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梓新書《[光復元年] 戰後台灣的歷史傳播圖像》

本文發表於 2013 年 12 月 16 日 09:39

986607834  

母校成大鄭梓教授出版一本《「光復」元年》,10月26日在第三屆戰爭史研討會上,鄭教授特別用日語說「こうふく=降伏」2次,查日語yahoo,會發現漢字:降伏=光復=降服=こうふく。但在1945年8月15日那天,相信日本人與台灣人的「こうふく=降伏」是一致的。

 

也就是說,台灣是被歸屬於「降伏」,戰敗有很多「債與罪」要被清算。國民黨以「光復」來欺騙愚蠢的台灣人,「債與罪」被清算這件事,難道能用欺騙來一筆勾消嗎?答案是:「NO」。這是台灣70年來無法翻身的原因。

 

在第三屆戰爭史研討會上,我特別提出「台灣有終戰嗎?」這樣問題,請年輕朋友去思考。說這句話的證據是「日本軍歌在台灣還是非常盛行」(也包括昭和歌曲),用這種Culture Study的角度去看問題。習慣上寫歷史文章用「戰後」是錯誤,戰爭還在持續中。這是戰中派的我之個人的反省。

 

某集團有意出版一本《終戰後百日》,建議他們要抓住『飛奔黃鶯』,所謂飛奔黃鶯OSS是指Office of Strategic Services第二次世界大戰中成立之情報機構,即戰後中央情報局之前身。戰後美國國務院展現對台灣濃厚興趣,派情報小組黃鶯Canary在停戰後到台灣調查(1945/9~1946/4),留有Office of Strategic Services Intelligence Dissemination Number A-64132等報告。幾乎同時,有人也想出版OSS的台灣資料,納入「台灣照相館」書系,但沒有下文。

「飛奔黃鶯OSS資料裡頭他們考察的都是工廠,基隆前田鐵工所、鐵道部台北機廠、汐止台灣煉鐵、新店離散式第五野戰飛機廠、大肚紙漿、高雄鋁廠等等。可以看出留存資料讓我們感覺美國人以鋼鐵機械紙漿鋁業有興趣。」這堆資料似乎沒有多少人能完全解讀。 

………………………………………………………………………………..

我終於回來了!故鄉…噢,可詛咒的歲月,讓他逝去吧。然而…特別是光復這詞,它的音韻,它所引起的聯想…是極其奇異的。光復的日文發音恰與「降伏」或「降服」雷同,所以「無條件的降伏」也就是「無條件的光復」,兩者混淆不清,沒有一個人有著真切的領會。但是,那是無關宏旨的,降伏即意味著光復;說光復,也就等於降伏,反正就是那麼一回事。----鐘肇政《流雲》

何謂「光復」?又何謂「降伏」?抑或無論「無條件降伏」還是「無條件光復」,也不論誰被降伏、誰來光復?反正斯土斯民就是不斷地被降伏、也就不斷地被光復了!如此過去與現在、理想與現實、記憶與夢境,不斷重疊、交互滲透面編織成的「歷史圖像」,又該如何解讀?本書既盡其所能地爬流文獻、亦借助於多元影彩像資料,戮力重返新聞與歷史現場,庶幾可望趨近所謂的「光復元年」,解構抑或重構「光復元年」裡的種種歷史傳播圖像和真相。

 

……………………………………………

本頁原標題『謊言也會是史料嗎?可以是史料嗎???』,對在校任職教師之反駁。版主已經70歲,對遇到這樣,非常痛心。20131013

20131026(六)參加第三屆台灣近代戰爭史(1941~1949)國際學術研討會,報告論文『赤土崎的海軍工員與戰爭經濟下的日本第六海軍燃料廠新竹支廠』,其中簡報有一頁:

536_n

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金開英先生訪問紀錄》陸寳千(1995年就離開中央研究院),黄銘明。這本由台灣最高學術機關加持的書,其學術水準之低,簡直是破金氏記錄。」

 

「..。高雄廠被作,不能開工;新竹和清水都有庫房和辦公室,但各種設備都沒有運齊,運到的也還沒有裝好。..新竹是第六燃料廠的總部,總部的目標在製造航空汽油,因為日本人還在籌劃階段,除了庫房裡有不少白糖之外,根本沒有東西。..總之,我們來的時候,新竹和清水除了幾個幫浦,幾乎沒有東西!..沒有任何一個廠可以開工。」由OSS在1945年10月29日所拍24張寫真,就證明金開英的歷史證言竟然是一堆謊言

