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奔黃鶯OSS 檔案中美軍轟炸日月潭戰跡寫真

本文發表於 2012 年 02 月 06 日 10:22

dsci116801.JPG

去年喜三郎さん送我ㄧ堆電子檔案,一直沒有時間貼出來。喜三郎さん是業餘情報員,對收集台灣史料非常用心,使用他的史料而沒有在網頁上將他的名字寫出,不是我的風格,先謝謝喜三郎さん,還是他同意後再改寫吧。最近有網友一口氣貼出6篇『Striking Jitsugetsu! 日月潭大轟炸!』,為討論起見,就一口氣貼出來。

0capture_00012.JPG

 飛奔黃鶯OSS是指Office of Strategic Services第二次世界大戰中成立之情報機構,即戰後中央情報局之前身。在停戰後派情報小組黃鶯Canary到台灣調查(1945/9~1946/4),留有Office of Strategic Services Intelligence Dissemination Number A-64132等報告。此小組在台灣採購40多箱的台灣資料送回美國。

0capture_00019.JPG

Sun Moon lake power station No.1 牆壁顏色不一可能受過火災。

1945/12/110頁「Bomb Damage in Formosa」,電力只8行,其中記錄1945/3/1323的轟炸才是致命的,日月潭第一5條壓力鋼管中有2條受損,變壓器燒毀;日月潭第二變壓器燒毀;松山火力受轟炸無法使用。

0capture_00016.JPG

 Sun Moon lake power station No. 2 變電所

其實來台灣拍攝日月潭受轟炸殘跡的還有19451221日懷特公司6人小組來,他們本來的任務是要前往Manchuria(滿州里)調查及接收電力等工業設施,但蘇聯人已經搶先一步,進入接收工業設備,他們無法進入,臨時決定轉來台灣,滿州里人孫運璿才會不幸留在台灣。懷特公司留有期中與期末報告,報告是有美國敵國日本台灣之發電所寫真,這些工程師的寫真都很正點,看不到被轟炸痕跡,當然也沒有日月潭發電所寫真。他們的報告是估計搶修要多少錢,請自行去國史館看英文報告。

 

0capture_00024.JPG

 Sun Moon lake power  stationNo. 1 變電所

版主在寫《台灣經驗的開端—台灣電力株式會社發展史》曾經《台灣電力復興史》寫下台灣電力受轟炸損害及風水害情形以及如下:

0capture_00027.JPG

 Sun Moon lake power station No.1 門口的大機器應該是轉子。

19431125美軍轟炸新竹機場,1944111炸高雄、鹽水,1012,次年元月34917日、21419日炸台灣各地,316炸台北市,43炸嘉義及花蓮港,7日及11炸南嘉彰高竹,530晨炸台北市,總督府圖書館及台電大廈及很多建築被毀。日本敗戰跡象已現。台灣電力也在這場戰爭中,飽受傷害。

  

0capture_00029.JPG

 Sun Moon lake power station No.1 門口的大機器應該是轉子。1938年開始,軍方開始對要塞及發電所的相片進行檢閱,對發電所之防空設施極為注意,對壓力鋼管及發電所加以偽裝,在發電所旁山區建設假發電所,並有高射砲及機槍陣地。在門牌潭發電所設7.5cm口徑高射砲2門及2cm口徑機槍4挺,宿舍區亦配2cm口徑機槍4挺,守衛隊100名,廠周圍設2000V電網,以防間諜,發電所進入軍事管理。

 

0capture_00032.JPG

 Sun Moon lake power station No.1 之4號水車。

19448月,美軍P38一架由西南方飛至門牌潭上空,受地面射擊,盤旋數分鐘即離去。1013745分從航空母艦起飛戰鬥機6架,用小型炸彈轟炸門牌潭發電所,經10多分鐘戰鬥,一架美機被擊落於魚池與埔里間山區(地名:咸菜甕),死飛行員1人,二號發電機壓力鋼管被炸斷,三號壓力鋼管亦微受損。次日午後340分,又來6架飛機,投彈十數枚而去,該批炸彈落在山上宿舍區,經二星期搶修,10KW的發電力變成4KW

