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塑台灣醫校長高木友枝博士的雕像

本文發表於 2007 年 09 月 02 日 07:56

(按:原文網址:http://www.lib.ntu.edu.tw/spe/taiwan/academia/no2-ch3.htm

1996年3月底,我又到東京去訪問,是為了台灣電力及『紅毛土在台灣』等文獻收集。專程去拜訪高木友枝博士的外孫板寺一太郎先生。與他暢談了有關高木友枝博士的點點滴滴,

回到台灣以後,台北帝大歷史研究小組知道我對高木友枝博士的歷史有興趣,要我參加小組,並要我寫有關高木友枝博士的歷史,我認為在『台灣經驗的開端—台灣電力株式會社發展史』中的高木社長,只是他一生台灣電力的一部份,不足以表現他的全部。

因此,又寫了信給板寺先生,請他提供更多資料。也更進一步研讀所收集的資料,重新寫高木友枝博士。在那一天的訪問中,很幸運的看到黃土水的高木友枝博士的石膏塑像,那麼近可以同時觸摸到兩個傑出人物,黃土水的傑作在台灣被廣受注目,是非常熱門的藝術收藏品,我看到時之興奮,可想而知,幾乎馬上想到,請板寺先生替我拍一張照片,也不能免俗的要求與塑像合照,看到塑像的同時,就有重寫高木博士念頭。

此雕像塑於1929年,是黃土水一生最後幾件作品之一,也是最成熟的,但少有人知道收藏在何處(註1)。

如果說,後藤新平是為規畫台灣現代化而生,八田與一是為嘉南大圳或台灣水利而生,松本虎太是為基隆築港而生,新渡戶稻造是為台灣農業而生,那麼,高木友枝博士就是為台灣的醫學衛生事業、學術研究、工業化(特別指台灣電力)而生;也就是他除了對台灣醫學衛生有貢獻外(註2),也建立了台灣學術與工業應用網絡。筆者發現,許多日本人在台灣有相當的貢獻,但戰後這些人在台事蹟,有意無意中被忽略,如台電社長林安繁(註3),增田次郎(註4)等皆略去台電事蹟,長木大三寫的高木友枝(長木大三,1992),台灣的事蹟也很簡略,不足以展示他的業績實貌。這種現象值得台灣歷史學者注意並加以探討(註5)。

一、高木友枝博士的一生

1858年8月2日生於今福島縣磐城市松小屋村,1885年5月東京帝國大學醫學部卒業,8月任福井縣立病院長,同年10月得醫術開業狀。1888年5月辭福井病院長,6月任鹿兒島病院長。1893年8月辭病院長,11月任北里傳染病研究所助手。1894年7月赴香港調查鼠疫。1895年7月奉命前往似島臨時陸軍檢疫所作霍亂研究(註6),9月任傳染病研究所治療部長。1896年4月任內務技師,6月任血清藥院長兼內務技師,9月任中央衛生會委員。

1897年5月去莫斯科代表日本參加第12回萬國醫事會議,接著參加柏林萬國癩(痲瘋)病會議,會後在歐州考查衛生制度,出張德國二年,在柯惑(Koch)研究所當Wassermann的助手。1899年5月赴柏林參加萬國結核病預防撲滅會議,接著赴巴西參加有關花柳病預防萬國會議。1900年5月命為醫術開業試驗主任,同月兼衛生局防疫課長,兼臨時檢疫局技師,10月臨時檢疫局技師廢除,兼臨時檢疫事務官。1901年3月防疫課長解任,7月免臨時鼠疫預防事務局顧問。這一切可說是為來台灣而做的準備(杜聰明,1957)。

高木與以生物學原理治理台灣的台灣現代化設計師後藤新平醫學博士有很深的交往。大學時,二人就有接觸,彼此意氣投合。高木住在小巷便宜學生宿舍,而騎馬上班的後藤,在巷道路口遇到高木,談話談到忘了吃飯時間,而在高木那裡吃鹿尾菜與肉醬油一起煮的飯食。後藤在相馬事件冤獄中,被連累入牢,高木就補後藤的缺入北里傳染病研究所,除了送東西給入獄的後藤,並對後藤的家人給與照顧,後藤及他的母親對此非常感激(長木大三,1992)。

甲午戰爭後,成立臨時陸軍檢疫所陸軍次長是兒玉源太郎陸軍少將,事務官長是後藤,軍用船發生霍亂患者,聘高木任似島檢疫所事務官,製造霍亂血清,並用以治療霍亂患者,是世上首次用霍亂血清治療霍亂之實例。

後藤任衛生局長成為高木的長官。1898年兒玉與後藤來台就任總督與民政長官。二人有這種肝膽相照關係,台灣鼠疫流行,當然會把高木大國手請來(長木大三,1992)(註7)。1902年3月31日任台灣總督府醫院醫長兼醫院長,台灣總督府技師,台灣醫學校教授,醫學校長,高等官四等敘一級俸,4月22日任台北醫院長及民政部警察本署勤務,5月2日任紅十字社台灣支部副長屬託,8月6日台灣地方病及傳染病調查會委員,同16日台北基隆市區計畫委員。1903年10月10日臨時防疫委員臨時防疫課長,臨時防疫委員會幹事。1904年6月29日任民政部警察本署衛生課長,兼臨時防疫課長,7月台灣地方病及傳染病調查會幹事及台灣中央衛生會幹事。1909年2月23日視察歐美各國,4月1日創設台灣總督府研究所兼所長。1911年2月18日去德意志Dresden萬國衛生博覽會發表過去十多年台灣醫事衛生改善狀況,並出版一本德文著作《台灣的衛生事情》(T.Takaki,1911)(註8)。

總督府研究所成立前,台灣是沒有瓦斯與水道(自來水)時代,試管要用酒精燈加熱,有壓力的水是絕對沒有的,這種不便可想而知。

高木有設立基礎研究機關的想法(當時專賣局有檢查課,殖產局有試驗所,醫學校也有各種試驗、檢查設備,但規模都太小)。高木擬定了配合台灣獨特性而要建立綜合研究所方案,去見後藤行政長官,在聽了高木三、四分鐘的說明後,後藤反而起身對他講解一個半小時設立研究所的必要性。所以,研究所的設立,歸功於高木的創意與後藤的支持(長木大三,1992)。1913年12月13日在由九州帝大宮入慶之助教授斡旋下,由文部省授與醫學博士學位(《實業之台灣》14:2)。

其實這學位的授與是有一段曲折故事:東大教授青山胤通向高木表明「您取得學位沒問題,我與緒方正規衛生學教授都有不管您提什麼論文都會通過」當時全國醫博只有二三十名。而高木用「如果只提出那樣的論文,用沒價值的論文取得學位,會使學位的價值降低,這是要好好考慮的」來回答,青山自認為煞費苦心的好意被踐踏了,很憤慨的說「在我眼睛黑了以前,高木不要想得到學位」,不知道這經幃的人,對高木沒有學位很訝異。

1911年以萬國衛生博覽會的著作《台灣的衛生事情》做為博士論文提出申請,但申請書要本人蓋印,但高木堅不蓋印,說「除非偷印鑑去蓋」,最後經不起好友的厚意而蓋印。至於有關北里所創傳染病研究所要移轉為東大附屬研究所,高木甚至要辭掉在台職位而成為無薪給的事務長,回東京與北里相挺,聽說這件事是青山所策動,高木與青山之恩怨詳(長木大三,1992)。

1915年醫學校長由堀內次雄繼任,高木專任研究所長職,負責推動醫學衛生行政教育等大業績。具有如此優良人格、見識,政治家氣質的人,受明石總督依賴,1919年從文官休職,專任為建設日月潭水電成立台灣電力株式會社社長。1929年7月9日差22天就滿二任十年,被依願免去台電社長職(註9),這年4月他的後台後藤新平在東京去世,而接高木職的副社長遠藤達也被逼在位165天下台(註10)(《台灣實業界》29:11),可見政治鬥爭之激烈。以72高齡回東京世田谷,在離開居住及活躍奮鬥28年台灣,謂然詠出短歌:

勿管別人兮評價是好是歹若尚有一絲仔氣力我著欲為此兮島來打拼(杜聰明,1957)

1940年,大阪每日新聞編「南方の將來性」,內有總編輯下田將美與高木之精彩對話:

下田:……高木先生,怎麼樣?在台灣的日本人第二代和台灣人比起來,体質和素質都差,怎麼作才好?原因是什麼呢?高木:有人說是水土不服。不過,我認為除此之外,父母的想法不對也是原因之一。…….從小教孩子們輕視台灣人,結果自己變成傻瓜。(黃昭堂,1989)

在東京過著歸隱生活(註11),1943年12月23日以86高齡他界往生。在日本露出敗戰跡象那年,他詠道:

86歲兮老伙仔阿想欲看著戰爭兮結局大慨是沒法度了(杜聰明,1957)

台15年的堀見末子,返日後寫了一本「堀見末子物語」(向山寬夫,1990),充分顯現當時台灣土木工程界實況,對他的長官或部屬同事,都有或長或短的描述,但對直屬長官高木僅提及而無描述。

台灣電力成立時人員大部份由原總督府土木局轉任,像角源泉(副社長),堀見末子(技師長),大藏大越,高橋辰次郎等皆是,高木以身份崇隆被總督看上空降當社長,是孤鳥插人群,要獲得原土木局人員的認同不易。高木先生追憶誌共有20人寫追憶文,台電與研究所各一人,其餘皆為醫學界人士,台電東京支社的荒井豐吉代表寫,多少可看出他與台電員工的關係。

1917年9月23日由醫學校卒業校友集金,在醫學校講堂設置山口與高木的壽像,高木初辭退,但考慮到山口秀高初任校長的關係而同意,由北村四海作高木的大理石半身記念壽像(高木的胸像有二),在任職15年祝賀會中,舉行石像揭幕式,台灣建築會誌刊此胸像,在戰後被取下,而鼻子有些受損,目前藏在杜祖武家中(註12)。