573_n

挑戰「中央研究院」的出版品,讓評論人對有意見,她說:這是口述歷史,是史料,為「中央研究院」辯護。為了回應評論人,在學院空間無法施展「半沢風」,只有Blog,才能尋求更多回響。

回想從1989年,開始從事社會運動中的「歷史、語言與文化」領域的節目,最多是台灣風物與吳三連史料基金會主辦的演講。也去旁聽曹永和老師的課,參加台灣STS討論圈前身的讀書會,接受學院的薰陶。

6790_n

1996年向日台交流協會申請「日治時代大甲溪開發計畫與臨時台灣經濟審議會議之關係」赴日研究1個月,在公文書館發現終戰日出版的《六燃情報》,這是與大甲溪開發計畫有關。

小林英夫博士成為我在日本的sponsor,正式成為我的指導教授,有一次,午餐他請我吃飯,飯後,在回研究室時,我憂心的問:「業餘者玩歷史可以嗎?」他說:「學院需要學院外的聲音。」從此,時時刻刻思考我的存在價值是什麼?要比學院內學者認真,獨特題材與異於學院內容,才能讓我寫的東西能有存在價值。

1999年應小林英夫博士之要求寫台電與台泥從戰前到戰後的變遷,每篇只有6頁,台泥,邀請某博士生來合作,6頁的空間竟然用3.5頁在寫產量,打電話給她,說這樣不行,她竟然回「我們的學院訓練..」,只有fire她。

2011年11月12參加簡吉殉難六十週年─「簡吉與臺灣農民運動」國際學術研討會,匿名審稿員對沒引用那本厚厚的小說提出質疑,回以「給他草屯鎮公所出的戶籍謄本,有鎮公所紅章之法律文件,他不用,如果讓他的名字出現在我的文章中,祖父及父親會從墳墓跳出來痛敲我的頭」。因為,在自立晚報用「不馴的靈魂」來形容他們。台史所長主持那panel,副所長是評論員。有朋友開玩笑說:「這樣似乎證明學長功力超級, 沒有歷史學位的論文,由台灣歷史學最權威單位的代表主持與評論,相信現場非常精彩..」

評論人副所長的回應是很有意思,她把野坂参三1971年的回憶錄《風雪のあゆみ》有關山本懸藏部分唸出來,談到要用同理心等去解讀:以及日共同志間為求自己活命而互相告密之事。問題是野坂参三在出賣同志的事情爆發後,他選擇沉默不回應。而台灣的權威單位的學者,竟然替他辯解,到底歷史「正義」在那裡?

10月26日總算了解什麼叫「學院訓練」,有朋友告訴我:論文只要把「文件」、「史料」貼好,論文作者對「文件」、「史料」不能批評,這樣才是理性的研究。

問題是:把一堆「謊言」堆積,這樣的工作小學生就能做,何需就讀大學、研究所??機器人也許能做的比任何人好,這樣的學者博士們,有何資格吃三餐?
版主在歷史學習過程中,聽到:「對任何文件要有批判性的閱讀」。為何要「批判性的閱讀」?

其次,聽說歷史學屬於社會科學,那社會科學的「科學」是什麼意思?把「謊言」堆積,算是「科學」嗎?

今年寫『高雄中學首任臺籍校長林景元事蹟紀略(一)(二)(三)』∕林身振、林炳炎 高雄文獻 2012 第二卷第四期、2013 第三卷第二期。使用公開的文獻替林景元校長在228事件所受高雄二中校長教職員犯罪集團的迫害,這些文獻最少有5個學院博士學者看過,為什麼這些博士學者沒有發現犯罪集團的犯罪?

什麼是「史料」?從圖書館或數位網路所取得的是「文件」,這「文件」要經過「批判性的閱讀」,認為「文件內容」正確(主觀認定或客觀認定?),這樣「文件」才能成為「史料」。

此次正是「半沢直樹」影集在台灣播出,受到「半沢風」的影響,特地把姓改成「半沢」,出版《第六海軍燃料廠探索》就是半沢風。84歲黃萬相前輩翻譯日文《第六海軍燃料廠史》,成大機械畢,1995年石油公司副總經理退休,內容佔全書83 %。74歲的林身振前輩成大化工系畢,負責剩下的部份,《六燃探索》佔全書17%。70歲的林炳炎添加些文字。半沢たち 。學院外的人追求「正義」與「真相」,不在乎有無學術價值

 

 

論文『赤土崎的海軍工員與戰爭經濟下的日本第六海軍燃料廠新竹支廠』,其實不是無懈可擊。「戰時經濟」、「戰爭經濟」是本文之弱點,評論人不喜歡「戰爭經濟」,改用「戰時經濟」。她可以在評論問為什麼是「戰時經濟」而不是「戰時經濟」,她不敢為自己的學院理論辯護。顯然她根本沒有讀懂我的文章。

以「中央研究院」名義出版的違反學術規矩的,不是只有這一本,學院內學者只想官官相護,完全無視於「正義」與「真相」,我們辛苦納稅養一堆幹蠢事的學者,誰能容忍?一個學院內的學者,如果不追求「正義」或「社會正義」,她/ 他那有資格吃三餐?

