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術或技術:霧社大壩戰後復工之技術轉變

本文發表於 2008 年 12 月 18 日 19:02

wudame.jpg台灣日日新報有關「霧社與萬大發電所」標題有19370220『貯水池は理想的な計畫斯界の權威者が太鼓判』、19370402『延長十里の大索道計畫外車埕から貯水池迄』、19370505『埔里眉溪間の自動車道成る』、19370508『踏查を終り埔里で解散』、19370826『貯水池と準備..索道機械は契約』、19371208『埔里霧社間の自動車開通式』、19380411『貯水池の “タムは東洋一”..』、19381123『發電の索道起工式21日擧行』、19390921『發電機國產品に依存』、19391119『發電機契約』、19401121『營舍來月10日に完成』、19401207『水電工事の請負霧社と萬大は一社に』、19410508『埔里、霧社間のバス運行開始』、19411129『萬大發電工事進展發電機近期送』、1941211『萬大發電所運轉開始』(內容是圓山)、19420224『發電所本年末に竣工』(新聞是第一發電所,戰後被改成第三)。

savage.JPG據戰後第一本《土木工作年報》p93,戰爭結束已完成發電所、發電機、尾水道及輸電線路鐵塔等項。

大壩僅完成壩身混凝土5%(實際17.5%)。1951年秋烏來發電所竣工,天冷發電所工程亦快完工,抽調二處人力成立霧社工程處,原要依日人計畫復工,爭取美援。1953/3美國墾務局工程顧問團實地查勘研究,墾務局認為霧社壩須重新設計,5/25薩凡奇博士(Dr. J.L.Savage)蒞場,大致支持該項意見,對於所懷疑之地質淤沙等問題認為並無妨礙。8月間墾務局完成初步工作報告。12/9美國國外業務署司長特那、代理分署長卜蘭德、工業組長葛仁德、美援會秘書王蓬、工業委員召集人尹仲容等視察現場,霧社工程作最後決定。薩凡奇博士與帶相機的黃輝站中央。

在台灣電力服務,任職土木工程師超過38年。對混凝土有興趣,在追尋二叔失蹤之謎,意外地投入日本時代火山灰混凝土的技術史。在論及戰後霧社大壩混凝土時,不期然地發現日美兩國技術在台灣發生角力的現象,如此迷人的技術史問題,繼續挖掘史料,發現令人意外的事情:美國懷特工程公司(J.G White Engineering Corporation)及其計畫經理狄卜賽(V.S. de Beausset)對台灣1949年以後的美援有不可磨滅的貢獻,但在台灣的美援史記載中,沒有懷特公司與狄卜賽的地位,即使李國鼎、尹仲容、孫運璿等的傳記都沒有提到懷特公司與狄卜賽,唯一例外的是嚴演存的回憶錄《早年之台灣》,他用120字來描述, outcrop 最足以描述此現象,這種將懷特公司及其計畫經理狄卜賽埋沒,值得研究。

batch.JPG

1998年7月關西大學博士班研究生北波道子,研究台電與台灣經濟關係,在近史所檔案室發現一筆資料:「35/25/19/270/45.8~48.3台電公司飛灰試驗計劃及利用問題等」,迫不及待的前往檔案室,此資料內容計有4筆:1. 台電公司飛灰試驗及使用情形卷(霧社壩用之試驗);2.台電擬增收集飛灰設備;3. 台電飛灰利用問題;4.台電購置運灰船。參加單位有行政院、行政院經濟安定委員會(工業委員會)、台電公司、墾務局、台灣矽酸工業公司籌備處、懷特公司、經濟部、聯合工業研究所、行政院美援運用委員會、工礦計畫連繫組等互相行文之公文,構成一幅精彩的政商網絡圖。透過小小的飛灰爭奪事件,可以窺見當時政商運作的片段。 日、美兩個「大魔神仔」(日劇中登場的守護神名称,野球場用語,台語另有意義)在台灣遭遇,延續戰爭狀況,懷特在霧社壩復工上佔重要地位,指定美國內政部墾務局(Bureau of Reclamation)為此工程的顧問,墾務局沒經詳細調查就把日本人設計的直線形壩(台電這邊沒有能力check),改為拱形壩。在即將完工時遇到不良的壩座(abutment),只好挖掘至良好岩盤,挖走的體積與壩體體積相當,多花費18個月。我問參與的工程師,是否不改變設計的話就不會遇此困難?回答『是』。此工程流傳一名言,美國顧問說:「怎麼把築壩變成修橋」。