祝賀會剩餘祝賀金,作為獎助『臺灣醫學會雜誌』優秀論文原著者之高木獎學金(杜聰明,1957)。高木除了在台灣醫事史上有很崇高地位,他拜明治歌道大師黑田清秀為師。留有優美的31音短歌傳世,其標題如:「赴日月潭南投物產陳列場」「日月潭」「訪水社化蕃」「埔里社」「魚池公學校」「台灣神社」「芝山岩」「新高山」「次高山」「檳榔樹」「連霧」...等對充滿台灣詩情的愛(杜聰明,1957)。

永井尚俊留有「社長面影」,內有「以為是派了女性社長(連新聞都這麼說),當看到白髮身材高戴眼鏡的英俊紳士,都嚇了一跳,..給人溫厚慈父的感覺而生敬畏。大越大藏理事在辦公室急病死亡,他衝入理事室,將大越放平,面帶悲悽,以聽診器聽他的心藏,然後嗚咽的哭出來,讓我淚水無法停止。他的第二任妻子是德國名望家女兒,一起赴歐美視察回來送給員工的禮物刀子,上刻有他的號『明潭』,這刀子一直放在我桌上」(《台灣電力社友會會報》,1974)。任職於總督府研究所化學部的服部衣山人(服部武彥)(註13)在1931年11月的《台灣時報》寫了一篇「明潭翁思出」,充分顯示高木扮演主官與醫師角色給服部的感受,二人以俳句應酬所建立感情。他另寫一篇「紫實」來描述高木所長。在「明潭翁思出」中,服部表明初見面時,他說「一有名植物學者對很多珍奇植物精通,但對紫色的樹有紫色的葉開紫色的花是什麼植物,有一時答不出來的窘境,這種對日常生活中的事物不了解,他得學問就如上述笑話一樣荒繆。」此句話多少表明研究所本土研究風格的建立。請大家好好去檢視日本時代的研究論文標題,幾乎沒有與「台灣」無關者,這種現象值得大家省思。他的外孫板寺一太郎說:「祖父做事有四鐵則,一不用近親。二容納異見。三非常樸素,到地方出差不帶隨從。四寬大處理他人過失。….祖父原來小器,但經修養後,對他人寬大」(杜聰明,1957)。

根據高木的大弟子杜聰明博士對老師的評價:「高木先生(先生是日文老師)是一位人格崇高見識高操超的學者及政治家,對每屆卒業生之訓詞曰『為醫之前,必先學為人』,自己擔任生理衛生課目,兼講倫理修身,對學生教『活的學問』,養成良好學風」、「他慣用的人力車夫,是一個脊椎彎曲的老人,對車夫不忍解雇,換一個強壯的,是筆者心中最佩服的」(杜聰明,1973),杜聰明得知老師去世後,寫了一篇「對高木友枝先生感謝」文。(杜聰明,1953、1962、1972)杜聰明博士會走上研究之途受高木的影響不少。

二、高木友枝的業績

(一)台灣醫學會雜誌

台北病院長山口秀高1896年11月來台履任,來台之前為沖繩病院長,早就有設立醫學校之想法,但一直無法如願,次年4月12日在台北病院成立「土人醫士養成所」(註14)。他為了擴大熱帶醫學知識,使日人了解台灣衛生狀況,1899年2月發行『臺灣醫事雜誌』,同年由「土人醫士養成所」創立醫學校,山口任校長,他不在乎總督府高官,觸犯忌諱而被迫辭職,而『臺灣醫事雜誌』於1901年12月出版最後一號廢刊。高木繼山口職位,以前關係者託他創設『臺灣醫學會』及發行『臺灣醫學會雜誌』,其目的在醫學研究及會員相互智識交換。內容含學說及實驗、有關熱帶醫學中外彙報、通信及寄稿、雜錄、有關醫事法令、人事等。此雜誌一直延續至今仍在發行,對台灣醫學學術貢獻很大。(小田俊郎,1974)

(二)台灣醫事及公共衛生

1901年台灣鼠疫大流行,死亡3673人,「官民狼狽」。其時在他還沒來台之前,1898年5月28日,不但名藝妓若奴死掉,連台北避病院(註15)院長太田邦五郎也同樣感染鼠疫死掉(註16)(小田俊郎,1974),一時在台灣日日新報有很多追悼藝妓與院長的活動,在名藝妓若奴感染鼠疫死前,台灣日日新報有若奴的連續長篇小說,且延續至她死後,可見紅的程度,也可見到當時社會對她銷魂的程度。而對台北避病院感染鼠疫因公死亡院長及職員之募捐活動也持續很久。日本人統治台灣,除了受到台灣人的激烈抵抗外,也受到天敵(各種風土病及自然環境)嚴酷的挑戰。

從1896至1910年之鼠疫患者及死亡人數如下(T.Takaki,1911):

1896 1897 1898 1899 1900 1901 1902 1903
患者 258 730 1233 2637 1079 4499 2310 886
死亡 157 566 882 1995 809 3673 1855 709
1904 1905 1906 1907 1908 1909 1910
患者 4500 2398 3272 2592 1270 1026 19
死亡 3374 2100 2609 2241 1059 848 18

由表可知,感染鼠疫幾乎是宣判死刑(80%死亡率),可見鼠疫的恐怖,據統計日本人死亡率高過台灣人。

根據《台灣醫學五十年》引西川滿的「黃金的人」,關於台灣財閥後宮信太郎夫人,無知的捉著老鼠尾巴。顯示當時連日本人都對鼠疫沒什麼認識。依據鶴見祐輔的《後藤新平傳》,他在台灣進行水道(自來水)及下水道(污水排放)工程,建立醫療体系及醫學研究,消滅鼠疫、傷寒、霍亂,瘧疾防遏控制惡劣傳染病,讓台灣人見識到日本人治台效率,進而認同日本統治。他同時教育出不少學生,除了在醫學或醫學研究外,不少醫生進而關懷社會而成為政治啟蒙者。1911年萬國衛生博覽會提出他的著作《台灣的衛生事情》,正足以說明他對台灣醫事及公共衛生的貢獻(T.Takaki,1911)。

(三)總督府研究所

1907年開始五年55萬元設立經費,成立總督府研究所,設有化學部及衛生部。部份建築竣工,1909年4月開始研究工作,首任所長由醫學校長高木兼任。初期醫學有山口製造狂犬病預防劑,堀內與稻垣發表腳氣病原研究等。1915年辭醫學校長專任研究所長。

1921年研究所吸收統合了農業、糖業、林業、園藝等各試驗所,改稱中央研究所,分別以大島金太郎、金平亮三、堀內次雄、加福均三擔任部長,所長由總務長官兼任,翌年設農業、林業、衛生、工業四部門,其中工業部下設化學工業科、電氣化學科、釀造科,農業部下設種藝科、農藝化學科、糖業科、植物病理科、應用動物科、畜產科等6科。衛生部在1934年之組織是細菌學第一第二第三研究室、醫動物學及瘧疾研究室與瘧疾治療實驗所、藥學與衛生化學研究室、熱帶衛生研究室、實驗治療學研究室、血清疫苗與狂犬作業室、食品及衛生化學試驗室,藥品試驗室等。

1936年成立天然瓦斯研究所隸屬殖產局。1939年廢止中央研究所,設立總督府農業、林業試驗所,與總督府工業、熱帶醫學研究所。1937年至1945年是所謂戰中期,在臨時台灣經濟審議會中有一議題「試驗研究機關整備確立」,《議事速記錄》p21有「科學技術進步與促進工業振興是相互依靠扶持的,台灣的風土氣候及資源特異,為工業振興,今後當獨自鑽研,試驗研究機關整備擴充與研究機關相互間有機的連繫緊密化,以使研究成果能適切發揮」,這明顯是企畫院在東京所發出「科學動員」在台灣的實施(《週報》第112號)。

有關日治時代台灣學術研究尚待有心學者去開發研究。依據台灣時報(《台灣時報》20:1-20:3)“研究所事業”,大概知道高木要離開研究所,而做的總結報告,除了第八回外,全部的研究論文標題皆刊登,共179篇,其中35篇是白蟻研究,30篇是醫學研究,114篇是化學研究,內容包括台灣的動植礦物研究,其中3篇是台灣礦物的放射能研究。這中間個人最感興趣的是21篇紅毛土(cement)與concrete的研究,在80年後的今日來看,這些研究有何特殊意義?有6篇是火山灰混凝土研究,有2篇用顯微鏡來研究混凝土;這些研究顯示當時的先進性與本土化。15年前在台灣才再有用電子顯微鏡來研究混凝土的論文,至於火山灰混凝土研究成為不為人知的學術化石,由於火山灰混凝土傳統消失,造成飛灰混凝土使用的困境,生態保護與資源有限的觀念徹底被解消,這種學術斷層現象值得進一部研究。筆者要特別指出,高木雖為研究所所長,但他僅在每回研究所報告出版時有很短的序文,未曾在報告內有論文出現。不像他來台之前用德文寫了2篇以上論文,這不知道有何學術上的規矩存在?

