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重返亞洲與亞太區域安全》國際研討會

本文發表於 2014 年 09 月 14 日 11:02

20140913-SMG0045-004-140913

【時間】2014年9月13日(六),09:00~17:00【地點】台大醫院國際會議中心301會議室
【地址】台北市徐州路2號3樓
【主辦】台灣安保協會【協辦】現代文化基金會、台灣東北亞學會
【贊助】台灣民主基金會

20140913-SM

昨天的國際研討會非常經精彩,這是很重要的一次台灣人對「台灣戰略」或「台灣戰略願景」的一種向國際陳述的機會。有些講者的話語,網路上有的,版主在下面回應欄轉貼。

美國前華盛頓傳統基金會研究員譚慎格(John Tkacik, Jr)昨天的演講,以及台灣人對譚慎格的回應,卻是本blog想在此簡單,斷章取義式的轉述,想了解所有講者的說法,最好向台灣安保協會索取論文集,也許他們會像去年一樣,把文章貼出來。

譚慎格(John Tkacik, Jr)的問題意識:「A Potential Beijing-Taipei Maritime Axis? 潛在的北京-台北海上軸心乎?」這樣的話語新聞有「對於譚慎格的說法,總統府昨天不做回應。」。

譚教授從「合縱」「連橫」的秦帝國歷史談起,用「Power Transition Theory」(昨天的講者使用此理論),來連建構他的論文。

論文中,引用美國偉大哲學家皮肯斯(T. Boone Pickens)的話「孩子,一個擁有擁有戰略優勢的蠢蛋,能擊敗一個沒有戰略的天才。(Son, a fool with a strategy can beat a genius with no strategy)」

代表台灣的與談人淡江大學國際事務與戰略研究所陳文政、台灣智庫副執行長賴怡忠兩人的「台灣戰略」,令人激賞。

陳文政談到台灣擁有戰略優勢,提出很多資料來驗證他的說法。雖然情況有些令人擔心,但整體的而言,只要從事某些補強,就足以改變情勢。

賴怡忠提出「台灣的亞洲戰略願景」,他指責「美國的亞洲戰略願景」不清楚,導致亞太地區的不安。他呼籲大家要從「戰略願景」去看亞洲各國。了解「中國未來20年的亞洲戰略願景」、了解「日本未來20年的亞洲戰略願景」、了解「美國未來20年的亞洲戰略願景」,才能建立「台灣戰略願景」。

10 回應 針對 “《美國重返亞洲與亞太區域安全》國際研討會”

  1. 蔡英文:民進黨願與中國溝通 建立全新互動模式 寫道:

    風傳媒
    stormmediagroup.co…e4-9007-ef2804cba5a1

    蔡英文:民進黨願與中國溝通 建立全新互動模式

    民進黨主席蔡英文13日在一場國際研討會發表演說指出,面對兩岸長期存在的歧見,民進黨願意積極尋求兩岸爭議的化解之道,與中國建立全新的互動、溝通模式,以發展全新的兩岸關係。而在經貿往來方面,蔡英文則強調台灣除繼續與中國經貿互動外,必須加強與其他貿易夥伴的連結,以確保民主不受外力影響。

    台灣安保協會13日舉行「美國重返亞洲與亞太區域安全」國際研討會,蔡英文應邀發表演說。在談及台灣過去的努力成果時,蔡英文特別提及,台灣的農產品、工業產品及研發成果曾在世界創造良好形象,但近年來卻陸續發生重大食安風波,不僅傷害人民健康,影響政府公信力,也重創MIT在國際間的形象。蔡英文痛批,這些風波傷害的不僅是人民福祉,更影響台灣的軟實力和永續發展。

    蔡英文隨後針對兩岸關係發展表示,在經貿關係上,除了繼續兩岸的經貿互動與連結外,台灣也應尋求加入TPP和RCEP,加強與貿易夥伴的連結,以平衡且多元的經貿戰略,追求在經濟上保持自主,以確保台灣的政治不受外力影響,保持民主的自主性。

