,批判了共產黨不適合中國國情的謬論。

    1925年初冬,中共黨組織決定派吳先清到蘇聯孫逸仙大學)學習。吳先清扔下出生僅十二天的女兒(因無人照料,不滿月夭折),乘船至符拉迪沃斯托克,年底抵莫斯科。吳先清在學習期間還負責團的宣傳,工作很有魄力,為人熱情,旅莫支部認為她是一個很好的共產黨員。

    1927年4月12日,蔣介石發動了“四•一二”政變,宣中華犧牲。吳先清悲痛萬分,但她以堅強的意志化悲痛為力量,更加發奮學習,誓為死難者報仇。1927年下半年,她與闞尊民(即劉鼎)結婚。1929年冬,他們把自己不滿周歲的孩子送進蘇聯保育院,奉命回國。1930年春,幾經周折回到上海,在浦東區開展婦女工作。

    1933年,吳先清被黨中央派到上海共產國際遠東情報局任諜報組長。出於工作需要,她經常以貴夫人的身份通過一些軍政委員夫人的關係進出於他們家中。其中,有幾家還與她來往甚密,如陳寶驊夫婦就經常到吳先清住所私訪,使住在她隔壁的上海公安局長閔鴻恩也對她毫不介意。這時,有人說她是“放蕩不羈”的女人。但她忍受著各種誤解,機警、勇敢地去完成黨組織交給的任務。1935年5月,吳先清奉命與在東京工作的陳修良接頭。在不懂日語的情況下,隻身跑到東京與陳修良接了頭。陳修良說:“我真為吳先清單身來東京捏了一把汗那。”

      6月,吳先清奉命從東京回到上海,黨中央又派她去蘇聯學習。
      9月,吳先清入莫斯科馬列學院學習。次年9月,學習結業,住在莫斯科“馬拉霍夫卡”招待所,等待回國。

    1937年,蘇聯肅反擴大化,吳先清因到過日本,被當作“日本間諜”逮捕,被槍殺。

    時隔40年後,經國家安全部、臨海市委黨史研究室及許多老同志的努力,終被定為“因公犧牲”,終以告慰其在天之靈。 時隔40年後,經國家安全部、臨海市委黨史研究室及許多老同志的努力,終被定為“因公犧牲”,終以告慰其在天之靈。 成員有李克農、錢壯飛、胡底(胡北風)、陳壽昌、陳壽山、柯 麟、賀誠、劉鼎(闞尊民,四川南溪人)、吳先清(受其夫劉鼎領導,三十年代死于蘇俄肅反時期)、陳彭年(法租界巡捕房包探、留法華工、莫斯科東方大學學生)、陳蓮生(張阿林,先施公司學徒,曾在武漢中共特務工作處工作)。

  80. 林炳炎 寫道:

    由於我對渡辺政之輔死亡與台灣共產黨的關係相當執迷,在美國的FYさん協助我,問了日本同仁有關 Watanabe, 她是說很有可能的,而將Beckmann與大久保的書171頁送給我,把它翻譯如下,還建議2本日文書:《日本共産党と渡辺政之輔》恒川信之,東京 : 三一書房, 1971. 《渡辺政之輔とその時代》加藤文三著東京 : 学習の友社, 2010.。

    恒川信之在1971年由三一書房出版《日本共産党と渡辺政之輔》全書共8章後有「あとがき」,第8章『渡辺政之輔基隆埠頭で死す』,詳細說明渡政與妻丹野訣別到死後及評價。恒川擁有很多獨家內幕,知道渡辺政之輔旁邊的人物,特別是渡辺的女性朋友們,是渡政的大權威之一。

    收到向山寬夫教授在行政通信社の《人と日本》雜誌,第13卷第5號『赤い英雄の死──日共領袖、渡政の自殺』1980年5月11日。 內容很有意思,向山寬夫教授是渡政的大權威!記得向山是日共黨員或曾經是,最少是同情者,他當時是台北一中二年級學生,文章顯示他有地緣關係與事件上人物之人際關係,他簡直是此事件最權威,也是最認真的學者,幾乎讀完所有相關史料。看完幾乎讓我死心繼續查下去。

    恒川與向山都提到「治安維持法罰則強化 極刑を死刑」。但向山強調法官受到democracy的感染,很少判死刑。

    恒川在「渡辺政之輔丹野セツと訣別」有「渡辺夫妻、鍋山夫妻、國領夫妻8月5日茨城縣大洗、平磯移動,.. 渡辺、鍋山2人9月10日從東京出發」但丹野回憶丹野說8月29日出發,10月回來的約束…丹野8月29日泥醉…9月10日從東京出發經青島到上海。

    315事件後,派岩田義道去上海,他回來後要求渡辺、鍋山去上海。後事託国領伍一郎與三田村四郎。在上海拜訪遠東局主管Janson[1] ヤンソン他們聽取了有關共產國際第六次代表大會初步報告(周恩來編寫的),收到Janson給的資金,並出席了泛太平洋工會聯盟秘書處會議,它成立於1927年5月中國, Earl Browder當為主席。渡邊接著偽裝成乾貨商人,以協助台灣共產黨的重建身上帶。10月6日在基隆,他遇到了困難。警察攔住他,由於他的旅行文件是不符合規定,他們要對他作進一步調查。渡邊開了槍,射殺警察,然後企圖逃跑。走投無路時,他轉身對自己開槍。鍋山留在上海,收到來自台灣非常震驚的消息。他被Janson邀請前往莫斯科避難,但他拒絕,寧願返回日本。  

    ヤンソン在吃早餐時看到惡耗哭泣,鍋山也哭泣。鍋山在上海以山本懸藏名義給東京各團體電報,寄給共產國際機關誌弔唁文,讓全世界知道渡辺死亡消息。

    渡辺遺骨在基隆市火化,一年後,1929年11月18日由基隆市役所送交渡辺母親,11月25日在鄉里舉行埋骨式,妻丹野在獄中。渡政死後,1929年11月東京帝大新人會宣佈解散宣言,在會中舉行日本共產黨中央委員長渡辺政之輔的葬儀。東京帝大新人會在1928年4月17日解散。這是1919年共產青年同盟結成10周年,新人會是左翼社團。

    渡辺政之輔氏の最後與渡政此行任務是什麼

    莫斯科大學教授依此認定渡邊的死亡之行沒有台灣共產黨的因素,雖然向山寬夫《日本統治下的台灣民族運動史》 也有相同說法。

    但問題是: 1.共產黨運動是機密的, 他會把所有想法都交代清楚嗎??? 2.從現在所留下文件,都沒有提到死亡之行與台灣共產黨無關。 3.文件中沒有台灣共產黨5字,難道就能證明與台灣共產黨無關嗎? 4.包括基隆海關警察留下的證詞,也無法證明與台灣共產黨無關。幾乎所有與此有關的資料,我都有。但無法證明與台灣共產黨無關或有關!