(四)台灣電力

1919年成立台灣電力株式會社是為建設日月潭水電計畫,但他只完成周邊工程,如北山坑發電所、二八水到車埕26哩鐵路、木屐口蘭水路橋等,不能怪他無能,因一次戰後經濟不景氣物價工資上漲,關東大地震,預算無法分配到這計畫。由於日月潭遙遙無期,而有基隆,高雄第二及松山火力發電所來克服台灣的渴電。他接手台灣電力時的裝置容量8684KW只佔全台的43%,在1922年曾高達47.61%,然後一直滑落至1927年的36.5%,與民營電力會社(29.0%)及自家用發電(34.5%)約成鼎足而三局面,但他離職之前併吞了台灣電氣興業株式會社的7925KW,使台灣電力的裝置容量佔全台的55.7%,建立了台灣電力獨霸的局面。若以台灣電力株式會社成立為基礎,來看他十年努力的成果,裝置容量成長了286.33%,年發電量成長了315.51%(林炳炎,1997)。

(五)同化會及文化協會

1914年清水王學潛霧峰林獻堂與民權運動領袖板桓退助伯爵認識,而有史稱14至17年之同化運動。同化運動是一把尖銳無比的利刃,深深刺入台灣人心臟中的膿血,形成正反兩種思考,其歷史評價不見得應是完全負面的。1914年12月20日午後二時在台灣鐵道Hotel召開台灣同化會成立大會,來賓會員五百餘人與會,高田殖產局長代田民政長官宣讀祝辭,祝電數十通,高木醫學校長、高橋土木局長、角通信局長、台北廳長等官員參加,最後由台灣人發表祝辭(《台灣時報》64號)。

同化會後被總督以危及統治而被迫解散。1921年10月17日下午文化協會在靜修女中召開創立總會,堀內次雄等30日本人與會,時為台電社長的高木應學生之敦請上台發表賀詞,他說:「我因從事台灣青年教育關係,對青年有特殊關愛,願以此舒心交情告來會青年,世上所謂『會』者,甚難永續,視『會』字形頭大下小就會明白,…..」很多人只記得高木是校長、衛生局長,有意無意間忘了他在台電十年創業成果,至於他勇於參加台灣人的反抗運動,更是少有人知之。文化協會以台北醫校與台北師範人物為主幹。文化協會是台灣重要的社會啟蒙運動,如果沒有這些日本名人參加,可能更早就被解散(連溫卿,1988)。他與堀內的學生吳海水是鳳山開業醫師、文化協會成員,被日本特高羅織為東港事件,1943年被判刑15年,堀內深信學生是冤罪,深表同情,親到台北刑務所探訪,以「我確信你是無罪,但徒刑已定,希望你為國服罪」來激勵吳氏,吳死在獄中(小田俊郎,1974)。

(六)高木的學術地位

高木在醫學的成就是:1898年出張德意志成為Wassermann的助手,共同提出「破傷風抗毒素正常中樞神經系關研究」論文而被稱為Wassermann-Takaki Phenomenon。在1959年及1978年日本細菌學五十年(W.E. van Heyningen,1959;西田尚紀、泛田廣夫,1978)都還提出討論他的成就。Wassermann-Takaki Phenomenon是神經組織具有固定(固著)破傷風毒素的現象。他們證明,當破傷風毒素與腦組織混合時,其毒性降低,若將混合液過濾後再打入受驗動物体內,發生的毒素降低更低,實驗顯示破傷風毒素被神經組織固定,而固定作用以腦組織最佳,脊髓其次,而灰質區高於白質區(註17)。甲午戰爭時,軍用船發生霍亂病患,後藤從傳染病研究所延聘高木似島檢疫所事務官,製造血清治療病患,霍亂血清付諸實用,是世界創舉(長木大三,1992)(註18)。此世界創舉之從研究到實用之過程值得進一步探討。此外,他在台灣28年生涯中,對台灣的進步貢獻很大,但從研究所或『臺灣醫學會雜誌』的研究報告,包括他做為博士論文提出的著作《台灣的衛生事情》來看,他並未寫出一篇醫學學術論文,個人學術發展似乎整個停止。事實上,他在醫事衛生或醫事行政等管理方面的文章倒是有些。

(七)台灣俱樂部

這是高木最後一個業餘舞台,他任副會長,會長通常由卸任總督擔任。台灣俱樂部成立於1911年4月,由後藤新平任會長19年,接下來是內田嘉吉(1929.9-1933.1),接著2年10月是幹事合議制,又由石塚英藏任會長(1936.12-1942.7),台灣俱樂部的活動情形不清楚。

三、結語

高木由於其所在位置,加上對台灣的熱愛,發揮了知識份子的影響力。他威嚴認真,正好形塑代表總督無上威權的象徵,留學德國二年參與實際科學研究,與德國上流人士交往,讓他体會到科學研究要在科學研究社群中有開明自由的環境下才能進行。他不但在醫學領域,在總督府研究所確立以台灣本土為研究主題,無為而治的風格讓研究人員充分發揮才能,台灣研究在學術領域才有很可觀的成就。

他在台電所創立節儉的風格在今日台電水力系統還能看到痕跡。學術與實業界合作始於他的實際風格。他從醫學、研究所至台電的行業轉變,是為貫徹後藤的設計理念。在今天不少人透過歷史剪接的手法,宣稱台灣經驗是他們的功勞,這是缺乏歷史全貌的。戰後,戰前部份科學技術活動隨著戰爭結束而被消滅或被迫改流或掩埋在歷史墳墓中,也是值得省思的課題。

高木友枝博士年表

1. 1858年8月2日生於今福島縣磐城市松小屋村。

2. 1885年5月6日東京帝國大學醫學部卒業,同年10月13日得醫術開業狀,8月23日任福井縣立病院長。

3. 1888年5月25日辭福井病院長,6月9日任鹿兒島病院長。

4. 1893年8月5日辭病院長,11月1日任傳染病研究所助手。

5. 1894年7月6日奉命赴香港調查鼠疫。

6. 1895年7月21日奉命前往似島臨時陸軍檢疫所作霍亂研究,9月16日任傳染病究所治療部長。

7. 1896年4月8日任內務技師,6月30日任血清藥院長兼內務技師,9月18日任中央衛生會委員。

8. 1897年5月17日去莫斯科代表日本參加第12回萬國醫事會議,接著參加柏林萬國癩(痲瘋)病會議,會後在歐州考查衛生制度。出張德國二年。

9. 1899年5月赴柏林參加萬國結核病預防撲滅會議,接著赴巴西參加有關花柳病預防萬國會議。

10. 1900年5月13日命為醫術開業試驗主任,同25日兼衛生局防疫課長,兼臨時檢疫局技師,10月26日臨時檢疫局技師廢除,兼臨時檢疫事務官。

11. 1901年3月25日防疫課長解任,7月25日免臨時鼠疫預防事務局顧問。

12. 1902年3月31日台灣總督府醫院醫長兼醫院長,台灣總督府技師,台灣醫學校教授,醫學校長,高等官四等敘一級俸,4月22日台北醫院長及民政部警察本 署勤務,5月2日紅十字社台灣支部副長屬託,8月6日台灣地方病及傳染病調查會委員,同16日台北基隆市區計畫委員。

13. 1903年10月10日臨時防疫委員臨時防疫課長,臨時防疫委員會幹事。

14. 1904年6月29日任民政部警察本署衛生課長,兼臨時防疫課長,7月台灣地方病及傳染病調查會幹事及台灣中央衛生會幹事。

15. 1905年2月20日紅十字社台灣支部醫院長屬託,4月台北醫院長解任,7月10日戶口調查評議員,12月25日晉升高等官二等。

16. 1906年4月1日因日俄戰功得賜勳瑞寶章及金五百元。

17. 1908年8月11日赴清國上海參加東洋阿片貿易及吸食調查會議。

18. 1909年2月23日視察歐美各國,4月1日創設台灣總督府研究所兼所長。

19. 1911年2月18日去德意志Dresden萬國衛生博覽會發表過去十多年台灣醫事衛生改善狀況,並出版一本德文著作。

20. 1913年12月3日文部省授與醫學博士。

21. 1915年8月1日台灣勸業共進會評議員及審查長。

22. 1916年4月南洋視察團的幹部,經英領婆羅州、Serebesu、星嘉波、比律賓二個月。

23. 1918年3月去中國福州廈門及廣東指導博愛會事業,7月26日敘勳二等授寶瑞章。

24. 1919年5月從文官休職,7月31日任台灣電力株式會社初代社長。

25. 1920年6月12日因多年在台灣從事鼠疫防遏工作授旭日重光章,11月10日從三位敘。

26. 1921年台灣總督府評議委員。

27. 1922年7月18日台灣總督府史料編篡委員會評議員。

28. 1924年7月31日第二任台灣電力會社社長。

29. 1927年9月18日到歐美各國出張。

30. 1928年11月16日多年對台灣殖產盡力授銀杯。

31. 1929年7月9日免社長職,回東京世田谷北澤新築家移住。

32. 台灣俱樂部副會長

33. 1943年12月23日他界往生。

34. 1947年3月23日高木夫人他界往生。

台灣總督府中央研究所沿革

1. 1896年3月31日總督府製藥所官制,5月28日製藥所下設檢查課,對阿片原料製品及其它飲食物檢查分析,是物品試驗在台灣之起源。

2. 1897年1月20日在製藥所內在民政部衛生課監督下設衛生試驗室,開始辦理細菌檢查業務,歸檢查課所屬。

3. 1898年5月27日從來民政部殖產課所施行礦植物試驗歸製藥所檢查課辦理。

4. 1900年9月18日實施台灣藥品管理規則,醫藥用藥品試驗歸製藥所檢查課辦理。

5. 1901年5月23日實施總督府專賣局官制,製藥所廢止,同所業務設備建物移專賣局檢定課,增樟腦食鹽原料製品試驗。

6. 1901年12月24日設台南出張所,執行藥品試驗。

7. 1902年5月29日為鼠疫預防,檢定課做鼠族細菌檢查。

8. 1905年11月28日檢定課內阿片樟腦試驗業物移製造課辦,檢定課專辦衛生殖產及細菌有關業務。

9. 1906年帝國會議通過07年度起五年繼續新營費55萬圓支出決定創立總督府研究所。

10. 1909年3月27日總督府研究所官制公布,4月1日在東門新築廳舍開廳,辦理有關化學衛生學試驗研究業務。專賣局檢定課廢止,鼠族檢查歸民政部警察本署 防疫課。這是為台灣的產業及衛生研究調查而設的『科學的研究所』。本年部份建築竣工,創立總督府研究所。同時在台南市設立研究所分室辦理藥品試驗業務。4 月28日化學部衛生學部分課及專屬業務規定。

11. 1910年6月農事試驗場依賴本所試驗,台灣土質調查業務由本所辦理。

12月增農藝化學研究業務,12月28日分析試驗鑑定申請規則修定。

12. 1911年增釀造有關研究業務。

13. 1910年6月財務局稅務課委託本所辦理其試驗業務。

14. 1910年7月22日分析試驗鑑定申請試驗料金規則修定。8月開始原生動物有關研究。

15. 1916年12月研究所設化學部、衛生學部、釀造學部、動物學部。

16. 1918年4月成立附屬檢糖所。

17. 1919年3月由堀內次雄繼任高木所長職。

18. 1921年9月中央研究所新官制,設農業部、工業部、林業部、衛生部。由總務長官賀來佐賀太郎兼所長,但總督府職員錄刊登由堀內次雄兼任。

19. 1936年2月創設總督府天然瓦斯研究所,附屬殖產局,所長由局長兼。

20. 1939年4月中央研究所廢止,成立農業、林業試驗所,工業、熱帶醫學研究所。

21. 191946年由台灣工業研究所接收。天然瓦斯研究所由石油公司接收。

參考資料

1. 藤崎濟之助 臺灣電力株式會社沿革史 (手寫本) 37年3月13日 1300頁

2. 臺灣電力株式會社 日月潭水力電氣工事誌 臺灣電力株式會社(打字本) 672頁

3. 向山寬夫編 堀見末子土木技師—臺灣土木の功勞者 堀見末子著 90年7月31日

4. 連溫卿 臺灣政治運動史 稻鄉出版社 88 374p.

