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木順在台北師範

本文發表於 2010 年 01 月 05 日 10:39

p1020174.JPG

林木順在台灣的求學生涯之資料非常稀少,幾乎不存在這個人。透過訪問他的公學校同學許作霖與李禎祥,才約略知道,他入學南投公學校,後來因遷居,從南投小半山的崩崁搬到貓羅溪(註1)北岸,這種從南岸遷到北岸溪州,直線距離只有350公尺左右,但其管轄從南投庄換成草鞋墩庄(註2)(1920-08-31草鞋墩庄改名草屯)。貓羅溪北岸溪州是1900以後北投埔與草鞋墩庄的邊緣,戶籍屬月眉厝363番地,月眉厝是廣義北投埔之部分。祖父那一輩及下一輩的活動範圍,幾乎都在貓羅溪沿岸活動,大姑嫁到番子田、二姑嫁到內轆、小姑縣庄等等。甚至於家慈住於彰化芬園快官也是屬於貓羅溪南岸。

getimage.jpg

 其實,從住家走到南投公學校或草鞋墩公學校大約都是5.5公里,小學生要走90分鐘,來回就是3小時。這對小學生的體力來說是很大的負擔,所以剛從台北師範畢業的西川政藏(註3)老師(1920年3月從北師師範部卒業),要林木順等學生陪他,不要每天回家。根據許老的回憶,林木順4年級才從南投公學校轉來草屯。

suzuki000.JPG

黃土水生前所塑志保田校長壽像1932-10-30在一師 擧除幕式,而1931-09-18志保田氏夫妻歸國。

1922年3月從草鞋墩公學校卒業,同年4月17日入學台北師範。1922-02-22發生『台北師範生暴行事件の顛末 左側通行の注意を肯かず遂に本島人生徒數百名警官を包圍す 檢束者四十五名を算す 昨日釋放の恩典』到1922-03-07『父兄代表者鳴謝』,是台灣史上第一次學生抗議事件,導致太田秀穗校長在6月15日下台,回日本。太田是一位慈父型校長,換上來志保田鉎吉校長就相對嚴厲。 學校表面上1922-03-07學生示威風暴已經結束,但實際上,學生之間仍然餘波盪漾,學生的心情也沒有平靜。1922年入學生運氣非常差,在他們1924年又捲入學生運動,造成這幾屆畢業生人數明顯減少。不但如此,表面上只有太田秀穗校長下台,其實不僅如此,支那籍教師因此從總督府職員錄中消失。筆者曾作一番比對,其變動概要如下:

1921 1922 1923 1924
校長 太田秀穗 志保田鉎吉 志保田鉎吉 志保田鉎吉
教授人數/舊 11 8  /7 8  /4 8   /6
助教授人數/舊 38 37  /28 32   /25 31   /24
書記/舊 6 6   /5 6  /4 6   /6
囑託人數/舊 4 5  /1 7  /2 11    /6
雇人數 6 6  /5 5   /4 5
日本人數 58 56 53 56
台灣人數 6 5 5 5
支那人數 2 2 1 1
總職員人數 66 63   /36 59   /40 62    /43

注1:舊意為原教授或助教授。

注2:李種玉先生辭職1922-05-15,李先生送別盛況1922-06-06。野上英一(支那人)沒有送別盛況。

201200.JPG

志保田校長主政時,職員錄更新頻繁,新進人員有 50人之多。只有極少數沒有更動,其中台灣人さんせい(先生)張福興、劉克明、鄧旭東、劉得三、李孝堯就佔了5人。野上英一(支那人)教授是有日本名字的福州人。而李種玉(註4)先生(助教授)卻在志保田校長還沒進入校門之前辭職,老師在學期中辭職,是比較稀有,何況那時候尋找這種文人職位還不是容易的事。所以1922年「台北師範生暴行事件」這顆炸彈,波及的範圍還蠻大的,除了警、校雙方頭頭下台外,李種玉さんせい辭職,是值得特別注目。野上英一在1922年《總督府職員錄》之名字上蓋上校正章,似乎在志保田校長上台那年就已經離職它去,因《台灣日日新報》沒有他的新聞,我們無法知悉實情。而日本人在處理這類事情,都非常婉轉,不會給人下不了台。

根據目前所能找到台北師範的學籍資料,林木順1922年(大正拾壹)四月拾七日入學,1924年(大正13年)3月19日退學,幾乎快完成2年的學業。他與新莊郡鷺洲和尚洲李肇基、羅東郡羅東街鄭泰聰成為莫逆之交,結拜兄弟。祖父林德裕還曾到鷺洲(蘆洲)拜訪李肇基父親李萬來,接受李家的招待。

有關林木順、李肇基與鄭泰聰3人為何退學,目前只有李肇基留下文字,說是「襲擊新起街派出所」,但我查看《台灣日日新報》,並無發生這麼重大的學生反逆事件新聞。而李肇基所留下文字是它在1951年被KMT槍殺之後,由台灣義勇隊的人所寫的,基本上是孤立言詞,沒有其他旁證,無法證實。如果有「襲擊新起街派出所」,這是犯下刑事案件,他們3人無法消遙法外,林木順與李肇基雖然離開台灣去支那,但鄭泰聰還在台灣,他應該會接受刑法制裁才對,可以證明這是不符合已現代化日本人的法治精神的。不知道志保田校長何時去寒舍要林木順返校,我相信如果犯下刑事案件,校長是無法容忍的,也不會要從台北搭火車到台中,然後換乘中南鐵道(註5) 到月眉厝,再走2.5公里路才能到月眉厝363番地。這樣遙遠的路程,是辛苦的旅程。

茲依學校所留生徒明細簿   林木順184 台北師範教諭的手寫評語如下:

一學年  饒舌、動作輕快ナルモ不作法。容儀亂雜輕率粗漫且不規律ナヲリ。組ノ勢力家。運動ニ趣味ヲ有ル。駈足。テニス共ニ上手ナリ

【譯】饒舌、動作輕浮粗魯。儀容亂雜輕率粗漫且不規律。社團裡有勢力的人。對運動有興趣。跑步與網球優異。

舍內謹慎ヲ受ク舍監及級主任ヨリ再三注意ヲ與フルモ態度サシテ改マラズ學年末ニ於ト當人ニ大ニ反省ヲ促セリ。

【譯】受到在舍監及級主任再三注意,受到宿舍內一定期間禁止外出處分,態度依然沒有改變。學年末要督促此人大大地反省。

二學年  不正直。饒舌

【譯】不誠實。饒舌。

門鑑偽造行使等ノ行為ニヨリ自宅謹慎ヲ命ザラレタルニモ不拘不良性ヲ發揮シ卻テ反抗的態度ニ出デタリ

【譯】因為偽造及行使出門證等行為,被命令自宅謹慎(在家一定期間內禁止外出),發揮不拘不良性,出現反抗的態度。

大正13年3月19日性行不良ノ為命退學

【譯】1924年3月19日因作了性行不良行為被命令退學。

taipeis.JPG

缺課日數與時數都太多。不是有錢的農夫兒子,在學校不好好求學,虛耗生命。

1931-09-08新聞『志保田氏送別會 六日開於江山樓旗亭 氏席上賦詩揮毫』

台北一師校長志保田鉎吉氏。此回勇退。按搭17日便輪歸國。卜居於京都左京區下鴨松原町40番地。舊時國校及台北師範之受氏薰陶出身者。由國師同窗會發起。6日正午。會場假台北市內江山樓旗亭。為盛開送別宴。來會者約近百名。有遠自台南各地至者。然殆皆35歲以上之人。席上由當番幹事陳振能氏。致典麗豐瞻之送別詞。極力稱讚氏30年來。在任中關於台灣教育界。種種功績。

