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親火燒島研究所同學洪維健

本文發表於 2018 年 04 月 18 日 08:59

讓胖小熊害怕的人—謹以此文紀念台灣共產黨創立90年

去年10月,洪導在完成早泳課後,來書房找我說:

統戰部有人找他要在上海辦「台灣共產黨創立90年」紀念展及研討會。洪導要接這CASE,想找4個台灣人當研討會論文發表人,我是其中一個。

沒幾天,一個騎在豐田汽車戴毛帽的人,透過網路問:《林木順與台灣共產黨的創立》書 何處可買?聽說戴毛帽的人,目前住北京。太恐怖了。

跟長官報告洪導的CASE,長官聽到「上海」,就說她沒能力當「被李明哲」的搶救者,堅決的否決我的:林木順是我的父親,台灣共產黨創立是共產國際的大事。

如果我不去,洪導的想法,就會失色:共產國際、林木順與鄧小平同年,皆去莫斯科孫逸仙大學。

洪導的CASE,本來在11月就會拍板,到12月沒有聲音。

向我長官報告,有人比妳更害怕洪導的CASE。

以此文懷念我們最愛的洪導。

父親火燒島研究所同學

「白恐」元年的春天,父親被他弟弟的莫斯科同學蔣經國,指名錄取火燒島研究所,是第一屆最早被錄取的。那是小學一年級未入學前的事,小學三年級,同學指著我罵「政治犯」。

原本小學一年級成為「政治犯」的我,會以為是最小的「政治犯」,沒想到,竟然有在媽媽的肚子裡的「政治犯」。

2001年前往底特律,拜訪懷特公司在台經理狄卜賽,在他家他去借放映機,看他拍攝的彩色錄影帶。狄卜賽告訴我,蔣經國跟他說,在火燒島那些人是日本戰犯。我看得心驚肉跳。2003年,稿子寫完,再去狄卜賽家吃感恩節火雞,他又讓我看一次。

2004年,《保衛大台灣的美援(1949~1957)》一書出版,也用快遞寄給狄卜賽經理。我又跟長官說:想去狄卜賽家吃感恩節火雞,她冒火說,你瘋了。

2004年那次去,狄卜賽夫人已沒氣力再烤感恩節火雞了。但我帶回來狄卜賽經理所拍彩色錄影帶。

洪導透過他的朋友,來要認識小學一年級「政治犯」。

最小的小的2「政治犯」終於認識。

〈從火燒島寄來的手繪彩色明信片〉是應人權園區的「獄中獄外的人生 徵文活動」的最後一名。

 

4/17(二)13:00~15:00二殯至善一廳(二樓)

6 回應 針對 “父親火燒島研究所同學洪維健”

  1. 北投埔 寫道:

    轉型正義團

    昨天是您的告別式
    我們一群不屬於公部門的朋友
    組成”轉型正義團”
    我年紀最高充當團長
    也就是”轉型正義團”正式掛牌

    昨天我想起您帶我們去看白色恐怖被槍殺者的墓園
    那天早上有雨
    您說:::黃燃燦前輩知道有朋友要去
    通常都會在11點時
    雨停讓我們方便

    昨天早晨雨勢還不小
    13點要出門時
    我故意不帶任何雨具

    果然沒雨
    讓我們方便

  2. 陳孟和 寫道:

    「臭頭仔」「資料組」1954年10月,總統府機要室資料組,改組成為「國家安全局」

    https://www.facebook.com/permalink.php?story_fbid=1945657398988938&id=100006340900801

  3. 白恐隻洪導業績 寫道:

    https://www.facebook.com/permalink.php?story_fbid=1934758889871111&id=100000110575844

  4. 林正亨(1915-1950)是霧峰林家的第8代 寫道:

    林正亨(1915-1950)是霧峰林家的第8代 上一條也是林正亨

    https://www.facebook.com/permalink.php?story_fbid=1934762329870767&id=100000110575844

  5. 林正亨少為人知的霧峰林家 寫道:

    林正亨少為人知的霧峰林家

    https://www.facebook.com/permalink.php?story_fbid=4106817662665212&id=100000110575844

  6. 旁聽「維光餘影—洪維健作品工作坊」 寫道:

    旁聽「維光餘影—洪維健作品工作坊」

    昨天似乎節氣改變的狀況,難得不舒服的身體,讓我感受到難受。

    其實這工作坊除討論洪維健作品外也論及轉型正義這課題。

    難得發言的我也簡單提出:台灣的個資法是個奇怪的法律,轉型正義之寸步難行,是此法在作怪。國家機器的暴力行為,個資法提供了加害者的保護傘。我提出前蘇聯為例:

    1985年蘇聯共產黨主席戈巴契夫上台開始改革與情報公開政策,克里姆林宮蘇共中央委員會公文書館、KGB文書庫等長期深藏的秘密史料等公開的政策 。1989/4天安門前學生要求民主化運動,手無寸鐵之士阻擋戰車隊前進的電視畫面,震撼全世界。接著波蘭、匈牙利等東歐民主化、自由化革命進行。柏林圍牆倒塌,1990年東西德統一,1991年蘇聯解体。

    戈巴契夫「蘇共中央委員會公文書館、KGB文書庫等長期深藏的秘密史料等公開」,並沒有台灣個資法要求「遮掩及抽離」,完整的秘密史料等公開。國家機器的暴力研究可展開。

    從2015年台灣教授協會舉辦「軍事佔領下的台灣」研討會後,已經6年了。這6年來,台灣史研究有無改變?我看是沒有的。

    戰後台灣史研究,應該從軍事占領開始,並且比較台日之間的差異。最大差異是日本沒有戒嚴法,所以日本的軍事佔領期是1945 -1952。但戒嚴法讓台灣的軍事佔領期延長。

    為了參加2015年的台教會主辦的『軍事佔領下的台灣(1945-1952)學術研討會』,我特別把之前寫的『從「翻異」看「1945年10月25日台北市公會堂の降伏式」』,拿出來修改寫入文章,呈現「Culture Studies(文化研究)眼鏡」如何看這問題:
    在1945年8月15日那天,聽到玉音放送的日本人與台灣人都知道,天皇表示日本「敗戰與こうふく」。こうふく亦即「降伏」或「降服」,台語或日語的漢字表達,都是一致的,即軍事上劣勢與投降。
    但在兩個多月後的10月25日,佔領軍卻大玩文字遊戲,利用日語發音「こうふく」之同音多義性,偷渡了「光復」一詞並暗示「幸福」的日子(即降伏=降服=光復=幸福)。以此對敗戰之民進行洗腦,使台灣淪為ROC非法殖民之地,開啟台灣戰後錯亂的歷史與荒謬的文化。

    https://www.facebook.com/permalink.php?story_fbid=5066998343313801&id=100000110575844

留下回應

留言內含太多URL、廣告常見字,可能被系統視為廣告而扣住不顯示,請待版主解除。或寫私信給板主

本Blog其他隨機文章(五篇)

  • 退休的北投埔要善盡社會關懷與監督的責任
  • 台中一中八十年史內之戰前影像
  • 版畫人生–傑出校友廖修平教授特展@師大圖書館
  • 蔡英文華府演講『未來十年台灣的國家安全與戰略』
  • 恭賀 鹿島建設創業18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