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台安病院黃文正主任致敬

本文發表於 2007 年 10 月 03 日 10:52

2006/01/06夜間7點送台安醫院急診,10點進開刀房。前後4次開刀,住加護病房,醫院發出2次病危通知,自感生命前途無望,告訴我的朋友,他將情形請教他認識的醫生,回來告訴我,安啦。因手術造成身體自發性想要自殺之意念,在告訴黃主任後,開出藥方,服藥後就不再有。在住院59天裏,承蒙黃主任的體貼的照顧,甚至於農曆過年期間,新正初一都來病院探望我的手術傷口。在加護病房期間,吃完早飯,就等著看黃主任從加護病房大門進他的辦公室。

移轉到普通病房後,能夠四處趴趴走後,看到台安病院在慶祝50周年,猜測這家病院的成立與美援有關。在網路查「臺安醫院」之官方記述如下:

臺安醫院是由『基督復臨安息日會』所創辦,為本會全球四百多所醫療機構之一。1949年,本會由上海遷移來台北,並由米勒耳醫師與本會其他領袖和本國工商界人士及政府首長共同規劃,募款籌資建立,1954米勒耳醫師創立「基督復臨安息日會台灣療養醫院」(簡稱「台灣療養院」),於1955/3/28在宋美齡、嚴家淦、藍欽大使……等人剪綵下,正式開幕。設有70張病床,新穎的醫療設備堪稱台灣之最。1982成立財團法人基督復臨安息日會臺安醫院(簡稱「臺安醫院」)。隨著服務量增加及新設備的擴充,原舊大樓面積已不敷使用,1986年於原址興建新大樓,將一般病床及加護病床、洗腎病床、精神科日間病床等特殊病床擴充至近450床,並於1994年經衛生署評鑑晉級為『區域教學醫院』。

臺安醫院的優點是小而美,不必等病床,醫師待患者親切,沒有聽到要紅包的傳聞。作為研究台灣技術史的患者,在院內也看到曾在別家有名醫院服務過的患者來接受開刀服務。

13 回應 針對 “向台安病院黃文正主任致敬”

  1. 陳凱劭 寫道:

    台安病院(現況)建築的特色:

    台安病院規劃階段時,剛好它旁邊土地也準備興建辦公大樓(當初叫IBM大樓,萬國通商大樓,因為IBM分公司就設在這裡,佔好幾個樓層,不過近年來IBM搬離了,所以這辦公大樓現在不曉得有沒有改名了)。

    這棟辦公大樓與台安病院,都是找同一家建築師事務所,宗邁建築師事務所設計(1962年畢業的兩位成大學長創立,主持人之一費宗澄是費驊公子)。

    宗邁建築師事務所於是請兩家業主一起來協商,讓兩塊土地都需要設置的「開放空間」(建蔽率規定的空地),在設計階段能相鄰結合,一體設計,讓兩塊「開放空間」可以一加一大於二,兩座建築物都可以共同享用都市中難得的大片開放空間綠地,兩座建築物之間的開放空間毫無阻隔可以通透,讓出開放空間綠地給市民。

    於是台安病院因為對公共開放空間的用心,兩座建築物在造型與量體、空地比例和諧相處,而獲得當年建築師雜誌獎。

    如果台安病院跟辦公大樓各自設計,各自興建,我想,兩者間大概就一座高圍牆隔開來,其中一座建築物大概會把醜陋充滿管線違建的背面,朝向另一棟的正面。大概就沒有這麼漂亮的都市空間了。的確業主願意犧牲、建築師促成合作,願意對都市空間做出正面貢獻,光這個精神就該得獎了。

    黑白老照片中的第一小張,應該是1986年台安病院舊院拆除的情景,隱約可見隔壁先完工的玻璃+金屬帷幕辦公大樓。

  2. 陳凱劭 寫道:

    台安病院(舊院)建築特色:

    台安病院雖不是美國政府直接援助,是美國民間傳教事業對台灣援助。但我想仍可以視為是美援脈絡下的一部份,東海大學創立也類似這樣,錢不是美國政府直接出,但過程中蔣幫與美國雙方政界及相關美援單位應該都有介入。例如,副總統尼克森來台灣主持東海大學動工,狄卜賽夫人康妮擔任東海大學董事兼祕書。

