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電力株式會社發電所設計圖—X祕密倉庫的檔案

本文發表於 2007 年 09 月 13 日 14:31

north.jpg

(觀眾沒有實際看到紙箱,那是日本規格,細緻大方。)

在檔案法還沒有出現前,台電有一棟房子要拆除重建,裡面放了很多陳舊紙張,要賣給紙漿廠,被我知道趕緊通知史語所的祝平一兄(學甲人),最後驚動李遠哲院長,由他打電話給當時的董事長席時濟,席的秘書打電話給我了解狀況,他要求各單位再去過濾,敏感性或機秘性資料不可送人,其餘就由近史所檔案館接收。我陪近史所檔案館長等2人去X祕密倉庫參觀,很快的這批資料就分成繼續保存與送到近史所。事後去近史所檔案館看,資料非常龐大。問題是繼續保存那部分,成為沒有人聞問也沒有人使用,但可能事過境遷,沒有人知道那是寶物而丟棄。

「X祕密倉庫」已經有5人進入過,依先後次序分別為S、L、W、檔案館長等2人,其中有2人想以台灣電力作為研究對象以取得學位,也如願以償。我拜託她們一定要製作目錄以公之於世。

以下的目錄及檔案是Ms. W所作,她幸運的有同學的父親在台電當VIP,此VIP正好管到X祕密倉庫單位,所以順利進入探索。只要想像一大紙箱(水工027)重80公斤以上,所以不是單一弱女子所能完成底下的19個檔案,那要強壯的身體,也許要2人以及才能搬動紙箱,打開紙箱進行編纂目錄。堆疊有5紙箱,翻動紙箱是非常累人的工作。由於她的業績如此有貢獻,一定要公開她的名字與指導教授:

論文題目:日治時期臺灣電力設施之研究 ,中原大學/建築研究所/92/碩士/092CYCU5222017,研究生:王麗夙 指導教授:黃俊銘 。

X祕密倉庫行後感

會進入X祕密倉庫是一個機緣…..,當初由於研究需要,得知台電的X祕密倉庫,仍存有日治時期台灣發電所的圖面,甚感興奮,在透過台電人員的幫忙下,才得以進入一窺究竟。

還記得那天是陽光普照的好天氣,進入倉庫廠房後,印入眼簾的,即是牆邊鐵架上一箱箱的紙箱,包含了日治時期和光復後,台灣部分發電所的相關資料。日治部分放在入門口的牆邊,紙箱上有寫著「水工0××」的字樣,擺放在一起,大約十幾箱,尚能分辨。雖然廠房由於門窗緊閉,再加上太陽照射而使人感到悶熱不通風,但在看到這些珍貴資料後,所有的不適都一掃而空了。

開啟紙箱後,發現紙箱內放置四個小紙盒,各紙盒內緣貼有一張小紙條,上面記載此紙盒內發電所圖面的相關資料,包括編號、河川、地名、名稱、張數等,顯示這些圖面曾經經人整理建檔過,只是不知是何時做的,是否有留下當時整理過的目錄資料。小紙盒內的圖面多為藍曬圖,應是原稿轉印的,不知原稿下落何處,不過幸好圖面上的資料仍能被保留下來,每張圖面上均有編碼,應是後來加上的。

翻看圖面後,發現圖面資料十分豐富,尤其是日月潭第一、第二發電所的資料最為詳盡,包含堰堤、隧道、橫坑、鐵管路、建家等部份,種類涵蓋土木、建築、結構、機械等,範圍甚廣;此外,還發現到現今已不存在,清水第二發電所等的圖面,十分難得。還記得當時觸摸著圖面時,內心湧起一份感動,似乎能感受到十幾年前,前人們以其智慧,建造如此偉大且艱難的工程,大大改變了台灣經濟產業、生活型態…..。不過過程中亦發現令人惋惜的現象,由於幾年前台北因颱風淹大水,廠房亦積水至腳踝,導致鐵架底層的紙箱浸過水,內部的圖面有些長滿黑黴,有些因浸水而糊掉一大片,看不清楚,十分可惜。

