降伏式與軍軍事佔領式

本文發表於 2015 年 10 月 25 日 10:44

">http://pylin.kaishao.idv.tw/wp-content/uploads/2014/05/P1070931.jpg1945102501.jpg

今天是70年前的「降伏式與軍軍事佔領式」,72歲老人,誠懇的請大家默哀。

451025.jpg

為了參加今年的台教會主辦的『軍事佔領下的台灣(1945-1952)學術研討會』,我特別把去年寫的『從「翻異」看「1945年10月25日台北市公會堂の降伏式」』,拿出來修改寫入文章,呈現「Culture Studies(文化研究)眼鏡」如果看這問題,論文發表後,我朋友們協助我把文章,修改得可讀性更高的文章,感謝朋友們的努力。以下就是:

0778.jpg

在1945年8月15日那天,聽到玉音放送的日本人與台灣人都知道,天皇表示日本「敗戰與こうふく」。こうふく亦即「降伏」或「降服」,台語或日語的漢字表達,都是一致的,即軍事上劣勢與投降。
但在兩個多月後的10月25日,佔領軍卻大玩文字遊戲,利用日語發音「こうふく」之同音多義性,偷渡了「光復」一詞並暗示「幸福」的日子(即降伏=降服=光復=幸福)。以此對敗戰之民進行洗腦,使台灣淪為ROC非法殖民之地,開啟台灣戰後錯亂的歷史與荒謬的文化。

P1070932.jpg
今年是美軍對台灣大轟炸70週年,很多學者以「台灣大轟炸」為契機,進行精彩的「台灣論述」,與以「抗戰勝利」為基底的「中國論述」產生對決態勢。此時,從舊有的檔案中重新審視二戰以降之本土歷史,是台灣人不可怠忽的功課。
本文試圖以殘存的歷史檔案與遺蹟,隔著歷史的時空觀看蔣氏政權如何在終戰的降伏式之後,在實質的軍事佔領之下,在台灣的一些動作。

 

東京在九月初就已完成盟軍軍事佔領式,此軍被日本稱為「進駐軍」,對日本採完全的掌控,不但主導戰後的日本憲法修訂,甚至連水泥規格也強制採用美規。這是透過佔領軍事與政治的優勢力量,重塑了佔領區的社會與經濟。至於日本殖民地台灣的降伏式與軍事佔領式,則在1945年10月25日在台北公會堂進行。研究當年主要戰勝國美國之文件及作為,即可看到戰勝戰敗之真相。

P1070931.jpg

在台北舉行的軍事佔領式中,佔領軍代表有19人,分別在卡片上簽名者有:美國總統「經濟調查小組」Presidential economic survey mission團長Edwin Locke, Jr.(洛克)、商務部秘書Michael Lee (李化民)、經濟顧問Albert Z. Carr(賈爾)、佐理Col. Henry Berk(貝克)。在簽到布上面簽名者有:Cecil J. Gridley(顧德理上校)、Col. Henry Berk (柏克上校)、Ulmont W. Holly(和禮上校)、 George Henry Kerr (葛超智)、 Ronald D. Higgins、 Leslie C. Cava、 Ronald L. Hatt、H. Wright、Charles Race、Chas. W. Kenyon、Halbridges、Richard C. Aronson、Robert S. Johnson (蔣生)、Loren D. Pagg?、W. N. Evans、E. E. Reom.等19人。洛克、賈爾、貝克、李化民四位,代表主要戰勝國美國總統杜魯門。其中,應該有英國代表,但無法確認是否有蘇聯代表。

 

當時《新生報》所下的新聞標題是『美國總統私人代表洛克昨抵台』,明顯失禮於杜魯門總統的代表與盟軍代表。洛克等人來台從事的是相當重要的經濟公務,怎可能是私人代表?

 

新聞如是說「前日由台南飛抵台北,由我外交部駐台特派員黃朝琴與公署秘書鄭渭南擔任招待,昨日上午洛氏等參加典禮後,由陸軍總部參議邵毓麟與公署參事夏之驊陪往公署,拜訪陳長官,商談關於台灣省之經濟建設諸問題,談話後,洛氏等即與交通處長嚴家淦、財政處長張延哲、工礦處長包可永、農林處長趙連芳商談各有問題,據悉洛氏等在台逗留二、三日後,即飛重慶向蔣委員長報告一切云。」。

P1070933.jpg

然而,George Henry Kerr提到Edwin Locke, Jr. (洛克)及受降典禮時是卻這樣說:「美國陸軍顧問組幾位成員被邀請參加典禮,而四處遊蕩的總統經濟觀察團(Presidential economic survey mission)很不湊巧地也飛來遊憩一日。每位成員都攜帶著令人眼睛為之一亮的名片,上面印著『華盛頓特區,白宮』作為其正式的聯絡地址。這個古怪的代表團團長Edwin Locke, Jr.與其商務部助理Michael Lee就這樣出現在公會堂,參加受降典禮。」很明顯地,洛克根本就不是美國總統杜魯門的「私人」代表。

 

查Edwin A. Locke, Jr.的文書目錄,可得知洛克在1945年四月到1946年三月期間,是「美國總統杜魯門官方特別助理」Special Assistant to the President (Official)。他是在此期間以此職務帶團來台參加受降典禮。在杜魯門圖書館資料顯示:1946年三月19日到十二月31日之間擔任「美國總統杜魯門私人特別助理」Special Assistant to the President (Personal)。

 

美國是第二次世界大戰最主要的戰勝國,面對戰後亟需的重建,杜魯門總統派直屬的官方「總統經濟觀察團」代表來台灣參加降伏式,一者瞭解佔領區經濟現狀,二者展示主要戰勝國的國威,合乎情理。較為特殊的是,Locke專機直飛台南,先在台南「休息」後,25日才飛台北。但《新生報》竟稱美國總統只派了私人代表來台,明顯是想抹去主要戰勝國的身影。中國並未在二戰打贏主要的戰役,卻以主要戰勝國的高姿態面對台灣人。

http://pylin.kaishao.idv.tw/wp-content/uploads/2014/05/451025.jpg

 

3 回應 針對 “降伏式與軍軍事佔領式”

  1. tan 寫道:

    中國戰區台灣省受降典禮?台灣不是在太平洋戰區嗎?

  2. 北投埔 寫道:

    的確是好疑問

    1. 台灣在戰爭中,的確是太平洋戰區(除了劃分的證據之外,來台灣轟炸的是美軍軍機而非中國飛機,也可了知)

    2. 中國在台灣戰役上,並無絲毫戰功

    3. 我注意過這差異,但並未加以進一步驗證。
    比方說,台灣與澎湖的受降,變成中國台灣省,或中國戰區台灣省。比方說,蔣介石是任命陳儀為「台灣行政長官」,卻變成「台灣省行政長官」,而「台灣警備總司令」,也被變成「台灣省警備總司令」。
    我認為是這類的竄改技巧。

    要去看英文資料(公文)才能戳破。但英文公函,都從未被曝光。

    【版主註】以上答案是拜託國際法朋友代答。

  3. 5元相片掃描館 寫道:

    真精彩,感謝分享!

留下回應

留言內含太多URL、廣告常見字,可能被系統視為廣告而扣住不顯示,請待版主解除。或寫私信給板主

本Blog其他隨機文章(五篇)

  • 悼!妹瀨橋痛失最親密的孿生姊妹
  • 2015年元月前往萬大、木屐囒、水社、門牌潭、二坪等地做歷史建築見學之旅
  • 蔡英文華府演講『未來十年台灣的國家安全與戰略』
  • 蘆竹湳古厝半日遊
  • 上海台灣學生讀書會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