記卲氏以洋朝服之姿。於來會者拍手聲中登壇。備言自1901年8月24日。就任國黌以來。滿30年間。實半生以上。從事於本島教育界生活。今得圓滿去職。足慰所懷。大抵之人。於此際必云幸託庇得無大過。余則不然自思過去有無過失。雖辱承寬恕。固己不勝顏汗之至。此後非即離去□□意義。所幸微驅尚健。其凡有足為台灣向上發達。及為諸君向上發達者。當不敢吝於犬馬之勞。

次披露各地來電。下午1時過。宴閒。紅裙侑酒。席半。張福興氏。以風琴奏國府某所撰國師同窗會之歌。志保田氏。則口占七絕漢詩一首如下。自言係平生處女作。並席上揮毫。盡歡至4時散會。

suzuki000014001.JPG

浮舟少日到南瀛。春雨秋風卅載經。功尚未成名已遂。東天遙拜不勝情。

氏號潮聲。潮字訓作志保讀。聲與鉎字。音讀同。其時出席者有言潮聲音讀與長生同。乃莞爾頷首。其落款有書為潮聲不老人也。  志保田鉎吉略歷

1895尋常師範學校卒業。擔任天田高等小學訓導1900年東京高等師範學校文科卒業。任沖繩師範學校教諭。1901年9月任台灣總督府國語學校教諭。1917年9月任台灣總督府高等女學校長補台南高等女學校長。1918年國語學校台南分校主任。1919年台南師範學校長。1922年5月台北師範學校長。


(註1)貓羅溪位於台灣中部,為烏溪支流,河長47公里,流域面積377平方公里,分佈於台中縣烏日鄉、彰化縣彰化市、芬園鄉,及南投縣草屯鎮、南投市、名間鄉、中寮鄉等行政區。主流上游為平林溪,發源於南投縣中寮鄉標高1,174公尺之九分二山西南側,先向西南流經大坑、田寮,於石城轉向西偏北流,經中寮、新厝、公埔,於包尾與另一支流坑內坑溪會合後,始稱貓羅溪。本流轉向西北流經南投、水尾子、後壁湖,隨後沿草屯鎮西側邊界流至下埔子,穿越芬園鄉境之土豆寮、溪底仔後,沿台中、彰化縣界流,於彰化市番子田附近注入烏溪。
檢視較大的地圖地圖上平林橋附近, 溪州堤防與草溪路西側所圍綠地就是林木順住家八七水災將房屋流的一乾二靜, 只揀回三叔一些書用goole earth看會更清楚。(註2)1920-08-31草鞋墩庄改名草屯。(註3)1920年3月從北師師範部卒業,1940年代在總督府負責義務教育改制案,國民學校就在他手上誕生。一定有網友會說此段胡說。(註4)李種玉三重菜寮人是清帝國貢生,從國語學校教到台北師範,成為助教授。《台灣日日新報》以他的名字檢索有192條。1922-10-07新聞報導,他、謝汝詮與許廷光3人被總督府選為參加東京湯島聖堂孔子2400年紀念祭。1935新聞刊登「80榮壽」,所以辭職時67歲,「年老艱于跋堅請辭職」。

(註5)中南鐵道:1913-02-11帝國製糖會社決定收購輕便鐵路,改築鐵道。1918-04-20新高山登山隊是台灣新聞社主辦新高登山會,乘中南鐵道夜宿集集,有三村廳長;土屋檢察官等多人送行。1918-06-29中南鐵道全通(28日台中電話)從台中經萬斗六、烏溪、草鞋墩、營盤口至南投,全長18哩8分。7月1日開始營業,南下4班車分別為6.40開8.05到、10.00開14.15到、14.15開16.40到、19.15開21.40到;北上4班車分別為6.45開9.08到、11.40開13.23到、14.20開16.45到、17.20開19.45到。台中到萬斗六有7站,從萬斗六、新庄、草鞋墩、月眉厝、半山(營盤口)至南投5站。台中南投間3等旅客乘車費57錢,1等旅客是1圓71錢(3倍)。此中南鐵道後來延長至濁水。19590807八七水災重創中南鐵道,此線終於走入歷史。

50 回應 針對 “林木順在台北師範”

  1. 北投埔 寫道:

    pyl0106001.JPG

    這篇文章寫好還沒貼出,就收到Soul Dance Studio Ms. Ginger寄來的賀卡
    謝謝啦

    嚇一跳 明年從Moscow泥淖中脫出
    是只有我才知道的密碼
    那些字也是我寫的
    也許是看到Soul Dance才一時手癢而寫
    所有早就下定心意
    今年就是Moscow年

    2009心情雜亂,迷失在給自己的理由中
    人生是奇妙的緣
    這張賀卡是在催促自己與時間賽跑
    不能給自己任何偷懶的理由

  2. 紅豆湯圓 寫道:

    炳炎兄
    關於「襲擊新起街派出所」,可參考日日新報1922-02-23第5版「北師學生暴行顚末」,有提到事件開始於新起街派出所,及整個事件始末。不過報刊是不是都是事實,也不得而知。

  3. 林炳炎 寫道:

    但那時候林木順、李肇基與鄭泰聰3人還沒有入學, 這更證明那批與李友邦來台的支那人寫東西, 很隨便!!他們之退學受學校退學那麼多北師學生的影響有關, 我是知道!!我還沒有把林木順當時可能的情境寫出!!

    「北師學生暴行顚末」李筱峰教授是這方面專家, 也出過他舅舅的書!!