延伸閱讀
1. 航向「勞動階級天堂」之旅 http://pylin.kaishao.idv.tw/?p=3937
2. 評《台灣共產主義運動與共產國際(1924-1932)研究•檔案》譯本PDF檔案 http://pylin.kaishao.idv.tw/wp-content/uploads/2011/11/TCP0725.pdf
3. 評『中國社會科學院台灣史研究中心2011年出版杜継東 … pylin.kaishao.idv.tw/?p=4496
4. 評北京大學牛可博士的『美援与战后台湾的经济改造』 pylin.kaishao.idv.tw/?p=631

15 回應 針對 “鄭梓新書《[光復元年] 戰後台灣的歷史傳播圖像》”

  1. 林彪的DNA 寫道:

    就龜公黨這堆失敗者而言,司法制度與歷史的詮釋權是鞏固一黨專政的手段與工具,把牠們過去數十年由一堆高學歷的走狗所鬼扯的政治圖騰一夕之間像CSI般實是求是地摧毀之後,牠們什麼火車爆胎的鬼扯藉口都說的出來。

    龜公黨的御用學者把牠們前輩的謊言當史料,那是牠們的黨性與DNA, 前輩實是求是地以科學的方法與証據把龜公黨的政治圖騰拿去當BBQ的生火材料,為台灣的後生晚輩樹立了典範

  2. 北投埔 寫道:

    1801_n.jpg

    蘇瑤崇(靜宜大學通識中心教授)『太平洋戰爭中美日兩國臺灣攻防之研究』
    評論人:陳佳宏/臺灣師範大學臺灣史研究所副教授

    10月26日回成大宣讀戰爭史論文,其中論文在談台灣戰略地位的重要性史論述,而評論者竟然站在敵人的角度說話,「台灣從歷史上是邊陲」(他舉西班牙為例)等到聽眾回應時,就站起來說比較長崎出島與熱蘭蔗城的建設,就知道。1869年李仙得的活動史, 以及1949年的NSC 37, 都在證明台灣戰略地位的重要性, 60多年來事實證明此事。順便打書,說NSC 37的翻譯會在今年出版, 請年輕朋友研究此課題--台灣戰略地位的重要性。

  3. Southwind 寫道:

    —–學院外的人追求「正義」與「真相」,不在乎有無學術價值。——

    前輩這話說得好!!! 學院外的研究者,多的是熱情。學院內的御用學者,多的是個人前途考量。

  4. 林彪的DNA 寫道:

    牠為什麼不舉美國空軍在冷戰期間在台中所建的CCK空軍基地還有部屬的空中加油機隊,在台南部署的核子彈頭,CIA在台南Air America的維修設施,桃園所部署的U2,牠對台灣戰略地位的看法,跟五角大廈還有CIA還真不一樣啊!

    很高興在人生啟蒙階段,沒有浪費時間,被牠誤人子弟。

  5. 林彪的DNA 寫道:

    學術價值誰說了算?龜公黨的黨國歷史學者嗎?是要繼續在牠們所設下的框架被他們耍的團團轉呢?還是基於科學,理性的判斷,事實,與實是求是的精神,把那堆龜公黨所建構的學術光環與圖騰破壞性地解構?

  6. 林彪的DNA 寫道:

    不管是在Moscow落難的CIA間諜,還是在美國本土被逮捕的KGB幹員,或是被抓到Guantanamo Bay的Al Qaeda
    成員,在超過一星期剝奪睡眠,電擊,水刑,拳打腳踢,注射迷幻藥的情況下,為了活命,什麼事都做的出來,這是人性的本能。如果所受的高等學術教育訓練對這種最基本的人性識而不見,講實在話,能夠作出什麼有營養的歷史論文我是抱持懷疑的態度

  7. 北投埔 寫道:

    1870年日本人到德意志留學,發現一件非常重要的是,學術就是軍事,學術沒有搞好, 國家會滅亡!

