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土崎漂亮美眉園區Hunting

本文發表於 2014 年 03 月 12 日 14:32

20131013

本頁以前稱為『拜訪第六海軍燃料廠的鄭揚祿前輩與Hunting赤土崎』發表於:2012 年 12 月 16 日。今改名為『赤土崎漂亮美眉園區Hunting』並改些文字。

 

img_619301.JPG

20121208日應中央研究院台灣史研究所之邀,當天去當工作坊的與談人,休息時間,在原「天然瓦斯研究所」辦公的專案副理劉有台主動與我談話,談到「六燃」與「天然」,我回答:真恰好,在7日才把3篇文章有關「六燃」與「天然」文章投稿給新竹市文化局。原來劉副理已經進行「六燃」與「天然」的史料挖掘,而且擁有很多獨家情報與影像,是從事此歷史之最佳在地研究者。 

img_618201.JPG

劉副理安排與接洽,敲定1214日拜訪第六海軍燃料廠的鄭揚錄前輩。647分就坐在火車上,想前往赤土崎Hunting。年輕的顧問是新竹人,她要我搭bus直接在大學路口的交流道加油站下車,這是對我受傷的腳拇指最好的建議。最近一直看美軍19457月的空照圖,有很多迷惑,雖然腳痛,還是決定從世運站,穿越赤土崎到加油站,進行Hunting

 

img_618401.JPG

一下火車往水利路走,就看到漂亮的情人展露迷人的姿態在誘惑人。60公尺高的美女就像天氣一樣笑逐顏開,天氣實在太好了,影像也很迷人。進到她身旁,68年來,妳到底看到什麼,或發生什麼事,能告訴我嗎?

 

oss0061.JPG

為什麼OSS美軍USBS Canary飛奔黃鶯小組19451029日在新竹廠所拍影像「Roll13 Navy Fuel Plant 6 Shinchiko24張之一,就是這美人的原貌,與現況差異極大?心中問題很多。  

img_618601.JPG

約定拜訪鄭揚祿前輩的時間快到,只能快速離開,半走半跑到加油站,準時赴約。在鄭公館,把筆記電腦我們就開始訪談。 

img_619001.JPG

鄭前輩說:「六燃員工有5~6000人,戰後能留下來在原地方工作,只有幾十人。這廠是用砂糖發酵來製造航空燃料。發電所很大,足夠供新竹市用,目前的大煙囪就是發電所,是燃煤發電,本發電所拆往湖南。其他設備,拆至研究所,還臨時蓋大倉庫容納,建功國小旁有地下油庫,(一面看電腦美軍所拍影像)最大工廠是735發酵工廠。公道路是原廠區鐵路,目前還有軌道在..」(要點)。 

img_619401.JPG

『懷  實驗工場、六燃老人  弔傅阿發先生、康金玉先生』本文刊登於《化工所訊》197期,20026月鄭揚祿前輩寫。(劉副理事先就寄給我)

 

img_620001.JPG

「一九四五年八月,二次大戰結束不久,資源委員會石油事業接管委員派員來台接收新竹的日本第六海軍燃料廠,此廠以砂糖為原料製造航空燃燒,擁有5000員工的海軍工廠,只拆遷發電所一件工作(710裝置)就花了二年,倉庫存貨之多,連接收委員都驚愕不止。」

 

img00201.jpg

《揚祿隨筆》鄭揚祿2000年,121頁。是鄭前輩八秩晉一壽慶之時,女兒獻給父親的祝福。鄭揚祿前輩送版主一冊。

 

1214001.jpg

第六海軍燃料廠合成部圖書庫之章。(劉副理送版主) 

1214201.JPG

鄭揚祿1934年芎林公學校6年級第一名獎狀(旁邊是一年級第一名獎狀)。 

img_619601.JPG

離開鄭公館,劉副理臨時決定帶版主去看建功國小旁地下油庫,這是最大shock,似乎還與67年完工時一樣,趕緊拍下寫真,這是網路上少有人介紹遺址。 

img_619501.JPG

劉副理也帶我去滅火湖(今清大成功湖),湖中有2個小島,他說:「六燃是海軍,用這2島是訓練用,也去看可能是廠長宿舍區。

 

img_619801.JPG

 看到沒有,誘惑人的爬梯,爬上去就是新天地 。

 

lin02.JPG

版主扮演入侵者角色,才能拍攝洞內的風景。

喜三郎さん在美國檔案館翻拍,送給作者使用,要感謝喜三郎さん

 

64 回應 針對 “赤土崎漂亮美眉園區Hunting”

  1. ktt 寫道:

    這地下油庫在職時曾去過 當時尚在使用 曾引起清大教授抗議而上報 不久停用

  2. 南石頭發電所 寫道:

    廣州電廠南石頭發電所工程處成立案 入藏號: 003000022876A
    典藏號:003-010101-0836
    » 檔案系列: 資源委員會檔案/資源委員會及國內附屬機構/總務/總類
    » 檔案日期: 1948/09/15 ~ 1948/09/28
    廣州電廠理事會呈報本廠拆遷台灣 新竹五千KW發電設備成立南石頭發電所 乙案業經擬具該所工程處組織規程呈准備案在案該項拆遷工作已告完成裝設工程亟須開展特於九月十四日正式成立南石頭發電所工程處並派楊家祿為主任請察核備案

  3. 南石頭發電所 寫道:

    資源委員會所屬單位徵用民地調查(三)
    典藏號:003-010308-0050 003-010308-0050
    » 檔案系列: 資源委員會檔案/資源委員會及國內附屬機構/業務/徵用
    » 檔案日期: 1948/11/25 ~ 1948/11/30
    廣州電廠為建築發電所徵用南石頭民地一案原由廣州市政府主辦交由廣州市標準地價評議會評定地價並由府呈奉行政院核准徵用但因業權人提出異議雖經市府公告限期徵購仍須俟地政部批復始告解決本市環境複雜地方觀念濃厚此事進行以市府主辦為宜本廠新竹拆遷機械運抵數月尚無法著手安裝 電請察核

  4. .... 寫道:

    北北

    這些我小時候都去過了
    下回你要拍眷村我帶你去
    我很熟ㄛ~
    一定可以盡地主之誼

  5. ??? 寫道:

    照片中阿北的背影

    好像變成大胖子了

  6. LYT 寫道:

    “輕質油槽”總容量10,000公秉(KL)之分散式油槽,應該是我們當天去的地方,

    昨天我又再去看看,上面有兩個蓄水池及許多管線,山洞內都是空的油槽牆面記錄為5000公?