  4. 林炳炎 寫道:

    李禎祥訪談記(時間:1989年7月5日下午)

    李現居草屯鎮玉峰街73號,猴年生,現年82歲。戰後草屯初中第二任校長。

    林木順讀完公學校四年,才從南投公學校轉來草屯公學校,大正11年(1922)公學校畢業。公學校六年級老師西川政藏,當時還是單身,很喜歡學生與他作伴,學生常住在他的單身宿舍,教學生讀書解答疑問,住在草屯街上的學生,吃飽晚飯就去老師宿舍,偶而會去離校不遠的草屯運動場散步,見東南方墳場,西川說「那是人生的歸宿」。後來入贅信國家,改名信國政藏。在草屯公學校任教導、調台南州督學、後調台灣總督府推行「義務教育」有功勞。在1980年3月20日出版的《台灣への架け橋》p262有信國政藏的簡介,此書由大阪市城東區田鳥野東21-3-8蓬萊會關西支部出版,收集以前在台灣教育界有功人士,包括蔡培火及其文章。

    戰後,李禎祥也去日本拜訪他的老師信國政藏,文章刊登在《台灣への架け橋》。

  5. 林炳炎 寫道:

    因此依賴北師名冊上的西川政藏, 對台灣人而言, 打死也想不到他與信國政藏是同一人. 如果沒有這訪談, 我們是無法確認這樣的關係!!

    日本人通常由老大繼承家業, 老大以下只好另外找出路. 日本人對半子非常禮遇, 如果非常喜歡這半子, 會要他入贅冠妻姓, 繼承妻家.

    西川說「人生是爬向墓碑的過程」。在寫上述訪談時, 文字沒有使用精確!!

  6. Hiauhong 寫道:

    請問版主:

    [貓羅溪] 是讀做 niau1-lo5-khe1 還是 ba5-lo5-khe1 ? 多謝!

  7. 北投埔 寫道:

    >>>[貓羅溪] 是讀做 niau1-lo5-khe1 還是 ba5-lo5-khe1 ?

    雖然號稱住在那裡, 但實際上大部份我是住在另一種「眷村」, 「學校宿舍」, 很少住在貓羅溪附近的家。我直覺我的讀法比較像後面, 但實際上沒聽過人家如何說。中午打電話給堂弟, 他在家住很久, 他很肯定的說Liou-ro-Ke(嘗試用羅馬拼音, 我很帕注聲調, 變調部份要請牽手出來壓陣)似乎比較像前面!!看來我要再問我哥哥!!

    我知道你問的意思, 這溪應該是南北投社共有的資產, 當然聲音也是南北投社的發音法, 代表當地住民的一種文化資產!!

  8. 林炳炎 寫道:

    由於下定決心要寫這主題,在垃圾堆的資料竟然跳出來。大概是1992年吧,李肇基(李友邦)逝世40週年,在師大綜合大樓5樓舉行紀念研討會,我當然參加,會後對這研討會「玩弄死者」很不滿,寫文章,好像貼在遠流博識網「大廟口」(我倒是想從網路墳場再挖出那篇文章),但「大廟口」被共匪攻佔,最後消滅。

    跳出來的文章是世新王曉波教授寫的『日據時期的台灣抗日運動與獨立運動—論李友邦與「台灣獨立革命黨」』,在p3中央位置有「1924年,曾與林木順、林添進8、9位同學,襲擊新起街派出所,受到開除處分,而與林木順離台赴滬。16」而16是:李仲,『台灣義勇隊隊長李友邦』,《台聲》1986年第4期,p43。

    我為何會認為「玩弄死者」,那是因為已經收集一些台灣師範學生運動資料,但就是沒有1924年3月發生的。而李友邦與「台灣獨立革命黨」,怎麼會不是分離主義呢???

    在《台灣日日新報》可以查到『北師學生暴行顚末』台北師範學校;本島人;大稻埕;稻新街;派出所;和田巡查;杜榮輝;東門街;粟生巡查;堀川安市助敎授;學寮;瀧田和三郞;高橋巡查;南警察署;南報;德田;姉齒警部補;豐島刑事;生駒學務課長;太田校長;今井保安課長;倉持警部;公務執行妨害;檢察局;金子;上瀧;檢察官;松井檢察官長;刑法;辜顯榮;沈賜記;志豆機典獄;相賀警務局長;高田台北州知事;林熊徵1922-02-23

    這是發生在1922-02-5的事,地點是大稻埕稻新街派出所,與林木順3人無關,也非新起街派出所。『北師學生暴行顚末』也非襲擊派出所,只是學生與警官間誤會而已,警官面子掛不住。

    如今看起來世新的王曉波教授寫文章不負責任,認為有出處就是「史料」,問題是這類二手傳播要依賴幾何學,兩點決定一條線,三點決定一平面。最少要有不同出處2個,才能決定這件事是否存在。像這種「孤立言詞」,在結構力學的觀點是「不安定」,隨時有被推倒的可能。

    由於我已經把相關人物的「台北師範的學籍資料」整理好放在電腦裡,那麼精彩的一手「史料」,當然不能一口氣貼出,讓人看光光。所以敢說「世新的王曉波教授寫文章不負責任」。

  9. 訪客 寫道:

    如今看起來世新的王曉波教授寫文章不負責任,認為有出處就是「史料」,問題是這類二手傳播要依賴幾何學,兩點決定一條線,三點決定一平面。最少要有不同出處2個,才能決定這件事是否存在。像這種「孤立言詞」,在結構力學的觀點是「不安定」,隨時有被推倒的可能。

    由於我已經把相關人物的「台北師範的學籍資料」整理好放在電腦裡,那麼精彩的一手「史料」,當然不能一口氣貼出,讓人看光光。所以敢說「世新的王曉波教授寫文章不負責任」。

    回應:

    我們是素人文史義工,不為名(學位、升等),不為利(自費不尋求納稅人補助),或因敢玩科技史,相信”兩點決定一條線,三點決定一平面。最少要有不同出處2個,才能決定這件事是否存在。像這種「孤立言詞」,在結構力學的觀點是「不安定」,隨時有被推倒的可能。”

    只有原理才要相信,雖已被公認的定律定理,都要接受不斷的挑戰和驗證。常看到所謂”論文””學術論文”羅列許多單一出處,如果用來加上自己的看法,就以為足以決定一條直線,那豈非武斷,甚至是以我訛傳訛以偏蓋全。

  10. WT 寫道:

    “組ノ勢力家”

    我猜所指的是 “班上有勢力的人”

  11. 北投埔 寫道:

    “組ノ勢力家”與“班上有勢力的人”有些差別!!

    應該是能結群成黨的人, 要有一些領袖魅力的人才行, 像我在學校孤單一人, 怎麼也不會是“組ノ勢力家”大家都是同學, 在那大正民主時代, 是標榜民主與平等的. 北師一年招待192人左右, 是無法一起上課的!雖然住校, 同學不見得都會認識!!

    而且北師與醫學校是台灣唯二最初的最高學府.1905-05-26高等農林學校開校才打破那最高學府的驕傲.