    而在整體兩岸關係方面,蔡英文表示,面對兩岸長期存在的歧見,民進黨將積極尋求兩岸爭議的化解之道,以堅定、務實、穩健的步伐,與中國建立全新的互動與溝通模式,追求發展全新的兩岸關係。

    引述麥克阿瑟的話 強調台不可取代地位

    在談及亞太區域發展與台灣所扮演的角色時,蔡英文引用美國將領麥克阿瑟的話「台灣是不沉的航空母艦」,強調台灣位居亞太重要的地緣位置,面對當前區域格局的變化,台灣在美國和區域國家上有不可取代的地位;更是民主價值的守護者,以民主公義價值連結亞洲國家。

    蔡英文說,亞洲的穩定和安全的關鍵就是台灣,做為一個民主、開放、多元,台灣的民主價值是亞洲和平穩定的基石,不僅是亞太地區民主發展的標竿,對中國未來的發展、兩岸的和平穩定,乃至區域安全穩定都有不可忽視的影響力。

    針對台灣在亞太區域安全的因應作為,蔡英文提出3點主張,包括:1.繼續深化與美、日等民主國家的戰略夥伴關係,加強合作互信,支持美日安保條約在區域的角色,共同維護區域安全穩定;2.堅持民主、公義、人權等普世價值,並且依循國際規範,以外交方式和平解決區域爭端;3.台灣應繼續加強自我防衛能力,展現台灣有能力和決心捍衛國家安全,並持續與區域國家進行安全對話。

    蔡英文說,台灣的處境特殊又困難,她去年訪問以色列時與當地學者交換意見,儘管中東處境困難,但以國學者仍不願與台灣互換角色。她表示,台灣在軍事力量上無法與大國相比,但可以用民主、自由、開放、多元等價值,以及科技、經貿等軟實力與世界連結,和其他國家合作,維持區域穩定。

    她強調,民主是台灣最重要的資產,與世界連結的重點基石,因此鞏固深化民主,台灣必須繼續努力。

  2. 譚慎格示警 馬欲與中國簽和平協議 寫道:

    http://news.ltn.com.tw/news/politics/paper/813043
    譚慎格示警 馬欲與中國簽和平協議
    2014-09-14

    〔記者曹伯晏、施曉光/台北報導〕前美國國務院資深外交官譚慎格昨示警,馬英九政府一向的策略,是以兩岸經濟合作的加溫,迫使兩岸政治談判水到渠成;他強調,在中國決心併吞台灣的情況下,馬政府已透過ECFA(兩岸經濟合作架構協議)使台灣經濟與中國整合,不論人民是否支持,馬英九執政的最後一年、甚至更快,一定會尋求與中國簽訂和平協議。

    對於譚慎格的說法,總統府昨天不做回應。
    譚慎格昨接受本報專訪時表示,維基解密曾揭露,馬英九的「親近政治夥伴」蕭萬長於二○○九年六月擔任副總統職務時,曾告訴美國駐台代表,兩岸間與政治高度相關的政治談判在台灣「非常有爭議性」,但經過四年在經濟上的合作後,應可望達成。

    台灣海峽恐成中國內陸水道
    根據上述揭露及其他資料,譚慎格指出,馬英九與他的前任者不同,他從未排除和平協議的簽署可能,只要機會來臨,馬英九便會走向「兩岸政治協商」,兩岸經濟整合將使政治談判的阻礙「最小化」。
    譚慎格說,台灣在二○一六年前,沒有任何可改變親中路線的全國性選舉,若所謂「和平協議」真的簽署,台灣與中國可能成為「海上軸心」,台灣海峽則可能變成中國的「內陸水道」,很快東亞沿海各國,都將面臨中國在他們海上空間展現優勢。

    美再平衡政策欠缺台灣安排
    對於美國「亞太再平衡」政策的可能成效,譚慎格則感到憂心。他說,中國成長太快,今年中國經物價調整後的GDP,在總量上已近乎與美國相同;中國有能力延宕美國對台軍售,也透過權力集中及動員,將強大政治權力轉為軍事力量,美國對此卻沒有頭緒。
    譚慎格批,美國再平衡政策欠缺對台灣的安排,使得對中戰略上出現大缺口,而這種戰略真空必會被中國填滿。他表示,在冷戰的「圍堵政策」中,台灣曾是整個戰略的中心;他直言,依現階段的政策安排,不知道再平衡策略如何能成功,而中國正試圖將台灣、甚至整個東亞納入其安全性質的勢力範圍。