5. 小田俊郎 台灣醫學五十年 醫學書院株式會社 74 158p.

6. 臺灣實業界 臺灣實業界 (月刊)

6.1 危險じやありませんかーー遠藤電力の首 29.11.p38.

6.2 御用會社亡國論 30.10 p2~3.

6.3 日月潭 — 遠藤社長は辭任しない 30.12 p41.

6.4 會社診斷—台灣電力 30.12. p49~50.

7. 杜聰明 高木友枝先生追憶誌 刊行會 71p. 57.6.8. 台灣時報(月報)

8.1 高木技師談片 33號.

8.2 同化會發會式 64號 15.1.

8.3 官場十有八年の回顧(高木友枝) (上中下) 20.1-20.3.

8.4 研究所の事業 19.10. p118~120.

8.5 日月潭水力發電と下村前長官(高木技師談) 21.8. p19.

8.6 研究機關の統一 21.9. p1.

8.7 中央研究所の新官制に就い 21.9. p2.

8.8 中央研究所の設置 21.9. p2.

9. 黃昭堂 台灣總督府 自由時代出版社 89.5. 293p.

10. 高木友枝 “衛生と工業に力を須ひよ“ p232~23511. 實業之台灣

11.1 高木君が學位を受ける理由を論す (木村匡) 14.2. no.52.

11.2 社會斯麼人求居(高木友枝) 第12卷第9號.

11.3 年若の會社商店員を戒む  (高木友枝) 第12卷第10號.

11.4 高木博士の青年訓を讀みて 第12卷第11號.

11.5 日月潭と大甲溪 第12卷第12號.

11.6 私の飛躍は辭表を懷中するに在ら (高木友枝) 第13卷第1號.

11.7 台灣電氣興業成算あらや 第13卷第3號.

11.8 社會政策の實效(高木友枝 ) 第13卷第9號.

11.9 建設目論を誤れる電氣興業 第14卷第4號.

11.10 產業と衛生(高木友枝 ) 第17卷第6號 25.6.

12. 橋本白水 台灣の事業界と人物 南國出版協會 28.7.8.

13. 紀念會 台灣醫學專門學校創立二十五周年

14. 台灣協會報

14.1 高木友枝博士宛の書簡を見て(一)~(五)(小田俊郎) 73.3.~11.

15. 台灣日日新報

15.1 鼠疫 89.5.15~6.2.

15.2 高木社長挨拶 22.2.28.

16. 永岡芳輔 親愛なる台灣 台灣日日新報 27.8.7. 460P. (內有日月潭再興, 高木友枝)

17. 田中一二 台灣の新人舊人 台灣通信社 28.7.1. 771P. (功成ら名遂げた高木友枝)

18. 楊碧川 後藤新平傳 94

19. 台灣電力社友會 會報 台灣電力社友會 (no.1~no.102)

19.1 業務報告,朱江淮,悼山本格,歷代社長,社友通信,隨筆 74.11

20. 杜聰明 回憶錄 杜聰明博士獎學金管理委員會 73.8

21. 杜聰明 杜聰明言論集(一)(二)(三) 杜聰明博士獎學金管理委員會 53. 62. 72

22. 尾つじ國吉 “銅像物語り ” 台灣建築會誌 第九輯第一號

23. 長木大三 北里柴三郎とその一門 慶應通信 92增補.

24. W.E.van Heyningen “The Fixation of Tetanus Toxin by Nervous Tissue. ” J.gen.Microbiol.20, 59, p291~300.

25. 西田尚紀,泛田廣夫 日本細菌學會の五十年 p427. 78

26. T.Takaki Die hygienischen Verhaltnisse der Insel  FORMOSA Dresden 11 232p.

27. 台灣總督府 台灣總督府研究所一覽 39p. 16.2.

28. 台灣總督府 台灣總督府中央研究所例規 281p. 34.11.

29. 台灣總督府 台灣總督府中央研究所概要 106p. 35.9.

30. 台灣總督府 台灣總督府中央研究所梗概 56p. 37.12.

31. 太田肥洲 新臺灣を支配する人物と產業史 台灣評論社 668p. 40.1.

32. 林炳炎 台灣經驗的開端--台灣電力株式會社發展史 1997.3

註釋:

註1:由於黃土水後來定居日本並死於日本,因此胸像是高木回日之作品,此胸像曾在台北展出。板寺先生希望臺灣藝術界能對此藝術品予以重視。

註2:杜聰明在其《回憶錄》謂「高木友枝先生不但是名校長,實可稱為台灣醫學衛生之父也。」

註3:林安繁也是宇治電社長,宇治電的分身山陽電鐵65年史中林的略歷無在台記述。

註4:青潮出版社之日本財界人物列傳中增田次郎只述前兩次來台。

註5:其實高木也被台灣醫界與歷史學者忽略。

註6:由台灣返日之軍隊染霍亂。

註7:在後藤新平文書目錄中看不到高木友枝。

註8:此書近由在Pittsburgh大學攻讀博士學位的劉士永詳讀,大概是第一位用此書的學者。

註9:有 關高木離職事,查閱台灣日日新報1929年7月2日報導,他說「今日台灣電力合併台灣電氣興業,本社在宜蘭營業,….七月任期滿了,以古稀之齡引退, 靜度餘生」當時民政黨正組閣,政壇一片搬風。高木在歡送川村總督儀式後,就未再有新聞報導。台灣日日新報從7月26日至8月7日共11日作高木回顧專題, 想來他大慨已回日了。看來「免職」只因政權之黨派更替下之自然後果而已,非關操守或經營績效,且高木已高齡72,他提出辭職願,「依願免社長職」讓職位空 出,方便後繼總督安排人事。詳拙著《台灣經驗的開端–台灣電力株式會社發展史》p240。

註10:石塚總督暗中唆使警務當局,以最卑劣手段強行搜索家宅。詳1929年11月《臺灣實業界》。

註11:當台灣俱樂部副會長,詳《台灣時報》1942年9月。

註12:杜聰明博士文物館。

註13:服部畢業於京都大學化學科,是台灣cement & concrete 學術研究開山祖師。

註14:有關土人醫士養成所運作情況請詳《後藤新平文書》R32八一「台北病院內土人醫士養成景況」。

註15:隔離病院,處理鼠疫患者。

註16:『台灣醫學五十年』內誤為12月及太田國太郎,應以日報為可信。

註17:Wassermann-Takaki Phenomenon 其在科學史上地位,請詳孔恩著「科學革命的結構」(34)p323.孔恩引用Ludwik Fleck的《Genesis and Development of a Scientific Fact》書內並未有高木之名,經查有關文獻只有《追憶誌》內板寺及大木長三依此而寫文章表示高木與 Wassermann合寫論文是有關梅毒抗毒素血清,其它皆表示高木與 Wassermann合寫論文是有關破傷風抗毒素,高木曾代表日本參加國際性病會議,缺有關梅毒的研究論文而未能認定。(杜聰明,1957)(W.E. van Heyningen,1959)(西田尚紀、泛田廣夫,1978)。

註18:板寺一太郎曾舉證額德國名學者Paul Ehrlich的來信,謂高木對梅毒研究的貢獻,但我並未發現高木這一方面的論文。我曾翻閱日文梅毒史,也未發現高木的名字,也許從事台灣醫學史的朋友能下一番工夫,對此公案作詳細的判讀,替我們解謎。

33 回應 針對 “重塑台灣醫校長高木友枝博士的雕像”

  1. 陳凱劭 寫道:

    找到一篇由高木友枝博士,在台北醫校的門生賴和(1894-1943,台灣新文學之父,彰化醫師)所寫的「高木友枝先生」:

    http://www.piner.cn/works/article-4.htm

    註:這篇是用漢文(古典台語,黃俊雄演布袋戲那種台語)寫的。

    高木友枝先生 賴和遺稿

      高木友枝先生,是我的時代底台灣醫學校長,他一生的傳記,若是現在台大醫學部有存在的一日,他也不能泯滅的。我在這裡不是要敘他一生,或是要記述他的軼事,只是記

    錄他印象在我心目中的一些不關緊要的而感我特深的小事情而已。

      我初入學時,先生尚洋行中(在西洋旅程中),記得是在第二學期末,纔由西洋歸台,那歸來的歡迎會是真盛大的,這使我印象猶深,始覺到學生們對於先生的崇敬,在我是猶未聽到先生一句話,亦未見到先生的面影。

      歸台後,先生所擔任是什麼事務,我不知,但是若沒有特別事情的阻礙,每週總有一點鐘來教我們修身。但是先生的講義卻不由書籍上的文字講解,只是講些世間的事情,但聽的我們每恨一點鐘的容易過。

