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投泉源路57號—狄卜賽的居家生活寫真

本文發表於 2008 年 04 月 23 日 11:47

de01.jpg

「在最開始一個月,我們住在山上一棟日本式的房子,真美麗。一階的房子沿著山丘的等高線建在山邊。唯一的家俱是低矮的日本式桌子。晚上,家人在禢禢米上鋪厚棉被,睡在上面。國民黨政府佔住(came over)台灣時,蔣介石喜歡這房子,所以我們就搬遷到市區一棟洋式房子。我們還是喜歡帶迷人東方味道的日本式房子。」(按在山上的房子是草山行館,市區的房子在双城街武昌新村(Wu-Chang Villas),在施幹克的壓力下,工作過度緊張,幾乎崩潰,醫生建議住到山區,不參加應酬。離台前就一直住在北投泉源路57號(據狄卜賽告知,此屋為台大校產,住此屋教授偷校產入獄,在狄卜賽返美前2年出獄,1957年狄卜賽返美,他又住回去。狄卜賽家人非常喜愛泉源路57號房子,不但留有很多寫真,還請畫家William Koa畫下從此處觀望紗帽山2幅。)此文章亦表示康妮與Indi及Timmy在1949/8來台灣與狄卜賽團員。康妮去印度從巴爾第摩乘船經蘇伊士運河花6星期,回美國飛到香港再乘船到舊金山19天,從美國經夏威夷東京飛台灣要3天。

de02.jpg

二次大戰期間,狄卜賽先生曾服役於美海軍陸戰隊,戰後曾在印度工作過一段相當久的時期。他的夫人和女兒現在住在台灣,這正表示他對我們必能確保台灣的信念。這個圓滿的小家庭,除了他年輕貌美的夫人與剛滿周歲的活潑女公子外,還有一條名為狄密的狗(dachshund德國身長腿短的獵犬,給予俄羅斯名Timoshenko,以保留二次大戰後德國人面子,暱稱Timmy,按Timoshenko是台灣非常有名的材料力學書之作者)。

de03.JPG

1949/9/26康妮寫信回底特律家,信如此寫:「今天中午Val(狄卜賽)回家,帶著沮喪心情預測台灣的命運,未來幾個月如果在大陸的戰爭還是以如此悲慘的方式繼續著。當然,在文件上簽名,我們在撤退名單的最後,因此,聰明的話,在事情開始看起來太黑暗之前,應該離開。已經決定,Indie、Timmy與我先Val離開,由Val帶家裡的細軟,我們帶著新買的貴重物品前往交趾(Cochin),在Malabar旅館舒服而安全的等待Val來與我們團員。不必擔憂我們,Val會注意情況的變化而採取行動。我實在無法忍受離開這裡太快的想法。我愛這島嶼而且我們如此快樂與舒服,過去的良好印象會被破壞。(底下描寫他們上禮拜六在沙灘玩的多愉快)」但似乎這撤僑活動對狄卜賽家庭沒有什麼作用,康妮寫給她父母的信一直沒有間斷。…

1950/7/25康妮在香港寫信給她父母,表示「Mary、3個女兒在2點半基隆上船,船沿台灣東海岸向香港前進,Mary要幫忙照顧活躍的女兒,如果狄卜賽需離開台灣,我們會在9/1飛回美國,狄卜賽是官方人員,我們不是,他能在不幸要降臨這可憐的島嶼時安全離開。」讀者要記得韓戰在6/25爆發。資料夾中有一張草山警察局英文的空襲警報注意事項。康妮的書信成為1949~1950台灣史重要的史料。

dB120資料夾是康妮稿子及文章刊登剪報,她在《China Post》與Mrs. S.S. Swigart有一專欄Exploring Taiwan,兩人輪流寫。她的標題有:觀音山、從草山到北投的遠足、典型的泰雅村莊、孔廟、賽夏村落、到隱密峽谷之道(台東)、鬼庄(近南澳)、角板山、獅頭山、巴布庫茲(北台東阿美族)、布農族等,她的草稿似乎比剪報多。(在她的文章中發現在北投有懷特公司的客人房。)

de04.jpg

2003/11/21飛往底特律,再度拜訪狄卜賽夫婦,報告寫作進度,訴苦本章不容易寫,不滿意草稿內容,狄卜賽笑說:「缺乏史料」。他給我兩條可以追索的線索:1.他在1948年曾來台數次,為了替KMT政權尋找最後基地。2.在日台復交日本大使呈遞到任國書那天,他被蔣介石緊急召見,連回去換西裝的時間都沒有,與葉公超部長見蔣,席間談及蔣不懂經濟導致失去政權。不知道他所說是否屬實,答應會儘量查證。前者逐日查看《新生報》,無所獲,雖然Nick的文章言之鑿鑿,只能留待後進。