    台灣人民可以自行定義角色
    不過,譚慎格強調,今年三月學運的發生,凸顯台灣民眾在其中的角色,對政治、經濟、人權等議題有行動力的學生證明了,台灣人民在面臨巨大政經壓力下,仍能表達一個自己想要的未來;他表示,或許美國的再平衡戰略中沒有安排台灣的角色,但台灣人民可以、也應該自行定義該角色的樣貌。

  3. 司徒文籲台 以太平島主張南海主權 寫道:

    20140913-SMG0045-001-140913.jpg

    http://news.ltn.com.tw/news/politics/paper/813044
    司徒文籲台 以太平島主張南海主權
    2014-09-14

    〔記者曹伯晏、周思宇/台北報導〕前美國在台協會(AIT)台北辦事處處長司徒文昨表示,中國南海「九段線」主張,在世界各地被認為是可笑的(laughable)。台灣南海政策與中國類似,依據「九段線」及其前身的「十一段線」,主張擁有整片南海主權;但相關爭議過於危險,台灣應認真考慮放棄擁有「全部」南海主權的主張,改以實際控制的太平島提出主張。

    中國「九段線」主張 台應切割
    台灣安保協會昨舉辦「美國重返亞洲與亞太區域安全」國際研討會,民進黨主席蔡英文、前駐日代表羅福全、前美國國務院資深官員譚慎格、司徒文等皆出席會議。

    司徒文指出,九段線主張無合理基礎,依此線做為領土主張依據,並無法理和實際意義;他表示,台灣過去常強調會遵守國際法,希望台灣在此議題也能遵守聯合國「國際海洋法公約」的相關規範。

    至於放棄廣大海域主權,可能打擊政府威信,甚至與憲法牴觸;司徒文表示,放棄南海主權,不等於放棄任何台灣目前「實際控制的領土」,對台灣不會有實質損失,台灣仍可主張太平島的兩百浬經濟海域。

    談到美國「重返亞洲政策」,司徒文指出,「重返亞洲」目標就是中國,根據二○一四年「皮尤研究中心」調查,許多亞洲國家都視中國為威脅來源;他強調,雖然台美雙方很少公開討論「重返亞洲」政策,但台灣在其中有潛在戰略角色,能與美國攜手維護安全,嚇阻中國潛在侵略行徑。

  4. 日前防衛副大臣長島昭久:美日若不抗衡 第二島鏈將成中國內海 寫道:

    http://news.ltn.com.tw/news/politics/paper/813045
    日前防衛副大臣長島昭久:美日若不抗衡 第二島鏈將成中國內海
    2014-09-14

    〔記者周思宇/台北報導〕隨著中國持續精進軍備,日本前防衛副大臣長島昭久昨指出,中國海、空軍已具備「反介入、拒止」(Anti-access、Denial area)能力,足以防止美國干涉台海戰事;未來,中國中長程導彈射程範圍將從日本、台灣、韓國及菲律賓等第一島鏈延伸至第二島鏈,美、日等盟國若不籌建抗衡力量,以關島為中心的第二島鏈將成為中國內海。

    台灣安保協會昨舉辦「美國重返亞洲與亞太區域安全」國際研討會,邀請長島昭久、前日本海上自衛隊護衛艦隊司令官金田秀昭、前國防部副部長柯承亨等發表演說。

    長島昭久指出,美國國防部估計,二○一四年中國軍事支出約一千四百五十億美元,足足超過日本三倍。為遏止中國影響力逐漸擴張,他表示,日本安倍內閣七月決議解禁「集體自衛權」,行使自衛權的對象不僅限於同盟國美國,日本在亞太區域內將扮演更為積極的角色,維繫亞太地區的和平與穩定。

    金田秀昭則說,台灣對亞太區域安全極具戰略意義,若台灣遭逢威脅,日本必須思考是否將台灣納入集體自衛權行使的範圍。
    柯承亨指出,中國軍費預算每年呈兩位數成長,美國國防支出卻逐年下降,他認為,美國未來恐喪失武力優勢,應積極因應。