    .當場還有一些油氣味?

    img_527801.jpg

    【版主註】那天爬上去,但沒有太深入,所以沒看到這麼精彩的景象。看來田野調查可以繼續下去,這工作只有在地人才有辦法,拜託劉副理幫大家做田野調查報告。希望六燃廳舍的殘跡、六燃鐵道殘跡…可以陸續被發掘。

  7. TINA 寫道:

    最後一張不曾見過
    可以補充說明他的位置嗎

    【版主註】劉副理說:從上面寫真有爬梯處, 爬上去, (要請朋友陪妳走進入)是穿過油管再過去,上面像公園一樣。
    真是人間秘境!!!

  8. 高本幸和 寫道:

    前輩在BLOG裡那張有屋頂的大煙囪建築照片,我是第一次看到戰前的狀況!!而屋頂的部分之前有訪談過居民,據說屋頂在戰時並沒受太多損害,而用料是檜木相當不錯,因此戰後被進住的人給拆去賣了,就連爬到屋頂的鋼筋梯也被鋸掉拿去賣。因此造就現在沒有屋頂的樣子。

    中原大學建築所近代建築與都市研究室碩士生 高本幸和

  9. 高本幸和 寫道:

    據說曾經有鐵軌與大煙囪鑑築連接,而軌道的痕跡現在根本看不到,我的猜測是被重新鋪上的混凝土給蓋過了?我試圖在1945年7月的空照圖找些端倪,可是看不到。而我在訪談煙囪隔壁那戶人家時(曾經是燈泡工廠那戶)一樓部分有很多漏斗,為了生活方便有些都打掉了。

    中原大學建築所近代建築與都市研究室碩士生 高本幸和

    12/513_n.jpg

    【版主註】顯示那天我的田野調查失敗, 我看到的寫真也有漏斗..上面是我姪兒在1204放晴時幫我拍的, 那這棟建築物是什麼怪胎???

  10. 高本幸和 寫道:

    dsc01719.JPG

    昨天版主幫忙轉貼高本幸和的email時沒有看到他附的漏斗寫真, 這張讓人更要懷疑這棟建築物不是單純發電所而已!!!大家去猜測吧!!!(發電所已經被空照圖以及鄭前輩的歷史證言2項證據所確定)它除了是發電所外, 漏斗幹嘛???

  11. 天研 寫道:

    漏斗是3個或是4個?

  12. 高本幸和 寫道:

    漏斗數量不明,現在建築物頂端的4個以外,我在一樓看過至少5個以上,有些還被打掉所以更多,不知能不能照柱列推算?比較震驚的是,我在訪談還有問到就連與煙囪連接的那比較小棟的也是有漏斗,但我從梁柱關係看不出所以然,非常困惑。

  13. 北投埔 寫道:

    投稿給新竹文化中心​3篇文章
    新竹赤土崎之一頁石化科技史(1935~1946)
    新竹第六海軍燃料廠人員之回憶
    新竹第六海軍燃料廠之美軍空中拍照及戰後移交資料
    已經初審完成​預計明年會刊出
    已經有2人通知我這件事, 算冬至好事

  14. 喜三郎 寫道:

    12301.jpg

    附圖為二次大戰期間美軍在台灣重要區域的投彈量統計數據(依據美國空軍戰後的統計數據所製成 書名要再查一下)小城鎮的統計數據,只能從個別轟炸機中隊的月報表逐一統計了,又是一篇碩士論文 與兩年的研究!
    基隆1840噸
    台北310噸
    新竹1123噸
    台中766噸
    日月潭第一發電所145噸
    日月潭第二發電所63噸
    台南1406噸
    高雄2559噸

    【版主注】這是喜三郎さん送來的資料。花蓮也許統計放在基隆,也許有人可以再細分。新竹人一直強調她們受彈亮最多, 也許是從單位面積來算。

  15. 北投埔 寫道:

    有關戰後從台灣拆送中國的機械設備,版主提出一些就目前所知如下:

    高雄火力發電所3000kw(拆遷福州), 赤土崎的新竹發電所5000kw(拆遷廣州南石頭) 、壽工場, 苗栗糖廠拆遷四川

    國史館檔案編號297-518內,廣東糖廠籌備處1949年8月15日有「為加速遷建工作由台糖公司遷廠委員會負責全部機器之整理拆修,由花蓮港機器至6月始運到廣州,此外屏東、高雄、苗栗糖廠蒜頭糖廠各地待運機件尚有300噸」,此處花蓮港機器指的是花蓮壽豐糖廠,戰前為鹽水港製糖會社寿工場。

    刊登於《台灣史料研究》(2002)P088~098 林炳炎/讀「戰後日軍日僑在台行蹤的考察」,為了將來檢索方便,把關鍵字打出來,全文詳影像。
    1. P89有台糖遷川機件明細冊(國史館檔案編號293~577)昭和製糖苗栗工場。
    2. P90廣東糖廠籌備處1949年8月15日有「為加速遷建工作由台糖公司遷廠委員會負責全部機器之整理拆修,由花蓮港機器至6月始運到廣州,此外屏東、高雄、苗栗糖廠蒜頭糖廠各地待運機件尚有300噸」,此處花蓮港機器指的是花蓮壽豐糖廠,戰前為鹽水港製糖會社寿工場。
    3. 國史館檔案編號298~445「高雄火力3000KW火力發電設備拆裝福州」。

    1003049001.jpg
    1003050002.jpg

    第六海軍燃料廠的新竹廠及新高廠(台中港)2廠設備拆至何處不知道,還有待查詢,第六海軍燃料廠只剩下高雄廠。由於是軍極秘廠,外界知道不多。

    檔案資料內「從台灣拆送中國的機械設備」到底有多少?