model.JPG

「怎麼把築壩變成修橋」在霧社壩的模型可以看到,當上游面往下游看右側的山脊30度斜插入壩體,而右側的山脊是伸入霧社溪,在壩體處是山脊最薄處,當然是不良的壩座。壩體只好90度轉彎,才會留下這個工程笑話。詳寫真。

dscf0322001.JPG

此外,霧社壩的混凝土配比由一群具日本精神的台灣人作出日本時代台灣中央研究所的研究成果火山灰混凝土。墾務局用美援作掌控,要台灣電力使用飛灰混凝土,雖然火山灰混凝土鬥爭失敗,從技術史觀點看,台灣人替日本人打了漂亮的仗,一群以台中工業夜間部卒業生為主的東勢客家人,對抗來自大學的新竹客家人知識霸權(成大土木系畢業生)。1956/8/27墾務局對霧社工程處報告之意見為Assistant Commissioner and Chief Engineer L.N. McClellan寫給台電黃煇總經理的信,副本送霧社工地主管陳宗文,內容很簡單:「收到1956/8/7來信內有『Testing Results of Fly Ash for Wu-sheh Concrete』在看過送來報告後,我們同意您們開始使用20%飛灰取代波特蘭水泥。在使用20%飛灰取代波特蘭水泥有經驗後,可使用30%飛灰取代波特蘭水泥。」懷特公司如果連台電霧社壩混凝土中要使用多少飛灰都涉及的話,不知道還有什麼事不包括在內?

dscf0334001.JPG

萬大發電所是全世界唯一發電所內安裝2種不同類型的水車(水輪機):法蘭西式水車與Pelton式水車。

dscf0335001.JPG以前高水頭水車使用Pelton式,但這個魔咒已經被技術打破,目前都使用法蘭西式水車,兩者都是日立製造。

所有「師」之職稱,如醫師、建築師、工程師、會計師、律師…等都脫胎於「巫師」。雖經過數千年的演化,成為目前的樣態。問題是,原來「巫」的性格能全部消失嗎?那是不容易的。本案例正說明這樣。

如果飛灰混凝土才是對的,那17.5%火山灰混凝土應該鑿除,但美國顧問並沒有作此決定;那表示火山灰混凝土是可以用的。

美國顧問還決定要從美國運進飛灰的想法就顯得非常荒謬(後來使用北部火力發電所飛灰)。

從那時台灣經濟能力,以繼續日本人的方式最經濟,但戰勝國的驕傲,非改變日本技師的決定不可,笑話就因此而生。所以,技術決定常常不是理性而是感情用事。這就是「巫」的再現。

黑白寫真是萬大發電所土木組康宏呈課長所提供,謝謝他的協助。

22 回應 針對 “巫術或技術:霧社大壩戰後復工之技術轉變”

  1. 林炳炎 寫道:

    有關使用飛灰混凝土之事,其實背後還有故事,請詳閱拙作《紅毛土技術史在台灣》。因為我如果全部寫出來,讀者會失去閱讀的樂趣。如果,你知道了,歡迎在首頁上找到『給版主的私秘信』,就可以寫email告訴我

    薩凡奇博士(Dr. J.L.Savage)在1930年代,就參加第一、二屆世界壩工學術會議,石井林次郎技師(日月潭水力發電工程建設所長)也參加這會議。

    如果想知道美援之詳細請閱《保衛大台灣的美援(1949~1957)》

  2. 葉雪淳 寫道:

       
       
       
    新書——
    +++  一位台獨政治犯的白色恐怖痛史  +++
       
    郭振純著 『耕甘藷園的人』 玉山社 2008 11

    ISBN 978-986-6789-39-7(平裝) 479頁
       
    .「虎姑婆仔來啦,你再哭!」  p.15
    .「伊是嚴重的音痴,連(君が代)(日本國歌)都唱不來!」  p.279
    .世事真是無奇不有,一隻在蟒蛇毒牙下逃命從頂棚掉下來的野鼠...  p.329
       
       
       

  3. 葉雪淳 寫道:

         
      
          
              火燒島(Iranomilk)等四曲 自動播放
         
              http://www.veoh.com/channels/yabe78
       
       
                    
       
       

  4. OMAR 寫道:

    呵呵,原來直角水庫是這麼來的,看了這麼多年,我們不懂的人,都不知道這些眉眉角角。
    另外我想請教前輩,我們以前經常在仁愛高農下去的碧湖畔露營。
    在營地那邊,有許多落差很大而且陡峻的地形,動輒有幾個人高。照理說,河床不該有這樣的切割痕跡。
    據學長的口傳,說那是美軍轟炸的痕跡。
    所以我想請問:這些陡峻的地形,是水庫施工的痕跡,還是美軍轟炸的痕跡?
    二戰時,美軍有轟到這邊來嗎?