  12. 北投埔 寫道:

    在《台灣日日新報》可以查到『北師學生暴行顚末』的原文漢文就貼在此, 用台語讀就可以通!!
    taipeins00101.JPG

  13. 林炳炎 寫道:

    1924年12月《實業之台灣》雜誌刊登一篇 二豐生寫的有關『台北師範學校休校事件の嚴正批判 最近三度繰り返へした師範學生騷擾事件の本島初等教授界に及せる影響』,我閱讀一些學者的「北師學生事件」,大都只談1922與1924沒有人說1919放火事件。這篇文章如此定義事件:1922警官拔劍事件與1924騷擾事件。

    1924-11-20『台北師範公學部生百廿名 同盟休校 原因は遠足の事から』,新聞說16日把海山郡鶯歌庄許吉命令自宅謹慎,引發同盟休校。1924-11-29『退學卅名、停學六 十四名で鳧がつき』。 1924-12-19『停學師範生 全部復校 改悛の情が見えたので』新聞說「停學處分59名,自宅謹慎後54名返校,另5名近日中返校」退學生有30多名。

    《實業之台灣》雜誌這篇文章非常有意思,是日本人二豐生寫的,說1924騷擾事件是一部分學生藉旅行地變更來排斥志保田校長。提到師範學校對職員的轉任或馘首(刣頭)是志保田校長專賣的特產品(志保田校長轉免大施術!!簡直在說我提出那張表是正確說法,真是青盲雞啄著虫),老師的大更新也是造成學生心情浮動的原因之一。

    這篇文章對前任太田校長與現任志保田校長的看法是,前者「溫順無抵抗主義」,後者「謹嚴徹底主義」。1919放火事件(《台灣日日新報》根本沒有報導這件事)與1922警官拔劍事件,因證據不充分而不起訴。警察署長罷免,嚴厲責問學校校長責任(太田離校回日)。作者在最後附記提到「就中因襲學閥等」,二豐生的劍揮向志保田校長。這篇文章沒有把責任全推給學生。而1924年離校的學生,成為台灣共產黨員者有4~5人之多,應包括李肇基。

  14. 北投埔 寫道:

    大哥見興幫我在草屯鎮公所申請了戰前全戶之戶口謄本2份。日本人何時建立戶口謄本制度,我不知道的,但是,這份戶口謄本是證明林木順的存在之最原始檔案,是一手資料。其中一份是送陳芳明做研究用,但請網友自己去閱讀他的大作,刊在《台灣史料研究》1994年2月出刊第3期120頁『陳芳明/林木順與台灣共產黨的成立』,檢驗他如何使用「史料」。

    戰前全戶之戶口謄本,提供非常有價值的「史料」,一般人,通常不會去記包括生、死日期,但謄本就提供這方面資料。它比「族譜」可靠得多。表上有的欄位是表頭:「警番號363」、「現住所」、「本居又ハ本國住所」、「族稱」、「戶主トナリタル年月日事由」、個人紀錄部分:「事由」、「種族」、「種別」、「阿片吸食」、「不具」、「纏足」、「種豆」、「續柄」、「父」、「母」、「出生別」、「前戶主トナ續柄榮稱職業」(非戶主者為:續柄細別榮稱職業)、「姓名」、「生年月日」。

    我很迷惑「種別」位置被塗抹成黑色,無法透視,如有網友知道請告訴我。「種族」則寫「福」。台灣日日新報1915-06-28 『台灣發達比較』非常精彩,這份資料讓那些自稱是漢人的台灣人要檢討,為何新聞刊出沒有人去反對?歷史學者要研究從「熟番」變成「漢人」的歷史過程。新聞說台灣人口有:

    熟番:1896年257萬人、1912年321萬人。生蕃:1898年8萬2千人;1912年有12萬2千人。內地人:1896年1萬人、1915年13萬人。外國人(首為支那人):1900年1千人、1912年1萬7千人。

    「種族」寫「福」是否1915年以後再寫的?

    下面就逐一抄錄重要內容吧。
    大正15年12月8日前戶主(林乞)死亡,戶主相續。說明此戶籍的來源。
    戶主:林德裕(前戶主長男),明治4年(1871年)10月8日生。
    長男:林庚錦,明治34年(1901年)1月4日生。
    次男:林木順,明治39年(1906年)4月3日生。
    三男:林松水,明治42年(1909年)4月18日生。
    此外,有四女、五女、六女之誕生,母親皆為洪富(為免困擾,本文將冠夫姓及氏字略)。六女之生日為大正4年8月1日。

    但戶口謄本上有「妻」郭金連。明治14年(1881年)2月29日生。昭和4年12月12日婚姻入戶。很遺憾,戶口謄本沒有洪富何時去世之資料。換句話說,郭金連沒有生孩子,那我的祖母就是洪富,郭金連是繼祖母。祖母洪富的死亡記錄應該寫在前戶主(林乞)那本戶口上。但不會比大正15年12月8日晚,因林乞妻死於昭和3年。

    原本想用此資料來說明林木順如何從乖孩子,因失去母愛變成叛逆少年,但史料無法幫忙。順便把族譜的影像檔也貼在此,在八七水災之前,完全不知道。八七水災前一天父親才把祖父拾骨,並葬於快官公墓(也就是辜顯榮墳墓附近),他不小心把族譜丟在桌上。

    86001.jpg

  15. 訪客 寫道:

    力作出現!期待!!
    立刻前去國圖看『陳芳明/林木順與台灣共產黨的成立』,檢驗他如何使用「史料」。

  16. scl 寫道:

    不知有無申請影印林乞戶口謄本。似可在就近戶政事務所憑證件遠距申請付費。

  17. 紅豆湯圓 寫道:

    參考2008年成大建築博士論文(研究生:蔡明志 指導教授:傅朝卿)第199頁。

    「種族」分為福建人、廣東人、支那人、內地人、朝鮮人、滿人、日人、平埔族、高山族、外國人生番、孰番。「種別」是最具殖民色彩最受爭議項目,將台灣人分為三等,第一種為官吏、公吏或有資產常識而行為善良者,第三種為曾受禁錮之受刑人(顯有悔改者除外)需視察人或其他警察人員特別注意者。第二種則為不屬於第一種與第三種者。「不具」是指身體殘障。

    http://etdncku.lib.ncku.edu.tw/theses/available/etd-0131108-195000/unrestricted/etd-0131108-195000.pdf

  18. 北投埔 寫道:

    先回答Hiauhongさん問題,我問過2人,雖然住在離烏溪比較近,其中一個約80歲,回答都是[貓羅溪]=bâ-lô-khe 或標示為ba5-lo5-khe,通常1聲不標示。我還是回到你所標示的後者,拋棄堂弟的說法,因他後來大部分時間都不住草屯。這是非常有意思的問題,如有新解請繼續。

  19. scl 寫道:

    族譜大部份是一種成熟楷書所寫
    僅”乞”及少數近世名字筆跡有異

  20. 北投埔 寫道:

    感謝紅豆さん的回答
    參考2008年成大建築博士論文(研究生:蔡明志 指導教授:傅朝卿)第199頁。應為第179頁。不過這是一切面,如有從1900到1945的演變最好。
    【「種族」分為福建人、廣東人、支那人、內地人、朝鮮人、滿人、日人、平埔族、高山族、外國人生番、孰番。】這句話的依據他沒有明示。
    清帝國時代,使用的生番、孰番的粗略分法,似乎沒有「漢人」,這是我與「他者」的關係。我是不必說或被研究的。但《台灣日日新報》1915-06-28 『台灣發達比較』台灣住民分為熟番、生蕃、日本人、支那人及少數外國人。明顯與上述有異。

    這種分類明顯表示「典範轉移」(paradigm shift),我的問題是,約在1919年附近,台灣興起一股「造族譜」的旋風,因那時台灣人比較有錢了,出得起錢雇用支那人,這件事,讓很多平埔族都加入「造族譜」而冒籍成為「漢人」。

    所以【熟番、生蕃】>>【熟番、生蕃、日本人、支那人及少數外國人】>>【高砂族、平埔族、「漢人」、日本人、支那人及少數外國人】>>【高山族、平埔族、「漢人」、中國人及少數外國人】>>【原住民、「漢人」、中國人及少數外國人】,這樣演變是否存在?

    1915062801.JPG
    1915062802.JPG
    再把《台灣日日新報》1915-06-28轉貼在此。

  21. 紅豆湯圓 寫道:

    1924-11-20『台北師範公學部生百廿名 同盟休校 原因は遠足の事から』事件,最後退學生有30多名,其中也包括曾入選帝展的台灣畫家陳植棋。

    http://www.twcenter.org.tw/wu12/04.htm

    但後來的歷史研究都和1922『北師學生暴行顚末』弄混了,不但時間弄混還有學生也弄混,當然也有可能那些1924事件退學生誇大自己是因新起街襲警而被退學。1922事件的確是大新聞,連台灣士紳辜顯榮、林熊徵、許丙都出面了,相對的1924年遠足事件就小多了。

  22. 紅豆湯圓 寫道:

    同意炳炎兄所說日治時期台灣「種族」稱呼的演變是存在的。

    根據我家日治時期「戶口謄本」記載,上有「種族」、「阿片吸食」稱呼可能是1922~1925之間開始,在1933~1935之間結束。因為一張1922年戶口謄本並沒有這些欄位,而1935年後出生的也沒有這些欄位。

    如果詳查當年的日日新報應可以找到較確切的時間。

  23. 林炳炎 寫道:

    整理我家戶口謄本發現, 我的經驗與戶口謄本有很大差異, 我的姑媽們與紀錄不一致, 其中大姑媽嫁到番子田, 國校時農曆年去請她回娘家時, 竟然發現同班同學跟我一樣, 是去要壓歲錢的, 我每年都去, 同學似乎沒有或我沒有遇到, 最少有2個姑媽是紀錄沒有的, 當時沒有疑問心, 怎麼可以家庭史與台灣史一樣不清不楚, 所以還要努力挖掘!!包括沒有見面的阿媽那年死亡!!

  24. scl 寫道:

    我已幾可認為唐山祖是第一代到台灣的羅漢腳

  25. scl 寫道:

    約在1919年附近,台灣興起一股「造族譜」的旋風
    此事日日新報有無資料
    有無專文討論?

  26. 林炳炎 寫道:

    台灣日日新報檢索「族譜」只有7件, 我是看幾件草屯族譜的看法!!

    1. 標題 鄉賢崇和公族譜題跋
    作者 鄭鵬雲
    日期 1912-04-05 年號 明治45年
    刊別 日刊 版次 04

    2. 標題 黃昇平君重修族譜序
    日期 1923-11-17 年號 大正12年
    刊別 日刊 版次 06

    3. 標題 擬修黃氏族譜啓(上)
    作者 三峽 則修黃萬生
    日期 1926-08-02 年號 大正15年
    刊別 夕刊 版次 n04

    4. 標題 擬修黃氏族譜啓(下)
    作者 三峽 則修黃萬生
    日期 1926-08-03 年號 大正15年
    刊別 夕刊 版次 n04

    5. 標題 黃姓宗親會 開磋商會 擬修黃姓族譜
    關鍵詞 稻江蓬萊閣;臺北市;海山;新莊;基隆;黃純青
    日期 1927-07-12 年號 昭和2年
    刊別 夕刊 版次 n04

    6. 標題 鄭成功氏 世系族譜 據鄭旭氏所談
    日期 1935-03-21 年號 昭和10年
    刊別 日刊 版次 08

    7. 標題 林姓族譜完成
    關鍵詞 林献堂;林幼春;林耀亭;臺中;頂橋子頭
    日期 1936-01-27 年號 昭和11年
    刊別 日刊 版次 08

  27. 林炳炎 寫道:

    翻2008年成大建築博士論文(研究生:蔡明志 指導教授:傅朝卿)。博士論文標題:《殖民地警察之眼:臺灣日治時期的地方警察、社會控制與空間改正之論述》。

    我很想請問他幾個問題1. 地球上殖民地有幾類? 2. 戰後台灣是否為殖民地統治? 3. 為何台灣的殖民地統治是「英式」? 4. 殖民地統治的「技術」有那些?

    近來已經開始萌芽「日本時代的台灣統治的本質是什麼?」這樣的課題,從比較殖民地作為開始。康乃爾大學酒井直樹教授說:「批判比較要能找到2個不同的案例一起比較,不能單面批判。」這種只把「日本時代的台灣統治」說成「殖民地統治」是非常便宜的作法。他引用富田町出身的Ms.論文,就是這類型。也是戰後教育成果,我把這類「殖民書寫」不歸入「台灣史」的範疇,除非,她/他也同時談及「戰後台灣是殖民地統治」。

  28. Hiauhong 寫道:

    >> [貓羅溪]=bâ-lô-khe

    多謝版主! 因為台語地名, 特別是local 的, 非在地人不明瞭, 無法”望字生音”.
    同樣和[貓]有關, 版主多篇文章跟日月潭有關,
    貓[口闌]山 唸—

    1. niau-lan 2. niau-lan5 還是
    3. ba5-lan 4. ba5-lan5

    再次先謝謝版主!

  29. 林炳炎 寫道:

    還要請教當地人, 我牽手說ba5
    理由是貍貓讀ba5
    要花點時間才能問水社嗨那位日月潭住民!!

  30. 北投埔 寫道:

    我請牽手幫我注音, 木屐囒 是根據住民劉坤土前輩的音記錄. 貓囒則尚未確定!!基本上是依據內山腔(這是對照於海口腔, 我的經驗是老一輩海口腔人對對我的說法), 現在學院派那種漳泉之分是與土地記憶背離的. 我高一的室友來自鹿港, 他的鹿港腔不容易聽. 這樣的說法不是清楚明白嗎??