後者我查報紙,在1952/10/6芳澤謙吉特命全權大使呈遞國書,很驚訝的是51年前的事,仍然記憶清晰,他說大使名字Yoshizawa,並說他與滿州有關。至於「缺乏史料」,那倒不見得,狄卜賽文書提供很多寶貴內容,讓我們能捕捉浮光片影,相信連他本人都會嚇一跳。

ps:北投泉源路57號這地址60年來沒改變。

26 回應 針對 “北投泉源路57號—狄卜賽的居家生活寫真”

  1. 林炳炎 寫道:

    第一張寫真是狄卜賽夫婦最愛的!!!

    第二 三張寫真有郭雪湖的曇花!!

    第四張寫真是全家要離開北投泉源路57號所照的!!!

    北投燁兄要看哦!!!

  2. 楊燁 寫道:

    哈哈!
    感謝林前輩,
    與狄卜賽夫婦一樣,
    在下也偏愛第一張,
    紗帽、七星依舊,
    院厝、農田不在啊!

  3. 陳凱劭 寫道:

    郭雪湖先生還健在,已百歲高齡,目前住在美國兒女家。

    郭雪湖百歲回顧展,已從台北市立美術館,移師台中的國立台灣美術館。

    文化傳承·時代優雅──郭雪湖百歲回顧展

    台中國立台灣美術館
    2008.04.10 ~ 2008.07.20
    地點:A2 B2 展覽室

  4. 林炳炎 寫道:

    >>>William Koa畫下從此處觀望紗帽山2幅
    我沒有錢, 不然就買下那幅小的!!!

    不知有沒有人知道這幅郭雪湖的曇花, 目前值多少???

  5. 陳凱劭 寫道:

    >>>他(狄卜賽)在1948年曾來台數次,為了替KMT政權尋找最後基地

    狄卜賽這項任務,老板是誰?他是向「誰」負責?他的研究分析報告及企畫書,交給了誰?

    1.蔣介石? 2.李宗仁總統? 3.國民黨? 4.美國? 5.盟軍? 6.聯合國?

    又:

    介紹一下,雲程先生文章:賀松森的關鍵一句話:獲准,摘要:

    由前衛出版社出版的賀森松(Bruce Herchensohn)新書:《台灣:恫嚇下的民主進展》(Taiwan: The Threatened Democracy)不經意的透露了一個暗藏的玄機。

    「慘敗的蔣介石政府,和一百多萬追隨他的軍民,獲准避難到台灣。」(中文書第二章「事發原初」,即第42頁中段)

  6. 陳凱劭 寫道:

    郭雪湖先生畫作,七位數是沒問題的。

    不知狄卜賽夫婦離開台灣後,有沒有再與郭雪湖先生聯絡?

    還有狄卜賽家中的竹製屏風,很可能是向當時在台北的省政府建設廳(在原台北州廳,今監察院)任職的顏水龍先生買的,他從事台灣本土手工藝研究設計生產計劃。

    顏水龍先生在1950年代台北推動手工藝研究時,承蒙當年擔任「台北國際婦女聯誼會會長」的狄卜賽夫人的幫助,這個組織是在台北的洋官夫人組成的聯誼組織。

    狄卜賽夫人號召這些洋人官夫人們,去買顏水龍他們設計製造的本土工藝品,後來還協助替他們申請到美援經費補助。就是目前台北市教育部旁邊的台灣手工業推廣中心,顏水龍是這單位籌辦階段的主要人物。

    顏水龍早在日本時代,就展開全島的工藝調查,與工藝改良設計,甚至顏水龍是台灣第一位在大學開設「工藝」課程(工藝史)的教授,就是1947年開在成大建築系。

    不過這個單位1950年代末期,房舍蓋好,正式成立後,顏水龍因故離開了。這個單位成立之後,有資源有空間,欲搶奪此資源的蔣夫人派人馬,早就虎視眈眈,藉口顏水龍經手預算帳目有問題,他們チャンコロ用這爛招,把顏水龍趕走了;把真正懂台灣工藝,有設計能力的顏水龍趕走了(那群チャンコロ懂個鬼咧),顏水龍退回到台中南投繼續從事工藝指導工作。不過,歷史是正義的,台灣工藝之父,是顏水龍,不是那群チャンコロ,那群人,名字也不被提起。