      一日,方先生在講話中,適有一隊「進東進東」由窗外過,一時學生的視線皆轉向窗外去,先生似也覺到,一時停不講。我覺得先生已察及,急把視線收歸,更坐端正,想先生看到學生這樣不規矩,雖不生氣,也空訓話,豈料竟出意外,待「進東進東」過去後,纔問我們:

      「剛纔由大路過去的,叫做什麼?」

      我們大都不知,只有杜聰明君(台灣第一位醫學博士,終戰後擔任過高雄醫學院院長)一人起來答應說:「叫道迴」。

      這一次使我始覺得先生不和公學校的先生一樣。

      記得是當我們三年的時代,由卒(畢)業生所唱(倡)起的是學校的昇格運動,把醫學校昇為醫學專門學校,這時,校長曾對我們大家說:

      「學校的昇格,若論現在這學校,就內容,先生和學生的質,外觀──建築,設備等是不輸內地任何專門學校。但是要進入專門學校,須要中學卒業生,現在台灣只有內地人一個中學而已,要招生,須向內地去,若如諸君等,尚未有入學的資格。且諸君等,卒業後,也無有到內地開業的必要;就這資格,台灣、滿洲、中國皆可開業,何用昇格,全無必要,昇格於諸君是未有益處,諸君細想便悉,但是若我還在做校長時,於諸君無益的事,斷沒有做,諸君可勿愁。」

      我們的醫學校不僅昇格為專門學校,是台大的醫學部了。於我們有益無益,現在在學諸君,一定是知道的。不僅是愛護著我們學生,對於卒業生,若先生做得到的,也很盡力。

      曾有一位前輩,因為酒的亂性,犯了刑法,在公判時,先生也做了特別辯護人,出為辯護,這是在法庭未曾有的事。那先輩亦因此得了執行猶豫(日語,緩刑)的特典。

      對於卒業生的工作,先生也很關心,曾到地方去,看見卒業生的社會地位向上,心中很歡喜,歸來便講給我們聽。

      後藤男爵(註一)在做民政長官的時代,是和醫學校有特別關係的,他自己原是醫生,且和高木校長也特別有交情的樣子,所以他辭官後,再來台灣時,便為我們醫學校生特別做一次的訓話,大意是講:

      「本島人諸君,要自己省察,我們只有二十餘年,對於帝國盡忠誠的歷史,內地(日本本土)人已是有二千餘年歷史,所以不應奢望,若權利待遇,有些不似內地人,不宜就說不平。」

      向來我們大家都以為是浴在一視同仁的皇恩之下,不感到有何等的差別,經過後藤的一番訓誡,纔會自省,就中也就多少出生議論,高木先生也似有感覺,便有機會,便集全校生於一堂,為後藤男爵辯明,說,他是特別愛顧著我們,纔肯那樣說,要我們不要誤會。

      本來對先生的訓話,大家都是肅靜恭聽的,獨獨這次有的踢地板,有的故意高聲咳嗽,以亂其說話,有點使我疑惑。

      這中間有一事,使台灣平靜的社會掀起小小波瀾,就是 垣伯︹ 垣退助伯爵︺所主唱的同化會。那時亦曾集全校生於一堂,有所講話,先生對此也沒有什麼批評,說曾有卒業生來問及,可否允其參加,先生說:「據自己也不敢以為否否,不過官廳方,似尚無有此意思,設使後日會趨向和官廳對立的狀態,恐有點不允當。」

      此後,先生的講話,漸有關於政治法律,後來於學課上,設一課衛生行政學,使我們於政治法律,有些少知識。

      當苗栗事件(註二)發生時,連累者中,有一醫學校的退學生在內,先生曾對我們說,他到總督府時,被同僚們嘲笑,說,受過我教育的人,也會做壞事,我回答他說:

      「那是退學生,未受到我完全的教化,那纔會那樣。」

      我此時感到「纔會那樣」的一句,另有一點餘味。

      當辛亥中國革命時,學生中,有為募集軍資者,事為當局所知,想是到學校來調查,因此,校長集學生於一堂,有所訓示:

      「像這樣事,在我是與看相撲一樣,看客可以互賭,雖有此事,也是一種賭金的性質,無什麼關係,但是各人要覺悟,有萬一的時,不可後悔流淚,那樣就真笑殺人,不如勿做較好。」

      有一次,是我們學生中,有一位被加藤先生打一下嘴巴。

      加藤先生在諸先生中算是最無言辭最厚直的,能使他生氣,那學生也可算有點頑皮,但是學生們還是顧著學生。

      「我們已不是小學生,還用體罰,那還了得。」級長就去告訴給校長高木先生。先生也以為是不祥事,集了全校生,有所訓話,講話中有說:

      「不肖的心中,是不存有內台人的成見…」

      訓話後,較上級的學生都感不安起來,因為向來先生每訓話,多是如父親在向兒子說話一般。今天自說「不肖」,心中一定很不爽快,所以就趕緊推舉代表去向先生謝不是,求其勿為此勞心。

      先生常說,他要擔任學校長時,曾求教於新稻戶博士,他說:養成人格為先務,所以在每期卒業式的訓話上,總說:

      「要做醫生之前,必須做成了人,沒有完成的人格,不能盡醫生的責務。」

      所以講義的時,總是講到世間的事情,關係完成人格的話較多。

      昨年春到東京去,和同窗之幾位,曾去拜訪,先生猶尚老健善談。

    創作日期不詳,曾由張冬芳譯成日文,刊載於「台灣文學」三卷二號「賴和先生悼念特輯」,一九四三年四月二十八日。

     

      註一:後藤男爵──後藤新平(一八五七──一九二九)日本岩手縣水澤市人,後來封為伯爵。自須賀川醫學校畢業後留德學醫,獲醫學博士學位,回國後任內務省衛生局長,

    與軍路的檢疫所發生關係,獲兒玉源太郎的賞識,兒玉出任台灣總督,馬上拉他來當副手,當民政局長(一八九八年三月二日,同年六月二十日改為民政長官─一九○六年十一月十三日)。他的治台政策以「糖飴與鞭」聞名,頒佈「匪徒刑罰令」鎮壓義民。土地改革,調查整理地籍,戶口調查,整理度量衡,統一貨幣,確立漸禁鴉片政策,財政獨立,不再由日本中央補助經費,樹立警察政治代替軍隊治安,以保甲制作為輔助,公共衛生制度,創立醫學校,興建政府機關建築,確立了日本帝國主義者在台灣施行殖民統治、現代化、資本主義化的基礎。請參閱「日本殖民體制下的台灣」,王詩琅著,台灣風物叢書,一九七八年一月初版。

      註二:苗栗事件──一九一三年十一月,苗栗羅福星為謀革命響應中國,組織中國革命黨台灣支部,二十日事發,被捕達二百二十餘人,十二月四日羅福星逃脫,被捕六人處死,翌年,羅福星判死刑,其他百餘人判徒刑。

  2. 訪客 寫道:

    這篇文章我有讀過也有影本,謝謝你.網路版比較方便查尋,不必找半天找不到.

  3. 三田裕次 寫道:

    >19. 1911年2月18日去德意志Dresden萬國衛生博覽會發表過去十多年台灣醫事衛生改善狀況,並出版一本德文著作。
    就是
    >26. T.Takaki <> 、Dresden 1911

    Ich habe das Buch (我所蔵那一本書)。

  4. 三田裕次 寫道:

    >26. T.Takaki 、Dresden 1911
    <>
    日本語仮訳『台湾島の衛生情状況』

  5. 林炳炎 寫道:

    日本語仮訳『台湾島の衛生情状況』有沒有出版??

    Die hygienischen Verhaltnisse der Insel這本德語書我有,曾經借在台史所的劉兄,他在美國讀博士學位時,很認真的請人教他,是年輕一輩的學者讀過,我沒有辦法看!!  

  6. 氫酸鉀 寫道:

    林さん你好
    林さん的部落格和陳凱劭陳さん的部落格 一向是晚輩我知識的來源
    台灣有你們真好~~~~

    有件事想相求 不知是否很冒昧
    晚輩的板子 這禮拜想介紹高木友枝先生
    想跟林さん借用這篇稿子
    不知道林さん是否答應
    若是打擾到林さん 還請林さん見諒

    希望林さん繼續為台灣打拼 天佑台灣
    晚輩 氫酸鉀 敬上

  7. 林炳炎 寫道:

    歡迎!!歡迎!!這是要讓大家知道高木友枝先生!!
    寫好請通知大家去看!!他的外孫應該很高興!!!

  8. 氫酸鉀 寫道:

    林さん你好
    感謝有林さん的幫忙
    我文已經舖上去了
    希望我們這代台灣年輕輩的少年家
    都能知道了解高木先生的事蹟
    效法先人 以台灣為榮~~~~~~

    http://blog.roodo.com/kcn/archives/8514289.html

  9. 訪客 寫道:

    『無絃琴』中央山脈橫斷道路;高木博士1917-12-15日刊版次02

    過日来ガオガン番界に滞在中であった山内桃園警務から、
    高木博士の許へ雪のたよりがあった
    すきまもろ風さむかりし窓の戸をあけて驚く今朝の初雪
    夜な寒み衣かたしきひろちねの枕の山に雪降りにけり
    高木博士は直ちに返歌して
    入墨のしこ山眉も白妙の雪を装い君を待ちけむ
    ひとりねの枕の山にふる雪は打ち見るだにもうれしかりけむ
    台湾の雪がおいおいこの種の歌に入ることは、
    大御代の開け行くしるしとして南の島の文学史上に、
    はた番界開発史上に、
    一紀元を画する格好の資料である。

  10. 林炳炎 寫道:

    哇哇!真好
    能把台灣日日新報的古日文改寫成當代日文, 對很多人來說真是功課!!
    非常感謝在台灣攻讀學位的阿部賢介樣的幫忙!!
    也感謝這沒有署名的訪客!!

