堅持言論自由與思想自由的殷海光

本文發表於 2008 年 12 月 07 日 11:07

dscf0310.JPG自20080520以後,台灣的情況讓我越來越擔憂,很多台灣人民所共同努力與追求的成果,在一夕之間消失了,表面上似乎沒有立即危害到每個人得的言論自由與思想自由狀況,但個案卻層出不窮,利用看不見的手在靜靜運作。

在這個危機時刻,在大安區溫州街18巷16弄1之1號,市定古蹟殷海光故居以『殷海光紀念館』名稱對外開放。

「故居」例行開放參觀時間為每週二、四、六(公告假日除外)之10時至17時,不收門票。非例行開放參觀時間,各機關團體學校,於至遲一周前,得預約參觀時間(預約電話:02-2364-5310)。各機關團體學校經事先預約,並經「殷基會」許可,得利用「故居」空間,舉辦以非營利為目的之文化學術活動,活動時間限於當日10時後開始,21時前結束。

「殷基會」並得視情況,向主辦單位酌收管理費用(費用金額另訂之)。由「紀念殷海光先生學術基金會」的人員替大家服務。

寫真上的文字:作為科學的人本主義者   我們要從無私及仁慈得到深刻的滿足

dscf0304.JPG

台大哲學系教授殷海光先生(1919~1969),在1949年以後的台灣,是一位具有典範意義的知識份子。他繼承五四餘緒,半生志業投注於鼓吹政治民主與科學理性,努力以筆的力量,對抗政治權力所散布的蒙昧與壓制。在今天,集合一些社會資源,成立一個以他為名的學術基金會,我們認為有兩方面的意義。在1950年代,殷先生擔任《自由中國》半月刊的主筆,撰寫大量政論文章,讓民主憲政的理想,在貧瘠艱難的環境裡萌芽生根。到了1960年代,他被迫退回書齋,轉而更積極地引介西方實徵哲學與自由主義的政治理論,企圖在思想文化領域,開啟一種合理、開放而屬於現代的新精神。雖然殷先生以50之年即已去世,政治與學術兩方面的志業均未能竟功,但是他所扮演的啟蒙者角色,卻產生了廣泛的影響,成為40年來台灣民主反對運動的象徵人物之一。

dscf0309.JPG

為地上一層之日式木造房屋,建物所使用之建材雖非上品,且規模不大,但庭院頗具規模,建築物部份外觀、室內地板、天花板、部份的門已有改建,但仍留有隔牆。戶外庭院水池、水溝、假山據其夫人夏君璐女士轉述,均由殷先生親建。故居後方的水系,可能係塯公圳支流之遺跡,代表台北地區最早發展之都市紋理。

dscf0311.JPG

期望大家把『殷海光紀念館』當作言論自由與思想自由的基地,讓殷海光先生的想法充滿整個台灣。

dscf0305.JPG

dscf0307.JPG

dscf0306.JPG

13 回應 針對 “堅持言論自由與思想自由的殷海光”

  1. 陳凱劭 寫道:

    Google Map 台北市殷海光故居

    (可用滑鼠自由移動地圖、放大、縮小)


    檢視較大的地圖

  2. 陳凱劭 寫道:

    李筱峰專欄/懷念我未曾謀面的啟蒙師—殷海光教授

    (自由時報,自由廣場,2008-12-7)

  3. 葉雪淳 寫道:

      
      
      
    12月7日は、「Pearl Harbor Day」。
      
    攻撃開始の正確な時間は、日本時間では
    65年前の12月8日午前3時23分ですが、
    現地ハワイ時間では7日午前7時53分。
      
    合計183機の爆撃機と戦闘機による第1波と
    それに次ぐ167機による第2波の日本の攻撃
    により、アメリカ側では民間人68名を含む
    2,403人が亡くなり、1,178人が負傷。

    戦艦5隻を含めて18隻の船が沈没し、
    350機の飛行機が破壊、あるいは損害。

    最も被害が大きかったのは戦艦アリゾナで、
    その爆発と沈没で1,102名が命を失いました。
      
    http://tinyurl.com/6m4os3
      
      
      

  4. 葉雪淳 寫道:

       
       
       
    有過這種事...
    http://messages.yahoo.co.jp/bbs?.mm=NW&action=m&board=552019566&tid=bfoq&sid=552019566&mid=15277
       
       
       