  5. 林炳炎 寫道:

    還是美軍轟炸的痕跡?
    應該不是!!美軍有空照,知道發電所還沒有建好,不用浪費炸彈!美軍的目標是日月潭,雖然有偽裝的發電所被炸,但日月潭受傷很大!!大概不會在那裡偽裝!!倒是鹹菜甕附近被炸. 應該也不是水庫施工的痕跡,是上帝的傑作吧!!如果你看廬山在9月雨災之災情,就相信上帝的力量很大!!!有關上口之事,10天後想辦法貼.

  6. 林炳炎 寫道:

    進來的網友, 請記得向第二張寫真的美國國旗脫帽敬禮, 我們能有今天全拜戰後美國援助及台灣人辛勤打拼精神, 如果一定要拜神, 美國是唯一的真神!!!那些戰後流亡來台灣的支那人, 沒有依據的說他是神, 請他提出第一次四年經濟計畫的檔案, 指出那一個字是他寫的我們就拜它!!!哈哈!!

  7. OMAR 寫道:

    沒看還不知道霧社水庫是美國系統的,我還一直以為整個明潭系統都是日本奠定的基礎。
    第二張寫真的美國國旗實在是太模糊,前輩可以參考前一陣子南部很流行的旗子,就是把台灣和美國放在一起的小國旗。
    以前高鐵在蓋時,有日規和歐規打架的問題,不知道水壩工程有沒有這個問題?
    我在工程上最討厭的就是英制,在公司內無不力行:把英制趕出實驗室!
    我在我的「光學機構設計」書上寫:英制的存在,是英美帝國主義的毒瘤,為禍世界甚久,務必消滅英制;且台灣產品設計及製造工藝,多源自日本。
    哈哈哈!

  8. 林炳炎 寫道:

    OMAR SAN說的有2個主要問題:「怎麼把築壩變成修橋」與「火山灰混凝土」改用「飛灰混凝土」,在上面都已經討論過,這讓我的紅毛土技術史在台灣這本書有價值。它標示出客觀中性的技術會因政權轉變而轉變,也就是沒有什麼是客觀中性這回事。

    台灣日日新報之報導1940/12/07 夕刊04版『水電工事の請負 大甲溪は請負人三社に 霧社 と萬大は一社に』,內談及「霧社貯水池と萬大發電所は大倉土木は一社」,這分資料正好補拙作之缺失。機電設備是日立製作所的出品。

  9. 葉雪淳 寫道:

       
       
       
              李香蘭唱台湾味十足的歌曲・・・
              花の生命
         
         
          

  10. OMAR 寫道:

    原來是這種味道,讓我想到雨夜花時代的音樂風格。

    所謂的台灣味,我想在前輩面前班門弄斧一番。

    所謂的台灣味,讓很多台語歌曲陷入泥淖而脫離不出。上個月幫朋友作明年新竹米粉節主題曲的DEMO編曲,我的感覺是索然無味。我編曲編到連我都想寫一首來取代它,不過這是新竹市長欽點的,而且已經完成好一段時間了。

    至於是什麼樣的泥淖?

    一個是語言,一個是日式那卡西的音樂風格。

    語言:因為台語有八音,所以可以很輕易的以語言形成曲調,音樂性非常不錯。但是也因此,曲調常常被語言帶著走。所以「那種」台語歌曲的調調都一樣,聽久了覺得沒有變化,這就是我在編曲「新竹米粉節主題曲」時,編到連間奏都懶得寫,也不想唱。

    那卡西:對於台語歌曲的印象,就是那種日式那卡西風格。在1980年以前,90%以上的台語歌曲就是這樣浮濫,讓人都不想聽。直到洪榮宏的一支小雨傘出來後,開始慢慢變化,到了黑名單工作室以後,才真的脫離這個泥淖。

    當然,台語歌曲創作脫離泥淖,還有一個重要的因素,就是題材的豐富性。戒嚴時期的台語歌,不脫離雨、夜、花。現在的客家歌曲,我覺得也陷入一個泥淖,就是:「凡是客家歌,一定要扯到鄉土。」也因此,聽個幾次就厭煩了。