    木屐囒bak8 kiah8 lan
    貓囒 ba5 lan

  31. Hiauhong 寫道:

    多謝版主 kah 版主夫人!

  32. 訪客 寫道:

    昨天抽蓄施工處黃隆盛經理打電話給我, 談到有關益化寺, 他請教水社村長黃寧圖(他叔叔), 順便談到他對貓囒 ba5 lan的讀法認為與他自己以為的差很大.

    這是源自漢語的規矩, 文讀與白話兩種, 地名要讀讀冊音, 不可讀白話音!!

  33. 蘆洲田仔尾 寫道:

    林さん你好,

    看到 林木順 貴大作, 也使得心裏關於 李友邦 之生平 疑惑得以一解.
    順便寄上 李友邦 父執輩相關記載, 其父 李萬來 讀 台北師範 再而 從事 教職多年, 再進 製糖會社 看來, 李友邦 的 反日? 抗日? 執真?
    不知 當年 林木順與李肇基 是 何時? 又 如何 離開 台灣? 由誰 支援?
    只有聽說..李家 在日本時代 有人去 廈門 開儌間, 李肇基 弟 李承基 在 廈門 義和街 被 蔡君通 銃殺.
    當年 在師大 的 紀念研討會 後進也有出席. 如今 將 李友邦 事蹟描述 成 異常 偉大, 實在不以為然.

  34. 林炳炎 寫道:

    蘆洲田仔尾さん

    我想「李友邦 事蹟描述 成 異常 偉大」,這要由後人研究。彰化北斗的謝常彰是研究李肇基的目前住美國,知道他最近會回台灣與我見面,到時會邀請你一起來見面。

    「不知 當年 林木順與李肇基 是 何時? 又 如何 離開 台灣? 由誰 支援?」
    對於李家來說,李肇基的費用是不必別人支援,他個人相信就有能力。家父(叔)林木順就由他的叔父給他30元,他的父親是不會給他錢的(打碎祖父的夢)。李肇基是從台北到草屯,在草屯火車站被我三叔看到,而三叔正是穿李肇基公學校舊衣服,兩人才能相認。似乎是從高雄港搭乘輪船離開台灣。時間應該在1924年4月。

    其它見面再談。

  35. 林炳炎 寫道:

    目前已經知道有2人關心李肇基的史料。蘆洲田仔尾さん叫「肇基伯」,哈哈!差一禮拜,我當然是叫「肇基叔」。

    原本這資料在10多年前,已經copy。後來也送李筱峰教授《台灣革命僧─林秋梧》放進再版中,今年拿出來,發現當時太外行,有不足之處。再找李筱峰教授與他一起做「台共與台北師範」這題目,他欣然同意。當然不能藏私,那就貼一些重要資料吧,誘惑更多人加入研究。

    李 肇 基 明治39年4月10日生 和尚洲公學校卒戶 主李萬來
    紀事:一學年
    ブル傾キアリ。財產家トノ故ヲ以テ威張ル、及友人ニ對シテ橫柄ナリ。組ニ於テ勢力アリ。駈足ニ長ズ、性快活。親シミ易キ顏付
    【譯】
    有資産階級傾向。以資產家呈威風,對朋友不看在眼內,在組中有勢力。
    長於賽跑、個性活潑。一付輕鬆友好的樣子。

    二學年
    サウ惡イ心、生徒ニアラズ、學科ノ方努力スルャウ指導スルバ将来恢復ノ見込充分アリ
    【譯】
    不是非常壞的學生,在學科方面努力指導,將來有恢復的充分希望。

    大正13年3月19日性行不良ノ為命退學

  36. 北投埔 寫道:

    20100225南下草屯,在姪子培祥的開車下,前往草屯戶政事務所,查詢有關祖先林乞為戶主的戶口謄本,拜電子化之功能,很快就取得影印本,讓我的家族史書寫可以進一步,也讓我有機會問大哥見興,有關姑媽那麼多沒有入戶口之事得以澄清。原來,是出生就送人,而沒有報戶口,由領養家報戶口。

    這戶口謄本原件何時建立,文書上是看不出來。但文件的記載是有趣的。首先,出現最早的是戶長生年嘉永元年8月14日(1848年),戶主妻李汶生年嘉永6年8月21日(1853年)。其次是前戶主林仁和於明治19年7月298日死亡。這些都發生在日本治台之前,是依賴記憶申報的,當然是可供參考。因為是僅有的,要懷疑也沒辦法。

    日本治台之後的,基本上比較正確。謄本上現住所是「台中州南投郡草屯庄月眉厝363番地」,但旁邊有「南投廳北投堡月眉厝363番地」,應該是後者較新。

    謄本上事由有「大正7年11月6日由南投廳草尾嶺庄6番地轉居」,「草尾」兩字旁寫「南投堡」3字。事由還有「大正9年10月1日土地名稱變更,現住所欄由台中州南投郡草屯庄月眉厝變更為南投廳北投堡月眉厝」。戶主在「大正15年12月8日死亡」,但大正只到大正15年(1926年)12月25日 就是昭和元年。

    林德裕是明治4年10月8日出生,明治27年3月10日娶妻洪富(明治5年3月24日出生,大正8年5月18日死亡)。所以林木順在13歲時喪母,而在大正7年11月6日從南投公學校轉學草鞋墩公學校。

  37. 林炳炎 寫道:

    dscf1196.JPG

    報告人:吳叡人教授(中研院台史所助研究員)
    題目:憤怒的大稻埕:「無產青年」與台灣初期社會主義
    日期:7月2日
    顯然版主對這議題沒關心,顯然是很大錯誤。
    《台灣日日新報》中「無產青年」共47件,有『大稻埕』者13件
    1. 『全國靑年大會に對抗せる 無産靑年大演説會 當局より極度の壓迫を受け 辯士二十餘名檢束さる』1923-05-19日刊 版次 07

    2. 『無産靑年の運動盛んとなり 大合同畫策さる 國際無産靑年デーに參加せん』1923-07-21日刊 版次 07

    3. 『無産靑年の 不穩演説會 中止を命せらる』台北大稻埕1925-01-07夕刊 版次 n02

    4. 『無産靑年 取調べ終了し けふ檢察局に送致』治安警察治;鄭澄河;江龍生;翁澤生;洪朝太1925-01-14日刊 版次 05

    5. 『無産靑年送檢察局』治安警家法;台北大橋町人鄭從河;港町人莊鍋吉;永樂町巿場內江龍生;翁龍生;下奎府町人洪朝太1925-01-15日刊 版次 04

    6. 『無産靑年等 有罪と決定』台北大稻埕;翁澤生1925-01-22日刊 版次 05

    7. 『無産靑年公判』台北大稻埕;江龍生;鄭澄河;莊錫吉;洪朝宗;治安警察法;台北地方法院1925-01-29日刊 版次 05

    8. 『無産靑年等 判決』洪朝宗;爭澤生;鄭澄;荘錫吉江長生1925-02-11日刊 版次 05

    9. 『蔣渭水一味の無産靑年 會費五錢の宴會を 開催し反抗氣勢を 煽らんとして解散さる 内二名は檢束』博德生;闕唐木;大稻埕1925-02-24夕刊 版次 n02