    台灣是戰敗國,戰敗國的人民要想法改變被繼續殖民的狀態。

  16. 高本幸和 寫道:

    前輩在BLOG所貼的大煙囪建築有建築偽裝,但現今這些迷彩全部消失便成單純的水泥與紅磚。我在看過建築學會防空資料第五號-建築偽裝指針,裡頭堤到的用在大面積的塗彩材-塗料,雖然有較好的耐久性,但耐久度也就頂多3年。過了塗料的耐久度就逐漸變成現在看到的樣子。

    中原大學建築所近代建築與都市研究室碩士生

  17. LYT 寫道:

    鄭先生提供:新竹日本海軍六燃主要接收負責人及單位:

    負責人: 首先是張君達先生,之後還有孫玄衡先生接任

    單位名稱: 資源委員會石油事業接管委員會

  18. 北投埔 寫道:

    在資源委員會檔案查是有張君達這人, 但查不到孫玄衡!!
    1.龍溪河電廠捐款及認股案 2.臺安航業公司興安輪在新加坡被扣 3.中日商務糾紛(一)
    這是有張君達人名的3件但與此無關

    有關新竹日本海軍六燃接收, 目前檔案看到的主要是軍方, 看不到資源委員會
    國防部史政局部分是日文, 相當簡略, 我已經放在書內, 請期待!!!
    此外, 亞細亞歷史檔案有較詳細, 已經放在新竹文化中心稿子上, 請參考!!

  19. 訪客 寫道:

    孫玄衡>孫玄銜?(台鋁)

  20. 孫玄銜有3件 寫道:

    孫玄銜有3件, 第二件是煉油廠,但沒有接收資料。
    1. 臺灣機械公司職員矢忠切結書 入藏號: 003000027058A 1.
    典藏號:003-010102-2583 003-010102-2583 » 檔案系列: 資源委員會檔案/資源委員會及國內附屬機構/總務/人事
    » 檔案日期: 1950/07/31 ~ 1950/07/31

    2. 高雄煉油廠油料被竊情形 入藏號: 003000013605A 2.
    典藏號:003-010309-0064 003-010309-0064 » 檔案系列: 資源委員會檔案/資源委員會及國內附屬機構/業務/意外事故
    » 檔案日期: 1946/11/27 ~ 1948/07/19

    3. 中日經濟技術合作(二十四) 入藏號: 020000012692A 3.
    典藏號:020-190300-0108 020-190300-0108 » 檔案系列: 外交部檔案/亞東關係協會/財經/-
    » 檔案日期: 1978/04/22 ~ 1979/02/08

  21. 高本幸和 寫道:

    sin01.jpg

    先附上大煙囪建築的平面,把現況的隔間全部拿掉,剩下柱子與外牆。虛線部分便是漏斗,圖中有紅色框框的是之前傳的照片中貼有囍字的漏斗(位置有點忘記了,數量可能不只這些),而二樓中間有兩個挑空就是一樓的漏斗,但其他漏斗部份可能被填上樓板。

    【版主註】感謝高本幸和把他的圖在此公開,也許這樣有助我們去理解這棟建築物如何當發電所,以及其他特殊功能。

  22. 林小昇 寫道:

    linabcd.jpg

    我今天下午有抽空去了一趟第六海軍燃料廠新竹支廠,也有拍了一些照片, 附上圖片一張,詳如附加檔案。

    有關六燃鐵道的部分,雖可由先前的圖上對照出路線,但現場並沒有找到比較明顯的殘跡。

    有關建築物的部分,大煙囪工廠相當壯觀,尤其二樓的大漏斗,以及樓中有樓的場景,非常奇幻。

    【版主註】真是漂亮的出草。

    林兄,下次出草要帶我去。

  23. 林小昇 寫道:

    第六海軍燃料廠新竹支廠
    http://linchunsheng.blogspot.tw/2012/12/blog-post_29.html

  24. LYT 寫道:

    感謝林小昇在圖片進行比對.

    圖片之A區大煙囪地方,可看到煙囪左邊有長條黑色陰影線條,陰影造成原因為東方升起之太陽所產生,黑色長條斜線可推測出時間為早上7點~10點之間.因此飛機可能半夜就起飛,一早到台灣上空.當天天氣很好.

  25. 北投埔 寫道:

    1月20日去赤土崎出草,有8人前往,獵取很多人頭,讓知識增加很多。最大收穫是地下油庫雖然在赤土崎,不是六燃的,從版主的眼睛裡消失。

    m0021.JPG

    竟然看到六燃的廳舍殘跡,雖經過近70年,有很多風霜,但被辨認出來。用1945年7月11日空照配合現場寫真,但版主的解讀是否正確就不知道,起碼證實劉副理說:有廳舍殘跡。

    r0021.JPG

    圖上紅點猜測是自轉車置場(鐵馬車庫)。
    完成者有: 1. 正門進去的廳舍區(主要辦公室,神經中心),從圖上看有3大間及2小間,但比照下面19450711的美軍空照圖,建築物形態不同,空照顯示是E、〒、II、I、□等形狀,約略是:廳舍、廳舍附屬房屋、廳舍附屬倉庫、自轉車置場(鐵馬車庫)、守衛崗亭4、札場(鄉下小屋)2,廳舍區比較清楚。

    因為人多,洪老大在非死不可貼出,美國朋友就在上面回應,連接到美援時期影像,擴展我們視野。

    建議從首頁開始看1954年以後新竹影像,非常精彩。http://mirach.lunarpages.com/~taipe2/index_files/Page2880.htm

    The Aandahl Family of Hsinchu 之Victory Church 勝利教堂
    http://mirach.lunarpages.com/~taipe2/index_files/Page1067.htm

    這是The Aandahl Family – Victory Church Page 2,但要看Page 1。

    In the early 1990s, this building was razed and a new high rise church structure of 7 floors was constructed. It occupies the entire original land footprint of the original property. 作者說1990年代初,被7層樓房取代。

    TAIPEI AIR STATION是很多人知道的blog,也有大煙囪,有助於我們拼圖工作。
    http://mirach.lunarpages.com/~taipe2/index_files/Page5428.htm

  26. 勝利堂(Victory Church) 寫道:

    赤土崎的基督教信義會新竹勝利堂(Victory Church)

    victory-church01.jpg

    最近與台灣鐵道專家安有仁兄email往返,討論有關勝利堂(Victory Church),他的彩色寫真真實的呈現1955年赤土崎的一角,我把1945年7月11日美軍的空照裁剪出來,其中用紅點圍起來的範圍,是彩色寫真所拍的地點,尚未完成的紅磚六燃新竹廠房,給我們很大震撼美。

    他說,勝利堂原本是茶館(有如現在的Starbucks ,like a Starbucks Coffee today),他父親為了傳教買下來。我問:「那塊地原本是日本海軍財產,戰後變成石油公司財產,令尊是向個人購買或石油公司?」他沒有回答,安兄1955年才3歲,當然他父親沒說,他就不會知道。

    為何石油公司財產上會有Starbucks?這點版主可以猜測,因為眼睛看到。1949年版主住在草屯炎峰國校的宿舍,學校只有幾間教室,有老師在此上課,但是,忽然間,這些全不在了,學校變成軍隊駐地。研究美援時,NSC 37上說這批新移民是「難民」。所以,改變成Starbucks是1949年才開始的,新移民太多,超過150萬以上,日本人(含琉球、朝鮮)離開台灣的總數才488,508人。有關1949年KMT大逃亡的慘劇,截至目前為止,尚沒有一本專書研究。

    這麼多的人擠進台灣,讓糧食與居住問題變得很嚴重。炎峰國校臨時搭建竹造兵舍。竹造房舍是這期的主流,完全使用本土材料,泥土、磚瓦等。

    先進入安有仁兄的家庭頁
    http://mirach.lunarpages.com/~taipe2/index_files/Page2880.htm

    點選Victory Church,就讓我們看到1955年的赤土崎,路面有鋪上柏油,日本時代流行剛性路面(混凝土),戰後才改柏油路面。(草屯街道就是版主見證到)第一代的勝利堂教堂位置是在大紅點附近,顯然原屋是1949年後才興建,1955年被改建成教堂。

    安兄的blog讓我們見識到1950年代的台灣縮影。

  27. 林小昇 寫道:

    oiltank.jpg

    書內的圖有標示「輕質油槽」的位置,分別套疊到空照圖與衛星圖上,正是劉副理帶我們去的地下油庫,詳見附加檔案。

    【版主註】書上如是說
    在(表5-1)中,除生產設備外不包括鍋爐、應急發電等之動力設備、修理工場之保全相關設備,但為因應空襲時製品之安全保管所以加上計畫設置分散式地下油槽計畫,叫”輕質油槽”。

    5-2-5 輕質油槽
    為燃料之安全保管,探討耐轟炸的儲槽,決定穿過在廠內東北部之溪谷設置總容量10,000公秉(KL)之分散式油槽,於1944年3月開始作業。在一個地方將200 KL的橫置型儲槽5座並排各儲槽間設混擬土隔牆,各儲槽上再以混擬土覆蓋,再在上面用土掩,種植蕃薯等植物作為偽裝。本來要建造這樣儲槽在十個地方,但到戰爭結束時祇做了一處。

    在丁醇製造工場所生產酒精則存放在輕質油槽。

    感謝林小昇兄的努力!!!

  28. 北投埔 寫道:

    2月17日繼上月的田野調查後,由於洪老大在facebook上貼出他出草的成果,美國朋友安有仁的熱情回應,讓大家收益良多,昨天在洪老大的實驗室,我們又聚集,討論問題。

    由於安有仁父親拍的彩色寫真(狄卜賽只有彩色紀錄片,沒有彩色寫真),是繼美軍的空照與OSS的寫真之後的紀錄,洪老大在1995年左右,前往六燃新竹支線鐵道拍攝寫真,其次是高本的長期田野調查,這些成果才讓我們有機會去拼湊六燃新竹支廠的影像。

    上月的田野調查由於有多人眼睛的觀察,所以昨天的討論是相當精彩。

    洪老大的六燃新竹支線鐵道拍攝回憶:此鐵道通過肥料廠與新竹化工然後進入石油公司(六燃新竹支廠),但火車要從叉道倒車進入新竹化工,因為此段鐵路在戰後還有使用,洪老大拍到廢棄在鐵道上的火車母(機關車),猜測是軍方的機關車,台鐵沒買這類車子。安有仁是住在這附近,看火車長大的。

    025_b1.jpg

    日文《第六海軍燃料廠史》第5章地圖上標示「原動缶」,查不到此詞之意義。在火力發電所有「汽缶」一詞,查網路字典:汽缶とは? ⇒ボイラー(boiler鍋爐)。所以「原動缶」會是boiler鍋爐?

    空照圖明顯告訴我們,此列入古蹟的建築,其房屋外有「電梯直井」或近似這類的裝置,古蹟的外牆高處有殘存鐵件痕跡。

    img_618601.JPG

    換句話說煤或要發酵的物質透過此「電梯直井」運送到頂部最大開口,然後送進屋頂上之漏斗。

    地圖上標示「原動缶」旁邊有「變電所」,並且表明是已完工,但空照圖卻找不到「變電所」,這有2種可能,被美軍炸毀或偽裝太厲害,讓空照看不到。

    於1943年11月設立新竹辦事處 。1944年1月1日,在新年祝賀典禮中委員長做了下列裁示,即試爐開始日新竹發酵丁醇裝置為5月27日。同時再度強調如果日期延遲了要有視同敗戰的心理準備(切腹自殺) 。也許,發電所並未完成,此廠主要目的是「趕上1944年5月27日丁醇製造裝置之試爐工作」。因為發電所裝機工作非常煩雜,沒辦法在那麼短時間完成。

    地圖上標示「原動缶」表示是鍋爐,而且也「趕上1944年5月27日丁醇製造裝置之試爐工作」。

    昨天也重新再度看OSS 24張寫真,大家可以感受到六燃新竹支廠完成及施工中的工作量,其實是很大的,但這些完工設備,竟然在空氣中蒸發,還沒有找到相關文獻說明去處,看來大家還有得忙。

  29. 趙家麟 寫道:

    2月20日,我們三位老師帶著五位研究生和兩位大四生,在文化局小邊的協助下,進入地下油庫,並且鑽入大油槽中,有一點冒險,在高約三層樓龐大漆黑的空間中,兩束光自頂部的兩個開口射下,太特別的經驗,像是神聖的殿堂,這學期我們會探討這個地下油槽的過去與未來,油槽第一道小空間牆上寫著:1960興建,最後一次清洗1995;那麼日據時期的地下油槽結構體還有存留嗎?
    這可能得請教鄭老先生了.