    宋美齡、藍欽大使會去剪彩台安病院的落成,也代表蔣幫美國對此案的重視甚至介入,台安病院不是單純跨國性宗教慈善捐助;宋美齡不只是獨裁頭目的夫人,她幾乎是蔣幫與美國任何事務的最高主持人。

    這是我第一次看到已拆掉的台安病院老照片。雖然不確定建築師是誰,但那棟採對稱造型,中央有車寄的那座最早的病院建築,很像是1950年代做最多美援公共工程,做最多美國資助建築的事務所,基泰建築師事務所所設計。

    因為台安病院跟此事務所在台灣其他案子極為相似,例如已拆掉的復興大樓(現農委會大樓址,當初是給農復會使用)、國際學舍(因大安森林公園開闢而拆除),以及中山北路一帶美軍的辦公廳舍(現在也幾乎全拆光了)。教育部旁邊的「台灣手工業推廣中心」(狄卜賽夫婦協助創立),建築物也是關頌聲設計,之後經營由婦聯會人馬進駐。

    基泰事務所英文名字叫 Kwan, Chu and Yang Architects,我想林學長在研究美援的檔案時,一定常常看過這個名字,他們拿下最多美援的建築工程。

    「基泰工程司」(公司名)主持人:關頌聲(1892~1960)。此人為洪門輩份極高的成員(中國幫派的一支,與孫文、蔣介石、國民黨極密切);其第一任太太是宋美齡在美國衛斯理學院同學。從這裡可看出關頌聲與蔣幫國民黨的關係,也能體會他為何要跟追隨蔣介石流亡到台灣。

    此事務所為1949年以前是中國最大的建築事務所,也是最早一批成立的私人事務所。1949年新中國成立後又取消了民間建築師的制度,直到1980年代初改革開放後才慢慢恢復,但至今仍以公立的設計院為主流。基泰工程司流亡來台灣後,也是全台灣業務最多的事務所,當然是與黨政最高層的關係所致。

    基泰原先有三個大老板(關頌聲、朱彬、楊廷寶),1949後關頌聲流亡來台灣,朱去香港,楊留在中國。在新中國成立前,楊廷寶在中央大學任教(葉樹源教授畢業於此校,但年代上葉沒被教過),新中國成立後,楊廷寶主持南京大學建築系,做到中國建築學會會長、江蘇副省長、中國科學院院士。

    關本來是三老板中的老大,但因為流亡來台灣,很早就死在台灣,中國建築界對此人的報導篇幅甚至評價,就遠不及楊廷寶(留學賓夕凡尼亞大學,是Louis I. Kahn的同班同學)了。

  3. 林炳炎 寫道:

    我以為「台灣療養院」是與戰前在錫口療養院–松山療養所有關,現在查明與戰前無關。但命名「療養院」就讓人無法理解。

    「勒耳醫師與本會其他領袖和本國工商界人士及政府首長共同規劃,募款籌資建立」雖沒有提及美援,但康妮在此醫院生產,也說明此醫院的婦產科一直很有名氣,此外,它也是提供外國人醫療場所,特別是日本人。

    台安病院(舊院)我一朋友小學讀敦化國小,很喜歡去院子裡玩,現在花園放在6樓,供病人遊憩。

  4. 陳凱劭 寫道:

    「療養院」與「病院」(醫院)性質不同,原本「療養院」是做「慢性病」療養(某種程度來說是隔離)。有的叫「慢性病院」,有的叫「療養院」,專收留肺結核、麻瘋病這種當時沒有特效藥,一時又不會死掉,卻又可能傳染給別人的病患。

    我看過1950年代成大的學生,每個學期都被疼愛學生的教授,帶隊去照X光檢查的記錄;有很多學長因為檢查出肺結核而暫時休學回老家或送去療養院。我也看過1950年代成大建築系學生,建築設計課題目,每年都有「慢性病院」這個題目,顯然是當年社會及時代有此需求。