0capture_00005.JPG

 Sun Moon lake power station No. 2 變電所。美軍P38每次2架來門牌潭偵察4次,1945313正午,B24空中堡壘6架由菲律賓起飛,被擊落1架,死飛行員7人,然投下炸彈及燃燒彈在百枚以上,其中40餘彈落於發電所附近,變電所最多,燃燒一星期,屋外變電設備如變壓器、油開關、避雷器等全部炸壞。3236B24對門牌潭尚有4個油桶,投下燃燒彈數枚,命中油桶,34天後,仍有火焰。水裡坑發電所經此轟炸,變電所全部炸毀,供電停止。酒井鐵工廠包修23號壓力鋼管。

  此外,東部溪口發電所被炸毀,北部、松山及恆春等火力發電所亦被炸,損害較輕微。一次變電所僅有新竹被炸中,二次變電所被炸全毀者有基隆、宜蘭、后里、台北城中區、岸內、佳里、台灣鐵工等6所,總計容量21630KVA,占當時全部二次變電所總容量1/10以上,部分炸毀者有宜蘭、豐原、沙鹿、民雄、水上、朴子、面前埔、前鎮、草屯、鳳山、屏東、潮州、赤崁、瑞穗等14所,均係變壓器炸損,總容量亦在6000KVA以上,至輸配電線路及通訊系統被破壞者,則更為普遍。

0capture_00008.JPG

日月潭水社之排洪口。19454月,美軍轟炸嘉義、新竹、基隆等地,支店被炸毀,530晨位於書院町的台灣電力株式會社大廈亦被炸全毀。

0capture_00021.JPG

 日月潭之水社壩。1944年及45年夏秋之交,遭受颱風及暴雨洪水災害。圓山、天送埤、萬大、社寮角、土瓏灣、竹子門、軟橋等發電所水路均被沖毀。東部的立霧、銅門、清水第二等發電所,水路被沖毀,後二者均埋沒於河川砂石中。砂婆第一、第二、大南發電所亦均遭損害,東部原有裝置容量55000KW,破壞後僅剩清水第一發電所的7000KW

  

0capture_00033.JPG

 Sun Moon lake power station No. 2及旁邊 變電所。砲火下的搶修 

這搶修期間是指194410月至19458月中止,1945323美機轟炸日月潭兩發電所後,系統電源由145000KW降至40000KW其中半數賴火力供給,不敷戰時負載需要甚鉅,為應付戰時急迫需要,仍設法將霧社三相110/11KV20000KVA變壓器一台移來。濁水溪上流有霧社萬大發電所之建設,發電量35000KW,設有三相20000KVA110/11KV變壓器二台,以110KV鐵塔輸電線經水裡坑發電所之三相25000KVA 154/110KV聯絡用變壓器二台併入154KV,後因霧社壩需大量水泥與鋼筋,一時無望完成,臨時依賴萬大攔河壩取水發電,可靠發電量為15000KW20000KVA變壓器形同虛設,可供他移,移設門牌潭發電所,安裝於此發電所水裡溪上流空地,架設110KV木架,橫過水裡溪,經北部1號鐵塔海線橫穿南部海線上空,聯結南部2號鐵塔山線,然後於南部6號鐵塔山線,與由霧社至水裡坑之110KV輸電線,在10號併聯於水裡坑發電所鐵架,聯結北部9號山線鐵塔,東行至北部25號鐵塔,與南部26號鐵塔南北山線併聯,將110KV電力南送山上變電所,北送霧峰變電所,整個輸電系統由154KV之單一電壓輸電分割為154KV110KV33KV三種電壓輸電,修復時間短,所費人力物力亦少