    渡政此行任務是什麼?《警察沿革誌》上如是說:

    1928/10/06由上海經福州進入基隆港的湖北丸一等艙船客中,有一自稱居住在台北市龍口町一之午的堀田吉三,或稱為東京市淺草區神吉町20的栗商米村春太郎,行蹤頗為可疑。基隆水上警察署勤務与世山刑事(警部補)臨檢該船時發現上情,為了進一步調查,要求同至水上派出所,在水上派出所前登上碼頭時,該米村突然掏出手槍狙擊与世山刑事的左腹部,見有人聲跑來,自忖無法逃離,隨即將槍口按在頭部自殺。雖立即將兩人緊急送醫,惟兇犯於當日上午11時20分死亡,与世山刑事於翌日殉職。

    米村的攜帶品經調查有現金150圓、美金800元,外無其他可疑物品。至於姓堀田者查無此人,姓米村的現住於東京。採取指紋照會警視廳後得知,自稱米村的兇犯原係一名受通緝的日本共產黨幹部,自三˙一五檢舉以來即行蹤不明的渡辺政之輔。據調查,他於9月5日與同黨幹部鍋山貞親聲稱外出2個月而由東京出發,9月19日由青島進入上海,同月20日說擬赴南京而離開旅館。

    上提渡辺政之輔的渡台,有關其使命任務,因無法取自本人口供故不得而知。不過鑑於其離京前,台灣共產黨幹部已赴東京,就黨的情勢、今後方針等事項與日本共產黨中央已取得連絡,再由台灣共產黨組黨的經緯,當時黨的實況推測,或根據日本共產黨刊行的文書記載,有身負重要任務渡台的同志渡辺,當其陷入無法逃離的困境時,為保護檔及防護黨的安全而毅然自殺的文字,以及日後台灣共產黨有力份子陳述「渡辺若能平安到達台北,台灣黨的活動可能改變很多」等情,或可窺見一班。

    到底渡辺是從東京到台灣或者是從上海經台灣回日本?????這問題在現在無法證實他此行是否「從上海經台灣回日本」,也無法證實他要到台北。

    根據林木順給第三國際的報告(РГАСПИ Φ.514. Οп.1. Д.461. Л.13)「1928年7月初,和日本中央代表佐野學同志(Саноraк)及任弼時同志討論之結果,便決定我到東京,以便在日本中央領導之下,另起領導台灣共產黨的工作。」由於第三國際Janson在與日共的交通保持不錯,相信林木順在東京有遇到日本共產黨中央委員長渡辺政之輔,因台共是日本共產黨中央委員會要負責的支部。

    「與此同時,日本共產黨的領導在遭受了嚴重打擊。9月中旬,應Janson(Seki同志)要求,渡邊和鍋山前往上海。他們聽取了有關共產國際第六次代表大會初步報告(周恩來編寫的),收到Janson給的資金,並出席了泛太平洋工會聯盟秘書處會議,它成立於1927年5月中國, Earl Browder當為主席。渡邊接著偽裝成乾貨商人,以協助台灣共產黨的重建。10月6日在基隆,他遇到了困難。警察攔住他,由於他的旅行文件是不符合規定,他們要對他作進一步調查。渡邊開了槍,射殺警察,然後企圖逃跑。走投無路時,他轉身對自己開槍 [2]。鍋山留在上海,收到來自台灣非常震驚的消息。他被Janson邀請前往莫斯科避難,但他拒絕,寧願返回日本。

    黨損失了渡邊加劇了其他困難。警方加緊努力剷除共產黨人,逮捕了40多名黨員,包括共產主義青年團主要領導人,在此期間,從8月至10月。渡邊和鍋山所留下黨務,由国領負責接任,10月3日被捕入獄。11月3日是昭和天皇即位紀念日,這特別提醒了警察,警察對可能性涉嫌人採取嚴厲的措施。」[3]

    《The Japanese Communist Party, 1922-1945.》p.171有一note 18,在416頁,但Notes18在416頁無法在Google上看到。因而查到台大圖書館有此書,如下:「18. Nabeyama, Watakushi, pp.123~26 189~90 Watakushi wa Suteta(I left the Communisty Party) 1949」,這簡直是芝麻開門。Watakushi wa Suteta=私は捨てた。但私は捨てた在台大圖書館查不到書,在Google查「私は捨てた」沒有想要的,再加上「鍋山」,就進入鍋山貞親,有一本《私は共産党をすてた 自由と祖国を求めて》大東出版社 1949。終於在假期閉館5點以前,解決問題。

    向山的『赤い英雄の死──日共領袖、渡政の自殺』1980年5月11日。說「渡政與鍋山同是要負責指導台灣共產黨,但事前沒有談此事。」由於共產黨運動是機密活動,他們兩人有需要像會計帳一樣,逐筆記錄嗎?向山似乎沒有使用這 [4]材料。上面這3頁報告是鍋山寫的。也沒使用『報告344 川崎(鍋山貞親之化名)與島田給IKKI秘書處的信』 [5]。

    由於向山的好友堀見末子的兒子是日本共產黨,相信向山如不是日共黨員也是同情者。當他看到「私は共産党をすてた 自由と祖国を求めて」書名,內心一定非常反彈,對鍋山這背叛共產黨的人,一定認為沒什麼值得採信之處。[6] 向山採信鍋山在特高拷問下的「筆錄或自白書」,但這要考慮到,鍋山與特高是一種敵對關係,而共產黨員都需以戰鬥的立場面對特高審問,進行虛實並存「筆錄或自白書」,以保護同志。

    Beckmann和 Ōkubo.根據鍋山《私は共産党をすてた 自由と祖国を求めて》這本書,而得到『渡邊接著偽裝成乾貨商人,以協助台灣共產黨的重建』,是渡政此行任務。 [7]

    註:
    [1] 1932年~1945年二戰中,美國共產黨書記長アール.ブラウダー(Earl Browder)。有名的SPY
    [2]以及1928年12月27日,刊登在International Press Correspondence歌頌渡邊──悼詞,由中歐局的Profintem提供,出現在此刊物(第1742至1743頁)。另外,1928年11月30日,由鍋山與山本懸蔵(Yamamoto Kenzou)所寫的出現在此刊物(第1615頁)。
    [3]以上取自Beckmann, George M., and Genji Ōkubo. 1969《The Japanese Communist Party, 1922-1945.》(《1922-1945的日本共產黨》)p.171。Stanford, Calif.: Stanford University Press. 史丹佛大學的出版品,應該夠權威的。
    [4] 同2 。
    [5] РГАСПИ Φ. 495. Οп.127. Д.235. Л.75~80.
    [6]因為我與他1990年代書信往來,信封上寫「台灣共和國」,被他指責,他有一段時間在China執教。
    [7] 筆者做林松水口述歷史的過程,充分感受到赤い英雄是會進入台灣,協助台灣共產黨的重建。

  81. 林炳炎 寫道:

    0511.jpg

    《私共産党をすてた 自由祖国めて》封面。

    《私は共産党をすてた 自由と祖国を求めて》120頁『七、嵐する鬪爭』有「三一五檢挙党再建」及123頁「上海行渡政橫死」,在124頁「上海行渡政橫死」有如下一段話

    しかし、と渡辺の二人が、特に上海呼寄せられたのは、ひとつに資金のことである。岩田氏にあたえたマンダートだけでは、資金を渡してよいかかに疑問があつたっそうである。そうしたは、なかなか慎重二人資金受領だけが、出向いた用件になつた」其文字詳影像檔。請注意紅色關鍵字。マンダート=信認状