    下圖是顏水龍家屬提供給顏水龍記錄片的照片,剛好是一群在台北的洋官夫人,1950年代來買顏水龍等人研究製作的本土工藝品。這群洋官夫人,應該就是狄卜賽夫人號召而來的,可惜照片內沒看到狄卜賽夫人本尊。

    對了,北投燁兄也是顏水龍迷喔。

  7. 林炳炎 寫道:

    雲程先生文章:賀松森的關鍵一句話:獲准,是很重要的推論.其實我的朋友說, 故宮那堆東西要運來台灣的準備工作是龐大而費時的, 它跟工廠一樣, 不是像皮包可以隨便一提就走.

    他在1948年曾來台數次,為了替KMT政權尋找最後基地。狄卜賽做這件事,老板是誰?他是向「誰」負責?他的研究分析報告交給了誰?

    這句話我沒有答案, 但明顯的是狄卜賽真正的老板美國國務院!!!只要我們用心, 可以看出全貌!!!

  8. 林炳炎 寫道:

    在拙作美援那本書,有關『台灣的戰略地位』之論述史,這章用「基地」檢索,可查到下列:

    ﹙一﹚ NSC 37
    這是1948年12月1日由NSC執行秘書Sidney W. Souers所署名,標題The Strategic Importance of Formosa,將JCS李海的擔憂作為本文的附件傳閱,以引起討論。依FRUS所收錄回應的有檔案編號894A.00/1-649,893.50Recovery/1-1449,894A.01/1-1549:Telegram,894A.00/1-1849,893.50Recovery/ 1-1949等,參與回應的有菲律賓大使的法律顧問Flexer,代理國務卿Robert A. Lovett,在台北的總領事Krentz,遠東司長Allison,ECA署長Hoffman。代理國務卿Lovett在給杜魯門的備忘錄文中提到,KMT的海空軍已經在台灣建立軍事基地,官員已開始將家人和財產撤到台灣,美援物質亦轉運往台灣。這種現象表示台灣為KMT撤退基地。Lovett擔心無法有效阻擋共產黨入侵。他建議美國不要放棄任何政治上的可能性,在台灣扶植非共政權。也建議由澳大利亞或菲律賓政府在聯合國提出讓台灣人進行公民投票﹙plebiscite﹚,甚至於表示美國應不惜一戰以防止落入共產國家之手。此時美國已決定中止ECA對China援助之採購授權。1949/1/15 Krentz向國務卿艾奇遜提出他對陳誠看法的結論,認為陳誠是少數幾個迄今仍對蔣介石忠心的人,勢必將台灣交給蔣政權。﹝1:263~270﹞(再度提醒讀者國家代號93為China,94A為台灣之國名代號。)

    1949/5/3莫成德給艾奇遜電報,「經由吳國楨告知,Edgar與我相信難民進一步湧入台灣將檢驗台灣的政治情況與經濟可靠度。」﹝1:323﹞4日下午,莫成德認為整個情勢與他當初到台灣時有大改變,透過Edgar發電報分析台灣在政治、經濟與軍事情勢。「因要對抗共產黨的入侵,勢必要投入大批金錢以建造堅固的軍事設施,無法顧到台灣人民在政治及經濟上的需求。若不能獲得大量的美元挹注,台灣終究只是反共基地,無法成為有福利制度的國家。即使有大量的美援運來台灣,執政當局也不可能有效運用美援,甚至於會只用於軍事建設,而棄人民福利於不顧。基於美援衍生的負面影響,美國應該撤銷ECA在台灣的計畫,只強化農復會的援助方案,說服台灣當局使用懷特公司的專業人員擔任台灣工業的技術顧問。」﹝1:324~326﹞