    從一支小雨傘講回雨夜花,其實台灣受到日本音樂的影響,不應該是那卡西的風格,而是正統的西式音樂教育。台灣早期能創作的,都是這種教育下的音樂家。
    幾十年來,很多好的台語歌曲且能真正流傳的,像是雨夜花、山頂黑狗兄、醉彌勒等等,都是以西式音樂的結構來譜曲,不陷入上述的泥淖。

    父親長輩們生前會唱的每首歌曲,都是教材改編自世界名曲,然而雨夜花這些歌…,沒聽過,也不會唱。

    所以什麼叫做台灣味?我認為是創作者用最美個音樂元素去詮釋生活中的每一個細節,做出誠懇的音樂。

    葉老師,歹勢,只是有感而發,獻醜獻醜。

  11. 葉雪淳 寫道:

       
       
          
    沒有交代清潔。   
    所謂「台湾味」,就是從「音階」方面觀察。
    有人愛說「律」。
    但不管如何,幾個比較熟悉的有——
    民謠音階、律音階、都節音階(又名陰旋或陰音階)、
    呂音階、呂蔭音階。
    又如沖縄音階、印度音階等,特徵很明顯。
    重複一句,特徵很明顯。
      
    上面李香蘭唱的『花の生命』,
    讓人覺得,是『五更鼓』的翻版。
           
            
    已經有朋友反應↓
    http://jp.youtube.com/watch?v=37jWzj227aA
       
       
    QOT——
    Yinchunhua (10 時間前)
    這首歌以花期無常, 歡樂易逝, 引出男女分別時的依依離情, 聽起來令人感到無

    比的惆悵, 傷感與無奈, 但又不像東洋怨歌或艷歌那樣哀怨無度. 這首歌的旋律,

    聽起來有似曾相識的感覺, 好像有在歌仔戲聽過, 不知道會不會是取材自「孟姜女

    」或其他漢人傳統曲調. 古賀政男曾在「明けゆく蒙古」一歌揉進「茉莉花」的旋

    律.
       
       
    Yinchunhua (10 時間前)
    「古賀政男大全集」有古賀本人有關這首歌的談話, 他說 (大意): 這首歌充分發

    揮了「中国風なポルタメント」 (中國式滑音或延音) 的技巧. 李香蘭一出道就很

    擅長這種滑音, 霧島昇是在跟李香蘭共唱這首歌的時候, 拼命的學, 才掌握到中國

    式滑音的要領, 真使人感心.
       
       
    Maritotonosama (11 時間前)
    很好, 又學了幾個西班牙生字. La vida de la flor 的意思大概是 The Life of

    the Flower. 下次不妨考慮使用荷蘭文, 畢竟荷蘭人有留給我們王田這種地名, 原

    住民的《新港文書》, 啟發了那首《身穿花紅長洋裝, 風吹金髮思情郎》的《安平

    追想曲》, 還有那位娶了兩位水噹噹的荷蘭姑娘為妾, 大和撫子生出來的曠世好男

    兒國姓爺.
       
       
       

  12. 北投埔 寫道:

    重複一句,特徵很明顯。

    我很欣賞葉前輩這 特徵很明顯, 這是每一種音樂存再最重要的一點!!!

  13. 葉雪淳 寫道:

       
       
       
    (Holy Night)
    きよしこの夜

    訳詞 由木 康 牧師
    作詞 モール  牧師
    作曲 グルーバ 校長
     
    声  Meiko   ヤマハ・ヴォーカロイド(軟体音源器)
    制作 Yabe   台湾の老歳仔

    きよしこの夜
    星は光り
    救いの御子は 
    御母の胸に
    眠りたもう 
    夢やすく

    きよしこの夜
    御告げ受けし
    羊飼いらは 
    御子の御前に
    ぬかずきぬ
    畏みて

    きよしこの夜
    御子の笑みに
    恵みの御世の
    あしたの光
    輝けり
    朗らかに
       
       
       

  14. 氫酸鉀 寫道:

    拜託 拜託大家

    【轉載】外登証正名:私たちの国籍は「台湾」です。
    現在旅居日本的台僑,身份登記都被登記成 “中國人”,因此相關單位發起連署活動,按我進入網路連署 (不加入會員也一樣可以連署)。
    連署目標:2009/01/20 欲達一萬人,目前未滿千人。

    http://geralchat.blogspot.com/

    請幫忙連署 並通知大家

    感謝大家

  15. OMAR 寫道:

    日本怎麼可能連台灣中國都分不清楚
    我坐飛機出國
    能夠在國籍欄用中文字寫下”台灣”二字的
    只有日本

  16. 陳凱劭 寫道:

    百分之九十以上日本人都分得清,台灣與中國是兩個國家。

    上面活動是指旅居日本台僑的「官方身份登記文書」上的欄位,有「中國人」卻沒有「台灣人」這種身份別。

  17. 葉雪淳 寫道:

       
       
       
         +++ crossed-fingers +++
       
    祝幸福時——

    http://jenlars.mu.nu/crossed-fingers-thumb.jpg
       
    也有——
    http://www.snopes.com/photos/military/crossed.asp
        
    這是軍隊的サバイバル・スクール所教的サイン。
    暗示——
    「我被迫如此做」
    「這映像不是真的」
        
    捕虜になった兵士がプロパガンダ用の映像を撮影される際に、
    見る人が見れば分かるように忍ばせておくサインなんですね。
       
       
       

  18. 逸峰 寫道:

    林先生:
    我寫了一篇東西,裡面有提到戰後和日治時期台灣的『水道』水供應的問題,因為不是這方面的專門,如你有要補充或評論請不要客氣。
    http://www.520.tw/blog/?p=677

  19. 林炳炎 寫道:

    由於我知道支那人對我的科技史文章很欣賞, 也在論文引用, 但我知道她/他們不會進入我的政治性議題, 這樣對我宣導台灣獨立, 圖博獨立, 維吾爾獨立, 滿州國獨立的努力不利.

    p106072201.JPG

    今年圖博抗暴50周年大遊行, 我應該把圖博在台灣的活動影像透過我的BLOG宣傳出去, 請大家給我掌聲!!

  20. 林炳炎 寫道:

    left-abutment-of-propased-dam.JPG

    這一頁沒有貼日本時代以火山灰混凝土建造的部分之寫真, 對不起讀者!!其實, 戰後復工初期還是以火山灰混凝土續建, 只是無法明顯分開出來!!

    寫真的名稱是Left Abutment of Proposed Dam, 是100%美國人所拍的!!這寫真給我們看到美國人工程師也是真頂真!!

  21. 林炳炎 寫道:

    世界高壩工程權威美國薩凡奇博士(Dr. J.L.Savage)及美國內政部墾務局高壩工程組組長哈蒙德於21日下午六時十分搭民航隊班機自美國經菲律賓抵達台北。

    他們將以經濟部石門水庫設計委員會顧問身份,在台研究石門水庫興建工程的藍圖,薩凡奇預定在台期間兩週,哈蒙德則將停留一個月。

    薩凡奇在機場向記者發表簡短談話說:因他為他對政府及人民甚為友善,在台友人甚多,所以這次又來台灣,感到非常愉快,在台預定兩週期間將詳細研究石門水庫的設計工作。

    薩凡奇博士曾於前年來台勘查台灣中部霧社大壩壩址及預定興建石門水庫的大嵙崁溪形勢,他這次抵台風采依舊,滿面笑容,似略較前微胖,向記者發表簡短談話後,並介紹與他同來的美國墾務局高壩組長哈蒙德與記者相見,哈蒙德組長當告記者,他此來係協助石門水庫設計工作,甚願見此偉大建設工程順利完成。

    薩凡奇博士抵達機場時,水利工程界人士,經濟部石門水庫設計委員會主任委員鄧祥雲,台灣省水利局長章錫綬,電力公司總經理黃煇,建設廳副廳長劉永楙等第多人均往歡迎。

    依照初步擬定的日程,薩凡奇博士將於二十二日上午九時前往石門水庫壩址調查,二十四日在台灣電力公司總經理黃煇家中渡春節,二十六日開始研討有關建壩的各項問題,並於時二十九日出席中壢地方各界人士的歡迎會。
    1955-01-22

  22. 薩凡奇博士博士(Dr. J.L.Savage) 寫道:

    https://en.wikipedia.org/wiki/John_L._Savage

    John Lucian Savage (December 25, 1879 – December 28, 1967) was an American civil engineer. Among the 60 major dams he supervised the designs for, he is best known for the Hoover Dam, Shasta Dam, Parker Dam and Grand Coulee Dam in the United States.

留下回應

留言內含太多URL、廣告常見字,可能被系統視為廣告而扣住不顯示,請待版主解除。或寫私信給板主

本Blog其他隨機文章(五篇)

  • 美國人在台灣的足跡巡迴展@台灣圖書館(7/8~8/21)
  • 20120921「中國崛起與亞太區域安全」國際研討會
  • 江見政治所長と軟橋水力発電所
  • 20140729歷史建築見學—水裡坑到埔里之輕便鐵道路線上之田野所見
  • 堅持言論自由與思想自由的殷海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