此次難得經驗令我難忘,雖然弄得全身汗流浹背,兩手污黑,但內心卻十分充實,真是不虛此行!2006/02/10

目錄依箱子號碼之先後如下:

10 回應 針對 “台灣電力株式會社發電所設計圖—X祕密倉庫的檔案”

  1. hungchihwen 寫道:

    昨天到台博館審查一個鐵道部的案子,正是黃俊銘做的。非常用心。一起審查的還有王惠君老師。能跟幾位專家一起討論鐵道部區域的歷史,就像是挖掘台電史料的心情也是一樣。

    鐵道部日前才在石牌倉庫出土一批珍貴史料,已經引起國家檔案館與許多單位的注意。最近很多珍貴史料數位化,獲贈的研究單位卻不公開,還變成「加值產品」收錢,值得大家省思這種作法。我日前曾寫過一篇文章,略述這樣的情況。

    http://www.wretch.cc/blog/hungchihwen&article_id=8645559

    台鐵史料如何數位典藏

    近日因台鐵一批百年文史資料的出土,讓珍貴鐵道文物的保存再度受到關注。特別是執掌文資保存的文建會,及過去有許多實際修復珍貴史料經驗的單位,都爭取要整理與保存這批意外出現的歷史資料。事實上,如此珍貴的文件出土,確實是全民之幸,因為過去台鐵不知道燒毀與丟棄多少珍貴文書之後,能有這樣年代久遠的史料出現,的確難得,因此各單位重視是可以想見。然而,珍貴文史資料的修復與數位化典藏過程,在台灣這些年所遇到的瓶頸卻依然存在。

    台灣這幾年最火紅的文史資料保存,當屬政府大力推展的「數位典藏」。只要跟數位典藏沾得上邊的,就是經費來源的大管道。因此國內各大學圖書館、學術研究單位及博物館,都爭相尋找老照片、老影片、老公文書、舊籍,只要掌握了一個來源,就可申請經費來搭上「數位化典藏」的順風車。

    公共財當商品販售

    然而,在大量數位典藏資料庫中,出現的問題是,對於被數位化的史料本體,大多數執行單位都缺乏詮釋能力,但卻又把應該是全民免費使用的公共財,當成「數位典藏加值商品」來販售,而更用各種收取費用的「使用者付費」觀念,把數位化典藏的史料變成本身的財產。這些都與先進國家在把珍貴史料修復與數位化典藏後全民分享的觀念大相逕庭。

    基本上,台灣在對史料的修復與數位化腳步,走得比詮釋史料方面要快太多。因此這些數位化典藏的資料庫與產出之加值產品,往往錯誤百出,或者根本張冠李戴。

    更甚者,執行數位化典藏的單位,卻不清楚《著作權法》的規定,不知道影像著作是在公開出版之後五十年即成為公共財,因此還把日本時代的書中老照片、明信片掃描成數位檔後,在中間打上一個大大的浮水印宣示「產權」。

    有些資料庫的內容明明早已是公共財,卻要透過繁複的申請程序,又是查詢、又是劃撥地才能下載到史料,因而讓這類研究侷限在掌握資源的相關學術單位手裡,而無法做到真正的全民文化資產共享。

    過去大半年,有一批二次大戰後期美軍測繪的的台灣精密城市地圖,藉由美國德州大學奧斯汀分校圖書館的網路免費公開( http://www.lib.utexas.edu/maps/ams/formosa_city_plans/ ),在台灣史研究界造成不小震撼與討論,相信很多人都是如獲至寶地在電腦前花了一整個晚上下載與研究。這批珍貴地圖在該網站上提供了高解析度,足堪各種商業印刷使用的版本,並且註明因版權已屬公共財,所以歡迎任意下載悉聽尊便。

    應該免費公開分享

    這個公開舉動在台灣造成的討論與激發出的研究成果,絕對比那許許多多數位化典藏要來得更能提升研究風氣。而這就是一種學術上資源公開,讓更多人加入研究與詮釋的實例。因此,台鐵對於這批出土的百年文書,本身雖無修復、保存、詮釋的能力,但台鐵是原始文件所有者,可在簽約時要求所有修復後數位化的資料庫要免費公開全民資源共享,也算是台鐵在對鐵道文化資產保存上,點醒台灣各數位典藏單位的實際作為。