0capture_00036.JPG

 日月潭水社之進水口,本網頁稱進水口至環湖公路那三角形突出半島為「明石元二郎公園」「あかしもとじろう公園」。

Canary到台灣調查的1945/9~1946/4,接著是玉音放送後,宣佈投降後。搶修工作從受轟炸一直到1952年才算結束。1949年日本技術人員全部引揚回國前,都是在日本人協助下搶修。但接著搶修工作是1949年到1952年是美援時期了。 

0capture_00038.JPG

 Sun Moon lake power station No.1 牆壁顏色不一可能受過火災。

延伸閱讀:

http://blog.taiwanairpower.org

Striking Jitsugetsu! 日月潭大轟炸! Conclusion 

 taiwanairpower.org/blog/?p=3707Striking Jitsugetsu! 日月潭大轟炸! Part 5 taiwanairpower.org/blog/?p=3680

Striking Jitsugetsu! 日月潭大轟炸! Part 4 http://taiwanairpower.org/blog/?p=3601Striking Jitsugetsu! 日月潭大轟炸! Part 3  

taiwanairpower.org/blog/?p=3680Striking Jitsugetsu! 日月潭大轟炸! Part 2http://taiwanairpower.org/blog/?p=3546Striking Jitsugetsu! 日月潭大轟炸! Part 1

http://taiwanairpower.org/blog/?p=3535

20 回應 針對 “飛奔黃鶯OSS 檔案中美軍轟炸日月潭戰跡寫真”

  1. SC 寫道:

    有關USAAF 二次大戰期間的 chronology

    http://www.usaaf.net/chron/45/mar45.htm
    有關遠東航空軍(Far Eastern Air Force)在1945年3月13日的當日戰報(時間以美國東岸為主, 因為USAAF的總部在Washinton DC) 因此在對照日本文獻時, 應該將日期減一, 以方便cross reference

    http://www.usaaf.net/chron/45/mar45.htm

    MONDAY, 12 MARCH 1945
    TACTICAL OPERATIONS

    SOUTHWEST PACIFIC AREA

    ( Far East Air Force): B-24s hit Mercedes and Malabang on Mindanao Island. On Luzon Island, other B-24s bomb Japanese troops near Ipo, B-25s hit supply area at Bangued and troops at Pattao, A-20s and fighter-bombers fly ground forces support missions. fighter-bombers also bomb Calallo Island. On Formosa B-24s, with P-38 support bomb Takao and Tainan and P-51s also hit Tainan and bomb Jitsugetsu power plants. The 6th Troop Carrier Squadron, 374th Troop Carrier Group, moves from Biak Island to Tacloban, Leyte Island with C-47s; the 33d Bombardment Squadron (Heavy), 22d Bombardment Group (Heavy), moves from Samar Island to Clark Field, Luzon with B-24s; the 69th Bombardment Squadron (Medium), 42d Bombardment Group (Medium), moves from Sansapor, New Guinea to Puerto Princesa, Palawan Island with B-25s (the 69th is operating from Morotai Island).

    因為過去65年被龜公黨統治, 台灣各鄉鎮被美軍轟炸的歷史, 遠不如日本歷史學家對同一時期日本本土各地被美軍轟炸的歷史記載詳細, 因此, 要還原這方面的歷史, 只能從USAAF 轟炸台灣的個飛行中隊的Daily log, mission briefing, aerial photography來挖掘, 才有可能還原其細節, USAAF Chronology 只是最基本的皮毛而已

  2. 有趣的被掩蓋歷史 寫道:

    各位

    皆様ご存知の阮美スさんが、近々228記念館で写真展を開催されるそうです。

    その写真展で、終戦後にアメリカ軍が台湾銀行から金塊を運び出す写真(添付の
    『1億人の昭和史』に掲載された可能性が高いのですが、未確認)を展示したい、
    とのことですが、本当にこの本に掲載されたものか、そしてどこへ依頼したものか、
    悩んでおられるそうです。
    本件、ご存知の方がおられましたら、お力添え願えませんでしょうか?