    030301.jpg

    124頁有「二人のには、毫末秘密もなかつた」其文字詳影像檔。

    030302.jpg

    顯然,鍋山確實不知道渡政此行任務是什麼?但是,Beckmann與 Ōkubo根據什麼說「渡邊接著偽裝成乾貨商人,以協助台灣共產黨的重建。」?共產黨員有一很重要特質:任務不能告訴妻子情人及朋友(旁證是:謝雪紅不知道台共組黨最核心的內容,雖然她是林木順的情人兼同志)。但因為,渡政在上面有資金受領記載,其「出向いた用件」當然會有記錄。Janson及第三國際當然會知道,也就是說,Beckmann與 Ōkubo所引用的

    19281227,刊登在International Press Correspondence歌頌渡邊──悼詞,由中歐局的Profintem提供,出現在此刊物(第17421743頁)。另外,19281130,由鍋山與山本懸蔵(Yamamoto Kenzou)所寫的出現在此刊物(第1615頁)。

    這裡會說。

    所以,Beckmann與 Ōkubo才是正確。

    非常感謝我們讀書會同學MORITA KENJIさん來email說政治大學圖書館有《私は共産党をすてた 自由と祖国を求めて》

  82. 訪客 寫道:

    2010-09-13, 9:14 上午 的回應
    第 3 個版本:台共中央委員會的代表 9 月初到達日本,「於是9月中旬代表回台灣去了,有報告來云: l.中央常委逃走一個,中央委員逃走一個,兩個人都是犯了敗北、不勇敢的機會主義,捨了黨逃走。」而後,林木順「寫了一封信給台灣中央,提出警告那兩個無故逃走者的行動,停止他們的中委職務。」20 p94出處:РГАСПИ Φ.514. Οп.1. Д.461. Л.12~13. 【註】比對俄文版與翻譯,兩者長度差很多,譯文顯然添加很多文字。l.在此處非常突兀。

    我將郭杰白安娜俄文原文打字, 然後先翻譯成英文, 就得到譯文
    郭杰白安娜俄文原文102頁注14 之翻譯
    Версия ЛинЬ Мушуня: представитель тайваньского ЦК прибЫл в начале сентября и уехал во второй декаде октября.
    представитель тайваньского ЦК прибЫл в начале сентября и уехал во второй декаде октября.= Representative of the Central Committee of Taiwan arrived in early September and left in mid-October.
    林木順的說法:台灣的中央委員會代表在九月初抵達,並留到十月中旬才離開。

    翻譯本就把這件錯誤蓋住!!!

  83. 林炳炎 寫道:

    最近努力去思考1928年台共成立與郭與白兩博士《台灣共產主義運動與共產國際(1924-1932)研究•檔案》這本書的關係。發現她們兩人不從時間次序去談歷史事件,竟然用後面發生的事來證成前面。

    共產國際第六次代表大會開會期間:1928年7月17日~9月1日。這在台灣共產黨成立之後的會議,兩博士不從時間次序去找台灣共產黨成立的理由。我現在弄清楚,為何她們不提「一國一黨」這共產國際的規定,也不說為什麼是成立的台灣共產黨是「日本共產黨台灣民族支部」之理由。

    從資本主義的觀點去看,問題就可以解決。我想,要趕快去寫啦,剩下的是別人的問題。

  84. 極機密大公開 寫道:

    今年1月25日FY小姐給版主如下email
    關於 RGASPI 檔案 有一點 進展。我們舘的斯拉夫舘員提供的消息:

    從 RGASPI 檔案的網站: http://www.rgaspi.su/

    您可以把 你需要的 檔案清單 email 給他們(如下) , 請他們估價多少錢 , 他們可以scan pages and email back to you. (見如下8.3)

    http://www.rgaspi.su/konsult.htm
    Электронные адреса РГАСПИ: [email protected]; [email protected].

    http://www.rgaspi.su/preiskurant.htm (計錢 的 方法)

    見 8.3 — Manufacturing of electronic images of archival documents (including work on the excavation and lining of affairs in the archives, preparing cases for scanning, technical production of electronic images of documents on CD-ROM): (Google translation)

    斯拉夫舘員的看法是: 這些檔案舘, 付錢就可以了, 他們不需要
    單位證明等,個人 email 打交道就可以了. 您的清單 已經 有檔號標示,
    只需要找頁 及 Scan. 用 英文寫, 他們都可了解的.

    然後版主就寄出email,但石沉大海,沒有回聲。向在法國的瓊華小姐投訴,
    2月19日瓊華小姐的email:
    剛剛從我法國朋友的俄國房客處,得到這個網站裡的另一個電郵信箱:
    [email protected].
    你先試試看這個信箱,若有問題的話,這位俄國朋友說我可以直接與她打電話聯絡。
    [email protected]
    [email protected]

    然後學習銀行匯款4~5天,錢寄出去
    等一個多月去email抱怨!!
    從銀行取得匯款英文證明(其上有流程)
    最後收到她們的檔案。

    年輕的朋友, 不要怕阻礙!!連神的阻礙都可以不理

    用人民的納稅錢取回的資料, 居然不讓主人看或抄
    這樣的官僚怎麼有存在的價值???

  85. 北投埔 寫道:

    http://pylin.kaishao.idv.tw/wp-content/uploads/2011/05/linm00-101.jpg

    今天運氣實在太好,進南港研究院近史所圖書館,沒費多大工夫,就找到《民國日報》,在想如何找到榜單?由於這不是電子資料庫,沒有電子化,只能乖乖一頁一頁看,所以就拿出1925年9~10月合訂本,順序看下去,9月4日就看到上大學通告,9月10日開學。9月6日就看到上大學錄取新生布告,哇,林木森、謝飛英都有,沒看到其他人。同張報紙還刊登『上大續招男女生』廣告。

    本來還想查五卅新聞,但內容太多,字體又小,眼睛投降放棄。

    在blog上一直在質疑《我的半生記》內容不實,但他們兩人確實在榜單上。而這動作基本上是過水,表示他們有資格讀大學而已。

    看到報紙日期是陰曆。

  86. 李雅麗 寫道:

    林前輩

    你實在不聽我的勸~硬要千方百計將謝雪紅在俄國不為人知的不實自傳給找出來

    這自傳在我手上十年~為表尊敬及為死者諱

    除了在公視台灣百年人物誌謝雪紅篇短暫出現鏡頭外

    我沒有發表也不希望有人拿它來大做文章

    歷史人物沒有一個人是十全十美~又何必對你叔叔的愛人出身困苦自卑成性的謝雪虹如此趕盡殺絕?