  5. 吳釗燮:台灣人民有權自己決定前途 寫道:

    http://news.ltn.com.tw/news/politics/paper/813048
    吳釗燮:台灣人民有權自己決定前途
    2014-09-14

    〔記者陳慧萍/台北報導〕前美國在台協會(AIT)理事主席卜睿哲公開表示,美國認為台灣二○一六總統選舉會影響美國的利益,將表達看法,「不會默不作聲」;民進黨秘書長、前駐美代表吳釗燮昨天表示,台灣人民有權在不受外力干預之下舉行選舉,如果台灣人民只能做出符合特定國家利益的選擇,不能自己做決定,不但違背美國外交政策,也違背台灣關係法基本精神。

    吳釗燮受訪時表示,美國是龐大且複雜的民主國家,對於政府決策,包括行政部門、立法部門、司法部門和各種智庫、媒體,都有各種不同意見和主張,彼此競爭在政策上的發言權,各種說法,台灣都必須加以了解;卜睿哲的看法只是其中一種聲音,民進黨已注意到並尊重他的說法。

    他說,民主選舉是美國外交政策的主軸,過去美方在台灣選舉前後,包括國務院、白宮、AIT等都會表態,強調美國堅定支持台灣民主和人民選舉的自由意志,並與任何透過民主選舉當選的政府合作;台灣關係法也提及,將確保台灣在不受任何脅迫的情況下與中國對話,如果台灣人民只能依據中國的利益做決定,不能有自己的選擇,這不僅違背美國外交政策根本價值,也違背台灣關係法基本精神。

    吳釗燮表示,若有人主張美國應顧及中國感受、干預台灣選舉,等於在說「威權的中國可以決定台灣的民主選舉」,這並非美國主流意見。

    干預台灣選舉 非美主流意見
    吳釗燮強調,民主就是自由意志的表達,任何國家的人對於台灣的民主選舉,只能尊重台灣人民選擇的結果;在太陽花學運期間,學生提出「自己國家自己救」的口號深植人心,台灣人民要自救,就是要在不管地方還是中央的選舉中,不受脅迫地表達自由意志,這才符合民主的精神。

  6. 前日本海上自衛隊護衛艦隊司令官金田秀昭13日在國際研討會上指出 寫道:

    前日本海上自衛隊護衛艦隊司令官金田秀昭13日在國際研討會上指出,未來台日應設法建立接近於美日澳般的「實質準同盟」(virtural semi-alliance)。他並主張,美日今年年底修訂《美日安保條約》時,不應該將台灣排除在「周邊有事」之外;且只要符合一定條件,台灣就能成為「行使集體自衛權的對象」;最終,應制定日本的《台灣關係法》。

    台灣安保協會13日舉辦「美國重返亞洲與亞太區域安全」國際研討會,邀請前美國在台協會台北辦事處處長司徒文、前美國國務院情報研究局中國研究中心主任譚慎格、日本民主黨眾議員長島昭久、前日本海上自衛隊護衛艦隊司令官金田秀昭等專家學者。

    促制日台灣關係法
    金田秀昭在會議上指出,相較於台美的《台灣關係法》及美日同盟關係,日本和台灣的關係顯得非常曖昧,日本從未以一個國家的身分對台灣做出任何明確的支持。他認為,今後在外交、防衛及保安等方面,台日關係至少要接近如同美日澳的「實質準同盟關係」。

    對於中國近年來積極著手的軍事整備,金田秀昭強調,日本政府應採取4項措施;首先,今年底將進行修訂的《美日安保條約》中,不應將台灣排除在美日聯合防務合作的對象(周邊有事)之外;其次,只要符合一定的條件,台灣就能成為「行使集體自衛權」的對象;第三,讓美日台之間的安全保障及防衛關係有所進展;最後,長期目標上,應朝制定日本的《台灣關係法》進行。金田秀昭並說,為了讓國際認識到台灣政治和戰略的重要性,最有效的手段之一,就是讓台灣成為以美日為主軸的國際海上安全保障聯盟(MSA)的一員。

  7. 北投埔 寫道:

    前日本海上自衛隊護衛艦隊司令官金田秀昭在台上, 後面多一個年輕人:多田惠さん

    多田惠さん似乎會台語!!他幫司令官解決語言翻譯問題
    日本海上自衛隊軍官與台灣關係良好
    也曾在本BLOG進出

  8. yy 寫道:

    錯過了可惜!個人觀察2012年大選前,K營迎來一尊美國神所發表言論,DPP不及應變,影響至大至極!