    同(4)日下午稍晚,莫成德再致電艾奇遜,說明他的援助方案:「1.由懷特公司負責重建計畫,所須經費約2000萬美元。2.加強農復會援助方案的實質內容,並以肥料輸入為開端,使該計畫實施區域能遍及各縣市,所須費用約500萬美元。3.貨物輸入計畫先以棉花為大宗,後再附加肥料及油品,所須費用約1000~2000萬美元。4.軍火採購與軍需補給之用,所須費用約2000萬美元。以上4項計畫,總共約6000萬美元」。他強調,若能佐以適當管理,不但可以因應台灣之軍事,也能提高台灣人民生活水準10~20%。在提出援助方案的同時,他也要求台灣當局必須履行下列條件︰「1.美國的海、空軍可以長期租借台灣的軍事基地,至於租借何處,由JCS決定。2.授予孫立人統率台灣軍隊之職,將目前台灣軍力中1/2至2/3的人員送回去。3.台灣當局必須運用懷特公司的專業人員為顧問。4.台灣銀行必須聘用一流的財經學者為顧問。﹙目前顧用英國經濟學者Cyril Rogers為適當人選﹚5.如果台灣當局沒有遵照顧問意見,美國政府有權中止一切援助措施。」莫成德指出,若要上述方案付之實施,「美國需要轉換基本政策:一、不願將美國軍隊投入保護台灣;二、不願被亞洲人看成單方面管理台灣的責任,更要與蔣或李代總統協商而非在政府層級展開協商,如此才能符合美國的利益。台灣人民一定能因此方案的實施,免於共產黨的攻擊;美國亦能藉此符合台灣當局的需求,使他們日後的行事與美國的目標契合。」﹝1:326~327﹞

    ﹙二﹚ NSC 37/8
    這是Souers在10/6將國務院提出的問題分析與結論送給大家討論。內容是:據美國CIA情報分析,台灣如無美軍幫助或佔領,則到1950年底必為共產黨所併吞。JCS雖有必須保全台灣之要求,但國務院從政治方面研判,在台灣佈署美國軍力、使用美軍力及建立軍事顧問來援助台灣,基於經驗上認知,少有成功機會,這將有損美國之顏面聲望且會引起全China(KMT與共產黨)團結一致反對在台灣的「帝國主義」,甚而讓美國利用蘇聯在滿州及新疆的行動而引起憤怒的China民族主義,失去價值。國務院原擬以大批經援支持台灣,但台灣現在經濟金融外匯均非貧乏;國務院又嘗擬以軍事顧問援助台灣,但恐被人譏笑美國竟援助失去民意支持之政權,有損聲望,徒增Chinese反美意識。現台灣由蔣介石所統治,國務院擬以下列向蔣介石說明:1.美國並無在台灣建立軍事基地的計畫,亦不想以軍事防衛台灣。2.過去KMT在台之惡政,為美國所關心,China的行政需尋求帶給台灣人更高的政治與經濟之福祉。3.美國對台經援數額,以後是否增加,將視台灣施政情形而定。為使美國能讓各方知曉,本件除向蔣介石說明外,更以新聞方式通知民眾。此動作宜在廣州陷落後為之,再考慮台灣問題是否提聯合國。﹝1:392~397﹞

  9. 陳凱劭 寫道:

    雲程的雙魚鏡::美國公文顯示沖繩返還時有核子密約(讀賣新聞2007.10.08) ■雲程譯

    美日關於沖繩,兩國有密約。

    雲程先生相信「美蔣」在1948-1950間可能也有關於台灣地位前途的密約。

  10. Ajin 寫道:

    這是一篇非常寶貴的資料。謝謝,也證明一件事,就是KMT來台是美國贊助授權,並且證明KMT在華府的眼中有如過去古巴的Batista,菲律賓的Marcos,韓國的李承晚。所以任何推翻美國扶植的政權的新政府,大都不收到華府的寵幸的,也難怪阿扁作得辛苦,且最後華府還幫那隻狗很大的忙。畢竟DPP的政府並不是Designed in USA, 而KMT的政府是Designed in USA. 那就是差別!