  11. Hiauhong 寫道:

    版主引長木大三的說法, 高木嘗以《台灣的衛生事情》一書申請博士學位.
    可是依照1913年 {臺灣醫學會雜誌} 刊載,
    高木校長送審醫博通過的論文從日文題目「正常中樞神經系統ノ破傷風抗毒素性ニ就テ」(獨乙文)推測就是史稱 Wassermann-Takaki phenomenon 的經典論文:
    Wassermann, A. and T. Takaki. Ueber tetanusantitoxische Eigenschaften des normalen Centralnervensystems. Berliner klinische Wochenschrift 35 (1898).

    這篇論文在M. Carolyn Hardegree and Anthony T. Tu(杜祖健:杜聰明博士三子,海蛇蛇毒專家,1930-)共編的Bacterial Toxins (Handbook of Natural Toxins Vol.4, New York:Dekker, 1988), 出現於xv頁的書目中.

    不過高木校長大概跟夏目漱石一樣, 都不怎麼看重博士學位的虛名吧.

  12. 北投埔 寫道:

    哇!!哇!!
    我怎麼沒有看到你貼這樣重要的訊息!
    Wassermann, A. and T. Takaki. Ueber tetanusantitoxische Eigenschaften des normalen Centralnervensystems. Berliner klinische Wochenschrift 35 (1898).
    這篇文章板寺一太郎樣有給我 但沒有35期這字樣!

    我也以為是《台灣的衛生事情》一書申請博士學位.我要再查證一下!
    Wassermann-Takaki phenomenon 是我在追的歷史公案, 我在《科學革命的結構》看到,但歐洲人沒有Takaki只有Wassermann phenomenon。剛退休,正準備繼續整理高木友枝博士文書。

    拜託Hiauhongさん,任何這類訊息請告訴我。Bacterial toxins / edited by M. Carolyn Hardegree, Anthony T. Tu.清華大學圖書館總圖有這本書,會請我們伙伴借來看。台大沒有!!

    清華大學圖書館總圖
    書刊名 Bacterial toxins / edited by M. Carolyn Hardegree, Anthony T. Tu.
    出版項 New York : Dekker, c1988.
    稽核項 xxix, 473 p. : ill. ; 26 cm.
    叢書名 Handbook of natural toxins ; v. 4
    書目註 Includes bibliographies and index.
    ISBN 0824778405
    標題 Bacterial toxins.
    其他作者 Hardegree, M. Carolyn. Tu, Anthony T., 1930-

  13. Hiauhong 寫道:

    謝謝版主百忙中回應!

    我也是不小心在校查[臺灣醫學會雜誌]資料庫時發現的(12卷,134期)
    高木校長的醫博是向九州帝大申請的
    用Google 大神搜尋 Wassermann-Takaki 可以找到一些期刊論文用這個說法(即不單舉Wassermann之名)指該發現,
    有的還是上世紀末的文章. 不過這些文章都得註冊才得一見, 所以看不到全文…不知道清華可不可以登入.

  14. 北投埔 寫道:

    哇!哇!

    因是最早台灣sts成員時讀《科學革命的結構》看到Wassermann phenomenon
    而正好也在寫高木友枝, 所以對Wassermann phenomenon特別有感覺
    「正常中樞神經系統ノ破傷風抗毒素性ニ就テ」似乎也被日本細菌雜誌所討論
    這段文章還特別請朋友翻譯 由於非醫學背景 所以沒有追下去

    >>>上世紀末的文章. 不過這些文章都得註冊才得一見, 所以看不到全文…不知道清華可不可以登入.
    我會請祝平一老師去想辦法

  15. 北投埔 寫道:

    最近年輕朋友教我如何使用古狗大神, 初步找到Wassermann-Takaki phenomenon 有8件, 我要在回頭去看孔恩著「科學革命的結構」(34)p323.孔恩引用Ludwik Fleck的《Genesis and Development of a Scientific Fact》之英文版, 最近發現, 可能我上面所寫的文字可能需要翻新!!

    1. Adsorption of tetanus toxin by brain tissue
    http://www.jstor.org/stable/3860754
    AJ Fulthorpe – The Journal of Hygiene, 1956 – jstor.org
    … way. It was found that the 316 Page 3. Wassermann-Takaki phenomenon 317 Table …
    control. 318 Page 5. Wassermann-Takaki phenomenon 319 The …
    Cited by 9 – Related articles – Web Search – All 3 versions

    2. Ganglioside inactivation of botulinum toxin
    http://www3.interscience.wiley.com/journal/119691258/abstract

    LL Simpson, MM Rapport – Journal of Neurochemistry, 1971 – interscience.wiley.com
    … for 30 min, at 37″C, and residual toxicity of the solution was tested in vivo
    (Wassermann-Takaki test) by the technique of BOROFP and FLECK (1966). …
    Cited by 42 – Related articles – Web Search – All 2 versions

    3. Possible interference between tetanus toxin and organo-phosphorus esters in blocking of …
    http://www.ncbi.nlm.nih.gov/pubmed/753135
    G Leonardi, G Gazzei, G Zanierato – Annali Sclavo; rivista di microbiologia e di immunologia – ncbi.nlm.nih.gov
    … As tetanus toxin results inactivated when mixed with mammals brain homogenate
    (Wassermann-Takaki phenomenon), the same may be observed for the organophosphorus …
    Web Search

    4. Molecular pharmacology of botulinum toxin and tetanus toxin
    http://arjournals.annualreviews.org/doi/abs/10.1146/annurev.pa.26.040186.002235
    LL Simpson – Annual Review of Pharmacology and Toxicology, 1986 – Annual Reviews
    … Using the original Wassermann-Takaki observations as the basis for his studies,
    van Heyningen proceeded to isolate the material(s) from brain responsible for …
    Cited by 240 – Related articles – Web Search – All 5 versions

    5.[CITATION] LIPID-LIPID INTERACTIONS AND RELATION OF FUNCTION TO STRUCTURE OF MEMBRANES1 2
    MM RAPPORT – Ultrastructure and Metabolism of the Nervous System: …, 1962 – Williams & Wilkins Co.
    Related articles – Web Search

    6. I’rask: J. of exp. Med. 40, 381, 1924.
    http://www3.interscience.wiley.com/journal/121365408/abstract
    J Blake, FC Blake – Lancet, 1926 – interscience.wiley.com
    Page 1. LITERATUR. Abrikossoff: Virch. Arch. 240, 281, 1923. Ando, Kurauchi: J.
    of Immunol. 17, 361, 1929. Aronson: Berl. Klin. Wschr. 204, 1912. …
    Web Search

    7. Über die passive und aktive Immunisierung des zentralen Nervensystems gegen Diphtherieintoxikation
    http://www.springerlink.com/index/50K1X8V265410596.pdf
    N Nikitin, A Ponomarew – Clinical and Experimental Medicine, 1930 – Springer
    … Die Toxine werden yore Hirngewebe gebunden, nieht nut in vivo, sondern auch
    in vitro (Wassermann, Takaki, Kleinschmidt). Die zentrale …
    Web Search

    8. Investigations on the pathogenesis of tetanus III
    http://www.jimmunol.org/cgi/content/abstract/40/3/325
    U Friedemann, A Hollander, IM Tarlov – The Journal of Immunology, 1941 – Am Assoc Immnol
    Page 1. INVESTIGATIONS ON THE PATHOGENESIS OF TETANUS III ULRICH FRIEDEMANN,
    ALVIN HOLLANDER AND IM TARLOV 1 From the Division of …
    Cited by 13 – Related articles – Web Search

  16. 林炳炎 寫道:

    T.Takaki Die hygienischen Verhaltnisse der Insel  FORMOSA Dresden 11 232p.
    這本書在台灣圖書館有日文版 資料如下

    主要題名: 臺灣の衛生狀態
    作者(姓名): 臺灣公醫會
    著作方式: 編輯
    語文: 日文
    總頁數: 97
    出版年(西元): 1910年[明治43年]
    出版單位: 臺灣公醫會
    出版地: 臺北市
    版次: [版次不詳]
    集叢名: 臺灣總督府臺中醫院年報 
    索書號: 0767 39
    原件大小: 22公分
    圖表: 圖、表
    發行者: [發行者不詳]
    關鍵詞: 高木友枝、臺灣公醫會、長野純藏、臺灣總督府衛生課

    目次: 封面

    例言
    目次
    一、緒言 p.1
    一、臺灣ノ氣候 p.2
    一、臺灣ノ生產及死亡附五歲以下小兒ノ死亡 p.7
    一、本島人ノ生活狀態 p.14
    一、臺灣ニ於ケル疾病 p.25
    一、病氣ニ關スル迷信附蕃族ノ疾病 p.29
    一、臺灣人島民ノ歸依信仰スル廟竝其狀況 p.50
    一、臺灣ニ於ケル產婆 p.60
    一、臺灣ノ不具者 p.68
    一、臺灣衛生機關ノ配備 p.80
    版權頁

    摘要: 臺灣公醫會是由臺灣各地執業公醫所組成的公共團體,公醫除在醫療最前線為臺灣的衛生保健貢獻心力之外,亦致力於調查全島各地的衛生狀況,以提供總督府衛生部門施政之參考,本書即為臺灣公醫會集結各地公醫所回報的衛生調查成果,並參照臺灣總督府統計書等資料,用以探討臺灣衛生現狀而編成的調查報告書。內文共分十部分,依序為:緒言、臺灣的氣候、臺灣的出生與死亡(附五歲以下兒童死亡率的調查表)、臺灣人的生活狀況、臺灣的疾病、與疾病相關的迷信(附原住民對於疾病的相關迷信)、臺灣人的信仰、廟宇及相關狀況、臺灣的產婆、臺灣的殘障者及衛生機關的設施等。

  17. achi 寫道:

    林先生你好
    我這裡最近想要出版一本有關杜聰明的書
    因此可能會借用到您部落格上高木友枝的雕像照片
    不知道是否可以呢?
    有什麼冒昧的地方還望您多多包涵

  18. 林炳炎 寫道:

    因為我還不認識你, 說不定你會亂寫, 我也不知道!!
    在台灣很多文人或出版社都是胡搞!!
    所以不可以!!!