  9. 從「佔領與流亡」模型看〈台灣自救運動宣言〉 寫道:

    王雲程最近新作品,這當然是台灣戰略的重要研究,我摘錄片段,誘惑大家去找出來讀:

    從「佔領與流亡」模型看〈台灣自救運動宣言〉

    2004年10月24日美國國務卿鮑爾直言「台灣或中華民國都不是主權國家!」
    簡短一句話表明:台灣不是國家、中華民國不是國家,而且台灣不是中華民國等三組概念。
    但台灣人努力的標的該是什麼?努力的空間在哪裡?

    佔領與流亡——模型建構
    佔領>流亡>佔領與流亡

    廖文毅1948年之〈福爾摩沙的事實與情勢之請願書〉——著眼於「佔領」

    彭明敏、謝聰敏、魏廷朝1964年之〈台灣人民自救宣言〉——著眼於「流亡」

    ( 一 ) 「一個中國,一個台灣」早已是鐵一般的事實!
    ( 二 ) 「反攻大陸」是絕對不可能的!
    ( 三 ) 為什麼蔣介石仍然高喊「反攻大陸」?
    ( 四 ) 蔣介石政權代表誰?
    ( 五 ) 台灣經濟發展面臨的問題
    ( 六 ) 台灣足以構成一個國家嗎?
    ( 七 ) 我們的目標與原則
    ( 八 ) 自救的途徑

    憑空出世的「九二共識」,原屬政治操作上的階段權變,卻被郝偷渡為意識型態式的論斷「九二共識……是生存發展唯一的路」。條條大路通羅馬,世界上只有霸權的嘴臉才會拿「生存發展唯一的路」來威脅人民。

  10. 李登輝921演講稿全文轉貼 寫道:

    20140921東京 李 登 輝 人類與和平尋求亞洲的和平
    人類與和平-尋求亞洲的和平
    -李 登 輝
    二〇一四年九月二十ㄧ日 東京
    日本李登輝之友會的小田村四郎會長,以及諸位會員、貴賓,還有蒞臨會場的各位,晚安!
    今天受到日本李登輝之友會的邀請,睽違五年再度訪日,能夠向這麼多與會來賓發表談話,感到非常榮幸。
    而且,內人與兩個女兒今天也來到會場。我決定到日本的時候,兩位女兒認為「父親與日本的緣分這麼深,卻連一次也沒有陪父親赴日」,所以九十一歲才帶著女兒來到日本。
    那麼,接下來就開始今天的演講吧!
    終戰七十年即將到來,日本和台灣,以及外在的國際情勢都發生很大變化。日本將大部份國防安全委託給美國,由於九一一事件和雷曼衝擊造成經濟衰退,美國在亞洲已經變成無法充裕運用武力的狀態了。
    今年七月,安倍首相果斷決定容許集體自衛權的行使,美國立刻發表歡迎的聲明。我,李登輝也大表歡迎。
    容許集體自衛權的行使,不但是擺脫過去完全依賴美國維護國防安全的不正常狀況,也要讓軍事實力被低迷景氣拖累的美國歡喜,還有讓美國放心。
    容許行使集體自衛權、促成日美同盟更加穩固的同時,就是導正日本戰後長期以來不正常的狀態,邁向新生的第一步。對於安倍首相的果斷決定,個人由衷表達敬佩之意。