  11. 雲程 寫道:

    前輩,請讓我轉引這文章做功德。
    先斬後奏了,謝謝。

  12. 林炳炎 寫道:

    雲程兄:::美國公文顯示沖繩返還時有核子密約(讀賣新聞2007.10.08)寫下『書中說明,兩領袖會談後,兩人相偕進入總統辦公室一旁的小房間,簽署〈有關核子問題的秘密備忘錄〉。但是,備忘錄在美國公文檔案中並不公開,本次只是證明有此密約的「存在」而已。信夫教授說道「徹底考慮日本的安全保障政策,應該提供政府與國民適當的資訊」。』

    美國公文檔案公開之意思,並非無條件。由於美國公文檔案內容龐雜,通常會由附近大學(好像是馬里蘭大學)整理,有些會出版成紙張印刷品,有些會製作microfilm,備忘錄通常都會存在。但內容太敏感的「密約」會抽出,不在公開之列。

    有一美國人在美國公文檔案內發現「日本試爆一棵原子彈」的秘密,作者曾回去要再找,已經找不到。我根據那本譯本以及在台灣的資料(我捨不得完全公開)寫成下文最後一句話據說:

    1934/7/25台北帝國大學理農學部荒勝文策、太田賴常與木村毅一用24萬伏特直流加速器成功的將鋰原子核擊破,是亞洲第一個做出原子分裂研究室,也是世界第二次人工破壞原子核的實驗(第一次在1932在歐洲)。(日月潭發電所在1934/6開始發電)查過台北帝國大學理農學部的學報與學內通報,發現在沒有物理系的理農學部,他們3~4人的學術生產量非常驚人,被日本人遺忘的荒勝文策,希望台灣人能給他科學技術史應有的地位。當年他與木村被挖回京都大學繼續研究,據說在1945年終戰前3天,日本試爆一棵原子彈就是他的傑作。

  13. 林炳炎 寫道:

    在我貼上回應文時發現Ajin兄與雲程兄兩人在我前面有回應,兩人真是早起的人。基本上,我是有敲有響的人,不太習慣到每人的網頁去瀏覽,有去瀏覽看到要秘碼,就退避三舍。

    請充分使用「有敲有響」及我的大腦(可email給我),因為,我無法把所有知道的東西全寫成文字,寫成文字有時不特別講,看的人也不一定會知道。透過這種方式的交流,我們可以讓機密公開。而非學者晉身官員之工具,台灣其實也有學者在玩美國公文檔案內的機密,只是他們故意秘而不宣,以待價而沽。

  14. 逸峰 寫道:

    請教一下這房子還在嗎?現況是什麼?

  15. 訪客 寫道:

    房子不在了!!!現在似乎是一家公司的休閒活動處所!!北投燁兄是此屋現況的知悉者!!他曾經告訴我!!從登山路可以窺見此屋, 也能看到第一張寫真的山景!!角度不很對!!我請北投燁兄在此回答!

  16. 楊燁 寫道:

    是的,如訪客先生(我想是炳炎前輩)所言,和式老宿舍已改建,現為西式現代感的別墅(某汽車公司的活動中心),北投珠海路走到近底處,可看此屋後面全景,第一張寫真也是在此拍攝,站在同一位置只能看到一點紗帽山,磚厝及農田也不在了。

  17. 紅豆湯圓 寫道:

    炳炎兄,在看家裡的相簿,突然看到我阿姨小時候和一個外國小女孩的合照,看起來很像狄卜賽的女兒,就是第一張坐在地上那一個,請幫忙確認看看。

    http://myweb.scu.edu.tw/~net001/images/Taiwan/Page08_06A.jpg

  18. 林炳炎 寫道:

    可以參考They live on the Volcano pylin.kaishao.idv.tw/?p=396
    看起來有點像麗泰,如果你想確認,我可以給你email跟她們姊妹連絡。
    第4張最前排也是麗泰!!她是老三

    她們會很高興台灣還有人記得她們!!

    本頁這2張寫真都是1956~1957劉自然事件之前拍攝的, 事件之後, 他/她們不會這樣安祥.

  19. 紅豆湯圓 寫道:

    如炳炎兄也認為像麗泰,那我就來問看看。我們看洋娃娃,好像都很像,多問一些人意見比較好。

    照片是家裡相簿我剛出生照的後一張,所以時間可能在1952年春夏天。之前父母曾暫住在北投溫泉路。

  20. 林炳炎 寫道:

    大陸時報,2010.06.03,兩岸史話-蔣介石現形記——蔣日記與胡照相對映的身影;作者是中國黨黨史會主委邵銘煌。

    http://news.chinatimes.com/wantdaily/0,5253,11052102×112010060300455,00.html

    有關本文中有『1.他在1948年曾來台數次,為了替KMT政權尋找最後基地。』,

    內有一段話

    「這張黑白照,是1948年4月26日蔣介石夫婦接受美國懷特公司訪問時,在士林官邸花園攝下的生活照。」

    這段話有幾種可能:

    1. 錯誤。因為懷特公司的美援case簽約是1948年10月,懷特公司的人員1948年11月飛到上海。理論上不會有這家公司出現在台灣。1945年那一次是『滿州里調查』任務,但因進不去,臨時改到台灣,這是陰錯陽差讓孫運璿來台灣的理由。1945年是承辦『滿州里調查』case ,不是『美援』case。

    2. 有一可能是,懷特公司單一任務來,但不會是狄卜賽。

    3. 該文「1948年4月26日」、「美國懷特公司」中間有一錯誤。當然此「懷特公司」可能不是J. G. White Engineer Corp. 也是可能之一。

    4. 何時入住「士林官邸」?似乎剛到時是住草山太子賓館。才會趕走狄卜賽家。

    所以,狄卜賽在1948年曾來台數次,為了替KMT政權尋找最後基地。最有可能是11月到12月底之間,目前沒有資料。

  21. 林炳炎 寫道:

    1949/4/14吳國楨及夫人黃卓羣從上海飛抵台北松山機場,其父母及4子女在機場迎接。﹙詳15日台北中央日報﹚
    根據美軍報告,5/17九江、5/21西安、5/23南京、5/25上海相繼淪入共產黨的魔掌。

    1949/5/6蔣介石父子搭乘軍艦到舟山群島。
    1949/6/25蔣介石父子搭乘軍艦到左營港,孫立人親迎。

    NSC 37/5 (NSC國家安全會議﹙National Security Council簡稱NSC﹚)
    1949/6/23通知蔣,如願留台,給予政治難民身份。

    1949/6/25以後才有可能幹那種風雅的宣傳。1948年起蔣是焦頭爛額。對旺報的文字沒有信心!!它常妄報。

  22. 訪客 寫道:

    在google上輸入邵銘煌
    哇第一條是
    邵銘煌要對大話新聞宣戰??

    令人破膽

  23. 林炳炎 寫道:

    1948/12/31美國國務院有一談話備忘錄是Top Secret,對一般美國人而言,一年的最後一天,最重要的工作是渡假。此段期間在美國是從聖誕節到元旦的長假,所以除非不得已或是非常緊急,不會在辦公室。這顯示出1949年的China不吉祥的徵兆。果然蔣介石在1/19舉行最後的行政院院會然後宣佈從總統職位引退,回到溪口度假。5/23南京、5/25上海相繼淪入共產黨的魔掌。(Records of the Office of Chinese Affairs 1945-1955.)

    用以證明1948年起蔣是焦頭爛額!!!

  24. QCHI或OCHI? 寫道:

    qchi.JPG

    朋友來信說用google maps、goole earth去看,非常有趣。在陽明山衛星天線站附近有都市計劃,而不是蜿蜒的山路。房子變成字母QCHI。在陽明山通訊天線旁。一旁還有沒有房子(但有棒球場遺跡的)類似「都市計劃區」的大片空地。

    大台北全覽百科地圖148頁左下『山竹新莊』,請goole大神查,只有2件:

    1. 老爸是傘兵那你老爸呢又是什麼兵種(頁2) – 軍旅回憶- 後備軍友俱樂部 …

    情報學校在陽明山裡,曾有人帶路可以光明正大的進去看看~
    小弟就讀的小學,就是以某個情報頭子為名,許多同學的爸媽也都在那裡上班,他們都住在附近的眷村。
    校歌裡面也有一段” 要學父兄當英雄…..”,所以從軍 …
    山竹新莊我從沒去過,全家也只有我妹去過,因為她高中唸華崗就在山竹旁邊而已(她小蘇慧倫一屆吧?)
    至於那個豪華大眷村我們家也有分配到一間,但當年我父親在泰國站當站長,經手的人給他亂搞還差點上法院,火大之下我父親就不要了,還好當時已經在新店買了,不然就沒房子住了!