    李登輝学校日本校友会 事務局 

  3. SC 寫道:

    Subhas Chandra Bose

    http://en.wikipedia.org/wiki/Subhash_Chandra_Bose

    是日本陸軍特務機關部在二次世界大戰期間所扶持的印度政治人物, 以與英國殖民政府對抗, 在對美國投降前一天,
    日本陸軍宣稱, 他搭乘一架從台灣松山飛行場起飛的九七式重爆撃機, 欲飛往日本, 以避免日本投降後, 被英國追殺,
    不過日本特務機關部宣稱飛機當天在松山飛行場墜毀, 機上據稱有日本特務機關部所提供給他的黃金, 以供其日後從事地下活動的經費, 以繼續對抗英國在印度的殖民統治

    非常有趣的是, 日後來台灣調查的第一批的OSS情報軍官, 美國海軍ONI, 國務院的外交系統, 以及龜公黨軍統局都沒有相關的文獻記載這架飛機失事的真實性, 以及傳說中飛機上的黃金的傳聞(也許變成某位龜公黨大官移民美國所需的資金, 以及其第二代上美國研究所的學費????)

    如果那架墜毀於松山飛行場的飛機上真的有黃金, 而且被龜公黨沒收暗槓後, 拿去當龜公黨當成黃埔嫡系軍餉的可能性, 應該可以寫成一篇歷史碩士或博士的論文了

  4. 北投埔 寫道:

    Subhas Chandra Bose的後代幾年前曾來台灣調查這件事
    問當年的護理人員
    只是不知道他們有無得到想要資料
    1940~1949年在台灣的黃金進進出出的歷史應該很精彩

    台灣與四鄰論文集 = Taiwan on the move : conference proceedings eng / 賴涵澤,于子橋主編中央大學歷史硏究所, 民87[1998]有 Nick Callather 的The J. G. White Company and the Industrialization of Taiwan, 1948- 1965這篇文章值得參考,他拜訪狄卜賽3天,寫了2篇文章。引用美國檔案寫的,但他參酌在台灣的出版品,讓他的作品有些缺失,北京大學的牛可就利用這篇文章加上李國鼎文章完成博士論文,本版有批評此文。

  5. SC 寫道:

    看來似乎是2005年時任交通部長的林陵三回覆印度司法部MK Mukherjee commission 並調出台灣總督府的檔案
    那段時間的新聞報導 以及台北火葬場的資料 1945年8月14日松山飛行場沒有墜機事件 事後台北火葬場也沒有名叫Subhas Chandra Bose或其日文名字的的往生者被火葬

    http://news.outlookindia.com/items.aspx?artid=277465

    印度時報在2005年有關印度司法部MK Mukherjee commission針對 Subhas Chandra Bose墜機事件調查進度的報導
    articles.timesofin…justice-mk-mukherjee

    林陵三回覆的真實性 獲得美國政府的確認

    東京蓮光寺內所供奉的Subhas Chandra Bose的骨灰 也許是中野學校畢業生在二戰結束前的傑作吧

    http://en.wikipedia.org/wiki/Renkoji_temple

    當年的護理人員所照顧的病危之印度人到底是誰呢?