    中原大學景觀學系教授

  30. 北投埔 寫道:

    日治時期的地下油槽結構體應該會在吧
    1960年以前的台灣很節儉的, 你沒有看安有仁的彩色寫真嗎 ?
    1950年代台灣在4萬元換1元新台幣後, 大部分台灣人變成赤貧
    顯然趙教授太年輕

    美軍OSS留有寫真

    文化局小邊是否姓林?

  31. 趙家麟 寫道:

    文史工作的精神是求證,求真,應該會在的推論我不反對,但也只是推論,它還沒求證,若是還在,是哪個部份?
    我提到油庫油槽入口牆上寫的日期,不是某人自己亂寫的的,是工區完工與維護的正式告示牌,
    請您先自己過去看看,再回到正題討論

  32. 訪客 寫道:

    在石油公司新竹處待過的前輩知道這兩座[地下油庫]的應該不少,也很容易由該處(桃竹苗營業處地址:300 新竹市大學路2號電話:(03) 572-1311)直接找處長調出該油庫檔案就一清二楚了。
    個人推論應是[1960興建,最後一次清洗1995;]據悉1990年代媒體報導:清華教授抗議該油庫輸進出油料排出油氣難受(此事易查尋)。推論是公司受不了壓力才停用該油庫,並於1995年清洗後完全廢棄!!
    兩座[地下油庫]認真說只是地面油槽加上掩體。

  33. 北投埔 寫道:

    趙教授:
    我已經決定趕快把地下油庫論文提早寫出, 請期待!!!

  34. 林小昇 寫道:

    今天有網友傳給我網路上一段大煙囪的影片,
    網址如下:
    http://www.youtube.com/watch?v=IagRhCWntYw

    【版主註】非常精彩的60M煙囪之影像報導,值得去看。

  35. 林小昇 寫道:

    在部落格有貼出一些新拍的照片
    http://linchunsheng.blogspot.tw/

    【版主註】第六海軍燃料廠新竹支廠之建築這樣看起來還留存不少!!

  36. 北投埔 寫道:

    昨天在國史館內檢索資源委員會檔案,發現 「現貨全部在新竹交與貴屬湖南電氣公司.. 石油公司新竹廠之五千千瓦機爐一套交換」 ,看來鄭揚祿前輩的記憶力非常精準,晚輩在此道歉,沒有詳細查對檔案。

  37. 赤土崎的漂亮美眉 寫道:

    今天與2個漂亮美眉在公館一家高檔咖啡廳喝咖啡
    對於晚輩版主一向抱持提攜的態度, 希望她們能向前向上

    退休前檢驗課來了幾個新同仁, 我給他們上課的題目, 是他們要找
    How to survive in TPC? 新同仁對這問題沒有感覺!!!
    我一向告訴同仁, 我不會陪他們進土城看守所, 要去他們自己去
    要求他們如何獨立, 超然…等一些工作上必須小心的事項, 因他們在檢驗課
    隨時有進土城看守所的機會

    與漂亮美眉談版主最近很努力在追赤土崎的漂亮美眉
    網友不要會錯意啦, 赤土崎的漂亮美眉也是70歲
    漂亮與否是非常主觀

    目前無法像DR. Adam Schneider一樣說在隧道內看到光
    是漆黑隧道中摸索, 不知何時會看到光

  38. 靖國神社祭務部調査課 寫道:

    林炳炎殿

    御連絡戴き恐縮に存じます
    さて、御依頼の件についてですが、祭神情報の回答については
    現行におきましては御遺族の依頼に基き行っており

    論文とはいえ目的等の明確でない調査回答及び
    不特定多数の祭神調査の回答を行ってはおりません。
    御意に沿う事が出来ず申訳無く思いますが

    事情御賢察下さいます様御願い致します。
    まづは御回答まで申上げます。

    靖國神社祭務部調査課 高橋大輔

    【版主註】最近為了「台灣近代戰爭史」(1941~1949)第三屆學術研討會論文,寫EMAIL給靖國神社「戦死31人の名前を調查します」,談到《第六海軍燃料廠史》の100ぺいギ「石川正雄技術大尉、山崎孝治技術大尉、光島嚴技術中尉ほか31人の工員が共に戦死した。」,已上是靖國神社的回答。

  39. 《金開英先生訪問紀錄》112頁 寫道:

    這是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金開英先生訪問紀錄》陸寳千(1995年就離開中央研究院),黄銘明(查不到資料)。這本由台灣最高學術機關加持的書,其學術水準之低,簡直是破金氏記錄。

    112.JPG

    「但我們當時沒弄清楚狀況,來了以後,就直接跑到高雄。高雄廠被作,不能開工;新竹和清水都有庫房和辦公室,但各種設備都沒有運齊,運到的也還沒有裝好。南方拓殖會社設在嘉義,設備差不多都燒壞了。據當地人的說法是:美國人用燃燒彈來炸的時候,放在火車站附近的一大堆易燃物起火燃燒,廠內貯放丁醇(butanol)的油池受到波及,燒得面目全非,我們去的時候,這個廠已經無法開工了。

    第六燃料廠以高雄廠的設備比較完整,它有兩套機器,一天可以煉三、四千桶油,但是戰爭末期若干設備被炸毀,油也用盡了,我去接收時,該廠處在停工的狀態下,因為屬於海軍,油管進出都是從左營軍港。新竹是第六燃料廠的總部,總部的目標在製造航空汽油,因為日本人還在籌劃階段,除了庫房裡有不少白糖之外,根本沒有東西。清水方面只有一塊地和一間庫房,庫房裡只有榨油機,日本人原先預備利用植物油來煉油;嘉義的南方拓殖會社則是想用樹薯(cassava)發酵後做成丁醇,以便代替航空汽油之用。總之,我們來的時候,新竹和清水除了幾個幫浦,幾乎沒有東西!高雄和嘉義被炸得差不多,可是有材料,尤其是高雄,材料非常多。但是我們接收的時候,沒有任何一個廠可以開工。」

  40. yy 寫道:

    台糖陽筱蘭1925年生曾在苗栗糖廠工作。

  41. 林彪的DNA 寫道:

    看來這些龜公黨接收大官們,來台灣之前搞不清楚狀況,到了現場還是一樣搞不清楚狀況。在不然就是在畫虎爛,天真的以為未來的台灣人會單純相信他們的鬼話連篇。

    另外一個嚴肅的問題是,他們的知識水平與管理能力夠格接收與獨立修復日本人遺留下的設備嗎?