  2. 林炳炎 寫道:

    應該免費公開分享

    以下是免費的例子之一:
    http://www.jacar.go.jp/

    アジア歴史資料センター(アジ歴)は、近現代の日本とアジア近隣諸国などとの関係について、当時の内閣、外務省、陸軍、海軍の公文書等の原本画像を世界でも類を見ない規模でデータベース化し、このサイトで公開することで歴史事実を共有しようとするデジタルアーカイブです。

    大家應該努力要公家單位用人民的納稅錢,「數位化典藏」,用各種收取費用的「使用者付費」觀念是違反人民的納稅錢是公共的!!!

  3. 清水美里 寫道:

    林炳炎先生

    東京大學經濟學部質料室
    保存 台灣電力資料

    目錄3月份才終於出版了.
    但是目前為了地震,紙不夠.
    我今天拿到一份而已.

    清水

    img_534501.JPG

    【版主註】清水美里さん目前就讀東京外國語大學博士班,因緣際會遇到台灣電力株式會社資料,她參與整理。這批資料,林蘭方在博士生時期也在東京大學遇到,也曾經翻閱並copy一部分回台灣,目前似乎存在南港研究院台灣史研究所。非常感謝清水美里さん提供資料。

    《台灣電力資料目錄》東京大學院經濟學研究科。經濟學部所藏、特別資料

    2011年3月東京大學經濟學部資料室

    東京大学経済学図書館
    版主特別進入東京大学圖書館檢索,已經上架。

    1.台湾電力資料目録 : 東京大学大学院経済学研究科・経済学部所蔵特別資料
    東京 : 東京大学経済学部資料室 , 2011.3
    図書

    本郷キャンパス
    所蔵館 巻 次 請求記号 登録番号 状 態 利用注記 刷 年 ISBN コメント 指定図書
    経図

  4. 林炳炎 寫道:

    9060.jpg

    昨天從清水美里さん手中拿到《台灣電力資料目錄》,翻閱一番,大略知道這一大批資料的流浪史。全部是110冊,資料集中在1930~1939。

    東京大学在2000年從古書店購入,由於資料保存良好,花費了相當高費用,在購入之後10年終於整理出目錄。
    這是湊照宏在古書店發現,與東京大学大学院経済学研究科武田晴人教授相談結果,決定由東京大学購入。

    為何這批資料會從台灣跑到日本東京?

    1982年7月台電大樓完工,當時要從舊辦公室搬到新辦公室,有很多限制,很多東西規定不能進大樓,很多資料無處容身,因此要打包送到『X祕密倉庫』,但有很多聰明人,就利用這次機會,把自己看不懂的資料當垃圾拋棄。聽話的乖乖裝箱打包送到『X祕密倉庫』,這是當時發生的狀況。

    後來『X祕密倉庫』要拆除重建,當時就要把『X祕密倉庫』資料當垃圾送廢紙處理廠,我知道通知研究院朋友搶救,朋友與李遠折院長說明,院長打電話給董事長席時濟,席時濟做出改變,如果認為要保存的另外台電收藏,否則一律送研究院。

    1982年被拋棄的垃圾,目前知道的下落是最大一批,被台灣識貨的古物商當寶貝免費取走,然後再轉手賣出,最後在東京古書店出現。

    另外較小的一批,可能是營建處建築課等單位拋棄,則由核火工處PE李高雄收藏,內有建築課、北部火力、松山火力等資料。

    為何知道建築課?內有戰後第一任台電建築課長鈴置良一及建築課員簽到簿。

    如果東京大学把李PE資料收購,可能會這批資料是最佳歸宿。

  5. 北投埔 寫道:

    早上貼完之後,我沒有發現到這樣「讓人不爽與憤怒」的一句話:

    「台湾電力の理事であつた後藤曠二が台湾から日本へ持ち帰ったものと推測される。」

    對台灣電力資料稍有認識的人,沒有人不會對東京大學博士湊照宏如此『解題』,能不加以反駁。

    1. 台灣電力員工所層層生產的文件,這些文件是台電所擁有的財產,後藤曠二憑什麼能拿回日本?
    2. 台灣電力在後藤曠二期滿離台之同時,台灣電力是否仍需要存活?要參考這些文件時,要怎麼辦?
    3. 後藤曠二拿這些資料回日本,有沒有什麼手續?誰能批准?松木社長已在東京急逝。如果沒有,那後藤曠二豈不是犯了竊盜罪?
    4. 以上所述,明顯都是『非』。

    我與湊照宏曾經有緣見面,湊照宏東大經濟學部修士論文是做台灣電力,本來博士也想繼續做台灣電力。北波道子博士在台灣收集資料時,介紹她認識核火工處PE李高雄收藏資料,李PE讓他scan成資料光碟。我曾經給他這片資料光碟,由於他北京話根本不通,所以溝通異常困難,他拒絕接受,惹得我冒火。後來,他找不到資料,題目只好換台灣拓殖株式會社。

  6. 北投埔 寫道:

    後藤曠二(1890.7~1986.9)
    後藤曠二廣島縣生,1917年早稻田大學電氣工學科卒業,遞信省電氣局技手,1920三井物產株式會社台灣電力1922年5月東京市政調查會參事,1930年4月台灣電力參事,1936台灣電力理事,這中間歷任營業部長、電氣部長、企畫部長。

    《台灣日日新報》上最後最後6件「後藤曠二」簡訊。

    1939-06-09後藤曠二台電理事9日日月潭、霧社視察,12日歸北
    1939-06-13後藤曠二從霧社回社
    1939-06-14後藤曠二接松木社長重恙、空路上京
    1939-09-12後藤曠二台電理事滿期退任
    1939-09-15後藤曠二氏(前台電理事)日離台
    1940-03-27後藤曠二氏今回東京世田谷(轉居)

    1939年退社回日,任松木傳記編輯,1941年出版,再任早大講師,發明協會。1958年日南技術協力會社成立,擔任台電向日本注文(訂購)重電機器類之檢查業務,任電氣主任技術者資格之實務經歷審查證明委員。

    從松木曾任東京市政調查會理事囑託會長(1922年),顯然後藤在此時就與松木共事而受知遇,成為松木在台電最強有力的助手,觀後藤在台灣媒體的論述可知,他負責松木政策的執行與宣傳。日月潭工事提前3月完成的事蹟,我們可以知道他是成功的輔佐人物。讀史至此,每有慨嘆,人才要有知遇才有伸展才能的機會。

    後藤曠二的簡介以這裡為準。

  7. SC 寫道:

    >如果東京大学把李PE資料收購,可能會這批資料是最佳歸宿。
    很悲哀的事實
    我對二次世界大戰期間美軍與英軍破解納粹德國日本海軍與陸軍電碼的歷史過程很感興趣 無論是納粹德國的Enigma 或是日本海軍的purple machine(97號歐文印字機) 無論是失敗的德國日本 或是英國的GCHQ 美國的NSA與CIA 戰後都有歷史學家針對這段歷史做過詳細的調查 其英文 日文 德文文獻與歷史書籍都很容易找到

    曾經從過去軍統局負責電碼解譯的人員的口述歷史得知(對於那一代國民黨人的口述歷史的真實性, 我一向保持懷疑的態度) 戴笠的軍統局在1944年左右, 也曾經針對日本海軍與陸軍航空隊的加密電碼, 發展出解碼機, 不過無論是從國民黨的黨史會, 國防部, 甚至中國方面的文獻, 軍史博物館, 都沒有實物或照片, 或者設計圖得以佐證該機器的存在, 不過這也難怪, 從傳記文學有關魏大銘(號稱戴笠手下電碼解譯的第一把交椅)的口述歷史, 即使二次大戰結束多年, 他還是以為當時日本政府有空軍省, 日本陸軍航空隊與海軍航空隊都被他稱為日本空軍