  6. SC 寫道:

    有關Subhas Chandra Bose墜機事件 的日文新聞報導—日本特務機關部投降前的傑作????
    http://en.wikipedia.org/wiki/File:Japanpaper111.jpg

    MK Mukherjee commission 所找到 Subhas Chandra Bose的死亡證明翻譯本, 是由台北市的日本陸軍醫院所開的死亡證明—-中野學校的畢業生要主治大夫”製作”日本軍醫院的死亡證民, 會很困難麼?
    http://en.wikipedia.org/wiki/File:NetajiDEATHCERTIFICATE.JPG

    該委員的調查報告也指出, 這個死亡證明是假的, 是用來掩護Subhas Chandra Bose從台灣逃到蘇聯, 以避免戰後被英國特務追殺

    台灣是一個很國際化的海島, 只是被龜公黨統治超過一甲子, 島內搞電視與電影的人, 缺乏想像力與國際觀, 去拍一個這麼精采的故事

  7. yy 寫道:

    風城的哭泣-新竹228及白色恐怖案件 講師王惠珍張炎憲
    「風中的哭泣—已故政治犯施儒珍自囚記」
    作者:陳銘城,2004/0719自由時報
      聞名全球的「安妮的日記」是描述為逃避納粹大屠殺猶太人,全家自囚多年的故事,台灣最近也出土白色恐怖政治犯,在一九五○年代,為逃避逮捕及牽連親友,躲在家中柴房壁內夾層長達十八年的自囚故事。台視「謝志偉嗆聲」 七月十九日 晚間十點三十分將播出「風中的哭泣—已故政治犯施儒珍自囚記」,邀請長年掩護施儒珍(圖,二二八事件紀念基金會提供)的弟弟施儒昌及施儒珍的女兒談「不能喊叫爸爸」的失落親情。

      家住新竹香山的施儒珍,宜蘭農校畢業後即有抗日思想,受新竹市文化協會黃旺成民主思想影響,施儒珍帶領十多位新竹青年,密謀潛赴中國參加抗日活動,此一「新竹卅事件」,因事機洩漏,遭日本警方逮捕,施儒珍被關六年,二二八事件後對中國來的國民黨政府徹底絕望,他開始參加共產黨地下組織和讀書會,企圖推翻國民政府,不意在二二八的清鄉白色恐怖年代,他和同志分別成為軍警單位獵捕的對象,自認思想無罪的施儒珍展開逃亡,他先躲到親舅舅家三天,不意日後卻換來舅舅三年的牢獄之災。
    外婆經常向他母親抱怨、怪罪,他又躲到堂伯家的屋旁洞穴裡達兩年餘,最後才由胞弟施儒昌掩護回家,藏在柴房的隔間牆內。這是在軍警抓人較鬆懈的日子,他們不會注意屋內的空間長度,於是擅長水泥工的胞弟在柴屋牆壁內,另隔出一道假牆,留下二尺寬的躲藏空間,內放尿桶,供哥哥躲藏其中。每日拆部分磚塊送飯,傍晚五至七點天黑前,讓施儒珍出來放封活動,夜晚再回夾層內,以相思樹燒的灰燼混合水泥再封牆,完全不著痕跡。這樣子長達十七、八年,最後於一九七○年病逝於自囚家中,草草埋葬於屋後。

      施儒珍自囚期間,軍警經常來家踢門刺探,先後逮捕父親和弟弟,驚嚇母親。施父被約談刑求,後來於回家路中失神摔落鐵道被火車輾斷雙足,失血過多致死。施家老母,後來也在終日惶惶不安中,被嚇出腦溢血,中風臥病三年過世,讓掩護胞兄的施儒昌獨自承擔全家的安危與恫嚇壓力,兩度欲自殺未果。

      施儒珍的妻子早在丈夫逃亡前,就因感情不睦離家出走,留下年幼的兒女,由叔叔和臥病老母照顧。小女兒施美慧說小時候她常在睡夢中感覺到有人為她蓋棉被,撫摸小臉,每當她告訴祖母,祖母總是哄著她說:「憨孫兒,那是床母在保佑你長大」,後來因為小女兒找玩伴到牆角祭拜床母,因怕露出藏匿父親施儒珍的破綻,祖母才告訴她,爸爸躲在柴房牆內,要叫爸爸只能在屋內牆上輕聲叫,在屋外就只能心中叫爸爸,不然會害爸爸和全家都被抓。
      此後小女兒總是在傍晚時候,站在水缸蓋上頭,撒嬌的等著滿臉鬍渣的爸爸背她,看著似陌生又熟悉的爸爸剪鬍鬚和指甲,她也會到屋外撿菸頭,讓爸爸過一下菸癮。哥哥施純仲則是幫忙送飯和在屋外把風。