    評《台灣共產主義運動與共產國際(1924-1932)研究•檔案》譯本PDF檔案 http://pylin.kaishao.idv.tw/……/2011/11/TCP0725.pdf

    這篇文章應該是學院學者該做的, 但因是中研院台史所出的,沒有人敢寫,當然由學院外出來揮刀!莫斯科大學教授雖然送我俄文原著,還是得讓他應聲倒地!

    看來,大家都需要半澤直樹,否則無法活下去!歡迎評論人或其友人在我blog反擊!透過討論, 才能辯證是非,千萬不要龜縮,充當沒看到。

  8. 鬼話連篇的黨國史觀 寫道:

    為什麼中研院的金開英回億錄中有關六燃新竹廠與高雄廠與OSS到現場堪察所拍攝的照片有如此大的差異?是中研院訪談的時後已經得了帕金森式症?還是在來台灣擔任資源委員會接收大員時把日本人留下的資產與設備暗檻,變賣,變成自己的資產?在日本投降後,國民黨的軍統局,黃埔與各地方軍頭,國民黨各級黨部與黨營事業到處在前日本佔領區像吸血鬼般的略奪資產,是很普遍的事,把六燃廠區倉庫屯積滿滿的砂糖,酒精,發電設備,在當時運到中國去賣,所得的黃金讓自己的子女出國留學移民買房後還可以剩很多

  9. 半沢風こうふく 寫道:

    這個月成大鄭梓教授會出版一本《「光復」元年》,鄭教授特別用日語說「こうふく=降伏」2次,查日語yahoo,會發現漢字:降伏=光復=降服=こうふく。

    但在1945年8月15日那天,相信日本人與台灣人的「こうふく=降伏」是一致的。

    在第三屆戰爭史研討會上,我特別指出「台灣有終戰嗎?」請年輕朋友去思考。我說這句話的證據是「日本軍歌在台灣還是非常盛行」(包括昭和歌曲),用這種Culture Study的角度去看,也摻了雲程的「「佔領」與「流亡」」法律觀點。

    所以習慣上寫歷史文章用「戰後」是錯誤,戰爭還在持續中。
    這是戰中派我個人的反省。

  10. yy 寫道:

    燃料廠轟炸
    日前在研討會中又遇到許進發兄,他目前是很用功的清大 博士生,對我所關心的題材搜尋有相當助益,提到燃料廠轟炸的照片,而且回去就立刻傳來所知如下。引起整理此篇各種資料提到「燃料廠轟炸」的情形。

    《六燃史》中是:”燃料廠轟炸並無大災害…幸免於難”
    空襲災害昭和19年(1944年)10月12日一早台灣全島進入空襲警報情況中,一直到16日。由航空母艦及自中國大陸起飛的美軍飛機之轟炸,雖有空戰,在全台各地都因轟炸而發生災害。
    在高雄12日受到航空母艦上飛機上轟炸,但並無大災害。祇有高射砲彈啐片落到由槽頂而發生小火災以及落到半屏山的炸彈引發枯草燃燒,最後趕忙割草造成長防火帶而阻止之延燒。
    10月16日由中國大陸東進的B-29轟炸機100架在岡山北方投彈,十分鐘後黑煙散去時航空隊與航空廠之建築物全部從視野消失,所幸燃料廠幸免於難。 高雄變電所設置在總辦公所之東側,引入電纜之東 ,本預計裝10,000KW3台,但由於變壓器雖然到了但工程來不及,最後用的是最先假設裝置的500 KW 3台。
    空襲時之機鎗掃射損壞了散熱器 (Radiator)之外,沒有大的損害是不幸中的大幸。

    到戰爭結束時1噸至250公斤的炸彈約有3千個落在廠區內,但拜防護設備之掩護對設備並無致命的災害。
    但在625裝置,防空洞直接受炸,造成死者2名,另有工員養成所之3名學生,走出指定防空洞躲在橋下,卻因爆炸之衝擊橋斷落3名學生全部死亡,使人不勝傷痛。

