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月分類: 2022-07

關於林木順的最終下落

2022-07-28


古瑞雲《臺中的風雷》137及138頁就明白地寫下:


「到了香港後,遇見一位在國民黨軍第五次圍剿江西蘇維埃時從瑞金逃出來的台灣人施萬青,據他說:『我在瑞金遇見過他,他在…(忘記了)…師政治部工作,後來聽說在和福建的蔡廷楷軍交戰時陣亡了。』、但前年1987年作者去合肥拜訪林木順的叔叔林有泉(霧峰人,外科醫師,曾任安徽省醫院副院長)。林有泉說:『木順不是死於戰場,而是死於刑場。他後來從瑞金潛回上海從事地下工作。這期間他還常來看我,但我不知道他的住所。以後聽說在杭州被捕慘遭槍殺』。」



這段敘述只有2處有爭議:1. 「林有泉(霧峰人)」,林有泉不是霧峰人,是草屯頭前厝人。 2. 「林木順的叔叔林有泉」,不能因為姓林就是叔叔。若可以如此,那霧峰林家或板橋林家,不是更風光嗎?



特地從草屯寄來族譜,我家是六房二小房,裡面找不到「林有泉」3字。打電話給草屯初中二年及三年同學,他說他家是六房四小房。族譜不同一本,要稱呼叔叔是困難的。林有泉知道在中國沒人能反駁他。



我家是六房二小房,但二小房是15個家庭合在一起的。我哥哥看我如此認真看族譜,說我們是參加人家的。這是大正時期,建構起來的。因此,15世以後才是史料,以前是虛構出來的。

朝臣是我草屯初中同班同學,我們一起考上台中一中,也參加8月1日的新生訓練,但8月1日,中部發生八一水災,我們一起走路回草屯,後來他決定讀師範。