    說來驚奇,今天正是安倍首相的生日。謹由衷表達來自台灣的祝福,並期待安倍首相更加活躍。
    再來,為了成為真正獨立自主的正常國家,日本應該如何修正國家根本的憲法?是當前日本的一大課題。這正是達成安倍首相擺脫戰後體制的目標,建構「新體制」的正確一步。
    如眾所知,現在的日本國憲法本來是用英文撰寫,再翻譯成日文的文件;也就是說,戰勝國美國為了不讓日本再度與美國兵戎相向,從而強迫日本接受現在的憲法。
    其中第九條禁止日本擁有軍事力量,因為如此,日本就把國家安全託付給美國。然而,現在不但無法依靠美國,日本自己也大幅變化,開始邁步登上新生的台階了。
    省思歷史,日本如果思考真正獨立自主需要什麼?就無法迴避憲法課題,尤其是禁止擁有軍力的第九條。然而擁有軍力,並不代表戰爭之意。戰後幾十年來,一直放棄自我保護的國際社會通則,日本這個國家之所以沒有發生致命性的問題,不外乎是美國透過日美同盟提供支援與日本自己的運氣。

    人與生俱來擁有戰爭的本能。俄國大文豪托爾斯泰以《戰爭與和平》為題,認為戰爭是人在生物學上無法逃避的本能。因為如此,我想用「國家不能欠缺自我保護的力量」做為今天的談話主題。
    人意識到自己作為無法分割的個體,生命的存在只有一回的時候,就會成為行為主體的個人。此時,才能面對不同於自己的其他所有人,可以開始區分他人與自己,進而和他人擁有共同的生活經驗。

    這樣一來,將個體的自我意識做為核心的同時,就可以客觀地掌握住自己所面對的世界。因此,產生文化、創造歷史的人格就有了前提。
    如果運用宗教上的象徵,可以用「樂園」和「喪失樂園」來表現這個過程。如同舊約聖經創世紀開頭的記載,用開天闢地來講述這個分離過程的故事。神用分離和區隔對混沌太虛賦予秩序,以創造天地;神分出光明與黑暗,用水把蒼穹分為上下並打造天幕,最後在乾涸之處用水隔開海洋與陸地。直到透過分開彼此的混融,才出現時間,創世紀開頭所記載的「最初」時間於焉開始。唯有在發生光與暗、上與下、男與女的分離過程時有所領悟,永遠的一體性才會停止。
    如此一來,創世紀第一章告訴我們,在神的創造行為裏,分離成為自我認同的前提,並讓時間經驗成為可能。
    就這樣,做為人類古老神話的象徵,因為在個人生活史裏反覆彰顯生命原理,就可以瞭解它擁有相當實際的意義。藉由分離自我認同、自我意識、時間的歷史經驗,以獲得做為自己的勇氣,這是自由與不自由的反覆。
    即使在伊甸園的東邊,人也不曾停止做為神的創造物。在那裏,人的生存不止是戰鬥,也是神所應允的遊戲,不止是嚴酷的勞動,也是神的贈禮。

    如此地,能夠做為個體享受生存的喜悅,人自己才能與相異存在的他者共同生活。不只如此,也才能打開與自然共生的視野。亦即,自然同時也是神的創造物,擁有有限生命;與其說是期待自然生命的無限性,無寧說是為了保護自然的權利而意識到探求人類管理的責任。就這樣,做為所有生命根源的基礎,透過與神的相遇,人既生而為個體,就被允許與所有生命共同生存。
    在此,以個人為例。我在十二歲的時候離家,以前吃飯的時候,母親都會在我面前盛滿家裏販賣的上等豬肉,或是把我抱在膝上,對我百般寵愛。
    然而,我在感謝母親疼愛的同時,也感覺這樣下去是不行的,將會失去自我,所以下決心離開家庭。
    雖說如此,一想起母親聽到呵護備至的兒子要離開家庭,一定會很難過,於是心生一計,撒謊說:「待在三芝這個鄉下,一定考不上學校,所以想到淡水鎮上用功讀書」。
    所以,我就離開家庭了。剛開始住在老師家裏,接下來寄宿在朋友家裏。在外借住搭伙的我,行為舉止不能和家裏一樣,真正經歷了「寄人籬下矮三分」的生活經驗,並學習到與他人互動。
    十二歲的我離開家庭和家人,選擇寄人籬下的共同生活,可以說是身為人的本能選擇。
    當人的自我形成時,就必須和兩種根源性的衝動搏鬥。也就是說,隨著脫離共生環境走向分離的慾望,以及想要接近保護自己的對象進而結合的慾望。