    這樣做~美其名為了還原歷史真相

    事實上只為了滿足你的出名慾及研究慾

    真的未免令人太失望了

  87. 北投埔 寫道:

    是妳自己對外公開!!還說我硬要千方百計將謝雪紅在俄國不為人知的不實自傳給找出來

    這說不通的!!
    《我的半生記》留下非常不公平的歷史證言, 版主如果不努力, 怎麼可能有林木順的空間!!
    比較謝雪紅口述楊克煌筆錄《我的半生記》,
    楊克煌的《我的回憶》,這兩本書有很大差別!!
    後者幾乎沒有能挑戰之處!!非常平實是典型台灣人的個性!!

    而謝雪紅口述楊克煌筆錄《我的半生記》,幾乎每句話都需要查證!!目前
    就與林木順有關之處, 查證結果, 謝不是組黨核心人物
    她造假的彭榮就是澎湃這話, 曝露出她不知道那位中共中央是誰人
    版主用史料證明她說謊!!

    其他, 就不在此寫, 請看我的書吧!!!

  88. 李雅麗 寫道:

    謝雪紅悲慘出身與成長是她謊言不斷的自我保護根源

    在東大的簡短不實自傳是她美麗完美自我的幻想投射

    前幾天你打電話向我要自傳的時候

    我已經講過~放過她吧

    同是女性~我是能理解她一路走來的艱苦與辛酸

    研究謝雪紅的人

    沒人不知她的話有時是不太實在

    但當時男性革命者豈又是句句實言?

    我是不適合抽絲剝繭用顯微鏡來研究她的

    因為我實在太尊敬謝雪紅了

  89. マンだート 寫道:

    雅麗
    妳怎麼知道謝雪紅悲慘出身與成長???
    妳為什麼不相信她1925年寫的自傳???而相信1970年的口述???
    同樣是她寫的???除非妳去做過嚴格查證!!!

    此外, 妳很不公平!!!讓媒體霸權免費拍攝她的自傳, 是妳辛苦挖出來!!
    但我想買copy都被妳拒絕!!

    「マンだート」是謝雪紅的弱點啦, 當我知道時, 我如何能不寫???

    謝雪紅成為妳太尊敬的神, 別人就不能寫???

    那林木順就該死!!!
    他是我的父親!!!這是我祖父決定的, 他不知道為何選我,
    而林家也只有我讀到研究所!!
    我不能不寫!!

  90. 李雅麗 寫道:

    謝在東大的自傳是我在北京八寶山革命公墓祭拜過謝骨灰罈後~回俄不久才找到的

    當時在八寶山~謝一股怨氣沖天~思鄉情切見晚輩同鄉千里來見的高興與感動

    使我受到很大衝擊

    我想她絕不會想要我公開當年她字句間刻意掩飾可憐出身的謊言真相

    這自傳~公視不過用鏡頭掃了幾行交代點到為止罷了

    沒人要林木順去死

    我對當年的革命者有敬意

    許多人士懷抱理想主義~是真心想救國及改革社會

    為人厚道是我的根本

    既然你千方百計取得了自傳~一直想揭謝的淌血傷痕我阻止不了你

    但我對得起謝雪紅!

  91. 北投埔 寫道:

    >>>既然你千方百計取得了自傳~一直想揭謝的淌血傷痕我阻止不了你

    我沒有用千方百計!!!只是使用妳公開的史料, 我不用, 別人一樣會使用!!
    妳應該寫妳的謝雪紅, 否則妳怎麼對得起她????

    應該像瓊華一樣去努力書寫, 這是我一向鼓勵年輕朋友的態度!!
    至於, 書寫的角度那不是我的問題, 那是讀者會去決定的!!

    我有我自己的台灣史之史觀!!!
    作為林木順的兒子, 我有我的責任!!

    能使用妳公開的史料, 我衷心的感謝妳的貢獻!!雖然只有幾個字, 那證實我三叔的口述!!
    讓我的2點成一直線的數學要求能達到!而非孤立的口述!!

  92. 北投埔 寫道:

    1925年《謝雪紅自傳》林木順筆錄, 其實沒李小姐想的那麼嚴重, 也不是機秘, 瓊華的研究就說黃師樵的《台灣共產黨秘史》就寫了!!!謝雪紅在報紙上是當時名女人!!但這資料對我倒是很重要, 最少有3件事讓我認識林木順更清晰。
    我衷心的感謝妳的貢獻!!

    瓊華的研究:
    黃師樵的《台灣共產黨秘史》則說謝雪紅自神戶歸台後於勝家縫紉公司任職,之後於1923開設嫩葉屋洋服店期間,台灣文化協會的活動蓬勃,謝雪紅於此時深受該協會的衝擊與影響。

    上封信提及謝從神戶返台後開始受到文協影響,應再補充說明清楚些。當時張樹敏帶謝去神戶經營大甲帽生意後,因周轉不順,返台調度後,聽從友人意見欲轉往青島做生意,於是再返神戶與謝會合,直接到青島去。後來搭船返台須經過日本下關,再轉神戶回台灣。所以更確切的說法是,謝雪紅從神戶與青島返台後,思想受日本「米騷動」的衝擊,又於青島第一次認識了俄國革命,對台灣文化協會的講座與提倡的思想是非常認同的。

  93. 簡娥 寫道:

    台電以前同事張副處長,比版主略早退休,同是在混凝土混飯吃,因此熟悉得很。他告知他的好友簡娥女士公子想認識版主。其實,我們已見過幾次面。為表示誠意,blog當然需要有他媽媽的資料。

    1. 1928-06-02『農民組合の爭議部長 婦女誘拐で吿訴 台中署で取調中』簡吉;高雄市;簡氏娥;台南

    2. 1928-09-05『無産靑年日講演』台中文化協會;楊德興;鄭明祿;簡氏娥;葉大關;侯朝宗;林衆聲;楊木生;洪柳生

    3. 1928-12-08『農民組女幹部 老母臥病 忍心不歸』簡氏娥

    4. 1928-12-23『大鬧農民組本部 痛罵公猪拐誘吾女 負我織手撫養成人 憤然欲與簡吉拼命 該組伏魔殿暴露』簡氏娥;簡吉

    5. 1929-06-27『台灣農民組合 本部常務委員簡氏娥違警受拘 正式裁判開廷』台北地方法院

    6. 1931-11-26『新店强盜事件 全面塗墨出刀恐喝 奪取數十圓及金器』台北州文山郡;後藤刑事課長;金原警察課長;文山郡新店庄新店簡氏娥

    7. 1933-07-25『後天的に彼女は 旣に立派な主義者 彼等のアジト高雄館の愛娘と生れ 私淑した者ひも揃つて皆主義者 紅二點の一點、簡氏娥の生立ち』張氏玉;農民組合

    8. 『十ケ月間 不眠不休』作者宮崎武氏談:台灣農民組合;台北市;國際書局;謝氏阿女;楊克培;文化協會;王萬得;台北市;宜蘭;□祈年;吉松喜清;楊來社;顏石吉;高雄;基隆;潘欽信;簡氏娥;台中州下和美庄

