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親火燒島研究所同學洪維健

本文發表於 2018 年 04 月 18 日 08:59

讓胖小熊害怕的人—謹以此文紀念台灣共產黨創立90年

去年10月,洪導在完成早泳課後,來書房找我說:

統戰部有人找他要在上海辦「台灣共產黨創立90年」紀念展及研討會。洪導要接這CASE,想找4個台灣人當研討會論文發表人,我是其中一個。

沒幾天,一個騎在豐田汽車戴毛帽的人,透過網路問:《林木順與台灣共產黨的創立》書 何處可買?聽說戴毛帽的人,目前住北京。太恐怖了。

跟長官報告洪導的CASE,長官聽到「上海」,就說她沒能力當「被李明哲」的搶救者,堅決的否決我的:林木順是我的父親,台灣共產黨創立是共產國際的大事。

如果我不去,洪導的想法,就會失色:共產國際、林木順與鄧小平同年,皆去莫斯科孫逸仙大學。

洪導的CASE,本來在11月就會拍板,到12月沒有聲音。

向我長官報告,有人比妳更害怕洪導的CASE。

以此文懷念我們最愛的洪導。

父親火燒島研究所同學

「白恐」元年的春天,父親被他弟弟的莫斯科同學蔣經國,指名錄取火燒島研究所,是第一屆最早被錄取的。那是小學一年級未入學前的事,小學三年級,同學指著我罵「政治犯」。

原本小學一年級成為「政治犯」的我,會以為是最小的「政治犯」,沒想到,竟然有在媽媽的肚子裡的「政治犯」。

2001年前往底特律,拜訪懷特公司在台經理狄卜賽,在他家他去借放映機,看他拍攝的彩色錄影帶。狄卜賽告訴我,蔣經國跟他說,在火燒島那些人是日本戰犯。我看得心驚肉跳。2003年,稿子寫完,再去狄卜賽家吃感恩節火雞,他又讓我看一次。

2004年,《保衛大台灣的美援(1949~1957)》一書出版,也用快遞寄給狄卜賽經理。我又跟長官說:想去狄卜賽家吃感恩節火雞,她冒火說,你瘋了。

2004年那次去,狄卜賽夫人已沒氣力再烤感恩節火雞了。但我帶回來狄卜賽經理所拍彩色錄影帶。

洪導透過他的朋友,來要認識小學一年級「政治犯」。

最小的小的2「政治犯」終於認識。

〈從火燒島寄來的手繪彩色明信片〉是應人權園區的「獄中獄外的人生 徵文活動」的最後一名。

 

4/17(二)13:00~15:00二殯至善一廳(二樓)

1 回應 針對 “父親火燒島研究所同學洪維健”

  1. 北投埔 寫道:

    轉型正義團

    昨天是您的告別式
    我們一群不屬於公部門的朋友
    組成”轉型正義團”
    我年紀最高充當團長
    也就是”轉型正義團”正式掛牌

    昨天我想起您帶我們去看白色恐怖被槍殺者的墓園
    那天早上有雨
    您說:::黃燃燦前輩知道有朋友要去
    通常都會在11點時
    雨停讓我們方便

    昨天早晨雨勢還不小
    13點要出門時
    我故意不帶任何雨具

    果然沒雨
    讓我們方便

留下回應

留言內含太多URL、廣告常見字,可能被系統視為廣告而扣住不顯示,請待版主解除。或寫私信給板主

本Blog其他隨機文章(五篇)

  • 台灣總督府台北師範學校長太田秀穗
  • 向教育部主秘莊國榮致敬
  • 江文也と台湾電力
  • 北里大學蒐集高木友枝資料小組--南港研究院、B102、台北帝國大學病院及台北帝國大學醫學部、台灣電力株式會社社長宅
  • 北投泉源路57號—狄卜賽的居家生活寫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