    1950年代,台灣新設立的醫療機構幾乎都是「療養院」、「慢性病院」。1950年代一般病院很少有新建的記錄(想得到的例外,就是林學長老家草屯中興新村的中興病院,那是新市鎮,省府大員軍頭主席辦公地方,當然要有新病院),1950年代的大病院幾乎一直還沿用日本時代的。

    台安病院現在位置是車水馬龍,地價高昂,敦化北路因為林蔭大道所以變成豪宅大道。

    但1950年代那裡根本是稻田,距台北舊市區有很長距離。我猜當年站在病院旁,往北可以看松山機場飛機起降,往東可以看到遠方松山菸廠,往西要看到總督府高塔應該沒問題的。「療養院」蓋在偏僻的市郊才是對的,「療養院」不能像一般病院蓋在交通方便的市中心,也不能蓋在京畿要地,當然也不能蓋在大官的官舍旁。

    我的猜測是這樣的,當初外國傳教士要設的是慢性病療養機構(這也是當年台灣需要的),所以才設在偏僻的市郊。但因為設備不錯,又位於台北,有外國醫師支援,醫術應該也不錯,於是很快就轉型為一般病院(甚至是貴族病院)。因為性質早就變了,於是就在1980年代改名為「台安病院」。

  5. 林炳炎 寫道:

    回臺安醫院複診時, 雖不是看黃文正主任的科, 但他的門診門口常放著患者所贈送的蘭花, 別的醫生可不多見, 看到的次數太多, 讓我感到慚愧, 只有文字的感謝.

    為什麼患者所贈送的蘭花會放在他的門診門口??? 這是因為黃文正主任的辦公室是在加護病房內部, 所以只有他每週2次的門診時間才會到此診療室, 而門診室是患者與家屬走動的處所, 廣告效果好.

  6. 林炳炎 寫道:

    昨天18日回台安醫院去與黃文正主任醫師約會,主要是去看最近去做頭部電腦掃瞄結果,看這3年來,頭蓋骨拿起來又裝回去,整體回複情形。黃醫師從電腦資料放大看了之後,說:「復原成績很好,可以停用立拔巔(譯音),下次除非有羊癲癇發生,才需回診。」我說:「我只能在門口看了。」由於3年來互動關係很好,他對病人非常體貼,也很風趣。已養成見面要說笑話給對方聽。

    再度,要感謝台安醫院腦脊髓神經外科黃文正主任醫師。他因在金澤大學醫學院畢業,所以還是台安醫院日文特別醫師。

    目前,心臟內科、泌尿科在台安醫院接受治療。台安醫院都很專業、對病人非常體貼、也很風趣。還有一優點就是不必找人關說,患者就能得到應有的待遇。

  7. 林炳炎 寫道:

    最近與朋友談到手術後在復健中服藥想自殺的問題,有那種經驗,在網路公開,讓朋友能在遇到時,擺脫這想自殺的欲念之困擾。

    200601進入台安醫院做頭部手術,在手術後住加護病房時是最危急時刻倒沒有問題,住普通病房時有3次想自殺的欲念,前2次是在腦海中一閃就過去,沒有引起我太注意,第3次是晚餐後看電視,想自殺的欲念忽然來襲,非常強烈。躺在病床上的我,非常難過,渾身不由自主的扭動,像要把什麼身上東西扭掉,又像3~4歲兒童在撒嬌,經過短暫1~2分鐘扭動,來襲的欲念就消失。

    第二天,主治大夫巡視病床時,就把經過向醫師投訴,他說:「幸虧你有講,我才能協助你」。在藥物做一些調整,我就安然出院。我認為很幸運遇到這好醫院,看過病的醫師,臉上都綻放陽光的笑容,具有醫師應有的慈悲。

    最近聽到以前辦公室草莓族,在外島工地燒炭自殺,這種想自殺的欲念有時來襲,如果旁邊沒有人是很可怕的,甚至於在醫院都可能釀成憾事。所以,要有朋友,也要關心旁邊的朋友,關心旁邊的朋友是最好的社會活動。

    請勿吝惜伸出你的手。

  8. 林炳炎 寫道:

    昨天前往台安醫院去與帥哥醫師約會,那是泌尿科,但因為我腳大拇指受傷不能走,搭太可惜前往,想到太可惜,時間也很昂貴,就想對腳大拇指也請醫師看看,上次去看皮膚科漂亮美眉醫師,說要慢慢等它好,我提到拔指甲,她說這種怕人的事要找外科,所以就掛外科號,昨天兩科醫生都暴滿,泌尿科80人,天阿。

    外科蔡尚達醫師是紳士,顧客滿意度應該給98分(版主是很苛的不會給滿分,95分已經就算其他人滿分)。他看病非常仔細體貼(不會閒病人囉嗦),像我那種小毛病(但要命),他讓我躺下來,他可以容易拿剪刀試探指甲,說要慢慢等它好,給我藥膏塗抹。教我腳大拇指搬演布袋戲,讓血液循環好些。吃消炎藥已經讓我受不了,他的診視讓我安心很多,不吃消炎藥。本來是痛下決心拔指甲,結果心情愉快的走出醫院。

    哦,3點多才吃午餐。可憐的醫師還有早上的病人沒看完。

  9. 北投埔 寫道:

    基督教台灣療養院奠基 俞揆主持 奠基典禮 藍欽亦曾致詞

    【本報訊】
    由基督復臨安息日會創辦之台灣衛生療養院,於昨日午九時三十分舉行奠基典禮,由行政院長俞鴻鈞主持,到來賓有蔣夢麟、美駐華大使藍欽等百餘人。俞院長於典禮中致詞,代表中國政府對於安息日會在台設立療養院之服務精神,表示歡迎與感謝。藍欽大使亦致詞,祝賀該院成立,並對該會本基督精神為世人服務,深表敬佩。並表示此種精神實為民主國家所不可或缺者。深信由此療養院之建立,更可增進中美兩國友誼。該院籌辦人基督復臨安息日會華南聯合會會長羅威,設計師關頌聲等相繼致詞後,十時由俞院長主持奠基,旋由台灣三育書院聖歌班合唱聖歌,台灣安息日會台灣區會會長柯爾義祝福後禮成。

    該院建築全部有行政大廈(醫院本廈),護士學校,教堂,宿舍等共十一座。該院並將附設護士學校,每期招收護士二十名,三年畢業,即在該院供職。初步聘請醫師十六位,招收護士學生二十名在院服務。全部工程預定十月完工,雙十節揭幕。

    又、該院院長及護士長,經聘定現在美國之米勒耳醫生及在菲擔任教會醫院醫務工作之荷薇小姐分別擔任,將於本年八月間來台。
    【1954-06-12/聯合報/03版/第三版】

  10. 北投埔 寫道:

    台灣療養院開幕 讚揚安息日會仁愛精神 藍欽嚴主席等均致詞

    【本報訊】
    基督教復臨安息日會創辦之台灣療養院,於昨日上午十四十分,在本市中正路一千號新建院址,舉行開幕式,蔣夫人躬臨啟鑰,開幕式由該院董事長羅威牧師主持。蔣夫人於禮中致詞時說:安息日會,過去幾十年在世界各地,後辦理一百餘所療養院,成績非常好。完全由於該會兩種精神的表現:第一、白願自動,熱誠服務的仁愛精神,第二、非以役人,而役於人的精神。希望大家均能發揮此種精神。

    藍欽大使繼亦致詞,他相信療養院在熱心工作人員推動下,定會成功。省府嚴主席致詞時說,該院所表現之精神,完全符合我國傳統仁愛精神。詞畢,十一時半蔣夫人接受該院建築工程師關頌聲呈獻金鑰後,親自開啟,由該院護士長陪同進入院內參觀,至十一時三刻,蔣夫人始離去。
    【1955-03-29/聯合報/03版/第三版】

  11. 北投埔 寫道:

    早上離開書房,走到路口,74路正閃著右轉燈滑向和平東路,等到下一班車,搭上擁擠的公車,趕到台安醫院2樓,差3分就10點(黃主任的門診時間是10點正),在候診室門口,遲疑一下子,把門打開,兩個驚訝的眼睛碰到一起,我的驚訝是黃外科主任今天怎麼這麼準時?他的驚訝是今天沒有你這患者,幹嘛?