    10. 『無産靑年の 會合解散』台北大稻埕1925-02-26夕刊 版次 n02

    11. 『度し難ぎ 無産靑年等』台北大稻埕1925-05-02日刊 版次 02

    12. 『無産靑年狂妄』台北;大稻埕1925-05-03夕刊 版次 n04

    13. 『台中特訊/無産靑年會』 1925-05-10夕刊 版次 n04

    14. 『無産靑年 檢束さる』台北大稻埕1926-02-21夕刊 版次 n02

    15. 『新竹特訊/無産靑年講演被解散』吳廷耀氏;南門外竹蓮寺1926-02-23夕刊 版次 n04

    dscf1199.JPG

    16. 『治安警察公判期』台北無產青年會;新竹;文化協會員吳庭輝;台北地方法院新竹支部;判官林藤香氏;永山;松岡兩律師1926-03-16日刊 版次 04

    17. 『始政記念日に 騷擾を目論んだ 文化協會の一味 近く嚴重處分されん』文化協會員蔣渭水;王敏川;謝春木;蓮雲卿;台北湊町文化講話;無產青年事務所;山田北署長;鄭明祿;湖柳生;王萬得;蕃欣信;高兩貴;萬朝宗1926-06-19日刊 版次 05

    18. 『始政記念日に 演説會を催した 形跡のある無産靑年會 北署に擧げられたその會員』台北北署;文化協會員王敏川1926-06-21日刊 版次 03

    19. 『無産靑年會の 一味近く處罰』始政記念日;北署;文化協會;無產青年會員鄭明祿;連雲鄉;湖柳山;王萬得;藩欣信;藩朝宗;台北地方法院檢察局;治安警察法;台灣違警例1926-06-28日刊 版次 03

    20. 『アナ系 無産靑年同盟の一味捕はる』1926-07-19日刊 版次 02

    21. 『萬國無産靑年大會 日本無産靑年同盟の肝煎で 明年大阪に開計畫く』1926-08-17日刊 版次 05

    22. 『無産靑年 講演會中止』台北大稻埕;港町文化講座1926-09-27夕刊 版次 n02

    23. 『無産靑年會合解散』 1926-11-14日刊 版次 04

    24. 『無産靑年 同盟會員 五十名檢擧 祕密會議中を』1926-11-14夕刊 版次 n02

    25. 『無産靑年講演 聽衆頗多』台北無產青年;基隆;聖王公廟1927-01-25夕刊 版次 n04

    26. 『文化協會 中央委員會 台中で開催 會する者は 無産靑年』榮町;林獻堂1927-02-05夕刊 版次 n01

    27. 『内地の過激主義者と連絡する 黑色靑年聯盟暴露 治安維持法違反で檢擧され 近く豫審に起訴』台灣文化協會;台灣無產青年會員;台灣黑色青年聯盟1927-02-17日刊 版次 05

    28. 『黑色靑年聯盟暴露 因違反治安被檢擧 不日將於豫審起訴』台灣文化協會;台灣無產青年會;台灣黑色青年聯盟;治安維持法1927-02-18夕刊 版次 n04

    29. 『高雄の罷業に同情すと盲動する職工連 大稻埕港町て開い 講演會は解散』台北;台灣機械工聯合會;台北機械工會;台北木工工友會;台北工友協助會;台灣工人同風會;台灣塗工會;台灣靑年讀書會;文化協會;北署;平山行政主任;鄭玉樹;鄭榮方;黃麒懿;陳樹枝;無産靑年;楊建定;薜玉龍;蓬萊閣1927-04-22日刊 版次 05

    30. 『メーデー 各地の模樣/台北』大稻埕;蓬萊閣;文化講堂;文化協會;無産靑年會;台灣靑年讀書會;台灣機械工會;塗工會;工友協助會;工人同風會;勞働祭記念講演會1927-05-02日刊 版次 03

    31. 『勞働日 警察署係員 努力維持治安』蓬萊閣;文化協會;無產青年會;台灣青年讀書會;台灣機械工會塗工會;工友協助會;工人同風會1927-05-03夕刊 版次 n04

    dscf1198.JPG

    32. 『工友協助會呱呱墜地 各地代表出席 滔滔講演三小時 關於勞働精神』台北;蓬萊閣;無產青年會;青年讀書會;文化協會;基隆桃機械工會;高雄機械工會;台北木工會;台北機械工會;台灣塗工會;中華會館;許希年;李臥松;女會員鄭氏柑;薛玉虎1927-05-07夕刊 版次 n04

    33. 『無産靑年の末路』台北;永樂町;胡柳生1927-05-08夕刊 版次 n01

    34. 『無産靑年の末路』 1927-05-08夕刊 版次 n04

    35. 『文協無産派 因主義相違 用武傷人』台北巿;無產青年;蔣渭水1927-05-17夕刊 版次 n04

    36. 『街談巷議』新竹;無産靑年;文化講座1927-05-18日刊 版次 04

    37. 『台灣民黨の正體 發會式議事傍聽記 (一)作者 一』文化協會;運溫卿;王敏川;鄭明錄;無產青年;林獻堂;蔡培火;蔣渭水;彭華英;蔡式榖;陳逢源;謝春木;台灣自治會1927-06-04日刊 版次 05

    38. 『始政記念日に 不穩な講演 無産靑年の一味二名檢束』大稻埕港町;文化協會;林清海;陳雨家1927-06-18日刊 版次 03

    39. 『無産靑年 不穩講演 被檢束二名』始政紀念日;台北市;港町文化講座;若林清海;陳兩家1927-06-19夕刊 版次 n04

    40. 『加入外國 祕密結社 二十六日公判』無產青年會員胡柳生;台北地方法院 1927-08-23日刊 版次 04

    41. 『台南文協解散』文化協會台南支部;台南公會堂;台灣無產青年讀書會1927-10-04日刊 版次 05

    42. 『黑色聯盟事件 豫審終結 四名公判に附さる』台灣文化協會;台灣無產青年會;台灣黑色青年聯盟;治安維持法;台北地方法院檢察局;犬飼豫審判官;小澤□一;吳滄州;王詩娘;吳松谷;新竹;台中;彰化;嘉義;台南;高雄;北警察署;1927-11-02日刊 版次 05

    43. 『黑色聯盟 豫審吿終 四名附公判』台灣文化協會;台灣無產青年會;台灣黑色青年聯盟會;治安維持法;台北地方法院檢察局;豐原町;台中州彰化郡;吳滄州;入船町;王詩娘;吳松谷1927-11-03夕刊 版次 n04