    9. 1933-07-25『潘欽信、簡氏娥逮捕』王萬得;田代警部補;基隆;陳水來

    10. 1933-07-25『簡氏娥』

    11. 1933-07-25『黨幹部略歷/簡氏娥』高雄高等女學校;台灣農民組合;周石吉;趙港;羅來福;陳德興

    12. 1933-07-25『女鬪士簡氏娥獄中で出産 最近の情夫欽信の胤か 信雄と名づけ親許におくる』

    13. 1933-07-25『寫眞は簡氏娥』

    14. 1933-07-26『無絃琴』台灣共產黨事件;武松前檢察官長;石井前檢察官;中村檢察官;謝氏阿女;簡氏娥;桃園郡警察課;台北地方法院

    15. 1933-07-26『台灣共黨檢擧 幹部略歷及女士義者(下)/潘欽信簡氏娥』莊春火;田代警部補

    16. 1933-07-26『台灣共黨檢擧 幹部略歷及女士義者(下)/幹部略歷』謝氏阿女;台中市;彰化郡彰化街北門;楊克培;台北市太平町;王萬得;潘欽信;北門郡佳里庄;蘇新;台南師範學校;顔石吉;台南市永樂町;蕭來福;高雄市鹽埕町;簡氏娥;潮洲郡潮州庄;劉守鴻;大甲郡大肚莊;趙港;潮州郡潮州庄四林;陳德興

    17. 1933-07-26『主義者紅二點 謝氏阿女半生』高雄女學校;簡氏娥;彰化;台中

    18. 1933-07-26『高雄簡氏娥 為後天主義者』葉氏陶;潘欽信

    19. 1934-05-03『台共公判 簡氏娥悔過 誓欲轉向』大甲二林;中壢;桃園;台灣共產黨;潘欽信;簡氏娥;林式鎔;朱阿輝

    20. 1934-05-03『前非を悔い 轉向を誓ふ 台共、簡氏娥の公判』台灣共產黨;高雄州;高等法院覆審部;潘欽信

    21. 1934-06-14『鬪士略歷』王敏川;彰化公學校;台灣新民會;台灣青年;顏錦華;簡氏娥;顏吉;李明德;文化協會;吳丁炎;黃石順;台北刑務所;鳳山郡;張行;張氏玉蘭

    22. 1934-07-10『台共被吿判決 控訴十三 願服罪卅二』台灣共產黨事件;謝氏阿女;潘欽信;王萬得;劉守鴻;陳德興;蕭來福;顏石吉;莊守;簡氏娥;楊克煌;張莊良;郭德金;吳錦清

    23. 1934-10-03『台灣共黨幹部控訴 十六名中取下七名 餘九名按本月附諸公判』台灣共產黨事件;高嶺裁判長;劉守鴻;蘇新;趙港;莊守;張茂良;郭德舍;吳錦清;謝氏阿女;潘欽信;王萬得;陳德興;蕭來福;顏石吉;簡氏娥;楊克培;楊克煌

    24. 1934-11-13『簡氏娥は姙娠中』潘欽信

    25. 1934-11-14『女は弱し、簡氏娥が 保釋中再度の姙娠 控訴公判廷に彼女が語る女性苦 台共を彩るローマンス (上)』謝氏阿女;台北刑務所;潘欽信

    26. 1934-11-14『台共控訴 第二囘公判 皆立誓轉向』台灣共產黨;謝氏阿女;潘欽信;王萬得;陳德鴻;蕭來福;顏石吉;簡氏娥

    27. 1934-11-15『相手は内地人官吏 そこに第二の陷罕 一杯喰はされたお人好の老母 簡氏娥の人生受難 台共を彩る ローマンス (中)』

    28. 1934-11-16『寫眞は憔悴した最近の簡氏娥』

    29. 1934-11-18『法の淚 簡氏娥に缺 席を許す』

    30. 1934-11-18『台共被吿求刑 轉向之潘欽信減二年 其餘與一審同』台灣共產黨;謝氏阿女;潘欽信;陳德興;顏石吉;簡氏娥;楊克培

    31. 1934-12-01『台灣共産黨事件 覆審最後判決 謝氏阿女潘欽信 各懲役十三年』王萬得;顔石吉;陳德興;楊克煌;簡氏娥

    32. 1934-12-05『台共控訴事件 服罪四名 上吿者三名』謝氏女;潘欽信;王萬得;楊克煌;楊克培;陳德興;顔石吉;簡氏娥

    33. 1934-12-05『名實ともに 終焉す 台共事件結末』謝氏阿女;潘欽信;王萬得;楊克培;台灣出版規則;簡氏娥

    34. 1935-03-04『乳兒への愛著を斷ち冷き獄窓へ 母を奪はれた小さきものの歎き! 簡氏娥が苦惱の行路』台灣共產黨;台南刑務所;潘欽恬

    35. 1935-03-04『寫眞は簡氏娥とその子信雄と昭子』

    她贏得在昂貴版面上取得3張寫真,是平凡台灣人第一位吧。

  94. 北投埔 寫道:

    我目前取得40多頁資料!!如果有人也想研究台共
    可以寫email告訴我
    只要分擔取得費都可以談!!

  95. 廣島大學平野敏彥 寫道:

    2005年1月12日、『日本統治下における台湾民族運動史』(中央経済研究所、1987年7月31日刊)の著者で、当該時期台湾史研究先駆者,國學院大學法学部元教授向山寛夫博士(1914~2005)永逝。享年 90。謹んで御冥福をお祈りするものである(『台湾協会報』第605号〈平成2005年2月15日〉参照。)

  96. 北投埔 寫道:

    《台灣日日新報》19330727『台灣共黨檢舉 幹部略歷及女主義者(下)』.JPG

    今天是台文版
    妳一定能看懂

    我不寫還有很多人會寫
    妳不寫, 別人也會寫
    所以, 妳很難維護妳的神
    遇到歷史事件
    不誠實是活不下去!!!

    廣島大學平野敏彥 是錯誤的應該是
    >>>那些很重要的基本資料是吉原丈司(YOSHIHARA Joji)先生撰寫的
    廣島大學法學部前田老師來信更正!!!謝謝!!!

  97. 北投埔 寫道:

    《台灣日日新報》19330725『台灣共產黨の紅二點 數奇を極めた謝氏阿女の半生 媳婦子、子守、私娼と流浪の末 獨學女鬪士となる』學長幫忙解讀,可供不識日文的年輕朋友參考。

    「闇に咲く花として流浪を始めた」。
    =開始做為開在黑暗中的花朵到處流浪。
    =淪為「私娼」,開始到處流浪。

    「流浪の末」…
    =流浪的最後 (下場,結果)。

  98. 北投埔 寫道:

    昨天去南港研究院近史所圖書館,查看《民國日報》,想解決「林松水何時在上海看XYZ這電影?」林松水去上海時,林謝已經在莫斯科。林謝回到上海是1927年11月12日左右,到1928年4月25日被日本特高抓回台灣。因此,時間不是很長,是林謝兩人陪他看。

    《民國日報》上放映XYZ這電影,有1927/11/3~11等9天、1928/02/8~11等4天、1928/02/16~18等3天,但以2月那7天最有可能,因11月那9天可能還沒回到上海。這3次皆在百星大戲院。

    鲁迅1927年、巴金在1928年看此電影。

  99. RGASPI 寫道:

    Dear Mrs. Pin yen Lin,
    On your mail we have searched the requested document on all the variants of your father’s name.
    Unfortunately, the search result was negative, and no “curriculum vitae” of your father has not been found.
    We inform you as well that almost all the staff of RGASPI are now in the summer vacations, so all requests will not be considered till October.

