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Strategic Importance of Formosa』之論述史68年來一次重要的漣漪

本文發表於 2016 年 12 月 04 日 13:41

120401

1948年11月美國開始擔憂台灣有可能被共產黨攻佔。代理國務卿Robert A. Lovett要求美國參謀首長聯席會議將台灣被佔領後,對美國造成的影響進行評估。24日JCS幕僚長李海﹙William D. Leahy﹚上將有說帖給國防部長轉國家安全會議﹙NSC﹚:情勢日惡,台灣澎湖各島形勢,關係到日本與馬來西亞間之航道,亦控制菲律賓與琉球群島間之交通,如果落在不友好國家之手,將使美國國家安全陷入非常不利,美國在遠東戰略地位將受損害,故美國無論如何宜用一切外交及經濟手段,使其長屬於對美友好之政權。

anbou03

杜魯門是「曖昧兩中」的祖師爺。接著68年來,一直曖昧中。

12月2日川普接蔡英文的電話,宣示結束「曖昧兩中」,開始「曖昧一中一台」。為何是「曖昧一中一台」?為何是漣漪?別忘了,川普還沒就職。猜測就職後,就絕不再提,持續曖昧中。

1980、1986、1990有3次機會去美國,1980是在職進修。後2次,是自己寫論文,自己取得去美南參加國建會大拜拜的機會。1990除了美南國建會,還參加Fibonacci國際研討會,是唯一不是數學領域的人。此外,還利用機會去參加飛灰、矽灰的「拜神」活動。那次,讓我成長躍進。回來之後,就決定脫掉工程師的外衣,拋棄飛灰、矽灰,去玩文化研究。

1980、1990兩次去拜訪在TVA的陳寶蓮檢驗課前輩。1990是特地搭灰狗夜車前往,主要是想拜訪陳寶蓮的丈夫,知道他身體欠安而去,他是因父親接台糖的職位,而來台灣。這次,他送我COPY,就讓我寫成美援那書的第一章。

也開始接觸NSC 37,完成「為何會有美援?」的問題意識。NSC 37 的標題是The Strategic Importance of Formosa。

The Strategic Importance of Formosa成為我關心的核心問題。美援那書出版後,知道這是重要的出版,很多次有衝動,想送VIP。最後還是低調。最近兩年,才受年輕朋友發現。

2 回應 針對 “『The Strategic Importance of Formosa』之論述史68年來一次重要的漣漪”

  1. Jack 寫道:

    美國民主黨的思維則是「The Strategic Importance of China」,在美國兩黨政治輪替的情形下,台灣永遠不可能只單靠美國而走出自己的路。

  2. 北投埔 寫道:

    所以我說是一次重要的漣漪!!!
    川普就職後,就絕不再提,持續曖昧中。

留下回應

留言內含太多URL、廣告常見字,可能被系統視為廣告而扣住不顯示,請待版主解除。或寫私信給板主

本Blog其他隨機文章(五篇)

  • 草屯公學校はわがやどでした
  • 2007/12/16民視台灣演義專訪
  • 妳/你就是重要的台灣語言文化大使!
  • はるのTokyo—-四月肖さくら
  • 上帝保護的古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