    44. 『露營の軍人へ 不穩文書 無産靑年の 一味が徒ら』1927-11-24 夕刊 版次 n02

    45. 『無産靑年日講演』台中文化協會;楊德興;鄭明祿;簡氏娥;葉大關;侯朝宗;林衆聲;楊木生;洪柳生1928-09-05夕刊 版次 n04

    46. 『文藝 新時代マルクス及びわが無産靑年の頭』作者 宮崎震作1928-10-23日刊 版次 08

    47. 『文藝 新時代マ.ルクス及びわが無産靑年の頭』作者 宮崎震作1928-10-29日刊 版次 04

  38. 林炳炎 寫道:

    star0320101.jpg

    看到李肇基影像就想貼在blog
    他的死亡連英國領事館報告都有記錄
    台灣全記錄上也有

  39. 林炳炎 寫道:

    star032.jpg

    台灣全記錄佔整頁

  40. 林炳炎 寫道:

    te.jpg

    鄭泰聰曾任羅東鎮第3屆代表會代表自1950年10月7日起至1953年4月6日止。貼張照片

  41. 林炳炎 寫道:

    張深切『一點紅』文章中的林木順與謝阿女

    林木順、謝阿女等人要去參加留蘇方面的學生組。有朋友問我要參加哪一批?

    記得謝阿女和台北師範學校被開除的學生們住在一起,我們曾去慰問這些學生,想要給他們幫一點忙,詎料他們已有了依靠,用不著我們,於是我們也就無為而退了。過去我以為我的思想很新,但這次看見謝阿女和青年學生們同宿,混帳一起,覺得很不順眼,後來-聽見她們要留俄,我恥與為伍,就不願意和她們合污了。

    林木顯、謝阿女等,他們當時還不懂得主義思想為何物,只是碰巧得了機會,參加留俄的學生組,並沒有主義思想成分做主要動機。

    六月十七日台灣始政紀念日,我們在務本英文專科學校舉行了「國恥紀念」的講演會,據台灣總督府警察沿革誌記述當時的狀況說:是日參加嚐中國和幾個外國人。講演者有蔡某、林維金、洪輯洽、張深切及謝阿女等人,攻擊台灣總督府政治,發表台灣民眾的悲慘情形,指台灣始政紀念日為國恥紀念日,而且刊印反對始政紀念日傳單,散發於上海,還郵送到東京、北京、南京、廈門及台灣等處。

    那時的集會情況和我自己講的話,現在已經沒有記憶,只有謝阿女主張婦女也得參加革命,支援男人的運動,才容易成功,激起了全場的喝采,這確使大家留下不淺的印象。因為過去台灣參加政治運動的女性很少,在東京只有蔡氏阿信,在上海只有謝阿女,而兩人算是萬綠叢中一點紅,所以特別博人激賞。

    蔡氏阿信是受過高等教育的醫學士,謝阿女是小學程度的出走姨太太,兩相比較,頗有雲泥之別。

  42. scl 寫道:

    個人去天理參加天理教活動忽然覺其教主如同媽祖林默娘
    謝阿女雖文字教育水準不高
    但或有群眾魅力才能”特別博人激賞”
    在革命運動中如果成功就不論其出身了

  43. Wait 寫道:

    您好:
    您曾在大作中提及「許作霖」是令尊的草屯公學校同學,您是否知道他的後代如今身處何處?家母最近想尋根,我們曾去過南投戶政事務所及街坊鄰居,都不得其解;也曾電話連絡過「李禎祥」的女兒,依然無解。如果您知道答案,可否告知?不勝感激。
    Sincerely,
    Wait

  44. 林炳炎 寫道:

    Waitさん
    許作霖是住在復興里!!你可以去復興里問許作霖, 如果還是找不到問復興里活動中心旁我大哥
    大哥都82歲了, 許作霖因是林木順同學…

    我訪問他時是1997吧所以你找不到是正常!!你試試看

  45. Wait 寫道:

    請問復興里在草屯嗎?我們住在台中市,對當地不熟,所以再度請教,謝謝您!

  46. 林炳炎 寫道:

    請問復興里在草屯嗎?是的!!!
    這是原來的草屯飛行場, 87水災後成為災民重建地!!

  47. Waitさん的尋根行 寫道:

    Waitさん的尋根行

    學長您好:
    承蒙您的熱心指引,今天終於有機會去拜訪您大哥,您們兄弟都是古道熱腸,他特地撥空帶我們依序去見二位長老,讓我們能抽絲剝繭,理出頭緒,感恩至極。家母姓許,與令兄同年,她的祖父是中醫師,曾住過許作霖(藥種商、已往生)家,家母疑惑當年交通不便,她祖父從台中龍井遷移至草屯,與許作霖又同姓,或許有宗族關係,但目前,發現許作霖的祖先來自嘉義大林,而家母祖先來自嘉義民雄,未必是親族吧?聽令兄提及您也是成大畢業的,非常謝謝您,學長!
    ;

    此行真讓我受益良多,我不僅目睹了八七水災後的重建屋 ,知道了早期的飛機場址,更感受到當地人的良善熱情,令兄先帶我們至一位88歲的長者家,瞧他們老人家不厭其煩的思索訴說歷史,真叫人動容 ,繼之令兄又不畏風雨,為我們四處打聽到一位高齡94歲的許作霖姪兒,在那裏也獲益匪淺。除了敬佩北投埔的研究精神外,對於他能不吝慷慨分享更是由衷感謝 ,此行也完成了家母的心願 。

    Sincerely,
    Wait

    【版主註】本文是經過Waitさん的同意而貼出,這是非常精彩的「尋根行」,讓版主非常高興,有誰會想像到從嘉義民雄、台中龍井遷移至草屯溪州這樣偏僻的地方,而許作霖的祖先來自嘉義大林,這與中樂透一樣不可思議,而Waitさん還是學弟。有關復興里版主有一篇:
    北投埔林炳炎» 草屯機場
    pylin.kaishao.idv.tw/?p=56

  48. 燕山小隱 寫道:

    1924總督府台北國語師範學校第二次學潮被退學的李承基
    記得好像是李肇基之弟,後來他生病死了,不知是否是如此

  49. 林炳炎 寫道:

    李承基是李肇基之弟

  50. xolan 寫道:

    本島人,就是番人,請看這裡查證族譜就知道。

    http://twforebear.blogspot.com/2011/08/984.html

留下回應

留言內含太多URL、廣告常見字,可能被系統視為廣告而扣住不顯示,請待版主解除。或寫私信給板主

本Blog其他隨機文章(五篇)

  • 懷念曹永和老師
  • 水裡坑發電所的社宅街
  • TBA台灣部落格協會網聚暨會員大會──發現比利潘醫師
  • 談「美援建築」
  • 太巴六九發電所的命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