    With best wishes,
    Director of RGASPI Sorokin A.K.

    Dear Mr. Sorokin A.K., 2011年7月22日

    I try to find the materials of ЛинЬ Мушунь in РГАСПИ. In the document ЛинЬ Мушунь has some different spell like: 《ЛИНМУСН》, 《Леймси》, 《ЛЕЙ-МУ-СЫ》, 《ЛЕЙЛУСИ》, он же《ЛинЬ Миньвэьй》.

    But at 1925, when he arrived at Moscow and used Chinese to write his curriculum vitae, the curriculum vitae need name and family, the economic situation of the family, personal experience and the changes in thinking, etc. I guess he used the Chinese name 林木森Lin-Mu-Sen as his name. Due to the Chinese Shuenn’s sound is very like the Sen’s sound.

    Please help me to find his curriculum vitae and when he arrived at Moscow, he was a student of КУТК. But the language used by ЛинЬ Мушунь is Japanese, so one he was moved to КУТВ.

    Best Regards
    Pin-yen Lin

  100. 北投埔 寫道:

    對上面的答覆不滿意!!她們要10月才會繼續工作!!真是天堂的人們, 一年只需工作半年!!

    版主透過網路已經收集的!比郭杰、白安娜在書上所使用有關林木森的檔案還多, 堅信他一定為自己留下 curriculum vitae CV
    內容包括 name and family, the economic situation of the family, personal experience and the changes in thinking, etc姓名, 家庭成員,家庭經濟狀況,個人經歷及思想轉變等等!!這些是規定必須陳述的條目.

    因為看到他替謝飛英寫的自傳, 讓我想找到!!
    但很遺憾說沒有!!他替謝飛英寫的自傳,在台灣已經有人copy, 但她並沒有說檔案號碼!!
    我猜測是РГАСПИ Φ. 495. Οп.225. Д.821. Л.2.

  101. 北投埔 寫道:

    根據中研院台史所出版的《譯本》p54補充說明六:
    許乃昌(1907.2.14~1975.4),最早的台灣共產主義者之一。共產國際的檔案裏有他的個人案卷,該檔案將他的誕生日期標記為1905. 1. 4。他出身於一個多子女家庭(2個兄弟、4個姊妹)。1909年,進私塾,同年停學。1911年進入公學校就讀,1918年畢業。1918~1922年在台灣商工學校學習,沒有畢業;1922~3年,他就讀南京暨南學校,沒有畢業;1923~4年是上海大學社會學科的學生。1923年9月加入中國共產主義青年團,11月加入中國共產黨。1924年成為中國國民黨黨員。1924年在「平社」工作,隨後在「赤華黨」(The Red Celestial Party)工作。就在這年,透過中共和共產國際的組織系統,前往莫斯科。他在表格填寫的日期是1924.9.20。也許,這是指他進入東方大學的日期,入學時填寫預備生卡片上的日期自是1924.9.20。在此之前,1913、1922、1924年去過日本(不排除1924年途經日本抵達莫斯科的可能)。在東方大學他使用「約諾夫」(Ionov)的假名。他在俄羅斯學習的時間不成長,因患了肺結核。

    …1925年6月他回到上海,8月前往東京,在那裡的左翼台灣青年組織中工作了一段時間。…

    【版主註】最近要寫1920年代台灣左翼運動概況,一定要寫許乃昌,把《臺灣共產主義運動與共產國際(1924-1932)研究.檔案》拿出來,想抄進文章內,看了,知道不能抄。需要再整理,也發現《譯本》內容有商確之處,為討論先貼全文。版主一面打字,一面痛罵。譯者想撈更多稿費,拼命用冗長句子,寫出像幼稚園的句子;編輯的中研院台史所長與副所長,竟然沒有能力修改,縱容譯者胡搞。

    1907.2.14出生,1909年,進私塾,2歲,他沒有父母嗎?明顯的不合理,從莫斯科大學2博士,到中研院台史所長與副所長,竟然沒有判斷能力,4人的腦子全浸水,不合乎邏輯的內容竟然成為台灣最高學術單位的出品。

    一般學生如果從很多管道得到誕生日期數字,很簡單的取捨原則,自己書寫或官方戶政資料,版主竟然遇到好幾個,竟然不採認上述原則,那樣的作者是什麼心態?史料取捨如果可以隨便,那種書寫的可信度就是0。

  102. 北投埔 寫道:

    在《臺灣共產主義運動與共產國際(1924-1932)研究.檔案》新書發表暨座談會側記有:http://203.68.236.92/epaper/52_epaper_991102/52_epaper.htm#G

    許世楷(許乃昌 侄):著有《日本統治下的台灣》,已有40年。認知中的伯父許乃昌:台灣左翼運動的一個突破者。1923年在上海就讀商業學校,祖父是文化協會的幹部,當時祖父將伯父委託給陳獨秀照顧,故由陳獨秀推薦於1924年去莫斯科,但11個月後就回到上海(因得肺結核),回來之後從事左翼運動,亦是國民黨員(當時聯俄容共)。1926年去日本,就讀大學,與友人一起開設了社會科學研究部。1928年台灣共產黨成立,伯父未參加。1927、28年伯父與陳鴻源有辯論(此辯論未直接指名,但心照不宣,知道指的是共產革命問題),陳鴻源主張,先民族革命,再社會革命;伯父主張,可先社會革命。伯父回到臺灣後,當民報記者,1930年後慢慢退出臺灣左派運動,後在樹林製紙工廠服務,並與黃程東的女兒結婚。之後在東方出版社擔任總經理(東方出版社,由林呈祿當董事長)。

    【版主註】陳鴻源應該是陳逢源才對。樹林製紙工廠是錯誤,應該是在士林庄的臺灣製紙株式會社,通常稱呼士林製紙工廠,簡稱士林紙廠。短短300多字的記錄,竟然就有2處台灣史普通知識錯誤,可以看到中研院台史所的水準。

  103. 北投埔 寫道:

    在《臺灣共產主義運動與共產國際(1924-1932)研究.檔案》新書發表暨座談會側記有:http://203.68.236.92/epaper/52_epaper_991102/52_epaper.htm#G

    4.簡明仁(簡吉 子):大眾集團董事長,王永慶的女婿。自言:「對父親的印象,是沒有印象」。父親在1950年被捕,後被槍決。從小和母親、四哥相依為命(大哥、三哥已離家),從小眾人就避免講到父親,但從母親不經意的話語中理解父親的為人,其律己甚嚴。故母親很敬重父親。成年後,用了20~30年追尋父親。認為父親,是在幫助現代農民。中日有八年抗戰,而農民運動亦是八年抗爭(1924年~1932年是農民運動的八年抗爭)。最終,批判:(1)現在的政府對農民沒有真誠,只補助休耕,未幫助農民發展農業;(2)歷史學家所研究出的歷史,可信度低。

  104. 北投埔 寫道:

    第一個航向「勞動階級天堂」的莫斯科之旅的是許乃昌:

    許乃昌(1905. 1. 4 ~1975. )彰化市北門人。父許嘉種(1883-1954),文化協會的幹部。家中有2個兄弟、4個姊妹。1909年,進私塾,同年停學。1911年入彰化公學校就讀,1918年畢業。

    1918~1922年在台灣商工學校求學,沒有畢業;1922~3年,他就讀南京暨南學校,沒有畢業;1923~4年是上海大學社會學科的學生,父將他委託給陳獨秀照顧。 1923年於《台灣民報》發表〈中國新文學運動的過去和將來〉,向台灣讀者詳細介紹中國新文學革命理論;1924年於《台灣》發表〈沙上的文化運動〉一文,提示了啟蒙之外的左翼文化思考路向。1923年9月加入中國共產主義青年團,11月加入中國共產黨。1924年成為中國國民黨黨員。

    1924年在「平社」工作,隨後在「赤華黨」(The Red Celestial Party)工作。1924年8月經由鮑羅廷引薦進入莫斯科東方共產主義勞動大學接受共產主義訓練。他在表格填寫的日期是1924.9.20。也許,這是指他進入東方大學的日期,入學時填寫預備生卡片上的日期自是1924.9.20。在此之前,1913、1922、1924年去過日本(不排除1924年途經日本抵達莫斯科的可能)。在東方大學時使用「約諾夫」(Ionov)的俄羅斯名字。在俄羅斯學習的時間不成長,因患了肺結核。

    1925年6月他回到上海,8月前往東京入日本大學,1926年1月於帝大新人會指導下組織「台灣新文化學會」,研究馬克思主義。1926年8月開始,在《台灣民報》版面上與陳逢源就「中國改造論」展開論戰。1927年許氏等人於東京台灣青年會內成立社會科學研究部,與島內外左翼團體關係密切;1928年獨立為台灣社會科學研究會,10月成為台共指導下之東京台灣學術研究會。

    回到台灣後,當民報記者,1930年後慢慢退出台灣左派運動,後在士林製紙工廠服務,並與黃程東的女兒結婚。之後在東方出版社擔任總經理(東方出版社,由林呈祿當董事長)。 文化活動方面, 1930年10月與賴和等人發行具社會主義色彩的《現代生活》。戰後,擔任《台灣民報》總編輯、主持過「東方出版社」、台灣文化協進會總幹事。 二二八事變時,1947年3月,因被通緝,四處躲藏,後逃過一劫,過著隱匿生活。

  105. 北投埔 寫道:

    今天使用РГАСПИ Φ. 532. Οп.1. Д. 462. Л.20.資料
    證明了郭、白對19260208與19260409兩組數字的解讀錯誤!!!真爽
    兩個博士被赤腳大仙踢倒
    她們說那是入學日期
    但日語班其餘的同學就證明兩個博士錯誤!!!

  106. 北投埔 寫道:

    《我的半生記》中有2人吳先清與黃中美,她們決定了林木森前往莫斯科的命運,而口述者謝飛英是絕頂聰明的女性,在這本書筆錄者楊克煌是沒有一點影響力的。為何如此說?

    如果讀楊克煌《我的自傳》,會發現兩本書性格絕然不同,《自傳》表現了台灣人樸實的像貌,《半生記》表現華麗才情洋溢的女人。

    但絕頂聰明往往有弱點,從吳先清 與黃中美2人在《半生記》的出場情況,可以看到弱點:
    謝上往莫斯科的輪船,吳就從《半生記》消失。

    《半生記》217頁「黃中美 等也好幾次帶我到這裡吃,」224頁「我還到孫大去向黃中美辭行..彰化家的住址給他。」

    在這裡我們看到「俞秀松 、宣中華 介紹黃中美加入中國共產黨,然後加入國民黨,並擔任國民黨浙江省黨部負責人。」俞秀松、宣中華、黃中美中俞、宣2人是林木森杭州一中的學長。

  107. 北投埔 寫道:

    P68行1「也有可能是佐野學記性不好,把….混在一起。」這是兩位歷史學博士的烏賊戲法,佐野學是早稻田教授,你能說他記性不好?

  108. 林炳炎 寫道:

    譯本70頁行1是原書的註。

    「1928年4月初…中共中央的工作交由李維漢、任弼時、鄧小平主持」。
    今天翻閱《任弼時年譜》,發現這2個俄國博士短短的字句有2處錯誤,沒有鄧小平而是羅登賢。此外,中共中央一直到4月底才前往莫斯科,那時台灣共產黨成立大會已經開過。台灣共產黨成立大會時是派任弼時前往沒有錯,不必扯什麼中共中央六大要在莫斯科開會。

  109. 北投埔 寫道:

    昨天向РГАСПИ匯出一筆款之後, 找檔案之路就算結束!!讓我非常高興, 新台幣能穿越台灣學術界所布下阻擋的牆!!
    總算把父親寫的東西大致收集齊全, 其它的東西就只好放棄!!
    因為我不識俄文,沒辦法自己去找, 能找到目前狀況已經比專業學者好太多了!!

    已經對得起祖父在眾多孫子中, 在我5歲時他竟然指定我當林木順的兒子,祖父選到一個
    後來從研究所畢業, 其餘孫子或孫女最多只讀到高中, 不知道他如何選???

    總算寫作越過92%, 隨時都可以算是完成!!
    下月12日下午13.00我在台南大學
    簡吉與台灣農民組合運動國際學術研討會
    會報告我的部份成果
    航向勞動階級的天堂之旅

  110. 伊利諾大學圖書館日本友人 寫道:

    八王子にある「革命英雄記念碑」には、日本共産党の戦後の指導者である徳田球一と、「革命的行動派」として草創期の共産党をみちびいた渡辺政之輔、市川正一の「三賢人がここに眠る」と記されている。

    徳田球一の夫人徳田たつ、渡辺政之輔の夫人丹野セツなどを党に迎え入れた 。

    以上是是引自 日本語的 維基百科。

  111. 林炳炎 寫道:

    有沒有台共的建黨指令?
    楊碧川說「渡邊政之輔把< 台灣建黨>指令帶回日本,和佐野學着手草擬『日本共產黨台灣民族支部』的各種綱領。」 他根據佐野學預審訊問調書 p235,做出精簡的描述。而有趣的是HSIAO與SULLIVAN的『台灣共產黨的政治史(1928~1931)』與若林 引用同書p235~6說「1927年12月末到3年1月初旬有一馬克思主義者台灣同志訪問渡邊,談到要設民族支部形式組織。我未與這同志會面,渡邊依此同志所提出材料做成政治、組織大綱之草案,我有對大綱提出意見。1月中旬,常任委員會對此大綱之草案討論通過。渡邊將政治、組織大綱之草案給台灣同志,給台灣同志指令先糾合台灣同志為一團隊。」郭、白所著《台灣共產主義運動與共產國際(1924-1932)研究•檔案》指出РГАСПИ檔案內找不到建黨相關指令資料。當然應該採取佐野學預審訊問調書的歷史證言,而事實上,日共所留存證言還有日本特高擄獲台共資料可佐證。建黨需要人與錢,以及給錢的組織。