  5. 林炳炎 寫道:

    mei01.JPG

    吳三連台灣史料基金會 於2008年12月10日下午,假台大醫院國際會議廳舉辦《梅心怡(Lynn Miles)人權相關書信集1—台灣民主運動人士篇》新書發表會暨座談會 ,在台灣面臨人權大倒退的時刻,見證這一場實踐人權無國界的感人歷史過程,一起來保衛台灣的人權.這本書是張炎憲教授的業績之一,那天無法參加,拜託牽手前往,由於在20名之內,獲贈一本《梅心怡(Lynn Miles)人權相關書信集1—台灣民主運動人士篇》新書。如果有朋友想要,可以向版主索取。

  6. 林炳炎 寫道:

    dscf0346001.JPG
    2009頭一天就參加街頭社會運動,朋友要我多運動讓身體健康,因我這一票太重要。14:30到達ri-po-in後,參與民眾圍ri-po-in一圈。每個路口皆有指揮站,請大家聽從指揮站指揮,進行「人體骨牌倒立院」。

    在自由廣場看到民間電台被抄台的抗議貼廣告!!民間電台是台灣民主化最重要的功臣!!作為街頭社會運動者深刻受到民間電台的感召,人民花一塊錢作主人的時代,已在20080520之後被消滅
    dscf0345001.JPG

  7. 林炳炎 寫道:

    高歌草泥馬

    自由時報13日刊「高歌草泥馬」「草泥馬」大戰邪惡「河蟹」,非常敏感的課題,會一觸即發。這是紐約時報的新聞,經翻譯後刊出。大意是最近China(音支那)網路大的戰:連知識份子也撰寫草泥馬的社會意義,「草泥馬」(操X媽)大戰邪惡「河蟹」(暗喻胡錦濤所提倡之「和諧」社會)的故事正在網路上廣為流傳。草泥馬已成了反抗China(音支那)審查制度的標誌。這種表達與卡通影片或許是對不合理統治做出幼稚反應,但事實卻是廣大的網路人口,從正經的學者到向來對政治冷感的白領階級,都加入了這個大合唱,顯示出這種感受有多強烈。把草泥馬比喻為網路時代的「弱者武器」。

    對台灣人如何看待「草泥馬高歌」這樣的文化現象?它崩解kmt好不容易建立起北京官話在台灣蓋高尚的形象。歷經50多年白色恐怖統治下,kmt霉体塑造出北京官話高尚的形象,相對之下台灣話是下流的、會說髒話的語言。這是殖民統治慣用的手法,如今我們的敵國人民正高歌「草泥馬」,讓台灣人意識到殖民統治者的語言一樣有不堪入耳的髒話,蓋高尚的形象是虛假的。

    大家一起來高歌「草泥馬」,崩解所有殖民統治的霸權文化!

    「草泥馬」萬歲,「草泥馬」萬萬歲!!

  8. 北投埔 寫道:

    北投埔聲援綠正妹satura 『告訴我,這是什麼時代?警察濫權』

    今天閱讀自由時報讀到『台灣部落客網聚 警竟荷槍關切』,上網一查,綠正妹satura寫了『告訴我,這是什麼時代?警察濫權』,自從共匪陳雲林入台,台灣爆發警察濫權暴力打到流血滿臉的抗議群眾,比比皆是。北投埔就自動將居住的台灣名義上首都改名為『流血滿臉的天安門廣場』,今天是以『流血滿臉的天安門廣場』住民的身份發言,表達深切的痛心。

    『流血滿臉的天安門廣場』又稱為『ㄏㄠˇ個屁』,為了證明這句話不虛,住家附近水管破裂漏水4個月到現在沒人問。

    我小時後,逃亡來台的難民,滿口『以草與泥作的馬』,蓋高尚的語言。如今共匪網路流行『河蟹』大戰『草泥馬』,看來這版本也應該在台灣大紅大紫一番。但我知道『以草與泥作的馬』遇水就分解潰散。那就打水戰吧。

    128.jpg

    台灣部落格協會29日舉辦室內網聚,遭員警盤查主辦女網友身分,民進黨台北市議員簡余晏(右)、顏聖冠(左)痛批警察私闖民宅、侵犯人權。 (記者林恕暉攝)引用自由時報影像,謝謝自由時報記者林恕暉。

  9. 林炳炎 寫道:

    紀念殷海光先生逝世四十週年暨雷震先生逝世三十週年研討會
    「追求自由的公共空間:以《自由中國》為中心」學術研討會

    2009年,適逢殷海光先生逝世四十週年與雷震先生逝世三十周年。在台灣走向民主自由道路的過程裡,殷海光先生與雷震先生,都是不可或缺的先行者。他們以《自由中國》雜誌為舞台,投注了無盡的心血和努力,值得我們紀念和反思;如何繼承他們的遺志,為台灣民主自由的前景,得以展現更形精致美好的樣態,後來者更是責無旁貸。