  42. 日本人的歷史證言 寫道:

    貼一段日本人的歷史證言:

    不過話又說回來,那種研究之成就是735試驗室年輕成員成為一體,依照我的指示不分晝夜同心協力的結果。每日在2公升的燒瓶中接種40~50株,平常培養150~200株這種龐大的量。培養準備、觀察、測定酸度及醇分、殘糖等分開做。是因為大家能用正確手法處理才有成果。再者,有大型的恒溫室、壓熱器等設備齊全也給了我們成功的力量。真正感覺到海軍組織力的偉大。

  43. 林彪的DNA 寫道:

    岩 松 一 雄
    戦 時 南 方 の 石 油
    http://www.geocities.jp/f_iwamatsu/oil/oil01.html

  44. 林彪的DNA 寫道:

    エグロフ博士講演速記録 : 大戦中に於ける米国製油工業進展の概要
    https://qir.kyushu-u.ac.jp/dspace/bitstream/2324/13770/1/p155.pdf

  45. 戦 時 南 方 の 石 油 寫道:

    戦 時 南 方 の 石 油是探勘處的情形, 他沒有參加六燃!!!

    エグロフ博士講演速記録已經翻譯完畢, 正打字中!!!
    可以看到金開英在此場高手與高手對決時, 他只是白癡!!!

  46. yy 寫道:

    南方拓殖會社設在嘉義>嘉義溶劑廠>台油煉製研究中心
    南方拓殖會社設在嘉義似為台拓
    當地人稱[化學会社]

  47. 版主留言 寫道:

    我沒有刪林彪的DNA 所寫回應, 最近已經發生幾次, 甚至於我自己的留言都自動消失!!!

    金開英1902 ~1999,浙江吳興人,清華學校畢業後,留學美國威斯康辛大學及哥倫比亞大學,皆習化工。後任職地質調查所。二戰時,先主持植物油提煉輕廠,其後負責玉門油礦之煉油工作。日本投降後,金開英擔任台灣石油事業接管委員會主任委員,來台灣接收日本人石油生產、煉製與營運相關設備。其後服務石油公司。

    他為何2次讀大學化工?我不知道理由!!來台之中國人皆有一特點, 學歷嚇死人, 但實務上沒有那麼厲害.

    エグロフ博士Gustav Egloff (1886-1955),新澤西州人,1909年進入紐約州康奈爾大學。他是非常著名的石油化學家。他擁有芝加哥的環球石油公司的職權(part owner)和超過5000項專利。在石油工業方面,他是一個多產的作家。根據日文《科学大辞典》如此描述:「美國的石油化学者,稱呼Mr.Petroleum(石油先生)」在網路上可以看到在《化學工業協會期刊》(Journal of the Society of Chemical Industry)239期458頁,由他主編『1938年的裂解藝術(The cracking art in 1938.)』。他的著作如下《Physical Constants of Hydrocarbons》《The Properties of Mixed Liquids: Phenol and Water, Trimethylamine and Water Mixtures》《Physical Constants of Hydrocarbons Vol I》台大圖書館還有14本他的著作。

  48. 北投埔 寫道:

    傳來忠貞新村都更範圍內,第六海軍燃料廠建築群配置圖及照片,依目前新的都市計劃,這些日治時期的工業遺構都將清走,我正在和文化局、都發局協商,不過,實在是需要更多人發聲,才有機會。

    過去,這七棟日治時期的建築調查極少,到這一兩年才稍為有,眷村的拆遷已經上路,就看這些和眷村共生共存了七十幾年,在台灣極少見的,都市中日據時期工業建築群,這次能保住幾棟了。

    文化局提出一個問題,這幾棟大棟的廠房(像寡婦樓),若是留下來,能做什麼使用,若是一點想法都沒有,他們擔心又會成為蚊子館。麻煩各位一同關心新竹在快速發展中的歷史保存,麻煩您們幫忙想想看有什麼做法了。

  49. yy 寫道:

    「日本海軍第六燃料廠新竹支廠」古老建築物,通過登錄為新竹市的歷史建築。

    「日本海軍第六燃料廠新竹支廠」古老建築物,獲審議通過登錄為新竹市的歷史建築。

    位於新竹市建美路上的「日本海軍第六燃料廠新竹支廠」的大煙囪,是日治時代台灣少數僅存的軍事工業遺跡,遺留的大煙囪建築高達60公尺,二戰期間美軍對台灣許多軍政據點進行轟炸,這支大煙囪也因此留下許多遭轟炸的痕跡,是當年日治時期台灣受到美國攻擊的佐證。「日本海軍第六燃料廠新竹支廠」是在昭和19年(1944)完工,範圍包含了赤土崎光復路,以及部分清華大學校園。

    2010.2.10新聞報導

    名稱應是「日本第六海軍燃料廠新竹支廠」而非「日本海軍第六燃料廠新竹支廠」

  50. yy 寫道:

    在部落格半屏湖的俞人~

    http://tw.myblog.yahoo.com/yuhjiu-0825/article?mid=537&page=1#560

    看到這樣的話題,

    我們憑啥來吸引日本觀光客?

    忽然想到一個點子:

    規劃「六燃一日遊」給日本觀光客回味「日本一級棒」!!

  51. 空襲瓦斯研究所、六燃新竹施設 寫道:

    http://taiwanairpower.org/blog/?p=10416&cpage=1#comment-156972

    空襲瓦斯研究所、六燃新竹施設及埔頂開關所 @ TaiwanAirBlog
    taiwanairpower.org

    國有財產(土地)引渡目錄 第六海軍燃料廠新竹施設內有「第一變電所上家」與「應急發電裝置上家」各有一棟。有「第一變電所上家」,應該要有「第二變電所上家」才對。

    所以最少要有「第一變電所上家」才對。如今張博士証明沒有「第一變電所上家」, 這是從空照圖來的。

    問題不知道如何解決?