    楊碧川1988《日據時代台灣人反抗史》222頁。按此書2個版本我都有看, 根據佐野學預審訊問調書 p253, 為求證跑台大圖書館2次, p253談的是共產國際, 是校對沒做好!!!
    山邊健太郎編《現代史史料Vols. 20—社會主義運動7》. 1964-1972.. 東京: みすず書房.
    《台灣抗日運動史硏究》 / 若林正丈著 ; 臺灣史日文史料典籍硏讀會譯,2007播種者出版。

  112. Spencer 寫道:

    敬啟者
    根據家父口述歷史,孫古平是我的舅公,以前在楊青矗書中見過隻字片語,一直沒有更進一步的資訊可供參考,不知道還有什麼地方可以找到有關孫古平的資料呢?家父說,二二八之後舅公流亡到中國,在二二八動亂中,舅公原本一家四口,夫人與兩公子(雄中一年級與雄中三年級)都不幸往生,夫人死於街頭動亂鎮壓,兩公子在火車站前集結抗議,也在鎮壓中槍殺身亡,舅公被通緝,不得已流亡中國。

  113. 二二八事件與雄中自治隊 寫道:

    在雄中舉辦「二二八事件與雄中自治隊」座談會高雄市2010年紀念二二八系列活動展開,主題為「寬容、新情、心希望」,除了追思會、紀念音樂會及影展,明天(2.26)將在雄中舉辦「二二八事件與雄中自治隊」座談會,邀請當年隊員現身說法。

    新書發表揭序幕 座談音樂會接棒文化局長史哲表示,台灣人從二二八事件努力學習,學會寬容與堅強、和平與正義,因此將主題訂為「寬容、新情、心希望」,期許台灣人以新的心情面對歷史傷痛,讓心中充滿面對未來的希望。

    下午2點在雄中演奏廳舉辦的「二二八事件與雄中自治隊」座談會,透過林美蘭老師拍攝的「高雄二二八」紀錄片,帶領民眾回到63年前的時空,並邀請當年雄中自治隊副隊長陳仁悲、隊員林芳仁現身說法。

  114. 孫古平 高雄 寫道:

    在網路追尋「孫古平 高雄」,可以找到
    1. 台澎重光与国府在莒:吴克泰: 北西南东搞革命
    blog.boxun.com/hero/2006/…/20_17.shtml – 頁庫存檔
    不久以後,台中的李喬松和高雄的孫古平,由李喬松的兒子李韶東陪同,來到李偉光的四明里醫院住下。孫古平没有說什麼話。李喬松卻說了謝雪紅的許多不是。
    2. 來自北京景山東街西老胡同的歷史見證(下) – 夏潮聯合會正式網站The …
    http://www.xiachao.org.tw/?act=page&repno=302 – 頁庫存檔
    後來,我又到陳水木家去住,他的哥哥當時是高雄市議員,家境還不錯。 … 另外, 王天強、孫古平及呂喬松、呂紹棟父子等則住在李偉光的療養所;至於蔡子民,因為他 …
    3. [PDF] 胎死的秘密革命家組織: 重讀1940s-50s「省工委」發展中的四項保密機制
    2011tsa.files.wordpress.com/2011/11/e69e97e582b3e587b11.pdf
    檔案類型: PDF/Adobe Acrobat – 快速檢視
    但是,1949 年底,特務循線因偶發事件偵破了基隆、高雄市委會後,陸. 下黨」,特徵為 …. 鍵事件,確是基隆、高雄兩「市委會」的破獲。 … 此外,王忠賢、籓溪圳、孫古平 …
    4. 時報悅讀網:時報出版官方網站:沈屍.流亡.二二八(BC0012)
    http://www.readingtimes.com.tw/…/ProductPage.aspx?... – 頁庫存檔
    1991年6月24日 – 這樣,一直搞到10月份時,我又回高雄母校——苓洲小學,扶持我以前的 …. 上了臺北以後,我就通過同村一個父親的朋友——孫古平的介紹,寄住在 …
    5. 來自北京景山東街西老胡同的歷史見證(下) 友善列印 – 夏潮聯合會
    http://www.xiachao.org.tw/i_page.asp?repno=302 – 頁庫存檔
    郭琇琮關切地問我:「廖瑞發找你找了好久,他說,有個地方在高雄,很艱苦,看你要不要 … 另外,王天強、孫古平及呂喬松、呂紹棟父子等則住在李偉光的療養所;至於 …
    6. 吴克泰: 北西南东搞革命万象视野中国文革研究网- powered by …
    http://www.wengewang.org/simple/index.php?... – 頁庫存檔 – 轉為繁體網頁
    不久以后,台中的李乔松和高雄的孙古平,由李乔松的儿子李韶东陪同,来到李伟光的四明里医院住下。孙古平没有说什么话。李乔松却说了谢雪红的许多不是。 …
    7. 1962/03/17臺灣民聲日報社『自覺人士黃維昆,公開發表自白書』關鍵詞:孫古平|劉承司

  115. 北投埔 寫道:

    向山寬夫與堀見末子的兒子堀見俊吉是台北師範附屬小學同學,堀見俊吉因共產主義運動而在幾個大學換來換去,從高中就被警察盯住,幾乎畢不了業。

  116. 『台灣學”(Тайвановедение)』這新詞誕生20周年 寫道:

    明年應該是俄文『台灣學”(Тайвановедение)』這新詞誕生20周年!!

    以下是證據
    俄羅斯的台灣研究史Taiwan studies in Russia”
    English translation of :Тобер, Ф. 1993 『俄羅斯的台灣研究史』
    Journal Title : Far Eastern affairs. no.4-6, 1993 p. 6-23
    Problemy Dalʹnego Vostoka 1993 Тобер, Ф.
    “Проблемы Дальнего Востока” = Problemy Dalʹnego Vostoka.
    1993 年 第 5 期 p.45-56. 作者是: Тобер, Ф.

    在這之前稱為東方學, 其中會有關台灣的議題, 約從1920年代開始
    至於台俄關係也許更早吧

    希望有人注意到此詞之誕生及其意義

  117. 評《台灣共產主義運動與共產國際(1924-1932)研究•檔案》譯本 寫道:

    《台灣史料研究》第41期已經出版, p129~147有版主的評論:

    評《台灣共產主義運動與共產國際(1924-1932)研究•檔案》譯本

    學院外的人要來評學院內學者的出版品,膽子未免太大。但站在台共當事人的後代,為了不被抹黑,不得不提筆應戰。雖為學院外的人,但會逐筆舉證。

    這是地球上第三篇評論,辛辣無比。

留下回應

留言內含太多URL、廣告常見字,可能被系統視為廣告而扣住不顯示,請待版主解除。或寫私信給板主

本Blog其他隨機文章(五篇)

  • 郭柏川教授的作品(1901-1974)
  • 1950年的回憶與台灣經典影像
  • 「水社嗨仔」兮女神
  • 我們不要再有政治犯或政治謀殺案—參與逆風行腳的省思
  • 20140729日月潭第一發電所發電80周年慶之典禮寫真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