    財團法人紀念殷海光先生學術基金會(以下簡稱本會)的成立宗旨,在於提倡自由主義思想與實踐之研究及討論。時入二十一世紀,台灣政治社會正進入新的局面,自由主義的意義與功能,值得我們展開進一步的反省與展望。藉由紀念殷先生逝世四十週年與雷震先生逝世三十周年的場合,本會擬邀請在人文社會科學領域學有專精的海內外學者,以《自由中國》雜誌為中心,針對「追求自由主義的公共空間」這個主題,進行廣泛且深入的學術探討。

    在戰後台灣的歷史進程裡,自由主義的發展始終崎嶇多艱,深受黨國威權體制壓制的公共空間也難能展現格局。幸而,在這段歷程裡,來自中國大陸的知識分子如胡適、雷震、張佛泉與殷海光等先行者,播育了自由主義的種子,形塑了公共空間的理想;新生世代傳薪引火,也為推動台灣政治社會文化朝向理想方向的發展,努力不懈。對已然步入新世紀的台灣而言,如何具體落實自由主義的理念,打造寬袤的公共空間,更必是永無終點的奮鬥行旅。因是,從多重的角度切入,檢討過往的歷史和實踐的經驗,重行建構既存的論述和理論,和自由主義思想傳統進行具建設性的對話與批判,必可為台灣的未來理想前景,提供永恆無窮的動力。會議當日,《自由中國》雜誌的故舊如宋文明先生、聶華苓女士、殷海光先生夫人殷夏君璐女士及其女兒殷文麗女士全家、並及殷先生其他門生故舊,張灝院士、林毓生院士…等也將返台共襄盛舉。

    我要自由,我要更大的自由! 趙天儀『殷海光老師的眼淚—回憶殷海光老師

    以上是財團法人紀念殷海光先生學術基金會的官方報導,我在現場的看到一些有意思的影像,特別在blog上公開。

    dscf0835.JPG

    殷海光先生夫人殷夏君璐女士報告,雷震是偉大的鬥士,沒有被兩蔣打垮。提到「自由主義者」要尊重別人。(殷夏君璐女士旁邊是主持人顧忠華教授)

    dscf0836.JPG

    梁榮茂是繼殷海光先生之後入住目前「故居」的教授,他特別將收藏多年「鐵鎚」贈送殷海光先生夫人,象徵「鐵鎚」打破鐵幕。

    dscf0837.JPG

    女兒殷文麗女士報告,提到她父親的「道德勇氣」。

    dscf0838.JPG

    台大陳副校長將台大出版中心主出版新版的《殷海光全集》(目前出4本),預定明年底出齊。

    版主一直抱持要特立獨行,從高中起,就在台中一中的「自由」傳統薰陶下,就是素樸的自由主義者,完全不管理論如何去定義「自由主義者」或「自由主義」,而且也崇尚平等主義,對事公平。相信這在高中時期的養成。今天出席的台大陳副校長以及台大出版中心主任項潔教授(前台大圖書館館長)的出席,版主的存在就是一種反諷,在本BLOG 上已貼過3次,皆與台大的知識份子有關,狄卜賽文書台灣公開典禮台北帝國大學創校80年 2008年8月22日 … 王泰升教授的專題演講,這就可以看到從「知識」的立場,為何「殷海光先生學術」作品可以公開,而「狄卜賽文書」卻是被台大圖書館鎖住,無法公開。

  10. 林炳炎 寫道:

    殷海光的關懷、文明反思與“人”的理念 王中江 1

    一位自由主義者的戰爭 王之相 21

    教育政黨化與《自由中國》對公共文教空間的訴求 何卓恩 33

    林毓生「創造性轉化」對五四自由思想的批判與繼承 簡明海 45

    建立多元社會下的公共治理 吳鯤魯 67

    平權的制度與個人 陸品妃 85

    如果對以上論文題目有興趣的朋友, 請直接向

    殷海光故居
    106台北市大安區溫州街18巷16弄1-1號
    Tel:02)2364-5310
    [email protected]
    http://www.yin.org.tw

  11. 林炳炎 寫道:

    紀念殷海光先生逝世四十週年暨雷震先生逝世三十週年研討會
    「追求自由的公共空間:以《自由中國》為中心」學術研討會

    論文封面

    00.JPG

  12. POTA 寫道:

    In the fall of 1953, Miss Hsia Chun-Lu was a teacher at Shih-Yuan-Fu-Chung (now “Shih-Ta-Fu-Chung”) teaching math of the 7th grade level. She looked skinny and wore a pair of thick glasses. In the classroom, she was very kind and smiled to the “kids” all the time.