    2. 維基百科:互助客棧/聊天/存檔/2005年12月
    這張圖片很模糊,因為Google Earth已經更新高解析度照片,但是Google Maps只有很模糊的圖。如果用Google Earth看,在座標25.144022,121.560996的地方(台灣台北北部,中國文化大學東方2.2公里)的地方有個學校,逆時針方向轉90度會發現有棟大樓很像Y,剩下四棟大樓很像大寫的OCHI。

    文化大學衛星照片(用Google Earth可以看到深綠色的建築屋頂用楷書寫了白色的「美哉中華」(逆時針方向轉90度),Google Maps只能勉強看到四個模糊的白色)
    我猜那個有Y跟OCHI的學校應該不是高等學校,因為大專院校附近一定有出租的學生公寓跟小吃店。不過他們的操場看起來比文化大學好很多。

    根據相對位置研判,那是台北歐洲學校(Taipei European School, TES)陽明山校區,台北市士林區建業路31號,該校的官方網站在這兒。

    不是歐洲學校。我在蕃薯藤的電子地圖查過沒看到說明,才在這裡發問。歐洲學校在這個地方的西偏南(25.136965, 121.549542;三棟褐色屋頂的建築)。歐洲學校在建業路南側,對街北側就是華岡藝校。(只有小型的L形建築)。
    剛才我到書店翻上河圖出版社的台北市1:5,000空照圖+地圖,才知道那個地方叫「山竹新莊」,是個山丘稜線上的社區(西邊彎彎曲曲的道路是山坡道路,比文化大學高一百多公尺),根本就不是學校。我不知道為什麼社區居民這麼喜歡打籃球。O形建築物的西側已經有籃球場了,操場裡面還又畫了三個籃球場。操場西邊對街的一團混亂是台北市士林區第十一公墓。活人早上打籃球,死人半夜起來也可以打。他們的球場似乎沒有夜間照明設備。Y建築北方半公里的小游泳池是中信高爾夫球場的游泳池。高爾夫球場就是彎彎曲曲的一片綠地。

    用Google無法查到「山竹新莊」的資料,也許是很多年前的建築。唯一證明「山竹新莊」存在的網頁是臺北市停車管理處的地標列表。

    QCHI或OCHI? 英文如何寫?

  25. 狄卜賽在1948年曾來台數次,為了替KMT政權尋找最後基地。 寫道:

    狄卜賽說在1948年曾來台數次,為了替KMT政權尋找最後基地。現在終於找到相對應動作或成果!!!

    1948年因國共戰亂,將故宮博物院南遷文物、國立中央博物院籌備處文物、國立中央圖書館善本圖書、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考古文物、外交部檔案開始運往臺灣,成立「中央文物聯合保管處」。12月27日,第一批文物772箱(包括國立故宮博物院文物320箱、中央博物院籌備處212箱、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120箱、中央圖書館60箱、外交部重要檔案60箱)由中鼎艦運抵基隆港(詳維基百科。鄭欣淼,《天府永藏:兩岸故宮博物院文物藏品概述》,紫禁城出版社,2008年8月第1版,第39頁。)。然後運至霧峰吳家花園附近,也就是車籠埔附近建臨時館。

    1946年聯勤兵工廠,接收青島及濟南日軍廠房及裝備。1948年,濟南撤廠,設備機具搶運至青島。11月,自青島舉廠遷台灣。12月,在台復工,廠址位於台北市三張犁。

    故宮藏品之運抵台灣與聯勤兵工廠遷至三張犁,與狄卜賽說法,互相印證,蔣臭頭在1948年就計畫逃亡台灣,顯然這是美國默許的動作。

  26. 林彪的DNA 寫道:

    杜魯門總統是非常不削龜公黨蔣光頭,麥克阿瑟除了孫立人之外,也非常不削龜公黨,不過他得專心GHQ對日本的統治。當時美國政府正被蘇聯在東歐的擴張而焦頭爛額,沒有太多資源在中國事務上,連馬歇爾將軍來中國調停內戰時,都在報怨當時美軍在中國的情報單位,無法提供足夠的情報,讓他在上談判桌前,搞清楚兩邊肚子裡的迴蟲。

    與其是說默許,不如是說當時美國對國民黨與台灣問題不是美國冷戰策略的重點。

    如果孫立人除了軍事領導天份之外,還能多一點政治手腕與建立美式民主國家的意志,在蔣光頭逃到台灣的時後把他扔到台灣海峽餵鯊魚,65年後的台灣就不會仍惨遭龜公黨荼毒了。

留下回應

留言內含太多URL、廣告常見字,可能被系統視為廣告而扣住不顯示,請待版主解除。或寫私信給板主

本Blog其他隨機文章(五篇)

  • 評北京大學牛可博士的『美援与战后台湾的经济改造』
  • 從火燒島寄來的手繪彩色明信片
  • 向快樂的靈魂致敬
  • 竹子門發電所
  • 王永慶帝國的誕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