  19. achi 寫道:

    不好意思
    我這邊是杜聰明的女兒-杜淑純女士
    最近想替父親出版一本相片輯
    因剛好在您的部落格上看到很多很好的照片
    所以想引用
    如果您有疑問的話 不知道是否可以打通電話給您
    或是有什麼聯絡方式
    方便跟您聯繫呢?
    謝謝您

  20. Encolpius 寫道:

    林前輩:
    請教您,原”臺灣總督府工業研究所”,後來是否成為戰後””聯合工業研究所”、”聯合礦業研究所”與”金屬工業研究所”,並成為台灣「工業技術研究院」的前身
    查了好多資料,一直沒辦法把其演替系譜弄清楚

  21. 林炳炎 寫道:

    achiさん,在首頁有給版主私密信,就可以發email給我。如果有留email我會回信。

    Encolpiusさん
    原”臺灣總督府工業研究所”,後來是成為戰後台灣工業研究所, 但1949年以後的活動我就不清楚

    聯合工業研究所在我的紅毛土技術史在台灣有寫!!這幾天人在台中!回台北再查一下然後再回答!!

  22. scl 寫道:

    “聯合工業研究所”是由原接收天然瓦斯研究所而設的中油(現台灣中油)新竹研究所改隸經濟部改名。

  23. 北投埔 寫道:

    c.清除日本遺毒
    戰後統治集團說台灣人中了日本人的「遺毒」,此種放毒方式,說來有效。並以非正式方式燒毀日文文獻,「毒」就這樣被清除了。很多人可能對上述說法不滿,下面抄錄的一段文字可滿足您對歷史的好奇心,這是1961/5的工程師25周年《土木工程》紀念專號,內有「聯合工業研究所工程材料之研究與試驗」,其緒言有「….政府遷台以後,在二次大戰中,因受戰亂破壞之一切工程建設…恢復使用,且自四十年以後,即已開始進行新建,或擴充原有工程設施。由於日治時代,工程技術方面之研究試驗,均在日本本土進行,因此日本工程師並未在台灣遺留下任何有關工程技術研究試驗之儀器及機構。接收之時,我們工程師當以恢復原狀,足勘維持使用為目標,但在新建工程之時,由於時代進步,新的理論以及新的材料,似乎均需要事先加以研究試驗之必要,因此各土木機構,均紛紛計畫進行籌辦與土木技術有關連之混凝土及土壤試驗設備」可以看到用「謊言」清除「遺毒」,後學者如沒查閱戰前資料,對於戰後新典範,讓人心悅誠服。

    習慣只查閱中文的研究者,當他看到1946/6出版《台灣省工業研究所研究報文摘要》中之「水泥之研究」,共6頁,內容有1.波德蘭水泥組織之研究2.關於波德蘭水泥之強度研究。3.風化及藥品對波德蘭水泥性狀之影響。4.市販波德蘭水泥之試驗記錄5.關於波德蘭水泥試驗法之貢獻。6.水泥混用材料。7.火山灰水泥。讀者一定會驚訝大有為政府那麼厲害,會在戰後「一片混亂」「一無所有」的台灣創造如此高水準的研究成果,然後曇花一現又消失無蹤,而在1958年創造嶄新的「聯合工業研究所」。該文只是把戰前研究成果簡化譯抄。日治時代曾參與礦龜里研究的台灣人,他們皆與堀內次雄博士一樣沒有大學學位,而成為失去資格與職位者。

  24. 北投埔 寫道:

    1954/11/1將石油公司新竹研究所(原瓦斯研究所)改組成立聯合工業研究所,屬經濟部。內設:有機化學研究室、無機化學研究室、燃料研究室、工業儀器研究室、電工研究室、試驗工場,並設工業服務處與外界聯絡。次年增設農業化學研究室、工程材料研究室詳《十五週年回顧》,後來工程材料研究室分為水泥組、混凝土組、土壤組,分別由徐敏之、張福中、楊國賢任組長。聯工所後改制為工業技術研究院。「1955年農復會水利工程組長史密斯發起,邀各土木機構,在台灣成立一個聯合性的混凝土及土壤研究試驗機構,以供有關各土木機構共同利用。獲得熱烈響應,同意將各機構已有的試驗設備及人才,集中於新竹,在經濟部聯合工業研究所內成立工程材料研究室,由各單位合力出資,湊足開辦會;農復會提供台幣及美金,建試驗房屋及採購試驗儀器,連同各機構之合作儀器,及每年相繼美援儀器,務使成為最完備之土木技術研究單位,以供台灣土木界,工程建設規畫設計施工等所需資料;不僅促進工程品質,保證工程安全,尋求最高技術水準。」《台水》p1「當時計有水利局、鐵路局、公路局、電力公司、台糖及台泥等6機構,共同湊足140萬元,農復會捐150餘萬元興建試驗大樓,復自1956年度美援項下,撥出將近9萬美金,以充添購儀器之用」「由於日治時代,工程技術方面之研究試驗,均在日本本」進行,因此日本工程師並未在台北遺留下任何有關工程技術研究試驗之儀器及機構」,《土木》3.4p此材料室主任湯文顯留下這些戰後初期紅毛土研究社團文字,很明顯的告訴我們,短短10年,就可將原來存在的史實完全予以否認,這樣的研究社團,它會有什麼研究成果?它的學術良知何在?

    聯合工業研究所後來轉變成工業技術研究院,工程材料試驗或研究就從此單位消失,一來是這種研究沒什麼發展性,一來是大學試驗室可以取代,此外很多單位自設試驗室,也造成它沒有工作題材,當然更重要的是,它的研究量與質,造成它活不下去。根據15年回顧的統計,聯工所共有208篇報告,此單位才5篇,佔2.4%,簡直是吃飯的單位,曾為此去工業技術研究院化工所,查閱所留存《聯合工業研究所研究彙報》,研究題目是混凝土液膜保養劑之使用研究、預鑄混凝土房屋設計施工之研究、台灣卜特蘭水泥之化學分析、台灣輕質混凝土及骨材性質之初步研究等。觀其研究成果,這些文章只是翻譯與copy試驗,談不上研究,大概只有大三的水準吧。這也是為何此單位急於將文件丟棄焚燬,目前只剩下《聯合工業研究所研究彙報》與《文獻彙報》,至於《聯合工業研究所學術討論座談會講題摘要》則已不見。

  25. 北投埔 寫道:

    湯文顯在文中提到「石門水庫大壩混凝土之研究試驗,在互惠合作條件下,進行各項巨積混凝土之試驗,已於59/5全部完成」,但查《石門水庫建設誌》p60有「在台灣電力公司的台北混凝土試驗室,作混凝土骨材配合試驗。由於設備欠缺,委託美國墾務局試驗室進行進一步試驗,..提出編號C-961的總報告」。同頁有「在篩分後製成各層土壤代表樣本,先後送往台大土壤試驗室與聯工所材料試驗室試驗」,完全與湯文的報告不符,現在已找不到資料來證明湯文的說法。在1970/7《工業研究通訊》p5-7有一文:15年來本所對台灣工業貢獻的檢討,也提到石門水庫,且說「台灣工程材料試驗是由本所所創始的」的大話,將貢獻往自己身上攬,目空一切,標準井底之蛙的臭老久(知識份子)他們大概沒有想到,50年後有人以科技史觀望來算他們舊帳。

    戰後由大倉土木、大林組、鹿島組、鐵道鋪道等組成台灣工程公司創刊在1947/9《台灣工程界》,迄1962共出版15卷。但國民黨逃亡政權在控制穩固時,改名《工程》並將15卷改成35卷,以顯它虛幻的正朔,是當時台灣神話創造中心的傑作,所以別想查35卷以前的《工程》期刊。在《台灣工程界》查到4篇有關紅毛土礦龜理文章,談不上學術價值。《工程》幾乎沒什麼值得記述的。

  26. Encolpius 寫道:

    林前輩:
    最近讀到一本高雄國立科學工藝館於
    2004年6月舉辦的”臺灣產業文化資產調查與再生”實務座談會
    看到您也參與該會議討論

    故想到您可能會對這套臺灣公共電視製作的
    城市主題改造CD有興趣

    建議您先看德國魯爾工業區的地景改造
    臺北市立圖書館可借閱
    http://web.pts.org.tw/~web02/city/p9.htm

    (或許您早就知道,就當我是野人獻曝囉!)

  27. 北投埔 寫道:

    謝謝!!德國魯爾工業區的地景改造我還沒有看, 但有耳聞, 顯然非常有名!!參加”臺灣產業文化資產調查與再生”實務座談會, 是應邀參加水力發電的的科技物保存與展示!