    透過這種「人是什麼?」所瞭解的,在個人生活史裏反覆彰顯生命原理,這是分離與結合的反覆,也是自由與不自由的反覆。
    在討論人類與和平之前,必須談到人類如何思考戰爭與和平。說戰爭行不通、戰爭是不得已、戰爭非打不可的人,很多論調都只是好發議論的價值判斷,我們必須思考的是,怎麼做才能落實現實世界的和平。
    我認為閱讀托爾斯泰撰寫的《戰爭與和平》,他的想法是有所助益的。托爾斯泰在《戰爭與和平》這本書談到的幾句話,他在結尾裏有最重要的思考。
    「我很清楚地體悟到,歷史事件的發生原因並非理性的理解範圍所及,數百萬人相互屠戮、五十萬人被殺的事件,不應該把人的意志當成原因。
    數百萬人為何會互相殺戮?從創造世界的時候開始,大家都瞭解那不論在肉體上或精神上都是惡的。
    然而它卻是必然的需要。人類相互殘殺,就像蜜蜂一到秋天就會互相殘殺,雄性動物會彼此殺害,因為那是在踐行自然界、動物學上的法則。除此之外,其他答案都無法回答這個恐怖的問題。」

    如此一來,托爾斯泰對戰爭的觀察,清楚說明了人是什麼,相反的,這也可以適用在思考人類對和平的想法。
    托爾斯泰提到蜜蜂法則,一到秋天完成交配,就會故意把只有群聚飽食蜂蜜的雄蜂殺掉。
    我也關心這個法則,我到台灣南部視察的時候,剛好拜訪養蜂場,所以向主人確認過。一到秋天,雄蜂真的會被殺光,不論俄國和台灣,蜜蜂的行為都是一樣的。也就是說,是蜜蜂的本能引發這些行為。
    同時,人類也有為了生存而被迫犧牲的例子。

    日本東北有「KOKESI」這種人偶。我常常問日本來的客人:「KOKESI是男的還是女的?」他們幾乎都答不出來。
    KOKESI是數年遭逢一次欠收和飢荒的東北地方做出來的人偶。荒年的時候,沒有食物充飢,自然必須決定有限的食物要給誰吃,男孩子未來是家裏的幫手,女孩子則不是。如此一來,被選為減少扶養對象的人就是女孩子了。所以,KOKESI(子消し)也就是除掉小孩的意思。為了安撫女孩子的靈魂,因此製造出有祭祀意義的人偶KOKESI。
    當然,KOKESI的起源好像有各種說法,我從人類生存的本能進行思考,覺得這個說法最符合實情。

    追求和平是多數人的想望。然而,正如托爾斯泰在《戰爭與和平》中闡述的想法一樣,想到人是基於什麼本質的問題,想要適用前後一致的原理、原則,則是不可能的事。可能的只是從具體狀況中探索和平的條件,如此一來,就不能輕易地說戰爭行不通、戰爭非打不可了。
    在現實的世界,有必要思考和平如何成為可能。要言之,所謂的和平只是不打仗的狀態。而且,就算讓戰爭從世界消失是困難的,但戰爭畢竟是例外情況,對世上大多數的人來說,只有和平才是現實的日常狀態;很難實現的是棄絕戰爭,而非和平。

    當然,問題就在於要怎麼做才能實現和平。為了和平,思考應該廢棄所有武器,這又將變成無法實現的烏托邦式和平。
    相反的,思考不用武器威脅就無法維持和平,則放棄戰力就是放棄以武力做為自衛的手段,只是讓自己置身在被侵略的愚行。因此,有關和平的討論,其實不是和平本身,而是圍繞在爭論實現和平方法的歷史。