    醫生其實很怕這種沒有現代知識的人,不知道要先預約。問題是台安醫院並沒有提供這種純粹只是要給醫師看到就好的服務。

    6年前的手術,我們夫婦非常感謝黃主任的體貼,完全沒關係的病人,以近乎急診的方式進入醫院,黃主任已經回家,急診的人問請主任幫你開刀好嗎?牽手趕緊點頭。到晚上11點半,手術完畢,還是全付武裝的黃主任,只露出2顆眼珠說「今天太晚了,就住在加護病房,明天再轉普通病房。」每次講到黃主任,牽手一定會重提此事。以後有認識的人想去醫院,我們一定推薦台安醫院。

    其實,今天只是要用日語說話,「せんせい、ろく年まえの手術は大変せいこうです。ありがとうございました。」

    手術後,寫字能力返回幼稚園程度,經一番練習才恢復。英語與日語能力,明顯的退化,最近勤於看日與番組,日語能力比手術前還好。用日語說話,黃主任就會知道,這個病人的恢復程度。

  12. 病因:太久沒有跟醫生約會… 寫道:

    禮拜日晚上,刷牙洗澡時,發現牙齦留血嚴重,這是牙周病正常現象,通常第二天就好了。

    禮拜一整天還有,但似乎有停止的跡象,所以原本要跟醫生約會的想法就終止。

    昨天,禮拜二下午,3點時,牙齦留血更嚴重,似乎沒有要停止的跡象,就跟熟悉的牙醫生臨時插隊約會,因為插隊,檢查牙齒後,認為不是牙齒的問題,他建議去看家醫科驗血。晚上,沒有改善,問了台中的顧問,當然是看醫院如何檢查。

    由於留血不止很嚇人,而我又一直漱口,留血當然不止。長官牽手下令去台安。

    晚上台安沒有白天那麼熱鬧,醫生也很訝異留血不止。抽血驗血,現在的護理師都不善於對付我的血管,事先就警告她們,我的血管是非常害羞,不容易處理,結果她們還是用粗抽血針扎入。

    驗血結果:正常。男醫生很頭痛,抓不到病因。他拜託台安牙醫生看完病人之後看這意外病人。好不容易,電話來說可以去。護理師帶著我們去。

    台安牙醫室非常優雅,播放著優美音樂,美麗的護理師要我們先坐一夏,等待。裡面出來似乎是護理師的漂亮美眉,高跟鞋的聲音告訴大家,這是現代摩登。她又進入診療室。最後,她拿著病歷叫名,當我坐上手術椅上,才知道原來她是醫師。看完牙齒後,她說洗牙後就會好。經過洗牙之後,醫生說可以安心回家。

    所以,病因:太久沒有跟醫生約會…

  13. 感謝黃文正主任 寫道:

    2013021901.jpg

    感謝黃文正主任

    昨天前往台安病院,去與心血管疾病專家蔡醫師約會,量完血壓,等看診時,就上3樓開刀房去,一出電梯,就看到黃主任笑咪咪走過來,簡直是約會呢。其實是突擊啦,原本他如果去巡病床,就想交其她醫生轉交。

    如果沒有黃主任的仁心仁術,讓我渡過難關,《林木順與台灣共產黨的創立》這本書是不可能出版的。所以,這7年來,常常想起如果那次不是黃主任的救難,也許就沒有後面寫3本書及很多的作品。

    我們坐在椅子上,談一下這本書,1925年林木順與蔣經國同時進莫斯科孫逸仙大學,一禮拜後,學校發現他是使用日語的,就把他轉至東方大學日語班,然後過他的勞動階級天堂之命。黃主任說作者怎麼可以不簽名?當然聽命簽字。

    能完成這本書是由許多傳奇組成的,這是傳奇的第一步。

    感謝台安病院,感謝黃文正主任。

留下回應

留言內含太多URL、廣告常見字,可能被系統視為廣告而扣住不顯示,請待版主解除。或寫私信給板主

本Blog其他隨機文章(五篇)

  • 台灣師範大學樂群堂之往生
  • 日本時代如何遊玉山、日月潭、霧社
  • 堀見末子技師長
  • 東部3水力發電所—殘跡
  • 莫斯科孫逸仙大學才是「蔣經國學校」的祖師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