  28. Encolpius 寫道:

    魯爾工業區的改造自1990年代開始
    2010已被選為歐洲文化之都
    是第一處不以””單一城市””而是以””都市群””
    獲選的文化之都
    http://ruhri2010.de/home.html

  29. 林炳炎 寫道:

    20100316下午2點前往南港研究院史語所「生命醫療史研究室」,參加在701會議室討論月會,由陳秀真博士後選人報告,題目是『Picture Story: Japanese physicians in Wilhelmian Berlin』,由李尚仁博士主持。這基本上不是我的領域,但因跟認識高木友枝博士有關,所以雖然天氣非常寒冷腳拇指受傷,還是前往聽講。連講者只有10人參加,認識朋友4人。下面是報告摘要:

    日本從德意志學習現代醫學之歷史是非常有趣的,原來日本只有「蘭學」,明治初期,日本的現代醫學中心是長崎和東京,這是「蘭學」的具體呈現。1870年開始有前往各國留學生,但1882年之後,醫學只前往德意志留學。1870~1914日本的德意志醫學留學生有1115人,其中自費70%,政府公費30%,高木是自費。陳講者關心的範圍是1870~1914年,東大教授70人前往,她閱讀其中30人資料,以日記為中心,想看出「私人在科學之認識」,日記是「自我陳述史料」。

    dsc01744.JPG

    日本在1880年學校開始教「寫日記」(按寫日記是日本德川時代就有的傳統),台灣人在這樣脈絡下,成為會寫日記的人。日本出版社會出有特色的「日記帳」,供大家購買。日記還包括旅行時購買繪葉書はがき(明信片),寄給親友,簡單報告行程等。也包括領獎學金留學生寫的申報書,定期報告工作內容。日記傳給長子,會修改也會出版。

    日本最早的現代醫學中心是長崎,然後才增加江戶(東京)。她把1870~1914年東大教授當研究對象,分為3期:(1)1870~1880年,留學生在本國外語學習是學習是荷蘭語,也就是「蘭學」學者。(2)1880~1890年,留學生在本國外語學習是德語,也就是以德語學醫學。(3)1890~1900年,留學生在本國外語學習是德語,但以母語學醫學。他們的醫學學習內容也不同。

    留學生非常熱衷參加醫學國際會議,日本人成群參加,有官派自費。因此留學生的服裝非常講究,會備有各季衣著。官派留學生常要舉債。自費留學生是舉債留學,舉債對象是娘家,回國後很快就能償還。留學生在德意志大都有情婦。

    留學生前往名勝旅遊,很多人會去看勝利柱,體認到「學術==軍事」。第三期留學生常換老師,想學習不同領域知識。主要去學技術。柏林傳染病研究所(Robert Koch Institut)的訪問學者名單上第一個是北里柴三郎,第二個是高木。

    dsc01752.JPG

    有3人提出問題討論,版主是其中之一。以下是我的想法:
    甲午戰爭後,成立臨時陸軍檢疫所陸軍次長是兒玉源太郎陸軍少將,事務官長是後藤,軍用船發生霍亂患者,聘高木任似島檢疫所事務官,製造霍亂血清,並用以治療霍亂患者,是世上首次用霍亂血清治療霍亂之實例(這件事還沒有文獻來支撐,只是根據小田俊郎的書)。有這樣業績的人,為何還需留學德意志?還有高木的第二任夫人是德意志人名陸路如何還原回德文?

    感謝陳秀真博士後選人,她幫我取得1897年5月17日出張德國二年,在柏林傳染病研究所(Robert Koch Institut)的資料。感謝陽明大學郭文華教授送我當日寫真,也感謝生命醫療史研究室助理送我演講資料中寫真。

    chen_jp_berlin1884.JPG

    第一圖日本醫學留學生在柏林, 1884年10月1日
    前列由右至左: 橋本綱常, 佐々木政吉, 樫村清徳, 伊藤盛雄, 宮本仲
    後列由右至左: 小金井良精, 佐藤佐, 中島一可, 三浦守冶, 加藤照麿, 榊俶, 青山胤通, 佐藤三吉
    (取自: 鵜崎熊吉: 青山胤通, 東京1930、第57頁)

    chen_jp_berlin1899.JPG

    第二圖日本醫生在柏林, 1899年10月10日
    (取自: Ostasien, II. Jahresgang, 1899/90, 第393頁)Takaki就是高木

  30. ELY HSU 寫道:

    想請教不知閣下 是否有有關於臺北醫專畢業的醫學博士日本人 宮島靖 在台灣行醫的資料 我僅知他在台北開了”宮島耳鼻喉科醫院” 謝謝

  31. 北投埔 寫道:

    臺灣日日新報 -YUMANI清晰電子版 5/6/1898 – 3/31/1944 有8條新聞, 請自己去師大圖書館電子資料庫檢索

    1. 標題 醫學大會第二日(續き) 十一月十五日(日曜) 第一號鐘(午前八時)
    關鍵詞 新竹;佐直喜君;周朝棟;清水彥太郎;廣畑龍造;渡邊治;古王太郎;山口□爾;臺北;森下薰;土持勝次;內藤誠一;臺灣;山崎奎;花蓮港;翁廷瑞;陳俊宏;李阿保;橫川定;錦織正雄;大礎友明;嘉義;恩地功;稻江醫院;大城盛方;池田渡一郎;鈴木近志;平田一士;古市虎熊;井田博;盛新之助;宮原武熊;牟田口義隆;藤原鎌造;松岡康一;塚原義夫;箇井剛一郎;福田義雄;箇悌二郎;陳天一;神元司;早田五助;張文伴;原庸藏;林文賢;小田定文;松井董作;安井戇之助;永井恭鷹;小島□二;木立末四郎;加加納芳次;宮島靖;上村親一郎;津田誠次;木村儀作;重島勘二;松田昌嘉;田中寬;花室憲章;八木金之水;藤實;花蓮港
    日期 1925-11-11 年號 大正14年
    刊別 夕刊 版次 n02

    2. 標題 本社慰問隊の水も漏さぬ物配 家庭調查が手間取り 十九、二十日に延期
    關鍵詞 臺北市;醫官;宮島靖;松井董作;傅祖鑑;邱雲腸
    日期 1926-03-18 年號 大正15年
    刊別 日刊 版次 05

    3. 標題 耳鼻咽喉科臺灣 地方會第二囘總會
    關鍵詞 臺南醫院講堂;上村會長;菅谷新次;丸山一男;森龍雄;山田弘;須小明;藏田恒人;宮島靖;木立末四郎;酒井寅次郎;黃玉階;緒方醫長;加納醫長;上村教授
    日期 1930-11-01 年號 昭和5年
    刊別 日刊 版次 07

    4. 標題 窮民救濟に寄付申出て
    關鍵詞 臺北市本町;日進商會主小林惣次郎;南署;三浦正夫;小林悅子;井上時二;松永富雄;豐田正雄;赤十字醫院;宮島靖
    日期 1931-12-19 年號 昭和6年
    刊別 日刊 版次 07

    5. 標題 宮島靖氏耳鼻科 醫院を開業
    日期 1932-06-17 年號 昭和7年
    刊別 夕刊 版次 n02

    6. 標題 宮島靖博士が 醫院開業
    關鍵詞 臺北醫學專門學校;赤十字病院;京町;臺北醫專
    日期 1932-07-17 年號 昭和7年
    刊別 日刊 版次 07

    7. 標題 臺北醫專出身 醫學博士 前後計二十名 本島人九名
    關鍵詞 臺灣總督府;臺灣敎育會;杜聰明;錦織正雄;王通明;廖煥章;鹿沼政雄;陳新彬;郭東周;施江南;大磯友明;宮島靖;久藤實;竝河汪;小林英一;大城盛方;田中泰作;千葉盛枝;賴尚和;中野山已;黃文陶;洪長庚;廖溫仁
    日期 1932-10-29 年號 昭和7年
    刊別 夕刊 版次 n04

    8. 標題 水泳と耳 夜七時 臺北のみ 醫學博士 宮島靖
    日期 1933-07-19 年號 昭和8年
    刊別 日刊 版次 04

    9. 標題 佳話に富む赤誠獻金 きのふ軍司令部に續續と
    關鍵詞 臺灣軍司令部;臺北巿新起町;呂山勝二;臺北巿昭和町五四九宮崎明、同孝君;平川文子さん;小葉田穰君;宮島靖彥君;森川五郎君;中島美智子さん;福山かつさん;向井とくさん;施炳訓氏;陳宗雄氏;周杜鐘氏;西村宣子さん;臺北檢番取締三谷芳太郎氏;班長張金江;表蓮見榮作;森方男氏;川竹勝次;山下灣三郎;增井直藏;中村吉三郎
    日期 1941-12-02 年號 昭和16年
    刊別 日刊 版次 03

  32. ELY HSU 寫道:

    謝謝 宮島靖先生是我公公的恩師 外子在日本修博士時 也受宮島家深情照顧 所以想多了解先生的事誼 先生曾想終身留台 無奈戰後必須歸台 對台灣念念不忘 閣下的回覆 由衷感謝

  33. 北投埔 寫道:

    在台15年的堀見末子,返日後寫了一本《堀見末子物語》(向山寬夫,1990),充分顯現當時台灣土木工程界實況,對他的長官或部屬同事,都有或長或短的描述,但對直屬長官高木僅提及而無描述。

    向山寬夫與堀見末子的兒子堀見俊吉是台北師範附屬小學同學,與堀見家有來往,受託整理堀見末子物語原稿,並將之出版,這是「非賣品」。

    鋼筋混凝土雖早在為法國園丁約瑟夫•莫尼爾(Joseph Monier)於1849年發明鋼筋混凝土並於1867年取得包括鋼筋混凝土花盆以及緊隨其後應用於公路護欄的鋼筋混凝土樑柱的專利。1872年,世界第一座鋼筋混凝土結構的建築在美國紐約落成,人類建築史上一個嶄新的紀元從此開始,鋼筋混凝土結構在1900年之後在工程界方得到了大規模的使用。

    這本書雖然是堀見末子的自傳,但他在台15年,從1910~1925,正是鋼筋混凝土在台灣與日本開始萌芽期,在此書320頁有堀見技師買英文版鋼筋混凝土書,每晚教榎本正樹,榎本每晚讀3~4頁,由堀見訊問是否了解。

    后里圳的鋼筋混凝土橋就由我給予大綱,由榎本實際去計算,1個多月,鋼筋混凝土橋設計製圖全部完成,然後估價,與木橋比較價還便宜10%。在台電倉庫裡面,也曾經發現手抄本的英文版鋼筋混凝土書。

    很多人以為,類似這種新知的獲得,一定要透過學校學習,其實是緩不濟急,完全依賴當時有無要求新知的年輕人,然後學習實踐。

留下回應

留言內含太多URL、廣告常見字,可能被系統視為廣告而扣住不顯示,請待版主解除。或寫私信給板主

本Blog其他隨機文章(五篇)

  • 「台灣近代戰爭史」(1941~1949)第二屆國際學術研討會
  • 20100430下午訪問陳榮周建築師
  • 青野 勝西条市長去參拜銅像
  • 二二八大屠殺(及白色恐怖)與國民黨統治暴力
  • 水裡坑、螺溪石與朋友陳課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