    國家是國際政治的主體,各國只要為了國家的存續而行使權力,國家間的合作關係就只能侷限在某個範圍。相對於國家內部的社會,只有國家是擁有強制力的主體,以暴力為後盾,政府才能執行法律,但國際社會則非如此。
    國際政治並不存在可以對個別國家行使強制力的執法主體,只要不存在可以託付行使防衛權的主體,各國除了自我武裝維持存續之外,別無其他選項。就這樣,各個聲張主權的國家擁有軍隊,國際政治就持續存在對抗的世界。

    如此一來,所謂「被國家分割的世界」裏,其政治就是擁有平等主權的世界各國追求國家最大利益、反覆權力鬥爭的過程,即使訴諸法的支配或正義都沒有意義。法律或正義是屬於國際政治領域的觀念,國際關係則被視為是與善惡正邪無關的領域。
    國家的上位不存在實效性的支配,這種國際政治的基本特徵現在依然沒變,而且不存在可以讓國家委託防衛權的國際組織,從而不論跨越國境的貿易和人的往來如何擴大,都無法保證不靠武力就可以保衛國家。

    考慮國際政治的安定,如果不能把各國間的抑制、威嚇、「均勢」視而不見,就不能排除用武力做為政策手段的必要性。
    人類歷史是不同組織集團的反覆分合,古今中外並無區別。最後,所謂歷史的發展,就是記錄組織和共同體的興衰和輪替;更微觀來審視,則是記錄組織的掌權者之興衰輪替。
    剖開歷史斷面即可瞭解,組織或共同體的幸與不幸、繁榮與滅亡,都受到領導人強烈的影響;領導人擁有的能力與承擔的條件,同時左右著組織的興衰,歷史上成為決定興亡關鍵的事例所在多有。

    一九九六年,台灣舉行歷史上首度總統直選。這是改變過去的間接選舉,由國民用自己的手選出來的方式。中國對這場民主選舉深感不滿,就在選戰方酣時以演習名義向台灣近海發射數枚飛彈,很顯然,這是中國對台灣不放棄武力的恫嚇。
    對此,我透過電視演說告訴人民:「飛彈彈頭是空包彈,我已經備妥幾套劇本了,不必擔心。」結果,動搖的民心獲得平息,安然完成選舉。

    如果當時的我畏懼中國的飛彈,宣布延後投票、頒布戒嚴令,那就完全中了中國的詭計,而且無法獲得人民的信任。我深信,正因為透過堅定的信念和手腕進行對抗,才能夠實現民主選舉。

    日本周邊環境越來越充滿火藥味了。置身這種情勢之中,規範國家根基的憲法明定不保持戰力,就是自己放棄生存,或是必須把生存權交到別人手裏。

    所謂的保有戰力,並非就是戰爭的意思。身處渾沌的國際社會之中,為了不受欺凌,擁有自我保護的戰力是必要的,這是國際社會的常識。

    我在總統任內也很關注軍備提昇。因為我們無法依賴日本或美國,為了維護台灣的生存,我們非得自我防衛不可。

    台灣向美國採購F16戰機之後,社會黨的土井多賀子黨魁曾經來台。她似乎認為台灣不宜購買戰鬥機,數小時沒完沒了地問我:「為何要買戰鬥機?」我從頭開始懇切說明,告訴她:「保護國家是總統的責任。妳知道自己的國家必須自己保護的道理嗎?」從那次以後,她就沒來過台灣了。

    位於「G零」後的世界,日本正處在十字路口上。日本為了完成求生存的變革,不可或缺的就是全體日本人立志決行,日本人非得擁有自尊和自信不可。

    其結果攸關東亞更加的穩定與和平,也將為日本和台灣帶來更良好的關係。日本和台灣是命運共同體,日本好則台灣好,反之亦然。
    衷心期盼日本邁向真正獨立自主的國家,我就以此結束談話。感謝大家的聆聽。

留下回應

留言內含太多URL、廣告常見字,可能被系統視為廣告而扣住不顯示,請待版主解除。或寫私信給板主

本Blog其他隨機文章(五篇)

  • 日月潭第一發電所內的「神社」與「土地公廟」的演化史
  • 三角埔發電所記事
  • Our People in a Defining Era—A Exhibition at Tainan
  • 詹新木前輩的台灣電力精彩生涯
  • 「超越」團隊的超越意志—人民意志力的展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