      這樣「失落的親情,風中的哭泣」的日子,不知過了多久,孩子們不懂,也不敢多問,他們父親在自囚十七、八年後的一九七○年,因黃疸病不敢找醫生醫治,只買成藥吃,終於病逝家中,得年五十五歲。施儒昌和施純仲以門板為棺木,在屋後草草埋葬,結束施儒珍在家中自囚的歲月。(作者陳銘城╱台視「謝志偉嗆聲」節目統籌策劃)
    http://blog.udn.com/wall0228/1634003

  8. 北投埔 寫道:

    為了查『有趣的被掩蓋歷史』前往台北的兩個228紀念館,這兩個228紀念館被龜公黨管得很不像話,只有常態展,其中一間還要收20元新台幣,簡直是強盜,兩館內容都是平凡無比,沒有太多可看。

    其中也看到施儒珍自囚的紅磚房,相信那是阿扁在任時砌成。自囚的人在228事件之後很多,家叔父自囚在宜蘭大同鄉公所,那裡當然會有人看管他,我在成大畢業後與表哥一起去看他,叔姆還得招待鄉公所或警察局人員一起吃飯。

    叔父在228時保護那些外來老師與校長,只是他曾經是上海讀書會事件被抓回來,判了緩刑,沒有進監獄。但這紅色標誌是永遠洗不掉的。只要有大人物來台灣,他就被警總請去吃免錢飯2~3天。

  9. SC 寫道:

    試試看Federal Reserved Bank 1945-1949與外國政府的黃金交易資料吧, 我就不相信Federal Reserved Bank 是龜公黨他家開的

  10. 北投埔 寫道:

    SC兄
    如何用Federal Reserved Bank 1945-1949來查台灣出去黃金的買賣帳???

  11. SC 寫道:

    這個公式可能還不夠嚴謹, 不過應該是一個研究方向開始…
    日本投降時, 台灣總督府移交給龜公黨多少黃金 + 1945-1949 台灣的稅收 = 龜公黨1945-1949掠奪到中國打內戰的黃金 + 龜公黨黨政大員貪污的黃金 + 台灣對美採購石油 藥品 + ….的黃金

    我的想法比較天真
    日本投降時, 台灣總督府移交給龜公黨多少黃金?
    1945年到1949年, 台灣從美國進口多少石油 或其他物資? 帳款如何支付?
    杜魯門總統在發現龜公黨的國舅宋子文用美援軍事物資的帳款轉作宋佳的私人投資後, 在中國內戰期間宣布維持中立, 不再軍援龜公黨後, 龜公黨還是得花錢從美國買石油, 軍事物資, 那些錢是從台灣銀行的黃金到美國付款, 還是從大陸的中央銀行的黃金支付?

    龜公黨在中國第一次滅亡時, 還不是一部可以從數字管理的國家機器, 台灣總督府移交給龜公黨的黃金中 多少百分比最後跑到龜公黨大官的海外帳戶, 就算請CIA 或FBI的洗錢追蹤專家來查, 我想到世界末日前一天也沒辦法完全查出來, 因為那段龜公黨第一次亡國前夕, 其國家機器並沒有完整的檔案系統, 沒有paper trail, 要如何拼出來?

    從美國財政部 還有Federal Reserved Bank與台灣銀行在Sept 1945到 Dec 1949的交易資料只是解答這個問題的其中一塊拼圖而已?