    One day, right after all the students sat down in the classroom, a student yelled to Miss Hsia and demanded hsi-tang (joy candies) before she could say anything. The student claimed that he saw the teacher and her “boy friend” walk into a theatre the night before. Miss Hsia said nothing but laughed and laughed.

    On the following session, Miss Hsia brought in a bag of nice candies and handed it to that student. Suddenly the candies were flying over the laughing “kids” in all directions.

  13. 〈李筱峰專欄〉敬悼啟蒙師 陳少廷先生 寫道:

    少廷仙:

    上個月,彭明敏教授才邀我要再找個時間一起去看你,時間還未敲好,您卻已匆匆而去。在烏雲蔽日、明月未現的中秋,你離開了畢生奮鬥的土地。

    在我的生命史上,你是重要的啟蒙師;在台灣民主運動史上,你是關鍵人物。此生我已無緣再聽你說理罵人,但你的諤諤讜論、你的嶙峋風骨,歷歷在目;你對台灣民主化的貢獻,雖然已被冷漠的大眾所淡忘,但我相信絕不會在史冊上磨滅。

    還記得嗎?四十年前,有一次你聽到中國國民黨秘書長張寶樹說:「台灣人沒什麼人才。」你當面嗆他:「台灣人不是沒人才,台灣的人才在二二八事件時被你們殺光了!」張寶樹一時訝然無語。在那個威權肅殺的時代,你敢如此嗆聲!你說的,就是台灣人的一口氣!

    其實你不止吐這一口氣,你在一九七○年代所主持的《大學》雜誌,是台灣民主運動史上的一個里程碑,你當時為民主自由人權法治的呼號,是時代的前衛之聲。更石破天驚的,你率先提出中央民意代表全面改選的先聲,在當時敢向外來政權的「法統」神話挑戰,非有過人的勇氣與智慧不可!你的呼籲,雖冒犯統治者,卻喚醒校園內的大學生,台大「法言社」特邀你與國民黨「法統」打手周姓教授進行一場大辯論,轟動校園,台大體育館的會場擠得水泄不通。

    那時候我正在政大教育系唸書,受到你的感召,開始向《大學》雜誌投稿,批判當時的黨化教育,數篇文章發表後,終而招致勒令退學。今天回想,我遭退學,你是關鍵人物,但我至今無怨無悔,「愛國的代價是痛苦的,愛國的方法就是要能忍得住痛苦」。我遭退學後,轉學改讀歷史,走上台灣史研究之路。

    我開始注意台灣史,也是受你的啟蒙,在那個台灣文史被外來政權壓制的時代裡,你甘冒不諱,開始為文介紹「台灣議會之父」林獻堂、「台灣獅的怒吼」楊肇嘉、「民族運動的鋪路人」蔡惠如…,甚至,身為政治學者的你,竟也撰寫《台灣新文學運動簡史》。你把國民黨蒙蔽的歷史一一掀開,也打開我當時那個無知青年的視野,開始關注自己的歷史。如今我在大學教授台灣史,許多學生都能關心台灣史,少廷仙,你是播種者。

    播種者的你,脾氣誠然不佳,喜怒哀樂形於色,罵起人來像怒目金剛,得罪不少人,甚至在是非之前六親不認。去年我去看你,你拿著你屏東老家的相片,指著那間向佃農收租的房間說:「這是以前我家剝削農民的所在!」知識份子的可貴,在於不以自身的既得利益思考問題。

    少廷仙,記得你的老師殷海光臥病時你去看他,殷老師拉你相擁而泣:「少廷啊!在這樣的時代,我們師生命運都很坎坷!」這次你臥病,做為學生的我卻來不及看你,你已離去,我只能含悲忍淚,在這風雨如晦的時代裡…。

    (作者現任國立台北教育大學台灣文化研究所教授,http://www.jimlee.org.tw)

留下回應

留言內含太多URL、廣告常見字,可能被系統視為廣告而扣住不顯示,請待版主解除。或寫私信給板主

本Blog其他隨機文章(五篇)

  • 赤土崎漂亮美眉園區Hunting
  • 起訴李登輝與解構蔣經國
  • 塩埕埔兮小學校90年慶及塩埕校友會
  • 「水社嗨仔」兮女神
  • 水裡坑、螺溪石與朋友陳課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