  52. TaiwanAirPower 寫道:

    空照只能證明配置圖標明「變電所」的位置沒有建築物,還無法證明「沒有變電所」。

  53. 赤土崎 寫道:

    在2012年12月初寄給新竹文化局竹塹文獻的稿子,在今年1月出版,裡面是『戰時產業遺存』,有關赤土崎文章,我的文章4篇:新竹赤土崎之一頁石化科技史(1935~1946)、新竹第六海軍燃料廠之美軍空中拍照及戰後移交資料、新竹第六海軍燃料廠人員之回憶、新竹的發電所。
    另外有霍鵬程、趙家麟
    天然瓦斯..

    《竹塹文獻雜誌》51期有林欣宜學友 的『二十世紀中期以前新竹市東南金山面地區的土地利用與社會發展』 、『消失的存在感:竹塹城與臺灣高科技重鎮的雙軌發展』 2篇文章。

  54. 《日治時期第六海軍燃料廠新竹支廠之研究》 寫道:

    中原大學建築學系碩士學位論文
    《日治時期第六海軍燃料廠新竹支廠之研究》
    指導教授:黃俊銘(20140224簽字)
    研究生:高本幸和
    學位考試委員:李乾朗、黃俊銘、堀込憲二

    這碩士論文使用「アジア歴史資料センター」及「國史館第六海軍燃料廠」,是第一個使用這2史料的人。我在國史館資源委員會檔找不到,國史館是不讓人找到資料的館。

    高本兄, 恭喜

  55. [科技與社會:從新竹赤土崎的石化科技和第六海軍燃料廠談起] 寫道:

    420_n.jpg

    貼一張明天清大研究生幫我做的廣告
    比我的好太多

  56. 還願式 寫道:

    IMG_7435.jpg

    這要從18年前談起,台大朋友陳偉智有天問我,清大的山(禪宗的山,是宗派吧),她們非常不同於台大這山,你要不要去朝山?就這樣禮拜六下午就去。當時這社團很小,有傅大為、吳泉源、林崇熙、祝平一等老師帶這讀書會,在新竹沒幾次就換在台北林老師家辦。她們在建構「台灣社會科學技術史」社團,讀的聖經是「科學革命的結構」,科學可以革命?可以被挑戰?這太吸引人。後來還讀Said的《東方主義》這本聖經,以及Said的一些作品。這是台灣STS虛擬社團的前身。

    其實,更早之前,在交大的陳英亮老師帶領的論文研討課,他提出哈佛大學「禪與管理藝術」文章,讓我們讀,害我患了嚴重的「禪宗熱」這種病。禪宗是要求「自力頓悟」…

    IMG_7440.jpg

    在1990年代,「台灣有文學嗎?」、「台灣有歷史嗎?」再更前面是「狼來了」的鄉土文學論戰,台灣文學的名稱是鄉土文學。「狼來了」之前,「台灣」是禁忌是禁區,只能偷偷摸摸。狼用現在的用語是「恐怖主義份子」,要被嚴懲。

    1990年開始自覺的要改變自己,放棄工程師的身份與頭腦,從「體」自覺的改變稱「不成體統」,我的長官看不下去,不可這樣。也開始日本圖書館旅遊,尋找台電資料。

    IMG_7441.jpg

    後來,因為看到不該看的資料,讓我寫下不該寫的書。在美援書出版後,一位名教授指著我的鼻子說,「不要再寫了」,我對這勳章回以,偏偏要寫。
    最近寫一頁blog:從「翻異」看「1945年10月25日台北市公會堂の降伏式」,期望突破台灣的框架。

    從事社會運動25周年之後,對這樣的活動失望,認為這是錯誤。今年開始,不再參加。2014年1月7日蘇子翔兄在fb連絡,談到他關心赤土崎,竟然興起還願之心,從清大人社院學到太多,應該要設法還願。

    IMG_7442.jpg

    315在一場合看到年輕的身影上台,她們是「基進側翼」。緊接著暴發318太陽花革命,讓我發現,等待典範轉移是不切實際的,創造典範,照禪宗的用語,這群朋友表現出:「我就是典範,其他的舊典範,通通給我死去!」、「我就是祖師!」,即時出現屍橫遍野,一群「被網路世代淘汰的族群悲鳴」,很多抗拒改革的都屬於這群悲鳴族。那悲鳴還一直在台灣天空沒有消退。

    昨天,非常感謝吳泉源老師讓我還願,還送我2罐高山銘茶。主持人林文蘭博士費心的安排演講,她她送我人社院紀念杯。在此再次感謝2老師讓我還願。也非常感謝朋友們關心赤土崎關心六燃。

  57. 閱讀高本幸和的碩士學位論文 寫道:

    中原大學建築學系碩士學位論文
    《日治時期第六海軍燃料廠新竹支廠之研究》
    指導教授:黃俊銘(20140224簽字)
    研究生:高本幸和
    學位考試委員:李乾朗、黃俊銘、堀込憲二

    這碩士論文使用「アジア歴史資料センター」及「國史館第六海軍燃料廠清算目錄」,是第一個使用這2史料的人。在國史館資源委員會檔找不到,他教我要在財政部檔案找,國史館是不讓人找到的館。高本在使用檔案方面,確實了不起。對於建築學系碩士學位論文來講,是相當優秀的。

    是在2012年12月初就寄給新竹文化局,2014年1月出刊。高本兄的碩士論文寫2014年1月,但指導教授是2月24日簽字,兩人在競爭刊出。

    高本兄使用1946年4月1日日本官兵善後連絡部長 安藤利吉給陳儀的公文,檔案有日文版與翻譯版,但他使用翻譯版,會使用日文版,因翻譯不容易表達敗戰軍的心情。

    版主閱讀的立場是站在歷史的角度去看此學位論文。把我的想法公開,是期望台灣史的研究能進步。

    1. 現代論文約在戰後演變成重視「引用史料或論文出處」,論文之引用內容出處(就像超連結一樣),要能讓讀者滿足可追溯性(traceability),從traceability來看,此論文有缺失。例如,ACAR(アジア歴史資料センター),如依論文想追溯,是不容易的。又如,108頁的超連結或出處,是完全無法追溯源頭,連國史館的專家都搖頭。最後是追溯高本的調閱記錄才知道。已在論文108頁用鉛筆更正。

