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計果與時計草

本文發表於 2015 年 12 月 25 日 13:58

IMG_0237

20151210在明潭陳課長的石庭園,看到它,由於天色已暗,無法拍照,就請他給我一個果實。晚餐時,遇到明潭電廠的一些長官,就問她們:這是什麼?住水里的課長,她以台語回答:to-kei果。

12398912_817429898365644_1900897701_n

1944年出生的老人,1972年以前,一直在中南部活動,記憶中它就是台語「to-kei果」。但後來,卻聽到北京話的名稱「百香果」。今年,很高興在水里找到證明記憶沒錯誤。

12404411_817429915032309_1656890039_n

顯然「to-kei果」是日語「時計果」,在台灣成為台語的外來語。日語也有「西蕃蓮花」之稱,而「時計果」、「時計草」與「西蕃蓮花」皆成為此植物之台灣名稱。

122501

台灣文學的片段:

122502 122503 122504
連日本在台灣的作家坂口れい子的《時計草》是以煩惱著混血問題(hybrid)的原住民為主題,並以「純」做為混血男主角的名字,就會明白邱永漢的「血統是一種意識」是值得注意的看法。

2 回應 針對 “時計果與時計草”

  1. ccc 寫道:

    passion fruit in English,
    very close to Mandarin

  2. 小石 寫道:

    感謝~ 很有趣的分享呢。
    之前只知道時計草是因其特殊花型而得名。

留下回應

留言內含太多URL、廣告常見字,可能被系統視為廣告而扣住不顯示,請待版主解除。或寫私信給板主

本Blog其他隨機文章(五篇)

  • 「中華民國流亡台灣60年暨戰後台灣國際處境」學術研討會
  • 台灣人造雨研究所(Taiwan Rain Stimulation Research Institute)
  • 愛「社會民主黨」,拋棄「民主進步黨」
  • 從斗六大圳看流亡政權的畸形
  • 上帝都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