    ◎關於煉油廠照片事宜 , 由於照片所有者為別人 , 因此只能將昔日文章的相關片段內容 , 抄錄如下 , 請參考 !
    許進發 上 11.22
    標明日期的照片方面:
    ▼一九四四年十月十七日十架B-29轟炸機轟炸高雄港內的船隻,數艘船隻聚集在航道,爆炸起火,冒出濃煙。
    未標明日期的照片方面:
    ▼ B-24轟炸機轟炸高雄工業區、高雄火車站、第六海軍燃料廠等地,工業區的工廠及火車站冒出濃煙,密佈目標區域,而海軍燃料廠的上空,竄出一朵爆炸的火球。
    ◎李達海著《石油一生》p.48
    由於美軍的轟炸,單高廠就被投擲了八百多枚炸彈,四面斷垣殘壁,設備破壞殆盡。
    ◎姚恆修訪談錄
    煉油廠一片荒涼,在左營海軍軍港後面,半屏山下,日本人認為飛機不容易炸得到,但據說美軍卻投中了八百多枚炸彈-聞係傳教士供給的情報,….每組煉油工場本身都捱了相當多的炸彈!
    戰爭後期此廠曾遭受美軍嚴重轟炸,但其防禦措施做得相當不錯
    ◎馮宗道回憶錄
    原油和成品均以左營軍港爲出入口,戰時日本海軍爲配合急切油料的需要,一面建廠,一面試爐煉油,但終因海上運輸受盟軍潛艇的攻擊,原油來源中斷,又加盟軍大規模的空襲,建廠工作,癱瘓停顿,已建成的煉油儲油設備也十九被盟軍炸毁。一度他們把小型煉油裝置移設於山洞中以資隱蔽,但成效不著。
    山麓有五座萬噸以鋼板铆製的油槽,四周有堅固厚實的高牆圍繞,好像五座堡壘,這便是廠内碩果僅存未遭空襲損壞的輸儲油設備。
    ◎胡新南回憶錄
    第二次世界大戰戰爭末期,美軍飛機在煉油廠的附近猛烈轟炸,共有八百多顆炸彈,都集中在煉油廠和油池區,宿舍區都沒有。美軍當時得到的情報很準確,知道日本在那裏建煉油廠,就要把它們都炸掉。
    ◎依中油公司發行之《三十五年來之中國石油公司》頁九十四稱:「其後盟軍飛機大規模轟炸,廠區中彈累累,因之建廠工作,癱瘓停頓。

  11. 林彪的DNA 寫道:

    1944年10月16日的機槍掃射,是日本的地面防空炮火,還是B29上面的.50機槍?

  12. kevin789 寫道:

    前輩您好

    無意間搜尋到你的blog
    也看了許多您珍貴的資料文章

    最近一直在思考有關台灣人的民族性問題
    一直以來有種感覺 台灣人似乎對局勢 缺乏判斷的能力及遠見

    2戰前 當時也有許多台灣人到對岸工作 或 經商
    雖然日本時代日本人差別對待台灣人

    當時許多台灣人嚮往祖國
    但實際到當時的中國
    就應該能清楚比對中台兩地的落差

    稍微有點判斷能力的人 應當會有台灣不能被中國國民黨接管的覺悟
    但觀看當時資料 似乎當時的台灣人缺乏這樣的判斷能力

    因為我研究的不夠透徹

    所以想像前輩請教
    就您的研究

    2戰前的台灣人 當時已經有台灣人這樣的民族概念嗎?
    當時的台灣人有沒有獨立建國的想法
    這樣的人多不多
    是否當時已經有人行動 想建立台灣國家

    還是說當時的台灣人 懵懂無知
    只希望祖國來拯救台灣?

  13. 北投埔 寫道:

    你的這些問題, 我作了歷史回顧
    請詳

    林木順與台灣共產黨的創立

    6. 「勞動階級的天堂」之旅
    世界潮流與當時台灣的社會環境
    早期的台灣左翼人士
    a. 第一個與共產國際發生關係的彭華英
    b. 第一個航向「勞動階級天堂」之旅的是許乃昌
    c. 其他早期的台灣左翼人士
    d. 赤華黨
    台灣的社会主義運動

  14. yy 寫道:

    引用所謂史料檔案如故意入罪的所謂自白書,只能當反面證據吧?

  15. 北投埔 寫道:

    >>>引用所謂史料檔案如故意入罪的所謂自白書,只能當反面證據吧?

    個人認為, 作者沒有思考”社會正義”與”法律正義”, 失去當人的資格!!!

留下回應

留言內含太多URL、廣告常見字,可能被系統視為廣告而扣住不顯示,請待版主解除。或寫私信給板主

本Blog其他隨機文章(五篇)

  • 龜山水力發電所—台灣第一
  • 水車技術史The Technical History of Water Wheel(Water Turbine)
  • 後藤新平論の現在と今後の研究課題—台灣史研究の視点から
  • 巫術或技術:霧社大壩戰後復工之技術轉變
  • 以公權力遂行擄人勒贖及殺人等罪行的二二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