    2. 他使用史料談六燃人員引揚,有「雖然行政長官公署希望留用日籍員工以傳承技術,但在日人百般推托下無疾而終,.. 六燃之作業於日人全數歸國後終止。」

    他這段文字犯了錯誤,他引用的史料(數位檔),明明是用「徵用戰俘」(前ニ徵用セラレアル第六海軍燃料廠戰俘技術將校福島大佐以下六十七名),不是「留用日籍員工」,而且,他對「徵用戰俘」到「留用日籍員工」這中間有時間差存在沒有警覺,也就是,「徵用」與「留用」這2名詞之使用是發現「徵用」難以留下技術人員而改變。

    在新莊看檔案,終於看到「留用日俘,除奉准者外,其餘一律不准。日人野心難馴,我想日俘輸送完了後,殘餘的散兵游勇,勢必擾亂治安。」.. 「日俘輸送完了後,應注意搜索,查緝日方逃亡之散兵游勇及特務人員,實施清鄉。」文字散發出害怕日軍的心態,高本兄的論文,用現在人的想法去想像70年前。他沒有去查看「日本人引揚史」,也沒有努力回到70年前。

    3.「借用」2字之檔案原日文是「借用致度」4字,借用與中文同義,致度的発音為いたしたく,為接尾詞,表示いたしたい、是謙遜的意思,所以「借用致度」是借用,後面再加一個客套的語氣。「借用致度」是在「國有財產(土地)引渡目錄 第六海軍燃料廠新竹施設」,換句話說是戰後的移交(引渡)目錄,由於土地有些(戰前)尚未完成過戶手續,因軍方急需,採取先用(借用)在其上蓋軍營,「借用致度」是在說明房屋與土地關係。但高本兄寫成「借用制度」,日本人的他對日文有些沒注意。

    接著,想用1980年代新興的Cultural Studies這學門來談高本的「日人百般推托」,高本實在對不起他的日本人身份。他說7歲回台灣,可以看到台灣的教育有多毒,讓日本人分不清是非。

    日本在1860年代就成資本主義信徒,資本主義就是了解錢的偉大。資本主義的教訓:「技術」(know-how=tech)是「錢」(money)。「軍極密」=high-high- tech=high-high money。高本有讀沒有通『エグロフ博士講演速記録 : 大戦中に於ける米国製油工業進展の概要』(這還是他送我的),Gustaf Egloff是美國石油之神,有5000多項專利,Egloff看完六燃讚嘆說萬得福wonderful。

    日本人竟然在論文中要求70年前日本人,要把他們high-high- tech免費送給敵人,如何對得起那些切腹自殺日本人?而且還是用「徵用戰俘」的身份。相信那些技術將校,寧可選擇切腹自殺,也不願在「徵用戰俘」標籤下工作吧。

  58. 給2014-05-23讀完高本論文的人 寫道:

    首先
    謝謝你針對新竹這塊土地曾經發生過的歷史如此關注,
    讓很多當時事件可以經過很多討論後,能靠近真實一步~
    並讓期許有更多人可以知道新竹六燃的歷史意涵,進而重視他與保存他。


    在辯證的過程中,把高本的國籍身分當作你批評的點,似乎會讓焦點模糊,
    “高本實在對不起他的日本人身份。他說7歲回台灣,可以看到台灣的教育有多毒,讓日本人分不清是非。”
    “日本人竟然在論文中要求…..,如何對得起那些切腹自殺日本人?”
    在研究過程中還需要背負著國籍才能對得起誰,那這個研究如何能有獨立的思考,我想他只要對得起自己就好。
    如果高本完完全全是台灣人,那他的研究不就好棒棒?
    而台灣的教育如果讓日本人都分不清是非,那台灣人如何能夠?(吃多塑化劑習慣、免疫了?)
    您是日籍或非台灣人?不知您是否亦被毒害?我覺得這段話對高本有失公允。

    正如您文中所說的
    “把我的想法公開,是期望台灣史的研究能進步。”
    論文中誤植或對原始史料解讀不同,您提出不同的意見,大家進行辯證的確讓台灣史的研究又向前走一點了,
    但為批評而總是圍繞在高本是日本人的背景上面,大家討論的層次又向下掉了一點。

  59. 戰時產業遺存 4篇文章 寫道:

    2014年1月出版,裡面是『戰時產業遺存』,有關赤土崎文章,我的文章4篇:

    新竹赤土崎之一頁石化科技史(1935~1946)

    新竹第六海軍燃料廠之美軍空中拍照及戰後移交資料

    新竹第六海軍燃料廠人員之回憶

    新竹的發電所

  60. thau 寫道:

    最近被拆了,是不是這裡?
    海軍六燃所寡婦樓被拆除

  61. 是的, 寡婦樓被拆除 寫道:


    戰時產業遺存 4篇文章, 就是弔念戰時產業遺存被拆

  62. 阿柑 寫道:

    請問上文 LYT回應的照片,蓄水池及管線是在何處?
    上個月進到公34園內,只見到管線並無看到蓄水池啊?
    (ps.地下油庫變成公34公園後,暫時納入建功高中校地的一部分,也就是鑰匙由建功保管,而我們因為正在設計社區教案,才有機會進入園區一探究竟)

  63. 北投埔 寫道:

    LYT回應的照片是2012年12月的景象!!!
    由於此處是可以自由進入, 也容易改變景觀

  64. 第六海軍燃料廠新竹廠可能的範圍(19450711空照圖) 寫道:

    33001.jpg

    第六海軍燃料廠新竹廠可能的範圍(19450711空照圖)

留下回應

留言內含太多URL、廣告常見字,可能被系統視為廣告而扣住不顯示,請待版主解除。或寫私信給板主

本Blog其他隨機文章(五篇)

  • 台灣電力株式會社發電所設計圖—X祕密倉庫的檔案
  • 三太80 邁向國際
  • 賴和、彰化與行道樹蘇芳
  • 電腦的無上權威是如何建構成?
  • 莫斯科東方大學及其學習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