    很悲哀的事實是, 台電X倉庫的文獻與設計圖, 落入日本公文書館或是日本知名大學的手中, 會比給台灣這堆搞數位典藏或是學術機構來的得以善終, 除了human computer interface設計會比台灣這堆人來的好之外, 對全世界的研究者還是開放與免費的, 而且不會為了掩飾這堆黨國先人寶貝蛋的愚蠢, 而把歷史資料當成禁臠

  8. 北投埔 寫道:

    從我搶救台電X倉庫的檔案避免被焚的命運, 當這堆垃圾送進研究院的檔案室

    妳們知道嗎!!!並沒有被好好處理, 也不請我這台電人去說要如何處理
    最後草草了事!!!
    聽說丟掉不少

    對台電這怪獸不了解的人, 如何處理台電垃圾???

    如果連國家研究院都是這樣
    台灣有那單位有資格接收人家捐贈史料???

  9. 林炳炎 寫道:

    這目錄本文共317頁,107項。根據解題,這目錄是從110冊簿冊整理出來,是因為第34、51、67簿冊已散見而存在於34-1、51-1、67-1,但我發現這3者根本與前面無關,不知道為何放在一起。

    約略翻一下,這批資料其實與Ms. W所整理的19件設計圖檔案有密切關切,它們正是說明這些設計圖如何成立之計劃淵源,包括其中的問題、困難與解決過程。

    我會寫下
    「讓人不爽與憤怒」的一句話:「台湾電力の理事であつた後藤曠二が台湾から日本へ持ち帰ったものと推測される。」
    甚至於指控「後藤曠二豈不是犯了竊盜罪?」

    由於發現這批資料的湊照宏,在解題中只說「筆者が古書店で段ボール10箱に收納されていた本資料を發見し」,並未對此資料的來源作更多的描述,剛開始我沒有把資料的實際形狀弄清楚,誤以為是檔案原件,惹得送我書的清水小姐生氣。

    我在此慎重道歉;  御免!!! ごめん !!!誤解します。

    如果這批檔案是「原件」,那我就需指控「後藤曠二豈犯了竊盜罪」,而東京大學及湊照宏犯下「收購贓物罪」。不是沒有這樣的事例,下村宏文書存入天理大學就是,我要使用每頁要花90日圓。(我沒看到下村宏文書如何進入天理大學)

    根據整理這批檔案的清水小姐email告訴我,這批檔案是各種型態的複印品:青焼 、タイプ写(用 感壓紙 打字) 、蒟蒻版 、青写真 、謄写版。

    因為我沒看到原件,但我相信清水小姐的話。

    湊照宏的解題沒有說明來源,是讓人起疑之始。

    我曾經多次使用「東京大學經濟學部資料室」的資料,也受到其中職員的協助,讓我這不會日語的人能找到資料。

    但這本目錄的編者是「東京大學經濟學部資料室」,發行者是「東京大學經濟學部資料室」。這樣的態度讓我非常不爽,我知道整理工作的苦勞者是清水美里小姐。沒有她的名字是不對的也不應該。

    雖然有些缺點,但「東京大學經濟學部資料室」出版這本目錄還是對研究台灣電力株式會社,有很大的貢獻。筆者也要感謝苦勞者清水美里小姐的辛勞。

  10. 林蘭芳 寫道:

    本文是林博士在FB回答東京大量社會資料部台電資料的下落20170315

    2002年暑假那2個月在東大看到的資料,記得最後是送還大藏省。這是日本學者為保留資料所做的努力。8月31日是最後期限,目的是證明資料重要,建議勿銷毀。

    臺電資料有株主名簿、株券,以及臺電東京支社往來文書等。
    其餘資料林林種種,有日本帝國勢力圈各地的會社資料,包括滿洲國的民營會社等。

留下回應

留言內含太多URL、廣告常見字,可能被系統視為廣告而扣住不顯示,請待版主解除。或寫私信給板主

本Blog其他隨機文章(五篇)

  • 草鞋墩月眉厝印象
  • 1953師範學院圖書館與其同期之櫻
  • 降伏式與軍軍事佔領式
  • 保衛大台灣的美援(1949-1957)
  • 上海台灣學生讀書會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