  12. 印第安那大學歷史教授Nick Cullather 寫道:

    P171談「1950年7月的財政危機」,依據印第安那大學歷史教授Nick Cullather的『“Fuel for the Good Dragon”: The United States and Industrial Policy in Taiwan, 1950-1965.』發表在1996 Winter《Diplomatic History》。內談到1951年3月台灣銀行將所僅存的黃金以飛機運至紐約出售,似乎吳的記憶有誤。Nick還提到美國聯邦準備局派Chester Morrill前往台灣協助穩定金融。有一群美國專家撐著吳國楨,而皆未在他的口述中出現,耐人尋味,讓吳能神氣活現地說他是神。

    P171是《從上海市長到”台灣省主席”(1946-1953年) 吳國楨口述回憶 》(《Reminiscences of Dr. Wu Kuo-Cheng》)

  13. 印第安那大學歷史教授Nick Cullather 寫道:

    http://vi.uh.edu/pages/buzzmat/DH%20articles/3d%20World/cullather.pdf
    第10頁中
    Huge budget deficits and drought-shrunken farm exports already threaten to destablize the New Taiwan Dollar. To prevent a ruinous inflation the government had cashed its gold hoard, and while the JCS deliberated, the Ban k of Taiwan was packing $1.7 million in gold — the last of its reserves — aboard palnes bound for New York.

    但這筆1951.03的黃金,是CKS佔領下日屬台灣,或是ROC的?

    這篇文章在網路上可以讀到!!!

  14. SC 寫道:

    >先謝謝SC兄,還是他同意後再改寫吧。
    前輩, 您多慮了…在怎麼樣也輪不到我同不同意

  15. scl 寫道:

    核災風險、核廢料污染、電力需求無止境的成長,現在就歸零!!
    昨晚在高雄文化中心參加”重新思考零核電”的歸零活動。

  16. 小台女 寫道:

    前輩:

    可否請教懷特公司在台期間有無介入軍方人員轉調工業界或大學或公務機構的人事問題?

  17. 北投埔 寫道:

    妳這問題很有趣, 但問題是太直接了, 應該用旁敲法!!

    比如說, 懷特公司的狄卜賽經理有牽線讓台南工學院與普度大學合作, 然後一美國教授就進駐成大(合作案與昇格案是一體兩面), 德意志製的台南高等工業學校就變性(性別改變)成美製成功大學!!!妳說沒有人事問題嗎???

    如果妳檢視狄卜賽的寫真集(現存台大圖書館5樓特藏)妳會看到, 狄卜賽與軍方人員的寫真, 其實懷特公司有執行軍事援助業務, 國史館那呆子們, 出版的軍事協助檔案, 看不到懷特公司, 但如果妳看到我在網頁上貼的懷特公司公文傳遞條上名單代表簡寫, 妳會發現有不少人是軍協!!!英文檔案通常只有人名!!!

    但如果簡單回答妳的問題, 只能說沒有!!!就像妳問某官員她/ 他昇官有沒有送紅包, 答案是沒有!!沒有抓到証據
    其實這問題要在國史館翻檔案5年以上, 也許可以得到答案

  18. scl 寫道:

    近來有 貴台電公司在電視大做形象廣告
    不知有無侵犯你的權益?
    你家無電視
    我也不常看
    scl

  19. 北投埔 寫道:

    製作人有要我上鏡, 做工
    沒性致

  20. 張博士的美軍轟炸報告 寫道:

    張博士的美軍轟炸日月潭第一報告

    這遠比OSS的詳細

    http://taiwanairpower.org/blog/?p=14890

留下回應

留言內含太多URL、廣告常見字,可能被系統視為廣告而扣住不顯示,請待版主解除。或寫私信給板主

本Blog其他隨機文章(五篇)

  • 麻豆電磁分離工廠水谷礦業所
  • 向教育部主秘莊國榮致敬
  • 黃石山‧蒼穹光舞 民宿、工作間、渡假與扮裝遊戲
  • 還願的一種儀式
  • 石門水庫建設與發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